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军智库编者按:这期文章我们把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篇发言放到首位,之所以这样做倒不是因为他是美国总统,而是这个发言太能说明中美两国之间的差别了。中国的矿难已经不知死了几千几万人了,可从来没有看到那一位国家领导发表这样感人至深的悼词。什么是劳工神圣的国家,什么是人性的国家,什么是充满关爱的国家?看一下这篇发言就全明白了。有些事情不用说那么多大道理,就一件小事,便可以看出两国之间的巨大差异和差距。那些口口声声把工人阶级捧在首位的国家,对此应当多么惭愧!希望大家好好花时间看一下这篇文章,这才是真正的值得一读的文章。

    对于中国的经济问题,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从微观上进行一一分析了,只看一下仲大军和王钧临先生的文章就可以了。对美元的走势现在还不能确定它正在走强,不要认为欧元瘪下去,美元就一定起来。 美元的实际情况比欧元好不到哪里去,并且美国身上的债务和泡沫比欧洲大得多,欧盟比美国要保守和谨慎得多。在这种时候只是提醒中国要注意自身的问题,不能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瞎趟,最后搞得家破人亡。经济发展该消停就消停,哪有永远上涨的行情啊!可是现在满世界全是这么一批傻子,总是希望GDP不断增长,股票不断上涨。怎么可能呢? 还有一批令人无可奈何的是象社科院人口所蔡昉一样的学者,劳动工资一上涨,马上出来大呼不利于经济发展。英国路透社也马上写文章吓唬人:中国的最低工资一上涨必然牵一发而动世界全身,引起全球范围内张价。照他们这些理论,富士康和本田的工人只有 坐以待毙就对了。现在的经济学家已经不是工人的经济学家了,中国的问题就在这儿。]

饮鸩止渴的刺激政策已经寿终正寝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  编辑

2010年6月9日

目录

(美)奥巴马:每一位遇难者都是有名字的

仲大军:饮鸩止渴的刺激政策已经寿终正寝

消息:20国财长峰会认为刺激政策不再是良药

王钧临:美元指数走势与中国泡沫进程的关系

刘军洛:被绑架的中国经济

华尔街日报: 本田被迫加薪 中国劳工成本问题隐现

蔡昉:涨工资不利于经济发展 分配恶化没有证据

David Barboza:中国最低工资上涨将引起全球范围涨价

吴敬琏:何时转变穷国补贴富国的发展模式?

汪莉绢:精英出走使中国成最大移民输出国

刘卫敏:创造公平正义的经济秩序,完善社会保障体制,才能解决就业问题

张文红:福利改革对德国社会民主党执政能力的考验

许欣欣:韩国农协的形成与发展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横舟:反对民族主义不只是反华而且是反人类

辛子陵:两种政体下国家领导人的不同遭遇

张宏良:千古兴亡,亡于一相

李老:什么是科学社会主义?

宛平:外国只不过把中国当成一头奶牛

高全喜:论共和政体

--------------------------------------------------------------------------------------------------------------------------------------

 


    导读:2010年4月2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来到西弗吉尼亚州,参加本月早些时候在矿难中死亡的29名矿工悼念仪式。这次事故是1970年以来美国境内伤亡最严重的矿难。现场的主席台蒙着黑幔,悬挂着死难者照片。主席台下,29个白色十字架排成一排。每个家庭派一名成员把矿工的头盔放在其中的一个十字架上。眼下,美国环境保护局正起草一系列煤矿行业新规。奥巴马在2008年大选中未能在西弗吉尼亚州获胜。

每一位遇难者都是有名字的

-----对矿难死者的悼词

美国总统  奥巴马

2010年4月25日

    我们在这里,怀念29位美国人:卡尔·阿克德、杰森·阿金斯、克里斯多佛·贝尔、格利高里·史蒂夫·布洛克、肯尼斯·艾伦·查普曼、罗伯特·克拉克、查尔斯·蒂莫西·戴维斯、克里·戴维斯、迈克尔·李·埃尔斯维克、威廉·I.格里菲斯、史蒂芬·哈拉、爱德华·迪恩·琼斯、理查德·K.雷恩、威廉姆·罗斯威尔特·林奇、尼古拉斯·达利尔·麦考斯基、乔·马克姆、罗纳德·李·梅尔、詹姆斯·E·姆尼、亚当·基斯·摩根、雷克斯·L·姆林斯、乔甚·S·纳皮尔、霍华德·D·佩恩、迪拉德·厄尔·波辛格、乔尔·R·普莱斯、迪华德·斯科特、加里·考拉斯、格罗佛·戴尔·斯金斯、本尼·威灵汉姆以及里奇·沃克曼。

    “We’re here to memorialize 29 Americans: Carl Acord. Jason Atkins. Christopher Bell. Gregory Steven Brock. Kenneth Allan Chapman. Robert Clark. Charles Timothy Davis. Cory Davis. Michael Lee Elswick. William I. Griffith. Steven Harrah. Edward Dean Jones. Richard K. Lane. William Roosevelt Lynch. Nicholas Darrell McCroskey. Joe Marcum. Ronald Lee Maynor. James E. Mooney. Adam Keith Morgan. Rex L. Mullins. Joshua S. Napper. Howard D. Payne. Dillard Earl Persinger. Joel R. Price. Deward Scott. Gary Quarles. Grover Dale Skeens. Benny Willingham. and Ricky Workman.

   无论我、副总统、州长,或者今天致悼词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说出任何话语,可以填补你们因痛失亲人心中的创伤。

    Nothing I, or the Vice President, or the Governor, none of the speakers here today, nothing we say can fill the hole they leave in your hearts, or the absence that they leave in your lives.

    如果能发现些许安慰,或许我们可以从上帝的脸上发现,(掌声)他停止我们焦乱的思绪,只有上帝可以安抚我们破碎的心,只有上帝可以减轻我们悲伤的心灵。

    If any comfort can be found, it can, perhaps, be found by seeking the face of God -- (applause) -- who quiets our troubled minds, a God who mends our broken hearts, a God who eases our mourning souls.

    尽管我们在哀悼这29条逝去的生命,我们同样也要纪念这29条曾活在世间的生命。凌晨4点半起床,最迟5点,他们就开始一天的生活,他们在黑暗中工作。穿着工作服和硬头靴,头戴安全帽,静坐着开始一小时的征程,去到五英里远的矿井,唯一的灯光是从他们头戴的安全帽上发出的,或是进入时矿山沿途的光线。

    Even as we mourn 29 lives lost, we also remember 29 lives lived. Up at 4:30 a.m., 5:00 in the morning at the latest, they began their day, as they worked, in darkness. In coveralls and hard-toe boots, a hardhat over their heads, they would sit quietly for their hour-long journey, five miles into a mountain, the only light the lamp on their caps, or the glow from the mantrip they rode in.

    日以继夜,他们挖掘煤炭,这也是他们劳动的果实,我们对此却不以为然:这照亮一个会议中心的电能;点亮我们教堂或家园、学校、办公室的灯光;让我们国家运转的能源;让世界维持的能源。 (掌声) 大多时候,他们从黑暗的矿里探出头,眯眼盯着光亮。大多时候,他们从矿里探出身,满是汗水和尘垢。大多时候,他们能够回家。但那天没有。

    Day after day, they would burrow into the coal, the fruits of their labor, what so often we take for granted: the electricity that lights up a convention center; that lights up our church or our home, our school, our office; the energy that powers our country; the energy that powers the world. (Applause.) And most days they’d emerge from the dark mine, squinting at the light. Most days, they’d emerge, sweaty and dirty and dusted from coal. Most days, they’d come home. But not that day.

    这些人,这些丈夫、父亲、祖父、弟兄、儿子、叔父、侄子,他们从事这份工作时,并没有忽视其中的风险。他们中的一些已经负伤,一些人眼见朋友受伤。所以,他们知道有风险。他们的家人也知道。他们知道,在自己去矿上之前,孩子会在夜晚祈祷。他们知道妻子在焦急等待自己的电话,通报今天的任务完成,一切安好。他们知道,每有紧急新闻播出,或是广播被突然切断,他们的父母会感到莫大的恐惧。

    These men ---- these husbands, fathers, grandfathers, brothers sons, uncles, nephews ---- they did not take on their job unaware of the perils. Some of them had already been injured; some of them had seen a friend get hurt. So they understood there were risks. And their families did, too. They knew their kids would say a prayer at night before they left. They knew their wives would wait for a call when their shift ended saying everything was okay. They knew their parents felt a pang of fear every time a breaking news alert came on, or the radio cut in.

    但他们还是离开家园,来到矿里。一些人毕生期盼成为矿工;他们期待步入父辈走过的道路。然而,他们并不是为自己做出的选择。

    But they left for the mines anyway ---- some, having waited all their lives to be miners; having longed to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their fathers and their grandfathers. And yet, none of them did it for themselves alone.

    这艰险的工作,其中巨大的艰辛,在地下度过的时光,都为了家人。都是为了你们;也为了在路上行进中的汽车,为了头顶上天花板的灯光;为了能给孩子的未来一个机会,日后享受与伴侣的退休生活。这都是期冀能有更好的生活。所以,这些矿工的生活就是追寻美国梦,他们也因此丧命。

    All that hard work, all that hardship, all the time spent underground, it was all for the families. It was all for you. For a car in the driveway, a roof overhead. For a chance to give their kids opportunities that they would never know, and enjoy retirement with their spouses. It was all in the hopes of something better. And so these miners lived -– as they died ---- in pursuit of the American Dream.

    在矿里,为了他们的家人,他们自己组成了家庭:庆祝彼此的生日,一同休憩,一同看橄榄球或篮球,一同消磨时间,打猎或是钓鱼。他们可能不总是喜欢这些事情,但他们喜欢一起去完成。他们喜欢像一个家庭那样去做这些事。他们喜欢像一个社区一样去做这些事。

    There, in the mines, for their families, they became a family themselves -– sharing birthdays, relaxing together, watching Mountaineers football or basketball together, spending days off together, hunting or fishing. They may not have always loved what they did, said a sister, but they loved doing it together. They loved doing it as a family. They loved doing it as a community.

    这也是美国人熟知的一首歌里表达的精神。我想,让大多数人惊讶的是这首歌实际是一名矿工的儿子所写,关于贝克利这个小镇的,关于西弗吉尼亚人民的。这首歌曲 《靠着我》(Lean on Me)是关于友谊的赞歌,但也是关于社区关于一同相聚的赞歌。

    That’s a spirit that’s reflected in a song that almost every American knows. But it’s a song most people, I think, would be surprised was actually written by a coal miner’s son about this town, Beckley, about the people of West Virginia. It’s the song, Lean on Me -– an anthem of friendship, but also an anthem of community, of coming together.

    灾难发生的几分钟,几小时,几日之后,这个社区终被外界关注。搜救者,冒着风险在充满沼气和一氧化碳的狭窄地道里搜寻,抱着一线希望去发现一位幸存者。朋友们打开门廊的灯守夜;悬挂自制的标语上写着, ‘为我们的矿工和他们的家人祈祷。’邻居们彼此安慰,相扶相依。

    That community was revealed for all to see in the minutes, and hours, and days after the tragedy. Rescuers, risking their own safety, scouring narrow tunnels saturated with methane and carbon monoxide, hoping against hope they might find a survivor. Friends keeping porch lights on in a nightly vigil; hanging up homemade signs that read, “Pray for our miners, and their families.” Neighbors consoling each other, and supporting each other and leaning on one another.

    我看到了,这就是社区的力量。在灾难随后的几天,电子邮件和信件涌入白宫。邮戳来自全国各地,人们通常都是同一开头:‘我很骄傲来自一个矿工的家庭。’‘我是一名矿工的儿子。’‘我很自豪能成为一名矿工的女 儿。’(掌声) 他们都感到自豪,他们让我关注我们的矿工,为他们祈祷。他们说,不要忘了,矿工维持着美国的光亮。(掌声) 在这些信件里,他们提出一个很小的要求:不要让这样的事再发生。 (掌声)不要让这事情再发生。

    I’ve seen it, the strength of that community. In the days that followed the disaster, emails and letters poured into the White House. Postmarked from different places across the country, they often began the same way: “I am proud to be from a family of miners.” “I am the son of a coal miner.” “I am proud to be a coal miner’s daughter.” (Applause.) They were always proud, and they asked me to keep our miners in my thoughts, in my prayers. Never forget, they say, miners keep America’s lights on. (Applause.) And then in these letters, they make a simple plea: Don’t let this happen again. (Applause.) Don't let this happen again.

    我们怎忍让他们失望?一个依赖矿工的国家怎能不尽全力履行职责保护他们?我们的国家怎能容忍人们仅因工作就付出生命?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追求美国梦吗?

    How can we fail them? How can a nation that relies on its miners not do everything in its power to protect them? How can we let anyone in this country put their lives at risk by simply showing up to work, by simply pursuing the American Dream?

    我们不能让29条逝去的生命回来。他们此刻与主同在。我们在这里的任务,就是防止有生命再在这样的悲剧中逝去。去做我们必须做的,无论个人或是集体,去确保矿下的安全, (掌声) 向他们对待彼此那样对待我们的矿工,如同一家人。(掌声)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们都是美国人。(掌声) 我们必须要彼此依靠,守望彼此,爱护彼此,为彼此祈福祈祷。

    We cannot bring back the 29 men we lost. They are with the Lord now. Our task, here on Earth, is to save lives from being lost in another such tragedy; to do what must do, individually and collectively, to assure safe conditions underground -- (applause) -- to treat our miners like they treat each other -- like a family. (Applause.) Because we are all family and we are all Americans. (Applause.) And we have to lean on one another, and look out for one another, and love one another, and pray for one another.

    今天,我想起一首圣歌,在我们心痛时会想起这首歌。‘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但心无所惧,因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在安慰我。’

    There’s a psalm that comes to mind today ---- a psalm that comes to mind, a psalm we often turn to in times of heartache.“Even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will fear no evil, for You are with me; your rod and your staff, they comfort me.”

    上帝保佑我们的矿工!(掌声)上帝保佑他们的家人!上帝保佑西弗吉尼亚!(掌声) 上帝保佑美国!”(掌声)

    God bless our miners. (Applause.) God bless their families. God bless West Virginia. (Applause.) And God bles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pplause.)”

 

 

饮鸩止渴的刺激政策已经寿终正寝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主任  仲大军

2010年6月9日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来,为了应对经济下滑,企业倒闭,各国政府纷纷出台财政刺激计划,大包大揽,为企业兜底,为市场打气。但时过两年,刺激政策不但没有刺激起经济,却使全球财政雪上加霜,主权危机接连不断爆破,危机已经从企业蔓延到政府。到此为止,各国政府才意识到:刺激计划只不过是一场饮鸩止渴而已。本来就已经没有钱了,却在玩空手道,玩到最后只能更加捉襟见肘,黔驴技穷。

     在欧美,具体表现是爆发了主权信用危机。在中国,是通货膨胀遏制不住地上涨,房价股价虚火乱烧,经济内质不断恶化。在美国,是政府头上安着一颗炸弹,不知何时爆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刺激手段不过是一种欲盖弥彰的愚蠢做法。就象一个虚弱的病人,本来已经体力不支了,却硬要调动出他全身的元气去维持一个表面虚假的繁荣。这种做法不是让病人去活命,而是加速他的死亡。所以,刺激政策肯定是难以持久的。

    这场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世界消费过度造成的,是国民财富遭到了提前透支。它的实质意义是:欧美发达国家已经不能再毫无节制地消费和享受了,不能再继续透支国民财富了。金融泡沫的破灭,本来是件好事,是一件纸包不住火的事情,但各国政府硬要继续消耗仅存的财力物力去支撑泡沫,掩盖泡沫。结果,吹了两年之后,才发现不仅没有堵住泡沫,反而将自身仅有的一点财力才消耗殆尽,政府财政和信用也发生了问题。

    在严峻的现实教训面前,西方国家的政府不得不放弃刺激政策,放弃传统的持续了多少年的骗子做法,夹着尾巴老实做人,安安稳稳地过节俭的日子。西方对此的检讨不可谓不深刻。格林斯潘时代的手法再也玩不下去了,人类如果再没有一个老实的态度,那么这个世界就等着一起完蛋。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开始警醒了,终于放弃了继续鼓泡泡的做法,开始收紧流动性。那些以前靠印钞票来维持经济繁荣的经济学说,终于走到了尽头。但是,曾几何时,这种方法居然成了西方经济学的主流手法。从90年代初,美国就开始玩弄这种印钞经济,从美国到欧洲,发达国家无不以货币主义的钞票万能论当作治国头等方略,经济一放缓,印钞机就开动;泡沫一撒气,就继续往里充气。可以说从90年代到今天,将近二十年的经济繁荣,就是靠这么一种货币主义钞票经济支撑下来的。

    但是印钞经济学终于将世界经济拖进崩溃的泥潭。面临崩溃的不仅有发达国家,也有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如果今天不老老实实检讨持续了二十多年的印钞经济学理论,还想靠这套骗子手法来攫取财富,骗取财富,继续过花天酒地的生活,那么等待世界和地球的就是毁灭。

    反观刺激政策对中国经济的危害,第一使中国经济泡沫化更加严重,房价是最典型的例子。第二,加重了底层居民的生活困难,使失业者、待业者生活更加困难。第三,通胀不断地洗劫着平民百姓的微弱财富。这是因为,刺激经济的信贷资金只能来自全社会的储蓄。在一个通胀率高于银行利率的年代,人民的金融财富只能忍受通胀无情的掠夺。掉头向上的GDP只惠及了社会中一部分人,却使另一部分人生活更加困窘。第四,也是刺激政策最危险的后果,那就是生产过剩的威胁。譬如,京沪高铁上马后很长一段时间恐怕都要亏损经营。大批这样的基础设施投资回收困难,必将影响银行系统的借贷效益。银行系统的金融风险也在不断放大。

    应当清醒地看到,这场泡沫经济对全球的生态环境也是浩劫般的灾难。在西方奢侈的消费主义巨大需求下,发展中国家的生态、资源、环境遭到了灭顶之灾。发达国家不但玩了自己,也玩弄了发展中国家。中国隐藏的危机比美国还要严重。等到这场游戏再也难以继续,全球社会只有将神经冷却下来准备过紧日子和苦日子。

    中国社会今天必须有所准备。搞经济没有科学的态度是不行的,想一口吃个胖子是不行的。中国社会跟在欧美屁股后面浮躁了太久,并且自身经济潜在的问题也不少。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的反应问题主要是过于紧张,应对过度,消耗了本来不该消耗的宝贵弹药,以致于难以迎接随后到来的困难。在这种时候,矫正中国人心态的时刻终于应该到来了。中国人要有心理准备,要有准备过冬的心理。

    最近几天全球股市都在下跌,美国道指跌到8000点是不稀罕的。中国股市已经掉下来了,已经跌破2500点了。这很合理,没什么不正常,大家应当看清大形势,不要做无谓的伤亡。

    其实过节俭的日子、清静的日子即低碳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官员们需要换些说话热点罢了。

 



发件人:"社会资源研究所" <csrglobal.cn@gmail.com>  2010-06-08 12:48:40 +0800收件人: <csrglobal@googlegroups.com>, 抄送:标题: CSRGLOBAL信息简报114期

G20:刺激政策不再是良药

财经网

2010-06-08

    考虑到投资者不再对一些国家的公共财政状况抱有信心,扩张性财政政策在促进全球经济复苏方面不具备可持续性和有效性。为期两天的20国集团(下称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6月5日在韩国釜山落下帷幕。虽然会议的公告表示世界经济复苏势头强于预期,但愈演愈烈的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使得会议敦促财政危机严重的国家加速架构调整并审慎对待各国的刺激性财政政策。

    会议结束后,G20成员国财长和央行行长发布了《联合公报》。公报称,考虑到投资者不再对一些国家的公共财政状况抱有信心,扩张性财政政策在促进全球经济复苏方面不具备可持续性和有效性,不再是一剂良药。此外,由于各国银行业各异,会议并没有采纳由美国提出的全球征收银行税的建议。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公报内容已与G20去年4月伦敦金融峰会表态大相径庭。G20成员当时支持继续施行经济刺激政策,“直至私营经济成为全球经济复苏主要推动力,复苏基础更加稳固”。各国财长表示,之所以放弃支持经济刺激计划,是因为全球局势已发生改变,尤其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增加了全球经济复苏不稳定性。

    法国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第一要务是解决公共财政问题,支持经济增长只对少数国家最重要。” 而一直支持财政刺激措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也对此表示理解。“我拥护的不是刺激政策,而是正确的财政政策。”

    而本次会议上的另一个担忧是如何在不影响经济增长的前提下控制财政赤字。美国财长盖特纳就在一封致其他19国财长的信中表示担心欧洲采取的必要政策调整可能会影响经济恢复的势头。盖特纳认为,除非增强全球经济复苏的信心,否则遭遇主权债务危机国家实行的紧缩的财政政策不会奏效。

    中国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央行行长周小川代表中国参加了会议,谢旭人在会议发言时指出,各国应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根据各自国情谨慎确定退出战略的时机和方式;他并指出,今年中国政府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周小川在金融监管议题中发言时表示,支持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组织加强金融监管的建议,强化金融机构的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管理框架有助于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

    G20今年将分别于本月26日至27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以及于11月11日至12日在韩国首尔举行两次峰会。

 



发件人:"Iwantrue" <wantrue@hotmail.com>  2010-06-08 10:14:37 +0800收件人: <zdjun@263.net>抄送:标题: 美元指数走势与中国泡沫进程的关系

美元指数走势与中国泡沫进程的关系

北京大军智库高级经济分析师 王钧临

2010年6月8日

    当前有关中国经济泡沫化的言论不绝于耳,当中虽不乏危言耸听,但其中一些先知先觉的判断和预警却弥足珍贵。笔者以为,如果套用生命周期理论的话,本轮宏大的资产泡沫周期,经历了2004-2005年的肇始期,2006-2007年的成长期,现已进入到自身的成熟阶段(目前北京房价与收入的比例已经超过15倍,而东京即便在1990年泡沫高峰时也仅为9倍)。

    对其未来的走势及其结局,既要关注国内诸多战略性要素的发展变化(如人民币币值、通胀、房价等),更要同国际环境特别是美元指数的走势联系起来。事实上,作为全球最重要储备货币和所有大宗商品的计价货币,美元指数走势的变化一直在深刻影响着国际经济、政治的格局,甚至成为绞杀他国经济的利刃。

美元指数新演进

    根据数据统计, 在过去20年中,美元指数的每一轮上涨或下跌,都呈现出一定的周期性和特定规律。

    上一轮的美元贬值,主跌段为1985-1987年,结束于1990年。在之后的五年里,美元指数一直在80-95的区间进行震荡。在日本失落的十年的上半程(即1995-2001年),美元指数展开了一个大牛行情:1995年底为80,1998年底上升到94,1999年底为101.84,2000年底达到109,2001年则更是最高达到121。随后,美元开始进入贬值周期,指数逐年下降,并在2007年触及了近二十年的最低点(70.7)。在接下来的2、3年里,美元指数一直在75-90进行区间震荡。

    从2009年底开始,美元指数再次崛起,2009年12月初仅为74,2个多月后已达到81.34,涨幅高达9.7%;上周五,美元更是成功突破重要阻力位87.50,预计短期内将上攻89.00一线,并有望上破90整数关口。

    根据以上我们不难看出,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美元指数经历了下跌——筑底震荡——上升——下跌——筑底震荡的过程,每轮行情持续时间约在3-7年左右。目前可以肯定的是,美元指数则已站在一个新的上升周期的入口处。不排除未来两三年中,美元指数会超过120-130,创出历史新高。

强势美元更符合美国战略利益需要

    有一个细节不容忽视:奥巴马政府所任命的美国白宫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保罗•沃尔克,正是1980-1981年间把美元拆借利息提高到20%、基本利率提至21.5%、国债利率达17.3%的前美联储主席。当年,他曾放出“打断通胀的脊梁”的豪言,并成为该波美元大牛行情和20世纪80年代第三世界债务危机(多数国家都欠美国的钱)的始作俑者。

    应当看到,未来2-3年中,美国政府面临的首要任务是改善经济、防止通胀。为此,其优先考虑的手段,是通过借债来吸收外来资金注入本国,而非通过发货币来实现。通过借钱(主要通过发行国债),既能够促进实体经济回升,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改善资产负债表,推进社会及经济改革,同时还能有效避免自身通胀,并进一步提升美元的国际地位,打压其他区域货币,并吸引更多资金流入,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庞大的国债市场,让美国不仅可以坦然面对庞大贸易赤字、国际收支赤字和财政赤字,处变不惊,同时可以有效化解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通胀压力,并轻松完成对其他国家经济的绑架。

    一些学者认为,美国已欠下巨额外债,未来只能通过美元贬值来改善其负债水平和赤字问题。笔者以为,这种看法值得商榷:首先,在历史上美国并没有完全赖账的记录;其次,由于美国负债时间已很长,且数量巨大(目前美国国债已突破13万亿美元),很难在2-3年内在不影响实体经济的情况下降下来;第三,日本、英国、沙特等美国战略盟友都持有大量美国国债,足以使美国投鼠忌器。所以,美元贬值绝非其战略首选。

    美元升值的一个负面作用,是不利于其出口的改善。但如果同样能达到获得外部资金流入、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和增加就业岗位这一终极目的,相信美国更愿意首选借钱而不是出口。所以,相对于贬值和其所带来的通胀隐患(应当看到,由于扩张政策所带来的通胀效应具有18—24个月的延后性,多数国家在未来1-2年内将面临高通胀风险),强势美元应更能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需要。

中国的泡沫破灭将处于美元升值大周期中

    1840年代中,美国的精英阶层兴起了“上帝赋予美国”的文化,其核心思想即是美国必须以一种形式完成对所有事物的控制,这是上帝赋予美国的责任。这种思想主导了美国随后的一百多年历史。

    笔者认为,近两年来,美国等西方主要国家做空中国经济的战略企图,一直在按部就班推进中,并渐有收官之意。而泡沫化并使其破裂,是其使用起来得心应手并屡试不爽的重要手段。今年3月份,美国波士顿GMO投资公司就在发给其高端客户的《中国的红色警报》报告中指出,中国经济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迟早会破裂,暗示战略性的做空布局须予展开。

    美元升值周期的启动,将拉动固定汇率下人民币的不断升值,遏制中国出口等实体经济复苏,推动热钱流入,从而加速中国的泡沫程度。美元升值周期的展开,则一方面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升值,一方面使欧元、日元等其他主要区域货币呈现弱势地位,促进中国进一步加大美元性外汇储备资产的数额,及对美国经济的依附性。伴随美元升值周期达到高潮阶段和中国经济的高度泡沫化,美元的一次大幅加息,将促使中国境内热钱的快速回流,导致人民币的高台跳水和泡沫破灭。而随后到来的将是高物价、高通胀、高不良贷款率,在哀鸿遍地的中国大地上,将会到处肆虐携带强势美元的收购和控制资本。中国经济泡沫破灭后的若干年,也仍将处于美元升值的大周期中,只是那时候是人家升,我们贬。

    如果按照上述逻辑推断,我们不难发现,这次美元升值的大周期,将成为做空中国的历史性机遇。这难道仅是巧合吗?

外汇储备不是救命稻草

    一些朋友可能会觉得,即便美国想刺破中国泡沫,我们有庞大的美元性外汇储备作家底儿,也不必过于担心。笔者觉得,中国的外汇储备能否成为救命稻草,需要具体分析。

    首先,根据多个研究机构的测算,中国外汇储备至少一半即超过1.2万亿美元是热钱流入中国所形成的。这部分热钱必然要在中国泡沫破灭前出逃;其次,中国外储的另一部分,表现为外商直接投资。外管局所看到的这笔美元,并不是我们真正赚来的钱,而只是外国人暂存于央行的。第三,伴随人民币的升值,未来几年中国的出口必然减缓,这将使外储的增量进一步收窄。第四,外汇储备虽然高达2万多亿美元,但平均到每一个中国人身上,这笔外汇储备并不多。第五,还应看到,即便泡沫破裂后的日本,其央行也仍持有大量的外汇储备,可见外汇储备并不能确保泡沫不被刺破。

    此外不容忽视的是,如果未来几年中在美元升值的同时,伴随国际油价的进一步走高(油价与美元的双走高在历史上并不鲜见。从别国的教训上看,高油价是美国的一招拿手好戏),和国际粮价的大幅上涨(透过旱灾、水灾和各地耕地的持续下降,中国的粮食危机在未来2-3年中将会出现),中国的外汇储备必将被极大消耗。而国际油价和国际粮价的大幅走高还将成为中国输入性通货膨胀的重要来源。

    笔者以为,如何在本次美元升值大周期的背景下,找到解决我国资产泡沫的有效手段,是有关部门当前亟需关注的重大课题。目前看,我们所剩的无多时间正在分秒逝去。

 

被绑架的中国经济

刘军洛

2010年6月2日

    今天的全球化带给我们中国人已是一场深深地迷失。2009年11月初,本人出版的《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经过本人的最新更新,在夫人多姿融与中信出版社全体编辑辛勤与热忱的编辑整理下,就要全新问世了。这本书即将在各大新华书店上市发行。书名叫《被绑架的中国经济》。这本书的序言如下: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人类把大猩猩的思维模式定义为“线性思维”。在今天茫茫的金融世界中,中国人的全球思维是不是金融世界中的“线性思维”呢?2001年,我提出未来石油、中国房地产、农产品、黄金、矿产、水资源价格将会上涨至少10倍。过去10年,全球并购市场规模上升7倍,在2007年达到3万亿美元以上;过去10年,全球信用违约掉期(CDS)市场的规模,从1万亿美元上升到今天的60万亿美元;2006年,美国的金融资产在其GDP中所占的比例上升至410%,欧元区的这一比例上升至300%;2006年,全球的金融市场总规模达140万亿美元,而全球衍生品市场规模高达600万亿美元。

    用一个数据,也就是今天中国近5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衡量,全球金融世界已是由上帝主宰地球上每一个生命的命运法庭。在2005年,人民币升值前夜,我写了一篇文章指出,美国让人民币升值,无非是希望中国房价、全球石油价格、全球黄金价格与中国物价成倍暴涨,而中国房价成倍暴涨后,美国人如果让美元强劲升值并让日元急剧贬值,届时中国怎么办?

    5年的时光过去了,在中国地区经历了2009年的楼市疯狂上涨后,进入2010年,丰田事件、希腊事件爆发了,而这些事件的爆发却形成了未来美元强劲上涨与日元急剧贬值的重大环境因素。我5年前的预言,在今天确实应验了。世界金融市场中,我们中国需要从全球债券规则与蝴蝶效应中,明白全球化是广阔的金融思维的世界。2001--2007年,在美元的贬值大周期中,美国通过大量美元债券的发行与美元货币的贬值,使美国的净债务实现了名义债务上升,而实际债务下降。进入2007年6--7月,中国股市达到4 000--5 000点,我在当时呼吁中国提防美国战略需求。到2008年底,中国股市将崩盘至2 000点以下,而中国楼市将强劲上扬。

    那美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战略需求呢?我们应深刻地看到,2001--2007年美国名义债务的上升是伴随着美国“去工业化”的创新战略。而进入2007年,美国名义债务的巨大规模与美国本土市场上“去工业化”引发的美国制造业在美国整体经济中所占的比例缩小至11%的现状,会让美国核心决策层怎么思考?所以,关于2010~2015年美元会怎样走,之后美元又会怎么走,这已是我们通过非常简单的经济常识就可以判断的。如果在未来美国让美元继续大规模贬值,那美国的下一代必定只能接受名义债务严重上升和外国商品垄断美国市场的局面;如果在未来美国开始让美元强劲上涨,那当中国人采用金融“线性思维”时,美国应该出现名义债务与实际债务同步上升。

    但事实是,我们中国不可能永远处于陈旧的经济教科书描述的情形当中。如果美国能制造一个外部的更大的世界危机,那全球货币就会出现大量回流到美国资产上的情况,未来几年内美国股市与楼市就会踏上一波巨大的主升浪。现在美国养老金资产总额高达17万亿美元,其中65%--75%投入美国金融资产中,这样美国在未来就会100%面临严重的名义债务与实际债务同步下降,并且美元汇率的强劲上升可以让美国的跨国公司以低成本抢购全球的制造企业。假设你是掌握美国这艘巨轮的舵手,请问,你会如何看待中国房价,你今后会让美元怎样走?

    同时这本书,也是全球至今为止最合理解答,2008年世界性大萧条为什么会爆发的全球金融市场的结构性因素。作为一位提早判断出2008年世界性大萧条的研究人员,我希望在今天翻天覆地变化着的金融市场的转换中,大家能够明白全球债券市场的交易者已成为我们全球再分配和再成长的主要决定者。

    2009年11月出版的《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还将通过本博客的方式继续销售。这本《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就像我当初抚育她出生时的生命涵义是??历史的见证。她在2009年11月份出版时,书中的结尾,美国的利益是2010年美元暴涨,中国房价崩盘。2009年11 月份全世界人尤其是中国经济学家们有看多美元的吗?今天已进入了2010年的6月,美元指数已让部分中国人渐渐明白了些真相,事实是美元未来几个月才会是真正的暴涨。荒诞还是无知,决定了美国人是幸福基因还是中国人是苦命基因。

    再次感谢中信出版社的全体编辑和各位同仁。再次感谢这十年默默支持本人与夫人的各位网友。

 

 

 

发件人:"社会资源研究所" <csrglobal.cn@gmail.com>  2010-06-08 12:48:40 +0800收件人: <csrglobal@googlegroups.com>, 抄送:标题: CSRGLOBAL信息简报114期

社会资源研究所编辑手记

    盘点过去的一个月,关于中国劳资关系的文章和观点很多,基本都是因富士康和南海丰田罢而起。似乎该说的话都业已说尽,有的人说中国劳资关系出现了转折点,低薪时代将一去不复返;有的人说怎么跳也跳不出代工的天花板,没有结社和罢工自由的中国工人永远无法站起来。在多年之后,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报系都启用了罢工一词,但是为罢工正名,为劳动者说话显然还不是主流。

    南海本田工人罢工,工人谈判代表明确提出,基层工会要由一线工人独立组建。虽然最后组建独立工会的议题被边缘化,所有注意力一边倒地集中在加薪方面,但是发出这一声音本身就极具意义。尤其是对比富士康个体的惨烈死亡,南海工人彰显的集体力量和组织能力,更为让人鼓舞。

    我们这期月刊除了声援富士康和南海工人之外,有关吃的话题也是我们月刊的另一关注点。现在,身居大都市的我们能吃什么?我们需要超市数不清的方便食品吗?为什么我们过早地像老年人一样深深地怀念小时候妈妈做的饭?这种由食物带来的乡愁弥散于年轻人之间:如今已经没有妈妈做的放心食品,我们必须学习自己做饭,自己照顾自己。再大到粮食主权和粮食安全,我们更有理由为我们吃什么而恐慌,我们正在失去自己的种子,我们被迫接受转基因作物,气候条件在一天天变坏,我们没有安全感。

    最后,一条小新闻:英国石油公司因为在墨西哥湾的石油泄漏,被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开除出其指数榜;而5月30日,《金融时报》发布全球市值500强企业排名,中石油以3293亿美元市值,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企业,却引发巨大争议,甚至是口诛笔伐。本期月刊也有专文论述这一问题。欢迎所有SRI月刊的读者提出宝贵意见,真诚邀请您为我们月刊撰稿助力!

