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编者按:发出最新一期文集,内容将在几天内不断增加,请大家连续查看。 这期文章反映了各派人物的观点及表现,很值得一读。极左、中左、极右、中右都轮番登台,粉墨登场,中国各派都纷纷亮剑。改革三十年后,观点分歧再次加剧。右翼势力要进行鱼死网破的一博,左翼群体更不甘沦落。一旦权威旁落,管制松动,中国就会出现这个样子。好心的人希望大联合,超越左右,极端的人非要强加自己的主张。还是卢麒元先生的观点更精辟:中国没有左右问题,只有爱国与卖国的问题。这是因为左右再极端,再为自己的信仰而战,都比当卖国贼强。但愿中国少出点这种卑劣的人格。

    这期文章值得关注的有北京大学法学院朱苏力的《认真对待人治》,张木生的《改造我们的历史文化观》,刘利华的《思读点评陈奎元和张宏良》,河清 的《西方文明正史之质疑 》,以及仲大军的《中国经济能否硬着陆?》。中国不搞民选制,就只能搞人治。人治也不错,好的人治比法治要高效得多。朱苏力先生就是在为高层提供理论根据。而张木生召开的座谈会,更像个太子党聚会,这些人的观点基本上属于中右,反毛方面的胡舒力也在其中,说明了这批干部子弟的倾向。真正属于民粹的可能就是田忠国等人了。在这形形色色人等中,明显地可以看出贵族与平民的身影,精英与大众的分别。】

中国经济能否硬着陆?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 编辑

2011年5月14日

目录

特稿

仲大军:中国经济能否硬着陆?

卢麒元:中国没有左和右问题,只有爱国和卖国问题

缪一轮:民间两派联合起来支持党内民主派

田忠国:超越左右还是以右为左?

经济

美国之音: 中国模式面临巨大挑战

《财经网》:多个省份出现罕见的淡季缺电现像

《财经网》:4月份地产、汽车销售同比出现大幅下滑

张明: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刘东民: 后危机时代的流动性过剩与全球流动性管理

中华元智库:楼市步入下行通道

中国首创投资:中国首创2011 年度报告

欧阳君山:小型微型企业为什么难

乔希•诺布尔:中国经济接近拐点

卢映西:十日谈:久违了为人民服务

关愚谦:第三轮美中对话留下的阴影

张庭宾:战术胜利难改美元战略困境

来路不明的非巴西产“兰清牌巴西转基因灌装油”必须清除!

郑重:一个30年的悲剧循环?

盛小逸:我反对解除生育计划

高锋: 瑞典怎么解决劳资矛盾的

唐骏的成功是整个中国的失败

 

政治思想文化

朱苏力:认真对待人治

港士:选举制度初探与诉求选举制度利益

徐景安:幸福中国要重建意识形态

张木生:改造我们的历史文化观

唱红:2011,红歌涌动的年代

萧功秦和张木生谈红歌文化

俄罗斯总统总理带头公布家庭财产状况

法广:朝圣重庆 新老左派或现合流

中选网:乌有起诉茅于轼

田忠国:右翼势力害怕中国左转

文编:中国对拉登之死的不同反应

河清:西方文明正史之质疑

刘利华:思读点评陈奎元和张宏良

朱景文:法律是一种规则政治

罗宁:孔子的无辜与反孔者的心虚、自卑和怯懦

余樟法: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儒家的孤独

杜吹剑: 恢复传统婚礼,重建中国礼仪

许锡良:行走在黄光裕的家乡

张素我:张治中将军的最后岁月

-------------------------------------------------------------------------------------------------------

 

中国经济能否硬着陆?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主任 仲大军

2011年5月12日

    中国经济能不能硬着陆?我认为硬着陆一词用到描述经济运行方面并不科学,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都不会像飞机似地一头栽到地上,除非发生了特别重大的天灾或人祸,经济运行一般不会停滞。就目前中国的经济状况看,增速可以减缓,硬着陆不可能

    但是,外部人士仍然乐此不疲地用着这个术语。英国《金融时报》最近一篇看衰中国的文章说,中国经济可能在2013年硬着陆。曾经预测了美国金融危机的努里尔•鲁比尼认为,中国投入在有形资产、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的资本泛滥成灾,豪华空荡的机场、连年亏损的子弹头火车、车辆稀少的公路、数以千计超大规模的政府新办公大楼、一座座无人居住的鬼城,以及为防止全球铝价暴跌而关闭的崭新的铝冶炼厂,这一切最终可能在2013年后,中国将遭遇—场硬着陆。所有过度投资最终都会导致金融危机或长时间的经济增长迟缓。

