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军经济观察中心编者按:为了迎接十七大的召开,舆论界最近加强了管理,我们在对文章的选择上也做了一些把关,现发出近日收到的文章,有些文章是很值得关注的。 

文章和信息汇编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编辑

2007年9月26日

目录

杨芳洲“接轨创新”已使我国金融安全危若累卵》

房 宁:《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

白益民:《原形毕露:超级主义者的导论》

纵横周刊社论:《福田康夫主政扶桑,中日互惠可望强化》

中纪委:18排铁柜锁贪官秘档

中国第4代潜艇 欧称难探测

魏汝久:《关于广西岑溪环境污染刑事案的介绍》

智者说:《黑窑主的罪恶该由"穷人"来顶吗?——与孙立平教授商榷》

《劳动合同法》明年元旦实施此前中国可能出现解雇高潮

中国最大“地主”土地储备达45平方公里

美智库凯托研究所发表研究报告:美制造业整体表现非常好

高木:《谁来理解潘岳局长的苦衷》

翟玉忠:《你所不知道的全球化》

乔续:《面对美国金融绞杀战我们的应对之道》

michael pettis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 China's Sovereign Wealth Fund》

田忠国:《创新民主制度应该从创新民主思想、民主心态、民主行为开始》

公盟评论:《最高法院的尊严——郑筱萸、段义和案与死刑复核程序的忧虑》

蒋兆勇:《关注奥运前后中国的走向》

-----------------------------------------------------------------------------------------

发件人: <yangxiaolu_8@yahoo.com.cn> 收件人: "发送时间:2007-09-24 17:24:38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杨晓陆传文(附件) 

“接轨创新”已使我国金融安全危若累卵

----大厦将倾何以处堂为安 积火将燃何以寝薪为乐

杨芳洲

2007年9月23日

    美国次按抵押市场危机的爆发彻底戳穿了其所谓金融创新――庞大的金融衍生品市场的神话,暴露了其实质不过是以社会资产(用于抵押的私人资产都是负债取得)为私人担保进行投机而导致债务链条极度紧绷,加之因此必然带来的虚假评级等欺诈,形成史无前例的巨大社会金融风险。也因此使货币特殊的社会功能(社会流通手段)与其私人所有性质的对立前所未有的尖锐起来[注1]。

    许多国际权威经济研究机构预测,美国次按市场更严重的危机还在后头,今年11月就将有远比8月份更猛烈的危机爆发。次按市场的危机绝非仅其本身的问题,其千丝万缕繁杂的社会联系不可避免将使危机扩展到整个金融衍生品市场及全部金融系统。(现英国的银行挤兑风潮正是因次按而导致的金融危机。)美国及西方各国金融管理当局尽管已对其银行等金融机构大量注资,但包括次按市场在内的规模巨大的金融衍生品债务链条绷得确实太紧了,一处断裂则立即产生巨大的资金供应缺口,并在流通渠道中形成严重堵塞,导致流通速度迅速下降(流动性消失)。以往一般的银根紧缩形成的货币供应缺口就可造成流通速度不断下降和货币供应缺口不断扩大相互强化的恶性循环。(因为流通速度越慢,流通中需要的货币量就越多――即货币供应缺口就越大;而货币供应缺口越大,流通速度也就越慢;由此而形成恶性循环。)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其银行金融系统的巨额注资,应付过去的银根紧缩程度也许是足够的;但在今天因其金融衍生品市场超大规模的发展及比以前绷紧不知多少倍的债务链条(一份资产可以循环抵押多少次而派生出不知多少倍的贷款和债务),[注2] 当虚幻的衍生品需要实际的资金支付时,则区区几千亿美元的注资就如杯水车薪而无济于事了。

    因此,次按危机再次爆发的具体时间或许会与某些国际经济研究机构的预测有出入,但其将再次更猛烈的爆发并导致全面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却已是勿庸置疑的必然性。届时形成的巨大资金黑洞必将吸引全球资金(包括正在我国投机的巨额外资)流向美国。

    我们准备如何应对此外资将大量撤离的必然性呢?美国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似乎为拥有数千亿美元(可动用)储备的中国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逢低买进其优质资产的(剪羊毛)机会。但我们金融和经济管理当局显然已做好了另一种准备:即方便国际投机资本大赚一笔后卷着丰厚的获利顺利撤离。

    看看我们管理层近期已推出或即将推出的各项(改革)措施:

    1.前不久央行推出银行间会员外汇市场人民币外汇掉期业务,既可保证外资即期以外汇换到大量人民币或以人民币换到大量外汇,又可保证其远期相反方向的兑换。也就是既保证了外汇投机热钱可换成人民币爆炒我股票房地产大赚一把后再换成外汇,也保证了境外投机者先借入人民币投机获利后再换成(更多)外汇(抛更多人民币),待将人民币汇率打下去再低价买进人民币后偿还人民币借款。 

    这实际上已形成了外汇的准期货市场(只差合同的标准化)。

    2.前不久央行行长周小川宣布即将取消外汇管制,此举为外资大规模顺利撤离扫清了一切障碍。我国企业对外投资早已不存在外汇兑换障碍。就连腐败分子非法收入形成的大规模资本外逃,以及境外热钱大量流入爆炒我股市楼市,实际上也均已不存在兑换障碍。尤其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后,只要其将跨境对流的资金做成境内客户之间和境外客户之间的转帐,即可实现看不见资金进出的情况下不露声色地完成资金的跨境流动和人民币与外币之间的兑换。即使如目前还有每人每天只能换5万美元的限制,也阻止不住利用其特殊作帐方式隐秘地实现资金跨境流动和无限制的兑换。因此,外汇管制在很大程度上早已徒具虚名,只是对国际投机热钱最后大规模迅速撤出还有阻碍作用。可见,央行以所谓消除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障碍之名取消外汇管制不过是个借口,其真实作用只能是方便境外投机热钱大规模迅速离境。

    3.股指期货马上就要推出,此举在我股指已高企,投机外资作多获利已丰厚时,方便其反手作空,既再获空头利益,又可将股市一打到底,并与银行间会员外汇市场的掉期业务换进外汇抛出(打压)人民币相配合而构成东南亚金融风暴式的双剑绝杀。然后趁我已全流通的股市低迷时以极低成本控股我经济命脉。

    此三项“改革”措施不仅为国际投机资本大捞一把后卷着丰厚的利润顺利撤离扫除了一切障碍。而且已构成了可对我进行东南亚金融风暴财富掠夺的充分条件。

    这足以造成我数千亿美元的财富大失血,及股市和人民币汇率的巨大落差,我将难以避免因巨额财富流失而导致的恶性通货膨胀和银行挤兑风潮,并进而发展为全面的经济危机及其后普遍的萧条。然后就是国际投机资本乘人之危“剪羊毛”,以最小代价控制我经济命脉……

    我金融管理部门如此不顾国家利益,不仅以往多次打压股市使国际投机资本得以坐底建仓,而今又为方便其最大限度吸食我之膏血而自切动脉自置粗大血管,使其得以满载而归去拯救美国次按危机。这足以说明我们的精英大员们是多么爱美国而又多么不爱中国。

    尤其值此时机恰逢我十七大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即将大有作为之际,及台独猖狂,台海紧张,战争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经济命脉若遭他人控制,即使雄心万丈之新领导班子也将难有作为。战争的物质基础若垮掉,其胜算还余几何?!足见提前一年与国际金融接轨用心之阴险。

    应立即采取的紧急措施:

    1.股指期货无论如何不能推出。此恶魔一旦放出东南亚金融风暴之灾祸将在所难免,后果不堪设想。2.外汇管制必须继续坚持而不能取消。否则失去这最后一道安全阀就再无法阻止财富短期内大规模迅速流失。3.银行间会员外汇掉期业务早已大大超出了正常贸易和直接投资规避汇率风险的需要而成为方便境外热钱大规模投机炒作及恶意金融冲击的保障。

    应将“合同需报国家外汇管理局备案”的条款改变为“合同需报国家外汇管理局审批”。以卡掉那些与经常项目和直接投资无关的投机换汇和掉期需求,为投机设置障碍。使外汇掉期业务符合外汇管制的原则。

    以上三条应急措施若能尽快落实,方可避免国际投机资本趁美国次按危机再度爆发之机对我进行的金融洗劫。但需解决的金融安全问题还远比止此。

   注释:

    注1:由于最具社会属性执行特殊社会功能的货币为个人所拥有,因此在社会最迫切需要货币的功能或这种社会需要已过了头的时候,个人为规避风险或为追逐利益,会做出与货币的社会性相反的选择。当银根紧缩资金回收困难时,人们为财产的安全竞相撤出资金,使流通速度下降货币供应缺口更加扩大。而当通货膨胀经济过热时,人们为获利反而又竞相投入资金,使流通速度加快经济更热。总之,不是雪上加霜就是火上浇油。

    注2:2006年全球金融衍生品市场规模已达370万亿美元!相当于全世界GDP总和的8倍多。其中美国金融衍生品市场的规模有100多万亿美元。投资资金杠杆比例甚至可达六百比一。(见宋鸿兵《货币战争》)

 

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所长  房宁

2007年9月26日

解决不了的问题转向西方?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认识外部世界的时候经常出现一种“对象化”的倾向———把自身需要解决而又未能解决的问题转向西方,认为效仿西方体制是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应当说,这种“对象化”的幼稚病还是十分常见的。认为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两党制、多党制能够有效地遏制和解决腐败问题,就是我们国内具有一定典型性和普遍性的错误看法。一些人不明就里,以讹传讹,把多党制奉为一种反腐败的制度设计,甚至要求在中国实行。这里面包含着许多对西方民主,特别是对西方民主政治发展历史的无知,以及一些不切实际的简单浮躁的想法。正确认识西方民主,需要做的一项工作,就是祛除附加在西方民主上的这类似是而非的看法,减少其对我国民主政治发展的干扰。

   与一些流行的看法相反的事实是:在西方历史上,两党制、多党制并未能有效地遏制腐败现象的发生。在一些西方国家的历史上,两党制、多党制恰恰是引发严重腐败的重要制度原因。从西方国家的历史经验看,遏制腐败主要是通过行政监督和行政权力制约机制等手段解决的。在这方面,美国是一个十分典型的例子。

美国“政党分赃制”的腐败

  美国由于其独特的社会历史环境,从建国之始便建立起比较典型的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资产阶级的政党政治在美国历史上发育得也很早,而正是由于美国民主政治中两党制的出现,引发了美国十分严重的腐败现象,并且一直沿袭了80多年,在美国历史上留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页。这就是美国乃至世界政治史上十分有名的“政党分赃制”及其引发的腐败潮。

   1800年是美国的一个大选年。这次大选进行得十分激烈,最后民主共和党人托马斯·杰斐逊经众议院投票,以一票多数当选美国第三任总统。而即将卸任的总统、联邦党人亚当斯为削弱对方势力,在下台前把许多本党人士紧急塞进了政府和法院。当时任命这些官员仓促而草率,在历史上留下了“星夜受命人”的典故。1801年初,杰斐逊上台后,也毫不含糊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立即按“政治上可接受性”的标准撤换了大批联邦党官员,代之以新执政党的人士。由此开启“政党分赃制”先河,使之在相当长时期内成为美国政治录用的基本方式,其他西方国家历史也曾有类似的情况。

 “政党分赃制”存在着明显的弊端。首先,它大大降低了政府行政效率。由于党派纷争、轮流执政,政府官员和其他公务人员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无法保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由于流动性很大,官员们无从积累经验,行政能力普遍低下。

   “政党分赃制”另一个更为严重的弊端就是导致权力腐败。在两党制“轮流坐庄”的政治格局下,执政党一上台便尽力利用掌握的权力攫取资源,以巩固自己的政治基础。在“政党分赃制”之下,不仅执政党要谋一党之私,各级官员个人的腐败更是变本加厉。“政党分赃制”下面政治录用的标准基本上是单纯政治性的,只看对象是否效忠本党,特别是看他们在竞选中是否做出过“贡献”。因此,政治录用实际上演化为相当直接的权钱交易,执政党对大选中的支持者、赞助人投桃报李,论功赏爵;这些人做官之后,便以权谋私、中饱私囊。加之任期有限,官员行为趋于短期化,腐败行为近乎掠夺。

   两党政治下的“政党分赃制”造成了美国历史空前的腐败。美国南北战争时期,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与南方叛军艰苦奋战的林肯总统的身边经常跟着一群“跑官要官”的“金主”。搞得这位伟大的总统不胜其烦、狼狈不堪,一次林肯总统忍无可忍指着办公室外成群的求职政客愤愤地说:“分赃制对共和国的危险可以比叛乱还大。”

美国的第十八任总统尤利塞斯·辛普森·格 

   兰特是南北战争中的“常胜将军”。南北战争结束后,他以保卫联邦的胜利者的身份当选了美国总统。但格兰特在美国历史上却声誉不佳,其重要原因就是格兰特当政时期腐败肆虐。当时的人们说:格兰特政府把美国的税务部门变成了本党竞选的“加油站”。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政党政治以及“政党分赃制”造成的腐败逐步威胁到了美国整个政治制度,威胁到了整个国家,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1880年的大选中,也就是在“政党分赃制”实行了80年后,参加总统竞选的候选人詹姆斯·加菲尔德立志废止“政党分赃制”。加菲尔德的名言是:“政党分赃制”下的政客就像拦路抢劫的强盗,只不过政客掏出的不是手枪而是求职书。其实,在这种肮脏的体制下,有时政客和强盗甚至连加菲尔德所说的这一点区别也没有。加菲尔德如愿以偿地当上总统还没几天,还没来得及废除臭名昭著的“政党分赃制”,便被一个怀恨在心的求职未遂者开枪刺杀。当时美国舆论认为是“政党分赃制”谋杀了总统。

不能误读西方的民主政治

  加菲尔德之死,拉开了美国政治改革的帷幕。在此后不久,一种新型的近代官僚政治便登上了政治历史的舞台。1883年,也就是“政党分赃制”的殉难者加菲尔德总统遇刺两年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乔治·彭德尔顿参议员提出的“文官制度法”,史称“彭德尔顿法案”。该法案规定:建立一个不受党派控制的文官委员会负责对联邦文官实行统一管理;对部分官职实行竞争性考试,择优录用;禁止文官(公务员)参加党派活动或利用官职分配作为竞选者的政治资本;规定实行文官职业保险和建立统一的文官体系。“彭德尔顿法案”奠定了西方官僚政治的法律基础。在实行“彭德尔顿法案”,废止“政党分赃制”后,美国政治中的腐败现象得到了逐步的扭转。

   从美国政治制度发展的历史看,两党政治不仅不能有效地遏制腐败,反而是引发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美国政治制度中对腐败进行遏制的机制主要不在政党政治中间,而是主要通过行政体制中的权力分解与制约。也就是说,腐败问题主要是通过政权与行政体系的内控机制的建立健全而逐步得到控制和解决的。总之,遏制腐败与两党制、多党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我们不能误读西方的民主政治,那样做不仅学不到西方好的东西,搞不好会把坏东西搬了过来。

 

发件人: <hsk287991@163.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4 22:30:00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大军老师收---请您勿必看看此文 一篇对中国至关重要的文章(转载) 

原形毕露:超级主义者的导论 

白益民

    在平时的工作中,我经常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中国国内的企业,他们对“三井物产”这样的日本综合商社的了解也很肤浅。基本上普遍的认识是,综合商社是一个经营几乎所有商品的贸易公司。他们简单地认为“综合商社”的意思就是“各种商品集合经营的贸易公司”。其实这完全忽视了综合商社更重要的金融和投资功能。所谓“综合能力”,不是指“多种商品贸易”的能力,而是强调贸易、金融、投资、物流、信息和人才的综合运营和协调的能力。而综合商社的真正意义,更在于其代位政府,以类似民间企业的行为方式,行使着国家微观经济管理的职能。

    对于普遍接受大学的西方经济学教育和美国MBA教育的中国企业家们和经济学家们,日本综合商社的学问也许已经引不起他们的兴趣和争论了。在目前普遍矮化日本经济的舆论导向下,许多研究日本经济和社会学者被排除出中国主流学术圈外,他们的声音早已经被人数急剧扩大的美国经济学博士们的著作所淹没。特别是当今厌日情绪急升的形式下,似乎也不合时宜去提倡研习日本经济模式。所谓“不景气的十年日本经济”更放大了日本经济制度的罪过。这对于隐藏和融化在微观经济世界中的日本综合商社和财团体系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虽然它们近在咫尺,几乎无所不在,却也无从被中国人关注和发现,更不用担心被中国这样一个竞争对手识破和模仿。当我们为中国各种宏观经济统计数字的高速增长而欣喜若狂时,他们却暗自为大方的中国带给日本的巨额财富而兴奋不已。

    有一句话叫作“眼不见心不烦”。可是,我偏偏工作在一个处于日本经济领导地位的最老牌和最有影响力的综合商社中,眼见中国公司凭借个人英雄主义精神刚刚打出的一片天地,不知不觉中被纳入了日本财团的势力范围。看到周围发生的中日冲突,无不与综合商社或其所关联的财团企业有关。有谁会想过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是日本三井财团的成员呢?从宝钢的资本构成和它建设在中国土地上的事实,没有人会怀疑它是中国人自己的企业。可是,如果宝钢离开“三井物产”涉猎的巴西和澳大利亚铁矿,没有“商船三井”的铁矿石运输和“三井造船”制造的大型矿沙船,不与三井物产和新日铁(三井物产的伙伴)建立合资物流销售公司,没有“丰田汽车”(三井财团成员)和“通用汽车”(三井财团伙伴)这样重要的客户,宝钢能够迅速提升它的产品档次吗?另一个问题,宝钢与外国谈判铁矿价格和合作投资的意志和行为是由中国人自己所能决定的吗? 

    去年年底,出现了一件震动中国经济界的大事,“中航油”在海外石油贸易和期货市场交易的博弈中,一下损失了5.5亿美元。三井物产作为三井财团的一员,拥有世界上很多油田的股权,是这场赌博的庄家(受益者)。在这场赌局中,三井财团有两个重要的关键成员,一个是日本“三井住友银行”,向赌徒“中航油”进行放债;另一个是参股三井住友银行的美国“高盛公司”,通过其在新加坡的子公司“阿尔龙”向赌徒“中航油”提供财务管理和期货交易咨询。显然,在一个四人游戏的麻将赌桌前,三井财团占了三个位子,并扮演着不同角色,而另一个位子留给了“中航油”。由于三井物产拥有全球的贸易和情报网络,加上财团另一成员“商船三井”掌握的全球货运订单情报,就可以轻易判定石油价格将持续上涨,提前埋下大量订单。只要“中航油”不断从“三井住友银行”借钱,然后按照“高盛公司”的意见投入赌局。这样一来,三井物产就可以赚到大把的银子。

    现在,“中航油”输光了银子,欠了三井财团的成员(伙伴)“三井住友银行”和“高盛公司”的债。他们向“中航油”催债是再合法不过的事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或者他们可以逼迫中航油的后台为他们莽撞和缺少经验的儿子“中航油”把钱垫上。“中航油”实在还不起债,把股份折价抵给债主们也是不错的事情。今后,“三井住友银行”和“高盛公司”成了与中国垄断巨头在一起工作的董事,可以分享超额垄断利润。同时,对于中国在国际石油市场的重大行动,三井财团会更容易地捕获到有价值的情报,这对把握石油市场变化和控制贸易风险带来了更多的好处。即使“中航油”清盘这种最坏的情况发生,三井物产赚取的利润从整个财团看足够弥补“中航油”欠三井财团成员的2千万美元债款。对于三井财团这一年在石油生意中赢利的不止一个5.5亿美元利润而言,这点儿债款损失只是个小意思。

    综合商社本身就是一个贸易和金融的综合体,再加上它的财团企业的配合,对于孤军奋战的中航油来说,犹如羊入虎口,必死无疑。我在三井物产东京工作的一段期间,亲身经历向韩国和台湾供应美国粮食的贸易与期货相结合的实战过程,才真正理解了综合商社对大宗原材料的定价机制、贸易实务和风险控制。实际上,对于粮食、油料、糖、棉花、石油、矿产、钢铁和有色金属等具备成熟期货市场的商品,综合商社的操作手法都基本一样。出于商业机密的考虑,我不能在这里做更进一步阐述。“中航油”不过是中国垄断石油企业的代理人,根本不具备从事大宗原料贸易的资源(包括人才、信息、决策机制、风险控制、实战经验等),出现巨额损失只是早晚的事。在旧体制下,由于国营垄断公司全部依靠政府财政或银行贷款来补窟窿,市场波动造成的风险和损失没有暴露出来。值得一提的是,韩国和台湾企业长期与日本综合商社、其它金融大亨和大鳄们对手大宗原料贸易和期货,但它们有一套自我保护的组织系统,非常值得借鉴。

    中航油事件只是中日两国在石油领域展开较量的一个插曲,双方更多的冲突和对抗早就不断暴露出来了,而背后总能看到日本综合商社的身影。特别是中日双方在俄罗斯萨哈林油气资源上争夺异常激烈。为争取俄石油管道项目的走向,日本不惜血本,志在必得。此外,中国和日本还在印尼东固天然气项目和靠近钓鱼岛的东海油气田开发上发生强烈碰撞。事实上,日本是一个能源和矿产资源赤贫的国家,所以它把资源保障摆在国家战略的首要位置。结合国家政策,日本综合商社在世界各地积极获取油气田的开采权。

    综合商社作为投资中介组织,主要利用其长期稳定贸易经营建立起的全球信息网,为财团内部的生产型企业寻找市场定位或投资伙伴。在与财团内的生产企业共同确定投资意向后,通常由生产企业占有支配股份,综合商社以10%左右参股。综合商社为生产企业投资提供中介工作的真正收益来自于未来长期的为该投资企业提供的贸易和物流服务的收入。日本式的以综合商社为中介体主导财团成员企业对外投资的行为,是金融与商业有机结合的具有战略前瞻性的长期投资活动,其目的在于获得对投资企业原料供给和产品销售的控制权,从而实现其财团整体利益的最大化和长期化。必须提高警惕,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由于掌握着大量国有资产,他们的“投资银行业务”潜在着成为被外国大资本(财团和基金)利用的工具。外国大资本渴望获得中国具有战略意义的企业资产,从而最终瓦解中国独立自主的经济体系。 

    当大家看到电视剧《小兵张嘎》和《白求恩大夫》中的日本“零式”战机投下的印有“三井”(“井”字中有个“三”字)标识的军需品被八路军缴获时,是否意识到“零式”战机和“三井”军需品是由三菱财团和三井财团的企业制造的呢?虽然二战已成为历史,重新组建的当今日本财团还是沿袭了战时经济体制的很多重要内容,其当前所属企业通常是军民两用型企业。日本的实际军事力量并不是用军费开支来衡量的,而是看其财团企业的生产规模,技术装备水平,以及企业之间的综合配套能力。随着日本财团的产业外移和海外资产的迅速增长,通过政治和军事手段保护其不断膨胀的海外利益成为财团的一种迫切要求,这也是他们急力修改教科书和相关法律,争取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位的内在原因之一。名义上的日本政府,还会为以综合商社为核心的财团体系争取最大利益,确立日本在东亚的主导地位。

    台湾问题牵动着海内外每个中国人的神经。在历史上,日本旧财阀是对台湾实施殖民统治的真正主角。目前,台湾企业基本上形成了自己独立的事业体系。但是,它们又与日本企业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产业分工和合作关系。特别是,近几年台湾企业在中国大陆高速成长,引起日本综合商社高度重视。为了带领日本财团的成员企业大规模进入中国,商社非常需要既了解中国市场而又按照国际商业规范进行经营的合作伙伴。由于台湾企业的经营理念、企业文化和行为方式接近日本企业,并且拥有在大陆的销售通路,自然成为日本商社将其纳入自己财团体系的首选目标。面临生存和发展的抉择,可能会有更多的台湾企业投入日本财团的怀抱。不由的感触道:没娘的孩子象根草,这是台湾在大陆发展起来的企业的真实写照。中国自己的综合商社和财团体系在哪里?实现台湾与大陆的统一,是否应该从实现台湾企业与大陆企业的统一开始呢? 

