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编者按:本期文集发出胡鞍钢和陈志武所写的两篇有关政府作用的文章,一篇是《中国经济转型时期的政府垄断》(英文),在4年前就写出来了,一篇是《为什么百姓收入赶不上GDP增长 》,是最近刚写的。我们发表这两篇相隔4年的文章,目的是历史地考察我国政府的演变,在胡鞍钢发文后的四五年里,我们的政府变成了什么样?陈志武的文章给出了一点描述,我们甚至还可以等几年再来观察这个问题。西方国家目前流传政府腐败合法化的说法,我国政府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很值得关注。其实政府作用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是非常重要的,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既需要政府的作用,又需要避免政府的负作用。在中国,政府作用的重要性在于它组织和引领一个落后国家追赶先进,保护和聚集这个国家的资源。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过度强调了政府的作用,又容易发展出一个庞大、昂贵而不受制约的强权政府,从而带来严重的政府腐败。中国目前就处在这种矛盾之中,既需要一个强大的政府,又不需要这样一个腐败的强势政府。如何解决这一矛盾,中国政府目前这种模式能否在今后固化?将是中国下一阶段发展的历史课题。我们在这个时候再次提出这个,请大家思考。]

警惕政府垄断和政府腐败的合法化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编辑

2008年8月10日

目录

胡鞍钢:《中国经济转型时期的政府垄断》

陈志武:《为什么百姓收入赶不上GDP增长》

布鲁斯•斯多克斯:《奥运之后中国面临的挑战》

宋泓:《WTO谈判暂遇挫折,中国发挥积极作用》

田丰:《多哈回合前景展望 》

张明:《中国外汇管理思路发生重大转变》

田忠国:《大公无私还是大公有私?----中国十佳杰出策划师王建新的堕落言论》

横舟:《文化是否“解禁”,决定着改革的成败》

《中国当代无耻名人录》

《谢韬在成都座谈会上讲话记录》

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民生问题清单》

周启博:《邻家小儿回忆翦伯赞》

章诒和:《历史学家翦伯赞之死》

张郎郎:《孙维世的故事----女犯的夜半歌声》

胡平:《吴思忽视了人的追求的多元性?》

张小鼐:《新兴资产阶级在英美历史上的作用——英美历史近现代发展思考》

《英航海历史学家:中国人引发了欧洲文艺复兴运动》

------------------------------------------------------------------------------------------------------------------------------

中国经济转型时期的政府垄断

The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in China’s economic transition

 Center for China Study, Tsinghua University and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Tsinghua University,

Yong Guo, Angang Hu

17-04-2004,

    提示:关于美国腐败的合法化问题。关于美国已经将许多腐败形式合法化,最典型的就是政治游说和政党献金。从腐败定义来看,这些显然都是腐败行为,但是现在在美国似乎已经合法化和习以为常了。2000年的时候,世界银行的Daneil Kaufmann写了一篇文章,以前苏联和东欧国家为主探讨了转型国家的腐败形式,包括State capture,Influence和Administrative corruption等。2004年在Communist and Post-Communist Studies上发了一篇文章,从中国这个渐进转型国家的实践出发,提出Administrative Monopoly也是一种腐败形式,并认为State capture,Influence和Administrative Monopoly不仅在转型国家存在,在欧美发达国家也同样十分普遍。这三种腐败形式的共同特点是都发生了制度和政策的制定环节,而 Administrative corruption主要发生在制度和政策的执行环节。目前社会对后者的关注更多,事实上前者的危害性才更大。

Abstract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has become the very focus of many recent discussions on politics and economics. However, the existing research has not taken full account of the experience of the gradual transition countries, especially China, and the incentives for rent creation in the transition process. Based on existing studies in this field, this paper addresses a new category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In the context of the rent seeking theory, the authors examine what they regard as a unique type of corruption in China—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AM), and outline its essence, causes, forms, features, the scale of the rent created, and the dissipation of the rent.

2004 Published by Elsevier Ltd on behalf of The 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Keywords: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Corruption; China; Economic transition; Gradual transition

Introduction

Corruption is one of the manifestations of institution failure. In the course of economic transition, while old institutions are undergoing transformation, new mechanism has not yet taken shape. Consequently, there are ample opportunities and temptations for breeding corruption. Corruption not only siphons off huge economic benefits and causes severe social pollution, but also brings the legitimacy of some governments into serious question. From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many academics have suggested that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tends to be more rampant and endemic, compared with that in more developed economies.

* Corresponding author. Tel./fax: +86-10-6277-3826.E-mail address: anganghu@tsinghua.edu.cn (A. Hu).

 

It is not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why governments and scholars all over the world have called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a serious concern. The purpose of this paper is to address a new category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not having been fully explored by current studies on corrup- tion. In the context of the rent seeking theory, we examine what we think of as a unique type of corruption in China—administrative monopoly (AM), and try to outline its causes, forms, features, the scale of the rent created, and the dissipation of the rent. We find that AM is one of the most endemictypes of corruption in China in that it has brought about huge social welfare loss and is arousing extensive publicresentment .

Changes have to come about if the government really means to fight corruption. The most important option should be the re-orientation of the roles played by the in the economy, and the regulation of the domestic market in accordance with norms and rules of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has to scrap the current doctrine of omnipotent government and to make a paradigm shift to good governance characterized by openness, transparency, efficiency and integrity.

This paper consists of six parts. Part II is a summary of the existing approaches on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and their limitations when applied to China. On this basis, part III offers a Chinese corruption scenario illustrating the fact that AM is a unique phenomena pertaining to China’s current policy of gradual tran- sition. Part IV concentrates on the essence, causes, forms and features of AM in China at present. Part V estimates social welfare loss caused by AM in China, and analyzes the dissipation of the rent. Part VI is a concluding remark.

Summary of current studies on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Since the 1990s, the world has witnessed a remarkable phenomenon in global economic development, that is, the development of transition economies in many different countries. Accompanying such development, there has been an emergence of a series of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problems, among which the rapid spread of corruption remains the most distinct one. The endemic penetration of corruption not only erodes economic achievement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but also severely endangers the social stability and development over the long term. Over the past decade, some institutes, especially the World Bank Institute, have produced a proliferation of literature on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among which were those by Daniel Kaufmann and Joel S. Hellman, who conducted systematic and comprehensive studies on grand corruption (Hellman et al.,2000b), underground economies (Kaufmann and Kaliberda, 1996), state capture (Hellman et al., 2000a), barter (Marin et al., 2000) and privatization (Kaufmann and Siegelbaum, 1996) in the East European countries and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Susan Rose-Ackerman also contributed to corruption research in this field with her calculation of the rent in African transition economies (Coolidge and Ackerman, 1997). In China, in the context of the rent seeking theory, scholars like Wu (1999) and He (1999) analyzed rents in various forms in China and the opportunities which caused corruption. Heli Hu, Anpei Wan (Wu, 1999: pp. 29–97) and Hu (2000, 2002) conducted pioneering research on the scale of rent in different stages of the economic reform of China. Other scholars carried out in-depth research on institution failures, which have soared during the period of economic reform. Such a Herculean proliferation of literature has contributed much to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in various countries.

Over the past three years, some leading experts, especially those from the World Bank Institute and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have conducted some inspiring empirical research. Based on the finding of a survey on enterprise performance by the World Bank in 1998 in the East European countries, that is, the 1999 Business Environment and Enterprise Performance Survey (BEEPS), those experts and scholars tried to summarize and categorize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focusing on its magnitude, especially on its impact on enterprise performance and development. They have drawn some important conclusions. However, given the fact that this survey was conducted among enterprises in the East European countries, such study bears little resemblance to China’s experience in transition. It is our intention to address the specific phenomenon of corruption in China in the hope to fill in the gap between those existing findings and what has happened in China.

According to Abed and Davoodi (2000), there are two kinds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the state capture and the administrative corruption (Table 1). State capture is defined as a situation in which public sectors or people, group, or enterprises from private sectors try to influence the formulation of legislation, norms, ordinances or other public policies in the political process by offering illicit and secret payment or interests to the public officials (Abed and Davoodi, 2000: p. xv). It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manifestations of grand corruption. On the other hand, there is administrative corruption, which is generally understood as petty corruption. It is defined as a situation in which people offer illicit payment or interests in kind to the public officials to obstruct the enforcement of law or policies in order to ensure favorable treatment for their own interests (Abed and Davoodi, 2000: p. xvii).

Based on the same survey, Hellman et al. (2000b: p. 6) took a further step by identifying another kind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which they described as influence, in addition to state capture and administrative corruption. According to their definition, influence refers to a situation in which the enterprises try to shape the public policy outcomes by exerting strong influence in the process of formulation of law or policies without offering necessary illicit and secret payment to the publicoffic ials (Hellman et al., 2000b: p. 6). The most distinct difference between influence and state capture is that in the case of influence, the enterprise concerned does not try to carve out niche markets or to obstruct competition by offering bribes to government officials. To achieve its goals, it would rely on its own superiority in terms of its market share, production magnitude, property rights, privileged access to resources and its connections with officials at different levels of the government.

Table 1

The types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

Types of corruption               Offering direct and           Not necessarily offering

                                  illegal payment               direct illegal payment

Exerting influence in             . State capture               Influence

the process of regulatory         .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policy formulation

 

Exerting influence in the          Administrative corruption     Relationship (Guan Xi)*

process of regulatory policy   

implementation

--------------------------------------------------------------------------------------------------------

* We would like to emphasize that here we regard ‘‘relationship (Guan Xi)’’ as one of the important forms of corruption in the transition economies, in that it is common in China. Relationship means that people try to influence the implementation of policies without offering a direct and illegal payment. To what extent ‘‘relationship’’ can work has also a lot to do with the social customs. One of most commonly recognized practices of relationship is that public officials abuse their entrusted power for gains to their family members or friends. We need to bear in mind that there is hardly any pure relationship, which does not involve with an exchange of interests. Therefore, we treat relationship as one type of corruption, at least as potential corruption. According to Fan and Grossman, a key factor which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China’s central and planned economy was ‘‘relationship’’, and it is still continuing to play such an important rule during the dual-track economy. It is ‘‘personal relationship’’between government officers and managers of enterprises that controls the distribution of resources. Under the ‘‘relationship’’, managers have to keep very good relationship with relevant government officers and managers of other enterprises, in order to get necessary resources of production (such as electric power, water) and to duly deliver materials and semi finished product needed. This shows that‘‘relationship’’ plays certain active role when the system is not flexible.

Compared with Aded’s research, Hellman’s categorization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goes a step further. However, both of their observations share some constraints. First, their findings are built upon the survey of enterprises, and their categorization of corruption is consequently based on the enterprises’ role in the transition stage, without taking account of the governments’ initiatives in the rent creating process, especially government’s active rent creation. Second, their observations are drawn from those transition economies where a ‘‘shock’’ treatment was adopted, such as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and the East European countries. Accordingly, their findings bear no reference to China, a typical gradual transition economy. Then a gap is created between the existing studies and the actual situation. 136

AMone of the most characteristic types of corruption in China’s economic transition

According to the rent seeking theory, corruption is a rent seeking in kind. As defined by Gorden Tullock, rent seeking refers to the activities using scarce resources to capture an artificially created transfer from the political process, which is in excess of those a competitive marketplace would allow, but less than the damage that it brings to the others (Tullock, 1999: p. 27). This phrase comes up in the theory of applied economics in the 1970s. It refers to activities of seeking directly unproductive profits. Here, 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fact that the government is not only an object for ‘‘being captured’’ during the course of rent seeking, but also a subject with strong incentives to create rent.

According to Wei He, rent creating can be divided into three categories based on the roles that the government plays: the government’s unintentional rent creation, the government’s passive rent creation and the government’s active rent creation (He, 1999: pp. 206–238).

Unintentional rent creation is mainly an outcome of interference with and regulation of the economy by the government, with good intention and without awareness of its consequential negative impact. In the early stage of the economic reform in China,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s to relax the control on commodity prices and to adopt a ‘‘dual-track’’ interest rate and exchange rate were typical examples of unintentional rent creation.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market economy and the reduction of government’s direct interference, unintentional rent creation has been decreasing.

Passive rent creation refers to situations where the government, under the lobbying and persuasion by certain interest groups, uses its power to provide comparative advantages to a particular sector or enterprise. Rent seeking occurs, in part, because interest groups can receive special benefits through government actions.

According to the academic categorization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both state capture and influence can be regarded as government’s passive rent creation. Interest groups seek regulatory policies that will carve out niche markets or obstruct competition, by offering illegal payment or exerting influence to induce or compel government to promulgate regulatory standards in their favor. It is in such a process that a rent is created.

Active rent creation means that with actual knowledge of possible benefits from rent seeking activities, different departments of government try their best to design regulations with the intention to create rents, in order to increase the benefits of their own industrial sectors or local enterprises affiliated with them. As a return, the latter must provide them with profits, which are gained from the rent created by the government specifically for them.

According to the research by Kaufmann and Hellman, in the East European countries and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the government’s passive rent creation behaviors—such as state capture and influence—are prevalent. But the experience of these countries is in sharp contrast to that of China in terms of the pace of transition. While all these countries adopted a ‘‘shock treatment’’, China has chosen a gradual transition route. This difference in the speed of transformation has serious implication on the types of corruption.

In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and the East European transition economies, the shock treatment has broken the pre-existing links between the government and the enterprises overnight. As most of the enterprises were undergoing privatizati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SOEs) and the government was becoming loose, and the government’s capability to regulate the economy has been greatly reduced. Such a situation also reduced the room for interest groups to maneuver. As Hellman has demonstrated, only those enterprises that are large in scale, magnitude and powerful in its close relationship with the bureaucracies and with more resources at their disposal, could exert strong ‘‘influence’’ in the process of public policy making, while those new or emerging entrepreneurs can only use pay-off to influence regulatory policies or decisions. This is what they refer to as state capture.

In other gradual transition countries, especially in China, active rent seeking by government is common because of the intermingling of its functions of governing and enterprise managing. Before the streamlining of state administration structure in 1998, there was too much interference by too many ministries or commission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with the economy. Since the umbilical cord between some governmental departments and their affiliated enterprises was not cut off, the former often sought to ensure a favorable treatment for interests of their own or of their affiliated enterprises, by regulatory policies such as restriction on market access, tariffs and licensing.

AM is an important feature of the planned economy, but it is not true that AM in all Leninist countries can be regarded as corruption. It is just one of the main instruments of its governance. After transition, such mechanism as AM does not meet the need of the market economy any longer. It restricts competition and market entry, therefore causing huge economic loss. The purpose of AM was rent seeking, which brought plenty of advantage to some related interest groups. In fact, it became a kind of active rent creation activity by government. Some local governments and departments of central government try to protect self-owned enterprises making use of AM, and thus get additional income. The aims of them are not consistent in that of the state. AM is fit for the traditional planned economy in China, but not so for the market economy after the 1980s.

In China’s transition period, AM, which was inherited from the planned economy, became an excuse for unnecessary monopoly, so it is not only a source of administrative corruption but also a type of corruption itself. In the East European countries and the former USSR AM, unlike in China, is not so rampant. Since the SOEs in these countries have been separated from the governments, the former only try to capture the latter to influence the policy making process. So the main kind of corruption in these transition countries is ‘‘state capture’’, while in China it is AM that becomes the main type of corruption. So we argue that AM is a unique kind of corruption in China’s transition period, although all Leninist, planned economies have AM.

In fact, we find that administrative corruption, state capture or influence emerge not exclusively in those transition economies adopting ‘‘shock treatment’’. In other words, these forms of corruption are also common scenarios in all other market economies. The only reason why they are more pronounced in the transition economies is simply that in those countries, institutional failure is more evident. Olson’s analysis of labor unions, sector groups, farmer associations, and cartels projected a clear picture of these two types of grand corruption in the well-developed market economy such as the US (Olson, 1995).

In China, this situation is different from what was referred to by Hellman and Kaufmann as an ‘‘influence’’ or ‘‘state capture’’, which are both actions undertaken by enterprises themselves. Although in China, the close link between the state and SOEs is being relaxed step by step, in many sectors, the interests of state monopolies are well safeguarded. The protection of the state-owned and monopolisticen terprises by China’s government, defined as AM by us, is a deliberate act of the government. It is active rent creating by the government in order to protect interests of some or all SOEs.

By a widely accepted definition, corruption refers to abusing public power for private gains. Although public officials in AM sectors do not get profit directly for themselves, they do abuse publictrust so that the government sectors, they work for, benefit much from AM. In the following part, we will illustrate the 244

inherent mechanism for it. Based on the above-mentioned studies, we suggest a new classification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for which we use the following: (a) whether an illegal payment is offered directly; and (b) whether influence is exerted in the process of policy making or policy implementation.

Our division of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challenges the widely accepted opinion that the main subject of corruption is always an individual, such as public official. Our study shows that in China, the subjects of corruption, whether in the case of state capture, AM or influence, are almost all SOEs. Furthermore, we found that the economic loss caused by corruption mainly took place in those areas where group corruption or sector corruption prevails. It is a typical systematic corruption. Accordingly, one of the important manifestations of grand corruption in today’s China is the AM, arising out of active rent creating practice of the government. In the following section, we outline the essence, causes, various forms and features of AM in China, and highlight social welfare cost associated with it.

The causes,forms and features of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In our study, we define AM as a type of monopoly maintained by administrative power, to which various government departments resort so as to ensure a monopolistic status for interests of their own or of a particular sector or local enterprises affiliated with them. Because AM is realized by law generally, administrative rules or regulations, it is often referred to as statutory monopoly or legal monopoly.

Difference between AM and other types of monopoly

Before discussing AM in detail, we should distinguish it from other types of monopoly. According to Gregory Mankiw, monopoly can be classified into three categories: market monopoly, natural monopoly and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Mankiw, 1999: pp. 314–343).

Market monopoly comes into being through market competition. During the process of competition, a few enterprises established their monopoly status by their superiority in capital, technology, marketing or advanced management. Market monopoly is a kind of ‘‘structural monopoly’’; market share is established via fair competition. Such a market monopoly plays an active role in promoting an efficient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Only when those who have dominated the market try to restrict market competition by illegal means, such as price manipulation and discrimination, market carving-out, conspired blockage and illegal mergers, would the consumers’ interests be infringed. This is called ‘‘behavior monopoly’’.

Natural monopoly means that the total cost for one individual enterprise to produce many different products is less than the total cost for many different enterprises to produce each of these products. Natural monopoly usually happens in the public service sectors, for example, water, electric power or heating supply.

Distinct from market monopoly and natural monopoly, AM is established by the government through regulatory policies. It is aimed to guarantee interests of the government and their affiliated enterprises. It is common in China during its gradual transition process.

By the widely accepted definition of corruption, we would like to emphasize the word ‘‘private’’. It cannot be understood narrowly as only referring to public officials themselves or/and their families; we must take into account interest groups that they are acting for or belong to. In a gradual transition economy such as China, some government departments try to block market competition via AM to ensure their own interests or those of the locally affiliated enterprises. This is also a typical instance of corruption.

Causes of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AM takes place during China’s transition process from planned and centralized economy towards market economy. It is a problem created by the old system. Before the economic reform and the open-door strategy, China had adopted a planned and centralized economy system characterized by AM. Government’s controls penetrated through virtually all sectors and almost every perspective—from market access to supply of raw materials, from price setting to sales of products; all were under direct control of the government. Since 1979, the government has reduced its control in most of the sectors, with competition permitted and the market economy taking shape. However, in some sectors, the government’s monopoly is still in place, and the government often engages in anti-competition activities by regulatory policies and administrative means, with the excuse of or in the pretext of sector management and market order maintenance. The government is not only the maker of the rules of the game, but also the sportsman competing in the game and the referee for the game at the same time (Sachs et al., 1999). Therefore, it is impossible to launch any meaningful campaign to fight against monopoly. This would lead to the so-called ‘‘government failure’’.

One of the hardest issues in China’s economic system reform is the ‘‘separation of the administration from the enterprise’’, which means that the government should pull out from all those places where the market works better, and only focus on providing public goods and services.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after 20 years of reform, great progress has been made in this regard. The administration has given up its direct interference with many competitive sectors, and through institution reform, it has diminished many administrative institutions which used to control the sectors. At the same time, it has transferred a lot of its power of coordination to the macro-management departments. The SOEs in those sectors have been gradually separated from the administration, and become fully independent bodies competing in the market.

However, in those sectors traditionally not opened to market competition and characterized by network, such as electric power, telecom, railways or civil aviation, the relevant supervising ministries still act on behalf of the interests of the sector and refuse to open to market competition claiming that these sectors belong to natural monopolies. The underlying reason is that most of those monopolistic sectors are owned by the state who is either a solo owner or a majority shareholder, with the administration controlling the management and the personnel. Those sectors not only pay taxes, but also turn in profits which are an important source of revenue for the government. 331 1 Accordingly, the ministries in the central administration act more on behalf of the interests of such affiliated enterprises, rather than the public interests in general, sometimes promulgating policies inconsistent with the developmental strategie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Since the very beginning of the economic reform, China has been undergoing fiscal decentralization and administrative decentralization. Administrative power of the local government has been expanded. Whether enterprises operate well has a direct impact on the revenue of the local government. When the local-owned or the sector-owned enterprises become inefficient and their profits go down, their direct superiors would usually resort to administrative power to terminate or restrict market access by other enterprises not from the same region or not within the same sector, rather than attempt to promote competition capability of those nonprofitable enterprises. The incentives to pursue local or sector interests constitute a strong motivation for AM, especially for regional monopoly (Pei, 2002).

Main forms of AM: sector monopoly and regional monopoly

Generally speaking, AM has two main forms: sector monopoly and regional monopoly. Sector monopoly is the outcome of the policies implemented by the central administration or specific sector-governing departments to exclude or restrict market access by other sector players and to prevent competition so as to ensure interests of their own sectors.

Regional monopoly refers to action of local governments to set up market barriers by its administrative power. It works in two ways: (1) restricting market access of goods from the outside; and (2) limiting out-flow of local goods, raw materials and technologies. Regional monopoly is harmful in many ways. First, it frustrates the emergence of a single national market and blocks development towards a single and open market system. Second, it directly disturbs market competition and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It produces rent seeking opportunities and incentives for local government officials. Although proponents of regional monopoly argue that regional monopoly can protect development of local enterprises, actually such a ‘‘development’’ is at the expense of the loss of welfare of all consumers in the whole region. Regional monopoly transfers the cost of inefficiency to the consumers.

注1, Here is an example from the Civil Aviation: China’s Bureau of Civil Aviation plays two roles. It is a sector regulator, and a majority shareholder of many aviation companies at the same time. On the average, it owns more than 85% of shares in 10 aviation companies, which have been consolidated into three companies in August 2002. It mandates that all aviation companies buy air fuel from its joint venture subsidiary—Chinese Air Fuel Supply Company, which sells air fuel at a price about 60% higher.

注2, The prohibition on price discount in civil aviation sector by the Bureau of Civil Aviation in 2000 is apparently inconsistent with China’s overall policy—expanding internal demands.

 

We should bear in mind that AM has taken place in many sectors, besides sector monopoly and regional monopoly. AM in some monopolisticsec tors—such as electric power, telecommunication, civil aviation and railway sector—is surely remarkable. But AM is also thriving in many other sectors including higher education, medical care and sanitation, sports, culture, entertainment, publication, and tourism. These markets should be opened and competition should also be promoted.

Features of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According to Yu (2001), the main features of AM are:

. It generally occurs in enterprises either owned or absolutely controlled by the state. In both cases, these enterprises are directly run by the government and subject to control of the government in personnel, distribution and operation;

. The legitimacy of such a monopoly comes from the administrative status of the enterprises as being run by the government and consequently from their compliance with law or regulatory policies; monopoly status is ensured by the government by favorable rules or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 Monopoly enterprises not only pay taxes but also turn in profits to the state treasury;

. AM blocks market competition and leads to inefficiency of monopolistic enterprises and poor resources allocation.

AM is against competition for following reasons:

. It applies discriminatory treatment to the private enterprises and enterprises not affiliated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restricts market access of those sectors not belonging to natural monopoly;

. The administration acts on behalf of their enterprises to set up a cartel price;

. A monopoly of public resources is established, hence only a few enterprises can have exclusive access to them;

. It establishes regional barriers by administrative means. For those monopoly enterprises, it is common that their demand curve is equivalent to that of the whole society. Therefore, if those enterprises reduce the supply of their products or services, the price will be pushed up, but their profits will not necessarily decrease. Instead, it will lead to unsatisfied demand on the part of the public, and reduce the general welfare of the whole society.

Assessment of economic loss caused by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Tremendous economic loss caused by AM

According to the rent seeking theory, monopoly distorts efficient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and causes two types of loss. One is the loss of net social welfare, which is generally referred to as Harberger Triangle (see Fig. 1; Tullock, 1999: p. 2). The other is the loss suffered by consumers, that is the surplus transferred from consumers to producers. This is called Tullock Quadrangle (see Fig. 1; Tullock, 1999: p. 13). Superficially, the transfer of consumer’s residual is only a transfer of fortune, not a loss of the net social welfare. However, Tullock’s research indicates that due to a huge cost created by the rent seeking and rent-protection processes, the rent will finally dissipate and this will eventually lead to a loss of net social welfare.

The research by Harberger and Harvey Leibenstein shows that loss of the net social welfare caused by monopoly is actually very small. Therefore, we will concentrate on loss of the consumers.

In China, the rent accumulated by the sector monopoly can be divided into two parts. One is the loss of social welfare reflected in the monopoly price (i.e. Tullock Quadrangle). The other includes various illegal fees collected by monopolistic sectors under various pretexts, upon which they transfer the costs of mismanagement and the investments for future development to the consumers. Hu (2000) calculated China’s loss of social welfare in the late 1990s caused by monopoly price in some monopoly sectors (Table 2). In 2002, based on China’s official statistics, he estimated the various illegal fees collected by the monopolistic sectors from 1998 to 2001 (Table 3).

Fig. 1. Economic analyze of rent seeking activities.

    Note: Pm: price in monopolistic market; Pc: price in competitive market; Qm: quantity in monopolisticmarket ; Qc: quantity in competitive market.

Hu’s calculation shows that sector monopoly has created a huge economic loss to China, and has becom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sources of the economic loss caused by corruption, far more than those caused by petty corruption such as accepting briberies by government officials.3 It is one of most severe types of corruption in present China. Sector monopoly directly infringes on the consumers’interests. Therefore, it has been brought into the focus of the whole society.

In contrast to people’s concern about sector monopoly, there has been little study of the economic loss caused by regional monopoly in China up to now. In this regard, the research done by Sandra Poncet, an economist from th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 Paris, is quite inspiring (Gilley, 2001).

According to one of her latest study, the trade tariff between different provinces in China in 1997 was around 46%, while it was 35% a decade ago. The regional trade barriers within China are as much as those between European Union (EU) countries, or between Canada and the US. What is even worse is that, with the decrease of import tariff the inter-province trade barriers have been in a steady rise since the 1980s. Poncet finds that in 1997, Chinese consumers bought 21 times more goods produced in their local provinces than those from other provinces, whereas in 1987, this figure was only 11 times. Chinese provinces’ integration into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has accompanied the domestic market disintegration. Poncet’s study shows that China’s regional monopoly is severe and getting worse and worse with China’s integration into the global economy. It is not difficult to predict that ‘‘domestic market segmentation’’ will remain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manifestations of AM for a quite long period from now on.