    这种描述也有点耸人听闻。中国经济崩溃论是无稽之谈,最多是个速度快慢和质量好坏问题。这一点可从几个方面来把握。一,我们的虚拟经济不似西方一些国家那么发达,虚拟经济的暴跌暴涨对实体经济影响不大。二,我们的债务没有发达国家那么高,我们实行的是老式重商主义式的发展方式,不会被债务所累。三,中国仍然是个发展中国家,仍然有着巨大的增长需求,并且这种冲力在近十几年内还没有看到头。所以,尽管中国大兴土木、过度投资的时间已大大超过了10年,但每当投资或基础设施看似太多的时候,经济增速就会赶上来,闲置生产能力就会消失。

    特别是进入今天这个阶段,经济规模做大了,雪球效应出现,今天的十年发展能等于过去三十年的增长,只要将资源要素调配好,节奏控制好,一个经济高增长的长周期就会出现。依我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现了三个增长周期。一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历时仅四五年,就进入收缩期。二是90年代上半期,经济起飞仅三四年就又降温了。只有到了21世纪10年代,从2000年经济走出低谷后,一直走到今天,增长没有减速。这是中国经济增长最长的一个周期,到何时结束?还难断定。

影响下一段经济高速度的因素

    但是,在几个重要方面把握之后,我们不能不看到目前潜在的一些问题和危险,如果处理不好,未来也有可能对宏观经济面带来影响。具体来说,目前影响经济运行的主要这样几方面的原因。

    一是国内的宏观调控措施。为了遏制通胀,一再实行货币紧缩政策,对房地产行业流动性进行限制,对地方政府融资进行制约。这种紧缩何时才能放松?要看通胀的减弱程度。如果这种货币政策实施得合理,不会对经济产生过分负面的影响。如果杀伤力过大,可能出现经济衰退、呆账坏账等问题。

    目前我国楼市正在步入下行通道,2011年以来房屋销售势头疲弱,房屋销售价格处于下行通道中,地产行业贷款压力巨大,库存压力处于历史高位,市场显得愈加脆弱,房地产投资逐季下滑,一线城市为最,土地成交量价齐跌,地产调控政策仍将继续,市场信心不足,房地产面临压力。

    第二是外部环境。有人最近写文章说,全球经济在今年第三季度可能发生二次探底,与2010年夏天的情况类似。由于美国房地产市场的衰退正在加速,失业率从8%上升到9%,经济增速再度放缓,由于欧洲经济仍然陷入债务困扰等因素,全球经济可能在2011年夏天再次调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在第二季度已出现放缓迹象,估计第三、第四季度在此影响下仍将减速运行。

企业效益和发展质量值得关注

    第三个问题值得引起重视,即经济发展的效益和质量问题。一味追求速度和GDP,而没有相应的高效益和高质量,也会对经济的持续发展带来牵累。特别是在经济速度减慢之后,效益问题会更加凸显出来。

    现在我们需要从几个方面举几个例子来观察这个问题。先说民用建筑方面,目前我国的商品房供给是否过剩?有不同估计,但很多地方出现“鬼城”现象值得注意,什么鄂尔多斯鬼城,郑州东区鬼城,成片开发的住宅区空无一人,更有大量的商品房出售后被闲置。所以,房地产的控制很关键,既不能让资产泡沫继续膨胀,又要保证真实的市场供给。如果真的出现上世纪80年代日本那种样子,问题就严重了。

    再说高铁问题。据最新数据,2011年,中国的在建高铁里程高达1万公里以上,世界第一,与此同时铁道部负债规模大幅攀升。2007年,铁道部负债总额为6,587亿元,2009年年末则达到13,033亿,两年间负债翻倍。更为关注的是,从2008年中国第一条高铁京津城际高铁通车以来,所有高铁几乎都处于亏本状态。

    2008年8月1日,京津城际铁路开通,一年多时间内亏损额就超过7亿元,估计2010年仍然亏损3亿元左右。2009年4月通车运行的石太客运专线,第一年亏损达8亿元,2010年亏损估计9亿元。另外,沿海铁路于2009年9月开通,当年亏损达3.77亿。郑西高铁于2010年2月开通,全年收入预计约为6亿元,但每年银行贷款利息就达11亿元之多。总投资超500亿的沪宁高铁,每年需支付利息12亿元,每天需支付利息328万元。沪宁高铁每天须开行35列满员列车,才够支付每天328万元的贷款利息。

    京沪高铁从这个月开始试车运行,运营后可能依然是亏损。目前,全民补贴高铁的最大部分来自于利率补贴。由于我国的储蓄是负利率,以高铁融资2万亿人民币计算,全国储户每年需要倒贴高铁600亿利息。这种人为压低利率以支持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从而支撑GDP增长的做法,弊端正日益显现。庞大的高铁贷款是否能如期偿还,以成了值得关注的事情。