    我们的企业家和经济领袖们能否重新研究中国微观经济的管理模式,尽快行动起来,组建和运转自己的综合商社和财团机制,从而确立自主的有计划的市场经济支柱体系。否则,我们国家的大量关键企业(特别是制造业)就象是没娘的孩子一样,将会一个一个被日本财团领养走。特别需要提醒的是,那些以经济改革为名义实行管理层持股的国有企业往往容易成为日本商社的重点猎取目标。因为当管理层个人持有大型国有企业股份时,日本商社可以投入很小的资本与该企业管理层建立紧密的人脉联系,从而影响和间接操控大型国有企业的经营与投资决策。管理层个人可能会为了自己股权价值在短期内最大化并兑现为现金,以很小的代价将战略性国有资产转给日本商社或其财团企业。当中国联想收购美国IMB股份时,美国政府立即出面干预和审查,这应该给我们一定的启示。需要说明的一点,战略性资产的价值不等于企业的净资产。

    中国原有的经济体系似乎完全按照美国经济教科书的指导,在跨国公司的巨大压力下,如同苏联解体一般,正在走向终点。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它帮助我们打破了原有的官僚经济体制结构,引入了市场经济竞争机制。但是,当一种旧的经济体制被破坏后,应该建立一种什么样的新经济体制才能确保社会稳定的基础上,使中国尽快走上富强之路?日本综合商社和其财团企业在中国的大量经济活动也有着积极的一面,它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带来了新的活力,培养出一批重视实践和经验积累的综合性人才,也是制衡欧美企业在华谋取超额利润的重要因素。日本企业带给我们更多集体主义的文化和作风,这完全区别于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和自由主义的文化理念。而且,与日本公司的近距离接触,可以让我们重新审视这样一个问题:那种以股票市场和基金管理为中心的、拜金主义的、美国式经济改革方案是否可以真正造就一个富强的中国?也许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 重商主义的、日本式的综合商社和财团体制。

    明显感到,随着美国金融寡头(基金机构)在宏观领域(汇率,期货)的强大压力,和日本商业巨头(商社财团)在微观领域(资源,物流)的激烈争夺,中国经济正在受到外国势力越来越多地控制。当我们为以中国乒乓球队和中国女排为代表的中国体育军团在世界比赛中屡见战功而欢喜雀跃时,日本国民早已习惯于自己的经济军团(综合商社为核心的财团)在国家间的经济竞赛中所向披靡。美国的好学生南美国家和东南亚国家这样的发展中地区已经成为日本财团的属地;不可一世的美国必须承认其制造产业正在被日本财团企业蚕食;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和中东的丰富资源正在成为日本商社的囊中之物;毫无疑问印度和非洲正在被列入日本财团的新战略目标。唯有欧洲是个例外,因为那里是与日本经济组织模式类似的德国的势力范围,日本财团很难有空子可钻。另外在东亚,韩国是一个不可征服的国家,因为韩国有着从日本学来的以综合商社为基础发展起来的财团产业。在国内,温州是仅存的一块不被外资沾染的净土,因为它们有着类似日本人的商业行为和儒家理念,但组织方式还很原始。我禁不住要问,中国的未来将会如何? 

    刚刚提到中国乒乓球队称雄世界的奇迹,可是多少青年人知道他们崛起的秘密:正是以日本为最强大的对手,不断地研究日本、敢于与它们竞争与对抗,最终成为世界乒坛的主宰。中日争端的实质是争夺东亚主导权的斗争,同时也是一场经济利益的博弈。如何与日本搏击,建立怎样的中日睦邻关系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紧迫课题。让我们通过《中国乒乓球五十年辉煌历史回眸》的历史记录,重新感受一下那激动人心的年代吧:

    1961年4月4日,第26届北京世乒赛开幕了。4月9日,男、女团体决赛开赛,两场比赛的对阵双方都是中国队和日本队。女团决赛首先开始,日本女队经过五盘鏖战,以3比2获胜,实现了她们在世乒赛女团比赛中五次夺魁、三次蝉联的梦想。女团决赛尚未结束,男团大战便在万众瞩目间开始,中国队的决赛阵容是庄则栋、徐寅生、容国团。日本队应以星野展弥、木村兴治、荻村伊智朗。中国队终于以5:3击败了世界乒坛的天皇-日本队,第一次捧得斯韦思林杯。这枚男团金牌凝聚着中国乒乓球队九年的梦想、九年的汗水、九年的付出。男团、男单、女单金牌相继入帐,在26届世乒赛上大丰收的中国乒乓队震惊了世界。

   1963年4月,第27届世乒赛中国男队继续保持优势,夺得男团冠军、包揽男单前四名、获得男双金银铜牌。中国队此番出征,派出了秘密武器--直拍削球手张燮林。张燮林,江苏镇江人,曾进入上海队,1959年参加了国家队集训。在26届世乒赛中,他的这种新打法一亮相,就削倒了日本队的星野和三木。从此,他被中国队雪藏起来,直到27届世乒赛。在团体决赛中,他又展示神削绝技,击败了日本队的三木和木村,为中国队蝉联斯韦思林杯立下大功。

    1965年4月,第28届世乒赛由梁丽珍、李赫男、林慧卿、郑敏之组成的中国女队顺利杀入团体决赛,对手正是宿敌日本队。时任女队教练的容国团排出奇阵,用林慧卿、郑敏之两员削球手出战,打了日本队一个措手不及。最终她们以3:0战胜了蝉联四届冠军的日本女队,首次捧得考比伦杯。接着,林慧卿、郑敏之又在女双比赛中夺魁。中国女队连夺两金,从此吹响了崛起的号角。在女队打响翻身仗的同时,男队也连奏凯歌,庄则栋、张燮林、李富荣组成的团体阵容在决赛中击败了由木村、小中健和高桥浩组成的日本队,再度蝉联斯韦思林杯。

    可惜的是,同样是60年代,以日本综合商社和主力银行为核心的日本经济军团(财团)重新组建之时,中国却没有一只象中国乒乓军团一样能够活跃在世界经济舞台与日本对抗的经济军团。唯有韩国人在70年代学习日本经验建立了综合商社和财团体制,成为一只抗衡日本的有生力量。日本式的财团体制实质上是面对经济自由化的经济环境,采取的一种对抗外国经济霸权,巩固和发展本国独立自主经济体系的一种战略选择。根据目前中国人均GDP、人均收入,城乡差别,教育水平和企业组织等各项综合指标,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中国整体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与日本六十年代中期极其相似和接近。我们正站在十字路口,摆在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面前有两条道路:一条是拉美和东南亚道路,一条是日本和韩国道路。今后的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如何,可以说将取决于中国国民对建设富强国家的经济学基本原理的理解程度。

 

 

发件人:"Michael Anti" <antisblog@gmail.com> 收件人: <blogmail@googlegroups.com>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4 13:31:25 +0800 优先级:普通 标题:[Anti's Blog] 纵横周刊200736期《福田康夫主政扶桑,中日互惠可望强化》

福田康夫主政扶桑,中日互惠可望强化

纵横周刊200736期 Editorial 纵论

9月23日下午,日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果揭晓:福田康夫以高出麻生太郎133票的330票(占全部选票的62.6%),毫无悬念地当选党的第22届总裁。按日本法律,在本月25日的国会上,福田将被指名为日本第91任首相(任期到2009年9月),与此同时,安倍内阁总辞职。 

福田的当选,终结了因安倍辞职而造成的短暂的政治空白期。虽然从政权的承袭上,被看成是"后安倍"政权的出发,但如果联系到福田其人的政治因袭和背景的话,新政权的成立,或许标志着日本当代政治的一个新的,却也是严峻的拐点:从日本在21世纪所面临的国家战略目标及正在经历的社会转型的角度而言,新政权作为戛然落幕的安倍政权的延续,上承小泉所开辟的"构造改革"的政治资源与"道统",与安倍内阁一样,同属改革政权的性质;但同时,自民党作为执政党,政治凝聚力空前涣散,已到了岌岌可危的关头,党的改造与整个国家的改革几乎已不容分开来考量,任何机遇延误和政策误判,都足以导致政权更替、江山易手局面的提前。 

对此,福田本人心知肚明。在选举结束后的两院议员会上,他不无沉重地表态说,"自民党正面临巨大的困境。首先期待以党的再生而重拾国民的信赖,切实地推进政策实施,本人将身先士卒。"

整整一年前,高喊"摆脱战后体制"的年轻的安倍晋三,在国民追星般的一片喝彩中构筑了"美丽国家"政权,在小泉改革的正面和负面两种"遗产"中起航,结果不到一年便触礁,不但没能消化、克服小泉的负面遗产,连其正面遗产都未能尽保:不仅"贫富格差"、"下流社会"等社会问题依旧,而且党政也遭遇了此前被一度"去势"的派阀和族势力的复权、反动,离心力大于凝聚力,几乎"党将不党"。尽管在对亚外交领域,安倍做出了一些成绩,但在国民最为关心的财政经济等领域,几无建树。不仅如此,国民对"改革倒退"的失望及基于其上的对执政党信任沦丧的严峻现实,更抬高了继承政权执政的民意门槛——在所有的意义上,"后安倍"政权所面临的,无疑是一次艰难的出发。 

对新内阁来说,延长即将于11月1日到期的《反恐对策特别措置法》,继续维持自卫队配合美军的印度洋上供油活动,以回报盟国的期待,是目前最重要、最紧迫的课题;安倍曾对国民庄严承诺"务必尽快解决"的国民年金记录遗失问题,事实上已"让渡"为新内阁的绩效指标;如何消解构成自民党参院选举惨败要因之一的都市与地方的经济落差,彻底整合、重构党政,以回应国民和在野党的批判,重建执政党的凝聚力,是福田政权的当务之急。而所有这一切,都要在"分裂的国会"(即众院由执政党主导,参院由在野党主导)的矛盾中艰难推进。如此现实,乃该党史上前所未有,其如履薄冰可想而知。 

就对外关系而言,福田"不参拜靖国神社"的表态及其平衡、稳健的国际观,基本上保证了中日关系在其任内不会出现大的变数;其明显倾向自由主义的思想背景和政治理念,也会在相当程度上"矫正"安倍保守的国家主义对日美关系造成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其主张通过对话、谈判谋求问题解决的"向前看"的灵活姿态,对推动日朝关系走出死结,进一步发展是一个利好。

1978年8月12日,正是在福田康夫之父、福田纠夫首相任内,中日两国复交后难产了6年之久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得以签署。乃父所倡导的与亚洲国家"将心比心"(Heart to heart)的"福田路线",不仅从心理上拂拭了为日本欺辱过的国家对历史的阴影,也给日本带来了巨大的现实利益。 

而大器晚成的福田康夫,其在作为内阁官房长官长达1289天的超长记录中的所作所为表明,贯穿父子两代的注重对亚外交的政治遗传基因,必将有助于中日两国战略互惠关系的进一步强化。对此,不仅中国舆论普遍表现出善意的期待,而且,美布什政权也不掩饰对这位在构筑了日美蜜月同盟的前小泉政权内长期担任官房长官的政治家抱有的"良好印象"。

   (本期轮编是研究员安替。 《纵横周刊》的主页是http://www.fawjournal.com ,提供以往各期刊物下载。如果您对国际关系,地区政治,各国文化感兴趣,或者对我们的刊物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写信给我们,faweditor@gmail.com。如果您对我们文章中的观点有不同意见也欢迎您给我们来信,我们将在读编往来中做出回答。订阅请直接发信给antisblog@gmail.com,联系安替:michaelanti@gmail.com。
 )

发件人:"Flynn" <yilu@sse.com.cn> 收件人: "Flynn" <yilu@sse.com.cn>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4 09:57:24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转发: Subject: 中纪委:18排铁柜锁贪官秘档 & 迪拜证交所可能控股纳斯达克

中纪委:18排铁柜锁贪官秘档

    位于平安大街的中纪委机关大院令不少贪官望而生畏。路透社,

 【本报北京新闻中心记者刘越山20日电】20余家中外重要媒体的30余名记者,20日走进一向予人神秘印象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参观了号称「保存中纪委最高机密」的中纪委档案馆。18排、每排上下两层的银灰色铁皮柜内整齐码放着自1979年10月中纪委恢复至今查办的所有6万卷案件档案。据悉,由于涉及高度机密,档案馆的使用有着严格的规定,即使是中纪委内部的工作人员调阅档案,也要经过严格审批。 

 中纪委是中共中央的核心部门,向来受中外传媒高度关注。尤其是在十七大召开之前,中纪委果断查办了国家统计局原局长丘晓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上海市委原书记陈良宇等一系列大案要案,备受全球瞩目,但由于其工作内容涉密性极强,此前从未对外接待过公众参观。 

 上午9时,众记者先后参观了中纪委两大核心办公机构案件审理室和巡视工作办公室。案件审理室副主任刘振宝介绍,案件审理室下设7个处,仅有45人,承担着案件审理与行政复议等多项职责,重点审理包含「自办案件」在内的6方面案件,包括省部级以上或在全国有较大影响的案件,其中,丘晓华一案就是该室二处专责审查的。 

两核心机构 编制仅77人 

 随后,记者还参观了中纪委、中组部巡视办公室。据悉,该办公室行政编制为32人,设有4个处。根据中央安排,巡视办下面成立了地方巡视组、金融巡视组、企业巡视组以及中央国家机关巡视组。 

巡视工作 将提强化建议 

 对于巡视这项创新制度,中纪委巡视办副主任玄洪云表示,工作已受到了中央的充分肯定,赢得了民众的拥护和支持。如近年来查处的陈良宇、侯伍杰等案件,部分线索就是在巡视工作中发现的。玄洪云表示,十七大后,巡视办将加强三方面的工作:一是研究制定巡视工作条例,并据此提高巡视工作的规范化水平;二是加大对巡视新情况新问题的研究,提出强化性的建议;三是建立和完善监督机制,建立一支作风优良的巡视队伍。 

 而面对众记者关于陈良宇案进展情况以及中纪委「双规」制度是否高于法律等的提问,中纪委办公厅副主任迟耀云等官员则在有问必答之余,显示出「躲避」技巧。迟耀云强调,随着中国高层领导人反腐败决心的坚定和各项制度的日趋完善,以及民众的广泛参与,腐败现象一定会愈来愈少。

迪拜证交所可能控股纳斯达克

    根据一项复杂的协议,迪拜证交所将获得纳斯达克19.9%的股权及后者在伦敦证交所28%的股权。如获通过,迪拜证交所将控股纳斯达克

  【网络版专稿/《财经》杂志记者 曹祯】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Nasdaq)和迪拜交易所(Borse Dubai)9月20日(周四)宣布达成一个三方协议,由后者购买纳斯达克19.9%的股权以及转让纳斯达克在伦敦证券交易集团所持28%的股权。作为交换,迪拜交易所将允许纳斯达克收购瑞典证交所(OMX),从而结束了双方针对OMX进行的长达六周的投标战。如果交易顺利达成,迪拜交易所也将成为纳斯达克的控股股东。

  根据这项复杂的协议,纳斯达克将分两步获得OMX的全部股份。首先,迪拜证交所根据已经达成的协议以每股230瑞典克朗(约合34.68美元)收购OMX,随后以总价114亿瑞典克朗(约合17亿美元)的价格卖给纳斯达克,同时获得19.9%的纳斯达克股份,每股合41.01美元。同时,迪拜证交所以每股28.30美元的价格获得伦敦证交所(LSE)的28%股权。这一系列交易完成后,纳斯达克对伦敦证交所的持股将降为3%。

  今年5月,纳斯达克宣布通过换股加现金的方式收购瑞典证交所(OMX),涉及金额达37亿美元。两家公司在发布的联合声明中称,新公司将被命名为纳斯达克OMX集团,总市值将高达71亿美元,其中纳斯达克股东将拥有72%的股权,OMX公司股东持余下的28%。 

  但目前一切尚未定局,这一收购还必须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美国政府的态度并不乐观,主要是担心此举会威胁到美国证券业。当然,类似疑虑并非首次——一年多前,另一家迪拜企业DP World打算收购一个港口运营管理公司时就曾受阻。有类似遭遇的还有中国的中海油公司(CNOOC)。最后,这两个收购案都是在美国议会的阻力下无果而终。

 

国际化谬误30年……

半求

    国际化谬误30年:深圳是大陆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城市。

    在最近的一些讲座上,以及在一次探讨招商地产半山海景兰溪谷2期价格走势的小型聚餐上,半求就提到这样一个问题:其实关于国际化认识,中国存在30年的谬误。比如,深圳在与上海、广州、北京等城市比较起来的时候,经常说深圳国际化程度不如他们。从政治国界角度这是没错的。但如果按照WTO的原则,则香港、台湾、澳门都属于外资。游离中国大陆经济体之外的港澳台,早就在国际经济中沉浸已久并取得了长足进展,其经济经验、国际眼界、竞争实力都是国际级的。

    好了,谁能够说在深圳的港澳台力量,比北京、上海、广州差呢?从这个角度说,深圳是不是中国大陆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城市呢?

蛇口2.5平方公里一所国际学校:4所国际学校

    香地咨询&房地产之窗得到消息,最近,日本商工会与蛇口海涛酒店就“深圳日本人学校”校舍租赁一事正式签约,至此,“日本学校”进驻蛇口海上世界已成定局。这间深圳日本人学校计划2008年平均月春季开学,这将为工作、居住在深圳的日本朋友带来莫大的便利,留居蛇口的日本人将因此而显着增多。

加上目前已有的蛇口科爱赛国际学校(QSI)和蛇口国际学校(SIS),共有三家国际学校落户海上世界片区。而香地咨询&房地产之窗掌握的权威消息表明,2008年春节前还将有一家“英国学校”进驻蛇口。
“日本学校”专门为在深圳工作的日本人子弟提供教育,“英国学校”则主要为英国人在华南的子弟提供教育。这样一来,10平方公里的蛇口将有4家国际学校落户,国际学校密度高达2.5平方公里一所,大陆还有哪个城市是对手呢?

深圳在蛇口之外,则只有一所国际学校:大亚湾国际学校,之外再无其它国际学校。同时,蛇口的国际教育涉及面覆盖了美洲、欧洲、亚洲,而由于大洋洲基本都属于美洲、欧洲的影响范围,因此,曲曲小蛇口的国际教育覆盖面之广,让人惊叹。

真国际,非伪国际:外籍人士密度,与地租高低正相关

与一些挂羊头卖够肉的所谓“国际学校”不同的是,蛇口的国际学校创办时间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华南第一所由外籍人士创办、师资全部为外籍教师、采用美国教材和教学大纲的蛇口国际学校就在蛇口诞生。

1988年,因为要解决大批来自美国在蛇口海域工作的石油专家的子女的入学问题,SIS在海涛酒店创办,从当初的12个学生发展成为了现在拥有来自美国、英国等34个国家的近500名学生。

如今,蛇口国际学校已经能够提供幼儿教育及中学10年以下教育,学生主要来自美国、英国、日本、新加坡及韩国;美国学校QSI国际学校是蛇口第二所国际学校,设在相隔不远的碧涛中心做校舍,采用美国教材和教学大纲。

根据最新的统计,原来3000名外籍人士聚集的蛇口,如今已经增加到了5000多名,分布密度高达500人/平方公里,正式因为这种国际化优势,使偏离深圳行政中心、商务中心的蛇口长期占据深圳地租高点的位置,半求发现,外籍人士聚集的密度高低,几乎与深圳地租的高低成为正相关关系。

国际化:蛇口的核心人文优势

源自来美洲、欧洲、亚洲先进地区的师资力量,以及这些国家的国民聚集蛇口,带来的眼界,与那些隔靴搔痒的国际化是完全不同的。来自异域的精英人士,其意识与行为习惯都已经深入到日常生活,对蛇口造成了实质的而非表明的改造。

蛇口这种领先的、真正的国际化优势,以及便于思考、让人心平气和的山海交融的大环境,以及众多古迹构成的历史沉淀,使蛇口人容易拥有了宽阔的眼界和开阔的心胸,并与国际潮流保持同步。蛇口能够培育出华为科技、招商银行、平安保险、中集集团、招商地产、招商局物流等大型企业,以及务实卓越的企业领导人,成为我国单位土地面积上孕育国际性、国家级大型企业的最多地方,是有它内在的理由的,后天形成的国际化人士密集、先天即有的整体环境,难道不是保持可持续竞争力的蛇口文化的孵化器幺?国际化,作为蛇口核心的人文优势,这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是希望半求今天的阐述,能够更深一层。

眼界无价:要给,就给孩子全球的视野

这种环境,是否更有利于后代成长?在全球化越来越密切的今天,我们的后代的生存与竞争环境,绝不会局限在一城、一省、一国,而是全球。因此,如何在下一代最佳的教育年龄段,就给他们最好的国际化环境,并养成全球视野,这与己、与国,都是功在千秋的大业。

与其给孩子灯红酒绿、世俗繁华、成熟安逸,不如给孩子以全球的视野。具有全球视野、学会国际化交流的经验与生存能力,比金钱、比物质要重要得多,眼界无价。大清朝的最终落后消亡,就在于此。

兰溪谷2期推向市场,为蛇口标出了最新的价格:4~5万/平米,这是蛇口别墅类产品之外的最高记录。如何看待这个价格,以及蛇口未来的不动产走势?这对于不同的人群,无疑有不同的价值判断。

对于具有足够实力、并想把后代置于真正国际化的氛围环境之中的群体来说,在大陆华南地区已经没有第二选择,蛇口是唯一选项,那幺无疑这个标价的高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对于不在乎所谓国际视野的群体而言,即使降一半,也毫无意义。那幺谁来给国际化环境,于全球视野予以合理的估价呢?

