【北京大军网编者按:这是仲大军先生20117月份考察山东平邑县回来后写的一篇文章及一组摄影照片,文章发表在《蒙山文化研究》杂志上,2011年第3期,现将文章、照片以及有关史料图片放到网上与大家共享,也希望有投资意愿的文化企业参与此项目的开发。联系电话:010-63071372, 电子邮箱: zdjun@263.net

 

颛臾国与大皞伏羲氏考

----兼论平邑蒙山三大项目开发的必要性

北京大军智库公司主任  仲大军

201184

 

平邑史志办主任王庆全先生寄来两本《蒙山文化研究》杂志,其中有一篇李常松和王庆全写的文章《千年古国颛臾》,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很长时间以来,颛臾城在哪里?颛臾古城什么样?一直萦绕在我心头。通过《蒙山文化研究》的文章,我知道了颛臾古城依然存在消息和它确切的位置,实在令人激动。

为什么我对颛臾古国古城这么感兴趣?实在是因为它太宝贵了,太有价值了。历史上曾有周武王灭商之后还未下马,就分封历代先王嫡子传人的说法。《史记·周本纪》载:

“武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

如今,炎、黄、尧、舜、禹的后裔之国之城哪里去了?到焦地、祝地还能找到炎黄子孙嫡子后裔的故城和故国吗?但是,三千年之后,唯有大皞嫡系后裔的颛臾城还在山东平邑的大地上屹立。这是6000多年间中华历史的一脉单传,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颛臾城遗存的存在实在是太宝贵了。

为什么说颛臾国是大皞的嫡系后裔?这是因为我国古代社会有“支子不祭”的文化习俗。《礼记·曲礼》写道: “支子不祭,祭必告于宗子。”

《礼记·王制》说:自天子达于庶人,丧从死者,祭从生者,支子不祭。”

在古代,有资格祭祀祖宗的必须是嫡系大宗子。所以,凡是被保留下来的帝王古国,都是一些历史悠久的小祖宗国。国家不大,但都是直系的嫡子嫡孙。历代帝王都要尊敬三分。司马迁在《史记·五帝本纪》记载了这种现象:

“禹践天子位,尧子丹朱、舜子商均皆有疆土,以奉先祀。服其服,礼乐如之。以客见天子,天子弗臣,示不敢专也。”

这段话告诉我们,大禹登上天子位之后,尧舜的儿子丹朱和商均都有自己的国家疆土,他们担负起祭祀祖先的职责,穿尧舜的服装,行尧舜的礼乐,用宾客的礼仪朝见天子,天子也不敢以臣下看待他们。

由此,我们可以想象,在数千年的时间里,颛臾古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享受着什么样的待遇,它肯定是一个被历代帝王尊崇、关照的国家。但到了春秋末期,鲁国的执政季桓子却想灭掉它,足见当时社会礼崩乐坏到何种程度。鲁国为了扩大地盘,连颛臾这样历几千年之久的“社稷之臣”都不顾及了。

因此,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把颛臾古城再现于当代,在蒙山脚下打造一个复原了的颛臾古城,在周边再建造一个高大的金字塔形的祭祀大皞的祭坛,以重现中华民族几千年前的上古文化。它既可弥补蒙山旅游资源之不足,又可教育后人,发扬光大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

《左传·成公十三年》说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祭祀活动是我国古代社会一项重要的生活内容,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祭祀文化。而颛臾国就是一个专门祭祀先祖和蒙山神灵的国家,是一个被孔子称为“社稷之臣”的国家。几千年来,它就像一个守陵人,守着祖先世代生存繁衍的故土,守着蒙山这一中国人早期发育的摇篮。

祭祀的传统可能最早起源于蒙山地区,并非红山文化独有,后来大规模的祭祀活动转移到泰山,发展成后来历代帝王蔚为大观封禅文化。

蒙山对于中华古人来说,甚至有着比泰山还重要的意义。它没有泰山高,纬度更靠南,更加适宜古人类生存。在沂源地区发现的三十多万年前的古猿人化石,已经说明蒙山一带是中华民族最早的发源地之一。