3, According to Qingze Cao, Deputy Secretary of the Central Discipline Supervision Committee of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amount of economic loss caused by 1.33 million cases from October 1992 to June 2001—which mostly belong to petty corruption—is 40 billion RMB, about 0.45% of the GDP of the same term.

Table 2

 

 

Table 3

Dissipation of rent from the sector monopoly

Rent sought by AM is spent mainly for the following purposes:

. Bailing out the excessive operation costs caused by mismanagement in monopoly sector enterprises; 445

. Constituting an important source for employees’ welfare in monopoly sectors, such as health fees and pension;

. Creating an important source of informal expenditures for the relevant supervisory governmental department; 449

. Creating profits and channeling them from the SOEs to the state.

Monopoly rent makes it possible for poorly managed enterprises in the monopoly sectors to survive. In China, the efficiency of the enterprises in monopoly sectors is generally poor. According to Shujie Liu’s study (Liu, 1999: p. 7), from 1985 to 1996, the increase in the rate of labor productivity in monopoly sectors is far below China’s average rate. In contrast, the average salary of employees in monopoly sectors is much higher than that of all other employees in China. From 1995 to 1999, each employee in the power sector earns 14,294 RMB more than those in other sectors, that is, an additional 2859 RMB per year. The power sector had to pay 7910 million RMB in addition each year for salaries of the employees alone. Numerous rents sought by monopoly sectors provide abundant capital to maintain inefficient operation and high salaries. Table 4 illustrates how the rent was spent on high salaries in the monopoly sectors. 4

Tullock’s research shows that rent will eventually be dissipated and converted into net loss of social welfare. At the first glance, however, it seems that there is a gap between the theory and the Chinese reality. China’s experience indicates that part of the rent is submitted to the state as profits, not all for dissipation. But a further analysis proves that Tullock’s conclusion is correct. According to Shujie

4, This does not include other forms of income besides salaries for employees in AM sectors, such as high awards, kinds of subsidies, and non-monetary benefits.

Liu, for example, in 1996 when prices in monopoly sectors increased drastically in comparison with those of 1985 and the increase was much larger than the inflation rate of the same period, the profit rate of the power sector was only 7.33%, and it went down by 54.58% in comparison with that of 1985. At the same time, the deficit of the railway transportation was 1.38 billion RMB, a decrease of 120% in comparison with its surplus of 6.4 billion RMB in 1985. Also, the local telephone had a deficit of 3.56 billion RMB; and the post office lost 7 billion RMB (Liu, 1999: p. 4). These statistics prove that profits in monopoly sectors are continuously declining, and it supports Tullock’s observation on rent dissipation.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the profits turned over to the state by monopoly sectors should include a return of the government’s prior capital investment in those monopoly sectors. Also, over the past years, SOEs received from the government many subsidies, return of income tax, and tax reduction as well. Enterprises in monopoly sectors have not only dissipated tremendous rent, but also absorbed huge financial incomes which should have been collected by the state. The above analysis has shown that much of the rents have been submitted to relevant supervising governmental ministries and have become an important source of off-budget revenue for those ministries, such as extra expenditures, employees’ welfare, construction fees for governments’ hotels, guest houses or training centers,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travel fees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so on. It accounts for the incentives for rent creation by the government departments.

Conclusion

Based on the latest international studies on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this paper attempts to incorporate China’s experience into the proliferating literature on this subject by identifying a more sophisticated and important corruption phenomena in the context of economic transition in China: the AM.

By examining its essence, causes, forms, features, as well as the economic losses it caused, this paper shows that the AM is one of the most severe types of corruption in China at the country’s current stage of the reform process. It is a kind of active rent-seeking activity which is an outcome of the long standing mixture of the functions of the government with its interference in enterprises’ management. AM not only causes huge economic loss, but does so at the direct expense of the consumer’s welfare.

Table 4

 

AM is a special form of corruption, emerging in the process of economic transition. With a further development of China’s reform of th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ystems, and with China’s accession to the WTO, administrative power of the government would be restricted, the rents caused by AM will surely be in decline, and AM itself will be gradually reduced with the conclusion of transition.

Uncited references

Fan and Grossman (2000), Hellman and Kaufmann (2001), Hellman et al. (2000c), Hu and Guo (2001, 2002), Lv (2000), World Bank (2000a,b), Yu (2000). 508

Acknowledgements

Many thanks to Ran Liao from the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Berlin), Minxin Pei from the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Bob Boase from UNDP (Beijing Office), Daniel Kaufmann and Joel S. Hellman from the World Bank Institute, Ping Liu from the Tsinghua University, and other participants at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Economic Reform and Good Governance: Fighting 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April 11–12, at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China. However, the authors are responsible for all the views and errors in this paper.

References

Abed, G.T., Davoodi, H.R., 2000. Corruption, structural reforms,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 in the transition economies. IMF Working Paper WP/00/132.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Coolidge, J., Ackerman, S.R., 1997. High level rent seeking and corruption in African regimes: theory and cases. Working Paper. The World Bank.

Fan, C.S., Grossman, H.I., 2000. Incentives in economy reform and corruption in China. Manuscript.

Gilley, B., 2001. Provincial Disintegration.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He, W., 1999. Rent Seeking Economics. The China Development Press.

Hellman, J., Kaufmann, D., 2001. Confronting the challenge of state capture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Working Paper. The World Bank.

Hellman, J., Jones, G., Kaufmann, D., Schankerman, M., 2000a. Measuring governance, corruption, and state capture: how firms and bureaucrats shape the business environment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Working Paper 2312. The World Bank.

Hellman, J., Jones, G., Kaufmann, D., 2000b. ‘Seize the state, seize the day’: state capture, corruption, and influence in transition. Working Paper 2444. The World Bank.

Hellman, J., Jones, G., Kaufmann, D., 2000c. Beyond the ‘grabbing hand’ of government in transition: facing up to ‘state capture’ by the corporate sector. Transition, vol. 11, No. 2. William Davidson Institute, The World Bank.

Hu, A., 2000. Corruption: the largest social pollution in China. International Economy Review, vol. 2. (China). 2001.

Hu, A. (Ed.), 2001. Fighting Against Corruption. Zhejiang People’s Press.

Hu, A., 2002. A huge black hole. Manuscript.

Hu, A., Guo, Y., 2001. Integrated strategy for fighting against corruption in China. Management World, vol. 6. (China).

Hu, A., Guo, Y., 2002. From monopoly market to competition market: a deepen social reform. Reform, vol. 1. (China).

Kaufmann, D., Kaliberda, A., 1996. Integrating the unofficial economy into the dynamics of postsocialist economies: a framework of analysis and evidence. Working Paper. The World Bank.

Kaufmann, D., Siegelbaum, P., 1996. Privatization and corruption in the transition. Working Paper. The World Bank.

Liu, S. (Ed.), 1999. Price Reform in Monopoly Industries. China Plan Press.

Lv, X., 2000. Booty socialism, bureau-preneurs, and the state in transition: organizational corruption in China. Comparative Politics April.

Mankiw, N.G., 1999. Principle of Economics. The Peking University Press, Peking, China.

Marin, D., Kaufmann, D., Gorochowskij, B., 2000. Barter in transition economies: competing explanations confront Ukrainian data. Working Paper. The World Bank.

Olson, M., 1995. The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 The Sanlian Press, Shanghai, China.

Pei, M., 2002. Does decentralization increase corruption? Manuscript.

Sachs, J., Hu, Y., Yang, X., 1999. Economy reform and constitutionalism transition. Manuscript.

Tullock, G., 1999. Rent Seeking. Xinan Finance and Economics Press.

World Bank, 2000a. Anticorruption in transition: a contribution to the policy debate. Working Paper. The World Bank.

World Bank, 2000b. The Quality of Growth. The World Bank.

Wu, J. (Ed.), 1999. Seeking the Root of Corruption: Will China Become A Rent Seeking Economy? China Economy Press.

Yu, K. (Ed.), 2000. Governance and Good Governance. Social Science Literature Press.

Yu, H., 2001. How the administrative monopoly will end? China Economy Times, April 25, 2001.

 

 

发件人:"lianbangzhi lianbangzhi" <lianbangzhi972a@gmail.com> 收件人: <lianbangzhi@gmail.com> 抄送:发送时间:2008-08-07 17:20:55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选择周刊第196期

为什么百姓收入赶不上GDP增长

陈志武

《选择》第196期,2008806日出版

    中国的GDP这些年增长很快,但为什么老百姓口袋里面可以花的钱、还有实际上生活中感受到自己的收入和福利状况跟GDP的增长速度相比,总是要慢很多?今年上半年中国的GDP的增长速度从去年的11%,下降到10.2%,很多人就害怕了。有种观点认为中国的GDP如果低于10%,就会有更多的人失业。但是如果按照其他国家的标准来看,10%或者8%也是一个非常高的增长速度,在美国和一些西欧国家,每年GDP的增长速度只是在2%左右,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GDP的增长速度,应该除以2,才能跟其他国家在同一层面上做比较。第二个我希望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老百姓收入增长速度相对于GDP的增长速度来讲往往要慢很多。第三个问题,有种观点认为中国GDP的增速度如果低于9%,就不能创造那么多新的就业机会,每年就会有更多的人失业,所以我也想从公有制或者国有制对整个就业机会的影响力来谈谈。

    我想先给大家看一组数据,把中国整个社会分成三个不同的群体:第一个群体是政府,从中央政府到省政府再到地方政府,城镇居民是第二个群体,农民作为第三个群体。在过去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哪一个群体得到的好处最多?哪一个群体得到的好处相对来说最少?

 

    浅蓝色线代表政府收入,深蓝色线代表城镇居民的,红色线代表农民的。从这个图上我们看到,07年时国家财政税收总体上是翻了5.7倍,如果95年的基数是100,到07年的时候上升到670左右,国家作为一个群体分享中国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好处时,占的份额是最多的。城镇居民总体上人均可支配收入在12年里面翻了1.6倍,农民的人均纯收入总体上翻了1.2倍,如果我们把整个国家的收入看成一个大的“饼”然后分给这三个群体,政府从这个饼里面得到的份额是最多的、农民得到的份额越来越少。

    尽管中国GDP增长速度的数值很大,但是对于城镇和农村的老百姓来说要比政府增长慢一拍。总体上看,12年里国家财政收入翻了5.7倍,如果把这5.7倍的增长换算成年增长速度的话,平均每年上升16%,而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平均每年增长8%;农村的纯收入在过去的12年里面年均增长6.2%。同期,中国的GDP是按照每年平均10.4%的速度上升,这是去掉了通货膨胀的真实的GDP增长率。我们可以发现,只有国家的财政税收以超过GDP的增长速度在增长,年均16%,去年国家财政的增长速度是31%。而城镇居民特别是农民,这两个群体的增长速度要慢很多。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答案。

    另外要强调一下,这里所讲到的收入,实际上还不包括那些资产性的收入,这些纯粹是税和费,这个数据基本反应了增量的概念。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国家财政收入占整个中国国民收入的比重越来越大。比如去年国家财政收入是5万1千亿人民币,千亿、百亿、万亿都是很大的数字,听多了以后变得非常的抽象,听起来好像和我们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我为了把这些抽象的东西具体化,就改了度量的角度,按照每一个普通人的人均收入来作为度量的单位。把国家一年的财政税收除以一个普通人一年的可支配收入,这样可以让我们知道,为了支持国家的财政税收,大概需要多少普通人一年的可支配收入。

    这里给大家看的第一个数字是1766年,乾隆朝廷一年的税收是4937万两银子,按照当时北京普通工人一年的收入,差不多一年二银子,稍微有点技能的工匠在一个月可以拿到二两银子,这样折算的话,乾隆朝廷一年4937万两银子,等于是205万个北京普通工匠一年的收入,也就是说205个北京工匠一年的收入可以供养乾隆的开支。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税收为2.5万亿美元,这2.5万亿美元,相当于8500万美国人去年一年的收入。

 

 

     如果换到中国,如上图,1978年国家财政税收相当于3.3亿城镇居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随着78年改革开放的进行、随着市场化、民营化的发展,到1995年的时候,中国政府的规模达到了最小。在90年代税制改革以后,把征税的权利下放到各个地方政府和省政府,只要各个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达成一个协议,地区政府可以不受制约的推出新的税种,或者是调整已有的税种的税率。2007年,全国的国家财政税收是5万1千亿人民币,相当于3.7亿城镇居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比较一下78年,我们发现现在政府的规模重新超过改革开放初期,同时也超过计划经济时期政府的大小。

     再用农民一年的纯收入来作为参照系数,在78年的时候国家财政税收相当于8.5亿农民一年的纯收入;96年的时候达到一个最低点,只要3亿8千万农民一年的纯收入就可以支撑政府的财政税收,但是去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2.3亿农民的纯收入。看完这个数字很多朋友会说,所有农民加在一起也没有12亿,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在这里不是要求13亿农民放弃他们的开支,去支持政府的开支,而是说我们把整个国家的收入看成一个整数,然后在三个群体中怎么分配。

    我们再看一下资产性财富在政府和社会之间是怎么分配的。据统计,差不多有76%的资产性财富还是掌握在国家的手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只有大概四分之一的资产性财富掌握在民间。根据一些研究机构前几年做的估算,到2006年年底,国有土地的总价值差不多是50万亿,全国有11.9万家国有企业,所有国有企业资产加一起是29万亿元,把国有土地的财富和国有企业资产的财富加起来,国有资产的价值差不多是79万亿人民币。而民间的,到05年年底,全国城镇居民的总资产价值是21万亿左右。相对而言,美国政府没有什么资产性财富,只有非常少量的土地。美国那些企业、产权、资产等等基本都是私有的,到去年年,底美国私人家庭资产的总额是73万亿美元。

    假如国有土地和国有资产,每年按照GDP同样的速度升值,去年GDP的增长速度是11.4%,06年年底价值为79万亿人民币的国有资产增值应该是9万亿人民币。去年国有企业的总利润是1.6万人民币,国家的收入大概是10万6千亿人民币,这是预算内的财政税收5万1千亿的2倍。而资产性收入加上财政税收,大概是15万7千亿人民币,如果除以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大概是10几亿城镇居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

    中国的社会财富在政府和社会之间这样的配置结构,带来的后果到底是什么?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中国的GDP如果只按照8%、9%的速度增长,那么中国老百姓能够感受到增长的好处会非常少。重要的原因是财富在民间的配置结构,大家知道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每年可以花的收入应该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劳动收入和工资收入;第二部分是资产性财富升值的收入。在美国,一般资产增长的速度都是按照GDP两倍左右的速度上涨。但是在中国老百姓享受的只有劳动收入,资产性收入的渠道基本上是被堵起来。对于我们个人和家庭来说,工资的上涨是我们最主要分享经济增长的渠道。为什么当中国的GDP下降到10.4%的时候大家开始担心,因为中国老百姓资产升值的渠道被堵死了。在过去12年里面中国年均GDP的增长速度是10.2%,但是农民的纯收入是按照每年6.2%的速度增长,这差不多是10.2%的二分之一,或者是0.6倍左右,城镇居民会好一点是8%,除以10.2%也差不多0.8倍。人们不能够感受到完完全全的10%的GDP增长所带来的好处。很多经济学家讲我们必须改变中国导向型的出口方式,必须通过内需的增长来带动增长,但是,财富升值的效益没办法流到老百姓的家庭,老百姓如何消费呢。

    我们再看一下,政府拿到这些钱以后是怎么花的。去年的财政税收是5.1万亿,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在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就业福利上的开支总共是6千亿元,等于是国家总开支的15%,等于GDP的2.4%,分到中国人的头上,每个人得到的开支是461块钱,相当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我们可以和其他国家比较,美国在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就业福利上的开支是1.5万亿美元,占联邦政府总开支的61%,分到美国人身上平均每人5000美元,这是美国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8%。很明显可以看到,如果想要通过国家和政府的手来实现第二次分配,为民生做出更多的贡献,实际上不需要国有资产,因为国有资产跟国家、政府在民生的项目上投资是多还是少,没有任何决定性的关系。有人在呼吁增长税收,理由是要通过国有制和税收能够让中国在更广大的范围之内实现转移支付,但是,如果没有对权力制约的制度架构,这些二次分配和转移支付,只是比较好的愿望。

    另外我们再看一下,政府代替老百姓拥有资产、获取更多的国民收入,其他的结果还有哪些。我想特别强调的是,不管是在以前的苏联还是过去计划经济的中国、今天的中国,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非常重视重工业、制造工业,而轻视第三产业、轻视轻工业。苏联当年也是这样,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的重工业是苏联最强的,第三产业发展很艰难。之所以这样子,跟政府代替老百姓拥有这些资源、控制财富的重新配置关系非常大。大家稍微想象一下,国家通过所有制掌握生产性的财富,最后的结果肯定会重视工业项目和基础设施,而由老百姓掌握财富的支配权和消费权的时候,最后会转变成为对服务业,对消费者工业有更多的需求,而不会转变成对大工业项目的投资需求。原因是什么呢?一旦花别人的钱,不仅仅不心疼,还需要追求效果。作为官员,一般都会把这些财富花在看得见、摸得着的项目上,这些往往是基础设施和大的工业设施所具备的特征。过去6年我都会带耶鲁的学生到中国看中国的公司,最让他们感动就是宝钢的工厂,那么多的机械、滚烫发红的钢条,很了不起,那么大的形象,看得见、摸得着,这是给学生留下的印象是最深的,觉得中国的制造业很厉害、很宏伟。

     官员如果把钱花在看不见、摸不着的教育、医疗上面,百姓可以感受到,但是别人看不见,我的领导看不见,如果这样做对于自己下一步的升官没有好处,官员就不会这么做。外地人来参观时,也不能说“你在这边做市长期间带来的变化真是大”,所以大家追求的目标都是看得见的“形象工程”。但是,一个社会的增长总是靠不断的投资、再投资,而消费跟不上,也许几年可以,但是长期靠这个模式进行下去,到最后生产了这么多东西由谁来买?我们看到很多学者呼吁经济转型,呼吁靠投资带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必须要改变、靠出口带动的增长模式也必须要有改变、靠制造业的模式也要改变,要更多的发展第三产业。但是,四分之三的生产性财富都掌握在国家的手里,只要这些财富升值,四分之三继续留在国家手里,同时又有这么多财政税收掌握在国家手里,必然的结果就是不断往工业一投在投、往这些基础设施一投再投。这样下去,一个国家还要靠出口市场,才能使那些投资多少有一些汇报,否则这个增长模式很难持续下去。长期靠投资怎么能维持下去?现在已经到了非转型不可的时候。

    如图,这个数字反映的是中国每年固定资产的投资占GDP的比重,每年固定资产投资按照GDP3倍的速度增长,在1980年的时候是20%,80年以后每年都在上升。到06年固定资产的投资占GDP51%。当然从效率上来说,实际投资的效率越来越低。假如说去年GDP的增长速度是11.4%,我们可能会问,这11.4%有多少是来自于投资、有多少是来自于消费、有多少是来自于进出口贸易,06年有41%是来自于投资、03年的时候有60%是来自于投资,所以从下图图里面我们看到,投资对当年GDP增长速度的贡献,波动性很大。

     如果投资效率没有出现下滑,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应该是越来越大,但实际上我们没有看到上升的趋势,反而最近这几年在逐渐下降,这就说明通过投资来带动经济增长的能力越来越低。说白了是什么意思?投这么多钱、建了这么多钢铁厂,到最后如果没有同样需求的增长,花出去的钱是收不回来的。所以很多人说中国储蓄率这么高,但是整个社会花费很少,从某种意义上并不是中国和美国人比,我们本质上不愿意消费,只不过本来应该我们花的钱都在政府的手里面,由政府花了。

    由国家花钱带来的后果有很多很多,还有一个后果,就是国家掌握这些财政税收之后只会进一步强化对国有经济、国有企业的投资。如下图,比如说06年的时候,在国有经济中的固定资产投资差不多是8万亿人民币,而对于民营经济做的总投资将近2万亿人民币,把两者一除,06年的时候对国有经济固定资产的投入是对民营经济固定资产投入的4倍,不管是90年还是04、05年,还是现在对国有固定资产资源的投入,基本上是对民营固定资产投资的2.5倍。

    为什么有人说9%左右的GDP增长速度才能解决好就业问题,也跟国有制的关系非常大。下面这个图让我们看到,06年国有经济固定资产的投入是民营经济固定资产投资的4倍,但是所带来就业的情况是怎么样呢?

 

                               
 

 

 

 

 

 

 

 

 

    淡蓝色的这个图反映的是国有企业所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数,上面是民营企业每年所创造就业机会数。8年以后一直到06年,每年国有企业丢失了几十万到几百万的就业岗位,98年国有企业损失了2千万个就业机会。但是到99年的时候,那一年国有经济失去了500万个就业机会,所以不管怎么样,尽管在国有企业的固定资产投入是在民营资产固定资产投入的好几倍,但是这些投资所能创造的新的就业机会,一直都是负的,每年都在减少。而相比之下,尽管对民营经济的投入只有国有企业投入的1/4,但是民营经济仍然创造着几百万个就业机会。如果说保留国有经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国家经济战略安全,我觉得第一个安全就是就业的安全,通过国有经济的安排,更加要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但是我们看到过去十年的情况正好相反,恰好是国有经济的投入越多,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如果说就业机会的最大化是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恰恰要鼓励民营企业的发展。说中国的经济必须按照9%的速度增长,要不然会出现失业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伪问题,如果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改变公有制,关键是资源配置的方向,是政府决定还是由市场决定,这是根本的瓶颈,如果这改变了,那么中国GDP增长不需要9%也可以解决好就业的问题。

    最后给大家看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地方的权力大和小,最后决定那个地方的人收入机会更好还是不好。这个表主要是把各个地区做一个区分,北京是国家的首都,所以在2002年的时候北京GDP是最高的,仅次于上海;而省会城市又是每一个省最集中的地方;接下来是地区市;然后是县,县的人均GDP平均是5674,收入结构跟我们熟悉的权力结构是完全匹配,我主要是想让大家看中间的这组数据和后面的数据,因为固定资产投资的多和少,从根本的层面上决定了各地方人收入的高和低。2002年的时候北京人均固定资产投资是15905、省会城市是9223、地区市是5137、县是最少只有590块钱;另一方面是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百分比,也越来越低。

    最后我希望大家理解在目前国有制的安排之下,还有征税权力和架构之下,中国GDP的增长速度很快,但是老百姓的腰包里面感受不到和GDP增长速度相对应的好处,所以我觉得较好的办法把国资委转变成一个国民权益基金、国民产权基金,然后把基金分成很多的份额,均分给13亿中国公民,这样把财产还给中国的老百姓,我就讲到这,谢谢大家。

    (2008年8月2日,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经济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先生在“燕山大讲堂”上做了题为“中国GDP与百姓收入”的主题演讲。本文为演讲的主要内容)

 

 

奥运之后中国面临的挑战

布鲁斯•斯多克斯

美国《National Journal》, 盎山编译

    译者按:奥运火焰终归会熄灭,狂欢总有散场,宿醉醒后的中国还是不可避免地要去面对经济、能源、环境和外交一系列的挑战。经济放缓已经不可避免,但是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么,还是尚未到来?还有哪些束缚中国手脚的问题?中国人热衷的“大国崛起”是否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不安?本文根据皮尤全球调查和众多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的说法,总结出中国面临的来自几个方面大挑战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牵掣。中国的经济失衡需要人民币升值来调整,但对出口的依赖又成为升值的陷阱;污染问题日趋严重,却存在体制上的问题使治理污染困难重重;寻求能源供应使中国踏入一些本该远避的国际漩涡;要求中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国际呼声越来越高,中国民众却不愿理会全球变暖;经济衰退有可能引发已经在逐渐增多的群体事件,影响政府的稳定;美国希望中国担当“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responsible stakeholder)”,可中国的利益和美国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

     北京——中国外交学院的一个会议室里,聚集着一群学生——这个国家下一代的外交官,他们相当聪明,英语流利,态度坦诚。省却了客套,他们直接和来访的外国记者谈起西方媒体对西藏事件的报导,责怪媒体出于反华偏见而对新闻图片做手脚。一个女生被质疑有民族主义情绪,她反驳说:“这不是民族主义,是爱国主义。”

    中国人对国家成就的自豪、对未来的满怀期待,将会淋漓尽致地体现在8月中旬——期间北京将举办2008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不过,这样的爱国主义情感可不是简单的奥运狂欢的副产品。在奥运的准备阶段中,中国政府成功地激发了民族主义情绪,转移了公众对四川地震处理失当的注意力,减少了人们对经济发展变慢的关注,又把正在成长的中产阶层拉拢到执政党一边。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主任杰弗里•贝德说:“过去半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民族主义一直是处于被动、悲情的状态,然而在近十年里,这种民族主义发展成一种十分自信、好斗的民族主义。人们不再频繁提起百年耻辱,而是更多地说:‘我们已经准备好,我们要屹立于世界民族强林。’这是一种不同的民族主义。”

    一个崛起中的中国将如何演绎自己的新角色?这包括了:中国将如何定义国际事务上的“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如何理解中国人的自视与外国人的观感之间的脱节。当奥运火焰熄灭后,中国还要面对另外的三个挑战。经济问题首当其冲,最近几个月,经济发展趋缓,过去十年的飞速增长留下了令人头疼的经济结构失调。接下来就是政治体制,目前腐败深重,政府失能,民怨积累。最后,能源和环境问题也带来前所未有的制约。

    这些不仅是北京的问题,也是华盛顿面临的问题。多年来中国问题一直不是布什政府的关注重点,但却即将成为下任总统重大外交政策的考验之一。

经济发展趋缓

    过去5年里,经济以年均超10%的速度增长,人均收入增加了近一倍,中国人民对本国的经济状况心满意足。根据2008皮尤全球态度调查,每10个中国人中有8个对国家发展势头感到满意。在皮尤调查的24个国家中,中国人对本国的发展最为满意。
然而,公众焦虑的信号正在出现,北京有理由为国家经济前景感到不安。皮尤调查显示,72%之众的中国人觉得通货膨胀是“严重”问题。41%的中国人认为经济失衡是“严重”问题。并且,公众期待与经济发展前景似乎出现脱节:32%的被调查人口认为中国经济状况在明年会有“很大改善”。

    而未来几个月普遍存在的经济问题一旦出现恶化,这样的希望就会随之破灭。2007年第二季度的增长率有11.9%之高,2008年第二季度却下降为10.1%。上海的渣打银行预计今年增长率为9.9%,而明年仅为8.6%。大多数政府都愿意用这样的经济成绩作为自己的政治遗产,然而中国政权的稳定性已经和经济的美好前景密不可分,任何一种经济变缓都会令当政者不安。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学院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说:“如果你在北京当权,你也会担忧:国际经济放缓还没那么严重呢,我们却已经损失了两个百分点的增长率。你不得不自问,‘如果国际经济衰退加剧,持续时间加长,我们还将会脆弱成什么样子?’”