中国第4代潜艇 欧称难探测

超导电磁流体推进概念潜艇模型。 网上图片

 【本报讯】据东方网报道:中国海军研发机构一位官员日前表示,中国在下一步将要制造更新的「喷水磁流体」动力的常规潜艇。消息引起各界关注,欧洲著名的国际海军潜艇联盟协会(NSL)称,对中国专家的介绍感到震惊。NSL学会亚洲海军发展顾问约翰博士表示,解放军的新型潜艇首次与欧洲先进潜艇技术,采用了同等类型的模式,预料全新潜艇,具有「难以被探测的能力」。 

技术追德国 适用更深水域 

 据中国海军早前展示的潜艇预期设计模型,其外观十分类似德国建造的214级潜艇。喷水推进技术在欧洲刚刚开始处于初期应用范围。 

 NSL约翰博士表示,「中国专家的介绍使得我们感到震惊。中国目前已经开始研制新型的类似德国海军214潜艇采用的「新型主动/被动鱼雷水下对抗系统(NAPTC)。但目前没有资料表明这些技术可能来自德国海军。但是采用磁流体喷水推进技术,将会极大增加他们新型潜艇的水下生存与对抗反潜探测能力。目前的「宋级」潜艇,中国可以做到「最小范围的被探测几率」。全新的元级潜艇,可以做到「难以被探测的能力」。而他们新一代潜艇,可以预料将被用于更加深的水域,并且属于无法探测阶段。」

 

发件人:"rujiu wei" <weirujiu@gmail.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3 21:26:39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魏汝久律师 环境法 

   仲先生:农村环境污染导致的群体性案件,近期发生多起,我估计还会频频发生。这不得不引起我们对环境法律、司法制度、政治体制进行反思。潘岳说,中国的环境问题实际上是政治问题。只有进行政治改革,制度设计以人为本,坚持可持续的发展观,而不是以一党、以私利为本,才会改变目前这种状况。广西岑溪一案,让我们再次反思。 

魏汝久 律师 2007 09 23

关于广西岑溪环境污染刑事案的介绍

2007年9月3日到5日,广西岑溪李进永等人因环境污染引发的涉嫌妨害公务罪群体性刑事案件在岑溪市法院开庭审理。魏汝久、李克昌、肖卫东等律师为被起诉的村民提供法律援助。

在法庭上,律师们指出,涉案企业广西岑溪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为政府招商引资的外资企业,但7年来没有获得工商营业执照,投资方英属处女岛力达投资公司的资金没有到位;生产项目没有进行环评;没有执行“三同时”制度;没有获得排污许可证;《人民日报》和《广西日报》对其严重污染进行了报道;上级梧州市环保局数次要求当地政府断电、拆除关键设备、关闭和注销该企业,却没有得到执行等等。

针对妨害公务的指控,律师们指出,起诉书说警察去维护“正常”的生产秩序,而实际上该企业的任何生产都不符合环境法等法律;多位被告人案发时根本不在现场;以及警察违法使用警械,滥施暴力,伤及无辜,引起众怒;滥抓无辜,超期羁押等等。五位辩护人认为各被告无罪。

我们正在等待一审的判决结果。

辩 护 词

尊敬的法官:

作为本案被告人李进永的法律援助律师,我们为其做无罪辩护。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进永的犯罪事实有两项:1、策划、召集几百名村民到中泰富造纸厂门口“闹事”;2、参与推倒砸烂“警车”。公诉机关据此指控其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我方认为,被告人李进永没有参与这一突发事件;这些指控依法不能成立,被告人李进永应被法院宣告无罪。

一、被告人李进永没有参与村民与警察的冲突;

(一)案发时李进永不在现场,自始至终没有参与警民冲突;
2007年01月10日上午9时左右,村民们聚集在中泰富造纸厂门口抗议污染,被告人李进永和其他村民代表到厂子里面的办公室进行谈判和交涉。当李进永他们听说厂外的村民与警察发生了冲突,出来到了现场时,滥用催泪瓦斯的警察已经逃走;面包车已被愤怒的村民掀翻了,整个过程已经结束了。

上述经过,由被告人李进永本人的供述、其他被告人黄纪勇的当庭供述、当庭作证的证人覃西江、李妙的证言等证据予以充分证实。这些证据都直接证实,被告人李进永案发时不在现场。

(二)这是一起突发事件,不存在李进永与村民们事先的策划和共谋;
通过庭审调查,我们清楚地知道,本案是突发性的,没有人能够事先预见到。不管是去谈判的李进永等村民代表,还是在厂外现场抗议的村民;不管是报警的企业人员,还是出警的派出所警察,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严重的警民冲突。所以,本案是突发性的,不存在任何事前的策划、共谋和共同故意;也无法预见和策划。

至于村民集体去抗议,则仅仅是去抗议污染,而不是准备好了被警察喷催泪液;也不是准备好了去和警察打架,去妨害警察执行公务。被告人黄纪明当庭供述,李进永召集大家开会,是商量环保赔偿的问题。被告人黄纪勇当庭供述,李进永等村民代表商量的环保、用电问题;没有商量怎么对付纸厂,也没有商量如果有政府部门干预该如何做等事情。公诉机关出具的黄发奇和覃武华的证人证言,也是证明李进永他们开会讨论的是环保问题、用电问题,而不是妨害公务问题。事实上,他们也不可能讨论“策划”妨害公务问题,因为他们不可能预见到公安机关出警和冲突的发生。

(三)公诉机关依据的相应的证人证言都是虚假的伪证,建议法院追究这些人故意做伪证的法律责任;

指控被告人李进永参与砸车的证人,都是污染企业中泰富造纸厂的头头和保安,他们的证言与事实完全相反,并且相互矛盾;

公诉机关的证据如下:

1、证人覃积奇是中泰富造纸厂的办公室主任,他作证说,是“在中泰富纸厂门口看见”:陈波被村民故意伤害“大概有十五分钟左右”;“纸厂方就打电话到110报警,向公安机关反映村民阻碍工厂正常生产的情况,波塘派出所的民警陈波、甘庆君等人接到110报警后,就到中泰富纸厂进行处警。”该证人还作证说,李进永、覃华南、阿土二等人“他们一齐将车辆推翻。”

这份证言完全是谎言!根据案发现场警察的亲笔证词,以及数名其他被告人的口供,还有当庭作证的证人证言,都证实整个冲突的过程时间很短,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这怎么会是证人所说的被伤害“十五分钟左右”呢?!如果真是如此,这位警察不被打死了吗?

如果该证人真在案发现场,怎么会知道厂方人员向110指挥中心报警或者派出所报警呢?怎么会知道公安机关内部的出警安排呢?他有千里眼和千里耳吗?!特别是,前述证据已经充分证明,当李进永等村民代表从厂里出来时,冲突过程包括砸车已经结束了。该证人却仍然说李进永等人指挥了砸车。该证人证言完全是在撒谎!该证人证言不具有客观性,依法不能被法院采信。

2、证人张发奎是中泰富造纸厂的副总经理;证人周建光是中泰富造纸厂的保安队长,他们都做假证说,被告人李进永在现场砸车。结合上述证据,我们也清楚地知道,这些证人在说谎。综上,辩护人认为,对于这起突发性的警民冲突,被告人李进永没有参与;也无法事先策划和预谋。公诉机关的指控依法不能成立。

二、李进永与其他被告的行为,不构成共同犯罪;也不构成妨害公务罪;

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被告人李进永与其他被告的行为构成共同犯罪。也就是说,他们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共同实施了犯罪行为;而且他们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我们认为,这种观点不符合我国刑事法律的规定。

(一)、李进永与其他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共同犯罪;

共同犯罪,是指共同故意犯罪。即使认定其他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因为这是一起突发性的案件,事发突然,不存在他们事先的策划和共谋,也不存在教唆,所以,李进永与他们也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当然不构成共同犯罪。

(二)其他被告人的行为也不构成妨害公务罪;

妨害公务罪所侵害的客体,是公安机关等机构合法的公务活动。如果公安机关进行的不是合法的公务活动,就不能被认定为妨害公务。比如,近几年,在全国法院审理的许多黑社会性质的案件中,涉及到许多警察作为黑社会的保护伞。难道我们能把妨害警察保护黑社会的活动,当成妨害公务罪进行起诉吗?!
在本案中,涉案企业岑溪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严重污染环境的生产活动根本就是明显的、严重的非法活动,警察去保护这样的生产活动,当然是不合法的!群众反抗这种非法的公务活动,当然不能构成妨害公务罪。

(三)被告人的行为也不构成寻衅滋事等其他犯罪;

根据刑事诉讼法律和规则,司法实践中也有这样的实例,那就是如果人民法院认为公诉机关起诉的罪名不成立,可以直接按法院认定的罪名定罪量刑。
因此,在本案中,我们不得不来考察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或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这两个与本案最相近的罪名。很明显,因为这一案件事出有因,且村民们的利益受到严重侵害,所以不存在村民们无缘无故、挑起事端的故意和任意,所以,这些罪名也不成立。

三、包括被告在内的全体村民的反抗行为是自力救济、正当防卫的行为;是合法的行为;

我将在下面专门谈到环保、公安和政府的过错和违法行为。面对村民的生存和健康,包括各被告人在内的全体村民被迫抗议污染,反抗警察权力的滥用,是村民们的自力救济、正当防卫行为,是合法的行为。

四、企业的污染和政府的包庇,是造成这一事件的根本原因;

(一)涉案企业岑溪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的投资人,是英属处女岛的一家离岸公司(皮包公司),在广西投资的这家企业没有出资到位;根本没有必要的合法有效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二)该企业的生产项目,根本没有环境影响评价的手续;根本没有执行“三同时制度”;根本没有合法的排污许可证;
(三)这个企业,严重地污染了当地的环境,对村民的生活、生产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致使村民的生存权、健康权等切身权益受到严重的侵害;
这一方面的证据,我们已经能够提交了2006年12月23日《广西日报》“今日聚焦”版关于涉案企业污染环境的报道;也提交了当地环保局的信访答复等证据。环境污染的事实简直是触目惊心!
(四)梧州市环保局在案发前,数次发文要求岑溪市政府关闭取缔这家严重违反环境法律的企业,但是,岑溪市政府置若罔闻,拿着上级主管部门的数次函告当作耳旁风,漠视群众利益,终于酿成大祸。
上述种种,根本在于企业的无良和政府的不为,人民的利益受到了严重侵害,这是这一案件发生的根本原因。

五、公安机关处理案件不当,是造成这一案件的直接原因;

(一)公安机关不应该去维护造纸厂的非法生产和污染行为;
起诉书说,公安局派出警察,是为了“维护纸厂的正常生产秩序”。纸厂的生产明明是非法的,明明是严重污染环境的,怎么就成了“正常的生产秩序”呢?
(二)警察滥用暴力,直接导致了冲突的发生;

根据被告人邱新铭的当庭供述,证人黄发奇的证言、证人黄纪镇的证言、证人龙华状的证言,可以证明如下事实:当警察到达现场后,即开始对抗议的村民拍照。警察的目的很清楚,就是立此存照,秋后算账。当村民强烈要求不要拍村民,应该拍污染状况时,根本没有人对警察使用暴力或威胁,警察的人身安全也没有受到任何侵害或威胁。上述证人都没有看到村民对陈波殴打或威胁。倒是有证人龙华状证明,陈波“误认为群众围上去打他,就拿出一只水枪(催泪剂)喷向围在前面的群众。”“就是在一大帮群众围住他,对他指指点点时,他用水枪喷了一下围在前面的群众。”被陈波喷倒的人是60多岁和80多岁的老太太,她们能对人民警察构成什么威胁呢?

但是,警察心虚,却立刻使用催泪瓦斯,对无辜的老人们喷去,致使多位老人昏倒,最后被送到医院抢救。警察的这种做法,直接引起众怒。为了防止自己的亲人和更多的无辜群众被喷倒,村民们被迫反抗,将陈波等人赶走。村民的行为,是被迫进行的防卫行为,是我国法律所保护和鼓励的合法行为!
(三)警察滥抓无辜;

案发后,警察抓了许多人。最后逮捕起诉的这八位被告,第一被告李进永没有参与;第二被告邱新铭未满十八岁;其他六位被告都是些老头。在审讯中,警察对未成年人邱新铭进行刑讯逼供。特别是,被告人覃华南这个老头,上午十一点从家里赶着牛出来路过纸厂时,案件早已结束很长时间了,也竟然被抓了起来。

六、本案的实质是,地方官员不执行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只追求一己之利;公诉机关是在运用司法手段打击镇压村民;

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不顾国家的法律和产业政策;不顾当地百姓的切身利益;不顾党中央的科学发展观和可持续发展的政策。根据卷宗和庭审调查,我们都知道,案发时陈波的照相机里面存有现场村民的照片;这些照片也表明村民没有攻击警察。但是,公诉机关拒绝向法庭提交。不但如此,公诉机关却以污染企业人员的伪证来指控村民。

这一案件,是典型的只许招商引资,不许百姓死活;只许警察施暴,不许百姓反抗。

尊敬的法官,为了保障被告人不受非法追诉和司法报复;为了党可持续发展政策的落实;为了岑溪的山清水秀,请宣告被告人李进永与其他被告人无罪!

辩护人 魏汝久 律师
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2007 09 05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依据刑诉法的有关规定,我作为本案被告邱新铭的辩护人,现就本案事实及相关法律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被告人邱新铭客观上没有妨害公务的行为,主观上没有妨害公务的故意,没有破坏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公务活动,不符合妨害公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不构成妨害公务罪,依法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调查表明:

一、被告人邱新铭没有破坏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公务活动;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解释:妨害公务罪是指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大代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或履行职责,或者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虽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但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无论从刑法条文本身规定来看,还是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解释来看,妨害公务罪的首要条件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如果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的不是公务、不是履行职责,那么不能产生妨害公务罪;虽然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的是公务、履行的是职责,但是在此过程中如果不是依法执行,那么遭到抗拒或阻碍,也不能构成妨害公务罪。本案中,陈波等人的行为不是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具体理由是:

1、陈波等人的出警目的不合法;

本案中,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没有营业执照、岑溪市环保局已经多次责令其停产停业、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对环境污染严重,而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仍然非法生产。而陈波等人出警的目的是要维护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的“正常生产秩序”,也就是维护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的非法生产秩序、维护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继续污染环境、破坏损毁本案被告人所世代生存的环境;维护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继续违反环境保护法、维护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继续对抗岑溪市环保局。因此,陈波等人出警的目的本身就是违法,不是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

2、陈波等人的工作方法不合法;

庭审调查表明:陈波等人出警没有乘坐警用车辆;到达现场后没有出示工作证件;没有表明其警察身份;陈波等人到场后不是首先了解情况、听取现场群众的合理辩解,而是粗暴的要求群众立刻散开,用数码相机拍摄现场围观群众,以便秋后算帐。事实上,在场群众所停留的处所是波塘镇水头垌村的公共场所,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的门口,而非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厂区,村民在此停留并无过错。因此,陈波等人的工作方法严重违法。

3、陈波使用警械的程序和对象不合法;

首先:陈波使用的催泪弹是否我国公安系统合法配置的警用催泪弹?公诉机关没有提供证据或说明对此予以证实;其次:陈波自述及被告邱新铭等人的当庭陈述充分证实陈波在使用催泪弹之前没有进行警告;再次:陈波使用催泪弹攻击的目标是不分男女老幼、不分是否无辜,乱喷,把龙桂英、李培芬两位年逾七旬的老太太眼睛喷伤、摔倒在地,把邱新铭等无辜村民眼睛喷伤。依据国务院1996年1月16日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七条“人民警察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经警告无效的,可以使用警棍 、催泪弹、高压水枪、特种防暴枪等驱逐性、制服性警械”的规定,人民警察在使用警械之前必须先行警告,经警告无效后才可以使用。而且警械只能对违法犯罪分子本人实施,而不能对无辜的老百姓实施。陈波使用警械的程序和对象充分表明是在滥用职权,滥伤无辜,其行为严重违反上述法律规定。

因此,陈波等人的行为不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行为;被告人邱新铭等在场群众对陈波等人滥用职权、滥伤无辜的行为予以阻止,不属于破坏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公务活动,不构成妨害公务罪,依法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二、被告人邱新铭客观上没有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不符合妨害公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依法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调查已经表明,被告人邱新铭既没有使用暴力、也没有使用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不符合妨害公务罪的客观要件,依法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三、被告人邱新铭主观上没有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犯罪故意,不符合妨害公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不构成妨害公务罪。

庭审调查表明:

1、邱新铭因为看到龙桂英、李培芬两位年老体弱的无辜村民被喷倒,自己的眼睛被无故喷伤的情况下,捡起一块砖头想打用催泪弹喷射村民的陈波,其本意是要报复陈波,而并非是要阻碍陈波执行职务;
2、邱新铭在陈波非法使用催泪弹伤害村民及邱新铭之前,并无想打陈波的想法;
3、邱新铭自己眼睛被喷伤后、捡起砖头想打陈波之前,不知道陈波是警察;
4、在听周围有人说陈波是警察后,邱新铭立刻主动放下了石头。
因此,被告人邱新铭主观上没有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陈波等人执行公务的犯罪故意,不符合妨害公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不构成妨害公务罪,依法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二、公诉人指控被告人邱新铭犯有妨害公务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所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庭审调查表明:包括公诉机关都是认为指控被告人邱新铭等八名被告人犯有妨害公务罪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起诉书中明确记载:公诉机关曾于2007年5月13日、7月13日分别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而补充的结果,除了2007年6月5日的一份覃积奇的《辨认笔录》之外,没有补充任何新的事实,没有补充任何新的证据。也就是说:在2007年7月13日公诉机关因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之后,公安机关没有补充任何新的事实、新的证据。直到本案提起公诉、直到庭审,本案仍然还是公诉机关7月13日退卷时那样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经过庭审质证表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邱新铭犯有妨害公务罪的证据是: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鉴定结论、书证、物证、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但是上述证据缺乏客观性、关联性,证据之间不能互相印证,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得出公诉人指控的“被告人邱新铭犯有妨害公务罪”的结论。具体理由是:

1、被害人陈波、甘庆军、陈步云的陈述中对于击打陈波的人员(邱新铭还是覃六、抑或别人,不能认定)、击打陈波的工具(石头还是木棍,不能认定)、陈波遭受击打的时间(是在喷射催泪弹之前、还是在喷射催泪弹之后)等重要事实的陈述相互矛盾,不能相互印证,缺乏证据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能作为指控被告人邱新铭妨害公务罪的证据。

2、证人证言——覃积奇、黄发奇、周建光、周毅、张发金人的证人证言彼此不能相互印证,而且关键证人覃积奇、周建光、周毅、龙春荣等人虽经辩护人多次要求,公诉人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拒绝提供上述证人到庭接受质证。因此,上述证人的证言不具备证据的客观性、合法性要求,不能证实被告人邱新铭犯有妨害公务罪,不能作为认定被告人邱新铭犯有妨害公务罪的证据。

3、现场勘查笔录和鉴定结论——庭审调查表明:2007年1月10日纠纷现场被推翻车辆是车牌号为桂K60127的柳微面包车;而2007年2月6日岑溪市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鉴定结论书中鉴定的却是车牌号为桂B01118号的面包车。公诉机关提供的上述两份证据没有证实同一事实,缺乏证据的关联性要求,更不能证实本案被告邱新铭实施了妨害公务的罪行,依法不应作为认定被告人邱新铭犯有妨害公务罪的证据。

4、书证、物证——公诉机关当庭提供的照片并非纠纷当时拍摄的照片,而是在陈波等人离开后第二批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到场后拍摄的照片;公诉机关提供的物证仅仅证实被推倒的车辆内有石头,但并未证实该石头系何人扔进车内。因此,公诉机关提供的上述书证、物证缺乏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要求,不能作为认定本案被告邱新铭犯有妨害公务罪的证据。

5、被告的供述和辩解——庭审调查已经表明:侦查机关对邱新铭等人的讯问笔录内容既没有让被告人审阅,也没有向被告人宣读,就让被告人签字;笔录内容中最基本的事实都明显的错误(比如记录邱新铭的父亲也叫邱新铭);八名被告人的讯问笔录内容各执一词,彼此相互矛盾,彼此之间以及与其他证据之间无法相互印证,缺乏证据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不能得出邱新铭确实犯有妨害公务罪罪行的结论,不能作为认定公诉人指控被告人犯有妨害公务罪的证据。

因此说,公诉人指控被告人邱新铭妨害公务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所指控罪名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本案被告人邱新铭客观上没有妨害公务的行为,主观上没有妨害公务的故意,没有破坏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公务活动,不符合妨害公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邱新铭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所指控罪名依法不能成立。恳请法庭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驳回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邱新铭的指控,以切实维护法律尊严,切实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上述意见,请合议庭采纳。

辩护人:肖卫东 律师
2007年9月5日

覃华南妨害公务案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被告人李进永等八人涉嫌妨害公务一案,北京市逢时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覃华南家属的委托,指派李克昌律师担任被告人覃华南的法律援助律师,现本律师出庭为被告人覃华南辩护。

一、广西壮族自治区岑溪市人民检察院岑检刑诉(2007)156号起诉书中“经依法审理查明”的下列事实是错误的以及存在漏查漏写的事实。

1、“---以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对本村存在环境污染问题为借口---。”(起诉书第2页中部)。众所周知,把不存在的问题当作问题讲叫“借口”,而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富纸业)对本村到底存在不存在“环境污染”呢?事实是非常清楚的,中泰富纸业对本村的环境污染是非常严重的,而且自2003年开始,市环保局就开始对中泰富纸业的环境污染问题作出处理决定。2006年9月、2007年3月,梧州市环保局专门对中泰富纸业的环境污染问题发文,并作出处罚处理,并要求“关闭该企业”。中泰富纸业的环境污染问题,也多次刊登在广西日报上,其中2006年12月23日广西日报第七版,就以“谁来还我清山碧水?”为标题,报道了波塘镇新廉村的造纸厂环境污染问题,还特别指出了中泰富纸业对环境污染的情况。中泰富纸业对环境的污染,已影响到村民的生存,这难道还要用以“环境污染问题”为“借口”吗?环境污染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所以起诉书对该事实的查明是错误的。

2、“---民警陈波---前往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维护该厂的正常生产秩序---”(起诉书第2页中部)

民警陈波到中泰富纸业去维护“该厂的正常生产秩序”,如果该厂存在“正常的生产秩序”,那么,民警陈波到中泰富纸业去维护“该厂的正常生产秩序”则无可指责,如果该厂不存在“正常的生产秩序”,那么陈波又去维护的什么呢?