在山东省新建成的博物馆中,有这样的说明文字:“山东地处黄河下游,北临渤海,东濒黄海,在四五十万年前,气候温和,雨量充沛。鲁中山区和胶东丘陵森林茂密,是采集和狩猎的理想之地。鲁西、鲁北平原,河湖密布,土壤肥沃,利于耕种,鲁南的沂河、沭河、泗河、汶河沿岸,属于森林草原气候,山坡河谷林茂草丰,到处可做天然牧场。这为早期人类生存提供了适宜的环境。四五十万年前,当文明之火在周口店燃起之时,在鲁山的洞穴中也初现了文明的曙光。沂源猿人在那里迈出了文明的脚步。”

蒙上苍保佑,颛臾古城至今犹在。这是老祖宗给平邑地区以至山东省留下的一份宝贵的文化遗存!今天的地方政府一定要发掘好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将它再现出来,为当代的社会发展做贡献。

 

颛臾古国延续了几千年?

 

颛臾这一名字,为历代中国人所熟悉,因为它出自家喻户晓的《论语》季氏篇:

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子曰: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孔子在这段讲话中不仅阐述了重要的国际关系理论和原则,更给我们介绍了颛臾国的身世和重要性。首先我们来判断颛臾何时被先王尊为东蒙主,是周代还是商代,是商代还是夏代甚至更早?颛臾国历史是一千年还是两千年甚或更长?

颛臾乃三皇五帝之首大皞的后裔。《左传》僖公二十一年(公元前638年)载:

“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大与有济之祀,以服事诸夏。邾人灭须句,须句子来奔,因成风也。成风为之言于公曰:崇明祀,保小寡,周礼也;蛮夷猾夏,周祸也。若封须句,是崇、济而修祀,纾祸也。”

这段历史清楚地告诉我们,须句和颛臾等国是大皞的后裔,风姓,主要任务是祭祀大皞和有济,以服事诸夏。这里的“以服事诸夏”,就是为整个华夏民族做贡献,所以颛臾被称为“社稷之臣”。由此看出颛臾国的重要性,以及当时诸夏各国对大皞的崇敬。由于大皞(伏羲氏)被尊为中华民族最早的先祖,所以,颛臾国拥有极高的地位。

成风是须句国君的女儿,嫁给鲁国国君,在自己的国家遭到侵害的时候,她挺身而出,要鲁僖公出兵驱逐邾国人,恢复须句。只有这样做,才是“崇皞济而修祀”。先王留下的这些小祖宗国就是为了延续大皞香火,世代祭祀的。

须句国、宿国和任国位于今天山东济宁的北部和中部,靠近早年的济水(即今天的黄河),可能主要祭祀有济氏。颛臾国位于蒙山的脚下,可能更侧重祭祀大皞。

有济氏和大皞一样,是古代东方民族的老祖宗。有济氏主要与济水有关,济水可能就是姬水,黄帝生于姬水,就是生于济水边。黄帝是大汶口文化的人,这是我的判断。

风姓的大皞部族当年活动繁衍的地区主要在泰山西部的济水一带,即大汶口地区,但颛臾国被后来帝王封为东蒙主,说明蒙山一带也是大皞一族生活和活动的主要范围。

大皞又称伏羲氏、庖牺氏,被史学界和考古界认为是北辛文化时期的人物,距今7000年左右。而我认为大皞更可能的是大汶口文化早期时代的人,是中华民族最早可记载的老祖宗。从汉代以来,太昊被称之为“百王先”,为“三皇五帝之首”,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

山东省博物馆展览厅的文字说明这样写道:“大汶口文化距今6300—4600年左右,迄今已发现的大汶口文化遗址有600多处,分布在北起辽东半岛、南至苏皖北部、西到河南省黄河以南的周口、许昌、驻马店、信阳、平顶山和洛阳等地。大汶口文化的发现,解决了龙山文化的渊源问题,又把山东新石器时代文化向前延伸了2000年之久。

1,山东旧石器时代文化分布图

 

 

2,山东细石器石器遗存分布图

 

3 ,山东大汶口文化重要遗址

 

大家可以想一想,为什么专门祭祀大皞的宗子国设在蒙山脚下,而不在泰山脚下?肯定与大皞早年的活动范围中心有关。

也有史书认为太昊执政时期,其影响区域大约在太行山以东和山东半岛的山地。据说太昊最初建都于汶上,即今山东济宁市西北,后来都于宛丘,今河南周口市淮阳县北。

《淮南子·时则训》记载:“东方之极,自碣石山,过朝鲜,贯大人国,东至日出之次,樽木之地,青土树木之野,太昊,句芒之所司者,万二千里。”