本田被迫加薪 中国劳工成本问题隐现

华尔街日报

2010-06-07

    本田汽车公司(Honda Motor Co.)说,该公司已对造成其汽车生产线停产的罢工工人提出将工资和福利增加24%的方案。这个重大让步凸显了组织起来的劳工对“世界工厂”中的外国投资者形成的新挑战。

    5月17日出口大省广东的一间本田工厂发生罢工事件后,两名罢工领袖被解雇。据这两人说,罢工工人争取的是将其每月薪酬总额增加53%到2,300元(合337美元)。

    但本田驻北京发言人藤井隆行(Takayuki Fujii)说,本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Honda Auto Parts Manufacturing Co.)的1,900名工人中,大多数都接受了公司提出的方案,并于周一下午复工,使得公司能够部分恢复变速箱或发动机零部件的生产。他说,有几十名工人拒绝了这套方案,并试图扰乱工厂的工作。目前本田希望让四家在华合资总装厂都恢复运营。由于缺乏关键零部件,这几家工厂上周被迫停产。

    罢工领袖之一谭国成(音)说,工人们之所以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们无法靠本田发的基本工资维持自己的生活。这位来自湖南省的24岁工人说,我们要付房租,要吃饭,还要照顾到其他花销。藤井隆行说,5月22日,谭国成和另一名罢工领袖因违反工厂的内部规定和合同约定被一起辞退。他拒绝详述。谭国成周一接受电话采访说,我现在在广州,不想再进厂打工了,打算回家;希望政府和企业对一线工人给予更多关注。

    本田的麻烦已经对它在雇工方面的某些盘算造成了冲击。本田的雇工方法大幅降低了它的成本,并使中国成为极具吸引力的汽车生产地。本田一直能够招收邻近高中和职校的毕业生为实习生,付给他们的工资低于佛山市为合格工人设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目前佛山规定的最低工资是每月920元。本田说,这些实习生占工厂1,900名工人中的三分之一。实习生和正式全职工一起参加了罢工,但不清楚他们从本田公司获得了什么样的让步。

    日本和美国的汽车工人往往只有高中或更低的学历,相比之下,本田的工人受教育水平较高,高中毕业后接受过最长两年的技能教育。

    在中国,像本田这样的汽车生产商在设立生产线业务方面也享有相对灵活性,特别是与组装工人的工作说明更为严格的美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据本田一位高管说,这样的条件让本田可以提高效率,生产出与日本产汽车质量相同甚至更高的汽车。这位高管说,广州生产、出口欧洲的本田Jazz微型轿车“至少与日本产的同款汽车质量相同,甚至在有些情况下质量还要更高”。

    劳工问题专家说,本田的让步将给在华的中外汽车制造商带来压力。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劳工问题领域的权威人士盖勒(Mary Gallagher)说,中国的经济正在复苏,我们看到广东等地再次出现用工短缺的现象,我认为工人们再次更加大胆地在这个问题上施压。

    盖勒说,自90年代以来,中国就在发生大规模、组织良好的罢工。不过,她说,近年来的明显变化是,自2008年新劳动合同法实施以来,中国工人对自己应该享有的权利更加清楚。她说,工人们无疑意识到有了新的法律可以保护你,你有权运用这些法律。

    对本田来说,在华运营顺利是至关重要的。去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据营销信息服务公司J.D. Power and Associates的数据,目前中国占了本田全球销量的近20%。

     本田的罢工事件暴露出本田中国公司供应链中令人意想不到的脆弱。据藤井隆行说,由于中国相对很少发生工人罢工事件,本田在中国设置一间变速箱生产厂就可以了,也就是佛山工厂,该厂可以满足本田约80%的需求。剩余的变速箱则是从日本带来的。一般来讲,本田会坚持至少保留两家零部件供应商,部分原因是为了防范任何可能会对生产带来打击的劳工行动。本田目前在华年产能为65万辆。

    劳工问题专家说,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对如何应对本田的罢工事件进退两难。一方面,更高的薪酬可以确保广东对外来务工人员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目的地。不过,有关部门也在努力保持该省对中外生产商的吸引力。盖勒说,这对地方政府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平衡。

    本田加薪的同时,最近台湾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Hon Hai Precision Industry Co.)也提出给深圳工厂的工人加薪,不过二者的情况迥然不同。今年以来,鸿海工厂已经有10名员工跳楼身亡,另有三人自杀未遂。一些分析人士将这些事件部分归因于压迫性的工作条件。鸿海管理层提出给工人平均加薪20%,不过它坚持加薪是为了解决用工短缺的问题。

 

 

发件人:"鹏 喻" <yupeng_success@yahoo.com.cn>  2010-06-08 15:17:53 +0800收件人: <zdjun@263.net>抄送:标题: 社科院专家: 涨工资不利于经济发展 分配恶化无证据

涨工资不利于经济发展 分配恶化没有证据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计划生育所所长  蔡昉

2010年6月8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昨天在北京给眼下呼声甚高的收入分配改革泼了“冷水”。蔡昉说,目前还找不到数据让他得出“城乡差距扩大或缩小”的结论,也没有数据表 蔡昉是在当天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论坛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

“分配恶化无数据支撑”

    蔡昉指出,用于计算城乡收入差距的统计数据并不完整。蔡昉强调,人口流动缩小城乡差距,但在目前的统计中,人口流动所造成的新的农民收入增加的那部分数据丢失掉了,“并不是所有都没有,但是相当大部分丢失掉。”蔡昉认为,根据现有数据,“看不到城乡差距是在缩小或者不变。”

    根据他的表述,中国农民工的工资在2000年前增速较缓,“2004年是个转折点”,在2004年后每年以大约两位数的势头增长,2008年增长19%,去年增长16%。但是,这些收入在农村没有被统计到农户收入中,在城市进行住户调查时通常也不会选农民工。蔡昉特别提到,自己“并不是为了唱反调”。“缩小城乡差距从而缩小收入差距的途径,是加快劳动力流动,目前流动已很正常。但劳动力流动还没有带来相应的身份变化,应以户籍制度改革为突破口,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化。”蔡昉观点鲜明。

“民工荒”是长期趋势

    对于近来的“民工荒”现象,蔡昉认为,这不仅是经济周期变化的结果,事实上,国内2004年开始就出现了比较全面性的民工荒,一直持续到金融危机以后。因此“民工荒”是一个长期趋势的延续。

    蔡昉相信,国内劳动力供大于求的状况正发生改变,“中国已进入一个新的劳动力供求关系中,但这丝毫没有降低中国就业问题的难度。这些难度更加具体,每种类型的就业困难问题主要对应某一个特定人群。因此,解决劳动力市场问题,并不一定要有劳动力供大于求做前提。”目前社会上有种声音认为,由于收入分配制度的不合理,造成贫富差距的扩大,“高CPI下必须涨工资”的呼声也愈发高涨。对此,蔡昉并不赞同。

    蔡昉昨天对早报记者表示,国内大部分企业是非公有制企业,政府没法给他们涨工资;同时,对于公有经济企业,政府也不能直接干预其经营;政府只能给公务员涨工资。“其实我们的收入分配没那么糟,因为这些年就业扩大非常快,劳动力流动非常快。因此收入差距在改善。”蔡昉提出,“解决收入分配问题,最重要的方面是初次分配,而初次分配的核心是扩大就业,建立好的劳动关系。”

    根据蔡昉提供的数据,中国的收入增速在全世界是最快的,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是8%左右。近十年,城市人均收入增长接近10%,农村略低一点。过去30年总体来看,城乡居民的收入增长幅度大致同步。蔡昉提醒,工资通胀事实上会带来不少麻烦。如果工资继续上涨,正常的通胀率就可能更高,以致经济过热,“因此,早有声音认为,中国在过去10年能够实现两位数增长,通胀却微不足道,部分原因就在于工资的增幅小于生产率的增幅。”

 

 

发件人:"cui-zy" <cui-zy@tsinghua.edu.cn>  2010-06-07 22:15:52 +0800 收件人: "lin chun" <c.lin@lse.ac.uk> 抄送:标题: 纽约时报:Changes in China Could Raise Prices Worldwide 中国的最低工资是世界的基础价格吗?调高最低工资会对世界产生影响吗?

中国最低工资上涨将引起全球范围涨价

Changes in China Could Raise Prices Worldwide

路透社 DAVID BARBOZA

June 7, 2010

    Cooks gather for a meeting outside a restaurant in Beijing. The Beijing municipal government last week said it would raise its minimum wage 20 percent to about $140 a month.

    Coastal factories are raising salaries, local governments are hiking minimum wage standards and if China allows its currency, the renminbi, to appreciate against the U.S. dollar later this year, as many economists are predicting, the cost of manufacturing in China will almost certainly rise.

    Although the salaries of factory workers in China are still low compared to those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the minimum wage in southern China is close to $125 a month), economists say the changes will eventually ripple through the global economy, driving up the prices of everything from T-shirts and sneakers to computer servers and smart phones.

    “For a long time, China has been the anchor of global disinflation,” said Dong Tao, an economist at Credit Suisse, referring to how the two decade-long shift to manufacturing in China helped many global companies lower costs and prices. “But this may be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of an era.”

    The shift was dramatized Sunday, when Foxconn Technology, one of the world’s largest contract electronics manufacturers and the maker of everything from the Apple iPhone to Dell computer parts, said that within three months it would double the salaries of many of its assembly line workers.

    The announcement follows a spate of suicides at two Foxconn campuses in southern China and criticism of the company’s labor practices.

    Taiwan-based Foxconn, which has more than 800,000 workers in China, said the salary increases are meant to improve the lives of its workers.

    Last week, the Japanese auto maker Honda said it had agreed to give about 1,900 workers at one of its plants in southern China raises of between 24 percent and 32 percent in the hopes of ending a two week-long strike, according to people briefed on the agreement.

    The changes are coming about because of the growing clout of workers in China’s sizzling economy, analysts say, and because soaring food and housing prices are eroding the spending power of migrant workers.

    But there are other reasons. Analysts say Beijing is backing wage increases as a way to spur domestic consumption and make the country less dependent on low-priced exports. The government hopes the move will force some export-oriented companies to invest in more innovative or higher-value goods.

    But Chinese policymakers also favor higher wages because they could help ease a widening income gap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Last Thursday, the Beijing municipal government said it would raise its minimum wage 20 percent to about $140 a month; several other cities are preparing to implement similar increases.

    Big manufacturers are moving to raise salaries because they are desperate to attract new workers at a time when many coastal factory cities are struggling with labor shortages.

    A Foxconn executive said last week that the turnover rate at its two Shenzhen campuses — which employ over 400,000 — is about five percent a month, meaning that an astounding 20,000 workers are leaving every month and need to be replaced.

    Marshall W. Meyer, a China specialist at the Wharton School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says demographic changes in China are reducing the supply of young workers entering the labor force, and that’s behind some of the wage pressure.

    “Demography will do what the Strategic & Economic Dialogue hasn’t: raise the cost of Chinese goods,” he said, referring to U.S.-China talks on Chinese currency reform and other economic issues. “There is no way out.”

    Economists say many of the same forces that were at work in 2007 and 2008 — when China’s economy was overheating — have returned and even intensified this year.

    Local governments have stepped up enforcement of labor and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s, driving up production costs.

    And perhaps most troubling for companies here is the prospect of an appreciating Chinese currency, which would make their exports more expensive overseas.

    Beijing has long promised to allow its currency to fluctuate more freely. But when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shuttered many Chinese factories, the government effectively re-pegged the renminbi to the dollar. That was a way to protect exporters.

    Even though labor accounts for a small percentage of the final cost of many products, salary increases are expected to affect much of the supply chain and force companies to raise prices.

    For many exporters, profit margins are already razor thin, and raising prices could hurt business.

    “They’re going to have to find a way to pass this on to the end user,” says Mr. Tao at Credit Suisse.

    Still, economists say a necessary restructuring is under way, one that should allow the nation’s huge “floating population” of migrant workers to better share in the benefits of growth and spur domestic consumption.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an Union officials have been pressing China to help improve the health of the global economy by consuming more and reducing the country’s massive trade surpluses.

    Rising labor costs here aren’t the end of cheap production in China, analysts say, but they are likely to help change the country’s manufacturing mix.

    “China isn’t going to lose its manufacturing base because it’s got a huge domestic market,” said Mary Gallagher,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But it will move them toward higher-end goods. And that match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ambition. They don’t just want to be the workshop of the world. They want to produce high-tech goods.”

 

 

何时转变穷国补贴富国的模型?

吴敬琏

2010-06-07

    苏联误区

    经济模式的转变,最早这个说法是苏联人提出的。在上世纪60年代,苏联提出来要真正赶上美国,就要实现增长方式的改变。这是因为,1959年苏联制定一个计划,要15年赶上美国。制定之后他们发现GDP总量和美国的差距缩小了,但人民生活水平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增加。

  GDP的增长有两个来源,一个来源是增加更多的资源投入,另外一个来源是提高资源使用的效率,这是可以推算出来的。苏联的增长率确实比美国高,但主要依靠资源的大量投入,而美国和西方国家在19世纪后期第二次产业革命时,主要依靠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

  第一种依靠资源的投入,特别是资本投入的增长叫外延增长或者叫粗放增长。这个粗放和外延,是中国人的翻译,从资本论得来的概念。另外一种依靠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我们开始的翻译叫内涵,后来通常的翻译叫集约。

  中国一直沿用着这种靠投入来增长的方式,这种增长方式造成很大很严重的问题,以至到了文化大革命经济和社会处于崩溃的边缘,所以文革一结束,就提出来要调整经济结构。调整经济结构是为了解决这种粗放增长方式造成的结果。

  上世纪70年代末期调了一次,1981年又调了一次——就是恢复农业、加速轻工业和商业的发展、降低重工业发展速度这样来调结构。但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调一次过些时间又回去了。1982年一次人民代表大会国务院总理的报告里面,就提出了一个十点方针,其中有一点要把中国的经济发展转到效益提高的基础上,那时候不大用“效率”,用“效益”,意思是一样的。接着,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央制定了一个计划,到2000年,GDP翻两番。那句话有一个前提:在经济效益不断提高的基础上,到本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2000年,翻两番超额实现了。但前提没有实现,而且这个问题就愈演愈烈了,因此“九五”计划里又提出要实现两个根本转变。第一个根本转变是从粗放的经济增长,到集约的经济增长的转变。第二个根本转变是第一个根本转变的基础,就是体制的转变。从计划经济体制到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要实现这两个根本转变。

  九五计划有没有进展?到2000年有一点进展,可是到了“十五”计划,情况不好,逆转了。“十五”计划的特点,21世纪一上来就加速了城市化,加速城市化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可以提高经济效率的做法,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因素,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利用了从农民那里拿来的土地,大量投资。一个是搞形象工程,另外是搞政绩工程,搞大项目。当时整个增长方式就往回走了,又提出来要按照苏联斯大林那套方法走,几乎所有的省都提出来中国进入一个重化、重工业化的时代。

  东亚危机

  在这些条件下,穷国补贴富国,依然是对穷国有利。但条件变化后,就有点做冤大头了,而且会引发资产负债表危机。

  “十五”计划中间还发生一个问题,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用了苏联这一套增长的模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改革开放以后好像没有上世纪50年代那么严重。为什么呢?我们用了一个办法。靠投资来拉动增长,所以GDP中投资的比重越来越高。投资率决定了增长率,投资率越高增长率越高。同时,消费在GDP中的比重越来越低。这样,产能越来越高,但是最终需求不足。在马克思那里就说这造成一个经济问题,就是经济危机,需求不足造成的萧条。但是为什么我们还能支持,没有发生大问题呢?因为我们学了东亚国家的经验,出口导向。靠净出口补充国内需求的不足。

  日本、韩国……东亚国家都是这么做的。但这种政策在持续10年、20年后,无一例外都出了问题,金融出了问题,就是货币超发。因为你成功的执行这种出口导向政策的结果,就会是外汇储备过多,货币超发、流动性泛滥,泡沫生成。特别是资产泡沫生成,如果超发的货币都跑到资产市场上去了,股票、房地产、收藏品、黄金暴涨,泡沫碰到一个冲击就破灭,整个经济体系就出现了所谓资产负债表危机。

    所以,当一个国家实行这个政策很成功,而资源的限制越来越重,大量货币积累的情况下就要考虑转变,转变出口导向的政策。这里说的调整政策,是减少净出口(也就是进出口之差),不是减少出口。

  出口导向政策,实际上是对进口国的补贴。因为你本国货币是低估了,本来这个东西应该卖10元的,他只卖8元,就对对方补贴了2元。但是在一定的条件下,这个政策对于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是非常好的政策。什么条件下呢?第一是大量人口需要就业。第二,资源瓶颈不是很紧,比如土地资源、矿产资源可以附加在劳动力上面卖出去。第三是环境也还可以维持。

  在这些条件下,穷国补贴富国,依然是对穷国有利。但条件变化后,就有点做冤大头了。当然,还有个问题,如果说你的知识和技术含量不够的时候,你又把外汇政策上的优惠去掉,出口企业就出不去了。就会发生很大的问题。所以在调整出口导向政策的同时,必须赶快转变增长模式,提高附加值,不再依靠给外国人补贴,求他买你的东西。

  在2004年左右,讨论“十一五”时,发生一场大的争论,就是增长模式是否要转变。最后“十一五”规划中,认为需要转变的意见占了上风。但“十一五”和“九五”不一样,转变的途径,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服务化的制造业和先进制造业,有很具体的规定。照这样来想,并不是效率提高了,劳动就业率就低了。

  苏南和珠三角魄力大

  转变,最重要的是体制。一方面消除体制障碍,另外一方面要培育起一个能吸引人才、能使得人们发挥创业精神的环境。

  我们讲所谓的技术进步,并不是说要一步登天,把这些普通劳动力都驱逐了,解雇了,不是这样。你看看微笑曲线,其实不一定需要多大的投资,需要多高的劳动力。我并不认为腾笼换鸟是好的做法,但延伸是必须要延伸的。要自然的迁移,不要用行政办法去强制迁移。最重要的办法是提高本地的附加值,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这种延伸,不是下个命令,明天就延伸了,这是自然的、经济的、经营的过程。

  在经济学上,增长靠各种生产要素起作用的,主要的生产要素第一是自然资源,第二是资本,第三是劳动,这里劳动讲的是普通劳动。第四是人力资本,就是人的技能和知识。在古代社会,在几千年的社会中,主要是靠自然资源,所以就陷入了马尔萨斯陷井。产业革命以后,主要靠投资,就会发生马克思讲的各种问题和现代经济学讲的各种问题。到第二次产业革命以后,转入现代经济增长,靠的是什么呢?是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是回报递增的,原因是物质资本是损耗的,而人力资本是不损耗的。

  换言之,所谓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就是要发挥人力资本,也就是人的知识和技能的作用。经济增长模式转变并不一定会减少就业,但前提是要提高现有劳动者的知识水平和技能水平。前天我去东莞调查的时候找了当过十年东莞市委书记的一位老同志李近维,他说1996年他就认识到,东莞这样下去不行,必须要提升人员的素质。怎么做?从办学校开始,从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办中专、引进大学,提高人员的素质。当然还有办法,现在的提法叫筑巢引凤,不要光是把人弄出去,环境搞好,外地的人才也吸引进来。

  这个转型,确实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很艰苦的努力,因为牵涉到一个制度的改革,1982年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十条经济方针上就讲了要转变,到现在已经27年了。如果老这么说,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转变?转变,最重要的是体制。一方面消除体制障碍,另外一方面要培育起一个能吸引人才、能使得人们发挥创业精神的环境。

  有些地方政府,我觉得真是魄力比较大,也采取了措施。比较熟悉的,一个是苏南地区,还有珠江三角洲,尤其是像深圳这样的地方,势头不错。上周,我和任正非看了他的上海研发中心,很振奋。这样的企业中国如果有几千个,那是毫无问题了。苏锡常也都有很不错的。2004年,我在浙江调查,1998年我做过一次浙江调查。那时候我觉得浙江很快就可以成为一个发达地区,2004年调查,我有一点怀疑了。

  这里面有很多体制问题,比如说司法的地方化,就使得企业不敢创新。还有一个东西,叫块状经济。块状经济在镇政府的领导下出现的,导致这样一个问题:你创新,我仿冒。镇党委就出来做工作,说你们不必闹,大家都是中国人嘛,大家共同提高。这么做了,以后没有人愿意创新了。这是一个动态的事,我们现在还要努力推进改革,使我们经济转型能加快。

 

 

 

发件人:"jackDence" <jack1998168@hotmail.com> 2010-06-07 10:12:20 +0800 收件人: "zdjun@263.net" <zdjun@263.net>, "huxingdou@huxingdou.com.cn" <huxingdou@huxingdou.com.cn>, "bxy4966@163.com" <bxy4966@163.com> 抄送:标题: zt 中國成最大移民輸出國 精英出走

精英出走使中国成最大移民输出国

记者 汪莉绢

June 04, 2010

    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移民输出国,新一波移民以富人和知识精英为主,引发大陆社会关于精英和财富流失的讨论。北京因私出境中介机构协会会长齐立新指出,去年加拿大的投资移民有一半来自中国,从中国流入加拿大的财富至少23亿5000万人民币,相当于一座世博中国馆。大陆「齐鲁晚报」4日引述中国社科院「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指出,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移民输出国,同时,中国流失的精英数量也居世界之首。目前,约有3500万华人散居世界各地。

    报导指出,不同于以往「偷渡打工」的移民潮,新一波移民潮的主力由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组成。这些人的出走,是否造成中国社会中坚阶层的集体流失,值得中共高层重视。

    齐立新指出,美国国务院最新数据显示,二○○八年十月至二○○九年九月的上一联邦财政年度获批的EB-5类签证移民总数,七成左右来自中国。齐立新说,目前中国人投资移民成功率高的国家分别是加拿大、澳洲、新加坡,其规定投资门坎分别为二百三十五万、四百五十四万、以及九百六十二万人民币。

    据加拿大移民局数据显示,二○○九年,加国投资移民全球目标人数为二千零五十五人,中国大陆的占了一千名左右。以投资起步价约二百三十五万人民币计算,仅去年一年,按「门坎标准」计算,从中国流向加拿大的财富至少二十三亿五千万元人民币,相当于一座世博会中国馆。

    投资移民之外,技术移民更为庞大群体。齐立新表示,近十年申请各国技术移民的数量与投资移民相比,大约为二十比一。这也意味着每天都有近六十名教育背景良好、工作体面、收入颇丰的中国中产精英,同时向加拿大移民局递交移民申请。

    据统计,二○○九年度,中国移民加拿大共二万五千人,移民美国约六万五千人。此外,香港和新加坡也正吸纳大量的中国大陆移民。规范的法律、孩子的教育、高福利、低征税点、低遗产征税、健康的空气、安全的食品、免签多国护照的便利等,是中国富人和精英选择移民的原因。对新富阶层来说,财产的安全则是他们最大的需求。这些人群大部分都是耗费本地社会十余年,甚至数十年的资源才培育出的精英,是稀缺的人力资本,如此轻易就流失海外,中国怎么办?大陆媒体呼吁中国当局,要增强自身吸引力,让现有居民不愿离开,令海外精英趋之若鹜,解决精英流失的问题。

 




发件人:"meidichanghong" <meidichanghong@126.com> 2010-06-08 08:39:04 +0800收件人: "zggr" <zggr@yahoo.cn>, "zggr2005" <zggr2005@hotmail.com>, "zgw" <zgw@workercn.cn>抄送:标题: 创造公平正义的经济秩序、禁止利益集团欺行霸市才能解决就业问题

创造公平正义的经济秩序,完善社会保障体制,才能解决就业问题

深圳  刘卫敏

2010年6月8日

     2009年全球遭遇金融危机,就业问题显得尤为迫切,对于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而言,大规模的失业就会演变成社会问题, 因此,保障就业将是一个政治考量,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效率决策,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呼吁稳定就业,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各高校的校长们发出公开信,呼吁其担任一定职位的校友们尽量吸纳大学毕业生就业,以缓解就业问题的社会矛盾。

    就业问题其实是全世界都面临的问题,就业问题不仅关系到人的尊严问题、还涉及到整个社会的分配制度问题,劳动岗位也是稀缺资源,劳动岗位就是财富,道理非常简单,即资源是有限的!资源就那么多,蛋糕就那么大,张三多了,李四就必然少了。我国在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太过于强调市场经济,商品琳琅满目、激起人们消费以及占有的欲望,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观念,但弘扬社会责任少了,加上司法腐败、权力与资本结合、政府管理缺位,社会上互相攀比,争创高薪,无序竞争形成主旋律,为了金钱利益,道德、良心都可以抛弃。学生如果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系,根本就不要指望找到能达到社会平均水平的岗位!有后台就能够找到好岗位其实就是变相行贿、权钱交易!没有后台的普通百姓只能够“转变就业观念、自己创业”?真是混账逻辑!

    一、就业困境很大程度是经济环境恶劣引起!就业问题如此重要,但能够为就业提供岗位、真正为社会创造财富的中小企业,却在近十年的市场化改造中,尤其资产重组违规、无序,利益集团弱肉强食、欺行霸市,因而逐渐萎缩、举步维艰。

    2009年7月,中国社科院发布了一组数据:“目前中小企业在金融风暴冲击下40%已经倒闭,另外还有40%正在生死边缘挣扎。我国约有99%的企业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对GDP的贡献超过60%,对税收的贡献超过50%,提供了75%以上的城镇就业岗位”。尽管中小企业如此重要,但风雨欲来,最先倒下的肯定还是中小企业。说到中小企业的生存窘境,一些人总喜欢说“自主创新”,张口结构调整、闭口经营转型,就是不敢实事求是地解决社会矛盾,事实上,政府制定公平、正义的经济秩序、及其政策保障、禁止利益集团欺行霸市、还利于民才是核心“药方”!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环境下,面对残酷的市场竞争,加上政府公共政策失误,导致企业举步维艰、自负盈亏、缺乏保障。与此相对应,党政机关公务员却一枝独秀。更加不能够容忍的是:个别地方政府为了提高自身公务员工资,采取虚报提高所在地区的工资收入水平蒙骗上级政府。其统计的覆盖率不到本地区收入水平的40%!也就是说:如此的统计竟然不包括本地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个体工商业、劳动密集型企业等等绝大部分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多么荒诞!

    2008—2009年的中国,全国公务员(包括离退休)普遍加薪,各大城市平均上调一千二百元,尤其金融风暴来临,公务员加薪美其名为扩大内需、拉动消费,而企业职工就得减薪、下岗,农民工就得失业回家?可以说是荒唐绝伦!公务员成为了中国最稳定最富有的高收入群体,享受终身制待遇,退休后由国家财政直接负责退休金,根本就不用考虑自己的工作是否得到公民的认可,他们既是政策制定者、又是实施者、也是得益者,任凭市场经济急风暴雨,都影响不了公务员队伍,因为他们在体制内,一个萝卜一个坑,无论调到什么部门都带着国家体制内的特权(如:工资关系、行政关系、医疗关系等等)。目前在大城市、尤其省会城市局级党政机关的公务员队伍,根本就不用考核其贡献,混十来年就自然晋升为科级、二十年后自然晋升为处级,或者没有担任实职却享受与其实际职级高若干级待遇的所谓“跨级干部”,如:什么局级巡视员、处级协理员、科级办事员等等(实质上利用职权占有社会资源!),此外,公务员还享有惠及全家的公费医疗,个别大单位设有价廉物美的机关食堂、幼儿园、甚至医院门诊、疗养院、宿舍大院、机关服务中心等等等等。此外,1998年停止福利性分房以后,各地党政机关以改革的名义,或搞“集资建房”,或搞“单位自建经济适用房”,或者搞“定向开发”,内定的开发商,以极低的价格甚至采用行政划拨的办法圈下土地,建好房子以极低的价格由政府机关“团购”,再按级别档次分给官员。这种以改革的名义谋私的情况,媒体常有揭露。

    在我们这个号称以“三个代表”为指导,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举世瞩目的持续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情况下,各级政府却以减轻财政负担为由,把公费医疗、免费教育、福利住房等基本福利制度作为社会弊端给改革掉了,社会主义优越性主要体现在党政机关公务员身上,结果造成新的贫富悬殊,也反映了政府调控能力的荒唐、无奈。

    据2007年《统计年鉴》反映:至2006年底,全国有完全意义上的公务员1550多万; 估计没公务员名份、但从事公务员工作人员有1360万以上,合计2910万;加上4000多万事业单位人员。即:吃公共财政和收费供养的人员达7000万。2006年,全国就业人数7.8亿,差不多每10个非财政供养就业人员要养活1个平均收入高几倍的、由财政、收费等部门供养的公职人员。

    与此同时,企业职工却陷入困境。改革开放之初,城市就业人员绝大多数是国营企业职工,尽管工资不高,但较有保障。在职和退休人员的公费医疗(基本全额)和退休金(不低于退休时工资的70%)比较接近,国企职工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一样,工资-福利体系是由国家来统一经管,费用由财政负担(我们不妨将此称之为“国家财政统一负担福利体系”)。这是一个基本统一的体系,有些行业的国企职工甚至享受比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还要灵活的福利。

    九十年代实行“政企分开”之后、各地方政府违反《行政许可法》24、83条的原则,以“行政划拨、资产重组”、“做大做强国有企业”为名强制将原来属于不同政府部门的企业划拨给各地方政府的大型企业集团、或国有控股公司(其实都是利益集团),实质上将政府的公共权力交给政企不分的利益集团,导致被利益集团劫持社会、绑架政府!无疑将羊群送入虎口,利益集团欺行霸市,导致一系列政策性失误:广大职工脱离政府管辖,被划拨到这些政企不分、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利益集团,鉴于这些利益集团以追求利润为目的,他们既不了解被整合企业的历史,与职工们又没有感情纽带,最终以“改革”为名对被重组的企业随意掠夺,如:无条件地以政府名义、无偿抽调被整合企业的资金到利益集团,或者强制性以上级管理者名义征收各项管理费,又或者向下属企业分摊、报销利益集团的各项费用。甚至,劫持社会、绑架政府,违反商业原则居高临下自卖自买被整合企业的优质资产,强行将企业的优质资产变现供其利益集团挥霍;然后强行转制(控股),遣散职工,最终掠夺资源,实现利益集团利益最大化!而被整合的企业无法按照市场经济的商业原则享受“平等、合法、应得”的利益分配,导致原企业生存空间进一步压缩。原来的国家职工被迫转制、分流、下岗、轮岗、失业、退养、被随意宰割,什么“减员增效”、“关、停、并、转”等等,造成很多企业和职工失去保障,为企业的奉献和积累付诸东流。

    我们看到所谓的转制的过程中,有很多是借着资产重组的名义、或者股份制的名义,将企业卖给外商、或卖给利益集团了,所以让普通职工下岗,给他们一点补偿金,或者干脆就说:你们是为国家作贡献,给你一笔钱你就回家吧,以后跟这个企业就没关系了。这样一种公然的掠夺竟然成为中国很多地方改制的一个主旋律!但是后来职工们觉悟后看到的真实情况:原来他们是为管理层作出牺牲,因为最后留下来那帮人捞了很多好处,或者是其背后的官方利益集团得到很多好处,而国家利益根本没有体现。所以改制的过程中,肥了少数人,而苦了普通劳动阶层,也害了我们的国家,心里就积压了很多的怨愤,广大企业职工从此陷入灰暗人生,在维权抗争中白白浪费宝贵的年华。

    广大职工愤怒地说:政企分开之前,无非是企业向上级部门上交管理费而已,政府与下属企业关系较为融洽,但“行政划拨、资产重组”之后,导致了权力与资本的进一步结合,实质上弱肉强食、加速垄断,作为上级的利益集团对其不劳而获、政府划拨得来的下属企业的资产大肆排挤、掠夺,我们的经济秩序完全与市场经济规则背道而驰,我们的社会已经从个别部门、个人腐败陷入权力与资本结合的体制性腐败!

   在这种情况下,国企无法按照原来的标准供养包括退休职工在内的职工,于是只好默许“各村各出自己的高招”,于是乎,提前退休、内退、下岗、待岗、甚至还有轮流上岗等等五花八门,把国企职工折腾到失去主人翁的尊严,成为被利益集团随意宰割的羔羊,从此陷入灰暗的人生,白白浪费宝贵的年华,政府实际上推卸责任!不顾国情提出什么“减员增效”等等,人为制造矛盾,2004年甚至出台国企职工离退休之后全部移交地方,实行社会化管理的政策(实际上就是推给社会),割断了企业职工与为之奉献无数心血的企业感情纽带,让职工敬业爱岗就等于一句空话!完全违反了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人是生产力的第一要素!