事实是中泰富纸业就没有“正常生产秩序”可言,也就是说,中泰富纸业的生产完全是违法的。“中泰富纸业”自2001年以来,从未取得过合法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而只取得过“筹建”许可,“筹建”许可后面明确告之“筹建期间不得从事经营生产”,且“筹建许可”也已经过期。在这种情况和前述情况下,“中泰富纸业”何来“正常生产秩序”?“中泰富纸业”根本不存在法律上的“正常生产秩序”,所以说起诉书中对该事实的查明是错误的。

3、起诉书中漏查漏写的事实:

在检察院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卷中,现场目击者、证人、受害人等众多的询问笔录中都谈到“陈波拿出催泪喷射器向在场群众喷射”这个情节,这是一个重要情节,因为有了这个重要情节,才使村民“情绪更加激动”,这才是导致这次冲突的直接原因。这么一个重要客观事实,起诉书中没有描述和书写,属于漏查漏写,在这种情况下,起诉书的指控已经失去了客观性和真实性。

二、中泰富纸业对环境的污染是此次事件发生的客观原因;

由于中泰富纸业对环境的污染以及该企业生产的非法性,村民要求该企业停工并无不当,客观的说,要求该企业停工是政府应该做的事。现在,我们已经欣慰的看到政府已经下决心关闭波塘178家污染的造纸企业,这是非常正确的。所以说,中泰富纸业对环境的污染是此次事件发生的客观原因,而不存在村民的所谓“闹事”。

三、民警陈波出警不当,是此次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

经过庭审,已经查明,民警陈波在处理矛盾时,在人身安全并未受到威胁时向在场村民喷射催泪剂,致使有人倒地、有人受伤,以及受伤人需要到医院去疗伤。在村民诉求(要求工厂停工)并无不当的情况下,民警出警不当,违规使用催泪剂,这才是导致此次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

四、此次事件不构成“妨害公务”;

构成“妨害公务”的前提条件是“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依法执行职务”保护的必须是合法行为,保护不合法的行为就不构成“依法执行职务”。在此次事件中,中泰富纸业属于非法生产,其生产是不合法的,“维护其生产秩序”就是不合法的,民警出警去保护中泰富纸业的不合法行为,怎么能说是“依法执行职务”呢?

不是“依法执行职务”,就不能构成《刑法》第277条第1款的“妨害公务”,所以说,整个事件不构成“妨害公务”;

五、被告人覃华南在事件发生时并不在现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覃华南是无罪的;

在庭审中,被告人覃华南回答了法官、检察官、律师的提问,覃华南在法庭上的回答与公安机关案发当日对覃华南的询问笔录记载完全一致,所以说,覃华南在法庭上的回答,具有级强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也就是说,在事件发生的当日当时,民警陈波受伤时和小汽车被掀翻被砸之时,被告人覃华南并不在现场,今日开庭,已有证人出庭证实事件发生时覃华南不在现场。覃华南是事件发生之后一个多小时放牛经过这里,这里是村民进出村庄的必经之路。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公诉人出具的在事件发生一个多小时后拍照的照片,根本不能证明在事件发生时的情况。所以说如果该事件构成案件,覃华南也是无罪的,所以特为被告人覃华南做无罪辩护。

六、对本案的综述:

综观本事件全过程,是由于环境污染而引发的一个群体事件。

首先,中泰富纸业设立在波塘镇新廉村,该企业对环境的污染是毋庸质疑的,岑溪市环保局和梧州市环保局多次下文对该企业进行处罚,并对群众信访事件处理意见单上明确告之信访人,对“中泰富”做出的处理意见是:“对广西岑溪中泰富纸业有限公司波塘纸厂制浆车间发出停产的通知。(即在未办理建设项目立项和获得批准之前,不得以调试的名义进行生产)。”加之中泰富纸业连营业执照都没有,所以中泰富纸业的生产是不合法的,是违法的。

其次,民警出警应协助政府制止中泰富的的违法生产行为才是对的,可是相反,民警出警却去保护违法的行为。加上出警民警陈波采取了不妥当的向在场村民喷射“催泪弹”的行为,才导致今日事件的发生。

再来看今日出庭受审的八名被告,有四名60岁以上的老人,这八名被告在此之前均无前科和不良记录,也就是说,这些被告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如果不是上述事情的发生,怎么会有今日的事件?在这个前提下,即便发生了陈波的轻微受伤以及一辆小汽车被掀翻这样轻微的后果,也不宜把这些人推上刑事案件被告人地位的做法,而应用行政处罚的方法或者民事赔偿的方法将矛盾化解,将事件处理掉。必须再强调一下,既岑溪市政府和梧州市政府已下决心关闭有污染的造纸企业,政府的这个决策是正确的,也为今后解决这些纠纷指明了方向。故建议法庭对本案及对被告人覃华南慎用刑罚,以使本案的判决结果能够经的住历史的考验。

辩护人:李克昌 律师

2007年9月5日

 

发件人:"yuansheng liu" <bjsanweishuwu@gmail.com> 收件人: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18 17:24:31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三味书屋9月22日讲座信息 

揭开中国国学真面目

亲爱的朋友:

您好,三味书屋邀请您参加新一期主题讲座,具体内容如下,欢迎您的参与!

主讲人:仲大军先生
主题:揭开中国国学真面目
时间:2007年9月22日(周六)15 :00-17:00
地点:三味书屋(西长安街民族宫对面)

内容安排: 
1.仲大军先生演讲, 1小时左右 
2.自由提问、交流1小时左右 

 

发件人:"李宪源" <li9xianyuan@gmail.com> 收件人: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2 09:00:31 +0800 优先级:普通 标题:黑窑主的罪恶该由“穷人”来顶吗? 

   此文可以一读;中国即使似乎颇多良知的"公允"学者,也会把穷人变富就堕落,跟其实经不起推敲的"穷人堕落"两个不同过程,有意或无意地混为一谈,可叹。李宪源

黑窑主的罪恶该由"穷人"来顶吗?

——与孙立平教授商榷

智者说

认识清华大学的孙立平教授是20多年前的事了。那是在辽宁兴城海鸥宾馆的政治体制改革研讨会上。那时的他当然还不是教授。此后虽然没有联系,但一直关注着他,媒体上一出现他的名字,我都会认真看一看的。原因很简单,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好,似乎还是辽宁的老乡。

  遗憾的是这次一看,突然想和他唱点反调了。所幸关于孙教授的文章不长,为了证明本人没有曲解教授的本意,权且转录如下:

语出惊人:穷人堕落更快

社会堕落穷人也会随之堕落,堕落的速度甚至超过整个社会,因为穷人没有资源去抵御堕落!

昨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著名社会学家孙立平做客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通过黑煤窑事件分析社会底层的生存状态。他认为,黑砖窑反映了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可能会达到一种更残忍的地步。

黑砖窑主是穷人害穷人

资本对劳工的压迫、官商勾结……对黑砖窑事件的这些传统反思思路,孙立平一开讲就坦言不太同意。他认为,在这个事件中,无论是包工头还是黑窑主,其实都算不上像样的资本,也没有像样的权力。他认为当中的奴工现象所表明的是一种典型的穷人祸害穷人、弱者欺凌弱者的一种现象。

从很多披露出来的黑砖窑来看,这些黑砖窑基本坐落在偏僻、落后、穷困的地区,尤其是山区。孙立平以经营得比较好的王斌斌砖窑为例,现场算了一笔经济账:把劳工骗过来,六条狼狗、几个打手看着,让他们像奴隶一样劳动,一年生产了300万块砖。砖窑主收过去,给了11万元。30个劳工不给工资,但光是伙食费就得去掉一半,也就是五万多块钱;剩下还有五六万块钱,还要养六条狼狗,几个打手,还有其他经营的费用,最后可能就剩下四五万块钱。"大家想象一下,即使这个包工头是一个雷锋,一分钱也不要,这四五万块钱,三十多个劳工在这里分,每个人能够分多少呢?"

按照一般的情况,一年也就生产六七十万块砖,一般包工头一年能够剩下一二万块钱。所以他不太同意用劳资关系去解释这件事,甚至不太同意用官商勾结来解释。他也承认对当地官员的贿赂有可能存在,但,一年也就一两万块钱的利润,能够勾出什么样的官商?实际上这个包工头一年前也还只是一个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的人。这个窑主其实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而能够当窑工的,那些被骗来的窑工,都是比他们更弱的弱者,是老人、小孩、智障者等等。所以从黑砖窑事件当中可以看到,弱者对弱者的残害、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可能会达到一种更残忍的地步。

首先为孙教授感到遗憾的是,他有一个混乱不堪的逻辑前提:山西黑煤窑的窑主是可怜的穷人,而这种窑主对于窑工的残害是穷人祸害穷人、弱者欺凌弱者。

一边是没日没夜地做工,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挨饿受冻,挨打受骂,一分钱的工资拿不到,累死了,打死了都无人知晓的窑奴;一边是无偿地欺榨窑奴,每年有几万元收入的窑主,在孙教授的眼里,他们却都顶着共同的帽子——"穷人、弱者",实乃咄咄怪事。

  按照孙教授的说法,"这个包工头一年前也还只是一个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的人。这个窑主其实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于是我们便认识了孙教授的另外一个奇怪的逻辑。一年前打工仔和农民,无论现在做什么,都还是原来的身份——"穷人、弱者"。如此说来,一个已婚的女子出来骗婚,当受到法律的追究时,便可以拿"一年前她还是个姑娘"来辩护了。屈指算来,改革开放不到三十年的时间,贫富差距的拉大也都是后来的事。现在的富人当初也是普通的穷人。只有极少数人富过了两代。按照孙教授的说法,这些富人至少在残酷的原始资本积累阶段也是"穷人"的,他们所制造的罪恶,都该属于穷人所犯下的罪恶了。

  孙教授"以经营得比较好的王斌斌砖窑为例,现场算了一笔经济账:把劳工骗过来,六条狼狗、几个打手看着,让他们像奴隶一样劳动,一年生产了300万块砖。砖窑主收过去,给了11万元。30个劳工不给工资,但光是伙食费就得去掉一半,也就是五万多块钱"。我理解孙教授对于王斌斌的同情心,只是不知孙教授是否真正去认真调查过,这个王斌斌果真将收入的一半都拿来为窑主办伙食?我表示怀疑。
孙教授要我们"想象一下,即使这个包工头是一个雷锋,一分钱也不要,这四五万块钱,三十多个劳工在这里分,每个人能够分多少呢?"这一想象不要紧,看来一分钱工资不给窑奴们,也是有道理的。你怪人家不给工钱,和怪人家不学雷锋一样,说不过去呀!

  回到孙教授最重要的论点上来,所谓"堕落的更快",显然论证的是个速度问题。然而,何以证明穷人堕落得就更快呢?穷人堕落的速度与富人堕落的速度之差显示在哪里呢?很遗憾,孙教授并没有列举他眼里的富人堕落的事例,也没有拿出真正的穷人和富人堕落的事例来进行两相比较。他仅仅提出一种理论上的论证——"穷人堕落更快只因无力抵御"。如果这样用理论来论证理论,我们是否可以说因为财富的作用,富人的堕落有着更快的加速度呢?分析如今流行的"赦免原罪说"的前提和背景,我们是否可以说,穷人之所以是穷人,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堕落呢?

  作为一名学者,不管你的屁股坐在哪条板凳上,不管你的结论如何荒谬,要完成你的叙述,总该有一条让人看得过去的逻辑脉络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这种要求,读者以为过份吗?

  2007年9月18日星期二

 

发件人:<newsletter@newsletter.clb.org.hk>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3 05:49:40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い瓣骋硄癟穝籇絑 

《劳动合同法》明年元旦实施此前中国可能出现解雇高潮

    虽然距明年1月1日实施《劳动合同法》尚有4个月的时间,一些雇主为了避免与雇员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和支付高额经济补偿金,已经陆续裁员或者解雇雇员。有劳动法专家呼吁,要警惕中国在2007年底前出现裁员和解雇的高潮。

    据《新闻晨报》报道,上海浦东新区某公司多名员工日前集体向工会反映,他们受雇于该公司3年多,公司一直未与他们签订劳动合同。近来,管理方屡屡找他们的麻烦,目前已经有8位员工被陆续辞退。据《南方都市报》报道,9月12日,来自广东省深圳市不同学校的十余位代课老师致电该报,称他们被解雇。其中,深圳龙华中心小学5位代课老师都在8月15日那天接到辞退通知,而他们受雇于该学校的时间平均达15年。来自校方的解释大致相同:教师队伍要不断优化,由于岗位有限,部分年龄大、资质不符合条件的代课老师,都将不再续聘。

不过,据记者了解,龙华中心小学的罗慧珍老师是一位优秀的教师,在任教10年间,她获得的各种奖励的证书合在一起高达30多公分。据记者了解,近来被裁减和被解雇的雇员有如下几种情况:受雇时间较长但未与雇主签订劳动合同;受雇时间较长、年龄较大;与雇主签订有?期一年的劳动合同,每年需要续签。

一些劳动法专家认?,近来一些雇主的裁员和解雇行?与明年元旦起实施的《劳动合同法》有关。2007年6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的《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在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10年以上,双方同意延续合同的,只要劳动者提出,便应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第20条);劳动者与单位连续订立两次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后,如果双方再次续约,必须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第14条)。《劳动合同法》还规定,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在有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时,用人单位需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第44条第(5)款),而目前这种情况出现时,雇主是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根据上述规定,导致近来雇主裁员和解雇行?的直接原因应当是避免与雇员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和避免在未来合同到期终止时支付经济补偿金。

2007年9月20日《新闻晨报》、《南方都市报》

重庆暴力拆迁激怒千人堵路多人受伤 

9月13日,重庆一家开发公司在强行拆房中,与原重庆锅炉厂职工发生冲突,造成多人受伤,并且引发职工大规模聚集在市内主要道路,交通被堵塞。最后在警方的干预下,群?才逐渐离开。

据《大公报》报道,冲突事件发生在周四上午,重庆亚峰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纠集30多位手持钢管、年轻力壮的人员,强制拆迁原重庆锅炉厂职工的单身宿舍,并与原重庆锅炉厂职工发生冲突,打伤锅炉厂三名职工,引发锅炉厂职工及附近市民近千人聚集,堵塞长江一路主干道交通达半个小时,在重庆警方的干预下,群?才逐渐离开主干道。原重庆锅炉厂职工李萍对在现场采访的《大公报》记者说,30多个年轻人冲到楼?来就强行要大家搬迁,并扬言用1000万元请人来便可以铲平宿舍楼。其后,便打伤三名住户,亚峰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也有一人受伤。

据报导,重庆锅炉厂于2004年破?,破?后便将职工单身宿舍卖给重庆亚峰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重庆锅炉厂由于一直是一个濒临破?的企业,一直没有能力?职工解决住房问题,所以把单身宿舍分配给近百户职工作?住房使用,但职工并无所有权,只有使用权。近期,重庆亚峰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准备拆迁此房,以每户2000元作?补偿。原重庆锅炉厂职工断然拒绝,坚决不肯搬迁。

中国最大“地主”土地储备达45平方公里

    在9月16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房地?企业竞争力研究报告》显示,随着国家土地和房地?金融调控政策的不断调整,房地?企业不断进行融资渠道创新,资本规模急剧扩张,土地购置面积也越来越大。最大的开发商土地储备达45平方公里。

    该报告称。在许多二三线城市,越来越多的房地产企业难以拿到土地,规模较大的跨区房地产企业往往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可以预计,未来地块的规模化开发与企业经营的规模化扩张趋势将愈演愈烈。中国现在最大的“地主”是碧桂园,今年7月末,该公司总土地储备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4500万平方米。其土地储备量超过土地储备量第二的房地产企业近一倍。但碧桂园的土地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的郊区,因此其资?价格相对低廉。

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职工静坐

本日上午,20多名中国科学院兰州近代物理研究所职工手持白色横幅在所内举行了静坐示威,横幅书写“要法治、要生存”。一静坐员工说,他们在要求与所长詹文龙对话遭到拒绝后,无奈而举行此次静坐示威。近年来,近代物理研究所实施了一系列“改革举措”,每年有5%-10%员工强行下岗,而在此同时,所?又大量外聘员工,使一部分老员工利益得不到保障。所长詹文龙个人独断专行,以个人意志决定员工的去留,两年前的“改革”曾经导致一名员工自杀,一名员工无钱治病而亡,引起不少职工的不满。此次静坐得到了许多在岗职工的同情,事态还在进一步发展中。 

中国劳动争议处理体制面临重大选择

自《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草案)》8月26日正式提交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一审以来,由此引发了诸多关注和争议,核心便是能否让劳动争议处理简化程序、缩短时间、降低成本。是继续维持“一调一裁两审”程序的现行体制,还是作根本的改变重新进行制度设计,则?问题的关键所在。虽然《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在2006年才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计划,但此前有关方面早已就劳动争议处理体制的变革作出积极的设想和构架,其中,改革现行的“一调一裁两审”体制呼声尤高,而实行“或裁或审”乃至取消仲裁的建议则被寄予厚望。但是,从目前草案的条款构成来看,现行的“一调一裁两审”程序基本维持,一般情况下,仲裁依然是诉讼必经的前置程序。在该草案现有的51个条款中,有关劳动争议仲裁的条款共有31条,这种条款结构显示,劳动争议仲裁在整个劳动争议处理程序中仍然具有相当的重要性。
周期长、效率低、成本高,是当前劳动争议处理最大的弊端所在。

据有关专家测算,按照现行法律规定的时限推算,如果一起劳动争议案件走完“一裁两审”全部程序,时间可长达一年甚至更长。工伤案件时间则更长。因?仅申请工伤认定就可能花2年4个月到3年11个月的时间,再走完全部程序,总共要3年9个月,如果一些环节上有延长,会到6年7个月。一些企业正是利用这一点恶意诉讼,试图拖垮职工。事实上,一些工伤案件处理时间达到了七八年,有的工伤职工甚至还未等官司结束,没拿到工伤赔偿就去世了。因此,《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草案)》草案依然坚持这一制度,令一些专家感到不解。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郑尚元认?,基本维持现行体制,大部分劳动争议仍要通过繁琐冗长的仲裁前置程序,不能不说是《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草案)》的重大缺陷。北京市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主任佟丽华称,在“一裁二审”制度下,劳动争议仲裁不能最终解决纠纷,反而给农民工增加了维权程序和维权成本。在仲裁裁决不具有终局性的前提下,仲裁前置并没有方便劳动者快捷地解决劳动争议,因?很多劳动争议案件在经仲裁裁决后仍然进入诉讼程序。

2007年9月19日《工人日报》

 

发件人:<capitel@sina.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2 18:57:01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美智库报告指出美制造业整体表现非常好 

美智库凯托研究所发表研究报告美制造业整体表现非常好

http://www.mofcom.gov.cn/aarticle/i/jyjl/l/200709/20070905118401.html
2007-09-21 04:07 文章来源:CATO

  8月28日,美智库凯托研究所(CATO)贸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艾肯森(Daniel Ikenson)发表一份题为《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前进:美国制造业和贸易的真实情况》的研究报告指出,美制造业整体表现非常好。2006年美制造业获取了创纪录的利润、产量和收入。主要内容如下: 

  美国制造业正在衰落的报道极度地夸大了事实。实际上,美制造业自2002年衰落到谷底后一直在强劲复苏,美制造业的利润、产量和收入在持续增长。 

  美制造业在2002-2003年间减少了约300万个就业岗位,但仅此数据不能说明美制造业的表现不好。减少就业人数并提高产量表明,美制造业生产力的提高,这是好的发展趋势。 

  该报告按照北美产业分类体系(NAICS),将美制造业划分为化工、电子产品和造纸业等21个产业。这些产业包括,纺织厂和纺织产品制造厂,服装和皮革产品制造厂等。该报告运用美国政府公布的这些产业获取的利润、收入和进出口数据,对这些产业的表现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美国1/3的制造业处境艰难,服装和皮革产品制造业表现最差,印刷、造纸、运输设备和电器设备等的表现也不好。美国石油、煤炭和初级金属制造业的表现是最好的。 

  该报告指出,在美110届国会运作的前6个月里,美国会议员提出了诸多具有浓厚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议案,这些议案均以保护美制造业利益不受损害为基础。提出这些议案的人认为,美制造业正在逐步走向衰落,美贸易政策未能有效解决不公平贸易竞争问题,但这些观点都是错误的。事实上,美制造业正在国际贸易自由化的大潮中强劲发展。

  (信息来源:驻美国经商参处子站)

 

发件人:"张" <2006mmmmm@163.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3 07:52:15 +0800 优先级:普通 标题:张一鸣1949年参加工作1954年入党现在家赋闲

闲说会前的当务之急 

张一鸣

举国关注、举世矚目的党的十七大不久就要召开了,这当然值得全国人民庆贺,放在前些年的说法,这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大事,怎么会不高兴呢?但依照老汉我的想法,会前应当重点做些什么事,到真是值得考究的。

老汉我虽然已经是年过古稀之人,在这个组织里也生活了五十多年,经历了半个世纪多的信仰,不愿丢掉也不想丢掉,更不能丢掉。凭着一个老党员的责任感,对于大会即将召开之前应当做些什么,冒昧地说点看法。

按照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传统宗旨,首先应当了解的是民情民意,问一问广大人民群众在想些什么,听一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以便知道人民的疾苦,听到百姓的心声,并在大会上做出具有针对性的正确决策。

比如说吧,由于全党全国的大腐败,老百姓已经恨得咬牙切齿;再比如说由于社会的分配严重不公,贫富差距越拉越大,两极分化日趋明显;还比如说由于前些年推行的许多错误政策措施,已经大面积出现了新的阶级剥削和阶级压廹,有的甚是公然的阶级报复,等等。如果说以往曾经长时间推行过"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确实使某些人蒙受了委屈和冤枉,现在报复一下是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又允许把已经消灭过一次的阶级剥削和阶级压廹制度重新构建起来,就大大的不应该了。因为它有违这个组织的初衷,怎么说,也是说不过去的。尤其在这方面,应当解决的矛盾,已经堆积如山了,有的甚致已经威胁到党的生存,这些问题是绝不能等闲视之的。

令人费解的是,有关部门并没有用心去搜集民意,体察民情,而是一味的进行王婆卖瓜似的自我张扬。什么"代表风采"呀,"党员多少"呀,等。当然,能被选上去出席这么重要的会议,首选就必须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但是否都是真的优秀呢?老汉我多少还有点儿存疑。比如本人所在地有一位被选上的代表就不那么优秀,看他日常的工作方法、思想作风,乃至言谈举止,就令人不敢恭维。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吧,一个小小的地方诸候,上任伊始,施政方略八字没一撇,九字没一勾,就整天在电视上晃悠,上镜率比管国家大事的两位老总还高;一年中三个季度不到,就以考察的名义出国游历三次(据传他的孩子在国外读小学或中学,老婆在那儿专司陪同,他去主要是同家人团聚),费用毫无疑问要由财政支付;在许多老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多次反映、求助无果的情况下,不得已写信给上级政府,上级政府又按老套路把信转给他,他一见批转来的信件,不是查明情况,妥善处理,而是暴跳如雷,火冒三丈,并把各部门负责人招集起来布置施压,还声称:"'搞定'就是稳定,'摆平'就是水平!"、、、 、、、。看看这种在观念上尚未确立,政治上还没有成熟,甚致做一个正式党员还差一大截距离,只会玩官味儿,耍官腔,卖弄嘴巴皮子的人,其"风采"又能优秀到哪儿去呢!