    再来看我国大型企业海外投资的效益。商务部研究院信用管理部最近向记者透露,到今年3月末,我国海外规模企业的应收账款达到6万亿元人民币,与2009年相比涨幅为24.6%;中国企业的海外欠款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而且每年还会新发生150亿美元。国际金融危机后信用危机蔓延,中国企业正面临越来越巨大的信用风险。商务部研究院透露,有关不良资产已超4千亿元。

    据国资委统计,截至2009年底,共有108户央企投资涉及境外单位5901户,央企境外资产超过4万亿元,当年利润占央企利润总额的37.7%,甚至有的企业境外项目利润占公司总利润的50%,但有时整个投资项目全盘皆输,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光是一个利比亚,上千亿的投资都砸到里面去了。我国企业到海外乱铺摊子的现象已暴露出来。最终这些投资失误都要显露到银行信贷效益上。随着经济速度的减缓,下一步必须密切注视银行运行效益。

随时警惕热钱可能对经济造成的波动

    现在需要谈第四个问题。由于这些年我国基础货币数量投放较多,热钱大量流入,银行存款相对比较宽裕。但随着银根紧缩,外部热钱回流,以及信贷效益下降,银行会出现资金紧张局面。在这里,中国还要特别注意热钱对中国的冲击。热钱的一举一动,将对中国经济带来巨大影响。

    现在估计,目前我国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约有1万多亿美元是外资企业留在中国的利润,真正属于中国自己的外汇估计只有不到2万亿美元。另外1万多亿美元是外企的,这部分资金会随时根据人民币汇率的变动进出国门。一旦人民币升值达到一定程度,这部分外资企业的外汇储备会立即进行转移。届时将对中国经济形成真正的影响。

    综上所述,这四大方面的问题,哪两者比较重要呢?我认为是第三与第四点。企业经济效益不好,发展质量不高,将会从微观上影响宏观经济运行。热钱的投机性也是中国时刻不能放松警惕的一个焦点。

    如果在这四个方面不出现问题,中国经济就不会硬着陆,更谈不上崩溃。目前,就我的观点看,宏观调控的把握相对比较容易,最难的是企业层面的问题,是企业效益问题,质量问题。如果企业出现大面积的亏损,对经济的调控就困难了。

 

 

 

 



发件人:"刘浩锋" <xksh2006@126.com> 2011-05-14 20:54:56 +0800 收件人L_C_mailto:抄送:标题: 刘浩锋推荐:警惕无形控制学术传媒欲灭我民族的恶手——共济会

    转载摘要:中国没有左和右的问题,中国只有爱国和卖国的问题。只要是忠诚于祖国和人民,细节和形式并不重要。音差才需和,调异才要谐。否则,普天之下,一音一调,和谐而无乐。爱国者们需要气壮山河的大合唱!党和政府一定要下大力气挖掘、培养、扶持又红又专的爱国人士,一定要继承、发展、完善中华民族主体性的思想学术体系,一定要让传媒成为弘扬中华民族主体性思想的阵地(不能继续纵容普世价值麻醉青年),一定要牢牢控制公共财政这个战略制高点,一定要严防死守中国金融这条无形的高边疆。那些个被精心安放的“金融木马”,必须立刻将之“焚毁”。

中国没有左和右问题,只有爱国和卖国问题

----警惕无形控制学术传媒欲灭我民族的恶手——共济会

原文标题:何新发现了什么?

卢麒元

2011年5月

    一直在关注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何新先生的新书《谁统治着世界》终于出版了。很多的朋友都希望笔者就此问题谈一点看法。何新先生如此重视共济会问题,意味深长。

    可能,很多的中国知识分子,会将何新先生的发现当成阴谋论。老实说,如果你用传统思维逻辑理解“统治”一词,何新的结论很难成立。以美国为例,在三权分立的格局之下,控制总统并不能统治美国,最低限度要控制三权。控制三权仍然无法实现长期统治,还必须控制宗教、学术、传媒。这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共济会的能力。我想,共济会也未必有这样的“统治”意愿。但是,共济会的存在确实是一种事实。并且,作为西方高端精英的俱乐部,拥有相当惊人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有时甚至可以主导一些政府对于国家的治理。这似乎也是不争的事实。