    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主席道格拉斯•帕尔所言,北京正担心,奥运结束后,为奥运会而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停止了,奥运热情激发的资产投机冷却了,中国就有可能会发生金融崩溃。股票市场已经大幅下跌,进一步的衰退会挫伤消费者的信心,从而减少消费。

    从长远来看,虽然中国经济近年取得非凡的成绩,它仍面临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国家经常账户盈余(包括商贸收入和资本流入)相当于去年GDP的11.1%,而在2000年这个数字只有1.7%。对疲于应付贸易赤字的美国人来说,这个数字令他们羡慕不已,然而对中国人来说,这种空前的经济失衡令他们头痛。这些流入中国市场的外资加剧了通货膨胀,目前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7.9%。为了吸收现金,政府发行债券。导致的结果是:以美元为主的外汇储备在过去四年翻了一番还多。随着美元疲软,中国的钱随之不断损失。为了缓解经常账户盈余、降低通货膨胀,中国已经让人民币升值了15%。然而,为了纠正经济失衡,还需要进一步升值。但升值又会威胁中国出口产品的价格优势。出口增长已经放慢,这样的收缩会使新工作机会减少。而这个国家已经习惯于每天产生3万个新工作机会,就业机会减少可能会引发社会不满。

    根据皮尤的调查,尽管经济取得成就,媒体报导工资上涨,家庭收入的满意度却提高得很有限。这种失落反映了一个事实:作为整体经济一部分的家庭收入实际上在下降。过去三十年以来,作为GDP一部分的消费增长一直低于平均增长水平,近些年更是远低于其他亚洲国家。经济学家主张,如果要保持经济持续强健增长,必需要有更多的中国人从经济发展中受益,需要进一步的市场化改革来鼓励服务性行业,政府必须增加对健康、养老的投入,让人们放心地消费,而不是一个劲地存钱(目前家庭储蓄已经超过了收入的20%)。

    公众对家庭收入的不满是潜在的炸药包。密歇根大学教授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说:“城市里能保持和平,是因为大家相信明天会更好。如果这种信念没了,剧烈冲突就可能爆发。”

污染问题

    日益严重的环境和能源问题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前景蒙上了乌云。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部主任莉兹•伊科诺米说:“他们已经错过了通过奥运会来启动环境改善运动的机会。奥运会过后,老问题还会出现。”迫在眉睫的问题是空气和水污染以及地方水供应紧张。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里有16个在中国,其中颗粒物质和二氧化硫含量为世界之最。找到干净的水源更为困难。在中国640个大城市中,至少有100个面临严重的水资源短缺。华北平原的地下水位正快速下降,不少河流被抽干了。中国每年花上千个亿来处理污水和寻找洁净水源,在这上面的投资仅次于房地产。这对经济、对人口健康来说都是代价昂贵。

    根据皮尤的调查,每10个中国人中有8个同意,即使影响经济增长、导致一些工作流失,政府也要优先考虑环境保护。这样的民众环保意识对政府来说是个好消息。坏消息是中国处理污染有体制上的困难。乡镇级、村级地方干部的业绩考核、提拔和收取回扣的机会都取决于促进经济增长。这些官员们从治理环境捞不到多少好处。所以,他们可能会建一个污水处理厂,这样能显示出地方积极投入和增加工作机会。但却可能因为嫌日常运作费钱,而从来不使用这个厂。

    并且,虽然中国环境保护人士已经能状告污染责任人或政府官员未能执行环境条例——但这些环保积极分子承认,他们很少能赢得官司,哪怕赢了,判决也从来得不到执行。

能源制约

    中国的经济繁荣同时促发了对能源的无尽渴求。在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能源消耗的增长低于经济增长速率的一半,但是在最近10年,能源消耗的增长超过了经济增长速度,也超出了本国供应能力。中国本是煤炭净出口国,现在成了净进口国。在今年头5个月,石油进口就涨了12.7%,超过47%的石油消耗依赖进口。

    对进口石油日益增长的依赖使得北京在全球各地寻找可靠的供应者。根据英国政府统计,中国已经和石油输出国签订了32个协议。北京已经逐渐意识到国有石油公司的利益可能会和国家外交政策产生冲突。中国遇到的外交泥潭本来就不少,对能源的寻求可能会使中国陷入更多的国际政治漩涡中,最突出的是苏丹,但同样还有安哥拉、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2007年,9个中国石油工人在埃塞俄比亚南部被害。这样的危险在未来几年还会增加,而中国公众也会随之要求政府保护工人和海外利益。

    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哈里•哈丁说:“他们执迷于在资源问题上争取自己的份额,这样国际市场没办法孤立他们。不过他们忽视了另一种危险——国际形象上的危险,他们几乎是在支持一些臭名昭著的政权。”

    要降低能源消耗就意味着要吞下一些经济上的苦药。一直以来,中国通过控制能源零售价格,从而避免消费者直接受到原油价格上升的冲击。这些补贴相当于今年GDP的1.2个百分点,超过700个亿。允许价格上升能促进能源的节约使用。一些观察者认为如果奥运会进展顺利,中国将会采取这一步。然而,从消费者口袋里拿走这些补贴在短期内会进一步降低消费欲望,加重经济变缓。

    北京还日益面临着要求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压力,二氧化碳是全球变暖的首要元凶。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超出任何其他国家,从2001到2007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增长中的3/5来自中国。美国和欧盟威胁,如果中国不减少排放,他们要对中国出口的碳密集产品进行处罚。然而,中国70%的二氧化碳来自工业排放——美国只有25%,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意味着放缓中国的经济增长。

    国际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专家特雷弗•豪泽说:“这个问题充满了陷阱。”而且,中国公众并不支持降低排放的行动,根据皮尤调查显示,只有24%的人认为全球变暖是很严重的问题,这个百分比是所有被调查国家中最低的。

社会稳定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会员裴敏欣说,“当前领导班子上台已经六年了,人们仍在期待他们能打出漂亮的本垒打。人们很快就会问,他们能留下什么呢?”光是靠奥运会是不够的。胡上任以来,政府开支增加了,而公众期待增长得更快。主持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讲座的查尔斯•弗里曼说,他们的长治久安基于这样的民众期待:明年会比今年好,这需要每年8个到10个百分点的增长率来支持。如果没有达到这样的增长率,就会影响政府的稳定。

    皮尤调查显示,有28%的被调查人反对近年来政府领导的经济改革。这一小部分人心有不满,对北京在与他们切身相关问题上的所做所为漠不关心。这些人最有可能对失业、工作环境、教育、医疗方面表示顾虑。总的来说,39%的人认为如今腐败程度“十分严重”。

    这种不满逐渐渗入大街小巷。中央政府承认,群体事件(包括从邻里集会到激烈的警民冲突)从1993年的8,700件上升到2004年的74,000件。这些骚乱通常发生在小乡镇和农村地区,所以目前来说还算比较容易平息下来。不过,最近发生的成都反对建化工厂和上海反对建高速铁路的两起事件,暗示着受教育的中产精英开始在社会事务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大跃进和文革造成的混乱令人难以忘却,所以中国新中产阶层特别害怕不稳定,害怕失去目前所拥有的一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部主任戴维•兰普顿说,还要过一段时间中国中产阶层才会开始介入政治,不过这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农村地区的民主化运动本来是要缓解这里的社会紧张的。然而,自1988年中国部分地区开始的村级和乡镇级选举由于腐败而不得不终止。取而代之的是政府试验的所谓协商式民主:通过听证会来了解地方群众关心的事情;通过民意调查来选择党员担任基层领导。

    布鲁金斯学会的杰弗里•贝德说:“1990年以来,中共在改造自身上已经做得很灵活,而且还会继续向透明化和负责任方面改进。”中国公众对不稳定深为忌惮,这就给了政府时间来建立有中国特色的民主。但这个时间也不是无限期的。

利益攸关者的貌合神离

     下一任美国总统可能会发现,他处理中国事务的最大困难来自北京要争取在国际事务中有一席之地。中国人怎么看待他们自己和他们在世界中的位置,而世界又怎么看他们,这两者之间有明显的脱节。四分之三的中国人认为其他国家对中国有好印象。实际上,根据皮尤调查,23个被调查国家中只有7个国家的大多数被调查人对中国有正面印象。并且,在有去年调查记录可查的21个国家中,中国的受欢迎程度在9个国家有所下降,而只在2个国家有所上升,在其他10个国家保持不变。

    皮尤调查的23个国家当中,15个国家中的压倒性多数认为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不是好事。虽然多数中国人说他们的经济对其他国家的影响是正面的,皮尤调查的国家中有10个国家(其中包括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的多数或是相对多数的被调查人认为,中国的实力不利于其他国家的经济。

    23个被调查国家中有14个认为中国在国际舞台采取单边行动,这表明了中国的对外举动已经引发了不满,而以前只有美国的外交政策能引起这种不满。然而,中国人却不这么看:每10个被调查人中有8个说中国在制定外交政策时考虑到了其他国家的利益。

    2005年,时任美国副国务卿的罗伯特•佐利克呼吁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担当起所谓“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这个说法如今陷入僵局;怎样让中国和其他国家达成共识,如何让中国的利益得到照顾、同时又不损害其他主要利益攸关者,这是面临的主要问题。

    华盛顿国防大学高级研究员菲利普•桑德斯指出,“当初提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这个说法,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哪些中国利益是合乎原则、值得尊重的。美国永远不能忽视这个问题。”

    密歇根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也这么认为,他说:“不管是奥巴马还是麦凯恩谁会当选,都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中国认识到了参与国际事务的价值,希望能在其中扮演规则制定者这样重要的角色。这与美国利益是大体一致的,但中国所认同的价值并不是美国的价值。”

    在台湾问题上,很快就能令人清楚地看到,北京所认为负责任的行动是否符合美国的观点。北京和台北新政府最近在松绑两岸关系上不断取得进步。不过,关于对台武器销售,布什政府正要作出一个已经推迟了很久的决定。这一有关军事技术的举措所采取的时机,以及大陆将会如何反应,都为下届政府如何处理瞬息万变的台湾问题设下了背景。这是一个短期决策,却有许多直接后果,要么会促进、要么会阻碍中国在一系列问题上参与更多的国际合作。

    中国的民族主义也是中国未来对外关系中的不确定因素。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主席道格拉斯•帕尔警告,“中国人有种敏感的自负,很容易感到被冒犯、被激怒。”他的同事裴敏欣说,“(于是)面对着自负、吵吵嚷嚷的本国民众,中国政府不得不制定一个能维护国家尊严的外交政策,与此同时,又要向世界展示它是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这可是越来越困难。”

    在过去几年里,中国及其领导人全神贯注于奥运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有关奥运会的报道将会铺天盖地。奥运会举办得如何,能否如北京所愿成为欢欣鼓舞的胜利、并成为中国登上世界舞台的大门,或是反过来被一些缺陷和令人尴尬的示威搞得灰头土脸——这显然将在一段时间内决定中国的国内和国际形象。等运动员们离开了奥林匹克体育馆,中国所面临的根本问题,经济上的,环境上的,政治上的,外交上的,还会如同奥林匹克大军进驻前一样令人头疼。北京怎样处理这些问题,将决定在下届美国总统的议程上,中国会是一个大麻烦,还是小问题。

 

 

发件人:"dit iwep" <itisiwep@gmail.com> 收件人: 抄送:发送时间:2008-08-01 15:13:32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ITIS-IWEP,WTO新一轮谈判遭遇暂时挫折

WTO谈判暂遇挫折,中国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 宋泓

August 1, 2008

songhong@cass.org.cn

    2008年7月21日由35个主要成员参加的 WTO小型部长会议在日内瓦举行。原定进行一周的会议,由于未能取得突破而顺延3天至7月29日结束。这次小型会议拟议在农业和非农领域为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形成谈判模式,从而为本年内结束这轮多边贸易谈判创造条件。

    从7月23日开始,原定由全体部长参加的会议,由于主要成员在核心议题上的分歧,经WTO总干事拉米提议,改由美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巴西以及中国等7个主要成员参加的小型部长谈判替代。7月25日,经过艰苦的谈判,拉米汇总了谈判的成果,并形成一页纸、包含20个要点的妥协草案。该草案成为7个主要成员进一步谈判的基础。

    7月29日,7个核心成员在这些问题没有取得共识,谈判以失败告终。失败的直接原因是美国不愿意在农产品的特殊保障机制上做出让步引发的,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冲突造成的。

    新一轮谈判的关键是农产品贸易谈判。农产品贸易谈判,涉及三个方面的问题:其一,出口补贴,即消减发达国家对于农产品的各种出口补贴。在2005年12月的香港WTO成员部长会议上,就该点已经达成协议,发达国家承诺在2013年前,发展中成员承诺在2016年前全部取消对农产品的出口补贴。其二,对农产品生产的国内支持。在这次谈判中,美欧在这个领域中,也已经做出了承诺。美国承诺将其目前的国内农业支持的数量从483亿美元消减70%,降低到每年145亿美元。欧盟承诺将其目前的国内支持数量消减80%,从1103亿欧元的水平降低到220亿欧元。但是,这种承诺,实际上已经为美欧国家留下了充分的政策空间。以美国为例,2006年美国政府对于农产品的国内支持为110亿美元,2007年为70亿美元。因此,145亿美元的每年国内农业支持额度为美国留下了充足的回旋余地。其三,市场准入。此次会议之前,WTO成员已经就整体的关税减让达成了共识,即采取分层关税减让的方式进行,关税水平越高的农产品,消减幅度越大,反之则相反。

    随着谈判的进展,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农产品市场准入领域中的冲突越来越尖锐。在该领域中,发展中成员、尤其是大的发展中成员,由于农业部门中就业人口比例很大,农产品的生产竞争力较差,这样,基于食品安全、生物安全和农村发展的角度,要求设立特殊产品和特殊保障机制以防范过度的、突然出现的农产品进口对国内农业造成巨大冲击,以保障食品和粮食安全。

    就特殊产品而言,以G33国集团为代表的主要发展中国家要求:至少将20%的农产品关税税则纳入到特殊产品范围之中;并且,其中的一半税则进行零关税减让,1/4进行5%的关税减让,另外的1/4进行10%的关税减让。合起来,特殊产品的关税减让为3.75%。而在拉米的草案中,只允许12%的农产品税则纳入到特殊产品名单;其中5%的农产品可以进行零关税减让,但是,总体上,这12%的特殊产品要进行11%的关税减让。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发展中成员决定其5%的敏感产品进行零关税减让,那么,剩余的7%的农产品则需要进行18.85%的关税减让,才能达到平均11%的减让水平。

    在特殊保障机制方面,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非常关注发展中国家通过运用特殊保障机制将特殊产品上的现有约束关税水平大大提高,限制外国农产品的市场准入,甚或引起多边关税减让进程的反复。因此,在拉米的草案中,发达国家对于这种情形下特殊保障机制的实施施加了四个方面的限制,引起了发展中国家的极大不满:

    1)只有进口产品的数量增加达到现有水平的140%以上时,才可以启动特殊保障机制,并将关税水平提高到现有的约束水平之上。

    2)对于超出现有约束关税水平的补偿设置最高限度,即只能在现有的约束关税的基础上增加15个百分点,或者15个点,不管这种约束关税水平多高。

    3)即便是进口数量增长了140%,但是,如果进口国国内的该农产品的价格水平实际上没有下跌的话,由特殊保障机制所确定的补偿性关税也不能实施。

    4)在任何一年中,在约束关税水平之上采取特殊保障机制的农产品关税税则数量不能超过2.5%。

    以印度为首的发展中国家认为,拉米草案中有关发展中国家在农产品上采取特殊保证机制的约束太严格,条件太苛刻,大大消减了发展中国家保护本国农业、保障食品和粮食安全的政策空间,要求发达成员做出让步,结果遭到美国的反对,从而引发此轮小型WTO部长会议的失败。

    事实上,这次会议的失败,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有意而为之的。在谈判的最后一天中,7个主要成员的部长们已经就拉米草案中的20个要点中的18项达成了共识,但是,在第19个要点却爆发了冲突,从而终止了谈判的进程,最后有关棉花贸易问题也根本没有能够讨论。

    根据欧盟首席贸易谈判代表曼德尔森的描述,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当天中午,WTO总干事拉米再次召集7个主要成员的谈判代表开会时,印度和中国提出了保留意见,而美国直接拒绝了他们的建议。拉米对此感到非常震惊。”曼德尔森说。

   “对某些人来讲,我们在某个议题上的分歧远比达成一个总的协议更重要。出现分歧以后,他们没有竭力去解决问题,而是愤然离去。”他说。

    随后,当谈判重新开始时,一个美国官员甚至没有出席。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施瓦布则将谈判直接导向了结局,并进入新闻厅对中国和印度进行了批评。这样,整个谈判气氛就紧张了起来,拉米随后终止了谈判。

    曼德尔森最后评论说,在一个漫长马拉松的最后一英里,我们遭遇了失败。这确实令人沮丧。但是,更糟糕是,我们终于意识到,在谈判桌上,一些人根本不是来促使谈判取得成功的,而是来捣乱的。

    ("It is bad enough to be facing defeat in the last mile of such a marathon. It's worse to realize that some of the people across the table, instead of working for success, are in reality preparing for failure." )1

    那么,为什么美国人要如此来做呢?主要的原因在于:美国贸易谈判的授权有限。实际上,这次参加 WTO小型部长贸易谈判,即便是美国的要求都得到了满足,并形成结束多哈回合的贸易协定,美国贸易代表回国后也不好向国会交代。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国会的授权,来谈判和达成这种多边贸易协定!

    在这次会议举行期间,美国两名参议员领袖就给布什总统写信,质疑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参加这次小型部长谈判,并代表美国谈判和达成多边贸易协定的合法性。2008年7月23日,两位重量级的民主党参议院 Russell D. Feingold and Robert C. Byrd在给美国总统布什的信中强调,本届政府的对外贸易谈判授权已经于2007年6月30日到期,并且在新总统上任前不可能获得这种授权。他们进而挑战美国贸易谈判首席代表施瓦布代表美国国会做出某种有约束力的承诺的能力。在没有授权,并面临国会压力的情况下,美国贸易谈判的理性选择是在谈判进行到最后关头刹车。这样,对外,可以向发展中国家施加强大的压力,让这些国家背上阻止新一轮谈判前进的负担,迫使这些国家在农产品,甚或其他领域中做出更大的让步。对内,也好向国会交差。

    在这场针锋相对的冲突中,中国和印度站在了一起,与美国进行直接交锋,坚决地维护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在世界贸易组织、从而在世界经济舞台上,中国第一次走到了前台,作为一个大国直接和美国进行了交锋。虽然,这次表现略显羞涩,但是,通过逐渐的学习,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在世界经济舞台上,我们能够看到一个积极、从容而又自信地履行着和自己的经济、贸易实力相称的角色和作用的中国。我们期待着这种变化。

    在这次小型部长会议上,作为一个新兴的贸易大国,中国参加了7个主要成员参加的部长谈判,并发挥了建设性的作用;作为一个新加入的WTO成员,中国维护了2001年多哈谈判启动以来10多个新加入成员的利益;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中国还为发展中成员的利益进行积极辩护,譬如,主张非农领域中的部门贸易自由化应该坚持以前达成的自愿原则,并选择对发展中成员有出口利益的部门优先进行,体现发展回合的精神。

    在这次谈判中,7个主要成员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种组成也成为一个亮点。以前多边贸易谈判主要是由发达国家中的美国、欧盟、日本和加拿大等四方成员来主导,现在 3个新兴的成员也加入进来。这种格局,也是发展中国家力量增强的一种体现。发展中成员的参与促使世界贸易体系更加平衡地发展,也更多地关注发展中成员的利益。

    这次谈判的失败,只是多哈回合贸易谈判进程中的一个挫折,并不意味着该回合的失败。但是,这种失败却使得人们对于多边贸易体制的信心受到打击,至少将多哈回合结束的时间向后推迟了好几年。这次谈判我们虽然没有在农产品和非农产品领域中为多哈回合的结束形成谈判模式,但是,毕竟剩下的分歧远远小于我们已经达成的共识。也许,在 2009年美欧新政府上台以后,我们可以期待这一回合的胜利结束。让我们充满信心。


 

多哈回合前景展望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 田丰

 August 8, 2008

tfde9999@yahoo.com.cn

    2008年7月29日,WTO小型部长会议以失败告终。本次小型部长级会议由总干事拉米召集,美国、欧盟、印度、巴西、中国等 30多个成员派代表团参加,目的在于就多哈回合中农业与非农这两大核心议题的谈判模式实现共识,并讨论未来推进服务业、规则和知识产权等领域谈判的最佳方式。

    虽然会议未能实现预期目标,但是我们并不因此认为多哈回合就此终结,恰恰相反,本次会议释放出的诸多积极信号使我们对多哈回合未来取得突破性进展充满信心。特别是会议期间主要贸易国在共有 20个议题的清单(a to-do list)中 18个立场趋同(positions converge)1可以说,成功几乎近在咫尺。回首两年前(2006年7月27日),多哈回合被迫宣布全面中止,WTO遭遇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当时甚至有观点认为多哈回合将是 20世纪 30年代以来首个破裂的多边谈判回合。但出人意料的是,仅仅两年后,在各方的积极推动下,谈判却在80-85%的意义上接近成功。这再一次说明不论是发达成员,还是发展中成员,都认识到一个与时俱进的多边贸易体制将给世界经济和自身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利益。从这个意义上看,多哈回合的未来并不悲观,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在设法保留本次会议取得的积极成果的同时,继续弥合立场趋同(positions converge)领域的分歧,寻求特殊保障机制和棉花等未解决议题的利益结合点,推动多哈回合继续前行。

1,“Day 9: Talks collapse despite progress on a list of issues”,WTO NEWS — DDA JULY 2008
PACKAGE: SUMMARY 29 JULY, http://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08_e/meet08_summary_29july_e.htm.

一、小型部长会议取得的重要进展

    本次会议的进行过程中,焦点始终集中在农产品领域,因此我们主要考察该领域取得了哪些重要进展。考察的方式是比较 WTO成员通过协议已经锁定的承诺、本次会议预计讨论的草案和会议可能的成果。

    WTO成员通过协议锁定的承诺主要体现在2005年12月WTO第六届部长级会议达成的协议(香港协议)上,它代表着成员间就多哈发展议程主要议题已经达成一致的部分,即既往成果。 本次会议预计讨论内容的基础是会议召开前十天(2008年7月10日),WTO农业谈判主席、新西兰大使 Crawford Falconer散发的最新谈判模式草案(福尔克纳方案),该方案在 2007年 7-8月、2008年2月8日和 2008年5月19日WTO相继散发的几个农业谈判模式草案基础上发展形成,包括了削减关税和扭曲贸易补贴的公式及相关条款,代表着香港协议后成员间长期磋商的结果。

    会议期间(7月 25日),WTO总干事拉米汇总各方面的谈判意见,就农产品领域一些未解决的议题提出一系列“参数”,形成了多哈回合协议可能达成的“着陆区”(拉米方案)。由于现在还不能确切了解所谓 20个议题清单的具体内容,但我们已经知道第 19个议题是导致谈判崩溃的特殊保障机制(SSM),剩下没有讨论的议题包括削减棉花补贴和地方产品名称保护(例如 Parma火腿)等,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趋同的立场中包括对造成贸易扭曲的补贴的限制、总体关税削减和敏感产品等内容,从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将其理解为会议取得的进展。

    总体上,在将香港协议、福尔克纳方案、拉米方案进行比较之后,就会发现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多哈回合可能达成的协议已经从轮廓模糊的香港协议发展至几乎在每个细节问题上保留多种选项的福尔克纳方案,并进而在本次会议上形成各方意见趋同、具体问题上目标明确的拉米方案。

    1、对“造成贸易扭曲的国内支持” (OTDS, Overall trade distorting domestic support)的限制

    所谓“造成贸易扭曲的国内支持”是指黄箱(Amber Box)、微量支持(De minimis)、蓝箱(Blue Box) 三者的总和,其中“黄箱”指扭曲生产与贸易的国内支持,正式的称谓是“综合支持总量”(aggregate measurement of support, AMS)。“微量支持”指 WTO允许的小额黄箱支持,目前的约束上限是发达国家不超过基期农业生产总值的5%,发展中国家不超过10%。“蓝箱”指附有产量等限制条件、从而降低扭曲程度的黄箱支持。如何削减 OTDS一直是多哈回合最具争议的部分,本次会议也是如此。目前在该问题上取得的进展如下:

    香港协议:承诺分段削减 OTDS和AMS,但未确定具体公式与数字。 福尔克纳方案:确定 1995-2000年为计算 OTDS基础水平的基期;发达成员 OTDS基础水平超过 600亿美元,削减75%或85%;100-600亿美元,66%或73%;0-100亿美元,50%或60%。这意味着,欧盟将削减75%或85%;美国和日本削减66%或 73%;其余发达成员削减50% 或 60%(参见表1)。 拉米方案:要求美国削减70%,将其“总体贸易扭曲性支持(OTDS) ”上限降至大约 145亿美元;欧盟削减80%,将 OTDS降至 220亿欧元。

    2、市场准入

    WTO成员在香港部长会议上就平行取消所有形式的出口补贴达成协议之后,市场准入问题就与国内支持问题一起成为农产品谈判的核心。本次会议在市场准入领域取得的进展主要体现在总体关税削减、以“敏感产品”和“特殊产品”等形式提供的市场准入灵活性以及香蕉、热带农作物、优惠侵蚀等特定议题上。

    (1)总体关税削减

    香港协议:承诺在从价关税的基础上按协调方式削减进口关税,但没有确定分段削减关税的具体公式和数字。 福尔克纳方案:发达国家最终约束关税为0-20%,削减50%;20%-50%,削减57%;50-75%,削减64%;高于75%,削减66%或73%。发展中国家在不同层级的削减幅度为发达国家的2/3。

    拉米方案:发达国家在最高农产品关税层级上(即最终约束关税高于75%)削减70%。

    (2)“敏感产品”市场准入的灵活性

    香港协议:承诺对“敏感产品”给予免除减让或低减让,但没有确定“敏感产品”的具体选择方式、设定规模和未来自由化的方式。 福尔克纳方案:发达成员4%或6%的产品,发展中成员5.3% 或8%的产品(即比发达成员多1/3)可能只要削减分段削减公式的1/3、1/2或2/3。对于这些“敏感产品”,WTO成员应通过关税配额提供更多的市场准入,2发达成员提供的新市场准入机会至少应相当于4%或6%的当地消费水平。

    拉米方案:允许发达国家把4%的农产品关税税目列为“敏感性”。对于这些产品,发达成员应扩大其进口配额,使外国出口商获得相当于当地消费水平4%的新市场准入机会。

    2 对配额内进口的产品按照相对较低的税率征收关税或免征关税。

    (3)“特殊产品”市场准入的灵活性

    香港协议:承诺给予发展中成员关税减让的灵活性,但没有确定其具体设定方式、规模、自有化程度以及能否自动适用于特殊保障措施。 福尔克纳方案:基于粮食和生计安全以及农村发展的需要,发展中国家可以将10-18%关税税目的农产品纳入“特殊产品”,其中6%的产品可以完全豁免关税减让,也可以所有产品都进行关税削减,但不管哪一种情况,“特殊产品”的平均关税削减应达到10-14%. 在此基础上,新加入成员“特殊产品”的数目可以增加10%,平均削减的关税水平可以降低10%。