《左传·昭公十七年》说:“宋,大辰之虚也;陈,太皋之虚也;郑,祝融之虚也”。大皞死后,埋葬在陈地,即今天河南的淮阳。这说明大皞时代的活动范围,北到蓟北、辽东,南到淮河流域,西至太行山脉,东至胶东半岛。

在这么广大的一片区域里,蒙山是大皞部族活动范围的中心,是东部民族早年心中的圣山,是祖宗神灵的祭坛所在。后来随着民族的大融合,祭祀中心逐渐转移到了泰山。

4,山东博物馆内的大皞画像

 

那么,为什么并非大皞后人的周人鲁僖公要“崇皞、济而修祀”呢?这里有深厚的文化渊源。生殖文化和种族繁衍文化是人类早期最重要的文化,人类不但重视繁衍子孙后代,也怀念祖先,重视祖先神灵的保佑。中华民族就是个非常尊重和爱戴祖先的民族,祭祀先人是各个部落共同遵循的法则和理念。不管哪个部落成为天下共主,都要尊重其他部落的祭祀权,即继承权和繁衍权。

《史记》“宋微子世家”记载:“武王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 征服者不灭败者之宗,不断其祀,灭国不灭种。这是中国文化的主要特点,也是颛臾国能历几千年之久延续下来的原因。

再说谁又肯定周人不是大皞的后裔呢?中华民族的血缘融合早在炎黄之前就开始了。大皞时期是中华民族最早的民族融合时期。从地下考古发现可以看出,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红山文化、良渚文化时期,中国版图上的人类还呈各自相对独立的特征。但到了龙山文化时期,各地文化特征立刻统一到一种文化体系中来。这说明至少在4500年前,中华民族就实现了民族的大融合。大皞文化对中华民族后来的大融合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大皞被称为中华民族的最早的先祖是有一定原因的。

从五帝的排行序列来看,大皞为五帝之首。这说明东方部族和东方的文化在最初的时候占居了统治地位,后来西部的仰韶文化取得了优势,出现了神农和炎帝时代,再后来少昊、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的出现,说明了统治中心在东西方各部族之间互相转移,但可以肯定地说,不管东西南北各部族如何争斗,对大皞的崇拜一直没有改变。大皞(后来也称伏羲氏)成了东西南北各民族共同敬仰尊崇的先祖。这就是颛臾国延续了很长时间的原因。

那么,颛臾国大概延续了多长时间?晋代的皇甫谧在《帝王世纪》一书中说:“女娲氏承庖牺制度,及女娲氏没,次有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连氏、赫胥氏、尊卢氏、浑混氏、昊英氏、有巢氏、朱襄氏、葛天氏、阴康氏、无怀氏,凡十五世,皆袭庖牺之号。”

按皇甫谧的说法,从伏羲到无怀氏有十五代,而司马迁却另有所说。《史记·封禅书》中写道:

“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昔无怀氏封泰山,禅云云(山),羲封泰山,禅云云,神农封泰山,禅云云,炎帝封泰山,禅云云,黄帝封泰山,禅亭亭,颛顼封泰山,禅云云,帝喾封泰山,禅云云,尧封泰山,禅云云,舜封泰山,禅云云。禹封泰山,禅会稽。汤封泰山,禅云云。周成王封泰山,禅社首。皆受命然后得封禅。” (注:云云山可能是梁父山的另一称呼。)

在司马迁的记载中,无怀氏封泰山甚至还要早于虙羲氏(伏羲氏)。这就应对了另一种说法,大皞时期,治下有十五个部落,大皞是部落联盟之长。

总之,大皞(伏羲氏)被认为是早于神农氏的帝王。其上有多少年?估计距今6000多年。即使这样,到了季氏伐颛臾的时代,这中间也相隔了3000多年。所以,大皞后裔颛臾国的历史是非常长的,起码有几千年。这里我们可以大胆地想象。

孔子所说的“昔者先王”指的并不一定是周武王,而可能是自炎、黄、尧、舜、禹以来的历代先王。也就是说,颛臾国成为东蒙主不是周代的事,可能是夏商时代的事情,甚至更早的时候。

以此来看颛臾古国和颛臾古城,我们能感觉出它的重要性和宝贵价值。它是中华民族延续最久、脉络最清晰的一系族裔。任何一个古代帝王也没有留下如此清晰的脉络。

 