    笔者认为,理解共济会的本质,关键在于认清该组织的目的与方法。

    共济会的确是一种超越了常规国家治理模式的非政府国际组织。该组织以间接而隐蔽的方式,试图实现对地球资源的重新分配。他们的目的是牢牢掌握地球资源的分配权,从而确保特定利益集团的利益最大化。他们的方法就是通过对金融资本的垄断,掌握全球商品的定价权,从而对有限的地球资源进行全面控制。共济会的“统治”方法,基本上是虚拟的,不涉及土地和人口,甚至不直接涉及产权,“统治”的要点在于资本垄断。

    我想,何新的发现如果能够进一步理论化,有可能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澄清人民群众对于当代资本主义本质的认识。资本主义进入后现代以后,随着全球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速,呈现出崭新的面貌。共济会的“统治”模式,或许是后帝国主义时期的新型的帝国主义模式。认识共济会,并理解后帝国主义时期的新型帝国主义模式,意义重大。

    资本无祖国。但是,资本家是有祖国的。当有祖国的资本家,操纵无祖国的资本的时候,他们需要具备跨越国界的能力。这种跨越国界的能力,需要强大的国际组织方能建立。共济会正好就是这种能够跨越国界的非政府国际组织。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共济会非政府的特色,为他们提供了最佳的保护色,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共济会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们找到了跨越国界的最佳方式,那就是借助于资本的中性特征,实现资本持有者对时间和空间的跨越。资本家比无产阶级更现实。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时候,资本家门也联合起来了。共济会就是资本家的“共产国际”。历史地看,共济会比共产国际更有效率。经过两个世纪的不懈努力,他们已经完成对全球金融机构和国际金融资本的整合,并且形成了对美元及其衍生资本的绝对控制。通过控制国际金融资本,他们逐渐延展其影响力,以至于可以对多数国家的文化、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发挥重要的影响力。事实上,进入二十以世纪以后,以美元为主体的国际金融资本的金融殖民正在加速。他们已经建立起了美元金融资本的日不落帝国。

    何新发现了一个意图控制世界的强大的非政府国际组织。这个非政府国际组织的组织基础是触角伸到全世界的金融机构,这个非政府组织的运作工具就是无所不在的金融资本。

    这个非政府组织不需要直接控制美国。它巧妙地寄生在美国的现有政治经济体制之中。它可以借重美国国家机器的强大功能,而又摆脱了国家机器的负面影响。它完成了组织利益与美国国家利益一体化的完美结合。以至于你有时候无法明确细分,那些是共济会的组织行为,那些是美国政府的国家行为。

    在冷战结束后,这个组织的能量得到充分的释放。这个组织迅速突破了意识形态藩篱,扑向所有的前社会主义国家。短短十年时间,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成果被颠覆。资本家们在东方阵营重新获得了主导权。冷战结束后,短短二十年间里,就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国际金融风暴,诸多发展中国家再一次陷入了历史性的困境。其中,独立自主的中国也面临严峻的考验。

    何新的发现,向中国管理层发出了极其严厉的警讯。

    在漫长的冷战进程中,中国形成了国家对抗国家的完整的防御体系。然而,中国并没有对付非政府国际组织的任何系统性的安排。我们仍然无法超越传统的国家安全概念。我们还不习惯应对藏匿于金融资本中的无间道。更为严重的是,我们在金融领域基本上不设防。国际金融机构和国际金融资本能够相对自由地进出中国。从某种意义上讲,国际金融机构已经部分地控制了中国的财政金融政策,近年来中国财政金融政策开始出现令人匪夷所思的异化。同时,这些国际金融机构以正常商业运作的方式,迅速渗透到非金融的各个领域。最为严重的是,他们几乎完整地控制了中国的学术和传媒系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一个国家的学术、传媒、财政、金融一旦被彻底控制,国防将形同虚设,国家安全将岌岌可危。当年,前苏联的国防和安保的能力是何等地强大!然而,一旦学术、传媒、财政、金融被控制,庞大的苏维埃帝国瞬间土崩瓦解。事实上,那只精心安放的“金融木马”已经“入城”了,杀手们在焦急等待黑夜的来临。中国正处于八九风波之后最危险的时刻。

    危机远远不止于此。何新的发现,向每一个中国人都敲响了警钟。

     何新先生的书中涉及了种族灭绝的问题。这与张宏良等先生对于转基因主粮问题的关注不谋而合。这里面的透漏出来的信息足以令人震惊。这个能力非凡的非政府国际组织,并非仅仅意图控制并肢解中国(像对付前苏联那样),他们要直接清减中华民族的人口数量,他们的目标是重新分配有限的地球资源,他们不希望太多的地球人共享有限的资源,他们的手段类似于希特勒种族灭绝政策的翻版。如果,他们的努力获得成功,中国将不仅仅是亡国,而且将可能面临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