    而党政机关的离退休干部却由机关的离退休服务中心、老干活动中心、老干处工作人员伺候,每年享有体检、疗养、旅游、公费医疗、住房津贴等等特权,享受着企业职工无可比似的优越性。

    公务员由于掌握制定政策的权力,经费属国家行政拨款,根本就不用考虑自己的工作是否得到公民的认可,他们既是政策制定者、也是实施者,任凭市场经济急风暴雨,都影响不了公务员队伍,因为他们在体制内,无论调到什么部门都带着国家体制内的特权(即:工资关系、行政级别、医疗关系等等跟随转移)。绝大部分人可以工作若干年“自然”晋升什么级别,所以,公务员没有担任实职却享受“高套”几级享受待遇的情况非常普遍!又或者巧立名目设置机构、制定编制、安排职务。退休后将由政府拨款支付退休金、享受终身制待遇。导致公务员与企事业单位职工保障越发悬殊。而企业职工则参加社会统筹,由其缴纳养老保险、美其名曰由社会保障机构负责。

    即使,2010年广受社会关注的深圳公务员改革,所谓的创新其实就是将官本位制度化!说穿了就是权力自肥的体制性腐败!按照深圳的设计:一个公务员如果老实工作,没犯错误,平平庸庸、不问贡献,每过4-5年就自然晋升一级,工作二十年自然晋升为处级待遇,一直到退休养老都可以享受相应待遇,反正是国家财政拨款,不差钱!按照这样的设计,将来若干年之后,所有的20年以上工龄的公务员都可以凭国家财政拨款而享受处级待遇,高于企业职工退休金的3-4倍!那么,谁给企业职工提高待遇提供经济支持?

    另外:2010年全国各大城市为了提高劳动者的收入、保障劳动者权益、改善民生、维护稳定而制定最低工资保障,但如果没有法律强制约束、尤其对私营、劳动密集型、尤其服务性行业等等没有采取强制性约束,政府法规仅仅抓住国企,对上述企业违规问题采取放纵态度,同样是不公正的!政府必须要做的是:既然是法规,所有国有、民营、外资、劳动密集型企业等等都必须一视同仁!更加重要的是:政府必须制定公平正义的经济秩序、在政策引导、减免税收等方面放水养鱼、大力扶持中小企业,让企业公平博弈,健康发展,还利于民,我们的企业才能吸纳就业,社会才可以稳定!如果企业被利益集团掠夺,没有增长点、没有生存的平台,谈什么吸纳就业、维护稳定!?

    可悲的是,最近十多年,我们政府在所谓“高薪养廉”的混账逻辑引导下,与民争利,公务员成为了中国最稳定最富有的高收入群体,而企业职工近几年在经历了政企分开、行政划拨、资产重组不公,“能上能下”、分流、下岗、轮岗、失业、退养等一系列“改革”新名词的摆布之后,过去创造的积累付诸东流,被随意宰割。由于受市场竞争、自负盈亏、成本核算、绩效挂钩等等因素影响,甚至以“减员增效”为名大力压缩人力成本,不允许如此“自然晋升”、“高套”现象,上升通道极其狭窄(由于经济环境无序、缺少保障,职工没有上升通道,所以,与公务员相比,大部分企业职工面临灰暗的人生)。

    最后,由于资源限制,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不同部门的福利保障十分悬殊,所以,企业职工的工作变动对其福利保障影响极大。在这种局面下,尽管我国于1995年建立了城市社保体系,缓解了社会矛盾,但企业职工退休后的微薄退休金却要依靠自己缴纳养老保险(美其名曰由社会保障机构负责),带来很现实问题就是,由于政府公共政策失误、经济环境无序、导致企业萎缩,所谓的社会保障就失去平台成为一句空话。在过度竞争、欠缺公平、在严重缺乏保障的社会里,想依靠企业单位承担社会责任,多吸纳学生就业得打个问号!

    二、中国是人口大国,其特殊国情不能“减员增效”,无论政府行政管理、或者企业经营都不应提倡“减员增效”,相反,反过来还要扩大人员编制、扩大服务范围!我们分析目前的社会状况:

    政府管理,一方面人满为患,尤其领导机关单位人浮于事;另一方面基层第一线的公共服务、行政管理、执法人员却短员缺编,无法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如:治安、医疗卫生、教育、交通、工商、城监管理等等等等。企业经营受制于苛刻的税收、绩效考核的压制、尤其是利益集团欺行霸市,一层压一层,为了压缩人力成本,只好实行“减员增效”,剥削底层职工,因而出现血汗工厂、超时加班等等。

    过去十多年,中国社会推行的“减员增效”,实际上“减员”的都是普通劳动者、其中不乏默默地忠诚奉献的老实人,留下来“增效”的很多都是利益权贵、或其皇亲国戚,如此的改革将巨大社会矛盾推给我们的社会!我们不禁要问:如此改革,我们减什么员?增谁的效?最终受到损害的是人们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损害的是我们社会的安宁!

    首先,各个企业、团体都会利用权力努力增加自己的利益,垄断着公共资源,肥水不流别人田,即使在自己的服务质量满足不了社会要求、或者自己的能力根本顾及不到的情况下,都会以“减员增效”为名大力压缩人力成本,尽量减少单位在编人员;尤其以改革为名精简异见人员或者不称职人员,以利于留下来人员的分配利益最大化,人少好分配;或者腾出岗位安排自己的亲朋好友、或吸纳那些有政治背景的社会资源;又或者拼命延长在位的任职时间、尽量多捞一把。

    即使某单位的领导愿意承担社会责任,吸纳多一些大学生就业;即使单位新吸收的博士、硕士创造了社会效益,都可能会引起单位内部怨恨,生怕被抢饭碗或分薄了利益。即使某个单位愿意降低收入、为社会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但在整个社会缺乏保障的大环境中,这个单位的领导无异于自绝于社会、自绝于同事,这个问题暴露了人性的黑暗面。所以,各地区、各行业、各级党政机关、国家的企事业单位、甚至同一单位的不同部门都不可能自动降低自己的收入,尽管他们提供的公共产品(甚至可能不作为、人满为患、人浮于事)满足不了社会的要求而受到公民的批评,因为,多养一个人就多一份成本,增加负担,将来怎么办?

    其次,鉴于公务员与企事业单位的福利过分悬殊,特别是退休以后待遇的天壤之别,各级党政部门自然成为大学生就业抢夺的独木桥,一方面人满为患,另一方面无法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如:医疗、卫生、教育、交通、工商、城监管理等等等等。而且,人少好分配,在整个社会都以经济指标衡量业绩的情况下,各地方、各单位都以“减员”为手段增加效益,不可能寄希望社会以及外资、合资机构吸纳大学生就业。在市场经济鼓励消费、物欲横流、人格扭曲、贫富悬殊的社会氛围中,谁愿意到贫困地区工作?即使有人愿意,谁对他们家属负责?

    记得小时候看电影《向阳院的故事》,里面有一首歌“今天是红领巾、明天是工农兵”,在那个年代,城里的孩子们的理想普遍都是长大当工人,最高境界就是当一名人民警察、解放军战士,农村的孩子的理想就是当一名拖拉机手。在那些年代,能够当上一名邮递员骑上自行车给人送报纸就已经非常令人羡慕了,而今天,这些行业中除了警察外,其它早已成为弱势群体。农民成了失去土地、没有组织、没有保障、没有地位的无业游民,工人成了地位低微、低薪、下岗的代名词,解放军同样面临复员、转业安置问题,而民营企业或者外资企业(甚至包括国有企、事业单位)很多是国家政策、尤其是劳动法规顾及不到的角落(一针见血地说,我们基层政府的职能部门对这些剥削现象放任不管),如此巨大的地位、贫富悬殊的反差,谁愿意将自己置身于低收入的、没有话语权、甚至被剥削的弱势群体呢?

    所以,如果政府不能够保护默默无闻、安分守纪、脚踏实地、艰苦创业、勤奋工作、尤其保护那些在平凡岗位上默默奉献的人们,弘扬诚实劳动的美德,我们的社会就必然陷入浮躁、急功近利、投机钻营、道德缺失、做假卖假、自私冷漠之中,政府就必然失去公信力,解决就业也就无从谈起。

    最后,这几年国有企业的改制,已经将原来的国有骨干企业卖得差不多了,现在已经很少工厂、很少看见产业工人了,已经没有机构愿意接受大学生就业了。归根结底,就业问题实质上反映了我们的公共政策问题,在缺乏社会保障、或者缺失公平的环境下,企业没有出路,利益集团欺行霸市,希望企业吸纳就业、建立社会保障机制、和谐稳定、让利于民、共同富裕就等于天方夜谈!

    我国社会保障(包括医保)缺失,关键是养老(包括医保)体系的双轨制造成的,这个保障体系从一开始就是为那些被排除出由国家财政支付费用的人做政策性安排,开始时仅适用于国企职工,后来扩大到那些从来没有机会被纳入国家养老体系的其他人群。造成这种矛盾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决定这个政策的人本身的自身利益却是与该社保系统无关的官员,因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始终处在国家财政保障体系之中,我国的社会保障根本没打算成为一个覆盖整个社会的保障体系。试问:在一个缺乏保障的企业,它敢吸纳学生就业吗?

    早在1992年,党的“十四大”正式提出市场经济改革目标。1993年颁布的《宪法》第十五条: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现实的分配格局是:党政机关公务员仍然实行计划经济(是否违宪?)、企业职工实行市场经济,导致这个保障体系的漏洞越来越严重,社会矛盾越来越激烈。事实上,世界各国的社保系统都是针对全体国民,公务员另有一个财政负担的福利系统是“中国特色”,但很难说是“社会主义”。决策者应该痛下决心,制定一个把公务员纳入社保体系的时间表。

    代表人民不是靠宣传就能被人民认可的,要代表人民必须和人民同甘苦,共患难。继续保持养老、医疗方面的双轨制甚至多轨制,只会形成政府收入首先保障的是官员们利益的印象。决策者应该知道,如没有统一的法律、法规、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国家的统一就没有基础,听任下级政府与自己规定不符的抽象行政行为合法化,中央政府就会越来越没有权威。

    我们经常说,党政干部是人们的公仆,人民群众是社会的主人,但现实生活中,为什么那么多人放着好好的主人不做,却千方百计争当仆人呢?显然这里有很大的误区!这种情况不由得让人们深思:一个自称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但现实却是:谁都不愿意当工人、农民!工人、农民成了受剥削群体,可想而知,这个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政党,还是先进文化的代表?

    《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党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扩大就业,温家宝总理在2010年春节团拜会上提出: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政府必须平衡社会各个阶层的利益,切实为社会创造公平正义的经济秩序,各级政府不能对当前严重的社会不公熟视无睹,“构建和谐社会”不能仅停留在口头上,一定要拿出切实措施尽快改革!为此,我们提出几个建议:

    (1) 将公务员的工资收入纳入法治化轨道,公务员收入水平必须与当地经济发展状况、平均收入、公民满意度等等挂钩,不能让有权者的自肥式分配再继续下去!公务员提升工资必须得到人大常委会的讨论批准!(问题:人大常委会也是公务员,人大也是既得利益者,如何解决?)

    (2) 对公务员、以及创造社会物质财富的企、事业单位退休人员、自由职业者的退休分配制度、医疗制度进行规范、统筹,强化各项社会保障,建立一套公开、公平合理的社会分配、保障方案。

    (3) 不能让既得利益者游离于体系外,既不交费,还要享受终身制的特权!既然建立了社会统筹养老、医疗保险体系,就应当覆盖全社会,党政机关公务员也是社会的一分子,更应加入社会统筹养老、医疗保险体系,交纳养老、医疗保险费。不能利用制订公共政策的机会,尽享各种资源。

    (4)认真重视数千万自费参加社会统筹的自由职业者的养老金、医疗保险金过低的问题,他们自我谋生、自己创业,相对于公务员、国有企事业单位,他们没有消耗政府资源,自己创造就业机会,含辛茹苦维持生计,创造社会财富,而且,自费参加社会养老、医疗统筹体系,同样为社会发展、维护社会稳定作出贡献!同样作为纳税人,不但全额缴纳社保基金和医疗保险(事业单位干部、企业职工缴纳社保时都是单位支付一半,个人从收入中支付一部分的),为何最后退休却只能返还少得可怜的社保退休金?!而公务员不用缴纳社保、依靠国家财政拨款、退休后可以享受数倍于企业职工、自由职业者的待遇?!国家的社保政策为什么就不能也拨出财政资源来补贴为数不少的自由职业者?国家的财政款项不能仅惠及于已经成为社会精英的公务员队伍,自由职业者绝不能成为被社会遗忘的角落!

    (5)在严格遏制企业高管、规范公务员收入的同时,加大力度扶持中小企业,提高低收入者的福利、社会保障待遇。只有这样,才能够使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才能够使我们的企业更加健康,企业职工才能够得到相对比较公平的保障,才有可能吸纳大学生就业,解决社会就业问题!

 

 

福利改革对德国社会民主党执政能力的考验

 中央编译局世界所  张文红

2010-06-06

  德国社民党和绿党自1998年联合执政以来,社民党的选民支持率持续走低,在接连七个州的议会选举中都输给反对党联盟党。2005年5月,社民党在自己的重镇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议会选举遭受重挫后,决定提前举行联邦议会大选。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局,与社民党政府正在推行的福利体制改革政策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必要的改革与巨大的阻力

  面对经济复苏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和社会福利开支节节攀升的局面,德国总理施罗德于2003年3月提出了旨在改革福利体系和就业政策的一揽子改革方案2010规划”。这场德国二战后最深刻的福利体制改革触及了许多人,大幅度削减社会福利的改革措施更是遭到了普通民众和社民党内部左翼力量的强烈抵制。2004年下半年以来,执政的德国社民党接连经历了大规模的民众反对、党内左翼人士的分裂、地方选举失败等一系列严峻考验。

  1. 民众的反对:“哈茨Ⅳ”与星期一大游行

  2004年8月,德国联邦议会通过了关于劳动力市场改革第四阶段方案“哈茨”的内容。这项改革触动了普通民众的切身利益,引起了许多德国人的不满。尤其是在德国东部地区,自2004年8月以来,人们沿用前东德时期著名的“星期一示威游行”的传统,连续举行了数次以抗议劳动力市场改革为内容的游行,在德国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和广泛的不安。

  在德国,人们失业后第一年可以领取失业金,金额约为原工资的70%;一年后,改为领取失业救济,金额大约是在职时期净收入的50%,可以领取18—24个月。德国劳动力市场改革先是将失业救济的领取时间缩短为一年,一年后转为领取社会救济。而“哈茨Ⅳ”则进一步将失业救济和社会救济合并为“失业金Ⅱ”(Arbeitslosengeld Ⅱ)。“失业金Ⅱ”的水平远低于目前的失业救济。“哈茨Ⅳ”的核心思想是“促进和要求”(注:Grundsicherung-die vier Elemente von Hartz Ⅳ, www. arbeitsmarktreform. de. )。“促进”是指政府将为失业者提供更快更好的就业指导;“要求”是指失业者,尤其是长期失业者必须接受职业介绍机构提供的任何工作,即使这份工作的工资低于当地正常工资水平。哈茨的这项改革方案,就其涉及的民众数量以及触及福利制度的深度而言,堪称联邦德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社会行为。

  2004年8月2日,在德国东部地区,反对联邦政府改革尤其是“哈茨Ⅳ”的人们开始了新的“星期一示威游行”。8月9日,游行人数达到4万多人。8月16日,游行人数达到了9万人。8月23日的游行已经扩展到大约140个市镇,有7万多人参加。游行示威者反对的重点是失业救济与社会救济合并。他们认为,“哈茨Ⅳ”的措施对社会弱势群体来说过于强硬和无情。

  客观地说,游行本身并不可怕,但具有特殊含义的“星期一示威游行”的名称,却不能不令社民党担心。因此,在“星期一示威游行”举行了两次之后的2004年8月11日,德国政府终于在民众强烈抗议的呼声下,就修改“哈茨Ⅳ”事宜召集内阁有关成员紧急会议,并作出了修改“哈茨Ⅳ”的决定。修改的内容有两点,其一是“失业金Ⅱ”的发放时间由月底改为月初;其二是适当放宽“失业金Ⅱ”的领取条件。

  施罗德也于当天对人们上街游行表示理解,但同时强调不会再对“哈茨Ⅳ”改革计划进行修改。他呼吁媒体更好地帮助人们了解劳动力市场的改革,了解“哈茨Ⅳ”改革计划。施罗德认为,这场改革不只是一个立法性的程序,而是将成为活生生的社会现实,每个人都必须对此负责。

  然而,再多的抗议也没有挡住“哈茨Ⅳ”。自2005年1月1日开始,联邦政府正式开始实施在德国极具争议的“哈茨Ⅳ”。德国联邦经济部长克莱门特在“哈茨Ⅳ”实施伊始时说,“哈茨Ⅳ”将起到抑制失业现象扩大的作用,如果“哈茨Ⅳ”得到应有的贯彻,德国经济增长率保持在1.5%到2.0%之间,2005年内失业人口有望做向下的修正,失业人数将下降20%。

  但是事与愿违,联邦劳动局2月2日宣布,2005年1月德国新统计的失业率为12.1%,失业人口为503.7万,其中西部失业人数为326.6万,东部为177.1万。这一数字比2004年12月增加了57.3万,比上年同期增加了44万。这也是两德统一以来,失业人口第一次突破500万大关。当然,500万的数字包含了很强的统计因素,因为以前接受国家福利救济的人现在变成了失业者,就对国家而言,是增加透明度的重要举措,它本身并不改变失业现状。统计首次将没有丧失工作能力却得到国家福利救济的人纳入失业者的范畴。但500万这一数字对人们的心理形成了强烈的冲击,更引发了民众对社民党改革政策的强烈质疑和不满。

  2. 社民党组织分裂:工会新左翼党的成立

  “2010规划”改革方案遭到的最强烈反抗来自工会。以工会为代表的中下层自2003年春以来发动了一系列抗议、游行、示威活动。最终,这股抵抗改革的力量从政治层面开展活动,于2005年1月22日在哥廷根成立了一个“站在社民党左侧”的新的左翼政党——“选举替代—就业和社会公正”(WASG)。

  在社民党的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另行建立一个新的左翼党的企图。这次行动的不同之处在于另建新党的活动是由工会人士发起的。“选举替代”认为,红绿联盟,包括联盟党和自由党等反对党都在奉行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代表了资本家、富人和高收入者的利益,而广大普通民众的利益却受到了侵害;社民党虽然希望通过“2010规划”的革新措施使德国重返世界经济强国之列并营造社会团结的局面,但事实却正好相反;劳动者的负担在增加,社会分化在加剧;在红绿联盟政府执政期间,贫富差距愈来愈大,贫困人口增加到13.5%,而10%的富人拥有的财富却增加到47%。

  “选举替代”对施罗德政府“2010规划”的批评主要是:医疗保险改革给普通投保人增加了沉重的负担。每个季度10欧元挂号费、牙科的附加诊费、病假津贴和义齿的自费保险等等措施,极大地影响了低收入者,尤其是领取养老金者所享受的医疗服务。2004年法定保险公司减负100亿欧元,其中80亿欧元由投保人承担,而制药公司和医生团体则几乎未被触及。

  “哈茨Ⅳ”的劳动力市场改革方案给近600万人带来了不利影响。失业金领取时间大大缩短,并且在失业金结束后迅速降低到社会救济的水平;税收政策对富人有利。此外,每周工作时间也有被迫延长的趋势。“选举替代”认为,应该在21世纪继续发展社会福利国家模式。为此,他们提出了与“2010规划”完全不同的政治方针,主要包括:提升国家干预的凯恩斯主义政策;扩大对内投资,以振兴国内就业市场;保护职工权利;反对公共领域的私有化等。

  “选举替代”在未来的选举中哪怕只拿到1%的选票都可能影响到社民党的执政地位。因此,社民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阻止“选举替代”的成立或者削弱“选举替代”的影响:一是与工会沟通,劝阻工会不要帮助新左翼党;二是在2004年6月份连续开除了几位来自工会、有着长达30年社民党党龄的“选举替代”的创建者的党籍;三是在公开场合贬低“选举替代”的可能影响。

  社民党的党章规定,如果党员加入其他政党就将被开除。虽然也禁止党员作为其他政党的候选人或支持其他政党的活动,但不会被立即开除。社民党就这一问题制定了决议,以便不仅开除“选举替代”的领导者,而且还将开除它的支持者。然而“选举替代”的成立证明这些措施于事无补。

  社民党政府目前的改革是在全球化背景下重振德国经济实力的必要举措。之所以造成大量党员退党,支持率降低,主要在于在改革过程中没有处理好维护传统价值与现代化革新之间的关系,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弱势群体的利益,被反对者指责为背离了社会公正的传统价值。这也是工会左翼人士从社民党分裂出去另立新党所提供的教训之一。

  3. 地方选举失利:被迫提前大选

  当社民党1998年取得联邦选举的胜利时,社民党在11个联邦州拥有执政权,基民盟只掌控着5个联邦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发生了逆转。过去几年里,社民党在地方选举中接连失利,在汉堡、下萨克森等5个州的议会选举中都输给反对党联盟党。


  2005年5月20日,德国人口最多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举行了州议会选举。该州历来被认为是社民党的“红色堡垒”。结果,社民党在此次选举中再遭重挫,丧失了执政长达39年的大本营。这个选举结果在执政的社民党乃至德国政坛内部引发了一次强烈的政治地震。对社民党来说,这是一次历史性的惨败。社民党一年来失去大量选民、大片传统地盘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许多选民的利益受到哈茨改革的直接影响,所以他们不满意施罗德的改革。北威州选举失利,是选民们的不满由量变逐步积累终于达到质变的一个转折点,它对红绿联合政府的打击之大当不言自明。

  2005年并不是德国的选举大年,但迄今的选举结果对社民党的打击却是巨大的。先是在2005年2月举行的石荷州选举中,社民党由于内部出了“叛徒”而意外失利,接着是北威州大本营的失守。这一连串的挫折令社民党不得不重新思考它的改革路线和党的思想纲领。施罗德认为,残酷的选举结果使得社民党继续执政的政治基础成为问题。他认为他的改革路线不能离开大多数人民的支持。就在北威州选举结束之后不久,总理施罗德和社民党主席明特费林突然宣布,将原定于2006年举行的联邦选举提前到2005年秋天。

  决定提前选举的原因首先在于社民党执政基础的丧失。目前,在德国州一级层面上已经没有红绿联盟执政的州议会。德国16个联邦州目前的执政情况为五个基民盟独立执政、四个基民盟和自民党联合执政、四个社民党与基民盟联合执政、两个社民党与民社党联合执政、一个社民党与自民党联合执政。德国联邦参议院共有69票,而反对党已经掌握了43票,虽然离所要求的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即46票还差3票,但社民党在此次选举中失去最后6张来自北威州的选票后,在参议院中已经不再拥有任何独自掌握的选票,所有其他选票都来自联合执政的联邦州。换句话说,联邦政府已经不能保证其政策方针在联邦参议院获得通过。社民党主席希望通过新的大选能够明确国内力量对比的基本关系,从而避免基民盟通过联邦参议院控制政府。

  德国《基本法》禁止德国议会自行解散或自己决定提前选举,但如果议会否决了对总理的“信任案”,总理即可根据《基本法》的规定提请联邦总统解散议会并提前举行大选。因此,施罗德于2005年7月1日向议会提出“信任案”,联邦议院以151票赞成、296票反对、148票弃权的表决结果否决了“信任案”。三周后,联邦总统科勒批准提前举行新一届国会选举。

  社民党在北威州选举失败的主要原因是选民对“红绿联盟”政府的福利改革政策不满,而不仅仅是对北威州的地方政策不满。根据民意调查,社民党候选人的支持率领先于基民盟的候选人,但是个人的能力并没有发挥作用。许多社民党的传统选民选择了沉默,抗议红绿联盟政府的改革措施。当基民盟动员了几乎100%的选民参加投票的时候,社民党的选民却有大约30%呆在家里,放弃了投票。这也是社民党在自己的传统地盘遭受重创的原因之一。

  不管怎么说,新大选将给社民党一次机会,促成党内的团结一致。因为一旦进入联邦议院的选战,就不再会有时间去进行党内的纷争。从这个角度说,新选举无异于“以退为进”,而且是能够带来机会的以退为进。新选举也将使联邦议院内的力量对比关系变得更加明确。

二、社民党为巩固执政地位所进行的反思和采取的应对措施

  1. 继续深入开展关于新党纲的讨论

  社民党是德国历史最悠久的政党,但它在过去140年里所取得的成就,却愈来愈成为沉重的包袱。它所推行的福利改革政策触动了社民党基层党员及其支持者的敏感神经,遇到了难以想像的阻力。从工人阶级政党到新中间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传统选民基础的流失,新选民基础的动摇,不能不令社民党深刻反思社会民主主义理论与实践。

  在传统社会民主主义意识形态影响力下降的背景下,社民党力求通过纲领政策的更新来适应社会的新变化。1999年以来,社民党展开了关于新党纲的全党大讨。社民党原定于2005年11月份在卡尔斯鲁厄党代会上通过新党纲。为此,社民党在前几年讨论的基础上,组织了各种形式的准备活动,其中包括举办四次公开论。四次党纲论坛的主题分别是:富裕——今天和明天;德国在欧洲和世界的作用;民主——参与、未来机遇、公正;核心——人。由于提前选举,新党纲的出台不得不推迟到明年。

  社民党把讨论的主题归纳为13个,包括:我们想要什么——我们的未来之路;国家和社会中的民主;团结互助社会中的人人平等;通过社会公正达到团结互助的社会;劳动和闲暇时间的未来;承担生态和社会责任的经济;共同安全下的和平;文化生活;欧洲;我们政策的基础;全球化;社会和经济数据等。

  这场讨论被看做是提高社民党的吸引力的一种手段,也是统一思想、澄清认识的过程。社民党认为讨论党的纲领的过程比最终出台的新纲领更加重要。而且党纲讨论的参加者不限于德国社民党党员,还邀请了非党人士及欧洲其他国家的社会党参加。

  这几年艰难而痛苦的改革历程表明,社民党始终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苦苦挣扎。它一方面不想放弃“社会公正”这一社民党的核心理念,但另一方面在现实中又不得不牺牲民众的部分利益,因此被指责为背叛了社会民主主义的传统价值观。社民党似乎没有成功地在理想与现实这对矛盾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既能使自己的新的“社会公正”的理念付诸实施,又能使广大民众理解并接受改革。纵观社民党140余年的发展历程,这个历史最悠久的政党其实一直在进行着自我调整和改革。

  2. 重提批判资本主义

  2005年4月13日,在社民党党纲讨论的第三届论坛上,社民党主席明特费林发表演说,批评资本主义只顾赢利,忽视以人为本的道德价值观。由此,重新提出了批判资本主义的问题,得到社民党的一致支持,并在国内引起了很大反响。

  明特费林举例说,德意志银行盈利20%,却要裁员6000人,以期赚取更多的收益。他认为资产阶级这种过度追逐利润的做法是不道德的,“有些金融投资商们从不考虑人的价值,不考虑他们正在毁灭人的工作位置。他们不带名称,没有面孔,像蝗虫一般扑向企业,挖根蚕食,最后一走了之。”明特费林指出,“我们的批评正是针对那些国际资本强权,针对只顾暴利、全盘经济化的短视做法”,“国际化的尽全力的赢利战略从长远看损害我们的民主建制”,“对国家的怀疑是一条歧路。对国家的蔑视是一种危险。现代国家正是使民主理念成为可行的前提条件”。(注:Rede des SPD-Parteivorsitzenden Franz Müntefering auf dem 3. Programmforum der SPD“ Demokratie. Teilhabe, Zukunftschancen, Gerechtigkeit” am Mittwoch, dem 13. April 2005, Willy-Brandt-Haus, Berlin. )

  明特费林的讲话在德国掀起了一场有关资本主义的大辩论。辩论中,有人认为明特费林对资本主义的批评危害到了施罗德所推行的改革政策。党内左翼人士则大受鼓舞,坚定地站到了党主席的身边,摇旗呐喊地给予支持,希望能够通过对资本主义的批判重塑社民党在普通民众心中的形象。就连施罗德和以务实著称的经济部长克莱门特也对明特费林的讲话表示支持。

  社民党在1959年通过《哥德斯堡纲领》后,党的指导思想发生转变,从一个反资本主义体制的政党变成一个体制内的政党。之后的几十年间,社民党不再一如既往地批判资本主义,而更多地是在资本主义制度的框架内寻求社会改良,并且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社民党此次重提批判资本主义,主要是由于德国公民对社民党执政的信赖程度一降再降,以致到了历史最低,这对社民党极其不利。施罗德推行的改革路线,始终得不到全党的一致支持,而那些改革中的失意者,恰恰是社民党多年以来的忠实支持者。明特费林希望通过重提国家的职能、批判资本主义的某种缺乏人性来实现全党的团结,而实现团结的有效途径之一就是发出向左拐的信号。在社民党的处境几近四面楚歌的情况下,这一举动似乎平添了一抹悲壮的色彩。

  3. 提出新的竞选纲领:《信任德国》

  社民党希望通过提前选举来避免党内纷争。事实上,社民党内的左翼人士在北威州选举之前就已经开始酝酿选后修改政治路线。是继续施罗德的改革路线,抑或重举批判资本主义的大旗?这是社民党面临的一个抉择。

  2005年7月4日,社民党通过了题为《信任德国》的竞选纲领。纲领提出了将目前遭遇重重阻力的“2010规划”进行到底的口号。富人多交税,不动增值税,穷人加班继续免税,生孩子奖励父母费。这是社民党提出的几条重要举措。社民党左翼和工会称赞说,社民党又团结在施罗德周围了。这份被称之为选举宣言的纲领反映了党内左翼力量的要求,也基本得到了全党的支持,尤其是施罗德本人更是声称完全拥护,称之为凝聚全社会的执政纲领。在这个纲领中,社民党着重强调了社民党重视社会公正、重视家庭的一面,其主要内容包括:征收富人税——对于年收入超过25万欧元(已婚者50万欧元)的富人增收附加收入所得税,即税负从42%提高到45%;财政紧缩:依然执行稳固国家财政政策,但要与经济形势相适应,不应该危害经济增长。在经济复苏前,不再进一步紧缩财政;增值税——认为其他政党正在讨论的提高增值税是一个错误的方向,危害了经济复苏和提升内需;家庭促进——为因生育孩子而休“育婴假”的父母提供为期一年的、与收入脱钩的“父母费”;公民保险——高收入者,如公务员、自由职业者和政客将被纳入保险范围。“全民保险”的保险金将同现行保险制度一样与收入挂钩,收入包括薪金、工资和退休金,资本收入(不包括租金)将来也要被纳入收入。私人保险将不会被取消,但会被要求接纳低收入者;劳资政策——为应对低工资,社民党首先推荐劳资谈判方法,但不排除以后采取法律手段。在推广越境劳工派遣法方面,社民党首先敦促劳资谈判双方,尽可能在各行业内制定全国统一的最低工资。如果达不成协议,社民党将通过立法途径规定最低工资。(注:Vertrauen in Deutschland, Das Wahlmanifest der SPD, www. kampagne. spd. de. )

  竞选纲领主张给家庭以更多的国家支持,计划实行全民保险制度,对高收入者征收额外所得税。这些向社会中下层倾斜的社会与税收政策得到了社民党左翼和工会的支持,社民党内高层人士一致认为社民党靠这些政策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另外,社民党在涉及到工人权益的重要问题上不退让,比如不放松解雇保护。解雇保护是工人最重要的权益,社民党因坚持解雇保护而没有失去工会。所有的工会都没有支持新成立的“选举替代”,工会很看重社民党在维护解雇保护方面的作用。这也就是为什么工会虽然发动了上述大规模示威游行,但最终又同社民党重新站到一起的原因。

  2005年9月18日,德国举了第16届联邦议院选举,社民党的得票率为34.2%;联盟党为35.2%,自民党为9.8%;左翼党为8.7%,绿党为8.1%。这一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与大选前所有民意测验机构的预测结果也大相径庭——反对党联盟党并没有获得选前似乎把握十足的绝对优势,社民党的支持率虽然略逊于联盟党,但却是虽败犹胜。

三、七年“红绿联盟”政府福利改革的是非功过

  “红绿联盟”政府于2002年7月成立了负责劳动力市场改革的哈茨委员会,2002年11月成立了负责社会福利改革的吕鲁普委员会。2003年3月14日,施罗德在国会公布了全面削减社会福利的改革方案“2010规划”。但正如德国大部分经济学家所分析的那样,德国社会处于深刻的结构性危机之中,不是通过几项简单的改革措施就能解决的。

  总的说来,在对待德国福利改革的问题上,大致有两种立场:一种是削弱国家职能,取消社会福利,这是联盟党和自民党的政策。它们试图废除解雇保护,废除劳资自治,提高增值税,征收大学学费,将团结互助的医疗保险体制改为人头税的模式。这一切都隐含在所谓的“新”社会市场经济的概念内;另一种是赞成积极的和强大的国家角色,赞成均衡的改革政策,即在经济效率、个人责任和社会福利之间寻找平衡。

  与此相应,德国民众对于“红绿联盟”改革的评价也分为截然不同的两大派别:一派认为施罗德的改革还不够彻底,而反对党联盟党的主张是正确的,既要改革,就必须更加彻底,只有经济上去了,老百姓的日子才会真正好过;另一派则不能接受对民众直接利益的损害,认为德国必须继续坚持社会福利路线。
  “红绿联盟”就在这种纷纷扰扰中走过了七年,其间可谓历尽艰难困苦。尽管德国经济连年不景气,但也并非一团糟。如下表所示,通过几组数字的对比,可见“红绿联盟”执政以来德国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之一斑。(注:Rot ist besser! Daten und Fakten, www. kampagne. spd. de. )

  表一 德国经济:1998与2004/05比较

  平均经济增长 1992—1998:1.57%      1999—2004:1.66%
  单位产出劳动成本 1991—1998:1.8%   1999—2004:0.4%
  
  通货膨胀率 1991—1998:2.8%         1999—2004:1.4%   货币贬值速度减半
  个体业主占从业人员比例1998:9.8%          2004:11.2% +1.6%
  出口                  1998:5630亿欧元     2004:8390亿欧元 +49%
  1990:1479亿欧元 -238亿欧元(2005/2003)
  影子经济(黑工) 1998:2807亿欧元          2005:3462亿欧元 -6.0%(2005/2003)
  2003:3700亿欧元

  表二 劳动力市场之比较
            1998           2004/05
  就业人数 3791万          3886万   +95万
  失业人数 427.9万         438.1万  +10.2万
    50—65岁失业者 136万     108万    -28.7万
  长期失业者 159万         168万    +8.2万
  失业残疾人 19.4万        17.3万   -2.1万
  妇女就业比例 62%         65%     +3%
  就业比例 63.9%          65.5%    +1.6%

  表三 收入比较
  1998 2004 比较
  雇员净收入 1992—1998:-4.1% 1999—2004:+2.7% 下降趋势逆转购买力上升
  老年人贫困风险比例 1998:13.3% 2003:11.4% -1.9%
  1992—1998: 1999—2004:

  总收入和净收入增加 总收入上升:23.9% 总收入上升:6.6% 基民盟把收入增长扣掉了,
  净收入上升:13.9% 净收入上升:9.5%
  每个居民收入 1998:17873欧元 2004:19831欧元 +1958欧元,+11%

  表四 税费比较
  最低税率 1998:25.9% 2005:15% -10.9%
  最高税率 1998:53% 2005:42% -11%
  收入免税额 1998:6322欧元 2005:7664欧元 +1342欧元,+21.2%
  法人所得税和营业税 1998:56.2% 2005:38.7% -17.5%
  社会保险费比例 1998:42.1% 2005年6月30日前:41.9% -1.1%
  2005年7月1日以后:41.0%
  养老保险比例 1998:20.3% 2005:19.5% -0.8%

  对于“红绿联盟”政府的福利改革及其所取得的成就,国外学者和组织也有很多正面的评价。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红绿联盟政府的改革措施持正面的看法,认为德国政府的改革是振兴经济的有意义的改革举措,应该进行下去并推广开来。在2005年6月17日向欧洲中央银行提供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经合组织称赞了德国的劳动力市场改革,认为德国过去十年里劳动力市场的改革力度比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要大,仅排在丹麦、荷兰和芬兰后面。德国的劳动力市场是最灵活的劳动力市场之一。

  这份研究报告(表一—表四)考察了包括解雇保护的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税费负担等七个领域。30个经合组织国家中的大多数在实施劳动力市场改革后都改善了就业形势。德国尽管从1998年就开始逐步实施劳动力市场改革,却没有出现这些正面效应。经合组织专家认为,这可能是德国统一的后果。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2010规划”是退休金改革、医疗保险改革和劳动力市场改革的一个强有力的开始,将产生实质的长期利益。新制度(哈茨Ⅳ)改善了就业动力。德国政府在实施这项艰难改革中所体现出来的毅力是完全值得称赞的。

  《新闻周刊》指出,德国的出口经济在过去一年里增长了10%,达到7300亿欧元的新高。由此,德国是除中国之外惟一一个全球市场份额增加的发达工业国家。有研究结果显示,德国依然是美国企业的一个重要投资地。美国企业超比例地在这里投资。1/3的企业把超过40%的欧洲投资投在了德国。德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作为营销和权力中心,德国是首选。

  《经济学家》杂志发表评论说,一个外星人如果到地球投资的话,在面临选择美国或是德国的时候,很可能选择后者。在过去五年里,德国的劳动生产率比欧元区其他国家提高得更快,而工资增长最缓慢。政府的改革有助于降低劳动力市场的僵化程度,使得企业更容易解雇工人和强迫失业者尽快就业。从长远观点看,这有助于企业提高竞争力和利润,从而增加就业岗位。

  欧盟委员会则指出,德国政府2003年3月启动的广泛的结构改革纲领,将改善德国中期的经济增长潜力。实施劳动力市场改革已经显示了初步成效,由于削减社会保障,低技术工作岗位迅速增加,遏制了就业人数的下降。

  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多次明确表示支持社民党,认为社民党实行了必要的也是痛苦的改革,维护了保护生态和发展经济的平衡,在伊拉克战争面前承担了应负的政府责任。

  笔者始终认为,德国“红绿联盟”政府正在实施的改革政策是必要的,出发点是良好的,改革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很多改革措施需要一段相对较长的时间才能发挥作用、显现成效。另一方面,这些改革措施不可避免地触动了社民党的传统选民——普通民众的利益,也与社民党的传统价值观有所冲突。社民党面临的一个棘手的问题是怎样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既能适应当今的政治经济形势,推动现代化改革进程,又能适当地维护普通民众的社会福利水平,不至于为选民所抛弃。社民党为此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成效不太显著。其实,任何一场大规模的社会改革都要付出代价,要有人作出牺牲,有人承受痛苦,问题是如何选取改革的路径与方式,尽可能使民众理解和接受改革,并最大限度地减少改革的代价和成本。

 

 

 

发件人:"zhcw118" <zhcw118@126.com> 2010-06-08 06:42:49 +0800收件人: <zdjun@263.net>抄送: "大军经济观察中心" <zdjun@263.net>,   非常高兴大军观察被解禁,特别推荐一组文章,破解三农问题:郑明东

韩国农协的形成与发展及其对中国的启示[1]

许欣欣

2010年5月

    长期以来,“三农”问题一直是困扰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难题。随着中共中央关于构建和谐社会及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目标的确立,国人对“三农”问题的关注度近年来日益升温。在探讨解决中国“三农”问题的有效途径时,越来越多的学者与政府官员将目光投向成功解决了“三农”问题且与中国同属小农经济的近邻:日本、韩国,及台湾地区。其中,韩国上世纪70-80年代在农村开展的“新村运动”尤为中国学者与政府官员所关注。然而,对于在治理韩国“三农”问题中同样做出重要贡献的韩国农协则很少有人问津。即便偶尔有人论及,也多从经济学角度阐述。本文则主要从社会学研究视角出发,力图在对韩国农协形成与发展历程回顾与分析的基础上,对其进行全方位论述。其目的是为了探讨韩国经验对中国的借鉴意义。中国需要培育类似于韩国农协那样的综合性农业合作组织,这对于中国三农问题的治理是非常必要的。

一、 韩国农协发展沿革

    第一阶段:农协的建立

    在韩国,合作运动有很长的历史。早在公元前30年,就有许多由农户组成的以相扶相助为目的的“契”、“乡约”等互助组织。这些互助组织或是由于资金需求,或是由于劳动力方面的需求而形成,即便今天仍可在农村社区发现一些类似的组织。但这些互助组织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合作经济组织。在韩国,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合作组织是随着外来资本主义的入侵而产生的。

    日据时期,作为其殖民统治的重要一环,日本统治者先后在朝鲜各地成立了多种合作经济组织,如棉作组合、养蚕组合、绳袋组合、畜产组合(上述组合后来合并为农会)、水产组合、金融组合、产业组合等,以加强对朝鲜的经济掠夺。1919年“三·一”反日运动后,朝鲜一些知识分子也曾开展过合作运动,成立过“朝鲜农民社”、“协同组合运动社”等合作经济组织,但都被殖民当局强令解散。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朝鲜被分裂为南北两部分。在韩国,有一段时间仍然沿用日据时期的农会、金融组合和水产组合等名称。

    20世纪50年代,韩国当局试图整顿农村的原有合作经济组织,以加强对农村的控制,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但意见不一,进展缓慢。当时争论的主要问题有三:一是靠农民自愿由下而上地进行组织,还是由政府主导自上而下地进行组织;二是利用原有组织,还是成立新的组织;三是成立兼营性农业组织,还是成立专营的农业组织。此外,农林部和财政部在农业合作组织的信用业务问题上也存在分歧。

    1955年8月,美国驻韩经济使团先后邀请了两位专家 E·C·Johnson 和 J·L·Cooper(时任“国际合作社联盟”驻菲律宾官员)到韩国。Johnson 提出了“关于发展韩国农业组合的建议”,其主要内容是:(1)将地方金融组合改编为农业组合;(2)将地方组合的中央及道[2]联合会改编为农业银行;(3)农业组合以道为单位成立联合会,并成立中央会;(4)农业组合兼营信用、购销、共济等事业,办成多目的的合作社;(5)农业银行通过农业组合提供农业资金。Cooper 提出了“关于韩国合作社金融立法的建议”,其主要内容包括:(1)将金融组合改编为信用组合,金融组合联合会改编为农业银行;(2)将农业组合重建为四级组织,即部落组合、农业组合和特殊组合、市郡农协联合会、中央会;(3)部落组合、农业组合和特殊组合为包括信用业务在内的综合性农业合作社,市郡联合会和中央会不办信用业务;(4)信用组合向农业组合、特殊组合及部落组合提供农业资金;(5)农业银行原则上向信用组合贷放资金(李相文,1989)。

    韩国当局以Johnson和Cooper的建议为基础,首先进行了农业协同组合的立法活动。当局认为,靠农民自愿组织协同组合需要较长时间,与社会及经济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因而决定先立法,自上而下地组建综合性的全国农业协同组合。之所以组建综合性农协组织,而非仅仅成立专业性农业组织,则主要是考虑到韩国小农经济的基本国情。1957年2月14日,韩国独立后的第一部《农业协同组合法》(以下简称为《农协法》)正式颁布。根据这部法律,韩国第一个全国性的农协组织于1958年正式成立,即全国农协中央会(NFAC, National Federation of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主要从事供应与销售业务。

    1961年7月29日,军事政变后上台的朴正熙政府颁布了新的《农协法》。根据新的法律规定,两个以前独立存在的组织——全国农协中央会与农业银行[3]——合并,成立了延续至今的韩国农协(NACF, National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Federation)。

    之所以把两个组织进行合并,一是因为两个组织有着共同的目标,即增加农业生产和改善农户的社会经济地位,两者分离不利于共同目标的实现。二则在于,一方面旧农协从政府财政那里得到的支持有限,靠卖化肥所获不足以维持其日常运作,总是亏损;另一方面,农业银行的商业化倾向严重,总是致力于赢利和降低风险,不仅对农户惜贷,也不愿意支持农协事业,致使旧农协没有任何金融手段去实现和扩展其业务,在与其他商业机构的竞争中受到很大限制。

    按照新《农协法》规定,韩国农协中央会的总裁须由农林部长提名,经财政部长同意后,由总统任命(事实上,韩国农协的首任总裁由退居二线的农林部长担任)。农协中央会的首席监事则必须经财政部长同意后,由农林部长任命。

    第二阶段:综合型组合的建立(1961~1968年)

    根据1961年《农协法》由农业银行和旧农协合并而成的韩国农协是一个三层结构的综合型组织。其三层结构自上而下依次为:中央会-市、郡(县)组合-里、洞(镇、村)组合。农协的上层组织架构由政府按照法律而定,这个全国性的上层机构然后逐步向下创建其下级组织,并自上而下地进行人事任命。在这一阶段,农协中央会的大多数事业必须通过市、郡(县)级组合来处理,同时由其向里、洞(村、镇级)组合提供指导。

    最初的韩国农协有2万多个成员组合,平均每个组合的成员只有105户,每个组合的年均营业额为35万韩元。由于规模小,因而缺乏资金和能干的管理者,村级的基层组合难以承担起在农户经济活动中提供指导的重要作用。于是,韩国农协于1968年对基层组合进行了重组。重组后的村级组合由21239减少到16089个,平均成员数从105户增加到139户。镇一级较大规模的组合从1963年的2个增加到1968年的72个。平均资本拥有量从1963年的3万韩元增加到1968年的43万韩元。每个组合的年均营业额从1963年的855,000韩元增加到1968年的271万韩元,给予每个组合成员的资助亦从7,367韩元增加到19,424韩元。然而,尽管有了这些发展,大多数基层组合仍处在挣扎状态。

    截至1968年,镇、村级组合的作用停留在有限地提供农业贷款和供应化肥上,而市、郡(县)级组合则在信用服务、合作保险、经济发展项目以及顾问服务等大量活动中扮演着领导角色。

    第三阶段:组合的重构(1969~1974年)

    市、郡级组合本来被预期作为顾问以加强镇、村级组合的组织与活动,然而实际结果却远离预期。于是,韩国农协于1969年开始对基层组合进行了大规模重组。这次重组致力于在镇一级将小的村级组合合并成为大的、数量更少的组合。目的在于使基层组合拥有更多的自我满足感和更大的决策自由。

    将村组合合并为基层组合的过程完成于1969-1973年的五年计划中(与韩国“新村运动”的开展直接相关)。截至1973年,重组后的基层组合约1500个,每个基层组合的平均成员数增加到1400户。与此同时,基层组合被赋予更多的责任,有两个全新的项目被纳入基层组合的业务范畴:一是1969年为解决高利贷问题而引进的互助信用制度;二是1970年开始建立的统一购买生活用品以低廉价格供应给农户的连锁供应体系。此外,从1971年开始,基层组合通过接管某些市、郡级组合的重要业务而发展为多元化的组合,其接管的业务包括农场信用借款服务、肥料供应及合作保险服务。

    这次重组被证明是有益的,不仅三层体系为基层组合服务的运转更加有效,而且市、郡(县)级组合与农协中央会之间的界限更加明确,重叠服务大大减少。成员之间的关系得到改善,从而使更多的成员资本流入组合。基层组合的总营业额在这一阶段稳定增长。

    第四阶段:组合业务扩展阶段(1975~1980年)

    配合“新村运动”的开展,韩国农协基层组合于1977年开始了“综合收入增长”的新村发展计划和农机联合利用计划。新村计划的目的是整合农业与农村发展以达到最大限度使用地区发展资源。

    在此阶段,农协中央会将以前一直由市、郡(县)级组合经办的合作人寿保险销售、国内汇兑及中长期贷款业务转移给基层组合。同时,合作保险贷款与大型农机销售业务也转移至基层组合,从而使基层组合的总营业额明显增长。韩国农协还努力促进联合营销团体,不仅着手扩大产品集散设施,包括集散地、货仓,及加工设施,而且努力加强零售业务,扩大营销专卖点,如粮食零售仓、超市,等,并对30种农产品规定了销售标准,以增强其市场竞争力。

    随着“新村运动”的蓬勃开展,村一级的农业组合被更名为“新村农场社团”、“新村妇女俱乐部”、“新村青年俱乐部”和“农场小组”,其功能变得更加专门化。同时,农业组合也开始正式承担起所在农村社区的住房改善计划。这一时期被视为服务农民之合作能力得到改善的阶段。

    第五阶段:强化组合管理阶段(1981~1987年)

    随着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变化,韩国政府认识到重组农协的必要,于是在1980年再次对《农协法》进行修订。修订后的《农协法》不仅提供了延续至今的农协两层体系组织结构的法律依据,还作出了将农协有关牲畜服务的业务转让予国家畜协的法律规定。

    根据修订后的《农协法》,从1981年1月开始,农协将其三层组织合并成两层系统。主要是将市、郡(县)级组合置于中央联合会之下,以前独立存在的市、郡(县)级组合法人被更名为农协中央会的分支机构。组织结构的变化使得降低农协的运作成本成为可能,并增加了合作企业的效率。尤其是对农协中央会来说,能够更有效地安排资金和人员促进基层组合的发展。基层组合则通过接管货仓、分支机构,以及其他从市、郡(县)级组合转让出来的其他服务功能而得到扩展。

    第六阶段:推行农协民主化与自治阶段(1988~1993年)

    1987年6月29日,韩国政府宣布实行国家民主制。与此同时,韩国国内要求农协民主化的呼声也日益高涨。于是,在许多会员、职员及有关学者专家的强烈要求下,农协中央会于1987年下半年至1988年年底间组织召开了一系列研讨会和工作会议,讨论农协的民主化问题。这期间再次修订的《农协法》便吸收了许多来自农协中央会及基层组合的建议。

    根据1987年底修订后的《农协法》,韩国农协要员的任命制改成了直选制:以前任命农协董事会成员的法律规定被废除;按照新法,成员农户可以直接选举基层组合的领导人,以前单位组合干部须经农协中央会总裁审批的规定被废除;农协中央会的总裁,也从以前由国家总统根据农林部推荐而任命,改为直接由基层组合的领导人选举产生。根据修订后的法律,农协董事会成员从6人增加到19人,其中11人为非常务成员,由基层组合的领导人构成。另外8名常务成员为专业的管理者。

    修订后的《农协法》还使韩国农协得到更多的自主权。按照新法,以前限制其自主权的很多条款被废除。以前必须得到农林部长批准的业务计划和年度预算不再需要报批,只有涉及政府补贴的业务和政府信贷项目需经农林部长审批。以前由地方政府对成员组合实行监管的规定也被废除。

     此外,修订后的韩国《农协法》还极大地扩展了农业组合的业务范围,包括农田买卖的经纪人业务、专业组合的银行业务、农协剩余资金投资的多样化,以及信用保险限制规定的废除,等等。

    随着自主权的扩大,新的农业合作运动开始了。拥有了业务自主权的韩国农协在此阶段极大地扩展了其销售能力及设施。截至1993年底,韩国农协共拥有181家农产品集中点、116家谷物贮存货仓、30个水果贮存中心、两个集干燥、贮存、碾磨、包装于一体的现代大米加工厂。农协超市增加到217家,直接销售点增加到151家,海运中心从1个增加到6个。大多数农协分支机构所在地都建立了小型农产品销售点,而那些地方以前仅从事银行业务。韩国农协还致力于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以减少外国产品的进口。由其成员组合加工的植物种类从1988年的9种增加到1993年的112种,食品加工系也于1991年在农协大学开始设立,以培养这一领域的专家。韩国农协还在此期间扩展了为成员农户的服务范围,引进了新的保险政策,以保护成员农户由于健康不良、农机意外及化学污染等造成的财产损失。

    第七阶段:扩展与增长阶段(1994~1999年)

    实行民主制后的韩国政府先后在两位金姓民选总统的领导下进行了一场激进的规制改革(Regulatory reform,即Deregulation),农协所属的法团部门与金融、劳动和政府部门是改革的重点(石磊,2005)。在此期间,韩国政府于1994年底对《农协法》再次进行修订。这次修订有几个值得关注之处:一是根据新法律,农协中央会的总裁必须是一个农民;二是成员组合长在农协董事会中的比例由二分之一增加到三分之二以上;三是以前的合作组织和特殊组合的名称相应改为“地域组合”与“专业组合”;四是以前禁止组建的专业组合联盟,开始允许成立;五是修订后的《农协法》要求农协中央会的银行业务部门与非银行业务部门必须明确区分开来。

    1995年,韩国农协开始实施独立业务部制度,将经济业务与信用业务区分开来独立运营。各部门均拥有独立资金管理权和人事管理权。可以说,经过规制改革后的韩国农协更象一个社会经济组织了。在这一阶段,韩国农协的经济业务部门主要致力于拓展新的农业市场流通渠道。不仅引进新的农产品服务方式和农场传送服务,而且为应对外国竞争者的涌入和加强自己的合作市场,农协将其零售业务纳入流通体系,既搞零售,又搞批发,形成一体化的“农业流通联合体”。在此计划下,农协建立了几个拥有集散空间、冷藏库、货仓、包装厂及销售点的大城市流通中心。与此同时,集中与包装中心也在农村地区相继建立。在银行业务方面,拥有了独立经营权的银行业务部力求使自己更加符合消费者的标准,以便提供及时的金融服务。为此,农协银行部门不仅发展了各种类型的银行服务、增设了新的分支机构,而且运作了一些特定主题下的储蓄运动以吸引新的储户,并鼓励地方政府将其财政资金存入农协银行。

    1999年,郑大根就任韩国农协第18任总裁——这是首位出身于组合长的总裁。

    第八阶段:多功能发展阶段(2000年至今)

    根据1999年再次修订的《农协法》(又被称为“一体化农协法”),全国畜协中央会和全国人参协中央会于2000年与农协合并,组成新的韩国农协。农协的独立业务管理部门相应增加到三个,分别为:流通与供应业务部、牲畜业务部、银行业与金融业务部。各部门在农协董事会领导下,采取CEO负责制的方式运作,每个部门均享有资金、人事及盈亏方面的独立自主权。韩国农协多功能发展的目标由此明确提出。

    2000年,农协成员组合的农产品市场份额达到40%左右。2000年底,农协银行在储蓄方面成为韩国第二大商业银行。2000年至2004年间,韩国农协投资创办(或入股)的子公司多达11家,涉及农产品流通、农业材料生产、金融、服务、贸易等多各领域。

    面对加入WTO后变化了的外部环境,韩国当局认为仍以小农为基础的农场体系无法对接欧美等发达国家更专业、更大规模的合作经济。于是,在广泛听取农户、农协职员、学者与专家意见后,韩国政府于2004年再度修订《农协法》。意在促进农协中央会改革,强化各业务部门CEO总裁的责任管理体系,并希望通过整合小规模组合,向更专业化、更完善的股份合作制发展,为农户谋求更多的利益。

二、 韩国《农协法》简介

    从韩国农协的发展沿革看,几乎每次大的调整均与韩国《农协法》的相应变动直接相关。笔者在对韩国农协职员进行访谈时,最常听到的回答也往往是:“我们仅仅是遵照我们的法律行事”(we just follow our law)。因此,若要进一步了解韩国农协的情况,必须对韩国《农协法》做个大致了解。韩国属于大陆法系国家。韩国的《民法》将法人分为营利和非营利两类法人。在韩国,有关非营利组织成立与运作的法律或法律规定主要反映在以下三个方面:

    1.民法。韩国《民法》第32条对非营利组织的成立做出特别规定:“与科学、宗教、慈善、艺术和社会交往或其他与非营利机构相关的联合会或基金会,经有关主管部门许可获得法人资格。”

    2.民法补充法案。为对《民法》中关于公益组织的成立和运作的规定进行补充,韩国制订了《非营利机构成立和运作法案》。这一特别法的目的在于通过补充民法中有关公益组织成立和运作的规定,使相关法人保持其公益和慈善宗旨而开展行动。

    3.专门法律。《私立学校法》等专门法律,分别对以捐助行为设立的学校法人等公益法人创办的非营利组织做出了具体规定。如对申报条件和批准程序的具体规定等(托马斯·西尔克,2000)。

    依据韩国《法人税法》第1条规定,韩国的非营利组织包括两类国内法人单位:一是依《民法》第32条和《私立学校法》第10条规定成立的法人单位;二是按照其他专门法律或称特别法成立的、以《民法》第32条规定的宗旨或相似的宗旨为自己宗旨的法人单位,如以学术、宗教、社会福利、技艺、艺术及其他非营利活动为宗旨的法人单位(卲金荣,2003:30)。

     韩国农协属于上述非营利组织中的第二类法人单位,即按照专门法律而成立的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法人单位(社团法人)。这部为成立农协而制定的特别法即《农协法》。韩国《农协法》首次发布于1957年。在此之后,根据农协的实际运作情况以及外部环境的变化,韩国《农协法》曾于1961年、1980年、1987年、1994年、1999年、2004年先后进行过几次大的修订。

    韩国《农协法》[4]在第一章总则中开宗明义地指出,制订《农协法》的目的是“通过提高农业生产力和通过农业人的独立的合作组织,提高农业人的经济社会地位,确保国家经济的均衡发展”。并规定:“本法之外的其他组织不得使用地域组合、专业组合,以及国家农协中央会之类的名称。”

    韩国《农协法》对组合与农协中央会的性质及应遵循的准则作了明确规定:组合与农协中央会均为法人单位,应贯彻“最大服务原则”,即组合及农协中央会的目标是为其成员提供无歧视的最大服务,不能只为少数人牟利;任何组合或农协中央会不得从事营利的或投机的活动;任何组合或农协中央会禁止卷入政治活动,不得在选举中支持某个政党或特定个人;组合或农协中央会的任何要员或职员不得同时在政府机构任职;组合与农协中央会的财产和业务享受免税待遇,但关税及商品税除外。

    韩国《农协法》的第二章是专门针对地域农业组合的法律规定,指出“地域农业组合的目的是增加农业生产力和提高成员的经济地位与社会地位。”

    地域组合的成员分为正式成员和准成员两类。关于正式成员的资格、责任与权限[5],韩国《农协法》规定:组合的正式成员必须是一个农业人,在组合所在区域内有其住所或农业事务办公室,且一个农业人只能成为一个地域组合的成员。每个正式成员应至少在组合中投资一股。每股价值均等。成员的股份不是抵押品。股份不得共有,任何成员未经组合的批准不得私自转让其股份。一个成员的责任受其投资量所限。每个成员都拥有投票权与被选举权,所有成员,不论股份多少,每人一票。组合的成员可在任一年的年底自愿终止其成员资格。

    准成员为类似的农业组合或法人,或者是由农林部长定义的与农业有关的团体或法人,其地址处在一个组合的运营区域内。准成员可作为组合的资本金捐助者。准成员享有事业利用权、红利分配权和退出时的加入金退还请求权,但无投票权。

    关于组合的组织结构,韩国《农协法》规定:一个组合应有一个成员大会。成员大会由组合的全体成员构成。在成员大会之下,设立理事会。理事会由包括组合长在内的7~15名理事构成。由组合长负责召集理事会。组合长从成员大会之外的成员中直接选举产生[6],也可由成员大会选举产生。除组合长之外的其他要员均由成员大会选举产生。但常务理事应由组合长推荐后、经理事会同意,再由成员大会选举产生。常务理事必须是拥有丰富专业知识和经验者。除常务理事外,组合的其他要员位置属于荣誉性的,可以接受对其年支出的补偿。

    为了对权力进行制约,《农协法》对组合要员的任职期限做出了不同的规定。其中,组合长和理事的任期为4年,监事的任期为三年。《农协法》对组合要员的兼职行为明令禁止:组合长或理事不得兼任监事;一个组合的要员不能同时是该组合的雇员;一个组合的要员不能同时在另一组合担任要员或雇员。

    对于组合的业务范围,《农协法》明确规定:为达到目标,一个组合应从事下列全部或部分业务:

1、生产指导和教育服务,以改进农业技术与管理。包括为改进农村生活设施与文化而提供教育和指导服务。

2、成员业务与生活所需要的购买、运输、贮存、加工和商品供应服务。

3、流通服务,包括:运输、贮存、加工、检查,以及成员生产的产品销售。

4、信用服务,包括:接受成员的存款和分期付款储蓄;为需要的成员提供资金;当地汇兑;作政府、公共组织或银行机构的代理;为珠宝及贵重物品提供监管服务。

5、成员业务与生活所需的共用设施的设置;土地的恢复、改善与管理;灌溉设施的设置与管理;增加农业劳动效率的设施。以及土地出售、租契和交换的佣金;尽心尽力的农场运作服务;社会福利服务,包括:社会福利设施的安装和管理;坟墓的修缮与管理,及丧葬服务;货仓服务。

6、合作保险业(共济事业)。

7、利用成员的劳动和农业社区资源进行的农村加工业。

8、医疗支持服务。

9、集体谈判协议的达成,包括与其他经济组织和文化组织为经济活动和生活标准的改善而达成的协议。

10、附属于上述各项的业务。

11、农协中央会交派的业务。

12、政府或当地自治实体交付的业务。

13、其他经农林部长批准、有利于达成其目标的必要业务。

    此外,为完成上述业务,每个组合都可以从政府或农协中央会借款去实现其目标。当一个政府机构或地方自治实体打算将业务交付某组合去做时,根据总统令它必须与该组合签约。

    《农协法》第四章是有关专业农业组合的规定。按照规定,“专业组合的目标是促进成员在所从事的专门农业业务方面的共同利益”。专业组合的组织结构和业务范围除信用业务外基本上与地域组合相同[7]。3个以上的专业组合可共同参与组建一个专业组合协会,专业组合协会为法人机构,政府可以支持或拨款促进专业组合协会的业务运营。

    韩国《农协法》第五章是有关国家农协中央会(农协)的规定。按照规定:“农协中央会的目标是促进其成员组合的共同利益及其健康发展。”农协中央会总部设在首尔市。其成员由作为法人的“地域组合”、“专业组合”、“专业组合协会”构成。除正式成员外,农协还可拥有“准成员”。所谓准成员,即不属于农业组合的农业团体、法人,或由农林部长界定的农业联合体[8]。

    关于农协的组织结构,韩国《农协法》规定:农协设立会员大会。会员大会由农协的成员组合长构成,主席由农协总裁担任。例行会员大会一年一次,由农协总裁召集。当农协中央会的成员数超过500时,将由一个代表大会取代会员大会,但在选举农协总裁和常务理事时除外。代表大会的代表数规定为100-200人,从组合长中选举产生。农协在代表大会下设立董事会,负责决定:有关组织规则的制订、修订、废除以及要员的管理问题;补偿金的供需问题;组织及其结构问题;会员大会委托的问题,以及总裁认为必要的问题。董事会由总裁、副总裁和董事构成,但二分之一以上的董事应由组合长担任[9]。监事和执行经理可出席董事会并发表意见。

    对于农协的业务范围,韩国《农协法》做出了详细规定。第五章第六部分第153条规定,为达到其预定目标,农协中央会应从事下列全部或部分业务:

1. 指导与协调成员的业务。

2. 对成员的业务进行调查研究,并进行普及宣传。

3. 培养、训练、教育职员与组合成员。

4. 在购买、营销、运输、贮存及加工业务方面做成员的代理人。

5. 信用业务[10]。

a. 向成员提供借款。

b. 向农协的业务部门提供资金。

c. 向农业和渔业提供必要的借款。

d. 吸收存款和分期付款储蓄。

e. 国内外汇兑,安全债券、珠宝及贵重物品监管服务。

f. 作政府、公共组织或金融机构(包括《银行法》涉及的所有银行业机构和提供金融服务的所有金融机构)的代理。

g. 向非成员提供贷款;贷款额不得大于从非农业人储蓄总量中减去法定准备金后的金额。

h. 为不超过非农业人储蓄总量并少于所批准的保留资金的账单支付作担保。

i. 包销、出售和买卖安全债券。

6. 为促进成员组合的业务活动而提供共同利用的加工设施;提供货仓。

7. 为成员提供合作保险业务(共济事业);提供医疗支持服务。

8. 政府或地方自治实体委托的业务。

9. 由政府或地方自治实体资助的业务。

10. 向成员分配补贴。

11. 与上述1-9条相关的外贸业务。

12. 附属于上述1-9条的业务。

13. 其他经农林部长批准的有利于达成目标所需的业务活动。

    为实现上述目标,农协可以从国家、地方自治实体、韩国银行、其他银行业机构或公共组织借款;农协可以从国际组织、外国或外国人借款引进物品或技术;必要时,农协可投资于其他法人团体。

    为了扩大农协的资金来源,韩国《农协法》规定,农协可以通过发行农业金融债券进行融资。农业金融债券的发行量不得超过农协资本认购额加上法定准备金的20倍,且这一规定不受其他法律规定的限制。农协发行农业金融债券的本金和利息由政府提供担保。在《农协法》中未提及的其他有关农业金融债券的问题则由总统令发布。

    按照《农协法》规定,韩国农协必须实行财务公开制度。农协每年都要准备业务计划和支出预算报告,经会员大会通过后呈交农林部长。

    对于盈余资金[11]的运作,韩国《农协法》规定:农协只能以下列三种方式使用其盈余资金:一是购买国家债券、公共债券和由总统令定义的安全债券;二是存入韩国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三是向其他银行提供短期贷款。

    韩国《农协法》还就政府对农协的指导与监管做出明确规定。首先,在“总则”中规定:组合与农协中央会由农林部长实施监管;农协的信用业务由农林部长和财政部长共同监管;所有政府部长都应该支持组合与农协中央会,并应将政府或公共组织的设施供其优先使用;政府可以为组合与农协中央会的运营提供支持与资金;农协总裁可以向政府提出有关组合与农协中央会发展的建议。其次,在第六章“监管”中《农协法》还就政府的指导与监管作了进一步规定:农林部长不仅可对组合与农协中央会直接进行监管,而且可以根据总统令发布必要的命令或采取必要的措施实行监管,也可以委派代表实施监管。必要时,农林部长可在与农协总裁商议后,下令解散某个组合。当组合或农协从政府得到补贴时,它必须接受审计与检查委员会的监管。农协应在每个财政年度结束后的三个月内向国会和政府提交其关于账目处理的报告和一份年度报告。

    韩国《农协法》第七章为罚则,对于违反法律规定的各种行为做出了不同的处罚规定。

三、 韩国农协的主要职能

    根据《农协法》的规定,韩国农协几乎开展了法律允许的全部业务。概括而言,韩国农协的主要职能可归纳为流通与供应、教育与支持、银行业与信用、充当代言人四个方面。

    1.流通与供应

    韩国农协开展农业流通与供应业务的最终目标是促使其成员农户的收入和利益最大化。为达到这些目标,农协从事着各种各样的农业流通活动,包括集中、储存、包装、以及各种农产品的储存与加工,致力于降低成本和增加产品的附加值。

    在流通领域,韩国农协非常重视流通渠道的建立。在全国的生产基地,即农产品销售的起点,农协建立了2100多个营销设施,包括销售中心、低温贮存室、集散点和货仓等,用以减少营销成本和加强农户在市场中的地位。在消费领域,韩国农协建立了3100个营销设施,这些营销设施主要建立在农产品被大量消费的城市地区,作为连接农户与消费者的纽带。农协的营销渠道实行连锁,从而降低了不必要的营销成本。在农协设立的营销设施中,农户可以较高的价格出售他们的产品,而消费者可以较低的价格购买农产品。

    韩国农协的营销设施由农产品综合贸易中心、“一路”[12]俱乐部和“一路”超市构成。其中,农产品综合贸易中心是一种既从事零售业务又从事批发业务(批零兼营)的营销设施。目前共有8个大型农产品综合贸易中心分布在韩国的主要城市消费社区。

    “一路”俱乐部(Hanaro Club)是一种规模很大的折扣店,是农协中央会为了把农户与城市消费者直接联系起来而建立的农业批发销售中心。第一家“一路”俱乐部于1998年在首尔市南部靠近国道处建立,规模很大,其停车场有2000个车位,日客流量上万,日销售额约70万美元。韩国的消费合作社不发达,因此农协开办的这种俱乐部就扮演了“城市地区消费者合作社”这样的角色。俱乐部实行会员制。会员根据其消费额能够得到0.3%~0.5%的返利。同时,作为农协的一项业务,俱乐部也向农户返利,根据出货量和包装、分级标准而向供货者返利0.5%~1%。俱乐部24小时营业,农产品售出前实行安全检测。它不像别的批发市场那样通过拍卖竞价来确定价格,而是“根据买卖双方的意愿和市场供求状况”自行“配价”――即由俱乐部自己决定买入和卖出价。另外,俱乐部为了吸引消费者,还同时提供银行业务、旅游信息和文化娱乐等服务,即所谓“一站式”的购物消费服务(石磊,2005)。目前,韩国农协中央会共有33家“一路”俱乐部,以及与其银行开设在一起的600家农产品专卖店。

    “一路”超市(Hanaro Mart)是由农协成员组合在全国各地开设的一种以供应日常用品为主的从事零售业务的便利店。始建于1970年,迄今已有36年历史。这一零售业务致力于稳定农村的消费价格和向成员农户与消费者提供购买便利。设在农村地区的“一路”超市还致力于向成员农户提供福利。为减轻成员农户的婚礼和丧葬支出,“一路”超市从1980年代开始提供这两方面的商品和服务。近年来,“一路”超市的主要销售项目已开始从制造业商品转为农产品。2005年,“一路”超市在农产品和畜产品方面的总销售额为1.8万亿韩元(约17.7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7.3%。

