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岳、邓宝珊故居文物保护提案

----北京东城区孙家坑51号的故事

2016年2月20日

仲大军 起草

    孙家坑51号院,今北京东城区连丰胡同20号,原是民国时期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长孙岳的住宅,后来在北京和平解放期间,国民党方面的谈判代表邓宝珊将军在这里住过,因为他是孙岳的亲戚(连襟)。解放后,孙家将房屋出售,后来变成了一个大杂院。

    由于这个宅子在历史上曾发挥过重要作用,属于名人故居,现提议将此院定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对象。

    连丰胡同北起轿子胡同,南止隆福寺街,西与连丰西巷相通,全长269米,宽4米,《京师巷坊志稿》称连丰胡同为“孙家头”,《燕都丛考》称“孙家坑”,文革时期改名为连丰胡同。

    上世纪50年代,这里还叫孙家坑,因为隆福寺大庙东边的地方比较低洼,孙岳将军家正好在正中间,所以取名为孙家坑。

    孙岳家房子是三进院落,分前后门,有很多房间,布局规矩整齐,屋脊又高又大,像大庙似的。中院很大,里面种有花、树,小孩子可以在院子里踢足球。后院有一个游廊,游廊旁边是一个穿堂。

    解放后孙岳家人将房子卖掉,搬去了东四二条。孙家大院儿卖给了大公报,成了大公报的宿舍,在翻建时采用了清代那种“磨砖对缝”的工艺。再后来,1958年大跃进时期,孙家故居改成了民居大杂院。

    孙岳,1878年生,直隶(今河北)高阳人,1924年10月,与冯玉祥、胡景翼一起发动北京政变,推翻贿选总统曹锟,驱逐溥仪出宫,迎接孙中山先生北上主持国事,后任国民军副司令兼国民军第三军军长、陕西军务督办等职,1928年任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同年5月27日在上海病逝。

    在1924年北京政变起事之夜,孙岳夫人崔雪琴不顾性命安危,主动前往总统府陪同曹锟总统及夫人孙菊仙,彻夜打牌娱乐,暗中麻痹总统卫队,甘做“人质”,协助丈夫打开安定门,接应冯玉祥的军队入城,兵不血刃地完成了首都革命。事后,孙夫人崔雪琴被称为女中豪杰,其大义勇为之举,在国民军中传为佳话。

    1936年西安事变后,杨虎城被迫交出军政大权,蒋介石逼其即刻出洋考察。邓宝珊两次赴杭州向蒋求情,并陪杨虎城同赴上海。军统特工趁杨将军不在之时,想抓捕杨夫人谢葆贞。危难之下,孙白琦夫妇将杨夫人谢葆贞藏在西安大差市九道巷的孙宅家中。后来,杨夫人谢葆贞离开陕西,绕道北平,向住在孙家坑51号的孙岳夫人崔雪琴当面道谢,然后转赴上海。

    邓宝珊,孙岳的亲戚(连襟),早年参加中国同盟会,1932年起,任西安绥靖公署驻甘行署主任、新一军军长等职,抗日战争期间,任第二十一军团军团长、晋陕绥边区总司令,多次到延安与共产党领导人会晤,赞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

    1948年8月,邓宝珊出任华北剿总副总司令,年底代表傅作义同人民解放军代表谈判,达成和平解放北平协议。新中国成立后,任甘肃省人民政府主席、省长,1968年11月27日病逝。

    北京解放前,孙家坑51号(今连丰胡同20号),是一套前院有垂花门影壁的三进深四合院落,当时院落主人是孙岳遗孀崔雪琴夫人和独子孙白琦一家。

    1948年底至1949年中,应傅作义将军之邀,邓宝珊一行四人,专程赴北平与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在和平谈判期间,邓宝珊就下榻于孙家坑51号,住进他妻子的姐姐家。