再说说党员数量多少的问题。一个按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执掌一个国家政权的党,若要得到全体国人的拥戴和认同,最根本的是自己在行使权力的过程中,对广大人民群众惠及的程度,和惠及比例的广泛性,夸耀自己组织成员的多寡,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因为这不是打架斗殴,需要什么人多势众。你能带领人民大众发展经济,保护环境,安居乐业,改善民生,建立起合理的分配制度,每个劳动者的劳动都能获取合理的报酬,消灭了剥削,消灭了压廹,也就是实现了全社会的真正和谐相处,这就是功德无量。当然作为一个大国、大党,人数多一些也很正常,但却必须都是符合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合格的承载者,而不是滥竽充数的乌合之众。

我们知道在前十数年中,由于片面追求数量,而忽略质量,且又用各种官位和经济待遇为引力,进行招兵买马式的吸纳发展的方法,致使社会上的各色人等,他们大多并没弄懂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就像潮水般向党内涌入。我们更应该明白,凡是急流奔涌形成的队伍,越是庞大,就越免不了泥沙俱下,这就可能形成良莠不齐。十六大以后,虽然进行过一次"保持党员先进性"的教育,但那却是在"先进性"基本丧失殆尽的背景下进行的。已经没有了的东西,又何谈保持呢?那一次活动基本可以说是"花销极大,收效甚微。"正像有人事后总结的,是"轰轰烈烈搞形式,扎扎实实走过场"的活动。我这里还不想说抱着各种不同的动机钻进来的那一部分人,而这类人绝不是个小数字。

最后还想说一点发扬党内民主,广开言路的问题。积数十年之经验,老汉我认为在言论方面,有意识地推崇一部分,封杀一部分,这是按照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治理国家的大忌。我们大家都知道"忠言逆耳,媚语舒心"的民间俗语,若想真正把一个国家治理好,何不放开胆量,提高雅量,让各种不同的意见都能充分表达出来,做到择善而取呢?难道好听的、顺心的、如意的,都是善言、妙计、良策吗?想当初有人大喊"紧跟、高举"的时候,到末了不是也原形毕露了。在"四个伟大"盛行的年代,谁知道当时有多少人是跟在一起穷吆喝。早年那些善于"打顺板儿"的人,又有多少后来不是一反常态?(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在此姑且不论)。实践证明,国家的最高当局想听到一点真情实话,是何其困难,因此老汉我建议要痛下决心,彻底推倒横躺在最高层领导和最下层群众之间的隔离墙。只有清除太监似的恶人,才能真正听到来自广大爱国爱党者的金玉良言,才真正有望和谐社会的建设。

 

发件人:"高木" <gaom@263.net> 收件人: <comments@xinhuanet.com>, <commentsxhw@126.com> 抄送:<zdjun@263.net>发送时间:2007-09-22 12:26:01 +0800 优先级:普通 标题:《谁来理解潘岳局长的苦衷》 

谁来理解潘岳局长的苦衷

高木

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认为,地方环保局地位最尴尬,他们中有很多人坚持原则,但往往是挺得住的站不住。他生动的举例说,当年一个资源大省的环保局长两头受气,卸任后曾借酒劲指着自己大骂半小时。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让我们从源头说起!

A 高消费是传统市场经济的生命线

传统市场经济的运行是靠纸币链条来维系的,由于穷人手里的货币数量是很少的,因此,缺少了富人的高消费,市场有效需求就会萎缩,企业银行间的纸币链条就很容易断裂、政府的GDP就无法增长、各种社会矛盾就会更加尖锐。缺少了拆了建建了拆的浪费工程作掩护腐败官员也就无法获取到黑色灰色收入。因此,高消费是维系富人、资本、政府、贪官根本利益的生命线。挥金如土、穷奢极欲、任意摧残自然环境和珍稀动物、甚至不惜发动战争等现象已经司空见惯、、、甚至西方有经济学家为此总结出了著名的破窗理论。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正是通过不断树立浪费英雄的形象,刺激富人追逐永无止境的物质享受,甚至用破坏来促动经济发展,因此,最浪费的消费往往被冠以身份的象征成功者的标志等桂冠,破坏力巨大的战争也往往被戴上各种炫目的光环。而穿简朴的衣服、住实用房、吃家常饭、开小排量车、骑自行车电动车的节能环保消费往往被人嗤之以鼻备受冷落。

B 宏观经济波动造成浪费

纸币制度环境下经济始终摆脱不掉忽凉忽热的灾难性周期。经济过凉时只能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扩张政策刺激经济畸形增长。经济过热后又只能急急忙忙顾头不顾尾一刀切地提高利率收缩货币。政府虽然每次都宣称经济实现了软着陆,但实际情况却是,每次都导致大批企业倒闭破产,每次都导致银行坏帐成倍增加,每次都导致烂尾工程比比皆是,资源环境遭受巨大损失。

C 市场混乱造成浪费

在纸币制度下政府无法对市场进行真正有效的监控,因此虽然经历无数次的市场整顿,但是假冒伪劣产品不仅没有绝迹,而且愈演愈烈渐成燎原之势,劣质饮料食品、钢材、水泥、药品、房屋建筑案一再发生。最为恶劣的是,高化学污染高农药残留的装饰材料、食品蔬菜和水源环境,严重摧残了人类的健康,很多生命为此夭折,或者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这种生命的浪费是无法用金钱数字来衡量的。在无序的自由竞争状态下,重复建设、恶意竞争愈演愈烈。几乎没有任何正效用的广告产品、防盗产品日益花样翻新,国家间的恶意竞争导致军备竞赛无限加剧,资源环境越来越难负其重。

D 劳动力大量失业造成浪费

企业下岗失业人员总数不断攀升,农村失去土地的农民总数不断增加,各类学校毕业和部队专业复员新增劳动力总人数不断增加,但是社会各类企事业单位对劳动力的实际需要总量却相对萎缩,劳动力供求缺口已经累计逾千万,并且在若干年内还会继续增加,危机将持续加重。但是面对现实的就业危机,自由经济的鼓吹者们却根本拿不出行之有效的规划和办法,他们更愿意保持现状,以维持失业大军充当自由市场经济必不可少的劳动力蓄水池。

E 生产能力大量闲置造成浪费

在现行的纸币制度下,有工作能力的社会中下阶层的广大民众虽然对很多产品和服务拥有巨大的实际需求,但是他们因为没有货币而无法购买,无法形成有效需求,生产和提供这些产品和服务的企业单位只能让生产能力严重闲置,造成严重浪费。

F 自由竞争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天敌

资源日益枯竭、环境污染加剧是威胁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难题。但是从技术上说,人类已经拥有许多克服资源枯竭,环境污染的办法,比如废水再利用技术、太阳能风力发电技术、植物油燃料技术、沼气技术、电动汽车技术等等,但是这些环保和可再生能源技术有一个共同缺陷,由于成本高于非环保和不可再生能源产品,因此环保产品往往在纸币制度统治下的市场上普遍缺乏竞争力,往往被人们束之高阁。

例如,造纸、印染、化工等行业的污水排放是造成环境污染的主要原因,但是建立污水处理场和从事污水处理操作都要花费巨额资金,如果忠实的按照环保要求建设标准的污水处理厂,全部按照达标要求对污水进行处理,那么这个企业的生产成本肯定要高出未达标同类型企业,遵纪守法的企业主就很有可能被不遵纪守法的企业主通过残酷的市场竞争淘汰掉,从而发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因此各家企业为了减少成本提高效益,几乎都会用捉迷藏的方式假建污水处理场或者是偷排污水,造成大江大河生态环境的毁灭性污染。再例如,虽然人们都知道使用太阳能电、风力电、植物燃料油、沼气等环保产品对整个人类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但是,如果同一个行业中,只有一家企业使用环保能源,而其他的企业不使用,那么这个有良心的企业产品成本就会高于不使用环保能源的无良心企业的成本,因此这个良心企业的产品就会在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甚至仅此一项就会导致这个良心企业的破产倒闭,因此,在残酷的市场面前,这家有良心企业最终也会一改初衷拒绝继续使用环保再生能源,从而出现逼良为娼的现象。

还例如,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企业不顾自然条件或技术条件的限制,加入到疯狂攫取煤炭、油气、水电资源的行列中,导致煤矿透水、堤坝淤积、井喷等资源报废的事故频繁发生。很多地方政府为了维护本地财源并维护本地企业利益,自觉不自觉的就会采取地方保护主义政策。同样,在国家与国家的竞争中,发达国家极力把环境污染大、资源消耗多、附加值小、劳动密集型产业,象甩包袱一样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而又常常利用货币霸权建立起来的经济、政治和军事优势,拒绝承担国际义务,例如美国人就拒绝在减少世界废气排放的《京都议定书》上签字。由此可见,以纸币制度为基础的自由放任的传统市场经济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天敌。

只有实行了帐户唯一、财产登记、限用现金、网络观控的以人为本的电子货币,人类可持续发展梦想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A 适度消费将成为主旋律

人本化电子货币制度实施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都可以方便的通过唯一帐户透支形成健康消费,因此,依靠富人穷奢极欲高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因消除。同时,由于官员的行为也处在网络阳光的观控中,腐败和获取灰色收入的行为已难以实施,因此官员主导的拆了建建了拆的浪费工程也将消失踪迹。另外,对于那些穷奢极欲的高消费项目和商品,可以很容易的通过唯一帐户征收消费税资源税加以限制。

B宏观经济将健康稳定

人本化电子货币制度实施后,几乎任何一笔商业交易和货币流动,几乎全要通过一个实名帐户到另一个实名帐户的电子转帐来完成,都要流经中央银行观控数据库的流量流向过滤系统,几乎都会适时地留有电脑交割记录和存量记录。绝大多数情况下,每个公民或企业可根据中央银行观控数据库提供出来的行业和市场信息,避开风险,理性取舍交易行为或自行决定上马或下马项目,自发实现市场供需均衡和资源的最佳配置。同时,中央银行智能化管理系统也可以随时快速准确地记录、检索、分析、排查出非合理非理性的局部,以至单笔的经济活动,并且时时与宏观形势相对照,公正地执行最低最高限价、税收财政政策、信用额度、市场准入,特殊情况下可对某一帐户某一交易行为断然下达透支、冻结、急缓处理等各项指令,由点及面对宏观经济实施事前、事中、事后的观控,有力保障宏观经济的健康运行。因此,宏观经济忽凉忽热的灾难性周期将消失,因为宏观经济波动而造成的资源环境损失也将消失。

C 市场秩序稳定

人本化电子货币制度实施后,几乎任何一份最终产品都可以通过唯一帐户的电脑交割记录和商品条码上溯到具体产地和具体责任人,因此几乎任何一批假冒伪劣产品都可经授权后被迅速查清来龙去脉,那么市场秩序将得到有效监控,假冒伪劣产品基本绝迹。

D劳动力将得到最大节约

人本化电子货币制度实施后,由于财富分配严重不公的现象得到遏止后有效需求不足现象也就同步的得到了有效遏制,由于国家借助唯一帐户网络观控手段可以有效监督企业实施缩短每个劳动力上岗时间,极大增加就业岗位的轮流上岗制度,由于网络观控下的宏观经济健康稳定,因此造成劳动力相对过剩、绝对过剩、结构性过剩的根源就得到了基本清除,因此每个积极进取的社会成员,基本都可以很容易的谋取到一份基本满意的劳动岗位或创业机会,就业难问题将得到根本克服,劳动力将得到最大节约。

E生产能力不再大量闲置

在人本化电子货币为基础的新型市场经济环境下,广大民众的健康合理的实际需求都将得到最大满足,因此生产能力大量闲置的现象也将消失。

F资源环境将得到保护性开发

在人本化电子货币为基础的新型市场经济环境下,任何企业的几乎任何一种大宗商品的购销基本上都要通过其唯一的帐户结算来完成,交易品种交易价格等数据又几乎都逃脱不掉中央观控数据库适时监控,因此,劣币驱逐良币和逼良为娼现象将得到有效克服,地方保护主义失去孳生的土壤。具体办法是:

a价格平衡法:由于帐户是唯一的,因此可以不漏掉一个企业,不漏掉一度电的征收惩罚性能源税以增加煤炭电和燃油电的成本,补贴奖励给太阳能电、风力电、水力电、植物燃料油电。让可再生能源电的成本低于不可再生能源电成本,让其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逐渐让良币驱逐掉劣币。

b成本鉴别法:在一个同类型行业中,如果一个污水排放企业没有按照达标要求进行污水处理,在帐户结算中就表现为:没有向污水设备制造企业购入设备、没有支付日常污水处理耗材等费用、其他原材料费用不占优势但监控产品销售价格明显低于同行业其他企业,那么这家企业的非正常行为就会被中央数据库监控系统自动识别,而受到国家环保局的重点关照,一旦事实成立,这家企业的丑行就将被暴光而立即受到系统针对其唯一帐户的及时惩处,地方保护主义也无法对其实施庇护。

c黑红名单法:由于帐户是唯一的,任何一家企业违规后,其唯一帐户上都将被记录上不光彩的印记而受到社会和市场的唾弃。

d消费奖惩法:如果个别产品是污染大,消耗能源大的商品,系统就会对这个商品征收高额消费税,以限制这个产品规模的扩大,如果同期出现一种新型的,污染小,消耗能源少,但是成本价格却相对较高的替代商品,那么,就可以把征收到的高额消费税金补偿到这个新商品上来,降低售价,促进消费。总之,能够基本保证产生污染的企业几乎都能按照环保要求达标操作,能够基本保证可再生能源产品的价格比不可再生能源产品在市场上具有竞争优势。

综上所述,人本化电子货币制度实施后,潘岳所期望的成立一个统一的,垂直管理的,高级别协调机制,组织统一的监测和执法体系就会形成,威胁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高消费、宏观经济波动、市场秩序混乱、劳动力浪费、生产能力闲置、资源枯竭、环境污染加剧等危险因素可获得极大缓解甚至消除,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梦想就有可能实现。

    作者笔名:高木,作者实名:高明,身份号:370102196508162115,通信地址:山东泰安金山路61号高明收,邮编: 271000 ,手机 15300217995,13335288292,EMAI: gaom@263.net,QQ: 190829088 ,雅虎通:gaomrrhp@yahoo.com.cn ,主页:www.rrhp.net。作者简历:实名高明,笔名高木,泰山高木,山东泰安人,1965年出生,1981年高中毕业,1987年商业经济专业专科毕业,有20余年国企工作经历,是人本化电子货币、网络观控、生命激励、国际记帐货币等理论的首倡者,《警惕世贸大楼案加速美圆崩溃》《中国政府的十大压力》《中央建立民意预警机制迫在眉睫》《私有财产需要保护更需要登记》《考察报告:诸城国企改制走错了一步棋》《人大代表构成比例是和谐社会成败关键》《我理想中的人人幸福未来社会》《美国已成为世界寄生虫》等文章在网络上被广泛讨论、转载或被《中国青年》《二十一世纪环球报道》《体改纵横》《光明观察》等收录,曾被中国改革论坛评为10大网友,著有《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误区》《传统市场经济面临一场大地震》等书稿,已出版专著《人本化的道途-新型市场经济探索》。目前是自由撰稿人。

 

发件人:"新法家传真" <alexzhai2@gmail.com> 收件人: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1 21:58:55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翟玉忠:你所不知道的全球化 

你所不知道的全球化 

翟玉忠

从大英帝国古老的自由贸易理论到今天的全球化理论,在人类经济史上,话语权似乎是一切霸权的基础。 
对于那些将"全球化"当作口头禅的经济学家们,就如同宗教社会里上帝的地位一样,全球化被奉若神明,是不证自明的真理。比如我们眼前的电脑吧, CPU来自美国、液晶显示屏核心组件来自日本,又在中国组装,最后还要装上美国的软件,铁证如山,这不是全球化又是什么?!

在《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和普利策奖得主托马斯·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一书被炒得洛阳纸贵之际,总有一些不和谐的音符打破跨国大生产的全球化主旋律——就如同十九世纪末"物理学上空的两朵乌云"一样(分别指的是经典物理在光以太和麦克斯韦-玻尔兹曼能量均分学说上遇到的难题,这场危机最终导致了二十世纪物理学的伟大革命),今天全球化理论上空也悬浮着两朵"不祥之云"。 

第一朵乌云是中国企业买美国企业老是碰壁(联想收购亏损而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 IBM全球PC 业务算是幸运了)。最近的例子是"中国公司收购希捷"的传言。传言的始作俑者是《纽约时报》。它在8月 25日 报道说,全球最大的硬盘制造商美国希捷公司CEO威廉·沃特金斯(William  Watkins) 透露,一家中国企业有意并购希捷。于是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官员马上指出:"这(指硬盘——笔者注)显然是电脑系统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中国或其他国家的收购意向应当得到全面评估,以便确定我们所承受的风险。" 

这不禁使人想起 2005年中海油以185 亿美元现金竞购优尼科的往事。本来全球化的市场中,中国人出价高,竞购成功是天经地义的事。但美众院却以398对 15票的压倒性多数将这笔交易给否了。这多少让那些天天口诵"全球化"的中国经济学家困惑——原来,世界市场中的决定性因素不是价格,而是政治意志。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石油涨价后,赚得钵满盆平的沙特阿拉人也像今天的中国人一样傻乎乎要去买美国企业,美国人明确表示,买美国国库券行,买美国企业就是不友好的行为。 

全球化的第二朵乌云是中国人去美国越来越难了,前不久还引起了陕西师范大学一位要去美国参加学术会议的教授的抗议。这位先生描述自己被拒签时的感受时说:"签证官立即扭身操作电脑。迅速扔出我们的全部材料:'对不起,我无法给你们签证!'我们握着材料木然转身。我回身又走到窗前平静地说道:'我是洛杉矶会议的三位组织者之一,请你看看邀请函的署名。我不能与会,会影响会议。'签证官大声叫(我不愿使用'咆哮'这个词):'我已经做出决定了!'事情前后仅几分钟,我们连一句辩解讲话的时间也没有。" 

说去美国越来越难是恐怖分子闹得也罢,反正国际旅行社的朋友们老是抱怨签证难签。不仅是美国,西方所有发达国家的反移民倾向这些年都变得越来越严重了,看来拉登无论怎么神通广大也很难能成为这一普遍现象的替罪羊。 

那么,在报纸杂志白纸黑字、电视主持人侃侃而谈的背后,"全球化"这一概念是由谁推动的,其真实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一、"全球化"概念是美国地缘战略家的杰作

现代全球化理论最早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由美国银行家大卫·洛克菲勒和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 Zbigniew Brzezinski)等人创建的三边委员会(the Trilateral Commission ,三边指美国、加拿大;欧盟国家;日本)所提出来的,目的是促进美国及其盟友的商业和地缘政治利益。后来,经过美国媒体、学者和外交关系理事会的大力推广,再加上发展中国家一些学者的鹦鹉学舌,这一概念很快成为世界主流媒体的常用语。 

在三边委员会官方网站( www.trilateral.org)的组织简介( About the Organization)中,我们能读到下面的文字:

" 70年代初给三边委员会的创立者们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断增长的互相依赖'已经深化为'全球化',作为(同其他主要国际组织一道)更广泛国际体系的主导力量,三边国家共享思想和领导力的需要不同消减了,而是加强了。与此同时,他们的领导能力必须考虑到国际体系的戏剧性变化。在同其他国家的关系变得更加成熟和分散的时候——三边国家的领导任务需要同其他国家一道完成。" 

那么三边委员会是一个什么机构呢? 