    拉米方案:只有发展中成员可以在为了粮食和生计安全以及农村发展的目的时享受关税减让规避。允许发展中成员把15%的农产品关税税目列为“特殊产品”,其中三分之一可以享受关税减让完全豁免(即全部农产品关税税目的5%)。所有的特殊产品(包括豁免关税减让的产品)的平均关税削减为11%。最近加入 WTO的成员方(例如,中国)将被允许将农产品关税税目的13%列为特殊产品,平均关税削减10%。

    (4)热带农作物、香蕉和优惠侵蚀 这三个相互联系的问题虽然未能像前几个问题那样吸引广泛的关注,但是在本次小型部长会议召开前,都被认为是可能导致谈判破裂的难点。争议的焦点在于,拉丁美洲出口国希望快速、彻底地推进热带农产品贸易自由化;非加太国家(ACP)则强烈反对大幅削减香蕉和糖等热带农产品(主要是香蕉和糖)关税,以求减少贸易优惠待遇受到的侵蚀,降低其对经济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

    在现行的欧盟香蕉进口体制下,来自 ACP国家的香蕉长期得以享有免关税进入欧洲市场的待遇,拉美国家出口至欧盟的香蕉因而处于相对不利的竞争地位。为了扭转这一局面,美国和拉美国家进行长期的抗争,包括就欧盟香蕉进口、销售和分销体制提起了 5次、时间跨度长达 15年的 GATT/WTO申诉,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7月 25日,小型部长会议在香蕉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欧盟与美国和 11个拉丁美洲香蕉出口国达成一项香蕉进口制度协议,承诺逐步降低对这些国家的香蕉进口关税,从目前的每吨 176欧元降至 2016年的每吨 114欧元。为此,上述国家同意在欧盟新的香蕉关税完全实施前,不再继续质疑其香蕉进口政策。哥斯达黎加(拉美地区主要香蕉出口国之一)世贸组织谈判代表罗纳尔德·萨沃里奥·索托当时评价说,协议意味着“多哈回合谈判中最大的分歧已经解决”。

    本次会议在更广泛的热带农产品贸易问题上也取得了“新兴共识”,在此共识下,当前进口关税低于20%的热带作物将获得免征关税的待遇,关税高于20%的则将在五年内削减关税的80%。

二、多哈回合未来的任务

    尽管会议在一系列关键领域取得了明显进展,美国和印度两国在农产品特殊保障制度触发水平上无法弥合的分歧仍然导致了谈判的破裂,正如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所言,这是一次悲壮的失败。但是我们目前迫切需要的不是扼腕长叹和相互指责,而是如何迅速理清多哈回合未来面临的任务,继续前行。多哈回合未来的任务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1、保留本次会议的成果

    毫无疑问,随着 2008年 11月美国总统大选、2009年5月印度议会选举和 2009年 6月欧洲议会换届等重大政治活动接踵而至,多哈回合将步入至少一年的休眠期。也正是在这种预期的驱动下,本次会议具有“成败在此一举”的特点,各方都做出了积极而重大的让步,为期九天的谈判所取得的成果,“是过去任何一周多边谈判取得成果的 2倍到 3倍。 ”3

    目前以什么方式保留已获得的成果是比重启谈判更加重大的问题。欧盟官员已经明确声明,香蕉协议始终是多哈回合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实际上意味着会议失败后欧盟不会执行该协议。美国贸易代表施瓦布则一再表示,美国将保持对 WTO的承诺,但是其在没有国会充足授权情况下做出的、没有约束的出价承诺是否能够维持仍然是个问题。

    2、继续弥合立场趋同(positions converge)领域的分歧

    在拉米对会议成果的表述中,我们注意到他使用的是立场趋同(converge)一词,而不是一致。这说明,即使在取得进展的领域 WTO成员间仍然有大量的分歧需要弥合。例如在 OTDS总量削减方面,按照福尔克纳方案选择 1995-2000年为计算 OTDS基础水平的基期,美国的削减基准是 480亿美元(参见表1),而 2007年美国实际的国内农业支持水平是 70亿美元,其间较大的水分意味着即使美国采取拉米方案削减70%,

    造成贸易扭曲的农业补贴上限仍然高达 145亿美元,不仅达不到大幅实质削减的效果,反而相当于变相允许美国在现有补贴水平上翻一翻。这一点已经招致了诸多发展中国家的质疑。在特殊产品领域,尽管拉米方案中5%的关税税目豁免水平已经比 G33国集团提出的、享有零减让的税则比例(10%)少了一半,美国始终坚持认为任何税目都不应该获得关税减让豁免。此外热带农产品的具体目录、朗姆酒和葛粉等拉美国家与 ACP集团利益重叠领域市场准入折衷方案等都处于悬而未决的境地。

 3,“Day 9: Talks collapse despite progress on a list of issues”, http://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08_e/meet08_summary_29july_e.htm。

    3、寻求特殊保障机制和棉花等未解决议题的利益结合点

    成员间在特殊保障机制触发条件方面的冲突直接终结了本次谈判,棉花问题由于在议题清单上位列特殊保障机制之后而没有在会议的最后阶段进行讨论,然而种种迹象表明,该问题很有可能成为本次谈判破裂的另一个导火索。从目前的情况看,在这两个议题上存在发达成员与发展中成员的严重对立。

    按照美国所支持的特保方案,发展中国家只有在某产品进口量激增超过40%时,才能对之加征最高超过现有约束水平15%的关税作为补偿,并且每年只能对占总体关税税号2.5%的农产品启动该机制。这些苛刻的规定将造成该机制在使用上具有高门槛、低惩罚、能够保护的农产品数量有限等缺陷,导致发展中进口方无法在面临外部冲击时有效保护本国的粮食安全和农民利益。

    上述方案招致了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等主要发展中粮食进口国的强烈反对。占 WTO成员超过半数的发展中成员——包括G33、非洲国家联盟、ACP、SVE(小型弱势经济体)和LDCs(最不发达国家)在特保机制的设置上集体提出,对于占关税税号7%的产品,应允许较大的发展中国家在进口数量上升10%时,加征30%关税。对于 LDCs和 SVE国家,则允许他们增加受到保护的农产品范围和提高加征关税的额度。

    相对特保机制,棉花补贴问题的历史更为悠久。长期以来,美国通过向本国棉花生产者提供补贴刺激生产和出口。美国的行为客观上扰乱了世界棉花市场的价格,损害其他棉花生产国的利益,从而引发了正式的 WTO争端。美国的棉花补贴早在 2005年 3月就已经被 WTO的争端解决机构正式裁定违反了相关多边贸易规则。本次会议召开前不久(2008年6月2日),该机构又认定美国没有按照先前的裁决、取消其违规为本国棉农提供巨额补贴的做法。但是,美国不仅没有因此积极迅速地履行其WTO义务,反而试图用已经明确被 WTO宣布为非法的棉花补贴为筹码、要求发展中国家削减棉花进口关税,甚至公开指责中国将棉花列为敏感产品的合理做法,转嫁谈判压力。美国的无理要求在会议期间遭到了中国代表团的断然拒绝。因而有观点认为,美国在特保机制问题上的突然发难就是为了避免在接下来的棉花议题上承担谈判破裂的责任。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全面完成多哈回合谈判仍然任重道远,为此需要广大 WTO成员尤其是发达成员的切实努力。本次小型部长会议已经在一系列关键领域取得了诸多积极成果,从而为多哈回合未来取得突破性进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相信,给予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多哈回合这样一个参与者众多、内容广泛而敏感的全球性贸易谈判必将在胜利中结束。


 

发件人:"rcif cass" <rcif.cass@gmail.com> 收件人: 抄送:发送时间:2008-08-08 13:27:03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RCIF Policy Brief No. 08053 - 中国外汇管理思路发生重大转变

中国外汇管理思路发生重大转变.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 张明

Aug. 8, 2008

zhangyuxuan@gmail.com

www.rcif.org.cn

作者感谢余永定研究员的评论与修改建议,当然文责自负。

    2008年8月5日,经国务院修订后的《中国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对外公布,并于公布之日起施行。笔者认为,修订后的外汇管理条例是中国政府在外汇收支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之后进行的顺应时势的举措(附注注释 a不确定“宽进严出”在03年以后变成了“严进”。“宽进严出”不能称之为传统思路。虽然在实践上,严进并未得到有效执行。但严进毕竟早已是官方政策,或政策口号。),象征着中国外汇管理思路的重大转变。

    导致中国政府修订外汇管理条例的根本原因是自2005年以来中国国际收支双顺差出现爆发性增长,导致外汇储备加速累积,损害了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加大了央行的冲销难度,加剧了国内流动性泛滥的局面,从而最终带来了通货膨胀压力以及资产价格泡沫。

    尽管1994年以来中国持续保持了长达十余年的国际收支双顺差,但是直到2005年人民币汇改以来,双顺差给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问题才真正得到我们的重视。2005年之前,中国的贸易顺差一直保持在200-300亿美元左右,2005年贸易顺差超过1000亿美元,2007年贸易顺差超过2500亿美元。按照外管局国际收支表统计,2005年之前,中国引入的FDI一直保持在400-600亿美元左右,2005年FDI突破800亿美元,2007年FDI突破1400亿美元。经常账户与资本账户双顺差的突然大,造成了外汇储备规模的骤然膨胀。2003年中国外汇储备存量约为4000亿美元,2004年突破6000亿美元,2005年突破8000亿美元,2006年突破1万亿美元,2007年突破1.5万亿美元。如果考虑到央行与商业银行之间的外汇掉期、央行要求全国性商业银行以美元缴纳人民币法定存款准备金等因素,则2007年中国外汇储备增加额高达6300亿美元以上,超过了2005年以前若干年的外汇储备增加额。

    大规模的外汇资金流入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是一个新问题。就在10年前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后,尽管中国政府承诺人民币不贬值,但境内外一些居民和企业怀疑中国政府有能力维持本币币值稳定,(附注注释 a不确定不是不贬值导致资本外逃,是不相信能够不贬值而外逃。)导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资本外逃。在东南亚危机爆发前,由于中国国内外汇资产相对短缺,中国政府实施了“宽进”的外汇管理策略。危机爆发后,为了防范资本外逃,中国政府加强了“严出”的外汇管理措施。“宽进严出”的外汇储备策略在当时是有效和恰当的。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前,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保持在1500亿美元左右。危机的爆发使得中国政府相信,外汇储备越多,抗击投机资本攻击的能力就越强。加上传统的某种重商主义倾向,中国出现了外汇储备多多益善的倾向。

    然而世界变化的速度太快了。不到十年时间,中国就由一个外汇短缺的国家变成了世界头号外汇储备持有国。随着外汇储备规模的增长,持有外汇储备的成本和风险也日益凸现出来。美国国债的低收益率(4%左右)与中国引入FDI的收益率(超过20%)之差折射出外汇储备的机会成本;美元大幅贬值导致的外汇储备资产国际购买力缩水凸现了外汇储备的机会成本;由于外汇占款不能被央行充分冲销(因为冲销的成本越来越大——央票的市场利率越来越高),导致国内流动性泛滥和信贷旺盛,推动了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泡沫。

    要解决上述问题,成立中投公司以提高外汇储备的收益率固然是一时之选,然而根本对策还是要积极进行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改善国际失衡,降低外汇储备的增长速度。而这便是外汇管理条例的修订初衷。

    修订后的外汇管理条例的几大特点包括:

    第一,加强了对外汇流入的监测和控制,尤其是对通过出口收汇和FDI结汇等渠道流入的热钱的控制。例如,(附注注释 a不确定本来早就应该这样做,没想到直到现在才开始这样做。)要求经常项目外汇收支应当具有真实、合法的交易基础;要求资本项目外汇及结汇资金应当按照批准的用途使用;增加对外汇资金非法流入、非法结汇、违反结汇资金流向管理等违法行为的处罚规定;明确外汇管理机关有权对资金流入流出进行监督检查及具体管理职权和程序等等。

    在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刺激大量短期国际资本流入的背景下,加强对资本流入的管理有助于增强我国货币政策的自主性,维护我国的金融安全。考虑到7月份外管局、商务部和海关总署开始实施对出口结汇的联网核查,发改委出台了《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外商投资项目管理的通知》,严防外汇资金通过FDI渠道的异常流入。目前中国针对短期资本流入的管制措施已经全面加强。这可能是最近两个月内外汇储备增速放缓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二,提高了中国企业自主持有外汇收入的规模以及中国居民和企业进行海外直接投资的自由度,折射出“藏汇于国”向“藏汇于民”思路的转变,。强制性结售汇制度事实上已经基本取消了。新外汇管理条例取消了外汇收入强制性调入境内的要求,增设了境内主体从事境外证券投资和衍生产品交易(目前依然主要通过QDII渠道)、境内主体对外提供商业贷款等交易项目的管理原则,简化了境外直接投资外汇管理的行政审批。这一方面可以解读为央行为了缓解官方外汇储备上升的权宜之计,另一方面也可以解读为中国政府实施“藏汇于民”以及推动中国企业在人民币升值背景下实施海外直接投资的战略性举措。

    (附注注释 a2008-8-8 13:18:22与QDII有何不同?)

    第三,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国资本项目的进一步开放。这包括增设境外主体在境内筹资的管理原则,以及简化了中国企业境外直接投资的行政审批、增设中国居民和企业对外证券投资和衍生品投资的管理原则等。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大国而言,通过资本项目开放而最终融入到金融全球化进程中去,是坚定不移的发展方向,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最终完成的标志。但是,这一目标的实现必须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这一目标的推进必须审时度势、量力而行。

    (附注注释 a不确定进一步开放资本管制?)

    总体而言,笔者认为本次外汇管理条例的修订是顺应时势变化的明智之举,然而外汇管理条例要充分发挥效力,还需要一些相关政策的辅助。

    首先,如果在境内外居民和企业心目中,人民币单向升值的预期没有被打破。那么新的外汇管理条例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缓解外汇储备的上升,目前还很难评判。“藏汇于民”的目标固然可喜,但是如果市场主体预测人民币汇率仍将不断升值,他们理性的策略就是在外汇市场上出售美元买入人民币,而为维持人民币对美元币值稳定,央行不得不继续成为外汇市场上美元的唯一买入者。只有有稳定的收益预期,即使政府管制加强,短期国际资本依然会千方百计地流入中国国境。因此,外汇管理条例要达到预期目标,需要与改变人民币汇率的当前升值策略相配合。

    其次,考虑到目前中国国内的热钱数量已经相当庞大,将“宽进严出”改为“严进宽出”的做法是相当危险的。这固然有助于遏制热钱的进一步流入,但却不能防范热钱的突然大规模撤出。(不确定为了避免刺激,暂时不再提直通车为好。)

    我们既要防止热钱通过虚假贸易及FDI渠道的流入,(附注注释 a不确定中国的特殊性之一是M2/GDP比例世界第一:160%,居民企业一旦要换汇,数量就会极端巨大。对于一个M2/GDP比例为30%的国家,在本币贬值时的换汇量就会很小。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也要防止热钱通过上述渠道的流出。

    任何热钱的流入都意味着未来的相应流出。“宽出”意味着现在流入的热钱在将来可以以低成本流出。“宽出”具有鼓励热钱流入作用。因而,在某种意义上,“宽出”本身是对“严进”的一种否定。外汇管理对于“进”与“出”的管理应该是平衡的和对称的。考虑到目前中国的M2/GDP比率超过160%,一旦热钱流出引发中国居民竞相用人民币换取美元的“羊群效应”,那么换汇数量将非常惊人,对人民币汇率的冲击极端巨大。

    令人欣慰的是,新的外汇管理条例预留了一旦发生危机时政府采取必要措施的政策空间。条例规定,根据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如果国际收支出现或者可能出现严重失衡,以及国民经济出现或者可能出现严重危机时,国家可以对国际收支采取必要的保障、控制等措施。如果短期国际资本的突然大规模撤出导致中国资产价格、国际收支状况、人民币汇率面临严重不利冲击,那么中国政府将有权利实施临时的强力控制措施。政府保留在危机时刻控制资本流出的权利,对于防止金融危机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最后应该指出,外汇管理的原则应该是维护金融市场秩序、提高金融市场效率、抵御国际投机资本冲击。外汇管理制度和政策不应作为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工具。对宏观经济周期而言,外汇管理制度和政策应该是中性的。

 

 

发件人:"田忠国" <tzg1688@hotmail.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8-08-07 21:06:30 +0800 优先级:普通 标题:

大公无私还是大公有私?

----致中国十佳杰出策划师王建新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田忠国

2008年7月28日


王先生:你好。

    你以“重提大公无私是一个欺骗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命题”为题,批评我的文章拜读了。感谢你的批评。但我对你充满仇视的情绪化语言,实在不敢恭维你这个中国的杰出人才的理性,因为,我理解的理论探讨,永远都应该是平心静气的分析或批评,而不应该是仇视,也就是说,你分析或批评一种观点,我同样有权利分析或批评同一个观点,而对于同一个观点,由于你、我的观点不同,可能会得出不同甚或完全对立的结论,但结论的对立,并不意味着你、我非得鱼死网破不可,如果非得鱼死网破不可,那就失去了探讨问题的意义,直接用暴力解决好了。我个人以为,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标准,当然,由于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形成的价值观点也自然不同,正是因为有了价值观点的不同,也就有了批评或反批评,并在批评与反批评的过程,思想观点相互碰撞,双方对同一个观点的认识,或许在碰撞过程中就得到了提升。提升,也并不意味着两个人的观点趋同,而是说,对同一个问题有了各自的、或许更为深刻的认识。比方说,你认为:“人都是自私的。正是人人为我的自私,才诞生我为人人的“公”意出来。”你还认为,大公无私是社会发展的阻碍力量。同时你还认为:“要求国民都大公无私,恰恰是专制思想的回归,是对个人创造性的不尊重,是开历史倒车的愚蠢论调,是一种高看伟人的意淫!”

    从你的角度说,自私是对的,因为,你列举了许多事例左证你的观点正确,其实,我从来没有主张过消灭自私,因为,人类社会全都大公无私了,全都得道成佛了,就意味着人类社会的灭寂。对于普通大众来说,理性的自私或维护自私(也就是自己的利益),是正常的,我也是绝对赞成的,因为,一个社会的民众,不知道维护自己正当的利益,或不去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这个社会是无法进步的,因为,所有的社会,不仅是中国或世界的现在,而是古今,都是在动态斗争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而斗争的原因,不外乎为信仰或利益斗争。但我同时认为,一个站在策划社会或企业发展高端的人,比如说你,就不能太过自私,当然,你搞了某个策划,得到了你应该得到的报酬,我认为这不能叫自私,而你在策划某项社会发展政策的时候,想的不是普惠于社会大众,而是为你从政策中更容易的得到或谋取报酬之外的利益,损害大众利益,我个人以为,这就是自私。当然,这只是打个比方,先生不一定会这样的,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不得不说,你可能不是你们河南企业的福音,而可能是灾难了,因为,你可以通过你的策划,轻易的拿到你报酬之外的利益,使你策划的企业和企业员工,遭受或轻或重的损失。基于我对自私的这种认识,我想,如果你真的搞了这种策划,并且让我知道了,不论我们关系如何,我都会成为你认为的社会发展的阻碍力量,分析并批评你的。

    由此可知,大公无私并非是社会发展的阻碍力量,而是社会良知和形成社会公平正义的推动力量。也由此可知,大公无私不仅不是专制,而是一个社会民主的基础价值秩序。当然,大公无私也不是不吃饭,不相爱,把自己的东西全送他人,而是,在面对公众利益做策划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公众而不是个人,首先维护的是公众公平分享利益,而不是通过策划掠夺公众利益自肥,我以为,前者就是大公无私,后者,通过策划掠夺公众利益自肥就是自私。先生说:“我也想大公无私,我也想普救众生,但假设我联自己都无法养活下去,我怎么养活我的亲人、部署?所以大公无私是骗人的,我们只是要立下规矩,让私和公得以各得其所就行!”你说的立规矩,我很赞同,但问题是,在大公无私和自私的概念没有明确之前,公平正义的概念没弄清楚之前,你立下规矩,比方说,我们在一块搞策划,策划收入的分配,你立了规矩,按百分之八十分配,假如是一百块钱,按你的规矩,你得八十,我仅得二十块钱,而我策划的工作量比你大,主体策划也是我搞的,而在分配的时候,你认为你得八十我得二十块钱是天经地意的,是合理的,你不准我提出异议,或者,我决绝的向你提出异议了,而你却叫来了警察或黑社会,对我施以惩戒,而且,你认为不论动用什么手段应对我都是应该的,请问,你立的规矩维护的是什么价值秩序呢?所谓规矩,按我个人的理解,是给社会某种价值秩序的一个标准、一个规范,但如果这个价值标准是黑社会的价值标准呢?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对你、我不同观点的分析。

    最后谈一点,先生所说的“我们国家一些类似田忠国之流的所谓精英,恰恰是开历史倒车的人。”我不得不说,先生太过高抬我了,我既不是你所谓的精英,也无法开历史倒车,因为,我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卖苦力凑合生存的人,既没有半平米的房子,也没有隔月生存的存款,更没有先生的华车丽服,甚至,连一件装点门面的衣服都没有。我只是个在劳作之余,写点为平民百姓呼吁一声文字的穷人,既没有得到过官方的稿酬,也没有得到任何个人的赞助。但我并不因为穷而自卑,也没有因为我会写字而自傲,更不会因为穷而出卖灵魂、出卖良知。我只是用我的心灵之眼,观察社会,分析时事。

    当然,为平民百姓呼吁,也可能有为自己呼吁的成份吧?或许,为平民百姓呼吁中,也可能掺杂了为自己呼吁的成份,若按先生的说法,这也属于自私了。以后,再写东西的时候,我争取不为自己呼吁吧。但是,这可能很难完全做到,因为,我也是平民百姓的一员。

 

中国十佳杰出策划师王建新的堕落言论

    以下均为王建新先生的言论,集为一锦,社会自有公正评论。我个人认为,现在需要反思的问题是,不在于王建新先生言论的对错,也不在于他说了什么话,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国,还有河南省,是通过什么途径使王建新先生精英的?对于这个问题,我以为中国,还有河南省,有责任给社会一个合理的说法。另外,王建新先生的言论后,符了一篇短文,算是给王建新先生的回复吧。

  附文:

    王建新,中国十佳杰出策划师,第四届中国策划大会案例金奖获得者,赢想力营销策划咨询公司董事长,天色商标事务所总经理,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河南省中小企业服务局“管理咨询团”特约专家,省青联委员兼青联企业管理界别委员会秘书长,省豫商文化…

 

重提大公无私是一个欺骗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命题

王建新

     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在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内发表的,署名是田忠国,对于他所说的《主流精英的自私是亡党亡国的主要根源》,我深不赞同:
    第一:从古至今,根本不存在大公无私的人。所谓大公无私的人可能是不要金钱利益之私,而要名誉利益之私的人,比如毛,我们谁能说他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他为了一己能够把持朝政,搞什么大革命,让中国倒退10年之多,他难道没有私心---一个人掌权的私心?我看肯定是怪事!
第二: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无法生存的国家!

    现在的市场经济体制,每个人都要挣钱养活自己,请问挣钱的过程是不是一个往自己兜里挣的自私过程?除非他是政府官员或者其他被国家财政养活起来的人,否则他该怎样在这个国度生存下来?而在行政机关,假设一个官员他如果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他下不受贿而上不送礼,他怎样在机关混?只有熬得老死也还是一个办公室低级文员或小官僚而已。

    即使在学校,他不能给学校创造效益(当然这些效益包括其课题立项拿到科研经费)而拿高工资,他怎样在其他教师圈子中混?作为一个农民,他种的东西无法变成现金,他怎样养活自己和家人?

    市场经济的生存法则告诉我们:人都是自私的。正是人人为我的自私,才诞生我为人人的“公”意出来。所以,我们不能以大公无私的标准要求一个官员、一个干部,更不能要求工人、农民。

    第三:表面上的大公无私恰恰是化公为私的根源,我们应该在尊重自私、尊重人人之私基础上建立社会大公,这是唯一正确的国家重建道路。
我也想大公无私,我也想普救众生,但假设我联自己都无法养活下去,我怎么养活我的亲人、部署?所以大公无私是骗人的,我们只是要立下规矩,让私和公得以各得其所就行!我们国家当前的毛病是私公不分,有权利的人将私事公办或者公事私办,这是社会混乱的根源!我们必须在确认人人都是自私的基础上立下公权规矩!所以我们中国需要承认彻底的私有制是社会正义和社会良心的根源,而不是返回到毛泽东时代的集权政治和大公无私怪胎里面。

    我们国家一些类似田忠国之流的所谓精英,恰恰是开历史倒车的人---需要知道,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之所以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恰恰是私有制发展不充分,或者叫私有制羞羞答答造成的。在无法全面私有制的背景下,我们诞生了大量对全民财富漠不关心的官僚或国民,这恰恰是我们国家前进的阻力所在。

    大公无私的思想可以休也--不仅愚蠢,而且是糊涂,最多是一种臆想,或者叫异想天开。如果拿这种思想要求自己尚且可以,要求国民都大公无私,恰恰是专制思想的回归,是对个人创造性的不尊重,是开历史倒车的愚蠢论调,是一种高看伟人的意淫!
 

大公不能无私,我主张大公有私论

王建新

2008年8月

    我今天到“乌有之乡”去看,就这个观点来辱骂我的文章很多,但是我不认为我是错误的--因为这在一个侧面可以看出,“大公无私”的口号原来就是这样容易被很多人拿来作为压制别人、尤其压制不同意见的集体强权的借口--看到这些人气势汹汹、斯文扫地,我更坚信--邓公开始的中国改革开放是无比正确,如果不是邓公的改革开放,我们今天发表一点意见还不早被扣上反对什么主义的帽子而被整死?万马齐喑的时代就是这样被大公无私制造!

    公共政策也是必须在确认人人都是自私的基础上立下公权规矩!我们不能为了一个人、一个集团、一小部分人的私欲而伤害相关人的私欲,如我们不能为了中石油、中石化、中粮等利益而伤害一般消费者者、一般投资人的利益,比如现在政策造成全国民营加油站的几乎全军覆没,而在表面上看这种伤害民营加油站的行为属于大公无私(是呀,中石油、中石化是公呀,私营加油站是私无疑了),但是这造成多少中国国内财富的浪费,你知道吗?触目惊心!

    大公无私与社会良知是扯不到一起去的--无私就是灭人欲,无私就是毛的斗私批修的回归!社会发展就是从原始无产权关系到逐步规范产权关系的过程,只有在私的基础上通过社会股份制整合才能诞生真正的公有或共有制度,否则公就会被一小部分人利用,成为强奸民意、压制异己的借口

    有人说改革开放释放了私有制的魔鬼,那是完全错误的---恰恰是改革开放逐步承认了私权,我们国家才有了今天的盛世局面---试问改革开放前我们难道不是大锅饭、平均主义吗?改革开放前我们城市的发展资金来自工业与农业的剪刀差,不是以公的名义来完成对农民的剥削吗?按照大公无私的道路走下去,我们今天就是朝鲜的下场:民不聊生!