蒙山地区与中华文化的深厚渊源

 

上古帝王的嫡子国在山东至少有三个,一是颛臾国,大皞的后裔,二是祝国,黄帝的后裔,三是杞国,大禹的后裔。这三个国家都很小,但地位很高,都是惹不起的小祖宗国。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杞国并不在今天的河南杞县,而是在今天山东省境内。史书最早的记录是《左传》隐公四年(公元前718年),“莒人伐杞取牟娄。”

这时的杞国位于蒙山北侧的新泰一带。鲁桓公二年(公元前710年),“秋七月,杞侯来朝九月,入杞。”杞侯来鲁国访问时行的是夷礼,并且态度傲慢,惹的鲁人不快,于是九月派兵进入杞国示威。

转过年来,桓公三年,“公会杞侯于郕(今天曲阜北边的宁阳)”,“公会杞侯于欢,杞求成也”。也许是受东方莒国的挤压,威胁,杞国这时想向西发展,和鲁国争夺成地。在这些岁月里,杞国与莒国一直闹摩擦,鲁国居中调停。桓公十二年,鲁桓公与杞侯和莒子盟于曲池,解决了杞莒两国争端。《左传》记曰:“公会杞侯、莒子盟于曲池”,“盟于曲池,平杞、莒也”。

然而,五十多年之后,杞国再次遭到淮夷的入侵。鲁僖公十三年(公元前646年),诸侯在咸地开会,讨论淮夷侵害杞国的事情,最后决定将杞国迁移到缘陵(位置在今天山东安丘北部)。僖公十四年春,诸侯国派民夫在缘陵建好了城,将杞国迁往新址。

5,春秋时期的历史地图

 

 

下面再来看黄帝之后的祝国命运。《史记·周本纪》载:

“封商纣子禄父殷之余民(于亳)……武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

焦在今天河南渑池的西北边,仰韶文化遗址就在焦的范围内,焦是神农氏炎帝活动的地盘,所以,周武王把神农的后人封于焦。亳就是商丘,是殷人最早发家的地方。

祝国在今天的山东境内,在泰安东部有座山叫祝山,山南坡的地方叫祝阳。今天在山东地图上仍可找到祝阳这个地方。祝国的国都位于今天泰安和曲阜之间,它与鲁国的关系密切。但《祝姓渊源》载:“黄帝之后,周武王封其于祝(故城在今山东省长清东北祝阿故城)。”

百度百科说:“西周初年,周武王姬发分封先代遗民,把黄帝的后人封于祝地,其地在今山东省济南市长清。春秋时(768),祝国亡于齐国,原祝国公族以国名命姓,成为祝姓。”但是春秋时期,曲阜北边有个铸国,和鲁国来往密切,这个铸也叫祝,可能就是受齐国挤压南迁到鲁国边境的祝国。

从周初分封,黄帝后人的祝国延续了至少五六百年。《左传》襄公二十三年(约公元前550)记载:“臧宣叔娶于铸。”臧宣叔乃鲁国著名的大夫臧文仲,他这样重要的人物从铸国(祝国)娶妻,说明祝国当时还有一定的地位。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又一次提到铸:“公使昭子自铸归。” 鲁昭公被三桓赶出家门,住在北边齐国的边境地区,叔孙昭子前去看他,然后经过铸地回曲阜。这一段表明,直到春秋晚期铸国(祝国)还存在着。

关于与祝地有关的记载在《左传》里有好几处,桓公五年有“城祝丘”,庄公四年有“夫人姜氏享齐侯于祝丘”,定公十年有“夏,公会齐侯于祝其,实夹谷”。

不管祝国准确的位置在什么地方,在泰山北还是在泰山南,但都可以肯定祝国在今山东境内。祝国人的后裔祝英台后来演绎了与梁山伯的故事。现在考证,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就发生在山东西部地区。

我这里特别提及祝国和杞国,是因为通过这两个国家,说明黄帝和大禹都是出自东方的帝王。周武王把黄帝之嫡裔封到祝,是有一定原因的,就像把炎帝嫡子后裔封到焦,把商纣王的儿子禄父封到亳一样,都是为了让他们回到老家的地方。皇甫谧的《帝王世纪》也提到黄帝生于寿丘,即今天的曲阜一带。把黄帝的后裔封到祝,就是让他们回老窝。

我一直认为黄帝和少昊一样,是大皞族系的后人。但现在有很多说法,将黄帝说成是西部民族。更有最新的说法,黄帝属于红山文化。这可能都是错误的。现在最值得研究的是黄帝与少昊的关系,他们是不是一个族系?