三边委员会成立于 1973年,由美国最有权势的国际银行家、大通曼哈顿银行前董事长戴维·洛克菲勒发起创办的。它在纽约、巴黎、东京设有三个总部。第一任主任就是布热津斯基。此君出身于波兰的一个贵族家庭,在加拿大度过了自己的成长岁月,在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然后在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哈佛大学时,他的研究领域是俄国十月革命、列宁和斯大林。 1959年,布热津斯基接受了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教职,随后与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当 1976年吉米·卡特当选为美国总统的时候,布热津斯基成为他的国家安全顾问。他和卡特首次宣布人权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灵魂"。 1978年,布热津斯基前往中国,开启了美中关系正常化的进程(但其行为极不光彩)。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为布热津斯基是美国主要的地缘政治战略家之一,其著作甚丰,有《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运筹帷幄:指导美苏争夺的地缘战略构想》、《大失败: 20世纪共产主义的灭亡》、《失去控制:21 世纪前夕的全球混乱》等。 

表面上三边委员会是北美、西欧和日本三个地区十四个国家的民间组织,实际上是西方国际金融财团及其控制下的跨国公司的政策协调机构。它对美、欧、日三边地区各国共同关心的国际经济体系、金融、贸易、能源、国际关系等问题进行磋商和讨论,以协调它们在这些方面的政策,并对各自的政府施加影响。美国在卡特任总统期间,总统、副总统、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等要职都由三边委员会成员所占据,总共达二十六位之多,实际上三边委员会在美国对外事务的决策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对西欧、日本等各国政府也有程度不同的影响。里根的政策顾问和在里根政府中任要职的三边委员会成员也有七名。 

三边委员会成立以来,它的建议对世界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影响所及如 1975年开始至今仍在进行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国际金融制度中的弹性汇率、、西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对华政策的转向等等。 

2005 年11月,三边委员会亚太区会议曾在北京召开。

二、 "全球化"是单腿独立的瘸子

全球化的概念是如此含混,以致我们难以为它找到恰当的定义。按照对全球化的一般理解,全球化首先意味着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而事实是,经济生产中的三个要素:资本、土地和劳动,只有资本是自由流动的,土地和劳动则被固化在民族国家之内。 

我们以工业品在世界范围内的流动为例,其基本流动规律是:那些劳动密集的产品和原料能源基本上是从其他国家流入西方发达国家,而知识密集型产品则是从西方发达国家流入世界其他国家。具体表现为,在工业生产中,为了制造制成品所需要的中间产品,比如说单晶硅,集成电路等等都由发达国家垄断。 

西方发达国家通过对世界其他国家物力和人力资源的攫取维持着自已的高福利和高工资,而世界其他国家只能通过出卖廉价劳动力和廉价能源维持基本的生活。更有甚者,由于西方发达国家资本对当地经济生态的破坏,使一些国家的人民陷入了绝对贫困之中。 

今天在世界不同国家与国家之间,以及民族国家的内部,贫富分化已经发展到了阻碍世界市场健康运行的地步,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不过是这一社会痼疾在经济上的反映。 

本来,劳动力要素的自由流动是解决贫富分化问题的最有效途径。它会使经济这一复杂巨系统产生 "损有余补不足"的调节效果,进而实现全社会的均衡发展。根据商务部政研室处长杨正位博士提供的数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墨西哥工人移民到美国 700万,另有300 万在美国打工,其工资增长了8倍,周工资从31 美元增加到278美元,同时美国非熟练工人的相对工资水平却下降了5% 。印度尼西亚工人移至马来西亚后,每天工资也从28 美分增加到2美元以上,增长了6 倍;1870-1913年期间,国际贸易蓬勃发展,自由移民的数量也在飞速增长,从母国流向国外的移民使得低收入国家居民收入上涨的同时使高收入国家居民收入下降。如当时爱尔兰的居民收入上涨了 32%,意大利28% ,挪威10%;而阿根廷当地居民收入下降了22% ,澳大利亚15%,加拿大16% ,美国8%"。据专家估算,大西洋两岸的大规模移民,可以解释70% 的实际工资趋同。(杨正位:《发展中国家应对WTO 和经济全球化的总体战略》 http://www.chinareform.org.cn/cirdbbs/dispbbs.asp?boardid=12&id=17054 )

另据来自世界银行的统计资料, 1870-1913年期间,移民比例高达10% ,1870-1910年从欧洲移出6000 万人;而20世纪80 年代以来,移民总数仅占世界总人口的2%。也就是说,随着通讯和交通工具的飞速发展,人类的流动不是更加自由了,而是更加不自由了——如果我们把生产要素资本、土地和劳动的自由流动看成是支持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三个足,那个今天所谓的"全球化"至多不过是单腿独立的瘸子。 

三、"全球化"背后西方文明的劣根性

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主要是信息技术平衡了世界经济的竞争,全球变得更加平坦了。但弗里德曼和西方经济学却无法解释:外包信息技术只能给印度 12亿人口中的100 万提供就业机会,同时只支付那些雇工以在美国同等工作1/15到1/8 的工资。

一百多年前,大卫·李嘉图 (David Ricardo)在他的《政治经济与赋税原理》中曾经指出,假如在世界范围内能够自由移民,那么肯定会有一些国家变为荒漠,因为这些国家所在的地区或许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这里的人口将全部移民到其它更适合居住的国家。但是由于现实中没有移民自由,所以在这些国家与其它国家之间有了国际贸易,由此大卫·李嘉图深入阐述了自己的"比较优势"国际贸易理论。 

这里,李嘉图看到了现代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贸易体系形成的最本质力量:劳动力流动的不自由。 

当我们考察整个西方文明史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古希腊时代以来,西方文明就有对平等公正的强烈诉求,但在现实层面,他们却通过划地为牢的办法阻止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最贤明的哲人都认为没有公民权的奴隶是天生地义的,他们像骡马一样,只有劳动的权利,而没有公平享受经济成果的权利,所以西方文明核心组份:阶级、公民、选举权等等都是紧紧围绕这一体系建立的。 

而中华文明不是这样,她是普世主义的,中国人从来就没有阶级、公民这些概念。在中国传统经济思想中,"阶级"一词的原意是指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按社会贡献的大小分配财富的社会系统层级,而不是个人贵贱、贫富身份的象征。进一步说,中国传统的社会系统层级组成是流动的,而西方文明的社会层级组成则体现出固化的趋势,这一趋势有时更多的体现在民族(城邦)国家内部,有时则体现为不同国家之间。《诗经·小雅·北山》中"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生动地描述了国人传统的百姓均平思想——中华民族的形成本身就是五千多年来东亚大陆上不同民族劳动力自由流动、自由通婚的结果。 
1899 年,梁启超在《清议报》分两期刊出了一篇名为《论中国与欧洲国体异同》的文章,其中谈到中国与欧洲社会结构的不同时,梁启超指出了两点,一是欧洲自罗马以后仍为列国,中国自两汉以后永为一统,二是欧洲有分国民阶级之风而中国无之。对于后者,他明确指出,中国分国民阶级之风历来不盛,至汉以后,尤绝无之。布衣卿相之局已是司空见惯。魏晋九品中正制虽然有"上品无寒门,下品无贵族"的流弊,但这并不是创立该制度的本意。至于唐以后设科取士,下层平民更是可以"平地青云"。虽然还有皂隶奴才不许登仕版之禁,但这些人其数甚微,不能目为一独立阶级;西方有阶级社会只会使社会一小部分人享受政治经济文明成果,而无阶级社会会使社会更为平等。他认为无阶级社会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无阶级之国民,一般享受幸福,固为文明进化之一征验矣"。(《饮冰室合集》 第一册,文集之四,中华书局,1989 年)

从西欧到北美洲,今天,在西方文明的核心区域反移民的浪潮高涨之际,西方城邦文明那种排外的、非融合的"单细胞特性"再次显露了出来。如果经济学的最终目标是全人类平等的福祉,那么人的自由迁移就应成了人类最基本的权利——当中国的制造业工人同美国的制造业工人得到同样的薪酬,当印度的软件工程师和美国的软件工程师享受平等的待遇的时候——全球化才具有了它本应具有的政治经济学内涵。 

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意味着人类在政治经济上真正的平等,那不就是亚当·斯密 "世界公民"的向往吗,不就是孔子"大同世界"理想吗——我们也注意到,这样的世界不仅超越了西方经济学范畴,甚至超越了西方文明架构本身……

作为独立的民间学术团体,新法家致力于中国本土文明的发掘与创新! 欢迎访问:新法家网站(http://www.xinfajia.net) MSN: zggjzyz2002@hotmail.com Skype:alexzhai5 

 

发件人:"qiaoxu20011982" <qiaoxu20011982@163.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3 19:30:29 +0800 优先级:普通 标题:Re:回复:仲大军教授您好 

面对美国的金融绞杀战我们的应对之道

乔续

    最近思考了一些问题,发表了一篇打断世界经济链条实现中国浴火重生的文章,现在又仔细琢磨了一些,把思考的心得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希望对我们国家,对我们的民族,对我们的民族工业的发展都能有好处.

    现在西方全球化流行着一些红的发紫说法,例如最近上午世界是平的这本书就从作者的亲身经历以及感悟介绍并宣传了全球化,在一些人士的眼里,全球化是历史潮流,这个也的确是事实,不过前提是全球化必须是公平体制下的全球化,是公平的规则下精细的分工体系的全球化,在这个体系里,最大的特点就是信息交流的畅通,全球交通体系的发达快捷,全世界人民在这个体系里公平的从事自己的专业分工,并平等的获取自己需要的东西.但是现在的全球化有一个悖论,就是体制体系的不平等,规则的歧视性,特别是全球化的领导者美国人的自私加重了这个趋势,在第一代全球化时代美国占据了暂时的领先,通过技术为本的规则标准专利等获得暴力,并加以金融手段的配合,美国盛极一时,可是在新的即将要到来的新的移动化的全球信息化时代下,全世界人民不再相信美国人的大度,开放,以及自由,造成各种标准林立,技术壁垒显现,因此新的全球化时代开始呈现不稳定的状态.

最近一个比较火热的话题还有一个就是人民币的汇率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好多人都被蒙蔽了,认为单纯是个经济问题,其实正如郎教授所言,汇率问题是个政治问题,美国现在因为国内产业空心化,他迫切需要找到新的霸权的途径与基础,其中强大的军事势力,对石油控制产生的石油美圆,以及对各种标准专利的垄断成为其新的世界霸权的基础.汇率的自由化的背后是美国利用其在金融领域的丰富的经验与优势对各个国家抽血的工具,被抽者爆发严重金融危机,大量财富丢失,甚至爆发社会动乱,经济发展停滞10几年.也许看看现在在我们顶住美国巨大的压力下坚持人民币不升值之后,美国反而爆发了次级危机,这里面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的世界财富是用美圆来定价的,别的货币因为货币国的财富供应能力不具备全球性,所以还不具备这个优势,加上现在美国叫嚣的经济贸易金融的自由化,使得美国的美国的美元具备全球性的采购能力,正式这个基础.决定别的国家只要货币升值,美国预先布好伏兵就会使得手中的美圆量激增,而本国货币在升值后就是狂贬值,通过交换的杠杆,美国就变相的获得了别的国家的国民创造的财富.而这个过程的实现就需要有一个前提:就是世界经济贸易金融投资的自由化,在自由化之下,就是美国的赢者通吃.

现在美国金融绞杀战日益逼近中国,我们面临一定的问题,我们的财富正在成为美国银行家的目标,我们的人民正在论为西方资本家及其买办的廉价劳动力,我们的核心资产正面临建国以来最大的灾难,我们中华民族又一次被西方势力逼进了历史的死地,作为优秀的中华民族,我们需要在死地中崛起.我们的策略就是坚决反击.

对付美国鬼子的方法就是打算世界经济运行的链条,印发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转嫁中国国内被西方资本操纵的泡末,实现中国的强势反击.西方美国的经济因为历史的原因,他们的社会分工体系发展的比较完善而且这个经济分工体系正在通过其跨国公司和一些美国主导的国际组织开始向全世界扩散,这个经济运行体系环环相扣,美国处于利润的最高点.如果我们打断了这个经济运行的链条,因为美国的经济对链条断裂的抵御能力低,其结果就是大量的失业,物价飞涨,经济停滞,货币贬值,社会动乱,消费低迷,市场委琐,公司破产,而中国因为经济改革才实行30年,因此我们的经济抵御经济危机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半自然经济仍然占据中国大部分的人口,而且以前的西线建设使得中国经济抵御经济危机的能力比较强,中国的国有经济仍然占据中国经济运行的基础性的命脉,通过国有经济国家对经济的控制能力能够得到最大的发挥,例如以前的票制度就是中国计划经济的最大仁政,在国家产出低的情况下保证了中国人民的生活必须品的消费保证了社会的稳定.而西方的私人资本家控制的私有经济为基础的经济体系,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他们最先考虑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利益,他们宁可销毁大量的商品来减少市场的供应,也不愿意把廉价的商品提供给大众,这样就会引发美国社会的动荡与不满,而对于启动这个美国金融危机的按钮就是中国抛售手中所有的美圆储备来采购重要的战略物资,黄金还有白银.

经济运行的方式因为近代工业革命的洗礼,工业化,信息化使得社会交易成本极大的降低,加上人类科技发展造成的改造自然能力的提高,使得专业化成为经济发展的趋势,每个人从事自己擅长的工作,然后通过发达的交通网,信息网还有自由的交换的规则来取得自己需要的其他物品,而这个经济运行的价值敛的血液就是货币,运行需要的能量,主要是煤炭,石油,水电等来提供,经济体的骨骼就是钢铁,血管就是交通网络(铁路,公路,地铁等),企业就是经济体的组织,人就是这个经济体的细胞,人的素质的高低直接决定了企业的财富创造能力和资源的获取与利用能力.而经济体的神经系统就是信息网络(信息交换设备),经济体的大脑就相当于人的大脑,经济体的运行需要整个经济系统的所有部分的协调运作才能实现.如果我们打断其中的某个链条,那么整个经济体就会发生紊乱.例如现在美国经济的人口主要是工业人口,人们在企业工作并领取自己的货币形式的报酬,然后再在交换市场中获得自己需要的物品.面对这样一个经济体系,而经济运行的基础还需要每个细胞就是人的可持续的发展,人需要获得自己需要的物品就是实现持续的途径,如果市场紊乱,交换系统无法正常运作,那么结果就是美国就是有再多的优秀人才也是无济于事,他经济运行的链条突然断裂,农业这个经济的基础性的产业因为已经成为了工业化的农业也不会幸免,一方面大量的农业用地闲置,另一方面大量的失业人口在增加,美国经济在链条彻底断裂之后将面临一场灾难,这个灾难仅仅是经济上的灾难,如果加上美国在对外政策方面印发的国内的分裂,民众的不满,再加上背后的煽风点火,那么全世界人民就会看美国人的好戏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就不再是唯一.

而中国现在的人口大量是农民,虽然改革之后大量的农村务工,大量的学生从农村考入城市的大学并定居下来,但是中国农本社会的基础仍然存在,现在的城市人好多的亲人在农村,他们有各种联系,而且现在上亿的在城市打工的农村人也没有把城市当作他们的归属,他们仅仅想趁着自己年轻在城里多赚点钱,为了以后回农村更好的生活.我所在的公司是一个外资企业,我遇到的好多进城来打工的人,他们很少有留在北京的,毕竟这里也不属于他们,他们基本在公司干几年之后,等到了结婚年龄就回家结婚了,这个是普遍的现象,这个和好多学者说的中国的新城市化运动完全是两码事,城市不接受他们,也没有适合他们的生活空间,只提供给他们工作的机会,这个政策的发展趋势也许值得我们深思,当人口红利消失之后,我们还满足于这些血汗钱的时候,那时可能就真的就是我们危机爆发的时候,所有的危机爆发除了突发事件的影响,好多都是经济上的财富创造能力委琐或者是没有完成财富创造的能力的升级造成的,也许那个时候,不需要美国打击,我们自己就会崩溃.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我们财富创造能力高,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多,全世界都来买,他们要么使用我们的货币,要么使用黄金,白银来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货币就会因为经济交换需求强烈而成为世界货币,我们升值货币,因为我们的产品别人无法制造,所以还必须来买我们的,升值对我们经济的影响就会不大.从这一点讲,我们首先还需要提升国民素质,提高创造能力,提升我们的产品的档次,需要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因为打铁还需要自身硬.

刚才扯的有点远,还说我们的半自然经济,友人会说面临美国的崩溃,中国也会爆发经济危机,我认为他们是受了西方理论这个不适应中国的理论的影响太深了,是典型的脱离中国现实的空洞的想象.面对外部市场的萎缩,我们受损害最大的是出口企业,是一些为富不仁的有钱人,他们的先富不是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的,他们通过官商勾结,内外勾结发家,通过压榨劳动发达,财富的原罪无法被原谅,因为他们先富之后没有带动后富,还要通过不公平的规则来维持自己的利益,还要进一步的聚敛财富,他们发的是国难财,他们发财的成本就是贫富差距扩大,人民的不满增加,社会的动乱增加,不和谐因素增长,这个问题不是仅仅表彰几个道德模范能解决的,在不公平的财富分配体系下,让人民大众和谐道德,这个和愚民应该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从经济危机爆发产生的效果看有利于中国解决目前的社会问题,当那些不义者忙着收拾自己的破摊子的时候,他们的力量将遭到削弱,有利于中国政府收拾他们,顺便收购一些破坏规则的不法企业包括外资企业.而中国广大人民大多数都有自己的生产资料土地,进可进城打工,退可以回家种田,我们的农业对工业经济的以来不大,在世界经济危机到来时候,因为我们的土地所有制的原因,我们的人民仍然可以保证最基本的生活生产资料,而在城市,因为我们国民经济的基础性产业仍然是国有企业,不过现在我们的这些国有企业这些我们经济的尚方宝剑却在遭受被某些势力操纵的媒体狂哄乱炸。

这些媒体,我鄙视他们,他们对外资企业享受的税收优惠,地方政府对外资企业的政策资源优惠闭口不谈,对中国民族产业面临的生存危机闭口不谈,却整天盯着中国的国家所有制的国有企业,其目的显而易见,媒体背后的力量以及西方思维方式的渗透值得我们相关部门甚至是国家安全部门的注意.我们,我们城市可以通过国有经济,通过政府控制一些倒闭的可以正常运行的企业通过我们强大的党组织来确保城市分配体系的平等,保证城市居民基本的生活生产保证,当然这个措施实行的前提是我们首先必须加强我们党组织的作风建设,加强执政能力建设.这样我们就可以保证中国社会的巨大的稳定性,在稳定的前提下,我们就可以做一些大的投资,大的项目,提升我们的经济结构与人口素质.为了保证我们强大的资金后盾,我们应该想外资企业开刀,毕竟我们改革开放给予他们很多的优惠,可是他们除了充当西方在中国的财富吸管之外,其他的作用微乎其微,有人说他解决了中国的就业问题,我认为这个简直就是一个悖论。

由于外资企业的入侵,中国现在处在国家产业的最低段,制造也占据中国主要的产业形式,这个使得中国对大学生的需求减少,增加就业压力,现在好多外资企业3个人的工作雇佣2个人来做,这个又增加了中国的就业问题,现在一些外资企业白夜班实行的是两班倒的制度,这个直接的效应就是减少了公司的1/3的就业机会,如果再加上示范效应,竞争效应,因此减少的就业机会将更多,粗略估计至少几百万.加上外资企业是中国市场换技术的产物,可是现在我们市场丢了,技术没有换来,政策证明是失败的,而且现在中国有一种可怕的趋势,就是在经济领域,西方开始实行以华制华的经济策略,而我们的政府却加剧这个策略的效应,例如手机行业的代工的兴起压制了国产手机厂商的发展,部分国产厂商只能通过底下黑手机的方式生存,就象是在打经济游记战争.笔记本领域的代工业把国产电脑厂商的弱点完全的暴露在了西方强势面前,最近在汽车领域,一向热钟合资的上海汽车,他打着民族品派的旗号企图吞并一些有希望的民族汽车公司,上海汽车他不但葬送了自己的品派,还象葬送别的有志气的中国民族品派,他的买办本性显露无疑,当然现在买办方面势力最大的还是台湾厂商.他们对中国民族工业的发展构成了不利的影响,而且这个影响不具备平等性.

我们都知道日本战后迅速崛起,决在金融战方面被美国彻底打败,其实日本不是输在金融战上,在战后美国占领日本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日本在90年金融战的失败.日本缺少防务上的独立,缺少政治上的独立,连他的宪法都是美国一手给他设计的,日本就是一个被美国捏住睾丸的比较壮士的小个子,在小个子想闹正常国家的时候,美国完全有足够的办法对付他.日本站后崛起受挫的历史证明,我们整天光知道发展经济,搞GDP,搞地方官员的政绩,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没有好处,这样的结果就是把我们的国家养成一个大肥猪,等着人家来宰,我们需要在发展生产力,启动民间消费的基础上,发展装备制造业,发展军事工业,核工业,发展新能源,发展基础科学,人文科学,提高国民的精神境界与爱国主义.

 对于中国最近的奥运会与世博会,我个人觉得这个只不过是某些阴谋集团来消耗中国国力,麻痹中国国民的方式,他们对中国国力的提高,对中国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都没有好处,也许因为某个重要的奥运项目需要大量优质钢铁,我们某个重要的军舰的研发生产就会受到限制.这些会议带来的只不过是梦幻中的千古盛世,不过根据历史学家的估算,宋朝时期中国的人均GDP是2000美圆,当时在世界上遥遥领先,看看水浒传里面我们可以略知一些,那时的人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多豪爽啊,老百姓都可以穿丝绸,据说一个看城门的生活比一个欧洲的皇帝的生活还要好,文明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可惜官僚腐败,文昌武弱,文官带兵,导致国家覆灭,千古遗憾.成吉思汗对西方的征服其实就是当时东方文明对西方文明的征服,是一次文明的碰撞或者说是冲突,是蒙古人吃苦耐劳的精神与汉民族强大的科技势力完美结合下对西方的征服.由此可以想见,这两个会办成与否,对中国的影响只是泡沫多一点和少一点的区别,在泡沫如此多的现在,这样的泡沫不要也罢.

现在的中国需要加强中央集权,因为只有加强集权才能保证中央的施政方略得到地方的贯彻实施,才能有利于中国的发展.历史上自由民主人权都是国家崛起后的结果,而不是国家崛起的原因,在清政府时期,中国是名副其实的弱政府,是自然的市场经济,比现在还市场.民间可以开镖局,可以发行钞票,现在好多人崇拜的误国之臣曾国藩特曾经用兵自重,外资民间都可以投资铁路,外运,国家不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清政府的灭亡某种程度上讲就是财政破产的结果,而同一个时期日本的明知维新却加强天皇集权,神化天皇,,看看日本鬼子在自杀的时候喊的都是天皇陛下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小国一般都喜欢在自己的国家前面加个”大”字),没有一个喊自由万岁的.当时的日本人包括日本皇室都在省吃捡用,为了发展军事发展国力,为了打败中国.而此时的中国正被人成为正在觉醒和崛起的大国,特别是在中法战争中国胜利之后.但是腐败正在腐蚀这个东方传统的大国,朝廷内部的权利斗争也常常以国家的前途为代价,这个和我们现在的形式是何等的相似啊。

全世界人民现在也都在讨论中国的崛起以及影响,官员的腐败依然在腐蚀着我们这个国家,某些专家说的中国进入利益博弈的时代同样也是博弈的国家利益,最近我们国家出台的劳动法居然遭到了外资企业的干预,这个干预是国家利益的博弈,设计到中国未来的国运,,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由这个我想到了当年的清政府.地方政府之间恶性的招商引资的竞争,其结果就是中国人内部相争,外人得利,牺牲的是中国的民族工业和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还有我们国家宝贵的资源.看看世界上其他的民主国家,美国的民主只是内部的民主,而且是不平等的以金钱为基础的民主,种族歧视严重,美国为了谋取利益曾经扶持过好多军事独裁政府,.印度这个西方人津津乐道的民主国家其实就是一个争争吵吵的大杂烩,英国人精心为他们的布局使他永远失去了崛起为世界超级强国的内涵.民主的菲律宾在美国人精心为他们设计的民主政体下,他们的妇女只能远离自己的亲人去别的国家去当女用人.我们刚刚实行的不多的自由民主已经使得我们的一些女人纷纷的嫁给老外,却很少见外国女人嫁给中国男人,这个不仅仅是民族主义的问题,是民族生存与自立的问题.那些吵吵闹闹的民主国家,因为他们的弱政府使得他们无法凝聚内部的力量突破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的保卫圈,他们的命运就是为西方的全球化服务,廉价出卖自己的资源,为跨国公司充当廉价的劳动力,然后再用获得的工资去购买昂贵的房子和跨国公司的产品,国家失去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最后,我以一个在外资企业工作的工程师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不要再以在外资企业工作并拿着自己觉得高一点的工资而觉得自己就是中产阶级了,就瞧不起劳动人民了.