    未来我们国家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就是彻底承认一切人,包括企业家、政府官员、工人、士兵、甚至农民的合法私权(现在我们实际还未将农民主要财产纳入私权领域,农民房屋仍然是不可交易的模糊性公有),并在私权基础上建立社会公意--一个真正尊重私有的社会,尊重真正创造财富的人的社会!这个社会肯定不是大公无私的,而肯定是大私大公的,或者是大公有私的。

    评价一个人的社会价值不是在于他有没有私心,而是在他实现自己的私心过程中为社会更多人带来多少利益,这种利益有时间是平安的生活,有时间是金钱的获得,有时间是权利的实现--英雄他只要的是名,他未必需要金钱,名节对于他们比天大,那名节就是他们的私心所在;俗人是要利益,也就是金钱,所以在英雄成名(实现私心)的过程中也就带来了公利。

    固然,我有自己的“华车丽服”虽然--我的车并不高级,但是你田忠国说这些代表什么?我的一切荣誉是我自身努力挣取过来的,我不贪国家一分,不拿人民一厘,是我规规矩锯、堂堂正正通过自己的劳动和心血拿到的,我为自己树立名,不枉费来世间一遭,我为品牌找出路,为企业找市场,我无愧于心!但是这些都与我们要谈论的大公无私是无关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认为这恰恰是私、公的表现形式!所以,我坚持我的观点:大公必须有私,大私才能成就大公,国家正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私有的,所以才是我们公有的!我们国家恰恰的提倡大公无私这种虚假仁义的人太多,反而阻碍政治民主、经济民营,才导致政治体制改革止步不前而人民积怨、官僚积钱等公权私用而无动于衷的大批国民。

    我们尊重卢新杰的作为,我也不认为卢新杰这种现象是不好的。正如我说的:“如果拿大公无私这种思想要求自己尚且可以,要求国民都大公无私,恰恰是专制思想的回归,是对个人创造性的不尊重”,美国是私有制社会,没有人提出大公无私,照样产生微软总裁比尔盖茨千金散尽捐献慈善的案例;中国封建社会乃至奴隶社会也是私有制社会,没有人在当时提出大公无私,但照样诞生范蠡三散千金、西汉牧羊商人卜式捐金报国等模范人物。而这些人能够捐献给国家、他人的财富恰恰是他们自己辛苦挣到自己兜里的,恰恰是大公有私社会孕育的事例或人物。设想回到改革开放前,全国人民个个贫穷而连自身都没有办法养活,他怎么捐款给社会?而这恰恰是大公无私最盛行的政治时代。如果按照你这种大公无私思想运营社会,则人人无余钱,自身仓廪不实,哪里还有礼节可言?更别提当善人了!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有后来捐赠给社会的财富,他们还值得你尊敬吗?

     请访客注意:你举证的这个人是一个一生没有结婚没有成家的人,他没有后代,没有家属需要养活,他留下哪些私产干什么?假设你也无儿无女,你重病在身不久人世,你的钱是不是也只有一条出路--捐,做个大公无私的人去吧!但是,我们能要求社会所有人都无儿无女、不结婚、不成家,不买房吗?那你让他怎么结婚?怎么成家?怎么养家?他要完成这些是不可能由社会施舍给他的,你也不会将你自己的钱给他来办这些事情--除非他是你儿子、女儿。

    所以,你哭的同时我也在哭,我不但因为这个人晚年捐款给社会的精神而哭,也为你这样的糊涂虫而哭!我尊重卢新杰--主要是他将私钱拿出捐献给他人了,而不是他大公无私。如果是真的无私,那么他就不该拿一分钱工资,他也不该有捐献给他人的、属于自己的私房钱!

    那些指望别人大公无私的人,如果不是想得到别人“大公无私”的利益,他不会这么地痛心疾首“大公无私”的缺失--提倡别人大公无私者恰恰是最想从大公无私者身上得到满足自己的东西、满足自己私心、私欲的人。这种人的根本思想要么是不劳而获的掠夺别人,要么从强者身上乞求施舍的懦夫--正如很多企业都希望得到策划师指点而不愿意真心掏策划费一样,是想占有、占用别人的思想、劳动和汗水而不愿意付钱的人。如果想大公无私,首先要从你自身作起:你就不要领工资而直接将全部工资捐献慈善事业,自己最好去喝西北风就行了!要钱干什么?要房干什么?甚至你连说话就不用了--显示你自己的时候,你不就是私欲、私想在作怪吗?

    提倡大公无私者不要呼吁、不要要求别人,先将你的私产散尽再来说话!

    附文:

奧运场上的道德价值与比赛规则

----从“三十六计”的“声东击西”看治国方略

田忠国

    姚明在夺得一球的瞬间,立马有数个球员从三面直逼过来,一下把姚明的上、中、下三盘封锁得严实合缝,几乎没有一点突破封锁的可能,但是,姚明在夺到球的瞬间,也就是其他球员刚刚形成压顶之势的瞬间,竟然以一脚为中轴,轻轻一转,便背篮球架,双手猛然推球,顿时,围攻的球员欲去封堵姚明时,原先被封堵得严实合缝的三面突然全部洞开,而在此时,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姚明还是以一脚为中轴,轻轻一转面朝篮球架……

    在电视机看球的朋友大喊:“球进了!” 这是看篮球赛时精彩的一幕。事后,我以“声东击西”为题讲商战,就以姚明的这一战例,剖析道德价值、比赛规则及防守与突破的动态制衡关系。大体上讲了这么四点:

    一、道德价值属于精神文化的范畴,属于全人类共同追求的精神价值,而这个精神价值具有三个层面的意义:1、纯洁无暇、公平正义、有益公德,这属于社会良知和社会责任层面。2、自强不息,在公众利益面前不存私心,这属于个人精神品质层面。3、自觉遵守,并自觉维护道德价值秩序,这属于社会成员共同面对的层面。

    二、比赛规则是维护道德价值的尺度或叫标准,也是最低标准。商战规则也同样如此。

    三、优秀的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总能自由的在道德规则的约束下,攻防自然,争取比赛的最佳成果。

    四、赛场上的裁判员是道德价值的守望者,裁决标准就是所有运动员都知道的比赛规则。所以,裁判员的道德素质对于整个赛场秩序至关重要,因为,如果裁判员不能客观的、坚决的按照规则裁决,赛场就会变成格斗的战场。

    当然,这既是赛场上的比赛规律,也是商战中的客观规律,甚至是治国规律。赛场上的裁判员和商战、治国上的裁判员不同的地方是,流动的赛场毕竟可以由更换地点化解错判、误判或者赌判造成的赛场矛盾,减少一些负面影响,但是商战或治国呢,一个是相对固定,一个是绝对固定,连续的错判、误判或者赌判,如果不能在有效的时间内得到有效的更正,最终必然会给社会带来灾难性的打击。但是,什么叫有效时间呢?在可以用更正错判、误判或者赌判,重新获得社会信任,并重新获得社会支持的时间内,我称之为有效时间。如果过了有效时间,更正错判、误判或者赌判,比在有效时间付出更多的更正代价,由于失去公信力超过了社会的承受限度,更正后也会留下不可磨灭的民怨。

    在谈到三个规律后,我们需要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比赛规则应该由谁制定呢?一般而言,承担制定规则责任的,往往是研究比赛规律的专家学者,根据道德价值逻辑和公平公正的原则,拿出一个规则初稿,然后由教练员、运动员、裁判员以及参与体育运动的官员和服务人员,通过数轮评议,大多数以为没问题了,经投票表决的方式通过,这个规则至此就可以出台了。那么,这个规则的初稿,怎么样才能让人容易接受,并通过评议呢?

    凡是参与评议的,不论内行还是外行,通过对规则初稿的审读,他们根据自己的道德经验(这可与我国主流法学专家法学观完全不一样哟,因为,我国主流的法学专家,只认法理,不认人理,更不认道德之理的),一看就乐于接受,并表示,对,规则就该是这样的。当然,在评议过程中,参加评议的人员共同认为,这个规则经过数轮评议,已经彻底剔除了有违道德价值的非合理、非公平原素,并修正到更合乎道德价值的程度,就可以进入票决程序了。票决通过,就进入执行层面。

    进入执行层面,也就意味着,赛场上的所有人只有执行权了。任何人都没有擅自修改、违背权。如果在执行过程发现有违公平正义的地方,赛后有权提出异议,并拿出足够说服大众的理由,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进入修改规则程序,规则才有了被修改的机会。假如这个规则不是这样出台,而是由裁判员,或者专家学者暗箱操作,其他人不得知道、不得评议,不得用道德价值衡量,其结果会如何呢?

    我们不妨大胆设一下,一个是最无私的教练员,一个是以自私为最高追求的教练员,拥有制定规则,并不受评议、监督的绝对权力,在制定规则之前或之中,有人带去大量的美元,找到:

    无私者:

    1、面对美元,毫不动心,坚决拒绝合作,因为,无私者认为,这是不德的行为。

    2、但是,随着行贿者的不断加码,比如,起价100万美元他没动心,200万也没动心,500万直至1000万呢?

    3、当然,假如他是个道德意志坚如磐石的人,就是100个亿也可能坚决拒绝。

    4、但是,人的道德意志,往往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在超越了道德意志承受能力的时候,放弃自己的道德追求。

    5、于是,在道德意志崩溃之后,双方成交了。受贿者可能会忍受着良心的谴责,但只能接受行贿者的指令制定规则。

    6、这样的结果,最大可能是,因为这个不德规则的出台,最后导致道德价值秩序的崩溃。

    自私者:

    1、因为行贿者出价太低,遭到拒绝,或者,一开始行贿者就出了个他认可的高价,双方一拍既合。

    2、但是,我们假如行贿者第一次出了五十万,他认为过低,不值得冒这个道德风险(虽然他主张自私,但他是社会人,也知道违背公共道德将受到惩罚)。

    3、如果行贿者出到200万,他按照自由经济规则:感觉价值。超过了道德风险价值,达到了他的预期,于是成交。

    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发现,面对巨大的诱惑,无私者拒绝了行贿者,但是,由于他的道德意志有一定的承受能力,在没有超过道德承受力之前,他可以轻易拒绝,但如果道德意志被击溃,结果只有一个,接受行贿者的行贿。而作为以追求满足欲望的自私者来说,在他那里只有道德风险,不存在道德意志,只存在感觉价值,不存在道德观念,其结果也和前者一样:接受贿赂。他们的异同之处是:

    1、前者有道德感,并有道德意志,后者没有。

    2、后者有感觉价值、道德风险,前者没有。

    3、前者让行贿者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而后者则让行贿者付出了比较的代价。

    从以上分析中,我们知道暗箱制定规则是击垮道德价值的最大杀手,而道德价值的垮塌,则意味着制造邪恶规则的开始。当然,这是对于一个具有道德感的社会而言的。但如果是一个没有道德感,以满足欲望为最高追求的社会而言,其规则只会维护满足欲望,不会成为维护道德价值的规则。

    再拿银行贱卖一事来说吧。有良知的中国人,纷纷谴责银行贱卖,但是,银行呢,既制定规则,又评议、审定规则,并评议绩效,结果,经过银行评、审的规则完美无缺,同时,经银行自我评议的绩效,却和指责者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

    在我看来,不论贱卖也好,贵卖也罢,都不是问题的关键,而问题的关键是,卖银行就是卖国。当然,银行可以拿出许多理论根据,比如说,自由经济,无国界等等,反驳我的观点,并指责扣帽子,反改革,以证实自己没有卖国。

    其实,在争论这个问题之前,就应该搞清楚两个概念,一个是什么才叫卖国,另一个改革是为了谁。这两个概念搞清楚了,争论也才具有争论的标准,并通过争论得出正确的结论。

    出卖能够左、右国家政治经济命运的主权经济,不论是何种行业,就叫卖国。当然,有人一定反驳我这个观点,因为,他们认为,出卖什么行业,都没有出卖国土,出卖国土才叫卖国。但问题是,国土上的一切都属于别国的了,什么事都由不得中国当家了,这个中国的国土还是中国么?我的回答是否,也就是说,理论上的中国国土,实际却成了别国的国土。

    由此可知,制定规则权不能完全掌握在某一部分手中,更不能掌握在某个人手中,而应该掌握在所有参与比赛的人手,如果制定规则权掌握在某一部分手中或某个人手中,邪恶规则必将给整个体育事业带来致命的打击。

    制定比赛规则是这样,制定国家规则更是如此。其实,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也是一个放大了的运动场……

 

 

发件人:"长河放马" <chfm9@hotmail.com> 收件人: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8-07-26 23:13:10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稿件

文化是否“解禁”,决定着改革的成败

横舟

    随着国家改革的进程,文化滞后的后遗症已经凸显出来。政府将面临着尴尬的行政局面,即基层文盲的行政人员和政府高端的精英决策不相吻合。国家的政治、经济、外交、国内政策都在随着方方面面的变化,而变化着,可是,脚底下这个庞大的官僚机构,已经是沉重的负担,其形成的原因就是最初没有进行文化过滤。

    再说,现在的改革计划与目标和改革条件,以及改革对象恐怕和改革初期相比已经有了争议。中国改革者们所享受的历史机遇,及历史所给他们的优惠时间已经开始倒计时了。这首先就却定了现在的改革与以前改革已经有差别,需要重新制定改革目标了,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就象洗牌一样,要洗掉那些在改革当中形成的污泥浊水。

    改革,已经成为势不可当的大趋势,因为中华民族要富裕,中国人民要美好的生活。改革者如果不进行彻底的改革,只是躺在改革的现有成果上私自的进行享受,只顾私利而放弃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那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可想而知。

    文化的禁锢,使国家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东西。就拿文化行业来讲,中国文化的现状是:文盲管理着文人。而恰恰他们又管理不了,只是一种形式上的说词和摆设,增添的是一些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国家失去的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智慧人才,以及应有的尊严。更为要命的是,国家的电影、电视业,图书出版业已经由于政策的挤压,使整个的行业都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而国家每年还要拿出一大笔补贴资金,进行维持。另一方面,堂堂正正的一个大国,行政的都是一群文盲,这不是举世的玩笑吗?尽快的结束以文盲治理文人的尴尬局面,是国家收回尊严的体现。

    前两天一个当过部长的“专家”级人物,顺口骂出了“刁民”的词语,可想而知,在“那个”层次上,都是些什么素质的人。更可想而知,政府和百姓之间的关系,还停留在一个什么样的时期。改革了这么多年,都改革了什么?国家的精英都哪去了,为什么国家不使用精英治国,而使用一帮文盲乱政。

    如果不解禁文化,那将是什么样的结果呢?那就还象现在一样……反正“主义”已经没有了,很多官员都信了教。爱国主义呢,哪个官员口袋里没有外国护照?民营企业家又有几个是中国人?以法治国,已经试过了。没有尊严的“法律”没人怕,官不怕,民也不怕。以德治国,也试过了,脸都不要了,还有人要德?反腐败,已经杀了不少了,看来越杀越多。反贪污,已经没有贪污犯了,因为凡是捞钱的,都找到了法律依据。就是抓住一个半个的,要杀他们,在法律上依据已经不充分了。老百姓,没权没势没本事,只要能活着,受点儿委屈,就咽肚里。没地方讲理去,忍着。可是,一旦凑起伙儿来,就不管不顾的胡闹一场,不定会出现什么结果呢?作为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面对这样的官员和百姓你又能怎么治理?只能是面对一个“赃官”治“愚民”的“伟大时代”!官是真的“赃”了,但愿民也是真的愚。

    所以,所出现的这一系列问题,都是文化上的问题。愚民政策必然导致百姓乱法,官员乱政。国家应该尽快的拾起文化这把利斧,运功于民生,育才于社稷。金钱抵御不了信仰危机,金钱抵御不了封建迷信,金钱抵御不了官僚腐败。只有解禁文化,才是走出改革困境,解决改革中一切问题的唯一途径。以民族文化的本质过滤官员的素质,从而过滤出中国真正的管理者。以民族文化的精神恢复社会的人伦意识,还历史一个干净的民族。以民族文化的精髓治理国家,清澈的立于世界之林。要想长治久安,一定要解禁文化。使用民族文化“精英”,弘扬民族文化精神,以文化治理中华民族的大家庭,达到和睦相处。

     中华民族不能接受没有文化的改革。中华民族不能接受没有文化的改革成果。

 

发件人:"" <capitel@sina.com> 收件人: "figimei" <figimei@hotmail.com> 抄送:<wyzxwyzx@vip.sina.com>, <richardx@telus.net>, <huxingdou@huxingdou.com.cn>, <zaojl@163.net>, <zdjun@263.net>, <panyi_bj@sina.com>, <zhengran6@gmail.com>, <hankai@nankai.edu.cn>发送时间:2008-08-08 08:09:11 +0800 优先级:紧急标题:回复:中国汇金官僚最近两年购买的3700亿美元美房贷债券将被归零

中国当代无耻名人录

2008年08月07日

    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孕育了文人无数。自古到今,名人犹如过江之鲫。大凡有点名声的,无不视道德名誉如生命,宁愿得罪权势甚至丢掉性命也绝不肯为了得到个人利益而被天下百姓唾骂。所谓"士气"就是指的文人的道德、修养、情操,决不肯为了依附权势而丧失道德良知,这也就是所谓的"士可杀不可辱"。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说的就是落魄时要自我完善自身的道德修养,有能力、有时机时要想着怎样治理好国家,心里怀着"天下--百姓"。

    然而看看如今的盛世中国,现在还有所谓的胸怀"士气"的文人吗?有,可是不多,敢于顶撞权势、敢讲真话、为民请命的更是凤毛麟角!充斥在眼前更多的都是些为了"五斗米而折腰"的奴才,更有为了趋附权势而放弃道德良知的混账。他们就像是一群被抽了脊梁骨的哈巴狗,甘愿沦为掌权者的玩物,甚至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混淆是非、助纣为虐。他们放弃了一个人所应该拥有的最起码的道德良知,演出了一幕幕颠倒黑白群魔乱舞的闹剧。

    所以在这里,我觉得很有必要记录下这些个所谓的专家、教授们的丑态,不但让今天的人们记住他们,更要让未来自由文明的中国牢牢地记住他们。还要让他们的子孙后辈牢牢地记住,他们的历史上曾经有过这样耻辱的"祖先"!据说清乾隆十七年(公元 1752年)状元秦大士曾经书过一幅对联:“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 ”,以示对祖上有无良之辈的羞愧。至于后世的"他们"对这些逞得一时之快而丧失人类基本良知的先人,是心存敬畏还是羞愧,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被窃取的"公权力"还要利用这些专家名人,所以在强大喉舌的宣传中他们往往是以正面形象出现,然而事实真的如此?我想,历史和正常状态下的人们自会有评说的!由于对丧失了道德良知的人来说,丑恶是无所谓大小的,更何况新的一幕幕中国特色的 "畸迹"正在、并将不断上演,所以排名也不分先后,在这仅仅做个记录。

    我首先来砸两块砖。以下只是简介,详细资料各位可以上网上查找,或者跟贴询问(猫眼高人众多,会有答复的)。

 

    何祚庥:万能专家。被矿难等受害者引用无数次的名言:"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

    张文康:原卫生部部长。"北京没有非典"。(其实他也只是个替罪羊。)

    钱学森: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的资深院士。以"科学论证亩产万斤"而著名。

    张五常:官方认可的主流经济学家,因为逃税被美国通缉(通缉犯成为座上宾!)。逃到大陆后不顾现实,放言"中国现在浮现的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制度"。嘲笑一些学者"要搞什么福利制度,搞三搞四,又搞什么最低工资,还有什么反垄断法"。张五常的朋友在东莞开公司,希望给工人600元的工资。工人一半跑了。张五常义愤:放着600元不要,还有脸喊穷!

    张维迎:以手段赶走厉以宁,坐正北京大学光华学院院长位置,著名经济学家。名言:"官员是改革中相对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黑窑"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种必然现象,社会要发展,必然有人付出代价。虽然"黑窑"事件有点不合情理,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毕竟山西为这些无业游民提供了就业的机会,让他们有吃、有住、还有工资,这对社会的稳定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张曙光: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理论:腐败是否有理?既然掌握公共权力进行利益决策的人不肯轻易放弃和交出他们的权利,而改革又不能从他们手里强夺,那就只能通过腐败和贿赂的权钱交易进行购买。名言:"腐败和贿赂是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在这方面的花费,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构成改革的成本费。"

    厉以宁:原北京大学光华学院院长,著名经济学家。理论:中国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官员)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状是很有必要的!

    王炜:国家"畅通工程"专家组组长,东南大学交通学院院长。理论:中国城市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自行车的污染比汽车更大!(自行车也有尾气?)

    任正隆:全国人大委员,农业专家。名言: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

    夏日,全国政协常委、防沙治沙协会常务副会长。由于长期治理不好沙漠化,这位专家干脆说:沙尘暴有许多好处. 诸如"减少北京地区热岛效应","中和掉酸雨的影响"等等。

    虞孝感: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导。中国自然资源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地理学会理事,江苏省地理学会理事长。带领中科院研究小组得出了:三峡工程将成为"大空调"、将让重庆人享受冬暖夏凉美境的理论。(现实是,三峡成了破空调。)

    张明英:北京气象局气象专家。对于北京在8月三伏天两次下雪的"政治问题"解释道:较大的雨滴在快速下降时遇到空气阻力发生破碎,形成白色的水花,不排除有人将破碎的雨滴误认为雪花。(把北京市民都当成了睁眼瞎。)

"绝对隐士"网友提供的:

    程恩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名言:美国的人权状况堪忧,大学里面发生了多少暴力,现在美国每年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比我们文革多的多了,文革才非正常死亡20万...这些都是新自由主义,西方经济学泛滥的恶果...

"我是老虎"网友提供的:

    顾云昌: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建设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说,据有关方面统计,1998-2006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增长速度大概9.1%左右,我国房价根据统计局的数字是每年增长8.2%。从数字上来看,居民收入涨的比房价涨的还快,房价涨的比收入要慢。如果按照全国平均的预算价,房价是下降了,也就是说买房更容易了。(纯粹的胡说八道。)

"ycllzg"网友提供的:

     李剑阁: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国家会计学院和上海会计学院董事会董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清华大学台湾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教授、南京师范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名言:我们不能提高劳动者的工资。低工资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否则,外国投资都跑到越南等工资比我们低的地方去了。(将发展建立在奴隶般的劳动和报酬的基础上,这是他的科学发展观)

8月18日添加:

     查道炯: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理论:国际油价下跌,国内油价根本没必要下调。必须趁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国内石油成本降低之机,给处于行政垄断地位的石油企业更大的利润空间。对石油问题要上升到国家能源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高度进行规划来看待。(为了这个所谓的战略就要无端牺牲广大消费者的利益。)

    刘德:重庆市气象台台长,气象专家。为了辩解重庆大旱与三峡大坝无关,刘德台长说:"重庆普遍42℃高温实际上不热,是空调让人变娇贵了,人们皮肤耐热度也越来越差,是人的感觉出了错。"同样是他,为了辩解今年重庆暴雨洪灾与三峡工程没有关系,堂皇的说出:暴雨形成的要件中"重庆地区的水汽主要是来自于热带海洋,它与仅仅(不足)两百米高程的三峡大水池无关"的言论!

    钟伟,北京师范大学金融中心主任,中国银行卡产业专家委员会。理论:银行卡跨行查询收费每笔3毛钱是"收少了",本来成本是1.2元。(据调查,有专家引用的理由是银行卡跨行查询收费是与国际接轨,与国际上唯一采用同方法的巴基斯坦接轨!巴基斯坦一个国家代表了国际。这个真是接到鬼了。)

    张凤林: 吉化总医院副院长,医药专家。在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爆炸后说:"苯在燃烧前有较强的毒性,但在燃烧、爆炸后就在瞬间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因此对人体没有毒副作用。"(此爆炸事件后产生的污染甚至影响到了"中俄外交关系",他竟然说对人体没有毒副作用。)

"jbldn"网友提供的:

    杨振宁: "美籍爱国"华人,物理学专家。爱打小报告、居住于清华为其特建别墅的杨先生言论:"民主制度不适用于中国。""中国的大学教育是很成功的",因为在这样成功的大学教育下,杨老才能怀抱上自己的"曾孙"翁女,83岁高龄还可以超常发挥生产出自己的"曾曾孙"来。

    张惟英: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哲学、法律专家。言论:"这些人(外地人)素质比较低,长期没有工作后,往往会铤而走险,给社会治安带来不安定因素。北京城市发展并不太需要这些人"。由此提出与当年希特勒的党卫军以"贪婪、肮脏"为由歧视犹太人堪有一比的政协提案"外地人进京应该实行准入制度"。(什么是人权?这位教授真该补补课了)

    孔庆东:博士,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著名学者。激情地赞美"强迫本国人民对画像也要参拜的金正日主体思想"是使人的尊严高于一切!(对画像不鞠躬要坐牢是有尊严?)没有道德的拍拍外国人马屁也就算了,回过头竟然呼吁中国向"政治上一贯正确"的朝鲜学习!(感谢233楼"劈一雷"网友提供的资料。)

    谢海生:环保局局长,环境保护专家。名言:"媒体上、网络上说PX项目是剧毒、致癌甚至致畸。我们的PX(对二甲苯)不是剧毒,我们组织了大批专业人员查阅了国内国外的资料,还没有发现PX会致畸、致癌的报道。倒是查到抽烟有害健康、抽烟者某种癌症发病率会高一些这样的一些报道。"("我们"的PX是牛奶?是有中国特色的?)

    曾剑秋: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信息经济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信息专家。理论:对"中国上网费用是发达国家10倍"的世行报告,不应该以"互联网使用价格占收入水平比重"的极不科学、不严肃的理论作为考量标准,科学的标准应当是绝对值比较法。由此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国的上网资费是很低的",并且电信垄断说不成立。(对这样的混淆是非、偷换概念还有什么好说的?)

    华伟:复旦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在中央发布"国八条"打压房价虚高时,大声呼吁《紧缩性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现在应该见好就收》。为什么呢?因为他本人投机炒房,"国八条"的发布直接影响了他的收益,他把手中的权力当成谋取私利、维护既得利益的工具了。出于舆论压力复旦学术委员会给以华伟警告处理,二天后华伟來了一个180度的大变身,在文汇报发文《新房地产调控政策是一场及时雨,锁住投资投机》。(当代变脸大师!)

    何计国: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主任。食品安全专家。理论:只有"严重"的重技术污染或者是农药超标"太多"才能叫做不安全食品,因为苏丹红毒鸭蛋中苏丹红含量"非常"低,所以大家不必担心,可以放心的吃!)

"愿意"网友提供:

    王世仁:北京旧城风貌保护与危房改造专家顾问小组,文物保护专家。由于是由他的女儿女婿来设计、承包他主张拆迁的工程,为了得到最大利益,所以故意先斩后奏违反《中国古迹文物保护准则》乱拆文物古迹。

    宣祥鎏:北京旧城风貌保护与危房改造专家顾问小组,文物保护专家。为了坚决支持王世仁而连表面的公正都不讲了,专家组10人中必须6个人到会研究决定才能算数,他们却只召集包括他们两人在内的4个人就通过论证了!(是否有利益纠葛?)