祝国(铸国)和杞国后来都没有留下什么遗迹,尽管他们消失的年代都和颛臾差不多,都在春秋末期或战国早期。如果黄帝确实出自山东的东方部族,那么中华民族的祭祀文化与泰山蒙山关系密切便有个更确凿的根据。

《史记·五帝本纪》载,当黄帝战胜炎帝主宰中原后,“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也就是说,黄帝主宰天下后,祭祀鬼神祖宗和封禅名山大川的活动一下子多了起来。泰山更成为圣山,神山!这说明泰山是黄帝一族发育生长的家乡。假如黄帝是陕西地区的人,为什么不在华山搞封禅?

中国古代的祭祀文化也有一定规则,即“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 (《左传·僖公十年》)《礼记·祭法》中写道:

“有虞氏黄帝而郊喾,祖颛顼而宗尧。夏后氏亦黄帝而郊鲧,祖颛顼而宗禹。殷人喾而郊冥,祖契而宗汤。周人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

这段话告诉我们,舜将老祖宗追溯到黄帝,夏人也将先祖追溯到黄帝,但到了商代和周代,殷人和周人禘祭的最早祖先便变成了帝喾。这种现象说明了我国古代数典忘祖式的祭法有问题,就像黑瞎子掰苞米,掰一个扔一个。如此下来,最早的老祖先就不见踪影了。

遗憾的是,《礼记》没有记录颛臾国的祭祀方法,颛臾人禘谁郊谁,祖谁宗谁,不清楚。但可以想象,颛臾国肯定禘大皞,而其他一些东夷人的国家如郯国、徐国等肯定禘祭少昊。

历史在源流方面出现了很多分叉。司马迁的《史记》严重地限制了中国人对祖宗认识的视野。随着历史研究的深入和考古发现的推进,中国社科院已经推出重大的课题研究,要将古代断代史上推到5000年和6000年。传统的史料和传统的祭法已经难以满足全民族的需要。从整个史学界今天的状态看,都有要求将先祖向上延伸。平邑打造蒙山大皞文化,正好适应了当今史学界的这一要求。

 

中国尊祖重祀文化的重大意义

 

那么,中国古人早先发明了什么样的文化,才使中华民族发展成当今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才使中国大地上出现了最大的民族融合?这就是研究我国古代祭祀文化的重要意义。《史记·周本纪》记载:

“汉兴九十有余载,天子将封泰山,东巡狩至河南,求周苗裔,封其后嘉三十里地,号曰周子南君,比列侯,以奉其先祭祀。”

汉代建国九十年了,汉武帝还在寻找周人的嫡系后裔,并找了一块方圆三十里的地方供养他,可见中国尊祖文化是多么强烈。

前面还讲了:“武王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 (《史记·宋微子世家》)征服者不灭败者之宗,不断其祀,灭国不灭种。这是中国文化的主要特点。

中国古代的尊祖、重祀文化在民族发展史和人口繁殖史上有着重大意义,它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各个民族的繁衍与发展。中华民族之所以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并非偶然。中国之所以成为一个世界少有的多民族大国,与尊祖重祀文化的关系密不可分。因为这种文化避免了灭绝种族的屠杀和残杀,保全了各民族人口的繁衍与和平相处。

中国古代社会的祭祀活动非常多。《礼记·王制》记载:

“天子诸侯宗庙之祭,春曰礿,夏曰,秋曰尝,冬曰。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诸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

中国古代的祭祀文化有很多特点值得我们关注,即使到了今天的时代,也能给社会带来重大的启示。

概括起来讲,我国古代的尊祖祭祀文化有这样一些特点。一是有利于传宗接代,二是宽容,包容,虽然不祀非族,但尊重他族的祭祀权利。三是尊重先进文化,对那些做出重大社会进步贡献的部族首领,一视同仁地进行纪念和尊敬。四是通过祭祀发扬光大本民族优秀的精神气质。第五,极大地凝聚民族的亲情和友谊。六是活跃民族文化生活。