    韩国农协在流通渠道的多样化方面也颇下功夫。近几年,在流通领域引入了先进的现代网络技术,实行数字农业销售。“网络一路俱乐部”,是农协开办的一个数字超市,消费者在那里可以购买5000种不同的农产品。此外,农协还通过提供及时的市场信息和引进数字销售工具,如网络拍卖、网络批发市场等,帮助农户决定何时何地出售产品。2005年,农协网络销售的总业务量达到955亿韩元。

    近年来为促进“规模经济”的形成,韩国农协在农村地区农业流通业务中的另一个重点是在成员组合中开展联合流通活动(AMA)。这种联合流通活动可在小型组合之间形成“规模经济”。2005年,参与AMA的组合数从2004年的83个增加到120个,业务量从826亿韩元增加到2490亿韩元。这种做法得到了韩国政府的重视和肯定,2005年,为提高AMA在农村农业流通设施方面的优势,政府提供了143亿韩元表示支持。

    为扩大流通,韩国农协还采取了一些其他的有效措施。其中,最有效的流通战略之一是创造“品牌”。为提供农户的产品竞争力,韩国农协鼓励成员农户生产标准化和创品牌的产品,从而建立与消费者的信任关系,扩大和稳定销售渠道。在标准化方面,农协通过其广布各地的系统,将成员农户产品的包装与测量标准化。在质量控制方面,为确保食品的安全性与可靠性,农协对成员农户的产品实施产前、产中、产后质量监督,以保证从生产到消费整个加工过程的安全,确保高质量的食品生产。农协开设的“一路”俱乐部出售的农产品,标准化包装与分级比率普遍高于其他营销机构[13]。

    为了拓宽流通渠道,韩国农协还致力于扩大农业出口。一方面,农协选择了一些专于特别产品的成员组合,为其提供出口补贴及价格方面的优惠,从事战略出口,资金由农协和政府共同支付。另一方面,为提高农产品附加值和海外销售而对农产品加工给予高度重视。韩国农协在全国建立了140个加工厂,加工泡菜、饮料及大豆酱等。目前,韩国农协成员组合的产品已出口到日本、美国、中国,以及欧洲和东南亚各国。2005年,韩国农协的农产品和畜产品的总出口量为1.69亿美元。目前,韩国农协年销售额大于百万美元的出口农产品种类共有19项,包括辣椒粉、梨、花卉,以及泡菜产品。

    韩国农协的农场供应业务以减轻成员农户的繁重农场支出和帮助建立或改进稳定的农场生产体系为目标。为保证肥料的稳定供应,农协于1989年购买了韩国最大的肥料制造厂家——南海化学公司25%的股份(农协目前已拥有其56%的股份),成为其主要股东,从而能够确保肥料以合理的价格向农户供应。为了以合理的价格向农户提供良种,农协开设了种子培育中心。为保证农药和农用化学药品以合理的价格供应,农协创办了YOUNG-IL化学公司,制造、销售农药和化工药品。为使农民有方便的渠道以便宜的价格购买农机,由农协成员组合开办的农机服务中心遍布全国。这些农机服务中心不仅提供销售服务,而且提供使用指导,并对大型机械进行维护。2005年,韩国农协的肥料业务量达9949亿韩元;农业化学的业务量达3296亿韩元;农机业务量比上年增长15%,达1677亿韩元。

    另外,按照韩国《农协法》的规定,“由组合与农协中央会运营的零售经销店,在根据韩国《石油法》第12条第(1)款规定通知能源与资源部长后,可以从他们的燃料设备直接为农机提供燃料,不受歧视”。因此,随着近年来国际石油供应状况的变化,韩国农协从事的燃料业务也开始成为一项值得关注的供应业务。2005年,韩国农协燃料业务销售额达4091亿韩元(约4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57.8%。随着农协成员组合运营的煤气站数目的增加——从2004年的309个增加到2005年的446个,预计燃料业务有望成为韩国农协供应部门未来的一张“现金母牛(cash cow)”王牌(NACFa,2006)。

    在牲畜业务方面,畜牧业目前已成为韩国的主导型农业产业,占全国农业产值的30%。农协是这一产业的主要支持者。目前,韩国农协在全国建立了106个牛市场和6个集中点,并通过电子拍卖系统确保公平交易。农协还通过确立“品牌”的方式,一方面鼓励农户生产高质量和安全的肉产品,一方面与韩国的主要零售商签订了产品供应协议。此外,每年由22家农协工厂生产的400万吨添加营养价值的饲料以优质优价的方式供应给成员养殖户,以降低其饲养成本。

    2.教育与支持

    为成员农户提供教育培训与支持服务是《农协法》规定的农协的责任与义务,无利润可图。韩国农协作为非营利社团法人而不同于其他企业法人的关键之处即在于此。在韩国,农业领域旨在推广农业新技术、新成果的专业培训,主要由农村振兴厅(集农林部科技局、农业科学院、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和农业技术培训机构于一体的机构,隶属农林部,副部级单位)承担;农协成员农户的生产经营知识、技术培训及经验交流,则由农协负责(李水山,2004)。

    目前,韩国农协运营着8个培训中心(研修院)和农协大学。研修院主要培训农民,农协大学主要培训技术指导员。农协会员参加培训学习是免费的。学校根据种植业作物分类和农业产业结构设置课程,教学方式有集中授课、分组讨论、典型经验介绍、举办讲座、实地参观等。为满足不同地区农民对技术的多样化需求,从1985年起,农协大学的部分课程转移到各道(省)农协的研修院承担。目前,该校开设的课程有蔬菜、花卉、蘑菇类、药用植物、特种作物、有机农业等课程。各道(省)研修院设置的课程包括香菇、特种家畜、人参、葡萄、酸梅、柿子、苹果、肉牛饲养等。

    农协中央会还于1987年成立了农业经营技术与支援团,负责基层组合(乡镇级组合)的营农技术教育。农业经营技术与支援团一般在基层组合所在地举办培训班,为期1-3天。教育内容以传授当地农民最为关心的农业适用技术为主,采取聘请专业教师讲课和组织讨论的教学方式。由于技术培训形式灵活多样,适用性很强,开办以来,规模不断扩大。据统计,接受培训人员累计达10万人次。目前,韩国农协的农民教育培训正在向专业化、层次化、现场化发展(李水山,2005)。

    2004年,韩国农协用于教育与培训的费用为3423亿韩元(约3.28亿美元)。2005年,农协用于教育与培训的支出为3380亿韩元(约3.33亿美元)。

    韩国农协在教育和培训方面的另一个重要责任是组织和培育农村地区中的竞争型生产团体,使之成为农产品的稳定提供者,并在其所在地区从事农业业务辅导活动。目前,农协已扶植了269个这样的团体提供咨询服务,并提供350亿韩元的基金给这些选定的团体。

    韩国农协习惯于将其提供的这种农场支持活动称之为扩展(extension)服务,希望通过这种服务,使生活在农村社区的成员农户可以应对国内外影响其生活的各种变化。韩国农协的农场扩展计划是三方面的,包括农业技术、农场管理和农业流通辅助。

    在农业技术方面,强调环境友好型的农耕技术。近年来,韩国消费者对有机产品的需求持续增长,从而使农业人进入了新的市场领域。为此,农协一方面提供技术指导,帮助那些想要增加有机产品或减少化肥或化学品的农业人,一方面致力于在其成员中培育环境友好型农业团体,截至2005年底,这类环境友好型农业团体的数目已经升到了2900多个。

    在农场管理方面,韩国农协不仅提供选种和实用技术方面的咨询和指导服务,而且通过评定个体农场运作情况的方式进行指导,并特别设立了基于综合性农场分析的个体农场管理项目用于管理咨询和服务。同时,还以网络为基础,建立了“综合的农村信息高速公路”,提供包括市场信息、供给与销售、资金管理、定点管理在内的打包服务。遇到问题时,成员农户可拨119号码进行咨询,该号码与地方农协总部相连,农场管理顾问团于是会派往农场。成员农户也可直接上农协网站查找参考信息。为帮助农户适应不断变化的农业环境,广泛传播农业技术信息,韩国农协正在引导农户向信息型农业发展。为鼓励农业人使用计算机,农协发动个人与企业捐赠,开展了“送PC下农村”活动。目前,韩国农协在全国范围内选择了60个分支机构作为信息中心供农民使用。此外,农协每年还为4000名农场主提供信息型教育,帮助其改进市场经营中的信息使用与决策能力。

    流通辅助服务是韩国农协为成员提供的最基本服务之一。农协不仅在生产地区建立了许多集中点,而且负责将产品运送至终点消费者和加工厂,并负责帮助生产者达到产品销售质量标准。此外,为帮助农户在生产的早期阶段进行明智决策,韩国农协还通过流通信息中心和其他农协出版物(《农民报》等),向其提供所需的信息。

    提供资金支持,是韩国农协为成员服务的又一重要方面。为应对日益激烈的零售市场,在零售业方面,由农协成员组合经营的2588家“一路”超市实现了联网销售,并建立了电子数字网络交换系统。为改进“一路”超市和IT系统,韩国农协于2005年向709家“一路”超市投入了34亿韩元(约336万美元),建立起先进的后勤管理系统,从而将商品的订购到传送时间从2天缩短为1天。

    在牲畜生产方面,韩国农协中央会在2005年向其成员组合提供了2100亿韩元的无息贷款,以支持他们的牲畜生产。此外,另有43个成员组合被选中发展牲畜业务,由农协中央会向其提供700亿韩元作为育种资本。在牲畜流通方面,韩国农协一方面与韩国的主要零售业签订长期供货协议,另一方面,为加强成员农户肉产品的竞争力,农协积极支持和促进20个领头品牌,向其提供降低1%利率的贷款(NACFa,2006)。

    韩国农协在牲畜疾病控制、繁育改良和管理咨询服务方面也给予了较大关注。2002年11月起,700多位畜牧业专家通过农协的互联网顾问系统向饲养户提供帮助和开展综合全面的畜牧管理咨询服务。在动物疾病控制方面,农协在全国建立了1496个疾病控制组,并提供免费疫苗。此外,农协还与5所相关的兽医学院建立联系,支持动物健康检查服务。2005年,农协中央会向51个成员组合提供了49亿韩元,用于帮助其建立和运营动物医院。

    在乳品业务方面,韩国农协2005年向其成员牲畜组合及农户提供了286亿韩元的无息贷款,以支持乳牛分类和牛奶集中。农协还开通了“农协绿色电话”,向乳业农户提供有关乳品业务的信息服务。在边远地区,则通过移动电话以实时的方式向农户提供信息。为促进牛奶消费,提高饲养户收入,韩国农协甚至通过向学校分发“家庭爱牛奶”的方式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促销活动。

    韩国农协为成员农户提供的支持服务中还有一项重要内容是免费法律咨询服务。鉴于成员农户法律知识的缺乏,由农业组合建立于1995年的“一路”服务中心不仅为农户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服务,而且还帮助农户处理纠纷、作诉讼代理等,维护成员农户的权益。农协还与韩国法律援助机构签订了书面协议,代替农户打官司。

    金融咨询也是韩国农协开展的支持服务内容之一。为增加成员组合的竞争力,韩国农协近年来开始向金融弱势的成员组合提供管理咨询服务。2005年,接受这一利益的组合数为240个(NACFa,2006)。

    提供农村健康辅助服务,也是韩国农协的一项支持服务内容,包括免费医疗、优惠治疗和定期身体检查。这些项目始于1996年,通过与韩国东方医学协会、韩国健康基金会、A-San基金会和 A-Joo大学医院的合作,农协提供的健康辅助服务范围逐年增加。2005年,为改善医疗资源相对缺乏的农村社区的急救设施,韩国农协向16个市、县的国立急救管理站总部提供了119辆救护车(NACFa,2006)。

    近年来,绿色大棚农业在韩国日益普及。为保证安全生产,韩国农协向医院提供赞助,支持其进行绿色大棚作物导致的疾病调查,意在通过此举告诉农民如何使用化肥、如何减少化肥的使用量,以及如何改善在绿色大棚中的工作条件。此外,农协中央会及其成员组合还向农户免费提供血压器、糖尿病计量器等医疗器械,以及防护服和安全使用化肥的音像制品等,并开展经常性的医疗检查。

    3.信用与银行业务

    自从根据1961年修订的《农协法》农业银行并入农协后,韩国农协便开始了其信用与银行业务。根据1994年再次修订的《农协法》,韩国农协的银行业务部门与非银行业部门逐渐区分开来,成为实行CEO负责制的拥有自主权的独立业务部门。

    专业化的管理使农协信用与银行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14]。1998年,农协银行在韩国《Hankyoreh报》每年对韩国主要银行进行的基于信度和热情服务的消费者满意度民意测验中名列榜首,并从那时起直至2005年,连续8年荣获这一桂冠,成为韩国消费者最喜欢的银行。

    韩国农协银行业务部门的可靠性还可从下列数字中得到证明:

    2000年底,农协银行在储蓄方面成为韩国第二大商业银行。农协及其成员组合银行部门的总存款额达127万亿韩元,相当于1010亿美元。这一年,农协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3.4%,远低于同期韩国银行平均8.0%的不良贷款率。

    2001年,农协在韩国国内1000家企业中名列第五位。2001年11月,农协银行及其成员组合总存款达182万亿美元,拥有分支机构4000多家,客户达3000万以上。农协利用客户存款为农村地区发展提供所需资金(各种业务——如农业灾害保险和福利服务——与农村发展基金同时操作)。2001年底,农协提供的农村发展资金总计达49万亿美元,约为政府预算的50%(经常账户标准),从而成为韩国农村金融方面的首席专业银行。

    2002年,国际著名信用评级机构S&P和JCR给农协银行的定级分别为BBB+和A,是韩国银行达到的最高级别。这一评级使韩国农协在从事国际银行业务方面具备了一定的优势,不仅很快成为韩国进出口贸易的重要支持者,而且成为与世界9900家银行签订了现金协议的银行。此外,韩国农协银行业务部门还通过提供外国财务管理与贷款业务活跃在国际金融市场。与此同时,韩国农协在金融服务方面的信度与质量也得到了政府机构的认可,不仅为地方政府经办大多数账户,而且还被政府选中提供住房基金,成为韩国的国家事务管理银行之一。

    2004年起,农协银行达到韩国国内银行顶级水平。2005年7月,世界著名的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P) 给农协的评级从“BBB+”提高到“A-”。农协银行业纯收入在2005年创纪录地达到8640亿韩元,从而奠定了农协从事其特殊业务——向成员组合提供支持服务——的坚实基础。2005年,韩国农协银行资产规模达129万亿韩元(约1274亿美元),列居世界银行业第90名(NACFb,2006)。近年来,韩国农协用于从事教育、培训与支持事业的主要资金来源即是农协信用与银行业部门的运营收入。

    目前,农协拥有韩国最大的电子网络,连接其遍布全国城乡各地的5000多个分支机构。在支行,农协不仅提供综合金融服务,而且出售成员农户生产的农产品。随着IT产业的发展,韩国农协可提供包括电子银行、网络银行、移动或PDA银行以及自动服务在内的多种金融服务,以满足客户的需求。

    韩国农协银行提供的综合金融服务除国内外银行业务和支持农业出口外,还包括信用卡业务、非营利性保险服务、信用担保业务和互助信用业务。

    在信用卡业务方面,韩国农协发放多种信用卡,利润主要用于公共产品。其中,发行BC “协同卡”(Hyupdong)得到的利润主要用在农民身上;发行“一条心卡”(Hanmaum)的利润用于支持南北统一、环境或农业项目;发行“爱心卡”(Dasom)的利润用于帮助残疾人。2005年,韩国农协信用卡业务的每个部门都在韩国BC卡成员公司中达到了领先的位置,且不良贷款比上年减少了50%。近年来,农协的信用卡部门致力于使其产品多样化,并通过发展和经销“爱农村卡”和“种稻人早上好卡”实践其热爱农村的理念。2005年,农协借记卡的销售在韩国信用卡公司中率先达到1万亿韩元。此外,农协银行还主导了韩国的两个新卡市场,即“公务员卡”和“医疗供应借记卡”(NACFa,2006)。

    韩国农协信用与银行业务的另一重要领域是从事合作保险业务,向成员农户和客户提供合作保险。韩国农协的保险业务历史可追溯到1961年农协组建时期。韩国农协面向成员农户的保险业务不同于其他保险公司,有许多合作原则应用于其中,是一种共济事业。韩国农协的保险产品有两大类:储存型保险和担保型保险。储存型保险是通过提供一种长期储蓄的方式来为客户提供不可预料的损失保险。农协更多从事的是担保型保险,关注重点在流通方面,致力于为改进业务结构质量的项目提供担保。2005年,农协保险产品的保险费增长了20.5%。此外,韩国农协还通过媒体广告等手段扩大公众对农协保险的认知。2005年,有两种新产品,“农协CI保险”和“Altoran存款保险”, 被韩国的主要出版公司选作“成功品牌”。与其他保险公司不同的是,韩国农协的保险业务还致力于将其收入返还成员农户和改善他们的福利。2005年,农协在有关的国立医院为50000农户提供免费或优惠的健康检查服务,另有11000位保险购买者接受了免费的综合性健康治疗服务。

    另外,韩国农协信用部门还设立了专门的担保基金,为那些发展农业或渔业需要资金却又没有抵押品、在动员资金方面存在困难的农民和渔民提供信用担保。

    互助信用(mutual credit)是韩国农协信用与银行业务方面的一个重要领域,这一业务由农协的成员组合具体操作。韩国农协的互助信用业务始于1970年,在遏制农村高利贷势力方面立下过汉马功劳。近年来,由于采取了重点吸引低成本储蓄和接近消费者的经销活动两个重要策略,韩国农协的互助信用贷款在2005年达到89万亿韩元(相当于878.97亿美元),比上年增加9万亿韩元。韩国农协致力于降低互助信用贷款的利息率,这一措施使互助储蓄平衡在2005年全年始终保持在120万亿韩元左右,从而确保了农协作为韩国“社区银行”和“农业银行”的地位。随着日益增强的竞争力,农协得以通过降低贷款利率和减轻债务负担的方式向成员农户提供援助之手。2005年,韩国农协成员组合互助信用业务的到期未付款率和低于标准的贷款率分别比上年减少了1.06%和0.2%,整体不良贷款率低于4%(NACFa,2006)。

    4.充当代言人

    韩国农协是一种双层体系,成员组合运作在地方或县一层,农协中央会则在国家层次上运作。对成员组合来说,农协是一个起保护伞作用的组织。韩国《农协法》规定,农协总裁有权向政府提出有关组合与农协发展的建议。为此,韩国农协致力于贯彻一种方针:充当成员组合与农户的代言人,促进和保护农民的利益与权力。概括而言,韩国农协的代言人角色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与政府对话的代言人,二是与社会对话的代言人,三是与国际对话的代言人。

    在与政府对话方面,韩国农协作为其成员农户的代言人,一方面注意反映农户关于农业与农村发展的愿望和各种经济、社会需求;一方面努力作为成员农户的代言人通过游说促使政府和议会制订有利于农户的政策、法律,或修改不合适的政策、法律。特别是在1980年底乌拉圭回合谈判之后,作为韩国最大的农业人组织,农协对许多农业政策的发布进行了有效回应。为了向政府与国会及时反映意见和支持农协业务与农业政策,韩国农协设立了专门的研究部门,不仅定期出版《CEO焦点》等刊物以求快速提供运行与管理决策所必要的数据和信息,而且对国外农业政策变化予以关注,以求呈递适当的备择方案供有关决策者参考。在2006年5月韩国地方选举期间,农协主持召开了一系列会议,邀请众多农业政策专家出席,并在广泛收集农业人的重要意见后将其集结成册,提交各位参选的候选人。

    在与社会对话方面,韩国农协致力于推进城乡区域共存运动。目的是创造一种环境:农业人生产安全优质的农产品以保证消费者健康,都市居民购买国内农产品而非进口农产品,以保证农业人的收益。为此,农协一直致力于在城市与农村建立联系,促进城市的公司、社区服务组织,或宗教团体与农村社区之间建立姊妹关系,开展合作。为使城乡区域共存意识深入人心,韩国农协还注重于各种宣传活动,先后推出一系列计划,向公众展示和宣传农业与农村社区的重要性。如:设立“孝行奖”、举办儿童绘画大赛和设立作文竞赛奖等,意在为韩国儿童提供一些了解农村、了解农业价值的机会。在保护韩国各地区的传统文化方面,农协扮演着唯一的角色。韩国农协的重要活动之一是“寻根”,致力于在农村地区寻找传统农业手工艺品,一旦发现,即冠之以“农协命名的文化手工艺品”。农协还常常为地方文化事业提供赞助,如骊州大米节、锦山人参节、春川面条节等。这些活动将各地区特色与事件融合在一起,有助于加强国民对农业与农村的认同。为了让国民更好地了解农业、不忘历史,韩国农协于1987年11月在首尔市建造了一座农业博物馆。约3000件古老的韩国农具和国家农业史在农业博物馆展出,供人们免费参观。目前,农协建造的农业博物馆已成为韩国最著名的农业史学习中心之一,每年的参观者达25万人次。在韩国,虽然农业人口目前占全国人口比重仅7%,但几乎在城市里各种重要节假日的公共娱乐活动场所,都能看到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上书“农者天下之大本”,农协意在由此将韩国“身土不二”(意即“身土不离”——我的身体与脚下的土地不可分离)的传统观念继续传承下去。目前,韩国农协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新农协、新农村”运动,希望由此强化农业重要性的国民意识,摆脱农村社区由于农业市场开放而带来的不利影响,并希望通过这一运动加强韩国城乡之间的共生关系。活动中,“公司与村庄一一结对项目”最引人关注,许多来自企业、社会和其他部门的组织均致力于此。截至2005年底,已达成8677个结对项目(NACFa,2006)。

    作为韩国最大的农业人组织,韩国农协目前代表着240万成员农业人,然而,农协为农户代言的活动并不局限于韩国境内。在与国际对话方面,农协除了充当与市场对话的代言人——通过与制造商谈判尽力降低化肥等农用物资的进口价格,以减少成员的农业成本外,还在国际舞台上频频亮相,保护韩国农民的利益。

    1972年,韩国农协成为国际合作社联盟(ICA)[15]的成员。通过国际组织,韩国农协有效地参加了国际非政府组织(NGO)活动和非政府外交活动,包括在国际合作联盟成员组织中的网络和信息分享。作为ICA和国际农业生产者联盟(IFAP)[16]的成员,韩国农协一直致力于通过交换信息谋求农业与农业合作社的发展,加强与国际组织的联系,并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农业议案中反映NGO的观点。

    1991年11月,为了支持对国内农产品的补助政策,抵制进口外国大米,韩国农协发起了一个集体签名运动,以反对粮食出口国家对开放韩国国内市场施加压力,并于42天内在全国范围内收集到了1300万个签名。这一记录作为最短时间内收集到最多签名数而收录在吉尼斯世界记录中。

    1993年12月,在乌拉圭谈判的最后阶段,韩国农协组织了一批农民代表前往日内瓦,递交韩国农民的抗议书,强烈反对自由贸易,尤其是反对开放大米市场。

    自从1995年乌拉圭协议关于农业的部分生效以来,韩国农协一方面致力于应对日益增加的境外挑战和国内日渐减少的农业支持,一方面力图使大家明白,韩国农民的位置关系到农业贸易自由化政策,藉以吸引国际社区对韩国农业贸易负面影响的关注,消除粮食出口与发达国家固有的偏见。

    1997年7月,国际合作社联盟日内瓦代表大会选举元喆喜(韩国农协前总裁)为董事会成员。1997年10月,韩国农协主办了关于食品安全的国际论坛。

    1998年5月,国际合作农业组织(ICAO)代表大会在马尼拉选举元喆喜为新的国际合作农业组织的总裁,任期四年。韩国于是成为国际合作农业组织秘书处所在地。1998年10月,韩国成为国际合作社联盟亚洲及太平洋地区联合会的所在地和国际合作社联盟全球论坛的举办地。

    1999年10月,韩国农协组织了食品出口国的非政府论坛,以应对即将到来的 WTO 农业谈判。为了使重要的国际机构倾听韩国农民关于食品安全和农业改革方面的意见,1999年11月,韩国农协派出一个代表团在西雅图召开的第三次 WTO 部长大会上提出了韩国农民对WTO农业谈判的反对意见。

    2000年,韩国农协参加了在台湾举行的第12届东亚农业组织会议,在那里韩国农协代表团敦促WTO改变食品进出口国家之间权力与责任之间的不平衡状态。

    2001年,韩国农协在首尔市担当了国际合作社联盟(ICA)代表大会的东道主。来自世界各地的合作社齐集一堂,在“全球化时代的合作与和平”主题下讨论合作运动的发展方向。

    2005年,韩国农协现任总裁郑大根被选为国际合作农业组织(ICAO)的主席,并成为国际合作社联盟(ICA)董事会成员。韩国农协的国际合作办公室因此成为IFAP的常务委员会秘书处。

    2005年12月13-18日,第六次WTO部长级大会在香港举行期间,韩国农协派出50名代表去香港进行国际NGO协作活动。在WTO/DDA重要议题上,韩国农协采取了一种联合其他128个国家的农业组织(参加多哈谈判者)共同行动的方式,向每个参加会议的政府代表递交了协议书。

    2006年5月,韩国农协在首尔市担任了第37届国际农业生产者联盟世界农场主大会的东道主。

    参与国际合作为韩国农协带来很多益处,尤其有助于韩国农协在农业贸易谈判中找到支持者。自从加入WTO以后,韩国农业曾经历了许多负面影响,但韩国农协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伙伴关系使得世界贸易协议中关于净食品出口对韩国造成的负面影响降到了最低程度。

四、韩国经验对中国的启示

    毫无疑问,中国与韩国国情不同,发展阶段也不同,不可完全照搬其模式,况且韩国农协的模式并非完美无缺。但是,作为一个不以营利为目的而存在的社团法人,韩国农协显然承担了社会“第三部门”的角色,在弥补市场与政府在治理三农问题“双失灵”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这方面,韩国农协的经验无疑为我们探索中国新农村建设的有效途径提供了有益借鉴。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中国构建和谐社会必须达成的一个重要目标。不言而喻,建设新农村必须以农民为主体。然而在分散的小农经济下,农民不可能成为主体。因为高度分散的农民,不可能和外部成规模的主体之间通过谈判形成正常的契约关系。换言之,农民的主体作用只有组织起来才能充分发挥。新经济史代表人物诺斯在其名著《西方世界的兴起》中曾这样评价过组织的作用:“有效率的组织是经济增长的关键,一个有效率的经济组织在西欧的发展正是西方世界兴起的原因”(何广文,2005:150)。但是,在治理中国三农问题上,建立什么样的组织才是真正“有效率的组织”,则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在许多西方发达国家中,农业合作组织的类型基本上以专业合作社为主。对于商品化程度较高的大农经济国家来说,专业型的合作组织无疑有它的优势,容易形成规模效应,对外可接轨全球化市场,对内可形成压力集团。然而,这种类型的农业合作组织未必适合地少人多、小农经济为主的东方国家。在东方,成功解决了三农问题的国家和地区中,日本、韩国、台湾的农业合作组织无一不是以综合型为主、专业型为辅,且均有一个起保护伞作用的全国性综合农协(农会)为农民代言。中国也是一个地少人多、小农经济为主的国家,因此,在探索中国三农问题的有效解决途径时,韩国等东方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教训无疑更具借鉴意义。

    韩国经验对于中国新农村建设的另一个重要启示是:农民主体作用的发挥,离不开政府的主导。然而主导不等于替代,政府的主导作用应集中体现在为农民组织的形成与发展创造有利的外部环境。

主要参考文献:

韩国农业协同组合中央会编:《韩国的新农协》(内部资料),2005。

何广文等著:《中国农村金融发展与制度变迁》,(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5。

洪永杓著:《新农协法》,(首尔)法文社,1963。

李水山:“韩国新村运动对农村社会发展的影响”,2003。

李水山:“韩国教育的重大改革与效益评价”,2004。

李水山:“新时期韩国农民教育的法律依据、特征和发展趋势”,《职教论坛》,2005年第6期。

李相文:“南朝鲜的合作经济”,秦柳方、陆文龙主编:《国外各种经济合作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89:164-182页。

刘大洪、李华振:“三农治理中第三部门的法学机理与制度变迁研究”,《北大法律周刊(电子版)》,2005。

卲金荣著:《非营利组织与免税》,(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

石磊著:《三农问题的终结》,(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

(美)托马斯·西尔克主编:《亚洲公益事业及其法规》,(北京)科学出版社,2000。

温铁军著:《三农问题与世纪反思》,(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张余文著:《中国农村金融发展问题研究》,(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5。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 Forestry Republic of Korea: Korean Agriculture 2005。

National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Federation(NACFa),2006, Annual Report 2005.

NACF,《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Law and Articles of Incorporation of National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Federation》(内部文件),1995。

NACF,A Brief History of NACF, www.nonghyup.com 。

NACFb,2006,Annual Review Presentation for Moody’s

-------------------------------------------------------------------------------

[1] 本文作者曾接受韩国高等教育财团资助,于2005年9月至2006年8月在韩国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学术访问,本文即是作者一年学术访问的主要成果。另外,在本文写作过程中,作者还曾得到过中国学者杨团和韩国学者张瑛硕、李日荣的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2] 韩国的行政区划依次为:道(特别市、广域市――相当于中国的省、直辖市)、郡(市)、面(邑)、里(洞)。

[3] 韩国农业银行建立于1956年,是一个采取重构金融协会方式而形成的股份公司,于1957年重组为一个负责农业信用、赊购和银行业的特殊银行。按照新《农协法》并入农协后,农业银行实质上成为韩国农协的信贷部门。

[4] 本文关于韩国《农协法》的介绍主要依据韩国农协中央会提供的1994年修订本的内部英译本(其中略有删节)。

[5] 1999年修订的《农协法》中,增加了组合员享有阅览组合理事会会议记录与会计报告知情权的条款。

[6] 在韩国,组合的成员大多以户为单位。

[7] 专业组合最初不允许开展银行信贷业务,但1987年修订后的《农协法》已允许专业组合开展银行信贷业务。

[8] 根据2004年12月31日通过、2005年7月1日起实施的韩国《农协法》,现在地域组合的成员也可以成为农协中央会的准成员。

[9] 组合长在董事会中所占比例在《农协法》的规定中曾有过多次变化,最高时规定在三分之二以上。目前,根据2004年12月31日通过,自2005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农协法》,农协董事会中组合长所占的比例为二分之一,即16名,包括总裁在内。

[10] 自1994年之后修订的韩国《农协法》增加了一个需要特别给予关注的重要规定,即农协应将其从事的经济活动与信用业务区别开来,独立建帐。
[11] 根据韩国《农协中央会章程》规定,农协盈余应用于以下几个方面:1)每年应积累10%以上的盈余作为法定准备金,直到资金达到总认购额的3倍以上;2)应将20%以上的盈余用作下年转移支付,以开展农协中央会列居前三项的业务,即指导与协调成员组合的业务;对成员组合的业务与分配进行研究与宣传;对成员进行教育和培训;3)减去上述两项后的20%以上的盈余用作下年的事业准备金;4)当每年减去损失和扣除上述各项准备金后仍有盈余时,农协中央会应按投资量向成员和准成员分红或转入下一年度,分红年利率应控制在10%以内。《农协法》中规定的农协中央会盈余资金运作方式,当是就扣除上述各项后的盈余资金而言。

[12] Hanaro 是韩语中的一个固有词,没有对应的汉字,其意为“大家朝着一个方向”。本文译作“一路”,是因为已有中国学者(石磊)先作此译,而笔者请教韩国学者后实感难以找到更好的译法。

[13] 以1999年为例:韩国蔬菜的产品标准化包装与分级比率全国平均为9.4%,批发市场为9.7%,“一路”俱乐部为70~80%;韩国水果的产品标准化包装与分级比率全国为18.9%,批发市场为18.5%,“一路”俱乐部为100%(石磊,2005:122)。

[14] 在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韩国有许多银行因遭受重创而倒闭。韩国农协信用与银行业同样受到冲击,但是除有15%由单位组合运营的互助信用机构濒临倒闭外(最终三分之一退出市场,其余的合并重组),农协中央会银行并未受到大的影响。

[15] 国际合作联盟(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Alliance, ICA)是一个独立的、连接、代表和服务于世界范围内合作组织的非政府组织。国际合作联盟建立于1895年,下设15个专业组织。目前,国际合作联盟拥有来自91个国家的活跃在各类经济部门的226个成员组织,代表着8亿个体成员,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政府组织之一。

[16] IFAP,国际农业生产者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griculture Producers)是世界农人的组织,代表83个国家的600百万农业家庭。

 

 


反对民族主义不只是反华而是反人类

----论民族主义的特性

横舟

2010年5月

    民族主义有三个显著的特性。一个是对外发力的显著特性,一个是现在进行时的与时俱进效应。第三个就是对于人类社会公理的要求。要认识这三个特性,就要先从大民族意志入手。什么是大民族意志呢?大民族意志有三个特征,民族意志的传统文化特征,民族意志的工业科技文化特征,民族意志的宗教意识文化特征。

    简单的讲,大民族意志的传统文化特征,是滋养和产生民族主义的土壤;大民族意志的工业科技文化特征,产生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的襁褓;大民族意志的宗教文化特征,产生极端民族主义根源。

    民族主义是建立在强大的大民族传统文化基础之上的,但她又和民族传统文化有着显著的区别。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的内涵,民族主义是一个民族受到外来威胁和内部失调以后,通过传统文化的内涵起作用,而凝聚起来的民族力量。