"wdl1964"网友提供:

   邓亚萍:中国当代研究专业硕士学位,国际奥委会道德委员会委员。两会期间发表言论:"普通老百姓的政治觉悟和思想境界不高,很可能会被媒体放大,有损于我国的国际形象。"(高人一等的邓委员当然比普通老百姓"政治觉悟"高,因此将自己的孩子生在法国,以免他一不小心成了"政治觉悟"不高的中国普通老百姓!)

    范继祥:中电联副秘书,电力专家。在面对声讨垄断的电力行业高薪时表示:"我们为国家做这样大的贡献,而且收入是合理、合法的,为什么社会对我们这样憎恨呢?"并且声称: "作为高收入行业一个正厅级离休干部的自己,每月离休金只有不到两千元"!(无法自圆其说、令人难以置信!)

    孟凡超:全国知名桥梁专家、设计大师,九江大桥坍塌事故技术安全鉴定专家组组长。对一场需要数月甚至数年调查和鉴定的特大事故,不需查证太多资料,不需借助先进的仪器设备,我们的专家用肉眼--这种天然的低成本、无污染的绿色工具,完成了鉴定的全过程。他们仅仅用了一天!在九江大桥被小小的运沙船撞塌事故的技术评估通报会上正式公布:九江大桥的设计和质量均没有问题!并且"大桥设计有一定的前瞻性";"九江大桥的设计标准已超过了国家标准"......(对这样的鉴定结果,只能用"神奇"来形容!对这样高超的能力,只能用"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体现在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来解释!)

    廖朝华:全国知名桥梁专家、设计大师,九江大桥坍塌事故技术安全鉴定专家组副组长。事迹:同上

    周海涛:交通部总工程师,设计专家。九江大桥坍塌事故技术安全鉴定专家组组员。事迹:同上

    姚玲森:同济大学教授,设计专家。九江大桥坍塌事故技术安全鉴定专家组组员。事迹:同上

    蔡国宏: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教授。九江大桥坍塌事故技术安全鉴定专家组组员。事迹:同上

    吴明远: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设计专家。九江大桥坍塌事故技术安全鉴定专家组组员。事迹:同上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教育培训专家。曾经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现升任克拉马依市市长?在造成288名天真美丽可爱中小学生和36位掩护学生的教师死亡的惨绝人寰地克拉玛依火灾悲剧中,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生。她凭借著对火灾现场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着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在厕所门外地上发现一百多具学生尸体,她还依此骄傲地告诉记者--自己的逃生知识有多丰富!涉嫌是媒体不肯报道出名字的高喊出"近几百年来最无耻名言--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的两个嫌疑人之一。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教育专家。在造成288名天真美丽可爱中小学生和36位掩护学生的教师死亡的惨绝人寰地克拉玛依火灾悲剧中,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先逃命。涉嫌是媒体不肯报道出名字的高喊出"近几百年来最无耻名言--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的两个嫌疑人之一。

    方天录:在前两排就座后来先走的领导,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相当于市长级),石油专家。造成288名天真美丽可爱中小学生和36位掩护学生的教师死亡的惨绝人寰地克拉玛依火灾悲剧中在场的最高长官,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这个领导先逃命。尽管他只被火星烧焦了几绺白发,仍然一头钻进小轿车直奔医院找医生"检查身体";尽管途中顺路经过消防队大门口,它也不下车报案。

    上述三人已经不能单单的用无耻这个词来形容了。我想,就算他们能逃避自己良心的审判,也不能逃脱人类共同良知与道德的审判。而且审判的结果毫无疑问的将会是 --有罪!让我们记住这句近几百年来最无耻的名言--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并且记住在这句无耻名言下逃生的另几个罪人:赵兰秀,原克拉玛依市副市长。朱明龙,克拉玛依市教委普教科科长。以及十多名不敢留下姓名的市局领导

8月29日添加:

    谢百三: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理论:评估中国社会发展水平,要看主流,要看综合实力。中国虽然存在贫富悬殊、医疗昂贵、就业困难等问题,但这些都是次要的。几十个国家留学生在北大、清华、复旦等各大高校留学,这与盛唐当时情况极相似。而且中国政治局势空前稳定(房产、国企改制黑幕重重,腐败不断、上访不断,人心浮动,这难道是"政治局面空前稳定"?)。因此中国现在正处于五千年来最大的盛世!

"金戈木马"网友提供:

     陈同海:东北石油学院博士,石油化工专家。中国石化董事长,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正部级)。每月公款吃喝玩乐达120万。监察部、国办曾找他谈话,要他注意影响,不能挥霍,陈竟然回应说:"每月交际一、二百万算什么,公司一年上交税款二百多亿。不会花钱,就不会赚钱。(每月公款吃喝玩乐120万,监察部、国办只是找他谈话!可见监管机制缺失到了何种地步,这就是所谓的"为人民服务"?)

8月31日添加:

    倪寿明: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法律专家。理论:承诺不判处赖昌星死刑,是国际合作途径缉捕赖昌星的必要条件,这种做法与司法是否公平没有任何关系。(在法庭未审理前,即作出不判处死刑的裁定。牛!看来法律真的只是顶个球!哦,不对,现在是法律连个球都不顶了!)

    王旭明:教育部(收缴愚骗你的费用的部)新闻发言人,教育专家。著名理论:"教育买衣论",(教育就像买衣服,买不起就不要买。)"媒体呼吁援助穷孩子是无知"、"中国教育改革是成功的"、"教育不是神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没钱就别接受高等教育"等等。

    田文昌:西北政法学院法学硕士学位,北京市首届"十佳律师",号称"中国刑事律师第一人",法律专家。理论:对于"公费出国旅游",我认为很难轻易就说它完全符合贪污罪,现在这种公费旅游、公款吃喝的现象太普遍了,如果都简单地往贪污上靠,贪污罪的发案率得有多高啊?(还是这位大律师,纠集了14位所谓的法律专家在政协委员刘涌黑社会案件里,以保护人权为名在政治上力争刘涌免于死刑。现在他又公然为贪官的官权辩解,那么老百姓的人权呢?)

    陶德麟:湖北省社联主席、国务院学科评议组哲学组副召集人,哲学研究专家。在湖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的评奖活动中,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位不曾写过任何一本个人学术专著的"著名哲学家"操纵自己弟子担任组长的评委会,在总共9个一、二等奖中,陶和他自己的弟子就占了4项,陶本人得了一等奖!(肆无忌惮的学识腐败)

     汪信砚:、武汉大学哲学系教授,哲学研究专家。伙同其老师陶德麟操纵湖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的评奖活动,大搞学术腐败。(感谢"北极风雪"朋友63页941楼提供的资料)

9月4日添加:

    何传启: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理论:用"黄金分割统计法"得出"中国已经是初等发达国家"。何先生说的指标根据,是从数字到数字的、而不是根据国家实情和多因素互相作用的全面统计分析方法而建立的,完全是在搞数字游戏。(基尼系数超警戒,贫富差距世界第一的国家,这就是何先生研究出的"初等发达 "?)

    王益民:福建省顺昌县文管办主任,文保专家。言论:我们在宝山顶上考古发现的墓是孙悟空和其兄弟的合葬墓,这很好地证明了孙悟空是我们福建顺昌县人!(西游记中杜撰的人物因为所谓的旅游资源,竟能被他找到"活生生"的墓葬证据!还有什么是他整不出来的?)

    陈进: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导、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实际负责人,电子专家。著名的汉芯造假事件主角。(不需要多介绍了吧?)

    董书宁,煤炭科学研究总院西安分院副院长,煤炭地质专家。为了给当地政府"留情面",对按规定是不能采的煤矿向当地政府提交了一份《安全开采可行性专家组论证意见》,其中称大兴煤矿矿区"所开采的煤层大部分都已在水淹区影响范围以外,其正常条件下的开采是安全的"。然而就在几小时后,坐落在广东省梅州市兴宁的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123 名矿工命丧深井。(他的"情面",是以123名矿工的生命为代价的!)

9月6日添加:

    吴博威:全国政协委员,山西医科大学教授,副校长。理论:很多病人在术后是出于对医生的感谢送"红包"的,"红包"也可看做医患感情交流的一种方式,这种可利于医患关系和谐发展的良性互动应被社会认可。(为了所谓防止医生人才的流失,为了要保障医生的收入,就可以通过收红包这种商业贿赂形式获取收益?什么是医生救死扶伤的义务和责任?什么是每一个医生都应该牢记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魏翔: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博士。在把超大量的农民和下岗职工找不到工作可做而无奈的"闲暇"时间都算上后,得出了:"在休息与休闲时间方面,中国人已经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在闲暇时间保有量方面,已经超过了美国和英国"这个惹来众多嘲笑的理论。(为了争一个"国际领先"的虚名,什么都可以不顾了)

    谢立信:中国工程院院士,山东省眼科研究所所长,医学眼科专家。因论文造假和违反职业伦理,论文被美国著名的眼科杂志撤稿。详细资料: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809395,

    卜昌泰:山东华源煤矿抗险救援专家组组长。在造成 181名矿工遇难的山东华源煤矿溃水事故新闻通报会上,不顾该矿存在严重安全漏洞,矿领导存在严重渎职而本来能使遇难矿工脱险的事实,将溃水事故片面的归结于自然灾害事故!(该专家将 181名矿工丧命片面的归罪于自然灾害时,也剥夺了他们本来应当获得赔偿的权利。)

    贾凤月:北京市房山区安监分局副局长,煤矿安监专家。在进行救援不到24小时就被政府放弃,然后两位矿工经过五天自救逃出生天后。在房山区安监局、房山区国土局及市矿山应急救援抢险队等部门互相指责推卸责任的丑剧中,贾凤月狡辩道:"最后终止救援,是指挥部集体决定的,政府终止救援是出于科学考虑,并不是不关心两名工人的生命。"(对有极大生存条件的煤矿塌方事故只救援一天,难道还不是漠视生命?)

 

 

发件人:"Flynn" <yilu@sse.com.cn> 收件人: "Flynn" <yilu@sse.com.cn> 抄送:发送时间:2008-08-07 09:20:23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转发: 转发: Fw: 

谢韬在成都座谈会上讲话记录

----写《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起因

(讲话的时间:2007年底,17大召开之后)

    (注:谢韬为人民大学原副校长)

    又想跟同志们见面,又怕跟同志们见面,想跟同志们见面是从心里面想,中国有很多问题可以跟同志们沟通们“天涯何处无芳草”,中国有独立思想和独立见解的人多的是,但都是各自为战,分散的孤立的。共产党政策是不准大家在一起,所以我怕跟同志们见面,既有思想上的顾虑,也有政治上的顾虑。

    像今天的聚会,有这么多人在一起,是招忌讳的,只有婚葬嫁娶才容许聚会。共产党的统治,王安石的“保甲”运动没有做到,共产党做到了。文化大革命中你走到哪里,都有人跟踪。我今天简单谈两个问题,一个从那篇文章的写成和反映,谈中国社会的动态,谈共产党的动态;一个谈谈17大的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问题的理论问题。

    我的文章去年2月份就写出来了,但一直压了近一年,直到今年2月份才发表,这样的文章不是短时间能够写出来的,而是长期的积累。我们今天在座的,年轻时都是满腔热情追求民主走过来的,指导我们的思想,一个是抗日,一个是反蒋,不管民主同盟也好,黄炎培的职业教育也好,梁漱溟的乡村教育也好,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都是共同的理想。新民主主义是我们的最高纲领。新民主主义是个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这是个理想而已。

    我们都长寿。长寿有个好处,看了几本全书,看了蒋介石的全本,苏联的全本,毛泽东的全本,希特勒法西斯的全本,邓小平全本。胡锦涛讲科学发展观,科学的发展观必须是建立在科学的历史观上,没有正确的历史观就不可能有科学的发展观。所以,总结、反思历史是我们中国人民今天的主要任务。

    有个同志曾经讲过两句话,毛泽东时代对中华民族的最大损害:是使全民族失去了思考,全中国当时8亿人,只有一个脑袋会思考;二是道德的破坏,使每个人变成了二重人格,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成为常态。一个是使全民族失去思维,一个是使全民族成为二重人格。邓小平时代使全民族失去记忆:反右不能谈,大跃进不能谈,文化大革命不能谈,六四不能谈,丧失记忆的结果是用新的愚民政策进行统治。所以,毛泽东时代,不但使人失去思想,而且思想有罪,使每个人丧失了道德感,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节操和道德观完全摧毁殆尽。邓小平时代使整个民族失去记忆,人民没有历史感,使人民完全成为新的另一种形态的螺丝钉。这是老百姓群众中提炼出来的最深刻的思想和历史的概括。

     我们今天在座的都是走过那段历史的,有亲身体会的。我也跟大家一样,在这段历史中不断思索总结,特别是十年监狱重读马克思著作,过去旧时代说监狱是读书的好地方,对读书没有限制,但是,在共产党的监狱里,只准读马克思主义的书。我当时读的书有4卷本的《马克思选集》,2卷本的《恩格斯选集》,1卷本的《列宁选集》,3卷本的《毛泽东选集》,报纸只能读人民日报。

    我当时在秦城监狱,胡风他们关在东边,是单间,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我是协助管理战犯,在战犯管理所跟范汉杰、黄维、廖耀湘、王陵基和特务头子康泽、王文举等在一起。党交给我的任务是:“戴罪立功”,给战犯讲马列主义。当时给我扣的帽子是“埋藏最深、最狡猾的反革命分子”。由于我自己的家庭出身好,个人经历也简单,而且慢慢查明许多问题都没有。本来1958年就解决我的问题,但我是毛钦定的要犯,当时把胡风集团吹得那么厉害,收不了场,所以一直拖了7年,当废物利用,直到65年才说我出身好,给战犯讲马列主义也讲得好,给我解决了。

    我们的宣传把国民党说的很愚蠢、腐朽、黑暗,其实国民党的统治者很多是很有头脑和和见地的,也有不错的军事思想,我们的许多仗能打赢,不是赢在军事思想上,而是情报工作做得好,他们的机密作战计划都被我们掌握了。所以,我跟新旧政权的统治集团都有接触。了解了不少政治和经济的内幕,给了我很多启发,有了一定的积累,也促进我不断思考,从政治立场、阶级斗争、经济发展等多方面慢慢地形成了一些观点,一些思想。

《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发表后的反映

    当时感到文章出来以后会有比较强烈的反映,但反映这么强烈没有估计到。但总觉得还是有大的冲击。我所知道的,在全国特别是老同志,在边疆地区都有很强烈的反映,在中央,所有中央政治局常委都看过,包括乔石、万里、李瑞环,但中国政治的特点,看了都不讲话,都等着胡锦涛的态度。

    《炎黄春秋》发表我的文章前,开了几次全体编辑在内的会议,做了三种可能出现的形势的准备。一是查封《炎黄春秋》,如果查封了就打官司,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历史疤疤。二是这期不准发行。《炎黄春秋》本来是每月10日发行,去年2月这一期,他们在1月25日就提前发行了,你若不准发行,我们已经发行一部分了。三是准备做检讨。当时准备抛出责任编辑,说责任编辑审查疏忽,今后不再发表类似文章。

    可是,我的文章发表后,3个多月一直没有任何动静。但(去年)2月11日中宣部给中央有个汇报,但没有提处理意见,只是说《炎黄春秋》发表了我的文章,等待中央的处理意见。但一直到(去年)5月10日,中央都没有任何表态,好像没有这回事一样。据我现在了解,中央当时准备对这件事做淡化处理,中央没有表态,中宣部也就没有任何动作。

    所以2、3、4月,3个月没有任何动静,包括我和《炎黄春秋》的心都悬着的。但左派反映很强烈。中国社科院曾组织150人的批判大会来批判我。毛泽东旗帜网在人民大学开了110人的批判大会。在上海、杭州等地也组织了几十人的批判会。我所知道的,在许多地方的老干部都是人人有一份,都自觉地学了我的文章,争论非常激烈,甚至发生了对骂。拥护的很坚决,反对的也很坚决。我收到了许多同志的来信,包括新疆、甘肃、内蒙等偏远地区的反映都很强烈。在今年3月的两会期间,许多地方代表,都在打听这篇文章的后台是谁,背后是否有新的政治动向。地方反映很强烈,左派攻得很凶,左派是明攻我,实攻中央,说中央是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走资本主义复辟道路。马宾等17人公开表示、宣传要回到毛泽东时代。所以说,左派帮了我的忙,中央本来想冷处理、想淡化也不行了。原来左派本想在全国发动批判我。借此造成給中央施压的态势,因为社科院和党校基本上都掌握在老同志或偏左派的手里,他们准备在全国社科院和党校联合批斗我,給中央施压。他们的口号是:“谢韬是违反宪法、反党章、反党、反社会主义,是颠覆性的。”龚汉西(音)还写一篇文章《谢韬你要干什么?》 。

    在这种形势下,(去年)5月10日,中央在人民日报第九版发了一个几百字的答读者问,就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区别进行说明,说二者本质不同,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说民主社会主义有它产生的历史根源,有它的贡献,但没有对其评论。这是中央找专家学者写好后,交给人民日报发表的。

    后来,我了解到,在中央内部给各媒体有一个表态,对我的文章不传播、不批判、不争论,但个人可以表态。上海社科院曾发了两版,一版是反对,一版是赞同。《炎黄春秋》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安全着陆了。另外,胡锦涛(去年)6月访问瑞典。温家宝(去年)5月4日访问人民大学说:要发扬五四的民主的科学的传统精神,勇于追求真理。新华社发表消息时将“勇于追求真理”改为“追求真理”。有朋友对我说,你看你的文章发表后的效果:胡锦涛访问瑞典;温家宝访问人民大学。这样群众的反映慢慢就转过来了。原来大家都担心文章发表后不知会有什么情况发生,我已经做了坐牢的思想准备,接受压力的思想准备。

    (去年)3月份人民大学开党委会时,有人说,社科院在批谢韬,建议人民大学也批,党委书记说,他们批是他们的事,我们听党中央的。隔了20多分钟他自言自语地说:20年后,中国有些事谁说得清楚,所以,人民大学没有人来找我,我生日时还派人专门来看我。(去年)6月25日胡锦涛在中央党校讲话发表后,6月30日,《求是》杂志的一个记者打电话来征求我对6月25日胡锦涛讲话的看法。我说,第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概念本来就比较模糊,宽松,作为改革开放的理论可以充实。第二、胡锦涛对有各种思想争论时要正面引导的提法很好,说明胡锦涛接受了历史的教训。我最后想,应该让他把我的想法转达给中央,于是,说我很感谢中央对我的文章的宽容和开明的态度。

    我听国外一个跟中央理论班子比较接近的朋友透露:胡锦涛对这篇文章的意思是,理论学术的争论中央最好不介入。胡锦涛比较接受民主社会主义的观点,但江泽民和李鹏坚决反对,他们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邓小平提出来的,还是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好,不采用民主社会主义。最后,为了保证理论的统一,在17大时,没有提民主社会主义,还是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左派也出现新的情况。邓力群4次写万言书給中央的执笔人段若飞也打电话给我说,左派批判你,你不要生气。左派攻击你,是你的光荣!你提出的问题在我们理论界是多年来想突破而不敢突破。我对你的勇气感到钦佩!中国的经济既然在搞市场化,必然会带来政治的民主化。你现在是站在历史的前沿。另外,人大参加批判我的大会的人有些事后告诉我说,不知是开批判我的会,要知道就不去了。

    左派里还有一个情况,反对我的人,是坚决反对。他们认为我是在走戈尔巴乔夫的道路,是叛徒。军队里面还有人因为我的文章而发生打架。总之,我的观点赞成的有80%多,动摇的有10%多,坚决反对的有3%左右。另外,“上海大众”的企业家说,民主不仅你们知识分子需要,我们也需要。黑龙江的一个老领导,原省委书记说,我们今天不接受一党专政,省一级的领导也需要民主。所以,民主不但仅下面需要,上面需要,在党的中层干部也需要,他们在不民主的生活里面有他们的痛苦。

    国际上反映也很强烈,瑞典一个记者,在胡锦涛访问瑞典前,来采访我,说我是中国第一个公正、客观地介绍瑞典民主社会的学者,准备在胡锦涛访问瑞典时发表采访我的文章。另外,我会见了中联部组织的一个欧洲8国议会的来访团,我跟每个人见面,他们都说读过我的文章。欧洲还准备邀请我到欧洲去做访问交流。包括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共同社等国外的各大媒体都准备采访我,还有美国的一个作家也准备来拜访我。他们把我作为100年来中国大陆上可以公开谈论第二国际的第一人。我写这篇文章是想把心里多年来想说的话表达出来,我老了,随时可以走,过去我们当两面派,二重人格,一开会,都自觉掌握分寸,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说到什么程度,都很有技巧。现在我老了,该说说真话了。我有首诗:“八十人生正风流,精神枷锁笑中丢”。我们一辈子都套着精神枷锁,现在把它丢了。但也有可能在某个时候我会成为替罪羊,在某个时候借宣传科学社会主义而批判民主社会主义又再批判我,但这种可能性不大。

    中联部給中央有个报告说:批谢韬会影响我国的外交,因为批谢韬就等于批第二国际。杜润生同志说,谢韬的文章开展理论思维是我们民族复兴的希望。他还透露一个未公开的资料:邓小平1987年说:“讲什么马列主义,我们只要把经济搞上去了,老百姓拥护了,讲什么主义都可以。”

关于十七大及今后中国改革展望

    从十七大看中国今后的未来,有乐观的,也有悲观的。总体来说,我们是看不到中国民主的曙光了。从客观历史的进程和中国领导人大智大勇人物的出现,大致在20大,要5年到10年才有可能。因为有几个问题。首先,今天,在中国政治上没有形成一个政治力量能取代共产党,与之抗衡。如果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会乱套,这是个渐进的过程。其次。在经济上,民主的进程要建立经济基础,建立公民社会,只有人民有了财产才会有权利观念,权利与财产是分不开的。要建立公民社会,使社会中产阶级化,产生大量的中产阶级是基础,中国今天还没有建立公民社会的经济基础。我们现在还正像鲁迅先生说的是“当了奴隶希望巩固当奴隶”的时代。我们也乐意当奴隶,中国人愿意当奴隶,不愿意当主人,当主人太累,现在觉得共产党好让大家有饭吃的思想根深蒂固。所以,我希望继续改革开放,平稳过渡。

    中国的改革前途,有三个:一、矛盾激化,社会动荡,那就会乱,乱的结果必然是一个铁腕人物来收拾残局,会延缓中国发展的进程。二、是民主的改良,对老百姓有利。三、以暴力克服暴力,军队里面也有明白人,如他认为不能通过民主的方法来求得社会的进步实现,就可能发生军事政变。第二种方式,民主的改良对中国的发展最好,但时间就比较漫长。中国13亿人口,经济基础薄弱,不能急,急不了,也不能等,只能促。从两方面促。促进共产党的领导接受历史教训,顺应历史潮流,自觉进行改良。

    赵紫阳的秘书杜导正说,赵紫阳对胡、温、曾三人有过评论,说胡是个明白人,但不会有大作为;温是个好人;曾想在历史上留下一个开明的形象。

    胡不是能够带领中国人民走向新的历史的人物,现在看来胡已经确立自己的政治地位,他大的方面不可能,但是,一、他在17大党的代表大会上公开结束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提出建设和谐社会作为党的基本路线,这是个重大贡献。二、17大还是坚持党的领导,但有所变化,这是在旧的框架内推进民主进程,用新的四个坚持,代替旧的四个坚持,现在的四个坚持是坚持思想解放、坚持改革开放、坚持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坚持建设全面小康社会。这样就把思想从苏联模式、毛泽东思想、封建专制中解放出来。三、建国目标也有所改变,17大提出要建立繁荣、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第一次在党的党的历史上把民主、文明、和谐的理念提出来。另外通过温家宝的讲话,把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正义、公平、公正作为人类文明的结果,不是哪个阶级的理念提出来。四、通过了《物权法》。《物权法》的通过,说明中国在保护私有财产,恢复个人所有制上有所进步。

    所以,17大虽然是在旧的框架下来推动社会发展,但也有新的内容,在中国政治上应该肯定17大。不管怎么样,要推动他向这个方面走,上面促,促使他接受每一个进步的措施;下面促,促进群众提高觉悟,保卫自己的利益,以维权运动促进民主运动。上面促,接受历史教训,顺应历史潮流;下面促进,群众采取正确的措施保护自己的权利,依法治国,两方面结合,逐步推进中国社会的发展。

    所以我提出来,不能急,急就要乱;也不能等,只能促。改革开放30年了,中国13亿人口能够在10年内转变,那就算很快了,要有耐心,今天任何改革,任何进步,都会触犯两部分人的利益,一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一是部分群众的利益,这两个利益很难平衡,不能激化矛盾,所以任何改革只能逐步前进。

    我们这些老同志,我讲几句,虽然我们看不到中国的民主曙光了,有些悲观,但我们应该骄傲,我们生活在这样的历史时期。我们早生几十年,最多能达到康、梁的水平,晚生几十年,我们只能读历史。但我们刚好生在20世纪,旧民主主义革命我们赶了个尾巴,新民主主义革命我们参加了全程,我们参加了社会主义革命,还参加了历史怪胎文化大革命,又参加了改革开放的革命。我们一生5个革命,虽然当了右派,挨了整,但我们亲身经历中国2000多、3000多年来剧烈变化这5大革命都集中浓缩在一起的历史。我们跨越两世纪,一生5革命,不必悲观。

    我们都是“两头清,中间昏”。中年是最保守的,因为现实的利益,逼迫他们去保住现在的利益,年轻人呢?是什么都是假的,搞到钱才是真的,所以,我们青年一代是丧失了理想主义的一代。所以,现在中国出现了老的打先锋,中年保守,青年漠然的态度。

    中国现在的统治阶层,一个是两个老三届,76、78届;一个是秘书班子;一个是高干子弟;一个是留洋回来的,四股势力掌握政权。因此中国要等我们这些老的,包括胡温他们全部死掉,新的那一代起来,没有历史包袱和政治上的牵连,又接受了西方文化的现在大约20岁左右的年轻人掌了权,中国才能改变。

    现在的胡温他们都是毛泽东思想培养出来的。温,是好同志。胡,许多人都觉得看不透,他不可能有大作为,但是他能搞搞小动作,将历史推进一小步,他就完成了历史任务。现在中央是胡温集团与江李集团的平衡。胡没有完全控制局势,江还有势力。今后究竟是哪派占了上风,还不好说。由于现实和历史的局限,胡他们就像火车,能够平安从这一站到下一站就不错了。对胡不能抱太大的希望,这不现实。但因为国际的环境,他也无法倒退,他是既不敢跑,也不能退,就只有慢步走。

    现在中国的经济存在很大的危机和泡沫。17大后,关键要看下面的措施怎么实施。

 

 

 

中国民生问题清单

中国扶贫基金会

2008年8月

一、文化教育

 (一)农村教育

    我国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80%,农村的发展对整个现代化事业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可以说,没有农村的小康就没有全国的小康。而农村的发展靠人才,人才的培养靠教育,农村的教育决定了中国的未来。因此,正视当前农村教育综合改革面临的问题,大力改革与发展农村教育,把沉重的人口负担转变为巨大的人力资源优势,是新世纪我国农村走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1. 留守儿童教育问题。全国妇联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已达2000万人,并呈继续增长的趋势。在一些农村劳动力输出大省,留守儿童在当地儿童总数中所占比例已高达18%至22%。调查显示,57%的留守中学生存在轻微或轻微以上的心理健康问题,其中轻度心理健康问题的检出率为47.7%,中度为9.0%,重度为0.3%。研究人员通过分析还发现,这些留守中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往往与父母的打工年限有关,时间越长,孩子的心理问题越严重。

    2. 流动儿童(随父母进城的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流动人口超过1.2亿,随父母进城的农民工子女则有近2000万。他们当中,失学率高达9.3%,近100万名适龄儿童不能及时入学。

    3. 学校债务。教育部提供的数据,中国农村“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欠债高达500多亿元,债务形式主要是施工队垫款、银行贷款以及向教师和社会借款等。

    4. 农村教育资源匮乏。城市教师的超编和农村教师的缺编无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充分体现了在教育资源分配问题上的不公平和不公正。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我国现代化进程中的重大历史任务,而农村的教育更是关键。作为农村教育核心的农村教师的生存状况可以作为晴雨表直接反映出来农村的教育质量

 (二)教育资源不均衡

    1. 招生公平性问题。省市之间分数的差距,名人降分录取,西安科技大学等高校的招生丑闻事件都反映了一个问题,如何保证学校招生的公平性?