    由于这个原因,一度沉寂的孙家坑51号又成了事关京城命运的台风眼,前来看望邓宝珊将军的人络绎不绝,甚至有白杨、吳茵、张瑞芳、舒秀文等文艺界人士。共产党的城工部、华北军区、国民党军统中统、各大报社记者也在此周旋,孙家坑一时成了国共双方的情报中心。

    兵临城下的北平,邓宝珊将军在北平的各界友好,以各种借口和事由来孙家坑51号探访邓将军,打听北平局势消息。这使得孙家上下忙于接待应付各界宾客。

    邓宝珊与孙岳的儿子孙白琦虽是姨夫和外甥的关系,但年纪接近,当时所处的时局环境使他们更像是同事。北平和平谈判期间,孙白琦利用其职务之便和在北平的人际关系,多次协助邓宝珊奔走联系。

    为使来客避免引起军统特工注意,孙白琦的大儿子孙华岩搬出父亲从法国带回的电影机,和弟妹孙华凌、孙立言轮流在客厅为客人放映动画电影,同时家中也不时举办家厅舞会。孙家坑51号,俨然成了一个社会资讯交流中心。

    多年后,孙家仍能回忆起那些宾客,他们中有齐白石先生、傅作义将军、徐永昌、庞炳勋、孙连仲、马法五、马占山、李文、石觉、郭景云、周北峰、邵力子、傅学文、张治中等,还有许多中共地下工作人员。

    和平谈判成功后,来孙家坑51号探访邓宝珊的客人就更多了,大部分是中共解放军方面的领导人或高级将领,如叶剑英、林彪、陶铸、聂荣臻等人,以及华北文化艺术界知名人士和社会名流。

    1949年8月,邓宝珊先生宴请周恩来副主席的家宴,就设在孙家坑51号东屋餐厅。宴会由傅作义先生和南汉宸先生作陪。周副主席来到家中后,先走到北屋看望了孙岳的夫人,以表示对孙家长辈的尊敬和谢意,很是周到。

    解放后,周恩来在东屋吃过饭,叶劍英、林彪、聂荣臻、陶铸、南汉辰、傅作义、邵力子、张治中、徐永昌、马占山、包括齐白石、梅兰芳等全都来过。直到孙岳夫人崔雪琴把房子卖了,才结束了它的历史史命。

    邓宝珊在50年代初返回兰州,任甘肃省省长。之后,孙家坑51号逐渐退出了北平解放初期时的历史舞台,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连丰胡同21号,今天的这个破旧的大杂院,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历史,更无人知道它曾经是与京城命运息息相关的风暴中心。

    由于这个大院具有一定的历史人文价值,今天我们应当把它做为历史文物保护起来。邓宝珊将军身居51号院期间,排除来自内外势力的各种威胁干扰,坚持和平谈判,多次出城和谈,最终达成和平协议,保护北京生灵文物免遭一劫,保护了古都文化和文化遗存,功莫大焉!孙家坑51号,当以此地来作为记念。

    如果北京多保留些有故事的历史建筑,北京的文化内涵就丰富。走到哪里都有故事可讲的城市,文化价值才高。

    孙家坑51号,就是这样一个给北京添彩的名人故居。
 

 

 

 

 

 

114电话查号台不务正业恶劣之极

----彭培根呼吁关心社会问题的朋友们

清華大学教授 彭培根

2016年1月24日

    六七年以来,中国大陆的114电话查号台不务正业的程度已经达到恶劣之至!

    以北京为例:你打114台,先来一段录音廣告,然后就说“查号请按1、挂号请按2、订餐请按3、订机火车票请按4”。我给他们加一条:“要找火葬场请按5!”。

    全世界没有这样的查号台!浪费市民时间,增加了电话局养了一大堆没有用的人员来等“市民找火葬场”!而且紧急情况时, 因为等以上这些废话而延误了查号时间效率;因而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危险情况!上海市的两会代表,过去一两年连续抨击上海市电话局这种嚴重不务正业的行为。因此上海市的 114查号台现在已经又回到“与国际并轨”的正常状况。您可以打一个 021-114试试看。他们除了报出您要查的电话号以外,没有任何廣告和废话!