    比如:中国的民族主义的产生,就是中华民族利益受到列强和强权的威胁和侵害以后,由民族的免疫功能自发产生的对外抵抗力量。所以说,民族主义即是对外发力又是要求公理的,是中华民族凝聚力量的象征。当然,她也具备自身代谢功能,具有清理中华民族内部汉奸的能力和义务。所以,从这一点上看,她又完全的显示即时效应。也就是说:民族主义,是现在进行时。如果此时,民族的利益受到侵害了,民族主义就要像人体的免疫功能一样,马上就要有反应,要马上起作用,要马上显示力度。这个反应的力度有多大,涉及到民族文化的沉淀程度。民族文化沉淀越深,反应力度就应该越大,生命力就越强。否则,相反,生命力弱,或者没有生命力。所以说,民族主义,是靠民族的文化积淀厚度支撑着的。另外一点就是对于公理的要求。民族主义者对于公理有着特殊的要求,对外,在国际社会上要求民族独立;民族解放与自尊。对内,要求人人平等,相互间不要欺压,国家实行民主政治。

    当一个大民族的意志不是靠传统文化支持着,而是靠强大的工业科技支撑的时候,这个民族与国家实行的一准是对外扩张政策,它肯定是军国主义或者是帝国主义。帝国主义状态下的西方列强们,为了混淆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这两个不同概念,为了打击被他们欺负,而反抗他们的民族主义集群或者国家,他们就要竭力的反对民族主义,并说民族主义是恐怖主义。其实,他们的逻辑就是:谁抵抗他们的凌辱,谁就是恐怖主义。

    还有一种大民族意志,就是既不是靠传统文化也不是靠工业科技支撑着,而是靠宗教意识支撑着,这种情况大多是在政教合一的国度里。这样的民族是很容易产生极端民族主义的。这也是民族意志的另一个显著特征。

    帝国主义国家,碰上比自己强大的帝国主义势力侵略它的时候,自身也在瞬间成为弱者的同时,由帝国主义形态转变成民族主义形态,有时候,他们也表现的可怜楚楚。如,二战时期的英、法帝国,丘吉尔与戴高乐,都成为了民族主义者。但,一旦他们的民族独立以后,就又恢复他们帝国主义的本来面目,从而失去民族主义特征。

    所以说,“对外发力、现在进行时与要求公理”是民族主义最为显著的特征,在一个民族受到外来侵略与伤害的时候,在社会生活中,出现不平等的时候,就容易产生民族主义。民族主义的产生,是被动的,是一个民族的免疫功能在起作用。换句话说: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的兴起,说明这个国家的利益已经被侵害了,不管是来自外部的还是内部的伤害因素。所以,民族主义有别于民族文化,民族主义有别于民族意志,但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即紧密相关,又相互间分的清清楚楚。对外,民族主义就是一个国家与民族的自尊;对内,民族主义就是社会公理。当一个国家的内、外有一方面出现问题时,民族主义都要即时呈现。

    从民族意志的三个特征,我们可以看到,工业科技下的帝国主义和宗教意识下的极端民族主义都被现代文明认为是人类社会消亡的直接因素。唯独传统文化下的民族主义,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与生存的保障。这一点,也完全符合人类社会的现代文明理论。

    中华民族是有深厚传统文化渊源的国度,既没有产生帝国主义的襁褓,也没有滋生极端民族主义的根源。中国是国际社会上促进民族和谐的典范,尽管内部需要自我调整。由此可见,在中国,我们说:反民族主义,就是反华。实际上,反对民族主义,不只是反华的问题,是反人类。

 

 


发件人:"gaoguofa1970" <gaoguofa1970@163.com>  2010-06-07 20:02:40 +0800 收件人: "zdjun" <zdjun@263.net> 抄送:标题: Fw:新文(辛子陵5月25在青年政冶学院讲演)

两种政体下国家领导人的不同遭遇

——兼论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

辛子陵

(2010年5月25日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讲演)

    为了抗拒民主潮流,抵制政治改革,前几年是说人民素质低,实行民主宪政的条件不具备,现在换了新招,说中国的政治体制优越无比,不仅不需要改革,全世界还得向我们学习。2008年10月4日,香港《大公报》发表署名陈群的文章,题为《当今中国政体无疑是世界最优越的模式》,说“中国成立59年,已成为影响世界的政体模式之一。”“西方民主制虽然是政体伟大创举之一,但随着全球综合文明的兴起,其多数原则、天赋人权原则、人民利益原则等等,都出现了颠覆性退化。而中国敢于并善于突破西方模式,确实是中国政治智慧的完美体现。”

    论述中国“完美”的政体模式,从建国之初算起,强调这个政体是毛泽东创立的,一直“完美”到今天,成为世界各国学习的榜样,真令人目瞪口呆。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眼看他人相食,眼看他打砸抢;再眼看他改革开放,起死回生。”这大概是经历过这一段历史的知识分子的共识。

    今天我们讲政治体制改革,不从法理讲起,讲两个历史故事。“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一个讲刘少奇,一个讲克林顿。

     刘少奇曾是毛泽东的最亲密的战友,对确立毛泽东在全党的领袖地位,在全国的领袖地位,是立了大功的。他在延安召开的党的“七大”的关于修改党章报告中,不下百次高度赞扬毛泽东。“七大”通过的党章明确规定“以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 在刘少奇的提议下,毛泽东名正言顺地成为党的领袖——被选为党中央政治局主席,党中央书记处主席,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党中央报刊编辑委员会主席。集“四个主席”于一身。刘少奇还在“七大”带头呼喊“毛泽东同志万岁!”他也由政治局候补委员跃升为党的第二号人物,成为毛泽东的主要助手和接班人。刘少奇的接班地位是这样形成的。当1959年4月毛泽东决定不当国家主席时,刘少奇成为第二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刘少奇因发起个人崇拜被重用,因个人崇拜降温获罪,因纠正毛泽东的饿死人的政策被迫害致死。

    1956年的中共召开“八大”。在赫鲁晓夫揭露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已传遍世界、反对个人崇拜已经成为各国共产党共识的大背景下,中共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也必须降点温才显得谐调。在1956年“八大”第一次会议上,当彭德怀提议从党章中删掉毛泽东思想时,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表态赞成。因而,在“八大”通过的党章里,“以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一句被删除了。毛泽东表面上赞成,心里记账。对刘少奇、彭德怀的不满由此开始。戏剧性的一幕是他拨动了林彪这颗棋子。当大会选举党的主席时,以毛泽东如日中天的威望,自然会得全票。但检票的结果是少一票。谁敢不投毛主席的票?这是必须查清的。查的结果是毛泽东没投自己的票,他那一票写的是林彪。他把林彪这块石头抛出去,一打刘少奇,二打彭德怀。林彪抗美援朝拒绝挂帅出征,彭总是国际英雄,跟麦克阿瑟打了个平手,历史上就是副总司令,代表们不解毛为何如此重林轻彭?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很快就明白了,一因彭总在朝鲜没保护好毛岸英,二因提了修改党章的那条意见。1958年8月5日,长期养病的林彪被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七常委挂像排在第六位,陈云之后,邓小平之前。这是毛泽东为扳回个人崇拜失势这一局做的战略部署。

    为打击刘少奇,散了会他就推翻了“八大”决议。“八大”决议说:消灭阶级之后,“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的情况下,也就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党和全国人民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要集中力量解决这个矛盾,把我国尽快地从落后的农业国变为先进的工业国。”1957年10月9日,毛泽东在八届三中全会上说:“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这是我国当前的主要矛盾。”刘少奇在“八大”把经济建设提到第一位,毛泽东否定了刘,又把阶级斗争提到第一位。使党的整个路线走偏。

    毛泽东看不起赫鲁晓夫。他认为斯大林去世后他应该成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他要登上世界革命的历史舞台。他后半生的内政与外交,文治与武功,成功与失败,功劳与罪孽,都直接间接地与他这个要当世界领袖的野心联系在一起。领导世界革命,国家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照毛泽东的说法,“手里没把米,叫鸡都不来。”这是他迫不及待发动大跃进的思想根源。为了迅速把经济搞上去,他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后又提出人民公社和大跃进,简称“三面红旗”。空想社会主义加“左”倾狂热,中国人民的大灾大难来临了。

    “三面红旗”使毛泽东遭到了几乎毁掉自己一世英名的惨败。为了使大家有一点感性认识,我们讲一个村子里的真人真事,看看所谓奔向共产主义天堂的人民公社制度是怎么回事。据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1960年在浙江省富阳县环山村环二大队的调查,一个劳动日日值是3分,就是说农民劳动一天挣来一根冰棍钱(当时最便宜的冰棍3分一根)。富阳地区是著名的鱼米之乡,人民历来丰衣足食。公社化后一个中等劳动力在队里干一年活,只分2元5角3分,换不回口粮。全队224户,户户倒挂,都欠队里的债。全队共有人口803人,人均欠债48元1角8分。 这欠款并不是社员借钱娶媳妇、盖新房了,欠的是口粮钱。在旧社会,多狠毒的地主,是周扒皮,还是黄世仁,都不会这么干。奴隶社会奴隶主也得让奴隶吃饱饭,没听说强迫奴隶劳动不管饭,还让奴隶倒贴伙食钱的。毛泽东创立的人民公社竟是这么一种制度,连社员的饭都供不起,连简单再生产都不能维持,还奢谈向共产主义过渡。这种不能维持简单再生产的极低的劳动生产率,是农民对“一大二公”的报复。国家斩断了农民和土地和粮食的任何联系,破灭了农民勤劳致富的任何希望,他们怎么会有劳动积极性?极左路线到此并没有止步。合作化、公社化还不够,还得割资本主义尾巴。农家母鸡生了蛋,老太婆拿到集市(自由市场)多卖几角钱买灯油买盐都不行,这叫资本主义尾巴,得割掉,低价卖给供销社,拿到国家手里。国家的触角就这样直接伸向老太婆手里那几个鸡蛋。这就是毛泽东按照列宁的指示,要消灭每时每刻都产生资本主义的小农经济所采取的政策。农民当然要反抗,当他们退社的要求被镇压后,他们不敢再索要自己的土地,只要求包产到户。这种经营方式,和多劳多得挂钩,和个人利益挂钩,是部分地“重建个人所有制”。但毛泽东不允;为了一个包产到户,从中央到基层,多少为民请命的好干部被整得家破人亡啊!毛泽东的共产主义暴政——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实行了3年,饿死了37558000(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人)。

    2005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对1959年至1962年全国大饥荒的历史档案有限制的解封。这是官方正式内部公布的大跃进时期饿死人的权威数据。据专家统计:1949年中共上台执政之前2129年中,共发生203次死亡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死亡2991万多人。 毛泽东制造的这场人祸的死亡数字,比历朝历代因天灾饿死人数的总和还多764万人。这不是个别政策失当,是根本理论的错误,是根本路线的错误,是根本道路的错误,是既不能带来富裕、又不能带来平等的空想社会主义,应予彻底否定。

    在毛泽东的空想社会主义道路走至险关绝地、山穷水尽的日子里,在饥荒万里、伏尸百万的恐怖岁月,毛泽东束手无策,退居二线,浪迹于春藕斋的轻歌曼舞中和西子湖畔的湖光山色里,让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云等放开手脚,挽救已经崩溃的国民经济,制止饿死人事态继续发展,救人民于水火,扶大厦之将倾。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些和私有制沾边的政策才能挽狂澜于既倒,调动农民生产自救的积极性。刘少奇等所采取的政策,举其荦荦大端就是所谓“三自一包”,即自留地、自负盈亏、自由市场和包产到户。“三自一包”的政策像一支巨大的强心剂一样,给奄奄一息的六亿神州注入了活力。广袤的农村复苏了。农民又有了依靠自己的劳动活下去的希望。1964年全国粮食产量达到3750亿斤,比上年增加350亿斤,农业走出了低谷。对于实行“三自一包”政策,刘少奇等心里并不踏实,是一种战战兢兢、忐忑不安的心态。因为按照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教条,这些政策具有右的性质,属于资本主义范畴。他们只是暂时利用一下这些带有资本主义性质的政策,并没有准备走多远,一旦国家渡过危机,就赶紧回头,最怕被毛泽东抓住小辫子,费力不讨好。在意识形态领域里他们没有话语权,意识形态的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毛泽东手里。尽管“三自一包”政策使百姓有了饭吃,使国家渡过了危机,使毛泽东的金銮殿没有倒塌,但毛泽东并不领情,他要领情就得承认自己错了。他要先利用这些“走资派”稳住农民,把粮食生产出来,使自己的江山不倒,然后再打倒这些“走资派”。他认为纠正自己错误的人必是将来的反对派。他不能忘记七千人大会上全党置疑他的路线,追究他的责任的那个可怕情景。他反手为云,覆手为雨,说“三自一包”是极大的罪恶,是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要把实行“三自一包”政策的各级干部打成“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就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背景。

    毛泽东高扬马列主义旗帜批判“三自一包”,说这是资本主义道路。为什么饿死百姓的三大苛政——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还被称为“三面红旗”高举着,还被说成是对马列主义的创造性地发展;救活百姓的“三自一包”倒成了弥天大罪,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党内同志都知道“三自一包”挽救了国家的经济、政治危机,使共产党的政权没有倒台,但没有人敢出来说“三自一包”是正确的,都得跟着毛泽东批“三自一包”,直到毛死后为刘少奇平反,仍不敢肯定刘少奇的“三自一包”政策是正确的,是为国为民做了好事。这就是话语权的厉害。所谓话语权在当今中国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刘少奇只在政策上拨乱反正,没有在话语权上拨乱反正,纠正毛的错误政策,承认毛的话语权,让各级干部和全国人民喊着“三面红旗”万万岁去搞“三自一包”,尽管救了国家,救了百姓,保住了毛泽东的领袖地位,但毛泽东一翻脸,刘少奇的盖世功劳立即变成了弥天大罪。秉政者不懂得掌握话语权的重要,或在话语权上妥协投降,是要当“大救星”死去,否定了“三面红旗”,解散了人民公社,邓小平允许农民包产到户,重建个人所有制的时候,农民才真正得救。单干的农民实现了毛泽东费尽移山心力也没有达到的产粮9000亿斤的梦想。1996年粮食产量超过一万亿斤,棉花产量超过8400万担,自此,中国的粮食和其它主要农产品的供给,由长期短缺转变为总量基本平衡而丰年有余。河南上蔡县在大跃进中饿死了4万人。在2006年除夕之夜,这个县的杨集镇李桥村,一个只有七百多口人的普通村庄,村口竟然停放了四十多辆新轿车,而这些轿车的车主,全是富起来的外出务工村民。 农村的巨变使我们看到了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力量,看到了“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政策威力。

    说到这里,我们把毛刘的争论说清楚了,把所谓“两条路线、两条道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说清楚了。毛泽东是错的,是凭话语霸权强词夺理,刘少奇是对的,许多干部、许多百姓心里都明白,但在高压之下不敢说。

    本来说好了,毛死后刘接班。但毛出于私心,主要是怕刘少奇清算他饿死3755万人的错误。因为刘少奇当面跟他说:“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刘少奇并没有推卸责任,是说你我的错误要写进历史。我们得下罪己诏,得彻底改正错误。毛泽东要维持自己一贯正确的历史地位,要刘少奇把错误担起来。所以毛决心换掉这个接班人,光换掉还不行,必须把他打倒,把他除掉。这个事情办起来就复杂了。毛先造舆论,说刘少奇不行,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要搞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要搞资本主义复辟。林彪行,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实地执行毛泽东的革命路线,只有林彪接班,才能党不变修,国不变色。毛这个决心,这套说辞,干部中的多数,人民中的多数,嘴上不敢反对,但心里不服,不赞成。代表人物就是张志新。她就敢说出来,毛泽东、林彪是错的,刘少奇是对的。35年前她被残酷地杀害了。上个月,张志新的亲属、同学纪念她就义35周年,我去讲了话,发表一篇祭文,题目是《张志新是反对个人崇拜第一人》。

    打倒刘少奇经过了曲折的过程。先得让他犯个路线错误,按中共的规矩,只有犯了路线错误的人才能打倒。于是毛泽东做了个局。1966年5月16日发表开展文化大革命的通知,叫全国大专院校停课闹革命,把学生发动起来。往哪冲呢?五一六通知说是“三里”“五界”。“三里”是党里、政府里和军队里的“走资派”,“五界”是学术界、新闻界、文艺界、教育界、出版界的反动权威。这样一来,打击面就非常宽了。从本班老师和本校校长揪起,知识分子,领导干部,都可以揪。社会就乱了。后来又鼓动革命小将“破四旧”,红卫兵走上街头。那天我作为观察员在王府井巡视,抬头一看,电线杆子上一个“勒令”,禁止下象棋,说象棋这东西,舎车马,保将帅,反动!到王府井百货大楼一看,化妆品柜台被砸了,说这是“香风臭气”,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到四联理发店,一位女士出来,刚烫的头发,波浪式大花,一个女红卫兵,冲上前去,在头发上就是一剪子,这位女士要抗议,又挨了两皮带,也不敢说理了,拔腿就跑。清华园浴池,一个老头围浴巾,抱着脑袋跑出来,后面的红卫兵提着皮带追着打。理由是他们叫工人搓背,剥削压迫劳动人民。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最初景象。

    面对这个局面,刘少奇决定要管,不能让社会成为无政府状态。在首都,向各个大专院校派了工作队。我就是工作队一员,我们是派往文化部所属艺术院校。在中央音乐学院两派红卫兵辩论那副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我就在场。刘诗昆上台发言被打,是我们工作队给救下来的。

    毛泽东把文化大革命的火点起来以后,躲到杭州刘庄别墅过神仙日子去了,叫刘少奇、邓小平继续主持中央工作,挡在第一线,应付北京和全国的乱局。这是一个大阴谋、大陷阱。刘邓怎么做都不对,都要被毛泽东抓住辫子。现在知道的结果是,刘邓出来管了,往大专院校派了工作组,毛泽东说他们镇压了革命群众,实行白色恐怖,要把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打下去,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假如刘邓不出来管,不派工作组,听任局面乱下去,是不是就跟上毛泽东的“伟大战略部署”了呢?否!那时毛泽东会说,打砸抢抄抓,杀人,这是反革命暴乱,中国出了“匈牙利事件”,刘邓就是黑后台,修正主义党变成了法西斯党。毛会牺牲几十万学生,出来保护那些受害者。他又一次成了“人民的大救星”。毛泽东掌握着话语权,一言九鼎。这就是独裁者的厉害。毛泽东是料定刘邓不会看着局面乱到失控不管的,经过反右派斗争,地方各级干部——这是刘邓的基本队伍——也不会看着不管的。毛泽东稳操胜券,看着刘邓和省、地、县各级领导,犯这个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错误。

    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写了他那篇讨刘檄文——《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最初他是写在一张《北京日报》的边角上,由秘书誊清,印成会议文件发给大家。江青则积极串联,发动中央大员向刘邓开炮。在巨大的压力下,刘少奇只好承认犯了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错误,并作出书面检查。

    八届十一中全会以后,从北京到全国,广大党员、广大干部、广大人民,对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和号召批判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表示“很不理解、很不认真、很不得力” ,是一种顶牛状态。

    1966年10月1日,毛泽东决定把庆祝建国十七周年大会和第四次接见红卫兵合并进行,因此这次被接见的红卫兵人数最多,达150万人。就在这一天,一队受领秘密任务的红卫兵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的横幅,公开呼喊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的口号,公开向世界宣布了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锋芒所向,在全国掀起了批判所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高潮。

    1967年4月10日,在江青的精心导演下,清华大学红卫兵组织了三十万人参加的批斗王光美大会,并把彭真、薄一波、陆定一、蒋南翔等三百多名“走资派”拉去陪斗。这天早晨六点,清华大学红卫兵开着车到中南海抓人。王光美被押到清华大学主楼七层,强迫她穿上陪同刘少奇主席出访印尼时穿过的旗袍和高跟鞋,并用乒乓球串连成一个硕大无朋的大项链给她套在脖子上,拉到批斗会会场。这一幕恶作剧充分表现了江青的狭隘、嫉妒、心理阴暗、人品下流。1963年春,刘少奇携夫人访问东南亚几国,重点是印度尼西亚。苏加诺总统和夫人隆重接待中国元首。雅加达繁华的街道上并排悬挂刘少奇和王光美的巨幅画像,中外报纸、电视、纪录片,都作了突出的报道。把个江青气得妒火三千丈。出国前江青帮王光美作形象设计,要穿黑丝绒旗袍,不要戴项链。后见王光美竟敢不听她的,戴了项链(缅甸总理奈温夫人送的),这使江青更加歇斯底里,这就是乒乓球项链的由来。这次批斗会闹腾了一整天,中间还在清晨六点、下午一点和下午五点四十分穿插了三次审问。第二天,王光美穿旗袍、戴项链的照片和《三审王光美》的记录,都上了红卫兵小报,成为轰动世界的新闻。刘少奇作为国家主席的尊严扫地以尽了。

    1967年9月13日,这是刘少奇妻离子散的一天。跟他一起生活的三个读书的子女:刘平平、刘源、刘亭亭,被勒令回学校接受审查批判,不许再回家;最小的女儿小小(六岁)交给保姆带着赶出中南海;王光美这天晚上被逮捕入狱。刘少奇剩了孤身一人。他昔日的主席办公室,成了囚禁他的牢房。又过了几天,来了两个战士,命令刘少奇解下腰带。刘少奇厉声抗议,话音未落被打翻在地,强行把腰带解走了。

    请读者注意:这是在中南海,这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办公室。刘少奇的国家主席职务还没有免,办公室竟成了囚禁他的死牢。刘少奇被转移到开封以前,一直住在这里,他没有进秦城监狱,毛泽东要把他放在眼皮底下折磨他,看着他精神崩溃,看着他身体崩溃,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

    毛泽东凭什么能把国家元首玩弄于股掌之上?凭什么能够颠倒是非,把一个有大功于国家和人民的领导人,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打成“叛徒、内建、工贼”?这就得研究一下毛泽东创立的政治体制。这个体制我们给他起个名字,叫党国体制,其特点是党在议会之上,领袖在党之上。传承规则是党的最高领袖指定接班人。他对接班人能立能废,能贵能贱,甚至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党国体制是有一套理论基础的。1954年,也就是制宪行宪那一年,毛泽东在党中央会议上,做过一次宪法交底的讲话。他说:我们有不少同志,就是迷信宪法,以为宪法就是治国安邦的灵丹妙药,企图把党置于宪法约束之下。我从来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宪法,我就是要破除这种宪法迷信。国民党有宪法,也挺当回事,还不是被我们赶到了台湾?我们党没有宪法, 无法无天,结果不是胜利了吗?……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也是历来不主张制定宪法的,可是,建国后,考虑到洋人国家大都制定了宪法,以及中国知识份子还没有完全成为党的驯服工具的情况,为了改造和教育人民群众,巩固党的领导,还是要制定宪法的嘛。制定宪法,本质上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在政治上是极其有害的。当然啦,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党的指示为准。只有傻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党的领导,执行宪法。可是到了有民主人士参加的政府会议上,毛泽东换了一副面孔。1954年6月14日他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上说:“一个团体要有一个章程,一个国家也要有一个章程,宪法就是一个总章程,是根本大法。” 他还指出:“通过以后,全国人民每一个人都要实行,特别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要带头实行,首先在座的各位要实行。不实行就是违反宪法。”

    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个两面派,一个最大的两面派。他说过“玩宪法”的话。他把全国人民都玩了,把民主党派和盼望民主宪政的知识分子都玩了。

    前后两段话,中共高级干部信哪一段呢?信前一段。这一番话在中央领导层影响深远,根深蒂固,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宪法观,至今起着作用。请注意这话:“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党的指示为准。只有傻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党的领导,执行宪法。”你打开宪法第二章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但不论在大陆哪一个城市,都不执行,为什么不执行?因为“只有傻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党的领导,执行宪法。”有毛泽东这句话作为“最高指示”,整个宪法全是废纸,政治体制改革没商量。你向中共领导人建议实行民主宪政,他心里有这段话垫底,继续跟你“玩宪法”,绝对听不进去。不把这段话中蕴藏的个人独裁的真相揭穿,中国的宪政无望,民主无望。毛泽东这番“玩宪法”的高论,好像一切是为了党的利益,许多高级领导人觉得信服这些话是党性强的表现,这样他们也被“玩”了,被忽悠了。刘少奇当了多年的委员长,后来又当了国家主席,他没有把人大的权威建立起来,没有把国家元首的权威建立起来,红卫兵举着一本《毛主席语录》就能揪斗他,让他低头认罪。他举着《宪法》抗议,但《宪法》输给了小红书。所以,毛泽东这一番话,强化的不是党的权威,是毛泽东个人的权威,是高于《宪法》的皇帝的权威。他不仅践踏了宪法,也践踏了党章,被他玩得不仅差一点亡国,也差一点亡党。

    网上流传的这个讲话,查不到原始出处,但我相信出自毛泽东,只有他那个头脑才能产生这样的思想,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有过一次民主是目的还是手段的争论。争论的结果是民主是手段,宪法表面上看来是目的,实际上也是手段,是巩固和加强党的领导的手段。这个结论和毛泽东上述论宪法的话是一致的,或者就是那段话的逻辑推演。所以我相信那段话是毛泽东说的。历代高级干部都没把宪法当回事,从来没人敢用《宪法》保护自己。党国体制使国家领导人有天然的软弱性

    我们的领导人至今没有摆脱毛泽东谬论的束缚,当作不与外人言说的“枕中秘”信奉着。其实,毛这一套受害最烈、最大的是党的高级干部,观之于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云、陶铸、彭德怀、贺龙、邓子恢、张闻天、王稼祥、杨尚昆诸人的遭遇而益信。只凭最高领袖个人好恶,说你右倾,你就是右倾;说你修正主义,你就是修正主义;说你是叛徒,你就是叛徒。无理可讲,无处可告,只能检讨,低头认罪。另一方面,这种体制又造就了一批阴谋家、野心家、见风使舵的势利小人,毛最后定的接班人名单,不仅有他的侄子和老婆,甚至被称为“通房大丫头”的人,也可以跻身常委行列。

    改革开放以后,萧规曹随,我们继续遵行毛泽东留下的党国体制。我们又委屈了两位最得民心的高级领导人。买官卖官一兴起,朝有悻进,野有遗贤,就成了普遍现象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看看美国是如和对待有过失的国家领导人的。

    2004年7月4日美国国庆节,布什总统向中国网民发表谈话。他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

    官员是什么?一半是野兽,一半是天使。管住他的兽性才会“替天行道”,成为天使。自律是靠不住的。制度好可以使好官更好,坏官无法做坏事;制度不好,坏官则放肆做坏事,好官也会变坏,不同流合污则被逆淘汰。四川被判死刑的文强,有一段骇人听闻的自述,他说:“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呀!”意思是你要是正人君子,你就成了异类,没人敢相信你。你就会被逆淘汰。

    西方民主制度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创造了一套体制和制度把官员关进了“笼子”,用权力制衡的办法使他们无法为非作歹。我们的制度最可悲的地方是千方百计地防范人民,让人民戴着“主人”的高帽子走进笼子,看着“公仆”贪污腐败为非作歹而毫无办法。老百姓想行使“主人”的权力,数不清的清规戒律罩着他,最近又有了“维稳办”,叫他张不开口,拿不起笔,迈不动步。

    民主是什么?在美国就是人民高于一切,享有充分的结社、集会和游行示威表达民意的自由,监督政府和执政党,谁上谁下由人民投票决定;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能向人民发号施令,成为执政党以后,通过施政服务人民和管理国家;人民监督政府,是通过新闻出版自由表达各阶层、各种族、各界别的群众意见来体现的。美国没有官方通讯社、官方报纸,除了一个对外广播的“美国之音”外,没有对国内宣传教化的官办电台和电视台,在州和地方也是如此。两大政党没有自己的机关报和自己的电台和电视台。 没有控制舆论、审查书报的机关和制度。舆论导向不是在官方,而是在民间,不是官导民,而是民导官。总统、国务卿放下身段向民间问计,了解老百姓的意见和要求,调整施政方向,改善政府的工作。不是人民必须同执政党和政府保持一致,而是执政党和政府必须同主流民意保持一致。

    所谓“笼子”就是权力的边界。政府有政府的权力边界,法院有法院的权力边界,议会的众议院和参议院也都有各自的权力边界,执政党有执政党的权力边界,反对党有反对党的权力边界。任何人、任何政党,都没有总揽一切的特权,各守各的边界,互相制衡,任何官员,包括总统、议长和大法官,谁都不能越界越权。我们分析一下克林顿腐败案,顺道看一看美国关总统的“笼子”。

    自1998年年1月白宫丑闻案曝光后,独立检察官斯塔尔对克林顿绯闻进行了一年的调查。斯塔尔的调查是非常认真的,他竟然能够在莱温斯基的蓝色裙子上找到克林顿留下的污渍,这一证物后来成为这一性丑闻的关键证据。

    独立检察官斯塔尔是司法部官员,是总统的下属,但在他背后有立法和司法两大系统撑腰,克林顿不敢停止他的工作,不敢给他的调查制造障碍,更不敢对他打击报复。

    众议院听取了斯塔尔作证陈情后,1998年9月11日向媒体公布斯塔尔的调查报告。10月8日,众议院批准对克林顿开展正式弹劾调查。12月19日,众议院以“作伪证”和“妨碍司法”为由弹劾克林顿。

    根据《美国宪法》第1条第2款第5节,“众议院…专享弹劾权”。决定是否适宜在某时候进行弹劾的权力,只属众议院所有。所以,独立检察官斯塔尔要向众议院报告克林顿总统的案情。

    根据《美国宪法》第1条第3款第6节,“参议院专享审理所有弹劾案的权力。参议院在审理弹劾案前,全体参议员均须宣誓,如受审者为美国总统,则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主审 ”。所以,众议院决定启动弹劾后,需提交参议院审理,但不由参议院议长主持,要把大法官请出来。

    对总统是罢是留,是行使国家最高最大的权力。在美国,行使这个权力的不是执政党的“政治局常委”,也不是在政权体系之外的某个超级强人或一群元老,而是代议制的国会。这个权分散到参众两院,众议院决定能不能弹劾,参议院决定弹劾能不能成立。最后由100名参议员票决总统的去留,少数服从多数不是简单的多数,而是三分之二的多数。把大法官请出来主持,则是为了避免参议院议长的操纵。这套设计是把神圣权力平凡化、把独断权力分散化的政治杰作。

    1999年1月7日,克林顿弹劾案进入参议院审理表决程序。克林顿的婚外情是道德问题,民事问题,众议院弹劾的不是“乱搞男女关系”的错误,是为此事接受调查时“作伪证”和“妨碍司法”。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海德率13名众议员来到参议院,向参议员们宣读了对克林顿的两项弹劾指控。12日中午在大法官伦奎斯特的主持下,参议院开始表决。55名共和党参议员和45名民主党参议员对克林顿的“作伪证”及“妨碍司法”两项指控逐一表决,12时40分左右,大法官伦奎斯特宣布,认定克林顿犯有两项指控的人数都没有到达宪法规定的三分之二多数,即67人,因此克林顿在参议院审判中被判无罪。克林顿得以继续留任,但丑闻使他威信陡降,其一切政绩都处在丑闻的阴影之下。

    院外公众的呼声对参议员的投票起了舆论导向作用。那几年美国经济状况一直良好。1998年美国经济增长率达3.9%,失业率降到二战以来的最低点,工资增长为通货膨胀的2倍,30多年来首次实现政府预算平衡。虽然不少人对克林顿的品德颇有微词,但绝大多数人认为,经济繁荣是他的主要政绩,反对罢免他。公众对克林顿的支持率一直保持在65%以上,美国的国家权力机关非常注意倾听和尊重民意,绝不和民众对着干。

    公众对党派斗争非常厌烦,特别是对共和党借克林顿绯闻案大做文章极为不满。据《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进行的民意调查,1998年,支持共和党和反对共和党的民众比例分别为46%和32%,1999年则为38%和55%。

    克林顿总统是生活在“笼子”里,他的一举一动被严密监视着,连“包二奶”的自由都没有(更别说贪污受贿了),跟情人幽会了几次,就上了报纸和电视,把人丢到全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不幸”的;共和党想借机发难,把他搞臭,为下次竞选上台做铺垫,这个“笼子”屏蔽党争私见,保证他能够得到公正对待,“不以寸朽弃连抱”,犯了错误可以批评,但不能打倒,使他有机会将功补过,体面地把总统做满任期,这又是他的幸运。这个把总统关起来的“笼子”,既限制了总统,又保护了总统;既充分发扬了民主,又防止了民主的滥用;既尊重了多数,又保护了少数。

    凭这一套体制、制度、宪法和法律,美国实现了南北战争后140多年的稳定、和谐。不是说美国的体制和制度尽善尽美,而是说它能够倾听民意,不断改进、不断完善。国家政权决不和主流民意拧着干。1963年美国黑人还在游行示威,听马丁•路德•金的讲演,反对种族隔离制度,1965年美国黑人就有了投票资格,1969年就有了第一个黑人市长,2008年就选出了第一个黑人总统。与此相对立的列宁创造的“更高级的民主”——苏维埃,由于拒绝任何改进和修正,专和主流民意对着干,搞了70年被人民抛弃了。我们请来苏维埃“苏大人” 当做“神器”供奉着,最近又被涂上了“中国特色”的油彩。可总设计师不这样认为,邓小平在与波兰领导人谈话时说:“我们两国原来的政治体制都是从苏联模式来的,看来这个模式在苏联也不是很成功的。”

    改革党国体制,首先受益的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的生命有了保障,他们的进退有了法律程序的保驾,他们的工作摆脱了“婆婆”的干扰,他们的政绩和缺点错误,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和评判。政治体制改革的切入点很重要,要从领导和民众共同关心、都能接受的地方开始。我们是否就从这里入手。

    宪法第5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要落实这个“最高”。就要废除毛泽东留下的那个“枕中秘”。现在我们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最高”上面还有个“最最高”,这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既然承认党要在宪法范围内活动,党就不能站在宪法之上去领导“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一个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执政党,要自觉地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顶在自己的头上。全国人大与执政党的关系不应该是遵命、执行、保持一致的关系;在政权体系中,全国人大要履行防止独裁、防止腐败、防止失误的纠错职能;要履行这样的职能它就必须对国家领导人的进退有最后决定权。如果在毛时代是这样一种政治体制,代表全国民意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能够有效地制衡毛泽东,就不会有刘少奇的悲剧,刘少奇如果能够接班,国家会少走多少弯路啊。要把罢免国家主席、总理等最高领导人这个最高权力分散给几百人(人大常委会)或几千人(人大全委会)去票决,不能党的领袖“动一个小指头” 就把国家主席打倒了;也不能几个退休的元老一串联,开个党的生活会,就把党和国家领导人给废了。现在的政治体制不改,还会出刘少奇那样的悲剧,还会出胡耀邦、赵紫阳式悲剧。温家宝是个勤政爱民、具有民主思想的好总理。他受到了“毛左”的疯狂攻击,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个文革余孽张勤德给温总理列了六大罪状,国外一些自由主义学者也跟着起哄,我们要密切注意,不允许再发生温家宝悲剧。要支持胡锦涛、温家宝同志在他们最后的任期多为人民做些事情,特别是在民生福利方面,他们想做事情,要给他们创造做事情的条件,领导国家平稳地走出经济危机。