    2. 提高西部经济落后地区的教育。东中部教育水平高,西部教育水平低。西部教育水平低主要反映在当地经济发展影响教育。

    3. 贫困生的教育问题。近年来与贫困生有关的话题越来越多,由贫困生带来的一系列扶贫措施,教育和心理问题爱到广泛关注。大学每学年都有很多贫困生,学生欠学校的学费有的达上千万元之多,学校想方设法帮助贫困生,但相对于贫困生的庞大数量实在是太微弱了。

    4. 择校制度。择校作为教育供需双方选择的制度安排,是世界教育改革的趋势。由于户籍和区域管理,中国的择校存在较大的问题

 (三)教育内容

     1. 思想道德教育的不足造成恶性事件。“开平市中学生众凌一女恶劣性虐待视频”近日在网上广泛流传,很难相信几个十几岁的少年竟有如此“狠毒”之心。与“马加爵”事件、校园偷拍事件一起,都反映出学生思想道德标准的缺失。在教育体系中,思想道德教育的弱化未将来的社会埋下不稳定的炸弹。

    2. 正当渠道的性教育缺失引发社会问题。青少年的性教育问题已日益引起家庭、学校、社会的重视,如何让青少年有一个健康的性观念?高校调查表明,只有76.6%的男生认为自慰是“自然正常”、“有好处”的,对自慰的看法是积极的,而女生只有51.8%。其中有2.7%的男生和2.6%的女生认为自慰是违反道德的;15%的男生和18.5%的女生认为自慰会有损健康和性能力。由于缺少正确的性教育渠道,只能从三级片、低级杂志等地方取得片面的性知识,影响青少年正常的性学观。许多大学生有基本的避孕常识,但不懂得具体方法及工具、药品的使用。这些都是目前较为突出的问题。

    3. 传统文化教育的缺乏影响文化传承。中小学不设(毛笔)书法课,小学升初中不考语文,只考数学和英语,这不禁让人对上世纪70年代黄帅的“不学ABC,照样干革命”与今日英语狂热的理性思考,我们是否不左就右?我们不应忘记,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伟大民族,怎能以外语挤压母语的地位?如果我们无视这些问题的严重后果,那么谁来传承古老的中华文明,又怎能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

    4. 灾害与安全教育的提倡。如果不是汶川大地震,我们不可能把灾害教育列在我们的教育清单里。但其实,在灾难频发地和发达国家,减灾、防灾的教育早已不是一个新鲜话题,它已经成为每个儿童的生存的重要课程。在我国,在整个防灾减灾工作的链环中,有关灾害的教育环节还十分薄弱,缺口很大,由此也导致公众的灾害意识还相当薄弱.

    5. 心理教育。随着就业、升学等社会压力的增加,学生的心理是否健康,能否进行心理的自我调剂?大学校园的跳楼时间层出不穷,反映出学校心理教育的缺失。

    6 网络教育。目前,我国的网络教育处于起步阶段,青少年沉溺于网络,互联网上信息安全,网络交友规则等方面都存在一些尚待解决的问题。

 (四)学校教育

    1. 应试教育的优劣的讨论。我们的教育是前紧后松,中小学时玩命学,到了大学正是学知识长本事的时候却放松了。教育的结构性矛盾也十分突出,千万学生过独木桥,都要上大本,其结果是大学生一毕业就失业,而那些既要有知识又要有一定动手能力的人才却十分缺乏。

    2. 教育体制改革过程中的问题。当代教育体制改革有几大特点:延续性和继承性,时代性和发展性,综合性和开放性,自主性和互动性,在改革过程中,哪些内容应当保留,哪些内容又值得提倡,一直是社会争论不休的话题。

    3. 素质教育改革。从某种意义讲,学生的压力更多地来源于家长。家长望子成龙心切,却希望孩子处处争第一。于是乎,除了拼命找“好学校”外,就是见班就报,什么琴棋书画,数学外语等等,样样不拉。新教材改革的重点在于学生的素质教育,但不少家长担心素质教育的减负意味着减能力,在学校减负的同时在家庭加负,教育体制改革的效果不佳。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五)家庭教育

    1. 家庭教育的方式与方法。北京市石景山区教委宣布从今年9月1号起,全区小学生到校时间由原来的早7:30推迟到8:00,并规定一律取消早读,目的是让孩子们“多睡一会儿”,以满足孩子生长发育必要的睡眠和休息。没想到的是,在教委看来一项更科学合理,更人性化的政策,却遭到了大多数家长的反对。一名5年级学生的父亲表示,不能依着孩子不起床,早上的时间无论做练习还是背课文都能学到东西,这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家长的想法。

    2. 农村家庭教育观念薄弱,目前我国农村家庭教育是个十分薄弱的环节,农村家庭教育普遍缺乏正确的教育观念和方法.有的家庭虽然也注意对孩子的教育,但没有正确的教育观念和方法,所用方式和方法多简单粗暴,违反学生身心发展规律,教育效果很差.这在一定程度上困扰着农村教育教学水平的提高.

    3. 教育救助。贫困、服刑、畸形家庭的儿童享受教育机会少,家庭关注少,在受教育方面存在困难,同时由于生长环境的原因,其犯罪或边缘化的可能性更大,需要社会机构对此类儿童进行教育救助,帮助他们完成应受的教育。目前已有一些机构开展了针对家庭有问题的儿童的救助活动,取得了不小的成效。

 (六)教育体系

    1. 教师的社会地位。教师的薪资、地位、自由度、所承担的社会责任等。

    2. 民办高校的社会作用。北京教科院民办教育研究所与中青世纪教育机构等主办方通过近半年时间的调查统计,6月22日将7项数据指标位于前十位的北京城市学院、北京汇佳职业学院、中国软件管理学院、北京吉利大学、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北京科技研修学院、北京美国英语语言学院、北京培黎职业大学、北京人文大学和燕京华侨大学作为代表的首都民办高校品牌实力的典范向社会整体公布。这标志着北京“十强”民办大学新鲜出炉。

    3. 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中国西部地区“两基”攻坚计划将于年底如期完成,西部地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两基”)的覆盖率可达98%。


    4. 在职教育。教育改革的呼声近来越来越高,但人们关心的领域大多是全日制教育,对在职教育、成人教育等关注较少。而在职教育恰恰是管理最为混乱,最不规范,最需要改革的一块。在职教育出现了许多严重问题,必须整顿和规范。

    5. 教育乱收费。在今天的“知本时代”,教育越来越收到国人重视,同时教育收费也成为不少家庭的负担。教育乱收费问题的突出表现在哪里?教育资源该如何合理配置?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教育乱收费问题呢……

 (七)教师培养

    1. 教师师德问题。“范跑跑”事件将教师的职业道德和人权问题之间的关系成为论述焦点,道德的底线在哪里?如何提倡教师师德的问题得到了社会的关注。

    2. 教师专业素质培养。教师专业素质直接关系教育的质量和水平,一直以来都是教育界关注的重点,教师专业能力更新速度,系统性都是一位教师是否优秀的标准之一。

 (八)文化活动

    1. 社区文化活动开展问题。城市社区文化的发展是一个城市人文形象的重要标志.建设现代化的城市离不开城市文化的建设.随着城市经济的迅速发展和城市社区建设的不断发展,社区居民内心对生活质量的追求更高.开展社区文化活动对推进城市社区文化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

    2. 文化下乡问题。深入开展文化下乡活动,是丰富农民文化生活、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举措。从当前实际情况看,下乡容易扎根难,下乡文化的作用等问题长期存在。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多方面着手。

    3. 社会诚信的缺失。信用卡恶意透支,持假证书毕业,假老虎,假羚羊等事件,反映出社会诚信的缺失,由于种种原因,当代中国诚信缺失已成为一种较为普遍的社会现象,如一些地方的党和政府的威信下降、社会信任度普遍下降、市场信用严重缺失等等,其不良影响不可低估。

    4. 中国电影分级制度。“色戒”因情色内容对儿童有不良影响,其女主角遭到广电总局的封杀,如果中国设立完整的电影分级制度,可以更有效规范和促进电影市场发展。

 (九)文化的传承

    1. 中医药的继承与发展。中医到底科不科学,到底是否值得发展,一直是学术界争论不休的话题。

    2. 传统节日的传承与创新,就文化发展的基本规律而言,必须遵循传承与创新并举的原则,任何创新都不能离开传承,但是中国的文化由于历史原因,传承效果不佳,并且随着洋文化的不断冲击,出现洋节热中节冷的现象,虽然2008年中国的传统节日纳入法定节假日,但是公众对传统节日如何过还存在疑惑。

    3. 文化遗产保护问题(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近年来,随着民族文化保护意识的不断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已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文化遗产不仅要保护起来,更要不断的重复和创新,在人民网上曾有一篇很热的文章《民间艺术像珍稀动物每分钟都在消亡》,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二、医疗卫生

 (一)医疗问题;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1. 医德问题。加强医德医风建设, 规范医生的诊疗行为,防止药物的滥用。2007年11月21日,怀孕9个月的李丽云因呼吸困难,在同居男子肖志军的陪同下赴北京某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发现孕妇及胎儿均生命垂危。由于肖志军多次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最终孕妇及体内胎儿不治身亡。肖志军拒签字致产妇死亡事件发生后,一时舆论哗然。据《新京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刘明祥教授认为,肖志军不构成过失杀人罪,医院至少应该受到道义上的指责。

    2. 民营医院的发展。80年代民营医院开始在医疗行业中出现,经过这么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为国家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补充力量,给整个医疗体制带来竞争和活力,对打破公立医疗机构的垄断局面,让患者能够真正享受到低廉、优质、便捷的医疗服务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在蓬勃发展的过程中,由于各方面的因素民营医院也正遭遇着阵痛……

    3. 异地统一医保的问题。我国有1.4亿多老年人,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退休人员中有一些异地居住,确实带来医疗保险费用异地报销问题。为解决这些问题,各地探索了一些办法。一种办法是老年人在居住地看病就医后,由原医保管理地定期给予报销;另一种办法是医保管理地区的医保经办机构,对异地安置比较集中的地区,委托当地医保经办机构代管。

    4.医患关系。看病难、看病贵是百姓关心的一个沉重话题。随之而生的,还有医生与患者之关并不“和谐”的人际关系。时常有患者抱怨,大夫在给病人看病时,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对病人提出的疑问也是爱搭不理,这种现状,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共同关注。

    5. 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农村医疗条件差。医疗资源分布不平均。例如,北京1200万人有三甲医院57家,而有些千万人口的城市,却连一家三乙医院也没有。

    6. 医疗收费高。中国数所名校乱收费行为被曝光之后,国家发改委又向外界公布了八起医药价格违法案件,其中,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等名院被官方点名。79岁的董合久,九个月内被迫9次转院后,含恨而终;注射液3元卖不掉,涨到288元却畅销,为什么?医生开出一盒回扣是50元;中国医改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集团巨大的利益难以撼动。

    7.贫困人群医疗救助滞后。近几年医疗救助目标人群覆盖率低,救助项目涉及范围较窄,医疗救助标准不高,不能满足社会需求;诊疗过程不良开支过大,医疗成本上涨,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制度出现异化现象;管理上的缺陷影响了资金的使用效率,卫生政策上的缺失,导致医疗资源配置不尽平衡;贫困人群医疗救助的相关法律法规建立滞后,致使贫困人群医疗救助工作缺少法律保障。

    8. 医院公益和营利之间的关系。中共中央、国务院1997年下发的《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明确指出,“我国卫生事业是政府实行一定福利政策的社会公益事业”。目前,医院承担的功能、任务与其运行机制和管理体制存在矛盾。多年来,政府投入严重不足,医院只有通过增加服务手段增加经济收益,以维护正常的运行和发展。这种创收机制导致政府投入比例逐年下降,群众负担逐年上升,医院公益性质淡化,形成恶性循环。

   (二)医疗保障框架的建立

    1. 如何建立覆盖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医疗框架,2007年5月21日,国务院批准了《卫生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根据纲要要求,“十一五”期间,要在全国初步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卫生保健制度框架,促进人人享有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作为社会保障制度中受众最广、变革最大的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和建设,息息相关的影响和改变着中国人民的生活和权益,成为最受瞩目的国家政策,老百姓最为关注的话题。

    2. 改革就医制度,普及网上挂号、电话预约挂号等便捷方式,推广挂号实名制度等。2007年5月21日,国务院批准了《卫生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根据纲要要求,“十一五”期间,要在全国初步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卫生保健制度框架,促进人人享有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作为社会保障制度中受众最广、变革最大的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和建设,息息相关的影响和改变着中国人民的生活和权益,成为最受瞩目的国家政策,老百姓最为关注的话题。

 (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

    农村地区缺乏社会保障,“小病挨、大病拖、重病才往医院抬” 的情况司空见惯,因病致困返贫的现象非常突出。同时给农村劳动力的战略转移、农业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农业现代化的实现产生严重障碍,限制了内需的有效增长。目前国家通过扩大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范围,制定严格的控制医药价格和医疗收费办法,逐步解决农村医疗的问题

    1. 医疗制度公示,加强医院药品零售、医疗器械检查和医疗服务价格监管,完善公示制度

    2. 平抑医疗费用和药品价格。采用财政扶持、民间捐助相结合方式,扩大平价医院、平价药店覆盖面

    3. 医疗保障体系的健全。加快健全医疗保障体系,将不同收入阶层的人群纳入不同的医保范围,确保人人享有基本医疗保障

    4. 社区医院的发展。发展城市社区医院,鼓励“小病在社区,大病到医院;手术在医院,术后护理在社区”

    5. 低收入群体医疗保障问题。对低收入者降低医保理赔门槛、提高报销比例,发挥医保“社会稳定器”作用,近期降低医保报销基线。

    6. 新医改以市场为主导还是以政府为主导。现在的医疗卫生改革走入困局,根源在于它的基本方向有问题,不能走市场化的道路。基于医疗卫生事业的特殊性,无论是基本保障目标选择还是医疗卫生的干预重点选择,靠市场都无法自发实现合理选择,必须强化政府职能。政府的责任应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强化政府的筹资和分配功能;二是全面干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建设和发展。与一般消费品不同,大部分的医疗卫生服务具有公共品或准公共品性质。具有公共品性质的服务是营利性市场主体干不了、干不好或不愿干的,也是个人力量所无法左右的。

 (四)医疗卫生体系的监管问题

    近年来卫生行政部门,尽管做了大量工作,但由于法制还不够健全、人员素质有待提高等原因,在行政执法、加强监管等方面还不够有力,致使部分地方、部分医院问题层出不穷,医疗事故不断,人民群众生病后得不到良好的治疗,白衣天使的形象受到影响。

 (五)禁烟;

    关于吸烟的危害,可以说人人皆知,但嗜烟如命者却大有人在,全球每10支香烟中就有3支是在中国消费的。一项有18万多名网民参与的调查显示,公共场所吸烟被评为影响北京空气质量的十大生活陋习之首,在北京十大环保公约中“不在公共场所吸烟”也位列其首。今年5月1日起,《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范围若干规定》正式实施。任何禁令的执行都是一个难题,有禁无止既会使禁令无法实现其价值和意义,又会损害禁令的威严和公信力。对于北京乃至中国,禁烟会成为转瞬即逝的形式主义浪花,还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历史转折点?

 (六)流行病的控制;

    各种传染病因其特异的流行环节、特征及不同的外界环境,因而它们的预防目标也有很大的差异。在目前,绝大多数传染病只能以控制发病与防制流行为目标。极少数疾病由于条件成熟,措施有效,可以达到消除的要求。为了预防疾病,促进人类健康,人们期望发展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流行病控制方法,在此基础上才能迈向消除,最终才能达到消灭的目标。

三、经济稳定与发展

 (一)收入增加

    1. 增加群众财产性收入。党的十七大报告首次提出“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它是基于居民财富逐步累积、财产性收入快速而不均衡增长的背景,是对财产性收入的承认和肯定,是防止财富在积累过程中向少数人集中、导致收入及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的重大举措,同时也预示着财产性收入的增加要通过从“少数人拥有”到“更多群众拥有”的路径,让财产性收入覆盖更多的普通百姓,让全体民众共享改革开放和发展的成果。

 (二)通货膨胀对经济的影响

    所谓通货膨胀,就是"货币总量"相对"物品总量"不断增大的现象,粗略地说,就是货币"过多 "的现象。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通货膨胀一般产生两大重要后果:一是货币购买力下降,二是财富重新分配。通货膨胀是经济增长最为危险的恶魔,这一公认的经济增长的"恶魔",既可能使中国经济增长遭受重创,也可能促成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深层次改变。

    1. 物价上涨;今年2月份居民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了8.7%,月环比上涨了2.6%。这一数据与此前公布的2月份工业出厂价格指数(PPI)为6.6%一起,再度向我们揭示了目前我国所面临的物价上涨趋势仍在延续,通胀压力仍在进一步增强。

  (三)三农问题(农民、农村、农业问题)

    “三农”问题是指农业、农村、农民这三个问题。实际上,这是一个从事行业、居住地域和主体身份三位一体的问题,但三者侧重点不一,必须一体化地考虑以上三个问题。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三农”问题关系到国民素质、经济发展,关系到社会稳定、国家富强。

    1. 新农村建设。2006年2月,中央颁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十六届五中全会以来特别是2006年“两会”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成为人们普遍关注的焦点。中央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支农惠农政策,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改变了农村面貌。

    2. 基础设施建设。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生产提高农民收入、改善农村卫生医疗条件在农民心目中都是需要改善的方面。与城市相比,农村基础设施的缺乏问题十分突出,基础设施的建设可以推动其他方面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3. 农民收入问题。在国家各项惠农政策的强有力推动下,我国农民收入已经打破了几年前收入增长缓慢的格局,进入新的较快增长期。统计表明,2004年、2005年、2006年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比上年增长6.8%、6.2%和7.4%,农民收入增幅连续三年超过6%,是1985年以来的首次。 但是与其他的社会阶级相比,农民的收入仍然很低,农民收入的增加不及社会整体收入增加的速度。

    4. 农业发展结构。每年国家的支农资金不断增加,同时取消了农业税,其他的乱收费现象也在不断的治理过程中。


    5. 农民的社会地位。目前来看,“农民”从某种意义上代表生活条件相对较差的阶层,而那些所谓的“城里人”也常常带着有色眼镜看农民。近年来由于国家政策的扶持,你们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农民的社会地位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6. 城市化进程中失地农民的问题。目前被征地农民对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反映较为强烈:一是普遍反映补偿标准偏低,难以维持长远生计。二是对征地安置方式和平调村民集体资产的行为不满。西部地区一些城市从2000年开始,统一征地时不再留部分土地给农民。三是对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方式不满。政府对土地一级市场实行垄断,低成本从农民手中征地后,在土地交易中得到较为可观的收益。

 (四)人口问题

    1. 人口迁移。作为一种复杂的社会经济现象,人口迁移对经济发展、人口分布起着重要影响。有关农村劳动力跨区域流动——即“民工潮”问题,成为研究的热点。这些研究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从农村劳动力向城镇流动角度出发,研究剩余劳动力转移和城镇“暂住人口”问题;一是从跨区域流动角度出发,研究“外来劳动力”或“民工潮”问题。

    2.计划生育政策的发展。“我国现行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政策引发的问题不容忽视。”王翔委员认为,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三大方面——人口与计划生育现状导致人口危机:新生婴儿男女性别比不平衡危机、人口老龄化不正常危机和维护人口正常替换不合理危机。同时,人口与计划生育现状影响提升素质:一是城市和农村人口反比例增长问题令人担忧,城市居民实行“一胎制”,而广大农村地区“二胞胎”已是普遍现象;新增人口接受教育的落差问题令人担忧;三是计划生育引发的道德问题令人担忧,社会上出现包二奶、假离婚甚至借腹生子现象。

    3. 人口增加引发的社会问题。50多年来,中国人口由6亿增长到13亿,人口的增加造成贫困、资源匮乏、就业难等问题。

  (五)城市化进程。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的城市化日益加快,越来越多的人享受了城市文明。在城市化的推进中,如何促进城市持续和谐发展?

  (六)促进创业

    创业不仅包括创办中小企业,还包括从事个体经营、创办合作组织以及新的项目,特别是国家和地方优先重点发展的就业型、科技型、资源综合利用型、农副产品加工型、社区服务型、信息服务型等产业和行业,要使就业扶持政策与产业行业优惠政策形成支持创业的合力。

  (七)税收

    1. 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依据。2008年3月1日起,我国个税起征点将从现在的1600元/月上调至2000元/月。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个税起征点如何调整?是提高个税起征点保护低收入人群的利益,还是降低个税起征点以防止漏税,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2. 个人所得税纳税服务。自个人所得税开征以来,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纳税人自行申报纳税,但是税务部门的纳税服务存在欠缺,导致漏税、对税收制度不满的现象存在

    3. 税收结构的问题,目前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让大多数中等收入者、中低收入者缴税,而理应多缴税的高收入者却缴税很少。


 (八)经济发展问题

    1. 产业结构优化问题。近年来,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我国三次产业结构比例不断优化,农业基础地位进一步加强,现代服务业和文化产业发展迅速,信息、生物、新材料、航空航天、海洋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大;企业研发投入逐年加大,自主创新能力全面提高,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集团不断涌现;进出口结构和利用外资结构不断优化,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加快,服务贸易发展迅速,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参与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正在形成。

 (九)奥运会举办

    2008年奥运会将在北京举办,这将促进我国在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科技等各方面的突破性发展。从宏观来说,奥运会在中国的举办将促进我国经济增长,有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奥运会的召开在某些方面也会对一些普通民众的生活产生影响。

    1. 奥运后经济的发展。奥运会开始筹办以来,对北京经济的发展有较大的促进作用。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研究分析表明,奥运经济效应的发挥为北京年经济增长带来两个百分点以上的拉动作用。北京市统计局于秀琴副局长也认为,奥运会的筹办对北京近年较快、稳定的增长影响很大。但是,奥运会后北京经济或将放缓。北京奥运经济高级顾问黄为指出,从历届奥运会的规律看,北京奥运后经济减缓有其可能性。如何维持奥运后北京经济持续的快速、稳定增长是公众关注的问题

    2. 奥运影响公众生活。在筹备和举办奥运后期间,出台了单双号限行、场馆建设、轨道交通建设、城市绿化、环境污染控制等一系列政策和法律,奥运期间提倡的排队出行、文明用语、爱护公共环境等要求,在很大程度上也改变了公众的生活。


 (十)股市行情

    2007年,中国股市覆雨翻云,股票指数波澜壮观、屡创新高,暴涨与阴跌扰乱了人们的心,流动性过剩和本币升值导致的资产价格重估是2007股市的两条主线。全球经济较快增长,企业盈利提升和流动性过剩等共同推升了本轮牛市。在宏观经济稳步发展、人民币升值、市场流动性仍然过剩的背景之下,2008年中国股市仍然充满着诱惑和期待。

    1. 资本市场的发展。中国证监会负责人日前说,当前随着股权分置改革等各项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或阶段性成果,以及市场融资功能的恢复和健全,我国资本市场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

 (十一)贫富差距增加

    目前,中国社会不和谐现象时有发生,经济的高速发展所带来的失业、腐败、社会不公、贫富不均、城乡收入差距等问题相对突出。种种迹象表明,贫富差距的加速扩大已经成为构建和谐社会亟待破解的难题。

    1. 仇富现象。产生仇富心理既有一般人性方面的因素,也有着更为深刻的社会经济制度方面的根源。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均衡和制度的不完善会进一步刺激和加重人们的仇富心理。

    2. 垄断行业性高收入问题,要加强对垄断行业收入分配的监督和管理,加快推进电力、石油、铁路、民航、电信等行政性垄断行业的改革,放宽市场准入条件,强化垄断收益分配管理,调整垄断行业的利润分配制度,建立垄断超额利润上缴制度,将垄断利润收归国家财政。

    3. 社会收入分配;我国的城乡之间、地区之间、行业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扩大,收入分配问题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它直接影响着改革的深化与和谐社会的构建。主要是由改革效应、二元经济结构、垄断和特权等原因造成。缩小收入差距,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加快经济发展、完善社会分配机制、解决收入分配不公、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四、社会保障与服务

 (一)住房

    建立健全住房保障体系是房地产宏观调控的主要任务之一。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要抓紧建立住房保障体系。要坚定不移地推进住房改革和建设,让人民群众安居乐业。

    1. 房价调控。除了深圳、广州等城市房价在2007年岁末有所下降外,全国房市还是涨声一片,而且各地房价与几年前相比,涨幅很大。有专家认为由于地价上涨趋势明显,房价的上扬依然不可避免。也有一部分专家指出,随着政府宏观调控力度的加大,房价有望降到合理的价格,两种观点不断交锋,未来房价的走势仍是不解之谜。

    2. 经济适用房。排号难、审核松、富人化趋势明显等问题,使原本为了解决中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的经济适用房在现实操作中走了样、变了味,据二手房经纪公司透露,目前私下交易现象突出,经济适用房是否能有效保障低收入家庭的购房需求,还是成为炒房的捷径?