    呼吁朋友们,尤其是两会的代表和委员们和媒体朋友们,提出议案和评论将全国的电话查号台,尤其是首都的查号台像上海以及其他城市(没有以上哪种114台不务正业的实际情况)去学习。


    彭培根简介:著名建筑大师与评论家,清華大学教学三十年;精品课教师之一; 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科学院院士国务院发研中心2009年评出:建国六十週年对城乡建設有贡献人物,大地建筑事务所(国际)1985年创办人、董事长、总建筑师,1992年优秀外国专家获奖人,湖南远大科技集团公司首席生态建筑师,曾任首都建筑艺术委员会八年唯一外籍委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新闻教育改革)中国专家组成员。

 

 

附文:

114查号前强行播放广告 遭消费者声讨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10.10.11

    昨天,清華大学资深教授彭培根对114查号台在查号前强行播放广告的行为发出声讨。记者调查后发现这种情况确实存在。

  “我着急查电话号码,114查号台却在播送广告,虽然不长但仍然让人很反感。”昨天,清華大学资深教授彭培根对114查号台在查号前强行播放广告的行为发出声讨。记者拨打多个省市的114后发现,在查号前加拨广告的情况确实存在。

    查号先听广告 消费者不满

  彭教授告诉记者,两三年来,当人们拨打114查号台时,就会听到各式各样的和查号台业务绝对无关的商业广告。前天他拨通北京114后,听到的不是话务员的声音,而是“我台正在展开订机票、订酒店、有好礼活动,赶快参加吧!”的广告,而且就在上个月,他还听到江浙一带的114台在电话里播放买大闸蟹的广告!“114查号台并非免费,播放广告所浪费的时间都要由消费者买单,这种强迫的收听行为应该马上叫停。”彭教授说。

    114播放广告内容五花八门

  昨天下午,记者分别选取了河北、辽宁、江苏、广东、山西等6个省市中10个城市的“114”查号台进行调查,发现南京市和无锡市存在在查号前播放广告的情况。

  记者拨通江苏省南京市的“114”查号台,准备查询玄武区如家酒店的电话。电话接通后,首先传入记者耳朵的是一段广告:“2010年郎朗钢琴演奏会11月28日激情上演,如需订票请拨114”。广告播送完毕后,电话里传出了欢迎使用中国电信号码百事通的声音,随后话务员接听了记者的电话。傍晚,当记者再次拨通这个市的“114”,电话里的广告内容又变成了订打折机票、特惠酒店和上海欢乐谷特惠门票的广告内容。时长都在8秒钟左右。

  而无锡市的“114”则在查号前播放了“中国知名品牌江苏×××电缆为您播报”的广告,时长5秒左右。无锡市“114”号码百事通的话务员告诉记者,接通前所播放的广告是他们的一项业务,如需要可以和业务员进行业务咨询。

  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国很多省市都将传统的“114”查号台升级成为拥有多项增值业务的“号码百事通”,电信部门正在将114台打造成一个综合类信息服务平台。在一些省市的号码百事通业务介绍中有一项增值业务名叫“冠名报号”,即在114报号过程中,在播报查号结果环节前播放一句企业冠名的提醒语音。

    伤害公民消费选择权

  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律师表示,消费者通过“114”查询电话号码时,并不是免费查询而是要按照基本电话费进行付费的。在查询之前强迫加入广告,强迫消费者收听广告,不管是占用5秒还是10秒,都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一种侵害,是电信部门在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强迫消费的一种行为,伤害了公民消费的选择权。这种将盈利行为建立在公民选择公平交易的权益之上的行为应该遭到电信监管部门的查处。

 

 

—————----------------------------------———————————————————————————————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有限公司

(原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zk.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ICP09095188号,

审核通过日期:2009-10-09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