打开《礼记》,可以看到有三章是专门介绍祭法、祭义和祭统的。其中一些章节说明古人早就意识到祭祀文明的重大作用。

《礼记·祭法》说:“夫圣王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

这段说明,被祭祀者不仅仅是自己的祖宗,对于那些对社会做出重大贡献的人,都要纪念祭祀。

6,大汶口文化时代的祭祀陶器

 

 

 “是故厉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农,能殖百谷,夏之衰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州,故祀以为社。帝喾能序星辰以着众,尧能赏均刑法以义终,舜勤众事而野死,鲧鄣鸿水而殛死,禹能修鲧之功,黄帝正名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契为司徒而民成,冥勤其官而水死,汤以宽治民而除其虐,文王以文治,武王以武功,去民之,此皆有功烈于民者也。及夫日月星辰,民所瞻仰也,山林川谷丘陵,民所取财用也。非此族也,不在祀典。”

这一段说明,那些被世世代代纪念的先祖帝王一般都是做出重大社会贡献的人。神农、共工、后土、后稷、帝喾、尧、舜、禹、黄帝、颛顼、契、鲧、冥这些人都是因为有功,才被后人纪念祭祀的。中国历史上的一些伟大帝王不是随便抓出来就被尊崇和祭祀的,都必须是有丰功伟德之人。

“祭义”中还讲了祭祀对伦理的作用:

“夫祭有十伦焉。见事鬼神之道焉,见君臣之义焉,见父子之伦焉,见贵贱之等焉,见亲疏之杀焉,见爵赏之施焉,见夫妇之别焉,见政事之均焉,见长幼之序焉,见上下之际焉。此之谓十伦。”

中国的尊祖重亲文化,导致了各民族的大融合。由最初的十几个独立发展的地方文化逐渐统一成一个疆域广大的多民族联合体。

《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了“郯子来朝”的一段对话,昭子问郯子少皞氏何故以鸟名官?郯子曰:

“(少)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

通过这段对话,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古代各部族一开始是怎样独立生存的,后来又是怎样融合到一起的,最后形成了一个以龙凤呈祥为标志的中华民族大家庭。

在先秦可靠的典籍中,言太昊则不言伏羲,言伏羲则不言太昊,太昊与伏羲并无任何瓜葛。《荀子》一书在“正论篇”中提及太皞:“何世而无嵬,何时而无琐,自太皞、燧人莫不有也。” 在“成相篇”中又言伏羲:“基必施,辨贤罢,文武之道同伏戏。” 两名共见一书,自非一人。但到了汉代以后,为什么大皞与伏羲变成了一个人?这也是文化融合的作用。中国人把上古的祖先嫁接到一起,更有利于一个伟大的民族发展壮大。

但是,伏羲可能也确有其人。孔子有个弟子叫宓(fú)不齐,字子贱,少孔子三十岁,据说就是(fú)羲氏的后人。宓就是虙字,但不知宓姓与风姓有什么关系。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甘肃天水一直被称为伏羲故里,世世代代有纪念的风俗。每年农历正月十六(伏羲诞辰日)和五月十三日(伏羲成道升天日)伏羲庙都有重大的祭祀活动。

伏羲出生地叫成纪,位于天水市秦安县与平凉市静宁县的交界处。这个地区有三处伏羲庙,即位于天水市区的伏羲庙,卦台山伏羲庙,秦安泰山庙的伏羲庙。天水地区连年召开伏羲研讨会,在这种情况下,伏羲与大皞是两个人,应当进行区分了。

山东在这时应当明确地打出大皞的旗帜,大皞是先秦史书明确记载的真实的历史人物,比西部的伏羲证据确凿得多。山东打造大皞文化,就是填补一项重大的历史空白。

总之,今天山东打造大皞伏羲文化,就是在新时代做新贡献,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大皞文化就是龙文化

 

大皞以龙为官,说明大皞部族的图腾是龙。对于这一点有人一直不理解,大皞风姓,风字源于凤字,在甲骨文里,风与凤是一个字。有人据此认为大皞与少昊一样,是鸟图腾的部族。实际上在古代所有的动物都称虫,不管鸟兽。例如在宋代的时候称呼老虎还叫大虫,我的山东老家直到现在把蛇叫“长虫”。

风字后来演化成凡里边加个虫字,即繁体字“”,就成了龙。也就是说在古代,风就是虫,就是龙,龙就是风,字义是一样的。所以,风姓的大皞族是龙崇拜的祖先。

蒙山地区要在这一点上大做文章。祭祀大皞,就是发掘龙文化。在中国的东方树立起大皞纪念文化,与陕西的黄陵遥遥相对。这一东一西,中华民族的整体文化和真实历史就完满起来!