西方的现在金融手段发挥作用的前提是西方制定的游戏规则之下,只有在西方的经济体制以及相应的理论基础,法律法规,游戏规则之下,现在金融手段的作用才能得到最大的发挥,明白这一点就会明白现在美国鬼子为什么整天叫嚣着让我们开放市场,特别是金融市场(我们的好多市场都已经开放了,除了一些垄断行业,不过看看媒体,我们这些民族工业最后的堡垒正在遭受舆论的矿轰乱炸),美国人为了麻痹我们给我们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stakeholder”,利益相关者的意思,西方的一些人士说他们拉中国加入WTO主要是政治上的考虑,而不是经济上的考虑,是为了腐化打击中国,只是我们的朱总理被他们骗了,去美国访问还闹了个道歉外交的骂名,所实行的经济改革也给温家宝造成很大的麻烦.美国通过二战后建立的一些世界经济政治军事组织来约束控制全世界,经济上的组织主要是国家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关贸总协定(后来是WTO),这些经济组织的宗旨是经济自由化,贸易自由化,后来加上一个金融自由化,因为日本西欧具有很好的国民素质和财富创造能力,而且美国也有遏止苏联和遏止中国的考虑,在这些组织的输血下,日本西欧迅速复兴并与美国展开竞争,他们是冷战的最大受益者之一.等到70年代,发展中国家经过民族独立,开始经济发展的时候,美国在货币的森林体系破产后,开始玩弄金融游戏开始从各个国家抽血,80年代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就是美国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洗劫发展中国家的财富,防止他们利用积累的财富完成财富的产业结构的升级并与美国形成竞争关系.完成世界经济有控制的解体,特别是拉美国家,已经被美国洗劫N次了,看看现在拉美国家趁着美国忙于伊拉克战争搞的反美联盟,我们就会发现他们对美国的狠已经不仅仅是穷与富,控制与反控制的矛盾,如果不是美国捆在中东无法脱手,现在拉美某些国家早就遭到美国的武力入侵了,这个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N次了.美国对日本进行金融打击,对欧盟进行金融打击(因为没有成功,现在基本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现在正在谋划的对中国的金融打击已经进入攻关阶段.

以前我们说加入了WTO我们面临的贸易壁垒就会少的多,纺织品的配额取消中国就会赚很多的钱,可是事实是我们加入了WTO,我们仍然是世界上反倾销的最大受害国,纺织品变相的配额也没有取消,美国所谓的经济贸易自由化,全球化,其本质就是新殖民主义,当年19世纪的英国贸易自由叫嚣的很响亮,而我们中国是当时的最大的受害国家,现在在美国的新殖民主义之下我不想看到中国仍然是最大的受害国,我们以前是在从黑暗走向光明,现在却在光明中走向黑暗前途堪忧.我们现在需要摆脱美式思维方式,建立民族的自信,重新回到独立自主为基础的发展道路上来,适当的开放,发展教育,加强共产党的中央集权,以及执政能力,完善民主监督,逐渐让人民群众成为中国的权力源头,,抵制文化中的殖民成分,清除经济中的殖民经济成分,强化国有经济对经济的控制能力的同时在民间市场领域鼓励民族企业家的参与并适当引入外部资源(技术性的),企业的运行效率主要是与管理能力有关,与产权形式无关,因而需要引入一些先进的管理理念与流程体系.,国家主导的基础上加强自主研发,提高创新能力,金融战的背后是经济实力的较量,政治势力的较量,军事势力的较量,现在金融是先锋,如果我们要突破最后的封锁建立中国自主的经济体系,军事是最后的较量,也是决定性较量,所以我们必须建立强大的人民军队,领先的军事技术,新概念武器,核武器,强化全民族的向心力,建立全球华人民族利益统一战线,清除象台湾,新加坡那样的不知道悔改的民族败类.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民族,我们伟大的祖先创造出了领先世界几千年的文明,我们的祖先发明了火药,却没有把它用于对外侵略的战争,而是用来造鞭炮,让全国人民共享文明的成果,而那些野蛮的西方海盗却把火药用于对外侵略,并让他们的人民为了一个虚无的国家利益(其实就是皇帝个人的利益,现在是掌握世界资本主导权的资本家的利益)卖命.现在我们伟大的民族又一次踏上了崛起的征程,并初步释放出了巨大的能量,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崛起引起世界局势的动荡,印发世界人民的灾难(按照西方的强权思维),善良的中国领导人提出了和平崛起的口号,可是西方的强盗和海盗的后裔却无视世界的发展趋势,无视中国人民的美好愿望,来压制我们,分裂我们,阻碍我们的发展,来抢夺中国人民的财富,企图让中国人民永远成为他们全球化下的廉价劳动力.面对这一切,中国必将给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让他们在血与火的动乱中彻底绝望,让他们后悔100年.孙悟空被逼极了尚可以大闹天宫,况且他美国鬼子只是个地狱,当和平崛起的道路被某些人堵死的时候,中国只能武力崛起,我们不做唐僧,我们要做的是斗战胜佛,为中华民族的崛起把那些阻挡我们的人打的粉碎,让他们在血与火的动乱中彻底绝望,让他们的民族后悔一百年!

 

发件人:<Bhofman@worldbank.org> 收件人: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5 07:23:12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China's sovereign wealth fund 

Dear all,please find below Michae Pettis' guest blog from Roubini's Global Economics Monitor and his own blog from a few days ago. These provides some good information as to how China's Sovereign Wealth Fund will look like. best regards,Bert

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

China's Sovereign Wealth Fund

michael pettis

Sep 24, 2007

The Chinese sovereign wealth fund (which, following convention I will call the CIC) is expected to be approved later this month or early October, before the October 15 meeting of the 17th National Peopleˇs Congress.? Much of its expected structure, however, is known and it has already made one very big and visible investment, the $3 billion it invested in the Blackstone Group IPO, which value began falling almost as soon as the deal was launched.? As of last |week the market value of the investment had declined by $600 million, causing a great deal of complaints and criticism in China, not all of it rational. 

The CIC has already been approved to purchase $200 billion from China’s central bank, the Peopleˇs Bank of China (PBoC).? The purchase will be funded by a RMB 1.55 trillion bond offering by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MoF) with maturities of ten years or more.? Already about one-third of the money (RMB600 billion) has been raised, with all of the rest expected to come before the end of the year.? Given that China is accumulating reserves at the rate of $100-120 billion a quarter, it is probably safe to assume that if it is perceived as being successful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domestic political considerations, not investment performance) a lot more money will eventually be transferred into the CIC. (Embedded image moved to file: pic14256.gif) 

One bit of good news is that the PBoC plans to use these MoF bonds as part of its open market operations to control the expansion of the domestic money supply.? This is good news to me because I think the use of central bank bills, which is what the PBoC mainly has used in its ineffective sterilization attempts, has been pretty much a waste of time.? They are too similar to money and way too liquid to have much impact in draining Chinaˇs ocean of liquidity. 

The less liquid MoF bonds should do a better job. 

Interestingly enough, the loss on the Blackstone IPO and the recent turmoil in the markets seems to have affected the CIC's investment strategy, as has the international outcry against non-transparent SWF's purchasing major strategic assets around the world.? During their meeting with German Chancellor Merkel's during her visit to China at the end of August, Chinese officials promised that the CIC had no intention of buying strategic stakes in big western companies.? In fact it seems that the original goal of the CIC  to maximize investment returns  has been put on hold.? This is probably a good thing because, it seems to me, the most valuable use of excess reserves is as a sort of stabilization fund that minimizes the changes in creditworthiness of the sovereign borrower.? Instead of maximizing returns  which is likely to be pro-cyclical and so will only increase volatility  the funds should be invested in ways that hedge Chinese risk, for example, by buying assets that perform best when conditions in China are likely to be at their worst, and vice versa. 

Unfortunately that doesn't seem to be the alternative strategy.? It looks like the management of the CIC's investments, perhaps not surprisingly given the size of the honey pot, is going to be the result of a hodgepodge of competing ministries and claims.? This is what Xinxin Li has to say about it (see the September 20 entry for my blog at piaohaoreport.sampasite.com for a more complete excerpt): 

A seven-person executive team has been formed, representing all the interested parties.? The Chairman of the Board is the vice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State Council (China's Cabinet) Lou Jiwei, who invited the current deputy head of the National Social Security Fund (China's national pension fund) Gao Xiqing to be the CEO of the CIC.?? The team also includes vice finance minister Zhang Hongli, the head of Central Huijin, Xie Ping, and a representative from the NDRC.? The PBoC is supposed to send a deputy governor to join the team, but the appointment is still pending.? A possible candidate is the current deputy governor Su NingThis structure reflects the inter-ministerial nature of the CIC: it is not only a SWF seeking high investment returns, but a coordinator among different government agencies on China's overseas investment. 

This will be a pretty big agency.? It will have 1,000 employees once it completes its expected takeover of a couple of other agencies involved in the management of domestic assets, and it will be supervised by a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State Council,, the National Social Security Fund, the MoF, Central Huijin, the NDRC and the PBoC. 

Given that these different institutions have very different goals and interpret current conditions in China in very different ways, one can just as easily argue that the executive team is as likely to coordinate interests as to paralyze action. My concerns aren't allayed by the scope of the CIC's mission.? ?According to Li, ¨Central Huijin, the former investment arm of the PBoC, will be integrated into the CIC and continue to capitalize domestic financial firms. Another existing institution, China Jianyin Investment, will mainly operate in the area of managing domestic assets and disposing of non-performing loans.? In addition, the CIC will establish a new department for overseas investment.〃?It is also, apparently, expected to use its assets to fund the overseas expansion of domestic corporations. ?It is hard to imagine that domestic political clout will not be at least as important a factor in deciding which domestic entities will be funded and on what terms as economic rationale. 

My guess is that the CIC will start out investing largely in liquid foreign securities, which responsibility will be handed off to SAF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 Exchange, the body that is responsible for most foreign exchange transactions of Chinese state entities). ?Given the recent turmoil in the markets and the criticism the CIC has received for the Blackstone investment, I suspect that its first investments will be fairly conservative, although a lot of people from different banks are telling the CIC that the market turmoil is an excellent opportunity for a cash-rich entity to find great bargains.? I don't think the CIC is?buying the argument, but who knows?? Lou Jiwei is supposed to be a pretty sharp guy and depending on how damaging the Blackstone criticism has been to his career prospects, he may be eager to score a goal or two as soon as possible. 

As?the CIC?grows, I would bet that an increasing amount of its assets is likely to be invested?in strategic investments, which I suspect will include the financing of the foreign expansion of state-owned companies. ?This may turn out to be the most highly politicized aspect of the CIC's future business. 

With $30-40 billion a month pouring into China's reserves, it wouldn't be surprising if a steadily increasing amount of money , either held at the PBoC or at the CIC, is invested in riskier assets and strategies than in the past.? It is a little too early to get a bead on exactly how and where this money will get invested, but certainly anything that lifts the fog that surropunds Chinese?finances should help clarify the direction of the global balance of payments. ? I will try to stay on top of rumors and facts about the CIC and PBoC investment strategies, and of course would appreciate comments from anyone that knows anything. 

Xinxin Li, of the G7 Group recently sent me a report on China’s newly created
sovereign wealth fund. G7 Group is a New-York-based research and consulting
group partially owned by Xinhua that gives especially good information of the
activities of various major governments and their impacts on financial markets.
He has allowed me to quote the following:

1)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has issued RMB 600bn STBs, the first batch of the
approved RMB1.55 tn (equivalent to $200 bn), to finance the new CIC. It is
expected to receive another RMB100 bn by the end of September and the balance
before year-end. 2) A seven-person executive team has been formed, representing
all the interested parties. The Chairman of the Board is the vice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State Council (China's Cabinet) Lou Jiwei, who invited the
current deputy head of the National Social Security Fund (China's national
pension fund) Gao Xiqing to be the CEO of the CIC. The team also includes vice
finance minister Zhang Hongli, the head of Central Huijin, Xie Ping, and a
representative from the NDRC. The PBoC is supposed to send a deputy governor to
join the team, but the appointment is still pending. A possible candidate is
the current deputy governor Su Ning. 3) This structure reflects the
inter-ministerial nature of the CIC: it is not only a SWF seeking high
investment returns, but a coordinator among different government agencies on
China's overseas investment. 4) The CIC will have three major departments in
terms of investment functions. Central Huijin, the former investment arm of the
PBoC, will be integrated into the CIC and continue to capitalize domestic
financial firms. Another existing institution, China Jianyin Investment, will
mainly operate in the area of managing domestic assets and disposing of
non-performing loans. 

In addition, the CIC will establish a new department for
overseas investment. The takeover of Central Huijin and Jianyin will make the
CIC a big agency with about 1000 employees.However, the CIC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what the global market was expecting, in terms of investment strategy and
the pace at which it will operate overseas. At the initial stage, it will focus
on domestic issues rather than picking where it left off, so to speak, seeking
overseas ventures similar to its Blackstone investment. Why?- Seemingly, its
investment strategy is very flexible with only two criteria: its foreign
currency investments cannot be exchanged back into RMB; and it must be
profitable. However, this ambiguity gives other government agencies excuses to
tap into the CIC's foreign reserves, and lobbyists already are lined up at the
door of Lou Jiwei's office. - Very likely, the CIC will cooperate with the State
Assets Supervision and Administration Commission (SASAC) and invest in 16
state-owned enterprises to fund their overseas expansion plans. - The CIC has
domestic policy responsibilities, e.g., pushing forward restructuring and
capitalization of domestic financial firms. As expected, it will inject up to
$60 bn to two state-owned banks: the 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 and China
Development Bank. Consequently, its available funds for foreign investment will
be sharply reduced.- At the same time, the CIC has to compensate the PBoC for
its previous capitalization of domestic financial firms though the Central
Huijing. The PBoC is asking a "reasonable" price -- RMB500 bn ($67 bn). This
means, the CIC will limit its overseas investment further to roughly $70 bn. 

But the CIC is unlikely to use even this limited capital for 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 (ODI). The State Council made it very clear that, "given its initial
stage and the sensitive tim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arket", the CIC
will mainly outsource its foreign reserve management to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 Exchange (SAFE) and specialize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t least in
the short-term. - Its portfolio will include non-dollar currencies, foreign
stocks and high yield bonds, but strategic investment in commodities is not a
priority yet. All of a sudden, the CIC appears to be embracing a very
conservative and gradualist investment strategy, in contrast to its audacious
investment in Blackstone. The unstated reasons behind this shift are both
external political pressure and domestic criticism on the Blackstone deal.-
During German Chancellor Merkel's visit to China at the end of August, Chinese
officials promised her that the CIC had no intention of buying a strategic stake
in a big western company in the near future. Clearly, that was a response to
the growing worries from European countries about potential takeovers by foreign
SWFs. Many US officials also expressed the same concerns in their visits to
China. - Furthermore, Blackstone's share price has dropped below $24, or 20%
below the CIC's purchase price. This has aroused public criticism and political
backlash. Some critics accuse the CIC of recklessness, poor execution and
bad-timing. Others wonder why the investment was approved before the CIC had
either a basic investment strategy or a risk management framework.

 

发件人:"投稿---田忠国" <tzg59388@163.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5 18:05:57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来自投稿---田忠国的邮件 

创新民主制度应该从创新民主思想、民主心态、民主行为开始

田忠国

我经常到网上这家看看、哪家瞅瞅,其目的就是想看看名家学者对民主问题的看法,串得地方多了、读得文章多了,我竟然对“民主”二字产生了怀疑,“民主”不是具体的政治形态?而是对丛林法则式民主概念的宣讲?不是对民主精髓与中国文化的融合?而是对中国文化的全面否定?不是重铸一个人民群众乐于接受,而且行之有效、程序简便、简单易行、易于操作、人人参加,而且制度明了规范的民主政治?而是弄一个人民群众不得沾边、不得看到的,在黑箱中操作的精英民主?我真得服了这些“民主天才”,竟然轻而易举的编造了那么多民主概念。但深入研究,我竟然吓了一跳,原来那些“民主”概念的核心,一是丛林法则,也就是说,中国社会弱肉强食了,不讲任何规则了,只要利益最大化就可以无恶不作、胡作非为了,中国的经济就发展好了。二是民众什么都不知道了,老老实实叫干么干么了,精英们就可以“民主化”了,而且还言之有据,希腊几世纪、几世纪就那样了。后来我终于从字缝里看出来:中国要搞民主,就得退回七、八百年前的古希腊,由他们几个人到一块一商量,这几个不听话,划到奴隶堆里去,脑门上铬个大大的印记,让所有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就是个不听话的奴隶。

对于该理论的阐述者来说,“民主”真是个好东西,但对于民众来说,民主则是个坏东西,很坏、很坏的东西。因为,我和民众感受到的“民主”,是个希特勒式的“民主”,让人心惊胆战的“民主”,没有一点刘永佶、俞可平等先生所描绘的民主的影子。我想,刘永佶、俞可平、仲大军等先生描绘的民主图景才是个好东西,才是个人民群众乐于接受、积极支持的东西,因为,他们所描述的民主概念,是个以民权、民利、民管的民主,是个人人都可以参预的民主。这样看来,要创新民主制度:

一、从创新民主思想开始

孕育民主制度的是什么?是民主思想。换句话说,没有民主思想,就没有民主制度。社会制度从哪里来?它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上帝的赐与,而是人类智慧、人类思想,在社会实践、社会斗争中形成的制度文化,是民主思想的外延,也是使民主思想规则化的一个过程。

民主是以自由为前提的,也就是说,没有自由民主也不存在。但我们理论界的问题是,一方倡导人人的平等的自由民主,一方倡导少数人的自由民主,倡导人人平等于自由民主一方,并不否认倡导少数人的存在和权利,但倡导少数人的自由民主一方,却否定人民的存在价值、否定人民的自由民主权利、用个人或少数人的自由,完全否定公平正义,这样的自由观念和倡导人民的自由、在自由中以公平正义为核心形成了尖锐对立。在深入研究中发现,形成尖锐对立的原因一是价值观念的对立,二是情感倾向的对立,三是博大与狭隘的对立,说到底,自由民主是为全民的自由民主还是为少数人的自由民主问题。

当然,狭隘者的精英自由民主论,相比个人集权论还是有很大进步的,因为精英们有了分权意识。但事实上,这样的“自由民主”对我国的民主政治思想的产生有百害而无一利,一、人民不接受。二、精英专制思潮的崛起。三、阻碍真正民主思潮的产生、阻碍民主进程的启动。

因之,我以为创新民主自由思想,应该立足于我国的现实,放眼世界民主历史发展的过程,在总结、提升我国思想文化历史,融合思想精华的同时,吸收世界各国的民主思想文化、民主制度文化,铸造出中国的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文化。

在研究民主思想、民主制度的同时,我们不应该放弃对民主权力结构的研究,因为,民主思想、民主制度如果说是无形的民主大厦的话,权力结构则是把民主思想、民主制度具体化的表现,也就是说,建构民主权力结构的过程,则是一个由无形到有形的建构过程,是一种规范、运作、提升完善的过程,也就是说,民主思想、民主制度建设与完善的过程,也一定是个权力结构建构与完善的过程,反之,民主制度只是一种摆设、一个没有硬件架构、无法跑起来的系统程序。

二、从创新民主思维、民主情感、民主心态、民主语言、民主精神开始

产生民主思想的前提条件是民主的思维方式,有了民主的思维方式,才可能产生民主思想、民主情感、民主心态、民主语言、民主精英,也就是说,思维方式是催生不同思想的基础,没有民主思维的基础,只有专制思维的基础,其结果就只能是以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再批评某些名动天下的大家的原因。其实,产生薛涌先生批评的自由专制主义深层次的原因,一是其政治经济基础决定了他们的价值观念,二是专制思维模式决定了他们思维方式的狭隘,只能从专制思维一条路上走下去,这样的结果他们最终在所谓的世界视野中发现的是七八百年前的“民主方式”而看不到世界上民主的最新成果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们必须清醒的看到的是,既便我们民主的软、硬件条件都具备了,而我们还是专制的思维模式、专制的情感、专制的心态、专制的语言,专制的精神,其结果也只能是乱象环生,民主政治被群体的专制无意识吞没。

为制约群体的专制无意识对民主进程巨大的破坏作用,我们在民主制度、民主程序、权力结构、思维和行为规范的设计中,必须充分考虑这一客观事实,在制度与程序和规范中有效的控制专制思维的极度膨胀,避免专制思维群体无意识导致的社会动乱。其实,人们产生专制思维的原因是等级观念,破除专制思维的前提条件是破除等级观念,破除等级观念的重点是破除各种各样的等级制度、等级规范,而是用平等的制度、平等的规范,规范人们的个体行为和群体行为。舍此而妄谈破除专制思维是根本不可能的,但群体的等级观念、专制思维不破除,我国的民主化还有可能胎死腹中。

三、从建构民主理性、创新人人自由民主、创新民主行为开始

民主思维是建构民主理性的前提,也就是说,没有民主思维就没有民主理性。民主理性是什么呢?平等、尊重、宽容!这三点成为每一个人的心态标准、每一个人的行为标准、每一个人的思维标准,民主就离我们不远了。

这样说有人可能反对,因为在这些人的心目中,自由就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为所欲为、胡作非为、任意欺侮或者任意掠夺,违背了他们的这个自由标准就是不自由、不民主,我不得不说的是,这种所谓的“民主思想”是对“自由民主”的奷污,是对人民权利和人民利益的恣肆践踏,是对自由民主的理论暴力。