    据2006年2月5日 《中国青年报》报道。
    于成玉:《缘何要“把统治者关进笼子里”?》来源:围城杂文网2008年10月30日﹐参见http://www.zawen.net/html/2008/10/2008-10-30-08-41-19.htm。
 

    李道揆:《美国政府和美国政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19页。
    20世纪30年代,江西革命根据地被称为“苏区”,建立的县政权叫“苏维埃”,闹出了农民到县政府找“苏大人”告状的笑话。
    邓小平:《关于政治体制改革问题》,《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78页。

    1964年12月28日毛泽东在讨论四清问题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与刘少奇争论时说的话。见辛子陵着《千秋功罪毛泽东》下卷第410页。
 

 

 


发件人:"李延明" <liymbj9206@126.com> 2010-06-05 17:56:00 +0800 收件人: "仲大军" <zdjun@263.net>,  抄送L_C_cc:标题: Fw:千古兴亡,亡于一相

千古兴亡,亡于一相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张宏良

2010年5月

    历史劫难,血映红天。千古兴亡,亡于一相。

    秦朝亡于宰相赵高;汉朝亡于宰相曹操;隋朝亡于宰相王世充;唐朝亡于宰相朱温;宋朝亡于宰相秦桧等;元朝亡于宰相哈麻;明朝亡于虽无宰相之名却有宰相之实的魏忠贤;清朝亡于宰相李鸿章。中国封建王朝统一迄今二千多年,所经秦、汉、隋、唐、宋、元、明、清等八大朝代,竟无一例外地全部亡于宰相。所以,中国老百姓才会概括出一条历史铁律:“国之治,宰相贤,国之乱,宰相奸”。宰相成为中国历朝历代兴衰治乱的历史关键。这是中国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一大特点。

    中国社会历史的这个特点,是由宰相作为官权代表的历史地位决定的,是由官权与皇权相分离以及与民权相对立的矛盾性质决定的。在由皇权、官权、民权和洋权所组成的权力结构中,由于平时洋权被阻挡在国家政治之外,民权则完全融化在皇权之中,所以在一般情况下,社会矛盾便表现为是官民之间的矛盾,以及官家与皇家之间的矛盾。

    官权集团对下与民众的矛盾和对上与皇家的矛盾,在客观上把民众与皇家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家天下”的政治基础,皇家即是天下,天下即是皇家,天下是天子的天下,天子是天下的主子,皇权成为民众抗衡官权的天然依靠力量,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民众造反往往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历史根源。

    即便是反皇帝,也只是反对无道昏君,以有道明君代替无道昏君,而绝不反对皇权本身。因为在农业社会即定的历史条件下,失去皇权中心的民众比任何时期都更加悲惨。魏晋南北朝、五代十国、蒙古进入中原、满清入关等所有皇权崩溃时期,无一不是十室九空、百里无鸡鸣、千里无人烟的大规模人口灭绝时期。当初蒙古灭宋,被屠杀的汉族人超过百分之七十;后来满清入关,被屠杀的汉族人又超过百分之七十。期间刚烈血性的汉族人几乎全被杀光,剩下的大多是苟且偷生、媚强欺弱之辈,由此汉奸成为中国最大的历史特产。

    所以,中国老百姓才会义无反顾地选择皇权和维护统一。无论是恪守“士以天下为己任”的文武阶层,还是奉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一般百姓,都把天下统一看作是最高道德信条。

    老百姓不是不知道诛杀岳飞的并非只是秦桧,还有背后的指使者皇帝赵构,老百姓之所以让秦桧骂名千古而不提赵构,是因为赵构杀岳飞至少还是为了保住国家(尽管这里实际要保住的仅仅是个人皇权),而秦桧杀岳飞则是为了出卖国家。中国老百姓不仅在杀岳飞的问题上,能够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甚至在杀自己的问题上同样能够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从宋江、岳飞,到后来的左宗棠以及国民党诸多抗日名将,这些人几乎无一不是镇压革命和屠杀人民的刽子手,可是中国老百姓不仅没有记恨他们,还真诚地歌颂他们纪念他们。这就是中国老百姓的民族大义。

    中国官权集团在客观上推动民众聚集到皇权周围的同时,他们自身则自发地聚集到了宰相的周围,因为宰相是官权集团的最高代表,是与皇权相分离的官权集团的政治核心。皇权把天下看作是家天下,看作是皇家私产,因而在主观上不会祸国卖国,不会形成祸害国家的利益动机;但是官权集团则不同,官权集团的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之间完全是对立的,完全是此多彼少的利益对立关系,出卖国家利益越多,获取个人利益就越大。在就在客观上造成了中国官权集团平时搜刮百姓,乱时出卖国家;平时与百姓利益相对立,乱时与国家利益相分离。

    由于民众完全处于无权状态,皇权又完全依赖于官权统治,这种民权完全空白、皇权基本虚置的历史状况,必然造成官权一权独大,不受任何约束。皇权约束官权的唯一手段,就是依靠官权内部的“窝里斗”来实现相互制衡。虽然官权内部的“窝里斗”在客观上起到了巩固皇权的作用,但是却把“窝里斗”逐步变成了一种民族秉性,摧毁了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摧毁了民族的意志力和凝聚力。使人口最多的中华民族在任何民族冲突中,都无一例外地成为最软弱的民族。

    由于中国所有资源都集中在官权集团手中,而官权集团又是与国家利益相分离相对立的集团。所以,宋代以后入侵中国的所有外来势力,都不再想方设法去战胜中国的军事、政治和国防力量,而是想方设法去收买中国的官权集团,而收买中国官权集团的最有效方法,就是收买官权集团的最高代表——宰相。于是,宰相便成为中国兴衰治乱、国家安危的历史关键,便成为历朝历代所有外来入侵势力收买的对象,由此也就形成了“国之治,宰相贤,国之乱,宰相奸”的历史铁律。

    中国统治集团内部的斗争,便常常表现为皇权与官权之间的斗争,国家统一与分裂势力之间的斗争,以及维护国家利益与出卖国家利益之间的斗争。特别是爱国与卖国之间的斗争,往往都是表现为皇权与官权之间的斗争。每当官权与皇权矛盾激化以及官民之间矛盾激化时,作为官权最高代表的宰相,就必然会走向历史反面,成为反动势力、分裂势力和卖国势力的政治代表。国家盛衰兴亡的矛盾,自然就集中到宰相身上。这就造成了中国不同于其他任何国家的一个极其特殊的历史现象,国家强弱兴亡不是取决于武将和帝王,而是取决于文臣和宰相。从而形成了千古兴亡、亡于一相的悲剧现象。

    那位自杀殉国的明朝最后一位皇帝——崇祯皇帝,其雄才大略不亚于开国皇帝朱元璋。在位十七年,励精图治、力挽狂澜。怎奈重振朝纲、复兴国家的所有宏图大略,尽数被宰相化为泡影。不甘失败的崇祯皇帝,以超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大无畏勇气,连续不断地废黜和更换妨碍国家振兴的宰相,十七年间竟然更换了50多个宰相,不屈的决心和意志可谓是惊心动魄。只可惜,历史的规律不可抗拒,这位“生于末世运偏消”杰出帝王连同大明王朝一起,最终还是毁在了宰相代表的官权手中。崇祯皇帝最后在煤山吊死之前不禁悲愤地对天长叹:“朕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叹罢,引颈自戮,一代明主,就此魂飞魄散。

    中国封建王朝最后一位宰相李鸿章,更是把宰相为代表的官权力量祸国卖国的历史作用,推到了封建王朝的顶峰阶段。被当今中国买办汉奸势力讴歌为近代中国改革开放先驱的李鸿章,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号,把洋务运动变成了洋人瓜分中国的运动,在帮助洋人掠夺中国财富的过程中,积累起了富可敌国的四千万两家族资产,超过大清王朝许多年份国家一年的财政收入,被当时老百姓讥讽为“宰相合肥天下瘦”。而作为皇权最高代表的慈禧太后,不明白天下权力和资源已尽数落入宰相手中,所谓皇权的统一领导,只不过仅剩下一副空空皮囊,可她仍然不甘心接受洋务运动已变成洋人瓜分中国的运动这一基本事实,毅然决然对西方列强十多个国家宣战。宣战后慈禧太后才发现,皇家军队已经变成了国家军队,帝王国家已经变成了宰相国家,李鸿章率领各地政府单独与西方列强签署和平投降协议,慈禧太后竟无一兵一卒对外作战,绝望之下,只能孤身一人逃亡西安。最后连慈禧太后自己那条老命,还是拜托李鸿章请求洋人同意才得以保留下来。

    中国后来的买办汉奸为了给自己保留后路,却把卖国罪名反手扣在了对外宣战的慈禧太后头上。其实,说皇帝卖国,如同说守财奴散财一样荒谬。可是,中国知识分子居然坚信不疑,不仅自己坚信不疑,还声嘶力竭地广为宣传,从而使汉奸文化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主导文化。官僚买办集团豢养的汉奸文人,总是把卖国解释成是制度问题,中国的买办汉奸等极端右翼势力,可以说是无一例外百分之百地变成了马克思“制度决定论”的拥护者。之所以会出现反马克思主义者疯狂拥护马克思的“制度决定论”这种荒谬情况,其目的就是为了要掩盖汉奸文化这个真正根源。欧洲二战胜利后,没有任何一个人认为叛国是什么制度问题,而是坚决诛杀叛国者个人,像以色列、韩国等国家,至今仍然在追杀惩办历史上的“汉奸”,更是无人认为是制度问题。

    李鸿章的卖国可谓是空前的登峰造极,不算其割让的广袤土地,仅他亲手签署的对外赔款,就超过当时国家八年的财政收入总和。期间,李鸿章个人获取了巨大回报,私人资产达到了相当于国家一年财政收入的规模,超过被成为历史巨贪的和珅一倍,成为在此之前中国历史上第一巨贪。李鸿章之所以敢无所顾忌地放手卖国、放手贪腐,是因为李鸿章发现了此前任何宰相都没有发现的一条安全退路——把财产和亲属转移到国外。正是凭借李鸿章卖国获取的四千万两白银的家产,李鸿章所有后代子女无一例外地云游世界、定居欧美等西方国家,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正是因为李鸿章开辟了老子卖国、儿子出国的买办路线图,后来者才会比李鸿章更加无所顾忌地走上祸国、卖国,乃至最后灭国的罪恶道路。李鸿章也意识到一旦具有了财产和亲属转移国外这条退路,后来者卖国的程度和规模将会远远超过以往所有卖国的总和,所以李鸿章才会由衷慨叹道:“吾辈卖国,非为大也,百年后后生必当与时俱进,后来居上也”,直到最后临死之前,李鸿章还在安慰周围的亲信和家人说:“今日国人骂我等卖国,殊不知将来卖国者,会百倍千倍地超过我们”。

    李鸿章毕竟是智慧超群的一代大政治家,准确道出了卖国根源不在于制度,而在于退路。汉代苏武留胡十九年,冰天雪地气节不变,除了源自于个人崇高品格之外,还与汉武帝灭绝被俘投降的李陵全家有关。虽然苏武身在匈奴,可全部家人都在汉朝。国家,国家,国与家之间不可分割;家在哪里,国便在哪里;家在哪国,便效忠于哪国。李鸿章之所以坚信后来者会比自己更加卖国,就是因为他知道后来者向国外转移财产和亲属,比自己更加方便。在此我们不得不佩服李鸿章卓越不凡的深刻见识。的确,如果中国的买办也像墨索里尼那样尸体倒挂在电线杆上;如果中国的汉奸也像“法奸”那样,男人被随便打死,女人被脱光游街;如果中国也像韩国那样,时至今日仍然在大张旗鼓地追查惩办六十多年前的韩奸及其亲属后代;那么,相信李鸿章宁可回家当卖红薯的落魄书生,也绝不会当万人唾骂的卖国宰相。中国也就肯定不会成为买办当朝、汉奸遍地的肥大国家。

    可见,宰相卖国,买办横行,汉奸肆虐,既不是社会制度所决定,也不是个人品质所形成,而是根源于民族文化,是汉民族文化内生的毒瘤。中国官权集团创造了一套不杀儒生的文化,科举取士又决定了宰相大多来自于儒生,这就为宰相代表的官权集团套上了一个历史护身符,官权泛滥便成为中华民族的悲剧根源。六国不杀儒生,六国为秦国所灭;秦国焚书坑儒,秦国一统天下。满清入关时没有不杀儒生的文化,几十万满族人便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后来接受了不杀儒生的文化,四万万中国人打不过二万英法联军。西方欧美国家没有“迫害知识分子”的罪名,无论国家人口多少,全都能够成为发达国家;中国一个“迫害知识分子”的罪名,把所有“头上长角,身上长刺”富有血性的中国人,尽数投入监狱或打入十八层地狱,中华民族随之沦为任人宰割的“国际肥牛”,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李鸿章正是根据汉奸文化发展的内在逻辑,才能十分自信的预言,后来者在卖国规模上,将会百倍千倍地超过他这个有史以来最大的贪官。并且进一步预言,按照这种汉奸文化发展下去,中国将会遭受“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如果不身在生死存亡的当今危局之中,很难理解李鸿章三千年概念的深刻之处。中国三皇五帝距今约五千年,夏朝建国距今约四千年,秦朝统一中国距今约二千年;而李鸿章不说五千年之变局,不说四千年之变局,也不说二千年之变局,单单只说三千年之变局;这反映了李鸿章不仅是此前有史以来最大的贪腐宰相,是此前有史以来最大的卖国宰相,同时也是见解超凡的一代思想大家。建立在礼乐制度和礼义廉耻基础上的东方文化,就是在三千年前的周朝形成的。以礼义廉耻为基础的道德伦理和以礼乐制度为基础的政治伦理,是中华民族历经劫难而绵延不绝的两条历史纽带,一旦丧尽礼义廉耻和出现礼崩乐坏,中华民族必将陷入万劫不复的灭顶深渊。

    显然,李鸿章从当时洋务运动的改革开放中,看到了国民丧尽礼义廉耻和国家出现礼崩乐坏的末日恐怖;从自己的卖国宰相的亲身经历中,看到了一旦官文化与汉奸文化合流并由汉奸文化所主导,亡国灭种的大祸将不可避免;身居宰相高位的李鸿章更是明白,宰相恰恰是官权、买办和汉奸三种力量互相融合的天然载体;正是据此推论,李鸿章才会发出中国必将遭受“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感叹。毕竟,李鸿章是中国历史上无人能比的权力最大的宰相,把全国资源乃至皇家命运都攥在手中;此前无论是秦朝赵高、宋朝秦桧、明朝魏忠贤,还是当朝宰相和珅,他们无一例外地还都必须以皇帝的名义,从事各种祸国殃民的罪恶活动;而唯独宰相李鸿章,根本不需要借助皇家名义,可以直接决定国家内政外交,西方列强也指定只有宰相李鸿章有权代表中国。正是李鸿章无人能比的特殊宰相地位,使李鸿章看到了别人所看不到的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前景。

    在中国历史上,由宰相直接掌控国家权力和天下资源的,唯独是封建王朝最后一个宰相李鸿章;协助西方列强瓜分中国、造成中华民族差点儿亡国灭种的,也是封建王朝最后一个宰相李鸿章;死前预言中国将要遭受“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还是封建王朝最后一个宰相李鸿章。

    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亡于宰相,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还是亡于宰相。中国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边权力和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之间的根本对立,决定了宰相一旦通过“民主手段”制住皇上,必然会把国家作为换取个人财产的筹码,哪怕是用国家亿万资产去换取老婆一个戒指,也会十分轻松地在所不惜。所以唯独中国,才会出现千古兴亡,亡于一相的历史现象。

    李鸿章是中国有史以来卖国规模最大的宰相,超过以往历史上所有卖国宰相的卖国总和,可是他却信誓旦旦地宣称,百年之后的卖国者,将会百倍千倍地超过他卖国的规模。李鸿章时期,已经把中国从东海之滨到西藏高原,尽数交给了洋人瓜分,仅一场京津大屠杀,八国联军就把中国老百姓杀得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如果在此基础上再超过百倍千倍,那将会是何等恐怖的惨烈景象!按照李鸿章的说法,这将是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莫说是三千年间的悲剧有多惨,仅魏晋南北朝以来,死亡百姓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大乱就不下八次,然而在李鸿章看来,死亡人口超过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历次大乱,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相比,只不过是小菜一碟。真不知道在经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之后,还会有多少中国人能够活着看到这句话?

    最近,常常仰望星空,可是无论将目光投向何方,看到的总是李鸿章这句话,天际间隆隆滚过的声音,亦同样是李鸿章这句话。除此之外,天幕上悬挂的就只有八个大字:千古兴亡,亡于一相。
 



发件人:"www.huxingdou.com.cn" <c2726@163.com>  2010-05-04 08:09:07 +0800 收件人: "大军"<zdjun@263.net> 63071372西城区温家街2号, 抄送:标题: Fw

什么是科学社会主义?

李老

2010年5月

    什么叫社会主义,现在世界上社会主义多得很,好几十个吧,甚至上百个社会主义。大体上我们讲社会主义呢,一个就是十月革命之后,苏联到中国的社会主义。这个社会主义的特色大家都知道了,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计划经济,消灭私有制,中国嘛,还更厉害一点,人民公社啊,那是完全兴无灭资嘛,这是一种社会主义;另外一种社会主义就是第二国际的开始-社会党,欧洲很多国家,特别是北欧西欧,也很多;再有一种社会主义我也搞不清楚,就是非洲也有一些,拉美也有一些,或者叫做民族社会主义吧。

    我们这种社会主义叫什么社会主义呀?讲得难听一点叫做专制社会主义,或者暴力社会主义。现在我们要公平,要富裕,这是邓小平提出来的。实际上中国富裕谈不上,中国经济的发展现在问题很多,当然比过去好得多,从GDP的总量来讲,现在中国占全世界第五位,但是你一人均就没了,一人均就是世界上很后面了,所以说富裕这个东西很难讲。

    而且我们现在经济的总量来讲,它付出的代价很大,资源的浪费很大。我们的GDP是全世界的百分之四点几,不到百分之五。我知道一个数字,我们用掉的煤炭是全世界的百分之三十五,这个数字不得了;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腐败。

    所以很多人说中国我们现在的社会叫做权贵社会主义,这个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有权的人他就便于腐败,官商结合,权钱结合,这个现象我是住在家里面年纪也大了,不知道,是从报纸上看到一点,另外看的是凤凰卫视。美国之音我现在也不听了,耳朵也不行。就是我们自己的报纸上看,这个问题也非常严重,腐败的问题非常非常严重,所以你要说中国现在的社会是什么社会主义这谈不上,首先把什么叫社会主义搞清楚,所以我倒相信邓小平讲的话,不要问姓社姓资,最重要的把经济搞好,大家有饭吃,大家小孩子能够上学。

    我大学读书有革命,没有共产党自己成立共产党,我正式入党的时间是1937年2月,老资格吧,这转眼快70年了。革命,要革命,那个时候论革命蒋介石是不行的。共产党在革命的阶段之所以取得1949年的胜利,打的旗号是什么呢,就是建立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和富强的新中国。毛泽东还有理论嘛,叫《新民主主义论》,后来还有《论联合政府》。

    但是1949年以后,这个全国人民政权到手之后,实际上走的是什么道路呢?就是从中国人过去所说的“打天下,坐天下”,我天下怎么打下来的,我就怎么统治这个天下。那个时候毛泽东有文章,叫做一边倒,就是倒向苏联。苏联这个社会主义,现在大家清楚,它垮掉了,它从列宁到斯大林发展的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共产党专政,就是领袖专政。斯大林比列宁更厉害了,他是真正消灭异己,全部杀掉。

    我们呢,从体制上来说和苏联是一样的,政治的体制叫做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就是共产党专政。共产党专政实际上就是毛泽东专政,而且最后发展到文化大革命。我是文化大革命时给关起来了,很多细节我不熟悉,但是这个我知道:林彪那个时候叫什么“大海航行靠舵手,早请示晚汇报”,而且传达不能过夜,而且那个时候叫做什么社会主义下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而后来就说共产党里面有资本主义,要专政嘛,而毛泽东这个专政比斯大林还不同一点,甚至还厉害一点,这是他搞思想控制,要控制人的思想。而这个东西他在早年就有这个思想。林彪不就说嘛,四个伟大: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伟大的统帅。他后来说呢,那三个伟大没什么味道,我就是要“伟大导师”。所以这一点和苏联专政还不同,他真正把人的思想都控制住,“一句顶一万句”,“早请示晚汇报”。

    那时投入文化大革命的人,对毛泽东五体投地呀!美国也有红卫兵呀,法国也有啊,法国闹得很厉害,影响到国际,所以毛泽东的厉害就是这一点。要么就完全拥护他,要么心里有意见我还不敢讲,而且还作违心的检讨。现在有一本高文谦写的书叫做《晚年周恩来》。周恩来心里不明白吗?他不了解毛泽东吗?他不知道毛泽东做的这一套对还是不对吗?他心知肚明,但是他没有办法,他只能当丫头,你要我干什么我干什么。

    其实中国就是这样一个问题,而且这样一个现象只有在中国才能产生,西方不可能。因为西方的历史发展和中国不同。法国也搞过一百多年,乱过一百多年,当时有孟德斯鸠呀,有卢梭啊,还讲人权啊,自由啊。中国几千年就是皇帝重要,三纲五常。毛泽东是比什么皇帝都厉害,要你思想上服从他,这一点世界上和历史上所有的皇帝都做不到的。就是刘少奇讲的,共产党人做驯服工具。学雷锋是什么呢,雷锋就是当螺丝钉,当螺丝钉,就是没有独立的人格,没有独立的思想,任何人都要服从,而且心里面思想上服从。有一点头脑的人也要讲假话,培养伪君子,所以这一点中国的特色,世界上任何国家做不到这一点,毛泽东只能在中国产生。

    现在我们经济上是变化了,政治体制没有变化。我们有三个垄断,一个政治的垄断,一个经济的垄断,一个文化思想的垄断。现在经济上是松了,现在的局面是政治的垄断和思想的垄断。我的书 《李X讲毛泽东》为什么在香港出呢,这不是很简单吗,我是老革命,我过去是中央委员,我还是中共委员,现在把我的书全部禁止,我的有关庐山会议的书都不让出版了。所以毛泽东的阴影就是这个,为什么造成这个局面?这里面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像西方叫中国是PARTY STATE,党国嘛,党在国家之上,什么东西都是党领导。

    中国的土壤什么呢?具体来讲,第一是农民。严格地讲农民是一个从人类历史社会上来讲一个落后的阶层。中国的农民基本上是文盲,而且农民们是眼睛向上边,靠一个人来管,还需要一个皇帝。中国的农民战争每次就是打倒一个皇帝又出来一个新皇帝。刘邦也是这样,朱元璋也是这样。毛泽东非常欣赏朱元璋,毛泽东实质上他的作为就是个农民领袖,他自己讲得很清楚,他就喜欢痞子运动,只能靠痞子运动。痞子运动就是破坏性的。

    另外还有一个土壤就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中国的知识分子有史以来都是孔子的东西,从思想来讲受孔子的影响,也受专制体制的影响,士农工商。一当官以后你就不自由了,你就在那个体制里面活动了。中国的知识分子和西方的知识分子不同,就是很难有自己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思想的发展,不维护自己的独立思想和有独立行动,没有这个传统。稍微有一点,成不了大气候。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历史上,明朝末不就是由东林党么,也有个别的。

    解放以后也有个别的,你们知道有陈寅恪,他原来是中山大学的教授,解放之前,他不去台湾,留下来了。他的父亲是陈三立,祖父是湖南的巡抚陈宝琛。这么一个有名的家庭出身,解放以后,郭沫若就给他写信,让他到社科院当历史研究所所长,他就回一封信说(这是钱锺书告诉我的)我当这个所长可以,但是我这个所不需要马克思主义,而且请你请示毛泽东刘少奇,经过他们批准了我就来。顶呱呱的一个人。钱锺书算比较独立了,但是他也只能告诉我,他没办法。郭沫若(献媚)到那个程度大家都知道。在党内,像我们这样的人,爱讲点怪话,就把你关起来了,没什么办法。所以这就同西方不同,就像鲁迅讲的,中国人习惯当奴隶,当奴才,这个局面现在没有改变。

    这个会议的决议起了很好的作用,大家都知道了,一个是包产到户,另一个就是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这个会议从思想意识形态上,从毛泽东的统治之下解放出来,总结起来就是否定文革的十年浩劫,这个是了不起的。这个决议的全部过程我参加了,那个时候我是能源组的组长,那个时候我是在能源委员会当副主任,管煤电油。我一直参加这个全过程,所以那个时候呢,对毛的评价不整齐,譬如什么三七开呀或多少开呀。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大家知道方毅,科学院的院长,是老革命。他怎么讲毛泽东呢,说他就是一个暴君,这个说法很厉害了,像秦始皇么。黄克诚大家知道么?黄克诚包括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压20多年。他听到方毅的说法就受不了,他马上写长篇文章维护毛。这个事情我的书里面也有。另外,朱老总的秘书揭发了一个事情:那个时候每逢五一和十一就要开纪念大会,纪念大会就要有一系列口号。1950年五一节的口号汇报给毛泽东看的时候,毛泽东在这个口号最后加了一条:毛主席万岁。这是朱老总的秘书揭发出来的,后来我都写到我的书里去了。

    当时参加讨论对毛泽东评价的人中,像方毅、朱老总的秘书和我属于一派意见。我对庐山会议的内情有个长篇的发言,2万字,揭发了内情。另外一部分人黄克诚可以做代表。老同志里面,受过那么多年的打压,但是他还要维护毛。

    邓小平是毛泽东最喜欢的两个人中间的一个。毛泽东最喜欢的人一个是林彪,一个是邓小平。所以在文革时候,邓小平是没有被提名字的,当时叫做“打倒刘少奇,打倒党内另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而且批邓的时候还保留他的党籍。毛喜欢邓小平,邓小平的左,在历史上和毛也差不多,党反右派就是邓小平主持的。所以邓说“反右派扩大化”了么,因为他不愿意彻底否定,彻底平反,他不愿意。所以那个时期邓小平有一句话:“对毛泽东的评价,对历史的清算,宜粗不宜细”。那个时候,大家觉得这句话有道理,因为你再争下去很麻烦,搞不好党内要分裂,而且很难统一。我听说后来十年以后邓小平在北大开过一次会还讲过这样的话,说“毛泽东的问题是我们这代人不可能彻底搞清楚的,等到以后的人来办吧”。

    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例如我的好朋友、历史学家黎澍,我们当时觉得这个决定赶快通过,这是好事情。那个决议是评价批判毛泽东的开始,来总结过去的历史,来总结毛泽东,评价毛泽东,清算毛泽东的开始。现在对毛泽东评价的书就很多了,两面的都有,维护他的,彻底清算的都有。我呢,好像就在中间,偏这边一点,而不是很彻底的。

    你要把历史搞清楚,首先你要把档案公开。苏联现在档案保密极少一部分,其它全部公开了。有一个同志是研究历史的,我和他很好。苏联垮台以后,他去过前苏联两次。他回来跟我谈,他看到这么一个档案,就是那个时候红军和白军打仗,十月革命以后,红军往西边赶白军的时候,打到一个城市,红军不动了。为什么呢?那个城市里面的妓女很多,都嫖娼去了。于是指挥官这一个电报给列宁,问怎么办?列宁回一个电报,谁也想不到他这么回的:把妓女统统杀掉!这个档案现在公开了,中国的档案,毛泽东的档案,多了。我去过档案馆,我是知道的。所以真正要把中国的我们共产党的几十年的事搞清楚,把毛泽东的问题搞清楚,档案不全部公开,就不可能完全真实。

    那本《晚年周恩来》是香港出版的,作者高文谦是负责写周恩来的年谱和传记的,他现在在美国搞文学去了。这本书中,关于文革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关系,那些文革的内情啊,都写得相当具体。我没有细看,我翻了一下,他写的符合事实。我现在写的就是我掌握的情况,我只能根据我掌握的确确实实的情况来写,我没有看到的,我没有事实根据的我也不好写。所以历史,真正要把历史搞清楚,那还得后代,而且档案不能毁,档案毁掉了很麻烦,档案我知道毁掉了一些。

    我最近这几年在许多场合,大会小会大文章小文章,讲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和进步依靠什么,括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各方面。从西方到东方,尤其是近代到现代,到底依靠什么。第二个问题在西方问题不大,在中国特别是过去的社会主义阵营和法西斯国家,就是主义和理论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在人类社会历史进步到底起什么作用,能起什么作用,我们应该怎样看待主义和理论对我们社会生活对人类历史发展起什么作用。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的宪法写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还有就是三个代表。依靠这些东西?西方宪法里没有主义的,不管这个玩意的。第三个问题要搞清楚,党是个什么东西,党对国家对政治体制对人民生活起什么作用。

    这三个问题不搞清楚,中国向何处去这个问题也解决不了。这是我最近几年我的文章意见里面都有的,这是我公开的。

    我的结论是什么呢?第一个问题,现在我们也比较懂得了,但是呢没有完全按照这样做。我们嘴巴上都讲,比如最近江泽民讲三个代表,这个也还是可以了是吧,什么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还有胡锦涛最近的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和谐社会。这个还可以,比过去不同么,过去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什么叫纲,就是打鱼网,绳子一拉,网就收了。毛泽东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世界上要进步,就必须要阶级斗争,要斗,八亿人不斗还行么?过去我们的进步,靠暴力革命,这是马克思所讲的。而暴力革命在实际上所起的作用是破坏主义,以暴易暴。打倒一个旧皇帝,打倒一个蒋介石,出来一个新皇帝,新皇帝更厉害。

    中国人是不喜欢改良的,要革命。但人的历史的进步靠什么呢,不是靠暴力,而是靠改良,怎么样才能改良呢?依靠什么呢?那就是五四运动中提出的自由、民主、科学和法制。

    我们知道市场经济现在已经在全世界走得很远了,是全球化。美国呢,它在民主上好一点,但是它想人家都像它一样,但它的手段不对头,譬如说在伊拉克伊朗问题上,甚至让自己下不了台,不能采取这个办法。

    科学在二十世纪有很大的发展,现在是信息社会么,你们比我懂得多,我是不会用电脑的,我是电脑盲,呵呵。这些问题,现在的嘴巴上讲,没有问题,上面从胡锦涛起都这么讲,民主和法制都讲,但实际上政治垄断没有解决,意识形态没有解决,所以言行不一致。而且西方的道路,从希腊到罗马,到英国,英国是300年改良啊,300年没有暴力革命啊。美国只搞了一次南北战争了,法国比较麻烦了,法国的自由思想很厉害,人权的思想很厉害,所以这个问题全世界来讲比较有共识了,但是还很难,真正做好还很难。

    第二个问题是主义。国内谈得很开了,到底什么叫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什么东西,现在我也写了很多文章,但我不是搞理论的。你像王路学,他是搞理论的,他写关于马克思,现在国内他写的关于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很多了,当然有的可以公开出版有的还不能出版。马克思主义讲得简单一点,是产生在19世纪资本主义的初期的阶段,那个时候很残酷,你们看过“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没有?恩格斯写的,那时剥削童工非常残酷。马克思的晚年,特别是恩格斯的晚年,情况已经有变化了。英国放弃暴力革命了,走议会斗争的道路,这是看到了资本主义本身在变化。所以估计马克思主义当时就是有错误的东西,但是总体来讲,它也有正确的东西。比如它追求人的精神解放,物质同精神的解放。他追求自由人,这个是对的。他还是重视个人的,重视人的。但是列宁,斯大林呢,到我们毛泽东呢,就不讲人,只讲党性,只讲阶级。把世界搞得非常简单,就是两个阶级,一个革命阶级,一个反革命阶级,你听我的就行,不听我的就把你干掉。就变成这样了。

    所以这个主义,它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真理的东西,它是在发展的,它同自然科学不同,社会科学的东西它不可能求得一个永远的真理。马克思搞的这个理想的共产主义,它的社会性就是不要钞票,发点劳动券,消灭商品,这个就不对了,这个就是绝对错误的嘛。他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的理论也不完全对嘛。我的看法是,资本和资本家对人类的社会进步是起好作用的。没有资本行吗?资本家得管理嘛,管理的好他比一般人就厉害嘛。你像比尔盖茨,他现在搞慈善事业去了。我认为比尔盖茨就是最好的共产党员,中国还没有这样的共产党员。

    我是对中国的情况不悲观,但也不是很乐观。不悲观,是因为现在走市场经济道路,这对意识形态也好,对政治体制也好,会起好作用的,它会慢慢慢慢地突破。所以中国继续走市场经济道路,经济上不出大乱子,不出大问题,几十年以后中国会慢慢变化,因为人变化了嘛。你像你们(指采访记者),就不同了嘛,和我们就不同了嘛,我们这些人,都“缠过脚”,从小孩就缠脚了,带了紧箍咒,所以思想上是不行的,我们这个脚是解放脚,不是天足。你们都是天足嘛,你们没有缠过脚,而今后的人们都是没有缠过脚的。

    现在海归很多,在国内的干部还出去参观,很多人到瑞典参观,瑞典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去过美国三次,79年去过一次,83年去过一次,89年去过一次。第一次去是政府派出的,83年和89年去是哈佛请我去的。

    我到了美国之后,很多问题就更清楚一点了。用马克思的话讲,美国的社会主义因素在长嘛,马克思不是讲什么城乡差别,体脑差别,工农差别嘛,西方这三大差别差不多,没有什么了嘛。所以中国的情况,只要经济不乱来,慢慢发展,其它的方面也会不改革不行的。这是比较乐观的。

    悲观的是什么东西呢,就是这个垄断。政治的垄断和意识形态的垄断一下很难解决,不是很快能解决的,慢慢来,着急没用。

 

 

外国只不过把中国当成一头奶牛

----要袁世凯还是要孙中山?