因此,在蒙山脚下打造大皞文化遗存,不仅对于山东省、临沂地区和平邑县的文化经济建设,而且对凝聚中华民族的向心力都具有重大意义。

 

慎终追远:在蒙山脚下打造坛台祭祀文化的重要意义

 

在一个人口稀少、生产力低下的时代,繁殖人口和传宗接代是人类的大事。绝后和断根是早期人类部落最忌讳的事情,由此强烈的生殖文化引出了后来隆重的祭祀文化。这一文化主要特征即孔子所总结的“慎终追远”。为了慎终追远,中国古代社会繁衍出一套庞大的祭祀体系。《礼记》祭法记载:

“天下有王,分地建国,置都立邑设庙祧坛而祭之,乃为亲疏多少之数。是故王立七庙,一坛一,曰考庙,曰王考庙,曰皇考庙,曰显考庙,曰祖考庙,皆月祭之。远庙为祧,有二祧,享尝乃止。去祧为坛,去坛为。坛,有祷焉祭之,无祷乃止。去曰鬼。”

这段话说的意思是,帝王建有七庙,来祭祀父辈以上的七代祖宗。再远的先祖就去庙为坛了,在野外建立一个称作坛的高台,叫坛祭。如果年代再久远点,就不建坛,而是开辟一块平地,在这样的平地上进行祭祀,叫墠祭,但那些更早的祖宗,就“去墠曰鬼”,不去祭祀了。

翻开《山海经》,谈到台的地方比比皆是。很像《礼记》中谈到的坛。譬如:

海外北经说:“众帝之台,在昆仑之北,柔利之东。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面青。不敢北射,畏共工之台。台在其东,台四方。”

海内东经说:“琅邪台在渤海间,琅邪之东。其北有山,一曰在海间。”

大荒西经说:“有轩辕之台,射者不敢西向射,畏轩辕之台。”

大荒北经说:“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

海内北经说:“帝尧台、帝喾台、帝丹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

海内北经说的这种景象,很像最近在华北牛河梁遗址中发掘出来的那些山顶祭台。至今在山东地区没发现像辽西地区这种古人祭祀的石台。但牛河梁发现的祭台本身又是坟墓,祭台和坟墓连为一体。这很像曲阜东边的少昊陵的形状。这使我常常怀疑:少昊氏是否与红山文化有关?少昊族是不是红山文化南下的结果?红山文化是不是少昊文化北上的结果?现在最值得研究的就是黄帝与少昊的关系,他们是不是一个族系?有什么关系?

7,仲大军与曲阜师大骆承烈教授等合影于曲阜少昊陵

 

 

总之,我们有理由探索红山文化与大汶口文化的关系。这两个临近的文化不可能不发生融合,就像与西部的仰韶文化融合一样。而这个时期就在大皞以后的时期,大约距今5000年左右。

大皞文化区域的祭祀形式是什么样呢?《礼记》里面的一些记叙可做参考。祭法中说:

燔柴于泰坛.祭天也。瘗埋于泰折,祭地也,用犊。”

这是祭祀天地的做法,在一个高大的土台上架起柴火,燃起熊熊大火,焚烧祭品,这是祭天。在一个祭台下埋上小牛,这是祭地。

祭法中又说:

“埋少牢于泰昭,祭时也。相近于坎坛,祭寒暑也。四坎坛,祭四方也。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有天下者祭百神。”

这里说的是将猪羊埋在坛下祭祀四时和四方的神。以上种种祭法里,最宏伟最壮观的是祭天,祭地,祭祖。

蒙山地区要把坛台祭祀文化打造出来,发扬光大。这种文化的发掘不同于历代帝王的封禅泰山。历代帝王朝圣泰山,封禅泰山,为的是接受天命,以便维护自己统治的合法性。而蒙山脚下的坛台祭祀文化,弘扬的是社稷精神,民族大义。怀念先贤,祈福于天,保佑于地,尊天敬地,民泰国安,是大皞文化的根本,是蒙山祭祀文化的宗旨。

 

项目建议

 