世界上任何民主国家,都是思想上的无限自由与行为上的有限自由相结合的产物,离开思想上的无限自由,思想创造就会失去活力,离开行为的有限自由,就会造成各阶层的严重对立,最终导致社会的大规模暴乱。

因此,培育社会的民主思维、民主理性,建立规范,是一个国家民主化过程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今天我在“中国政府创新网”看到以“民主政治:‘过程’重于‘模式’”为题的文章,文章说,“过程”的比较告诉我们,“模式”是终端化的东西,但是都是通过各种不同的“过程”而达到的。这话说得何等好啊,好就好在这句话道出了创建民主化的本质,世界上任何民主国家都不是先有模式而后有民主政治,而是在民主思想的指导下,不断创建、不断完善、不断提升的过程中形成的模式。因此,模式是终端化的最终结果,而过程则是创建模式必须经过的一个时段的旅程,在这个时段的旅程中,就是一个民主思维、民主思想、民主理性与民主制度同步建构的过程。

有人说,美国的民主模式就很好,我们为什么不学习、不拿来用呢?关键问题是,美国的民主模式就真的很好么?我看也不见得,因为,美国的民主模式是一种对内民主、对外霸权的民主模式,如果按照美国的民主模式所有的国家都发展起来、强大起来,那时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呢?战争。因此,美国式民主最终是毁灭民主、毁灭人类的民主模式。面对这种残酷的未来,中国怎么办?中国人怎么办?中国的民主往哪里去?这是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以为,中国式民主只能走“和而不同”、世界共存共荣、人类的创造人类共享创造成果的路子,在国内,在创新民主思维、民主理性的前提下创新民主思想,民主制度,逐渐建立社会结构的全民民主的道路,舍此而妄谈民主,民主就会远离我们而去。不是民主舍弃了我们,是我们的思维方式舍弃了民主。因此,我们必须要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才能真正找到属于中国人的真正民主。

在国内,人民民主、公平正义、共同创造、平等发展、共存共荣、“和而不同”、和衷共济,是中,是立极之中,离开此就没有民主可言。在国际上,和“而不同”、共存共荣、共同创造、共同发展、共同分享创造和发展的成果,也是中,是国际新秩序的立极之中,离开此也没有世界意义的真正民主。

四、从创新民主氛围、创新协商民主开始

民主氛围是什么?是各个个人、各个阶层的不同群体的一种民主思维、民主理性主导下的交流方式,没有这种平等的相互交流方式,就不可能有协商民主的最佳结果。我曾在“关于对我国现代社会阶级性利益与民主和谐基础问题的几点思考”一文中这样写道:

1、各阶级亮出各阶级或者叫各阶层的利益观点、权利观点,在平等、尊重、宽容的社会环境中,自由的争论,寻求到新的共识和我国政治经济的最佳解。不要以学术的名义掩盖自己的阶级或者阶层属性(任何社会科学和政治经济科学工作者都会打上本阶级或者叫本阶层的铬印),因为这不利于社会和谐新秩序的产生。

2、民主社会的主要表现是各阶级或叫各阶层间的政治权利平等和利益的基本平衡(基尼数就是一种衡量各阶级利益是否基本平衡的科学手段),离开各阶级或者叫各阶层间的政治权利的平等,就不会有各阶级或叫各阶层利益的基本平衡。

3、民主社会不是消灭阶级,而是以制度的方式消灭各阶级或者叫各阶层间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权利的不平等待遇,保持利益差异合理,共创未来辉煌。

4、民主政治不仅仅是一种制度形式,而且也是全民的一种平等的民主心态、一种民主的思维方法、一种独立但又相互尊重的民主精神、一种友爱的生活方式。离开后者而仅有民主制度,民主社会也是不存在的。

5、国家管理的首要任务就是维护各阶级间的平等相处、平等发展、利益共享。

令人遗憾的是,可能是因为我提到了我国社会的阶级属性问题,该文最终无处发表。如果我们没有勇气面对社会现实,怎么能产生协商民主呢?我在该文中分析各阶级的客观存在不是说要重新划分阶级,而是通过阶级属性的自我界定,各自寻求自己利益和权利的诉求群体,从而达到实现协商民主的目的。

当然,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阶级或者叫阶层也是动态分化的,利益与权利群众也会在这种分化过程不断发生群体的重构,而没有利益群体和权利群体作为社会的基础,所谓协商民主是几乎不可能产生。

五、从总结历史、寻找历史中存在的民主原素,完善民主规则、民主程序开始

我国有六千年的文明史,在这六千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即产生过伏羲文化、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也产生过老子的道家文化,包括毛泽东思想,也是我国发展历程中一笔不可小观的文化遗产,有人无视我国历史,全面否定我国历史,旨在破,而没有立,虽然口口声声说不破不立,但其立的,竟然是七八百年的古希腊民主,是丛林法则,是少数人的个人自由凌驾于人民之上的自由。这是中国思想文化的倒退?还是中国思想文化的前进?这几乎不用任何语言回答,其主张的本身就给出了人们一个明确的答案。有人说孔子只有专制思想,没有民主理念,没有民主理念是不争的事实,但其只有专制思想确是睁着双眼说瞎话,因为,孔子的“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是什么?我个人以为,和而不同也是民主思想的原素,如果一个民主社会没有“和而不同”,只有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利益诉求的声音,对其它群体其它利益的存在只有否定和专制,这还有民主吗?再比如说毛泽东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社会发展的真正动力”,有人可能会说,世界历史是精英推动发展的,但我不得不说的是,贵族式或资本式精英创造了少数人的野蛮财富,是人民血和泪凝固的悲惨音符,当然,在牺牲人民利益、人民权利甚至生命的前提下,因为财富的积累,资本确实推动了社会的文明和经济发展,正因为如此,人民的精英在总结历史发展过程惨痛教训的基础上,寻找政治、经济的最佳解,创造的是惠及全人类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财富,因为,人民的精英视野更宽广、吸收融合的精神能力更强健、建构民主政治的能力更强大,因为他们有健全的价值判断体系和健全的价值观照系统,他们的民主思想来自人民的期望、智慧和人民的实践,来自于人民的情感和梦想,来自于世界视野内的民主最新研究成果和实践。

六、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管理国家的方式

民主是什么?我以为民主是一种理想的政治制度,是一种人民共同的生活方式,是一种以民主的生活方式为基础的共同管理国家的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和国家管理的方式,是由民主政治制度形式赋予给全民共同的个人权利。这种权利不因阶级或阶层的原因而被另一个阶级或阶层所剥夺,而是生而就拥有与所有人平等的一切权利。政府唯一的责任就是通过国家管理,确保每个人够正常行使自己的各种权利,并为他们行使各种权利提供渠道和平台,在利益的和平搏弈过程中达成共识,并且共同创造人民共同的美好未来。

2007-9-25

田忠国,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

 

发件人:"公盟" <gongmeng@gongmeng.cn> 收件人: "苏向祥" <sxxlawyer@msn.com>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4 15:00:24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公盟评论2007年第二十八期(总第四十五期) 公盟评论2007年第二十八期(总第四十五期)

最高法院的尊严——郑筱萸、段义和案与死刑复核程序的忧虑

滕彪 李方平 公盟研究员

2007年9月20日 

郑筱萸从2007年6月22日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死刑判决,到7月10日 执行死刑,除期间6个休息日外,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的时间仅13个工作日。段义和从山东省高级法院于2007年8月23日 作出二审裁定,到9月5日 被处死,共10个工作日。自今年元月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程序以后,这两个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死刑案件如此非同寻常的司法高效,给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程序以促进公平与正义的设想蒙上了阴影。

众所周知,刑事诉讼有极其严格的期限规定,例如侦查、逮捕、审查起诉、一审和二审都有明确的办案期限,超过法定期限就属于超期羁押。而我国《刑事诉讼法》惟独没有对死刑复核程序规定具体期限。1996年大规模修改《刑事诉讼法》时,之所以保留特例,当然是考虑到死刑复核的特殊性,其根本目的就是要保证死刑案件的质量。

2007年3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又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给死刑复核定了以下四条原则:1、复核死刑案件,应当对原审裁判的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和诉讼程序进行全面审查。2、死刑案件复核期间,被告人委托的辩护人提出听取意见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人的意见,并制作笔录附卷。辩护人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3、复核死刑案件,合议庭成员应当阅卷,并提出书面意见存查。对证据有疑问的,应当对证据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到案发现场调查。4、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原则上应当讯问被告人。2007年3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熊选国做客中央电视台两会特别节目时,就死刑复核话题回答两会代表、委员,提及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期间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合议庭审理,然后经过审判委员会审理决定。 

就郑筱萸案而言,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郑筱萸利用职务便利,接受请托,为八家制药企业在药品、医疗器械的审批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直接或通过其妻、子非法收受上述单位负责人给予的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49万余元。我们还通过郑筱萸的律师公布的九份法律文书知道,郑筱萸在8宗25次受贿行为中,本人直接收受贿赂的有4宗,其余4宗13次受贿均为家属所为。客观而言,郑筱萸案涉案者行政级别高,时间跨度长,受贿数额大、次数多,还牵涉其妻、其子和8名行贿人,属于案情比较复杂的案件。按照《意见》确立的全面审查原则,合议庭需要全部阅卷,讯问被告人,讯问另案处理的郑筱萸的妻、子,询问或讯问8名行贿人,最后听取辩护律师意见,在证据全面核实后再进行合议审理,最后经过审判委员会审理决定。如此繁杂的工作,岂是13个工作日能够完成的?——我们有理由怀疑,最高法院除了听取“上级指示”以外(一个国家的最高法院竟有“上级”,这在一个现代社会里本身就有些悖谬),是否进行了上述任何一项工作?

法律没有规定死刑复核的时间,所以从逻辑上讲最高法院哪怕只用了一天时间复核也不算违法。但是,对郑筱萸、段义和案进行的死刑复核,给人太过急促、草率的感觉。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些案件的死刑复核程序还属于近乎封闭的内部审批程序,不但被告人、辩护律师、证人难以见到复核法官,甚至“合议庭成员阅读全部案卷材料” 也难以实现,更遑论对新证据的调查与核实。

不久前还在为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叫好的法律人,怎能不为之担忧?

如果一个人从被拘捕到被执行死刑的速度,或者从判决死刑到执行死刑的速度,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话,中国的法律机构当之无愧。1983年严打期间,有的人从被抓捕到被枪决只有4天时间;1996年,刚过18岁的内蒙青年呼格吉勒图,从立案到被执行死刑只有61天;1989年,湖南麻阳青年滕兴善从被省高院裁定维持一审判决到被执行死刑仅有9天;1994年,聂树斌从终审判决到被执行死刑仅有2天时间间隔;刘涌案,2003年12月22日上午10点04分,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法庭宣布死刑判决结果,上午11时左右刘涌则被执行死刑,间隔时间不足两个小时。——现在我们知道了,严打期间存在着大量的冤案,包括死刑冤案。仅从实体上来说,上面的呼格吉勒图、滕兴善和聂树斌都很可能是被错杀的无辜公民。即使是十恶不赦、非杀不可的犯罪分子,也必须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拘捕、起诉、审理、判决和复核;猴急似的把人押到刑场,太有损司法的庄严。

人死不能复生,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在法律上废除了死刑,还有一些没有立法死刑废除的国家,在实际上也不再执行死刑。而保留死刑的国家或地区,对待死刑也极为慎重,很少判决死刑,判决了也很少执行,要执行也一等再等。比如在美国,从判决到执行死刑,平均有10年时间,为的就是看犯人是否在被处决之前用尽了一切申诉手段,是否排出了一切合理怀疑;这体现了对生命/死亡的慎重态度。

郑筱萸、段义和根据现行法律被判处死刑也许没有疑问,但他们如此迅速被处死,中国人自然能想到背后的政治因素。为了平息公众的愤怒,为了彰显国家反腐败的决心等等理由都会导致他们必须死,而且要在适当的时候死。

但死刑复核程序本身不能死掉。也许最高法院收到了权力的指示,也许最高法院遵照非法的惯例已经事先介入了这类似的大案要案,但最高法院就是最高法院,这应当是一个专业的法律机构,而不应当是一个泄民愤的机构,更不应当沦落为某种工具;法律程序就是法律程序,既然设置了死刑复核程序,那么最高法院就应当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履行职责,面对各种压力,甚至面对民众反腐败的呐喊都不能激动,唯有如此,中国司法才会有尊严,法治才会有希望。

公盟——为了公共利益
The Open Constitution Initiative
联系电话( Tel. ):(8610)62111675

发件人:<j-zh-y@vip.sina.com> 收件人: <lhh@bjfao.gov.cn> 抄送:发送时间:2007-09-24 01:30:38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关注奥运前后中国的走向 

关注奥运前后中国的走向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 蒋兆勇

   北京奥运可以肯定地说赛事顺利不会有问题,只是开完这次运动会,中国的国家形象是更光鲜,还是给世人留下恶劣的形象,却是一个未知数。一年后的北京能应对奥运么?能给世界一个崛起大国文明形象么?

中国这样的体制,场馆不是问题,甚至交通也不是问题,北京政府似乎担心的老百姓随地吐痰,出租车司机不洗澡,大街不够干净。中国人的可爱在于好讲面子,越来越浓厚的奥运氛围,相信好了,外人多了,建筑民工也会洗澡,我等新闻民工也会打着领带,露出灿烂的微笑,迎接来自远方的朋友,因为,我们心中都会自动想为国争光,扬我国威,长长中国的志气。我们都会把光鲜的一面自动显摆,官方其实不必多虑。

最难的恐怕是基于阴谋论,基于某种考量,不愿触及更深层的体制。改善社会治理状况,单单只是增加人手,单单只是工作制度的一般调整,解决不了结构性的毛病,在步步被动中总被修理,在舆论的围剿下步步后退,最终弄的不好,国家形象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要开一个成功的北京奥运会,摆在我们面前的三个选择:

㈠ 宣传还是传播?

互联网渗透社会生活的每一个层面,还有原来意义上的宣传?宣传的逻辑是灌输,是报喜不报忧,是单方面的自我主张,传播即是主体的、全面的。宣传是可以操控的,传播却是自由的,不受约束的,是独立于政府的第四种势力。

奥运来京的注册记者非注册记者不少于四万名,报道的记者将超过历届奥运会。关心赛事的可能占10%,来体验中国看“热闹”可能占80-90%,当然也有看中国不顺眼挑刺……。官方不懂得印象就是真实,这样的采访是可控的么?是能灌输的么?

外国记者常驻京的纷至沓来,最新统计快七百人,外记还聘请熟悉中国国情的中方助理, 满街都是中国人带着“鬼子”侦察采访,一个记者的中方助理多达5、6人,收集分析资料。香港台湾记者秉承港台那套新闻观四处乱窜。你何能控制?

申办报告前,中方经常要看看外国记者的报道是否对中国公正客观,不“客观公正”者可以不得入境,自从有自由报道的承诺后,放开了境外记者可以不需批准而随意采访。

一个泱泱大国实在没有必要为报道对记者施加压力,多一点沟通,而无必要把记者当成间谍,也无必要自己制造口实,弄出个警察国家的形象来。我斗胆建议,事实上限制也限制不了,倒不如索性真正放开,天恐怕也塌不下来。

那么官方就不能有所作为,就不能施加影响么?间接的影响,最好的方式当是设置议程,甚至政治话语。有最权威的信息而不能影响社会议程,不是愚蠢,至少是无能。在奥组委听说有两小时对突发信息得有回应。但笔者的接触,有突发事件,没人透料,没有人发表权威消息,零碎、猜测、未经查证的各种官方不喜欢的消息,甚嚣尘上之时,才会有回应。官僚机构运转机制对媒体查询:拒绝回答。只要本部门无责,整体受损与我不相干!说来有那么多部门在工作,其实哪个部门都不负责?

在重重的信息过滤下,在对传统媒体的重重限制下,互联网却变成了政治的公共空间,话语并不掌握在权力部门手里,话语每每都操控在自由分子的手里,并导致社会的意识形态改变,难道我们还不能好好地反思,做出有远见的调整。

㈡ 宽容还是控制?

一个纸包子,就有罗格打电话来询问奥运食品安全.以前包子的事不过是防疫所、工商所的事情、街道办事处的事情么?奥运把它变成国际舆论一片哗然的大事!韩国外交官打针而死,他吃的三明治,打的针是否符合国际的标准?记者总是用国际标准来观照北京的每一件小事,这实在难为了北京。

炒得沸沸扬扬,最终卫生部意见:疲劳引发心血管疾病而逝。

作为国际社区的北京还要应对的是国际组织,NGO在京奥期间的抗议。九十年代,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怀柔举行,在NGO论坛上,一位妓女兼警察滔滔不绝地论述妓女的诚实劳动,还要脱衣服游行。在中学操场示威一阵了事,那时中国人明白了有非政府组织。

北京奥运倒计时一周年,记者无疆界组织在奥运大厦拉起用五个手铐代替奥运会标志五环的海报,人数并不多,但在海外影响极大,必定是外国人第一次在北京来抗议?中国政府还没有处理社会运动的经验,却又要面对跨国社会运动,慌张之下,中方则扣留了示威者。

也是奥运会一周年,保护记者组织抗议中国新闻自由未达承诺,算是非法记者会,但也未见拘留。之后这两批人马遭到驱逐。事实上,外国人须遵守中国法律,你留意,一些重要的国际会议开到哪里,跨国的抗议常常就行影相随,似乎还没有不被批准的。即便新加坡这样的东方专制国家,反全球运动的抗议也能登陆。不过观众都是警察而已。而对示威抗议如此敏感的中国官方又将如何应对呢?

我的判断:无大的社会危机,即使有不满,中国人也不会难堪政府,爱国的中国人不会被动员起来.另外那遍布北京的摄像头,懂得得“围圈战术”的警察也能柔性应对,要形成大规模与官方抗衡的示威难以成事,但是弄出具象征意义的活动来,那几乎无法避免。既要办奥运,对如此象征,有无宽容呢?奥运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游戏,国际的游戏就一定有国际化的色彩,这恐怕是当初中国申奥时始料未及的。

奥运这样的体育盛会,中国主权是否被大大压缩?如何在中国法律与国际性会议之间寻求平衡?况且,还有一个并非政治的问题.国际机构监控中国的食品,你能以我中国人吃什么你管得着么?是否中国人反而觉得外国人如此这般是他们为我们谋幸福呢?国人的心理应有怎样的变化?

近期透露出有为奥运特别种植的蔬菜,养殖的猪肉,那我们现在又吃的是什么呢?那我们的政府原来在干什么呢?是否这只是文明的标准问题,而并不带有政治色彩呢?再用主权概念是否能拨动国民的民族主义神经以保持对阶级敌人的一份警惕呢?我们的政治逻辑是否在国际社区里受到挑战呢? 这都值得我们深长思之。

㈢ 透明还是黑箱?

前些时候,为发到天安门参加活动的记者证,一些媒体对主管部门派发进场证大加抗议,那些视进场记者证为紧俏物资的官员,似乎把这视为要挟记者听话的工具,甚至有的人还在用人熟才能办事的潜规则行事,海外记者却根本不认同这样不透明的工作方式。

笔者曾经在记者会提过一个会让人不痛快问题,在中外记者注目下,遭到训斥,这不是在给别人制造不自由提问的事实呢?

“在不得与外记冲突的要求下”,工作人员的作风大有改进,但是内心深处却是难以理解现代媒体文化。持管控传媒的思想的人,永远难以理解记者的职业特性。

中国已有开放自由的外交部、国新办记者会,提什么令人难堪问题的记者,中方官员都是和颜悦色,但是,奥运的有些记者会仍如县级记者招待会,令人不会对中国有好感。国家遇到如此盛事,打扮国家形象又是些什么人呢?从各个地方抽来的,良萎不齐。奥组委只是零时机构,抽调的人并不一定是国家或是官僚机构里的精英,西方遇到这样的事,一定会有“旋转门”,我们的体制只能是行政体制之内部循环。不可能有体制吸纳社会精英,所以出低级错误常识错误也就并不希奇了。

再有一些重大项目、重大事项的决策,也是小圈子不透明的决定,也出现指挥长腐败了,工程部也有人腐败了,在这个神圣的政治任务,有有多少难为人知的腐败行为,难道就不可能改变我们的行政方式?话又说回来,那些参与这项政治任务每天为领导批示辛勤工作的人,我也经常见到。他们眼睛充满血丝,辛苦不是一般,但是也许他们工资也不高,收入也不高,操控他们的,能吃香喝辣,能够按旧有逻辑话事有是另外一拨。韩国行政结构借奥运会更加民主化,透明化,高效运转,而不是动辄要批示才能运转。这一切我们觉得,顺理成章却在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却屡屡发生,没有个结构性的变化,靠一部份人努力也许是无济于事的。

为了完成好中国最大形象工程,我们就不能做一些真正的改革?再则,因为奥运或其他原因,冲高的房价,进而导致的社会总体社会运转成本的上升,因为拆迁而失去家园,因为昂贵成本而被挤出城市的精英,这个城市不满奥运的人是否在上升?奥运是一时的,生活却是要继续下去的,以奥运压倒一切的理念是否与以民、以人为本有所违背。其实把本地公民的事理顺了,任由外人怎么说,我相信社会都是良性的。

曾经夸下海口:没有人反对奥运和反对奥运之组织,是否有反对就不好,前几天我就看到,有些年轻人穿着标有“讨厌奥运”的T恤招摇过市。还有哪些因对政治的不爽而聚集的各种势力,更显内在的政治的危机。我们能很好地妥善地处理么?奥运肯定都会激发社会的结构性矛盾。这些应当有极高政治智慧来处理。否则弄得不好,怕是有跨国抗议浪潮并进而羞辱我们的国家,这是我最担心的事。

有人说,奥运给中国上了一个民主自由的套,按惯常国家面子出牌的人,他的内心在想什么?有的人想赶快应付下来,赶快结束,以便回到原来的轨道,那必定是如此得心应手!汉城奥运之后,韩国人关心国家朝着什么方向走,事实证明,韩国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奥运前后的中国,是否也能走向这样的道路呢?中国能平稳地从传统社会走向公民社会吗?

政治的进步常常是在相互冲突的价值观中作出选择,也常常是各种压力下的选择。为了奥运,北京也做出了极大的努力,北京每一天都在进步,政府越来越有公共情怀,政府服务也越来越有人情味,警察也越来越尊重人,官员也越来越少了官气,这一切都令国人能够深切地感受到。政治是很难回到过去的,政治家须看清社会的大潮,拿出远见卓识来,把中国带上一个民主、自由、文明的轨道,也许从此,中国真正走上崛起之路,世人在期待,国人也在期待。

 

 

——————————————————————————————————————————————————————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