宛平

2010年5月

    1911年中国爆发辛亥革命在亚洲第一个推翻了专制集权帝国。百年前西方各国支援帝国旧官员袁世凯导致了1916年的帝制复辟是一个历史性全局性的错误,西方的这个历史性全局性的错误从根本上逆转了中国的自由民主进程。如果,西方支持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则将改写中国的现代史和当代史。

    一、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现状

    中国已经是一头“国际奶牛”,也是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发动机。经贸高速发展,但是政治体制落后,市场十分繁荣,但是贫富两极对立,财产许可私有,但是社会极大不公。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0.02% 的人口掌握了70%的财富。中国的财富集中世界第一,成为分化最严重的国家,贫富差距和国际比较在20倍左右。外资已成为西方国家控制中国政治及经济的基础。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民主如此漫长不得成功的原因,外资需要中国的制度及官员的腐败无能,从而赚到大钱,从而不伤其中国社会制度及统治者的皮肉。

    21世纪是不是中国人的世纪?多年来,“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已经成为西方预测学的普遍结论。 2009年美国观察家忧虑说:2039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与中国为敌消灭不了,以中国为友无法为友,遏止中国遏止不了,依附于中国危险更大,中国最好是成为美国的一个州。

    预言中国将在2030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不过是根据经济增长率所作出的静态估算,却没有考虑所需的资源和市场条件。如中国年耗的原油比目前全世界的产量还要多,仅为这些车辆提供道路和停车场的土地面积就等于中国稻田的一半;如果中国的人均纸张消费达到美国的水平,全世界的森林将会荡然无存。 21世纪是不是中国人的世纪只是经济总量的概念。

    欧美国家,60年代就不说“现代化”而是说“后现代化”。但是,在中国必须说现代化问题。因为,中国的社会政治制度落后整整一个时代。我给出的中国现代化的定义是:不脱离国际主流文明兼顾中国文化历史传统的有人权保障,有公民政治权利,有经济发展,有富足幸福生活,有公平正义的党国分离、党法分离、党政分离、党军分离的消除恐怖匮乏的社会政治制度。

    1911年中国辛亥革命成立中华民国,在民主化的道路上中国并不落后。1917年2月俄国民主革命,建立有布尔什维克参与的克伦斯基联合政府。可是,后来发生了苏维埃10月政变,列宁改变了世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共产主义国家,俄中2国的自由民主进程被中断。当代中华民国的政党轮替,南韩1986年汉城奥运会,苏联及东欧的解体,印度尼西亚革命对中国民运具有重大的影响和启示。

     李光耀亚洲价值观Asian Values是冷战结束后国际学术界政经界的流行术语。我认为亚洲价值观具有双刃剑的功用,积极意义与消极意义兼备,是塞谬尔·亨廷顿《文明冲突论》的表现。

    亚洲价值观意图以亚洲文化传统儒家儒学如“忠孝仁义礼义廉耻”“三纲五常”“和为贵”替代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暴力革命及输出;以亚洲本土的儒家民族主义替代欧洲共产主义;以儒家儒学的替代马学事有积极意义的。同时,亚洲价值观意图以亚洲专制传统替代西方自由民主;以亚洲人本主义替代人权思想;以儒家儒学的家国主义替代西方个人主义是很不明智的。

    二、法国外交部百年前不支持孙中山民主革命的历史档案,孙中山“联俄联共”改写了现代中国史。

    1911年辛亥革命后孙中山从美国绕道英国法国回到中国。会见了法国议员和金融家,新闻界,法国外交部的档案有记载。孙中山在巴黎就即将建国的任务及对外关系做了说明,争取外国的同情和支持。孙中山首先问银行家西蒙能不能“立即”或者“在最近期间内”向临时政府提供贷款。西蒙指出无论如何不能立即这样做;四国银行团和它们的政府已经决定严守中立, 但一旦革命者建立起一个为全中国所接受并得到列强承认的合法政府时,它们将不反对在金钱上给革命者以帮助。(实际上后来没有支援。)

    孙中山从英到法历时两周,在筹款上两手空空,这也削弱了他在革命阵营中的影响力,妨碍了他对革命的领导以及对时局的控制。孙中山任命张翼枢为中华民国驻法国的外交职务不予承认,接见张的法国官员告诉他,法国政府“只承认”清朝政府。 法国等国不支持孙中山迫使其“联俄联共”改写了现代中国民主的进程。

    三、西方列国支援旧清国政权袁世凯是中国民主化缓慢倒退的初始主因

    在变革的关键时刻,西方的立场及作用对中国有重大的决定性影响,在支持孙中山和袁世凯的选择性错误是有史可鉴的。在那个时刻,西方支持袁世凯而不支持孙中山造成了中国民主化现代化的缓慢及倒退,这是千真万确的史实。

    1911年12月25日,孙中山国外归来,不得不承认一个既成事实,各省都督代表会议通过了决议“若袁世凯反正,当公举为临时大总统”。“让位”的空气笼罩全国。我认为与中国文化人的圣贤君子与人无争的谦让人格关系很大,并非完全是“新生资产阶级的政治软弱性”有关。

    要孙中山“让位”给袁世凯是西方列国对袁的支持是一个决定因素。当时大多数革命党人并不认识西方帝国,意图以让位来换取西方国家对革命的同情和承认。革命党人错了。

    西方看中的却是清国重臣袁世凯,把他作为中国的代理人,对革命党人施加压力。英、美、德、日各国军舰驶进长江待命。外交上,西方各国不承认孙中山的南京临时政府;西方国家报纸对革命派横加指责;财政上对南京政府实行经济封锁,海关税收分文不给。(选自《帝国的回忆》1908年6月14日托马斯.F.米拉德对袁世凯采访录)

    1912年1月1日南京临时政府诞生,西方列国虚伪地“严守中立”,不承认孙中山的南京临时政府,临时大总统才3个月的孙中山把权力交给了清廷旧臣袁世凯。

    西方支持袁世凯显明了这是一个历史性全局性的错误,导致了1916年复辟帝制,从而根本逆转了中国的民主化现代化的进程。今天要特别强调这个历史教训。如果,西方各国支持孙中山三民主义,中国将改写国民革命现代史,将改写极权 专政的当代史!

    西方一步错棋,中国人几代悲哀。

    袁世凯保证清廷逊位,孙中山让位临时大总统,西方列国选择支持袁世凯,作为政治交易,是旧官僚的狡诈,是革命党人的集体愚昧,是西方放弃基本原则的急功近利。5国银行贷款是袁世凯称帝复辟的主因。

    在谈判期间,英、法、美、日、德、俄六国驻沪总领事即向议和代表提出照会,要他们“有必要尽速达成协议,使目前的冲突归于停止”,逼迫革命党人向袁世凯妥协。同时,还从经济上切断临时政府的财政来源。

    1915北洋政府宣布袁世凯将择期称帝时,美国政府令美国驻华公使给予承认,甚至美国还给袁世凯活动经费,才使袁世凯拒绝了五国政府的劝告。

    西方态度的转变对袁世凯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辛亥革命时期,西方是偏袒袁世凯的,希望他出山来收拾残局。对于 中国究竟实行何种政体,态度不一。但总的意见是:中国最好维持君主政体,不过也不反对采引立宪政体,甚至共和政体。(王曾才:《英国与辛亥革命》,《中国近现代史论集》(十八)第995页。)

    “不论中国人民喜欢哪一种政体,我们所要求看到的是一个巩固统一的中国”,从而使其在华利益不受损害。(《辛亥革命在上海史料选辑》第1042、1192页。)

    1911年12月20日举行的“南北议和”,这个“议和”一开始就是袁世凯与英国公使朱尔典约同德、日、俄、美五国代表密商后、由英驻汉口总领事传话,向各省都督代表提出来的。西方国家不仅在整个议和过程中为袁世凯密谋策划,而且公开告诉革命党人,只有让袁世凯当选大总统才能得到他们的认可。为了避免西方的干涉,革命党人自然只有赶紧让袁世凯出来做总统,以便尽快结束“战乱”。

    孙中山会见袁世凯后也对他赞不绝口,当然,孙中山表现了伟人胸怀。

    四、苏中两国必然通过极权走向现代化

    上世纪美国保守主义政治学家亨亭顿在《发展中国家的暴力冲突》中认为苏联的苏维埃、中国的人代会极权制度是不同于西方民主制的另一种有效的稳定的制度,可以和西方民主制比美并存。其历史背景是,苏联1957年把人类第一个人造卫星送上天,62年领先将第一个载人航天器加加林送上天饶地球3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朝野大惊失色,财团、政界、思想界、金融界、舆论一片混乱,纷纷质疑美国的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亨亭顿就是在这种时代条件下肯定了苏中两国的极权制度。

    几乎同时,美国的另一个政治学家巴林顿 摩尔出了一本《民主和专制的社会起源》,得了重奖。此书结论,苏联和中国这样的大国将通过极权制度走向社会现代化。他把两国的极权制度作为必经的现代化过程,很合乎经济历史逻辑。难道我们不可以认为,70多年的苏联极权造就了它高度发达的航天工业、军事重工业和强大经济国力本身为它的民主变天奠定了必要的物质基础吗?同时,养育了一批大小资产者。因此,以目前的我国综合国力来看,经济总量国际第四,最大的债权国,5大航天大国之一,可以预言中国的现代化民主变天并非遥遥无期。

    亨亭顿在《发展中国家的暴力冲突》中还认为,“民众上街分权没有先例”。可是,苏联、东欧及其后的民主巨变就是靠民众上街实现的。没有暴力,很少死人,民众上街分权已经有了先例。时代毕竟不同了。不必怀疑,中国自由事业的前途是必定的。有不少人认为,经济自由带来政治变革的判断是错误的是没有放眼量。

 

 

论共和政体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高全喜

2010-05-17

  一、为什么要思考共和政体问题?

  为什么要思考共和政体问题?我觉得,在当今中国的政法思想界,存在着各种激烈的思想和理论争论,对于中国社会的历史转型还存在各种不同的认识。在这个理论混乱的时代,我认为从政体论角度来探讨共和国的制度问题是非常必要的。在这个大问题之下,下面我要谈三个相关问题。

  第一,当今中国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种变局从鸦片战争就开始,到今天也还没有完成。一个社会能否建立起一个制度优良的共和国,这是需要探讨的问题。思想界一直有一个关于文化与政治之关系的争论,到底是文化优先论,还是制度优先论?我认为如果纯粹从抽象逻辑上探讨,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两者可能都同样重要,没法分清孰轻孰重。比如,一国之传统文化能塑造出一种政治制度,但政治制度也同样能培育出一种文化来。我认为对当今中国来说,政体制度的真正转型,显然比我们的文化、观念更重要。对我们现在来说,制度的转型肯定更为重要,优良的制度是更为关键的问题,正是由于这个制度不太优良,所以才败坏了我们的文化精神。大家都痛感我们的传统文化已经彻底堕落了,但能够激活文化的,在我看来是政治的变革,就中国的现实来看,“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根本在于制度,是制度而不是文化,才是我们的首要问题。

  第二,说到制度问题,一般说来又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政治制度,或者说国家制度,它涉及国家政权,即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权,又称国体问题,与此相关的还有国家主权问题以及政治正当性问题。另一个层面,是政体制度,有关政府的运作形式,国家权力的配置、功能等,在此并不一定涉及政治正当性以及主权问题,比如说在古希腊、罗马时期,并没有现代的国家主权,也没有“王在议会”的议会主权,但它们的政体运作以及功能也是可以非常良好的。可能一谈到国家政权、人民主权等问题,我们面临的困难会多一些,这些问题,我们暂且可以先隐藏起来,仅仅从政体制度的角度,从政府运作的形式等方面加以探讨,这对于我们目前思考中国社会的转型是有实际意义的。

  第三,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进程,我们的理论空间得到了很大的扩展,各种外来的思想在中国粉墨登场。前几天我还在一篇论述哈耶克的文章中还谈到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是外来的和尚念中国的经,先是马克思主义的异化理论,后来是西方马克思主义,之后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还有各种法治与人权理论,后来又有世界体系理论、东方主义,以及各种社会民主主义,最近几年,施特劳斯、卡尔·施密特的右派理论以及各种左派思想蜂拥而至,最新的一波则是新共和主义。据我的了解,新共和主义的有关文献在最近一两年正在被大量翻译和出版,与此相关联的公民美德问题、积极自由问题、审议民主问题等,它们随着新共和主义的复兴而成为当前中国学术界备受关注的理论问题。应该看到,目前在西方,新共和主义确实带来了一些新的东西,这种思潮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到底有什么关系,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启发,共和主义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新共和主义或者说“剑桥共和主义”,与我下面所要谈的传统共和政体理论,与政体论的共和主义,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我认为随着我们对于西方理论资源的深入了解,这些问题会重新激发起我们的政治思考。我写“论共和政体”这篇文章,也不单纯是某种历史学的考察,而是想通过这篇文章来梳理出一种思路,把共和政体的政治或宪法学的问题放到中国当今的制度改革的过程中加以关照。

  二、共和政体的演进

  下面我进入第二部分,我在此简要谈一下我的文章《论共和政体》的章节目录以及结构。这是一篇很长的文章,大致六万字,谈了三个大问题。第一个谈古典共和政体,第二个谈现代共和政体,第三个谈共和政体与中国现代政制。

  第一部分关于古典共和政体,我重点谈了斯巴达和罗马两个共和政体。这个部分在发给大家的材料我省略了,因为这部分内容中国学界的研究比较清楚,我做的基本上是资料梳理和对于一些基本原则的陈述工作。我们可以说,传统上的共和政体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古典共和政体,一种是现代共和政体。古典共和政体一般是以古希腊的斯巴达和罗马的共和政体为主,其中尤以罗马共和政体具有代表性,罗马共和国是一个功能优良的共和政体。古代雅典民主政治是古希腊人引以为骄傲的,大家也认为它是古希腊文明的结晶。但是我们也看到,雅典政体在短暂的繁荣之后,很快就衰败了,雅典政体的持续时间并不很长;相比之下,斯巴达虽然在文明程度上要劣于雅典,但却持续了八百年的时间,比任何一个希腊城邦国家都长。所以,单从政体角度来说,斯巴达共和政体的稳定性、持续性,可能要比雅典民主制更高明一些。当然从理想的角度看,譬如在古希腊的思想家当中,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们对雅典的民主政体和斯巴达的共和政体都不太满意。他们提出了一个理想的“混合政体”,企图把君主、人民和贵族的优点结合在一起,总的来说,混合政体还是属于共和政体的模式。

  相对说来,古典共和政体的典型形式是罗马政体,对此大家研究和关注的较多,在座的诸位对罗马共和国都有深入的研究。我只强调一点,罗马城邦国家当时的全称是“罗马元老院与人民的共和国”,由此可见,元老院在罗马共和政体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元老院在罗马共和国中具有如此广泛的实质权力,这与罗马城邦国家的性质有关,作为一个主要由自耕农组成的日益扩张的罗马,广大的平民虽然构成了罗马公民的主体,并在军事和经济上对国家负有重大义务,但它们并不构成国家的精英,在政治上并没有支配性的权力。相比之下,罗马贵族构成了共和国的主导力量,这些贵族通过元老院实质性地参与了整个共和国的政体塑造,决定着共和国的命脉,因此,罗马共和国又可称之为贵族共和国。对于罗马共和国的贵族性质如何看待呢?罗马共和国后期的经典作家西塞罗曾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在他看来,元老院是罗马共和政制的核心部分,它有效地结合了君主制、民主制和共和制的要素,使之达到一种平衡,元老院是公共政策的主宰,所有等级都维护它颁布的法律,愿意让它掌握国家的命运,正是通过它的权威,确保了共和国的人民共同利益的共同参与管理。

  我前几天读一篇文章,涉及罗马公法与现代政治。我们一般都在谈现代社会是对古典社会的一个变革,而且是一个很大的变革,这些没有什么不对,但是,现代社会与古典社会就是决然断裂的吗?显然不是。关于罗马法,我们想到的基本都是私法,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欧洲大陆法继受的主要是罗马私法,至于罗马公法,似乎早已随着罗马共和国的覆灭而消失了。其实并非如此。罗马公法制度,尤其是罗马的共和政体,在欧洲乃至北美并没有死亡,例如英国的混合政体、美国的复合联邦制等等,以及社会主义的苏维埃、人民专政、现代共和国,都直接借鉴、吸收或使用了一些罗马政体的原则、理念以及基本的制度设置。不仅罗马私法,而且罗马公法,在现代政治和现代社会中,同样也是富有生机地存在着。所以说,罗马共和制是一个古老而活着的传统。关于古典共和政体,我还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即古典政体虽然没有出现主权问题,但这并影响关于政体制度的优劣,以及由此体现出的稳定性、公共性和正义性的理论探讨与制度实践,这是罗马共和政体给予我们的一个非常好的教诲。

  第二部分是现代共和政体,主要是两个形态,一个是英国,一个是美国。这些大家都很清楚,我的文章也是重点考察了这两个共和政体的具体内容。英美虽然都是共和政体,但它们的表现方式稍微有些不同。英国是立宪君主制,从外表上看它是君主国,不是共和制,但是,我在文章中引入了多方面的论述,最后表明英国实质上也是一个共和国,混合政体是英国共和政体的精华,它把共和政体最有效和最优良的东西展现出来。至于美国当然也是一个共和国,但它与英国不同,是一个复合的联邦共和国,在新大陆创建一种新的共和制,这是美国人民对于人类政治文明的杰出贡献。总之,英美的共和制属于现代优良的共和政体,是从古典共和政体中生长出来的新国家制度,是继承中的创新,也是创新中的继承,它们的建国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下面,我想探讨的是几个理论与实践问题。第一,关于现代共和制的形态划分。近代以来,现代的共和制大致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激进民主制,一种是宪政共和制,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台湾地区的政治学教授萧高彦先生的分析比较透彻。我们知道,近代伊始,共和思想曾经有过一个繁荣时期,后来逐渐被自由主义所取代,20世纪以来,共和思想有所复兴,特别是剑桥学派所倡导的新共和主义,虽然在理论上贡献很大,但也产生了复杂的头绪,甚至带来了一些混乱。如果我们用一个简明的方式来加以概括,可以说近代以来的共和政体思想有两种,一个是人民共和的激进主义共和制思想,一个是宪政共和的保守主义共和制思想。第一种形态在意大利、英国的社会思想中虽然也有表现,但主要集中在法国,法国大革命可以说是这种思想付诸实践的一个里程碑,此后法国的一系列共和国,都难以摆脱这类思想之藩篱,并且对于德国、俄国乃至远东革命的影响深远。第二种形态虽然在欧陆也不无表现,但主流思想并且付诸实践的是英国和美国,英美路径的政制基本上属于后一种共和制形态,宪政共和导致了英美思想中共和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合流,并且最终以自由主义整合与超越了共和主义。当然,现代自由主义出现了危机,共和主义问题又凸显出来,但这已经是当今的问题,或曰现代性问题。

  第二,我想指出,这里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关键问题,就是如何看待政制与政体的关系。记得卢梭和康德当时在考察共和制的时候,他们两人虽然都区分了两种政体形态,一种是人民国家政权,一种是政府宪政结构,但赋予它们的意义却是完全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按照康德的理论,国家政权这样一种终极制的政制形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宪政政府制度这样的政体形式,而他理解的宪政政府制度就是共和,政权的终极制是民主,但这个民主对康德来说是可怕的。在康德的思想中,共和高于民主。因为民主虽然涉及到现代国家主权这个大问题,甚至涉及到了建国的制宪权,法国当时从卢梭到西耶斯都谈到了制宪权问题,制宪权是人民民主的根本体现,但在康德看来,这个东西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宪政的政府制度,他认为这个共和制就是一个代议制,至于民主在康德眼里则是古代的直接民主。而卢梭恰巧和康德反过来了,他认为人民主权对于一个国家的政权是最根本的,政府的制度形态则是次要的。在这里,卢梭把人民民主也叫共和,但是他所讲的共和在康德看来恰恰是民主,不是代议制这样的共和。这个问题很复杂,当共和与民主涉及到一个国家的政权或主权的最终来源时,这其实是一个国家之特权,但是这个特权究竟是怎么运作的,就涉及到政府,政府在宪政层面上来解决上述问题,究竟是把它叫做“民主”还是叫做“共和”,在思想家中是有很大争论的。不过,虽说是一种理论争论,但实际情况却是,法国由于过于强调人民主权,或者说人民主权这样一种与公民国家的直接结合,虽然搞出第一、第二、第三等诸多共和国,但实际上却是民主,激进的民主,并不是这种真正的共和。而像英国,虽然没有刻意地去贬低民主,但搞的却是真共和,尽管有一个君主制的外衣,但混合政体却恰恰是共和的真内容。

  第三,下面我重点谈谈英国。在英国 16世纪、17世纪和 18世纪的政治思想中,大致有三种主要的思想流派在交锋。一种是激进共和主义,特别是哈林顿为代表的那一派;一种是霍布斯的绝对王权主义,以及后来光荣革命前后的保皇党的王权思想;还有一种是洛克的政治思想。关于洛克,过去把他看的很单一,以为他就是一个自由主义民主派,其实洛克的思想很复杂,兼有多种色彩。洛克也有共和主义的思想成分,当然,有些学者把洛克说成是共和主义者,我觉得有些过分。洛克身上大致综合了英国光荣革命的主流思想,有自由主义的,也有民主主义的,还有共和主义的,洛克属于比较综合的思想人物。在三种思想的交集中,英国现代共和制的轮廓大致出来了,其底色是宪政主义,表现为对于国王专制权力的限制,但与法国的不同的是,英国的宪政共和政体有两个渊源。一种是议会制的宪政主义,一种是司法宪政主义。我觉得谈普通法的宪政主义,固然没错,我也赞同,英国是存在着这样一个法治传统的,但是仅仅只说这一点是不够的,因为在英国的司法之外,还有一个政治体制,在英国的政治制度中,还有一个议会的宪政主义,这种宪政主义与代议制,与人民主权,与主权在民和王在议会等思想观念和制度安排相联系。欧洲传统政治中曾经出现的绝对王权,在议会中受到了限制。英国是一个立宪君主制,国王在议会。从这个意义上说,英国不是一个共和国,既不是贵族共和国,也不是人民共和国,但它享有一个共和国的政体对于专制权力的限制,这些权力不论是国王的权力还是议会(下议院)的权力,从而守护着英格兰古老的法治,保障着英国人民的自由;英国也不是一个专制的君主国,国王在英国没有朕即国家的无限权力,只是一个主权国家的象征,是一位虚君,但它享有一个王国的尊崇、威仪、高贵和礼赞,它使得这个国家不再是一种冷冰冰的政治共同体,不再是一只令人恐惧但又摆脱不了的怪兽(利维坦)。英国也不是一个人民主权的民主国,因为它的主权是由国王代表的,司法审判权是由法官和法院掌握的,但是它又享有人民统治国家的实际权力,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政治能动性,通过选举、担任公职等方式,参与政治,参与立法,分享治理国家的责任,不过民主政治在英国不是无限度的,不受制约的,而是法治下的代议制民主,是立宪君主制下的民主,议会的立法权和责任内阁的治理权都受到王权和司法权的制约。

  总之,英国政制不是上述任何一种单纯的政体形式,而是综合了这些政体的优点而形成的一种混合政体,也就是说,它既有民主制的优点,也有君主制的优点,而且还包含了共和制的优点,并把它们整合在一种混合的政体之中。这个混合政体不同于古代的共和国,因为它拥有主权,属于现代民族国家,不是城邦国家,而且,它的主权是双层的,既在君主又在人民。同时,这个混合政体不同于古代民主制,因为它的双层主权是架构在议会制的民主结构之中的,即国王在议会和主权在议会,人民主权是在代议制的制度框架内通过主权与治权的分离而现实的。更为关键的是,这个混合政体又是一个宪政的共和政体,即无论国王的权力还是人民的权力,都不是无限度的,都必须接受法律的制约,法治是英国混合政体的精髓,不过,英国的宪政和法治并不是古代宪政的延续,而是现代共和政体论的宪政主义和英国普通法的宪政主义之结合,它在立法权、统治权(治理权)和审判权三个方面制约着任何一种国家权力所可能出现的专制独裁。上述种种,使得英国的政体从本性上说是一种自由政体,或者说,英国的立宪君主制其实际上的宪政混合政体就是一种被思想家们视为英国瑰丽嘉宝的“自由政体”。

  第四,英国之后,就是美国,我只谈两个问题。首先第一点,关于美国的建国,在思想界中现在有四种主要的观点。第一种是传统的自由主义观点,认为美国的建国精英们基本上继承了英国的以洛克为代表的政治理念,按照天赋人权、社会契约、自由共和等原则,在北美新大陆建立起一个新的国家,这是史学界的传统理论。第二种理论是左派的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认为美国是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在北美新大陆的延续,在某些理论预设方面与自由主义传统观点是有一致性的。第三种是新共和主义观点,又叫共和修正派,这派观点是新近出现的富有冲击力的一种理论,目前占据了学院派的主流,他们一反自由主义的传统主张,认为美国建国的思想基础乃是共和主义,从伯纳德 ·贝林、戈登 ·伍德到波考克,他们重构了美国的建国思想史。第四派是施特劳斯学派,这个学派虽然在很多方面不认同自由主义历史观和价值观,但在有关美国建国的思想基础方面,却是反对共和修正派对于共和思想的片面强调,而是认为自然权利、个人自由等传统价值是美国建国的主要思想前提,在这一点上与自由主义多有叠合共识。上述四派思想理论是有关美国建国之理论基础的四种主要论述,我在此谈这个问题并不是为了涉足美国历史学,而是想通过介绍这些基本情况,以便我们理解和把握美国政体政制时不要忘记即便在美国建国之初,共和主义就是一个重要的思想理论资源,虽然共和修正派可能走过了头,但美国作为复合制的联邦共和国,其政体制度的共和性质是有很深的思想渊源的,可以说是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融合交汇的结果。

  关于美国的共和政体,我的文章作了较为细致的论述,这里就不重复了,在此我想论述的第二点是共和政体在涉及政制之两种状态下的特性,我觉得这对研究共和政体来说,确实是面临的一个问题。前面康德和卢梭对国家政权有不同的理解和论述,从历史传统来说,美国没有步欧洲大陆激进民主主义之后尘,而是追随英国,走了一条宪政共和主义的坦途。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实际上遵循的是康德意义上的共和制思想之逻辑,即诉求的是宪政与法治。当然,美国除了在共和制的复合形式上相比之欧洲有所创新外,对于康德意义上的思想逻辑也有所创新(尽管美国的建国者并没有直接受到康德思想的影响)。我是说美国也有一个“人民主权”的民主主义国家之根基问题,而不是仅仅规划共和政府或宪政政府体制,阿克曼所谓的“我们人民”是美国立国之根基。但是,美国的政治智慧在于并没有像法国卢梭以及大革命那样把“人民”推演到极端,把立国之政治搞成一个永恒的非常政治,而是把非常政治或宪法政治限定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一旦确立国家之本之后,便又回到日程政治,即在宪政共和的法治主义框架之内从事政府的正常事务。但是,当危机出现,国家的根基面临挑战和需要重塑的时候,“我们人民”便再次行动起来,公民的共和精神复苏,积极的宪法政治将打破自由主义政治的繁琐、枯燥乃至败坏。我们看到,阿克曼描述的美国政治之日程状态与非常状态的演变,恰好集中体现了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两种政治精神的互动与结合,而美国人民的幸运和政治精英的睿智也在于他们总是恰如其分地达到了某种平衡,寻找到中间转换的通道。

  三、共和政体与中国

  前面我粗略论述了两个部分的内容,下面第三部分我主要是谈一下共和政体与中国的相关性问题。对于中国政制来说,毋庸置疑,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艰难而急迫的转型时期,上个世纪以来,自由民主和人民共和曾经一度成为两个主要的价值和制度诉求。在新的一轮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法治与宪政则又加入这个主旋律,21世纪之初,社会主义、自由主义、民主主义、法治主义、宪政主义和共和主义随着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崛起,成为学术思想界关注的中心议题。但是,究竟何为上述诸多主义的本质,它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在理论上我们并没有深入而系统的分析研究,不是处于意识形态的空洞说教,就是陷于知识技术上的生搬硬套,教条主义和机会主义的幼稚病泛滥一时。尤其是对于共和主义,尽管我们的国家称为共和国,但究竟什么是共和国的本性,其政体形态和制度价值究竟是什么,它们与自由主义、法治主义,与民主主义和宪政主义,甚至与社会主义、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关系究竟是什么等等,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认真思考并深入研究的。

  问题很多,我大致简单地谈五个方面。第一个是人民主权与政府治权,或者说是国家原则与政体形式,或者说国体与政体,它们两者之间的关系。用阿克曼总结的日程政治与非常政治的两种政治模式来归纳是富有建设性的,我认为,在一般的日程政治时期,康德的共和理论,即宪政法治的共和政府制度,是我们处理政治事务的基本架构,实际上英美政治的主流遵循的便是这个路径的政治逻辑,如果把卢梭、卡尔·施密特那一套无所限制地推演开来,是非常危险的,人民主权的利剑要慎用。但是,在非常时期,人民主权却是管用的,它让我们思考什么是政治的正当性,什么是国家之本,当一个国家败坏到某种地步时,只有人民才用权利来实施政治变革,改良乃至革命,这是现代政治合法性的基础。但究竟什么时候是所谓的“共和时刻”或“危机时刻”,这个决断是需要审慎的政治智慧的。

  第二个就是民主、法治、共和三者之间的问题。一般来说,在古典时期,共和政体是与直接民主相对立的,与法治主义相关联的;而在近代以来,前述的英美政治中的共和政体与代议制民主、法治主义是相关联的,而不是相对立的,但欧陆的激进共和主义乃是与直接民主相关联的,与代议制民主、法治主义相对立的,这样,问题就复杂了。现在的新共和主义搞出了一个新型的民主制,叫“审议民主”。应该指出,审议民主是一种高级的民主,确实可以克服代议制民主的某些缺陷,校正自由主义的某些弊端。我想说的是,审议民主与宪政民主或代议制民主以及法治主义等并不是对立的,这里有一个前提,即是在代议制民主和共和政体运行正常的情况下,审议民主的补充才是有效的。审议民主在中国面临的困境在于:要把审议民主提高到取代宪政民主和代议民主这样一个位置,就把问题搞错了,因为审议民主是一个补充原则,不是一个核心的政治体的运作原则,单纯搞审议民主在中国是没有前途的。

  在中国目前这样一个宪政民主制度、法治主义制度体系还不健全的情况下,鼓吹一种乌托邦式的审议民主,容易导致很多吊诡,甚至导致有些人误用或者利用它来抵制现代的代议民主或者宪政民主,我认为这是得不偿失的。

  第三个就是关于公民权利的问题。共和主义一直强调公民美德,反对自由主义的消极公民观,推崇积极公民,倡导公共利益。一般说来,西方传统的自由主义,大多强调关注或保护私人利益,对公共利益的关注不够,对公民美德的强调不力,致使个人主义泛滥,私人利益至上,由此才引起反弹,共和主义复出。从某种意义上,新老共和主义都鼓吹公民美德,强调公民的公益诉求,反对自由主义在个人公共事务上的犬儒主义态度,要求公民积极参与公共政治。我认为这类共和主义的公民观是值得借鉴和推崇的,暂且不去追究西方的自由主义是否真的像共和主义所批评的那样缺乏公共政治意识,是否真的丧失了公民美德,但中国的情况却是如此,大多信奉市场经济的人,严重缺乏公共关怀,政治冷漠,犬儒主义盛行。由此,共和主义的公民观对于我们时下的政治萎缩病是非常有效的一剂良药,我们需要唤起公民投身公共事业的热情,张扬公民权利意识。当然,这里也要保持警惕,公民德行不能走向极端,不能意识形态化,否则,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所谓公民政治、理想政治运动,也是非常可怕的,要在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间寻求平衡,这才是理性的公民意识。

  第四个问题就是关于自由问题。关于自由,有消极自由、积极自由,还有第三种自由,我觉得这些自由的分别,在中国并没有分化到相互对立的地步,它们对于我们的法治建设都具有启发意义。自由,无论是积极自由、消极自由,还是第三种自由,其一个共有的前提都是一种对个人的基本政治权利之法律的保障。共和主义的自由观,其实是需要制度前提的,个人的私人权利不被强权肆意侵占,这是共和主义自由赖以存在的基础,对此现代共和主义也是没有异议的,但是在中国,这些前提都还不完备,由此,谈积极自由,就要谨慎。我认为在自由问题上,共和政体所构造的自由首先是一个人的基本自由权利能够得到有效保障,共和政体首先要以宪政主义和法治主义为前提。由此,消极自由在当前比积极自由更为迫切,当然,在西方,由于消极自由过度了,所以积极自由、公民美德、公共利益凸显出来了,但共和主义仍然无法取代宪政自由主义。

  最后一个问题,是有关政体之优劣与政体变革的动力机制问题。从政体论的视野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隐含着一个共和政体的制度架构的。人民主权的现代民族国家的主权,在共和国中表现为人民当家做主,其最高的权力形式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民可以通过选举和被选举参与到这个代表大会,行使人民的意志,从主权的意义上统治国家,即人民自己管理自己,因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但是人民主权并不等于政体制度,从现代国家的法权结构来看,主权与治权是分离的。从共和国的治权来看,共和政体的混合制度是可行的,它表现为党的领导,这里的领导不是指代表人民主权,更不是指凌驾于人民主权之上,而是指在政体制度上的领导地位。宪政不等于不要党的领导,更不等于人权至上,宪政只是国家组织的一种权力约束原则,从历史上来,英国的国王是在法下,美国的议会也在法下,无论是国家的权力组织还是个人的尊崇,都不能高于法律,这是共和政体的法治主义和宪政主义的内核。当然,一个政体有优劣之分,即便是共和政体,也同样有优劣之分。但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们对于共和国的原理并没有深入的研究,对于共和政体并没有成熟的经验,也并没有发现有关政制的审慎、中庸和保守的智慧等与共和之道是有着密切联系的,或者说,它们恰恰是共和政体的本性所在。从历史上看,共和政制是一种保守的政体制度,也是一种优良的政体制度,更是化解激进主义的最有效的制度,面对今天的中国问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语境下,深入思考西方古今政制留给我们的共和政体的制度遗产,回顾现代中国两个共和国的经验教训,展望未来的共和国改革之路,无疑是十分必要和迫切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有限公司

原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z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