建议平邑县和临沂市政府充分利用本地区拥有的宝贵的文化遗产资源,立即向省政府提出立项:

 

1,             在蒙山脚下再造可视可观的颛臾古城,

2,             在蒙山脚下建造具有象征意义的天地祭坛,

3,             在蒙山周边建造规模较大的祭祖庙----大皞庙。

 

这三项重大的工程完工后,每年择吉日在蒙山脚下祭祀天地和大皞(伏羲)。其社会效应争取超过陕西每年一度举行的祭黄帝陵。

这些工程项目的开发,既发扬光大了我国古代传统文化,又促进了当地文化、经济等各项事业的发展,是功在千秋万代的伟业!

蒙山脚下开发出复原的颛臾城和天地祭台(祭坛)、祭祖庙之后,未来的蒙山旅游就不仅仅是爬山一项内容了,而是一次重大的文化精神旅游。自然资源与文化历史资源相结合,必将给平邑县带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新机遇。

平邑大有前景!

临沂大有前景!

蒙山大有前景!

让我们共同努力!

 

 

工作安排:研讨会

 

此文可做为临沂市下一个学术研讨会的讨论文章,市政府的第一步行动是学术论证,请有关专家学者来讨论仲大军先生提出的建议,看此建议是否具有可行性。

 

作者简介:

仲大军,仲由第75代孙,老家可溯源至平邑仲村,1952年出生于山东济南,1968年初中毕业,先后在济南456厂、中国人民解放军9637部队、青岛邮电局工作,1978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1982年毕业分配到新华通讯社,从事编辑记者工作多年,1995年调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00年成立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2007年更名为北京大军智库公司,现为主任,研究员。

 

 

 

 

 

 

仲大军山东平邑之行照片

20117

 

仲大军在平邑仲村镇与镇领导座谈

 

 

 

 

 

 

仲大军与仲村镇王镇长(左二)、平邑史志办李常松(右一)、

微山仲子研究会长仲济敏(左一)在仲子广场合影

 

 

 

 

仲大军与平邑县史志办主任王庆全等在仲由(子路)的塑像前合影

20117

 

 

 

 

 

仲大军参观当地的纺织企业,王镇长在介绍情况

 

 

 

 

 

 

手套制作车间的景象

 

 

 

 

仲大军等考察颛臾国故城

 

 

 

 

 

颛臾国故城的城墙遗存

 

 

 

 

 

颛臾国故城城墙现存的状况

 

 

 

 

 

 

 

仲大军与史志办王庆全先生在故城遗址上

 

 

 

 

 

参观完颛臾城遗址,仲大军等下榻在蒙山脚下的农舍宾馆

 

 

 

 

 

这里农家宾馆的院门,像回到了童年时代

 

 

 

 

 

清晨起床在院中小憩

 

 

 

 

告别这凉爽舒适的农家小院

 

 

 

 

欢迎大家再来蒙山脚下的农家旅馆

 

 

 

 

 

 

开车攀登蒙山,这是在山半腰处

 

 

 

 

 

这是海拔1200的蒙山之巅,一座道教廟观高耸山顶

 

 

 

 

 

 

 

仲大军等在蒙山顶峰留影

 

 

 

 

 

参观平邑县的亚洲规模最大的自然博物馆,

 

 

 

 

县政府办公室赵主任等陪同参观

 

 

 

 

没想到一个平邑县居然有这么大的一座自然博物馆

 

 

 

 

 

 

仲大军在山东省博物馆

20117

 

 

 

 

 

 

 

山东地区的历史地图

 

山东旧石器时期文化分布图

距今几万年前

 

 

 

山东鲁南地区细石器遗存分布图

大约距今一两万年

 

 

 

 

后李文化分布图

大约距今8000-9000

 

 

 

与后李文化同时存在的几个文化分布图

大约距今8000-9000

 

 

 

 

山东北辛文化重要遗址分布图

大约距今7000--6000

 

 

 

与北辛文化同时的几个文化分布图

 

 

 

 

 

北辛文化是承上启下的一个文化,它送走了裴里岗和老官台文化,迎来了仰韶文化和红山文化。

北辛文化可能就是大昊时期的文化

 

 

 

 

 

 

 

北辛文化之后是大汶口文化,它送走了红山文化和仰韶文化,入主中原,成为华夏民族的主干

距今6000-500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有限公司

原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z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