    3. 限价房分配,广州乃至国内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限价房项目,竟然是优先甚至定向销售给单位内部员工的"史上最豪华"单位自建房,这种嬗变令人颇为咋舌。

    4. 廉租房分配,政府在加大廉租房投资建设力度的同时,对于廉租房的分配,以及包括续租、转让等在内的管理工作也不容忽视。

 (二)交通

    1. 交通拥挤,城市交通拥堵,导致市民上下班时间成本高;公众汽车拥有量不断增加,停车难,行车难的现象日益严重,交通问题成为影响城市发展,影响大气环境的问题之一,交通的拥堵问题对奥运会也有一定的影响。

    2. 燃料涨价。燃料涨价属于世界问题,而涨价的燃料提高了企业的生产成本,增加居民的生活成本,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

    3. 轨道交通,中国轨道交通覆盖率低,构成不合理的现象影响社会交通和公众出行。

    4. 公交票价如何制定?北京公交降价,深圳公交涨价,公共交通价格的变动有利有弊。公交票价定为多少合理?如何确定?

 (三)权益与保障

    1. 妇女权益保障。社会保障制度是国家的基本制度之一。从广义来说,社会保障制度的受益对象是全体社会成员。从狭义而言,社会保障制度又以弱势群体为主。国家通过实施各种社会保障措施,使包括广大妇女在内的社会成员得以平等地分享文明社会成果,获得生存和发展的基本物质条件,从而缩小社会成员的贫富差别,促进社会公平,推动社会进步。

    2. 儿童保护。弱势儿童权利保护,防止对儿童的暴力和虐待,预防未成年人违法,关爱残疾儿童和儿童权利与人类进步等方面都属于儿童保护的范畴

    3. 中国的人权建设。中国的人权问题一直受到抨击,传统文化提倡的集体大于个人的道德水准越来越受到个人主义的挑战。从范跑跑事件看到,自我和牺牲之间的天平该如何倾斜,其实反映了整个社会对人权问题的思考与讨论。外交部发言人对外国不友好人士讲:中国的人权改善由13亿中国人民说了算。那么,中国的人权该如何建设呢?

    4. 基层民主制度建设。在基层民主制度建设中,存在许多实际的问题,选举秩序混乱,基层行政机关决策透明度不高,村务公开不规范,人才建设不力,基层公众文化水平低,民主素养差,且受到旧观念的影响,民主意识不强。

    5. 异地养老问题。我国老年人口增长很快,据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的数据:60岁及以上人口为14408万人,占总人口的11.03%;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0045万人,占总人口的7.69%.与此同时,参加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退休人员也有所增加,从2000年的3170万增加到2006年的4635万人,增加了46.21%. 但是,由于我国现行社会保险制度基本上是以“块块管理”为主的,各省市之间的制度鸿沟一般人是难以逾越的。同时,对退休人员而言,名为“属地管理”,而实际上是“属单位所在地管理”。 老人在社会保险方面遇到情况,在单位所在地还有个说话的地方,离开单位所在地就成了离群的孤雁,有问题就难以解决。

    6. 保险业理赔难。目前在我国,保险业的发展问题很值得我们关注,因为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过程中,维护和谐的社会氛围离不开保险业的健康发展。目前的问题是,许多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在保险理赔过程中常感到“理赔难”,从客观上讲主要是由于保险合同专业性较强而保险公司或其代理人在投保时又未完全讲清楚;从主观上讲,则是很多投保人并没有或没有足够知识认真通读和读懂保险合同。不管其中的“谁是谁非”,这个问题的解决牵动着亿万国民的神经

    7. 低保线上调。广东农村低保线提至1200元,安徽农村低保线提至860元,近几年全国的低保线都有一定程度的上调。


(四)流动人口管理

    1. 户籍制度改革。户籍改革的呼声向来已久,而户籍制度对人口流动的限制早已是不争的常识。从历史的角度看,户籍制的产生只是为了方便人口的管理,它是以行政管理的视角为主体,民众自由迁徙的利益往往让步于管理的便利。对人口进行地域的限制,从而减化了社会结构,对于指标化的行政思维来说,户籍制的存在是“合情合理”的。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飞跃发展,城市化的迅猛前进,人口流动的频率随之也不断加大。市场经济需要社会资源的充分涌动,人口也不例外。当然,人口自由流动的现实需求背后,也包涵着个体权益、身份意识的觉醒。可以说,挣脱户籍制的束缚,让自己不因出身而限制了生活的地域,已经成了社会各阶层的共识。

    2. 农民工缺乏必要的劳动保障。根据某项调查,接近半数身在北京的农民工未签订劳动合同,而享有医疗、工伤等保障的农民工比例更低。

    3. 农民工对保障的认知不足。不知道要签合同,不知道要保障,不知道安全问题,缺乏法律意识

    4. 侵害农民工权益的问题(如讨薪、工伤)。政府不断加大对农民工工资的清欠力度,但建筑单位欠发工资现象屡有发生。主管部门应该制定出切实有效的调控办法,维护农民工利益

    5. 农民工融入城市。调查显示,对于农民工进城这个问题,京沪穗三地有35.3%的人群表示支持,他们认为现在农村地不多了,农民进城也是谋生的需要,但是也有四分之一(25.6%)的受访者反对农民工进城,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农民在农村一样可以赚钱,他们到城市则抢了城市居民的饭碗。还有14.5%的受访者不支持农民进城是因为他们生活习惯太差,随地吐痰,不注意穿着,影响城市形象。

  (五)收入问题

    1. 最低工资标准的确定,由于我国各个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工资水平与物价水平差别较大,因此《劳动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最低工资的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报国务院备案”。按照劳动法的规定,目前我国的最低工资标准都是按地区确定的,全国没有统一标准。最低工资标准的确定实行政府、工会、企业三方代表民主协商原则。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劳动行政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最低工资制度的实施实行统一管理。国务院劳动行政主管部门对全国最低工资制度实行统一管理。最低工资标准发布实施后,如因确定最低工资标准的诸项因素发生变化,则各地有调整最低工资的权力。

  (六)扶贫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黄金发展期”和“矛盾凸显期”,今后一个时期,政府将把解决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放在突出位置,以期让“改革和发展的成果”惠及全体人民。

  (七)劳动与就业

    1. 劳动者平等就业的问题。签订了就业协议,苦等数月后却被告知因患“乙肝小三阳”不予录用。今年4月中旬,毕业于广西大学的周龙以侵害人格权为由状告广西某有限公司,要求赔偿违约金及精神抚慰金。日前,受理该案的钦州市钦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广西某公司赔偿周龙精神抚慰金1万元。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的权利。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有关规定,也要求保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的就业权。但是不少企业在招聘之时,将性别、年龄、婚姻状况等作为拒绝劳动者的原因,弱势劳动者存在就业困难的现象。

    2. 带薪年假让劳动者无假可休? 国家出台带薪年假的政策,充分保障了劳动人民的利益,同时配合取消长假,推动国内旅游事业长足发展。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许多企业和单位借此政策缩短原有的休假时间,或者制定苛刻的休假政策,导致部分企业职工的年假“缩水”。为了从根本上保障广大劳动者的利益,全国各地传出国家完善"带薪年休"制度的呼声。

(八)劳动保障

    1. 高强度工作引发的身心亚健康。华为员工跳楼,青年白领猝死的报道,青年劳动群体的工作状况堪忧。有调查发现,不少行业白领的工作时长达到12小时/日,长期高强度的工作使得身体、心理亚健康现象频繁发生,引发劳动者身心健康的社会问题

    2. 劳动合同规范性问题。一些用人单位为规避法定义务,不愿与劳动者签订长期合同,劳动合同短期化倾向明显。有的企业即使与职工签订了劳动合同也不够规范,条款内容比较简单、空洞,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问题如劳动时间、加班工资、福利待遇等没有列入。

    3. 维权问题。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建立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是基层单位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也是构建和谐社会对基层单位提出的必然要求。但劳动和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情况时有发生,遭遇侵权问题的劳动者往往维权无门,不知通过何种组织或机构维权,劳动者维权途径的构建也是亟需推进的工作

 (九)社会服务

    1. 养犬引发的问题。因养犬引发的犬伤人、犬扰民等问题已成为我国城市的一大公害。日前,北京市为此启动了以“创建和谐社会,争做文明养犬人”为主题的养犬管理专项整治工作,重点整治无证养犬、公共场所违规遛犬等问题。

    2. 老年人社会服务。未来二、三十年以后,中国将步入人口老龄化最严峻的时期,如何尽快健全老年社会服务政策,构建起一套完善的老年社会服务体系,是政府必须关注的问题。建国以来,我国出台的老年社会政策对保障老年人的生活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有许多不够完善的地方,目前已经难以应对老年人不断增加的社会服务需求。

    3. 社区管理与服务。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城市社区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社区居民对社区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高。做好社区服务工作对于提高居民生活质量、扩大就业、化解社会矛盾、促进和谐社会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

 (十)灾区建设

    1. 灾民就业问题。随着灾区重建工作的进展,灾民未来的就业问题浮出水面,如何让有技能的灾民找到合适的工作,不具备专业技能灾民进行职业培训,得到生存的技术,是亟需解决的灾后问题。

    2. 灾民法律援助。灾害发生后,依法处理各种继承、公证、救助手续,切实未灾民解决问题的工作方法。

    3. 灾害引发的环境问题。地震之后,国务院煤电油运和抢险抗灾应急指挥中心发布公告,要求受灾地区防范和应对雨雪冰冻灾害引发的环境污染事故。各级环保部门要密切监测城镇污水处理厂排水和燃煤电厂二氧化硫的排放情况,确保达标排放;加强饮用水源地水质监测,防范大量使用融雪剂后可能产生的水环境污染,确保群众饮水安全;加强供电、交通恢复后生产企业治污设施监管,保障在线监控设施的正常运行。坚决杜绝企业擅自停用治污设施,切实防止发生重特大环境事件。

    4. 灾害后传染病的防治。地震灾害发生后, 由于地震造成的环境生态破坏、水源与食物污染等极易引起传染病和食物中毒事件的发生。地震灾后尤其应特别注意虫媒传染病、肠道传染病、经土壤传播的疾病的预防。由于地震房屋倒塌,地面裂缝,山体坍塌,江河污染等原因,易造成人员外伤,引起破伤风、钩端螺旋体病和经土壤传播的其他疾病的发生。

(十一)社会治安

    良好的社会环境是人民幸福生活、经济向前发展的保障,但是我国一些治安乱点屡打不绝:黄、赌、毒等社会丑恶现象在部分地方依然存在;安全生产形势严峻,爆炸、火灾、交通事故等时有发生;城市中流浪人员结成帮派,划地为界;各种偷窃抢劫行为依然不息;暴力拆迁行为让业主颇有怨言……如何切实加强治安管理工作,严防各种违法犯罪案件发生?如何才能严格落实安全防范责任制,避免各类重大治安灾害事故的发生?行政部门的工作有哪些还亟待改进……

    1. 削减刑事犯罪。刑事犯罪对公众的影响力最大,偷窃、抢劫杀(伤)人行为,成为各地屡见不鲜、难以根治的治安顽症,使老百姓没有安全感。

    2. 农村治安问题。讲三农问题,我们也只不过是看到经济方面的调查和数据,其实农村的社会治安问题更令人担忧。城市有充足的警力做保障,而农村的社会治安状况恶化却很少有人关注。很多地方,尤其是边远地区的农村人群,目前仍然处于自生自灭的一种生存状态,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抵抗力量几乎为零。前不久发生的河南、河北、安徽连环入室强奸、杀人案,大多是灭门案,而且案件久侦不破。事实上,案犯的做案手段并不是很高明,现场也都是原始现场并留有大量的痕迹和遗留物,但是案子为何久侦不破,一个重要方面的原因就是人们对农村的社会治安问题的不重视和对边远地区的农村弱势群体的漠视。现在讲要实现全社会的公平,谈社会治安问题,切实不要把农村的社会治安问题给遗忘了。

    3. 城市治安问题。“城市治安”在一个时期以来已经成为国内几乎所有城市都无法回避,并都在殚精竭虑予以改善的“民心工程”。以广州为例,治安问题被许多人所诟病,城市的政府部门也为治安问题出台众多举措,但是城市治安的改善还需要包括公众在内的多方努力。


 (十二)公益事业与NGO组织的发展

    1. NGO组织在中国的发展方式,近年来,我国的民间非政府组织(以下简称“NGO组织”)无论在数量上(据不完全统计,估计有300多万家),还是其发挥的社会作用,以及获得的良好社会影响, 在地震这场灾难中,一夜间令大部分中国地下NGO都站到亮处,承担救灾义务,而政府也对他们持包容态度,让一直“发育不良”的地下NGO得见天日,政府各部门还提供方便,为NGO建构庞大救援空间。这大批无偿的义务民间组织,过去十年来在中国散播人道关怀和培训志愿者的种子,使得这次救灾工作一呼百应。这些民间组织更人性化的具体而微的救助工作,许多时候不是政府能够替代的,实实在在成为政府力量的重要补充。

    2. 善款落地模式。在为救助汶川大地震的捐赠报道中,我们看到不少来自企业和个人的巨额捐助,不论是单笔最高捐赠还是普通民众自发捐款的规模,相信都创造了中国慈善事业的一个个新纪录。在经历如此庞大的社会捐款之后,如果没有一个监督奉献的爱心的是否达到其利用价值的制度,我们有理由担心,那些有良心、有责任的企业公民和普通民众有可能对慈善事业失去信心。

    3. 善款监督,曾因“承诺捐款未到位”而一度在舆论中处境不利的知名跨国企业沃尔玛,日前又因为一份在企业内部流传的群发邮件而披露出“公司把本该交给国家支配的员工捐款自行处分”的丑闻。同样的质疑也存在于接收大笔捐款的NGO组织,善款究竟流向何方?有无挪为他用?捐助者的疑问随着时间的流逝有增无减。

    4. 社会工作的倡导,社会工作是一项助人的事业,在其专业化成长的道路上充分显示着自己的生命力,体现着独特的价值理念。它以解决社会问题、增进个人福祉、促进社会进步为基本目标。社工的专业价值体现为“助人自助”,即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助人的过程就是社工解决问题的过程,并非单纯提供物质的帮助,而是致力于案主自信的恢复,帮助他们重新走上社会正轨的一种心灵支持的过程。

    5. 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所谓企业社会责任,是指企业对社会合乎道德的行为,是企业承诺持续遵守道德规范,为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并改善员工及其家庭、当地整体社区、社会的生活品质。2007年,中国企业经营者问卷调查结果表明,95.8%的企业经营者对“优秀企业家一定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表示认同。在2008年的地震灾难中,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被提到了重要的位置,如何提倡和建立企业的社会责任,是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

    6. NGO组织的公信力建设,5•12汶川大地震,中国上演了一个捐赠神话,截至6月11日12时,全国共接收国内外社会各界捐赠款物总计445.74亿元。在感叹捐赠神话的同时,也让中国的NGO面临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中国社会并不缺少善心,缺少的是对公益组织的信心。”这是国际著名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对中国慈善事业作出的评价。这种尴尬局面在此次汶川大地震中表露无疑。

    7. NGO组织的品牌建设。在我国,对NGO运作的普遍认识是:NGO是以志愿精神为动力的非营利组织,作为公益组织,NGO应该埋头做实事,而不要去想什么宣传,更不能像企业那样花费力量去搞品牌,否则NGO将会失去其公益的纯洁本质,而向只追求经济利益的企业“沦落”。这种认知是公益对“品脾”的一种偏见,很大程度的制约了我国NGO的成长和发展。

 (十三)就业问题

    1. 大学生就业问题。高校大学毕业生作为人才资源中较高层次的一类,其就业过程是国家高层次人力资源配置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当前,大学毕业生就业已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毕业生难以找到好工作,已成为大学生、高校及家长共同的感受。大学生就业难在何处?就业难是不是国家高校扩招所带来的呢?

    2. 下岗再就业问题。下岗再就业问题一直是社会普遍关心的热门话题。1997年底,我国失业人口达到1100-1300万人,创建国以来最高记录,成为我国经济社会中最突出的问题。上海市也一样经历体制转轨、经济转型、改革攻关的重要历史时期,也同样面临着严重的失业现象。到2005年,全市城镇登记失业人员27.5万人,登记失业率为4.4%。而实际情况更为严重。过量的失业人口引发社会矛盾,造成了劳动力资源的极大浪费: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给政府和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经济负担。失业已经成为影响我国城镇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稳定的一个突出问题。

 (十四)城市管理

    1. 城市历史文化风貌如何保存?

    前门大街变成“迪士尼”。国外批评家指出,虽然北京前门大街改造秉承存留历史风貌的理念,但新建成的前门大街更像“迪士尼”,其观赏性大于作为传统商业街的使用效用。随着国家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力度的加大,各城市的规划建设变得小心翼翼,但如何找到改造和保护的方式仍值得深入探讨。

    2. 城市小广告治理,在中国,有一种现象被称为“城市牛皮癣”:居民楼的楼道里,大街上的灯柱和墙壁及公车站牌上,随处可见豆腐块大小的小广告。既然是“癣”,便是一种病态。是病就得治。然而,“城市牛皮癣”发作有年,但治疗方法却一直未有突破。无论是用水洗或用手揭,还是用铲子铲,这些“外科手术”都是治标而不治本。那么,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3. 城市管理的“疏”与“堵”,“城管李志强在执法冲突中遇害”,“城管打人致死”一系列的事件暴露城市管理过程中的不足。有专家认为,城管与非法经营者之间的矛盾其实是城市管理者与市民利益矛盾的激化点,违章摆摊、黑车等问题反映出这些地点的市民的购物、出行需求未得到满足。城市管理以疏导为主,通过市政设施、公共服务的完善,通过合理的规划将“非法”人员收编到合法的队伍中来。

 

五、环境与灾害

 (一)环境污染

    中国的环境问题已不是什么“隐约逼近的危机”,而是一个已到眼前的危机。环境问题是伴随人类文明特别是工业化进程而出现的危害人类的21世纪最大的问题,具有公地性、后显性或隔代显现性、全球波及性、吞噬性、叠加性、全面影响性和时空密集性等特点。

    1. 温室气体减排,设在巴黎的国际能源署在4月称,中国可能在2007今年或2008年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随后,荷兰环境评价部的一份报告则估算出,中国在2006年排放的温室气体已经超过美国,达到62亿吨。中国政府并未回避问题,6月,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节能减排的具体执行方案,并称将在年底对官员就执行情况进行考核与问责。 虽然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是我们还是根据国际关于温室气体排放的公约,制定了中国气候变化的应对方案。我们提出,从2006年-2010年,单位GDP的能源消耗降低20%。

    2. 大气污染问题,我国大气污染属于煤烟型污染,以尘和酸雨(二氧化硫)污染危害最大,并呈发展趋势。我们三分之一的国土已经被酸雨污染,4亿多城市居民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1500万人因此得上支气管疾病和呼吸道癌症。据参加全球大气监测的北京、沈阳、西安、上海、广州5个城市的监测资料表明,总悬浮颗粒物年日均浓度分别在200~550μg/m3范围内,超过世界卫生组织(WHO)卫生标准60~90μg/m3约3~9倍,这5个城市全被列入世界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之中,北京是世界上尘污染最严重的首都之一。

    3. 水污染问题。全国七大水系中近一半河段污染严重,86%的城市河段水质普遍超标。淮河流域许多地区癌症发病率比正常地区高出十几倍到上百倍,一些村庄2/3的人肝肿大。除淮河之外,松辽水系、海河水系、珠江水系的污染也十分严重。据15个省市对29条江河不完全统计,2800公里河段渔类基本绝迹,有渔业价值的中小河流50%不符合渔业水质标准,平均每年发生大面积污染死鱼事故约1000起,直接经济损失4亿元。同时由于河口的污染,溯河性鱼虾资源遭到破坏,产量大幅度下降,部分内湾渔场荒废。我国湖泊普遍遭到污染,尤其是重金属污染和富营养化问题十分突出。

    4. 农业污染问题。近十年来,我国使用农药防治虫害效果显著,每年使用农药面积为23亿亩次,每年化肥施用量达2930万吨(折纯),但农药、化肥有效施用率仅为30%(仅为国外先进农业区的1/2),其余都挥发到大气中或随水流入土壤和江河湖泊,造成水域富营养化或饮用水源硝酸盐含量超标。农用塑料的大规模使用,对土壤物理性状有极大的影响,全国平均每亩农田残留地膜5公斤左右,地膜残留率为20%~30%,对土壤破坏很大。农村环境问题如不及早重视和防范,将会造成比现在城市环境更复杂、更有害、更难治理和恢复的被动局面。

    5. 垃圾分类,垃圾分类政策在全国各大城市已经实行了多年,但是尽管居民对垃圾作了分类投放,最终却仍会被环卫工混杂着装进垃圾车里。调查发现,大多城市对垃圾的分类处理目前仍仅限于市民自觉投放的层次上,而在收集、运输、处理等后续环节上并没有做实“分类”…… 实际上,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精确区分是非常困难的,而配套设施的缺乏则更无法保证垃圾分类的实现。如此前分后合的做法,使得分类垃圾箱成了形象工程。

    6. 垃圾处理与减排,近年来,在中央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下,地方政府加大了对垃圾处理的投入,我国垃圾处理行业取得了快速的发展。“十五”计划期间,一大批垃圾处理项目按照新标准开工建设并相继投入使用,极大地提高了我国的垃圾处理能力。但由于环境意识、政策法规、管理体制、运行机制、资金投入、技术装备、设施配套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与制约,我国垃圾处理处置仍在低水平上运行,已建处理设施运营情况不甚理想。垃圾包围城市、严重污染环境的态势,不但未能得到有效遏止,反而大有越演越烈的发展趋势。

    7. 水土流失和土地荒漠化,可居住的土地由于水土流失从600多万平方公里减少到300多万。有效遏制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坚持生态保护与治理并重,重点控制不合理的资源开发活动。优先保护天然植被,坚持因地制宜,重视自然恢复;继续实施天然林保护、天然草原植被恢复、退耕还林、退牧还草、退田还湖、防沙治沙、水土保持和防治石漠化等生态治理工程;严格控制土地退化和草原沙化。加强矿产资源和旅游开发的环境监管。做好红树林、滨海湿地、珊瑚礁、海岛等海洋、海岸带典型生态系统的保护工作

     8. 沙尘暴,滚滚沙尘掠过华北、东北,跨过长江,频繁袭来的沙尘暴使人们体验到风沙的无情,天灾的恐怖。沙尘暴与其说它是天灾,不如说它是人祸!是乱砍滥伐留下结果,现在,我国正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注重退耕还林,就是高瞻远瞩的举措,我们保护环境的力度也在加强,但愿沙尘暴不再光顾。

    9. 生物多样性破坏,我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高等植物和野生动物物种均占世界的10%左右,其中约有200个特有属。然而,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导致了动植物生境的破坏,物种数量急剧减少,有的物种已经灭绝。据统计,我国高等植物大约有4600种处于濒危或受威胁状态,占高等植物的15%以上,近50年来约有200种高等植物灭绝,平均1年灭绝4种;野生动物中约有400种处于濒危或受威胁状态。


    10. 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中国政府已在2004年提出了以可持续发展理念为核心的“科学发展观”,这是中国发展道路上的一次战略性转折。但正确的理念如果没有坚实的制度框架,对那些大部分仍处于工业化与城市化发展初期的地区而言,很容易沦为一句空洞的口号。我们今天的当务之急就是建立起一整套可持续的制度框架。

    11. 噪声污染,全国的城市道路交通噪声声级基本在70~76分贝之间,据42个城市监测,92.8%的城市交通噪声平均声级超过70分贝的限值;多数城市区域环境噪声污染状况也呈恶化趋势。全国2/3城市居民在噪声超标环境下工作和生活。

 (二)环境污染治理

    1. 环境污染的源头控制,解决环境污染的问题,最好的方法是通过源头控制,发展清洁生产,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和服务业,形成一个有利于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的产业体系。严格执行产业政策和环保标准,下决心依法淘汰那些高消耗、高排放、低效益的落后工艺技术和生产能力,严禁新上那些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的建设项目。要按照“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原则,根据生态环境的要求,进行产品和工业区的设计与改造,促进循环经济的发展。要推进节能、节水、节地、节材和资源综合利用、循环利用,推广清洁生产,努力实现增产减污。

    2. 农村生活环境和村容村貌,要结合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实施农村小康环保行动计划。引导和鼓励农民合理使用农药、化肥,防治农用薄膜对耕地的污染;积极发展节水农业与生态农业,加大规模化养殖业污染治理力度。推进农村改水、改厕工作,搞好作物秸秆等资源化利用,积极发展农村沼气,妥善处理生活垃圾和污水,解决一些农村地区存在的环境“脏乱差”问题,创建环境优美乡镇、文明生态村。


    3. 城市环境治理,全面实施城市污水、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污水、垃圾处理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对污染处理设施建设运营的用地、用电、设备折旧等实行扶持政策,并给予税收优惠。生产者要依法负责或委托他人回收和处置废弃产品,并承担相关费用。

    4. 新能源开发。我国经济发展已进入重化工业时期,对能源的需求将呈现高速增长的趋势。与此同时,能源供应约束严重,供需矛盾日益突出,能源安全已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首要问题。近虑加远忧促使我国政府重新审视能源长期发展战略,寻求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能源道路,大力开发水电、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已成为缓解能源压力、减少环境污染的重要措施之一。

5. 能源节约利用。据测算,到2010年,我国石油需求量为3亿吨,而同期国内石油的生产为2亿吨,缺口达1亿吨。目前,我国能源消费形势紧张,在高油价的大背景下,亟待树立能源节约意识。

 (三)环境教育

    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使人们感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和迫切性。但是,长期以来,学校正规教育中有关上述方面的内容极为稀少,所涉及到的环境教育基本上仅满足于环境知识的传递,而缺少对人类与自然环境本质关系的揭示,缺乏将环境问题与其他社会问题联系的分析,从而使得环境教育向技术方面倾斜。垃圾分类、绿色校园、节约水资源等等内容都可以成为环境教育的内容之一



 (四)灾害问题

    1. 灾害的预防。在1992-2001年的十年间,全球自然灾害导致超过622,000人死亡,20亿人受到影响。水文气象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估计为4460亿美元,占同期所有自然灾害总损失的约百分之六十五。尽管自然灾害无法避免,但是把灾害评估与早期预警相结合并采取预防和减轻灾害的措施能够避免灾害成为灾难。也就是说可以采取行动来大大减轻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社会经济破坏。

    2. 灾害预警。在灾害频发的今天,灾害预警可以有效防范灾害,降低灾害对人民经济生产和生活造成的损失。

    3. 环境污染引发的灾害。松花江水质污染,四川煤气田井喷等事故引发水体、大气的污染,进而影响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甚至导致大批居民迁出,事故发生地成为死城。近年来,由于操作不当引发的环境污染事故及其产生的后果得到社会的重视,如何防止事故发生,发生后如何将恢复环境,都是公众关心的问题

 (五)灾害预警

    1. 灾害应急机制的建立。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近期发生的严重低温雨雪冰冻灾害,给经济造成重大损失,给群众生活带来很大困难。政府要加强应急体系和机制建设,提高预防和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2. 灾害演习。教育部基础教育司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今年在天津、山东、福建、河南、吉林、陕西、甘肃、四川等8省市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小学安全教育中灾害预防演习安排较少,38.1%的教师报告学校从未开展过灾害预防演习活动,55.6%的中小学生从未参加过学校组织的灾害预防演习。在灾害频发的今天,应急防灾的教育与演习十分重要。

 (六)灾后重建问题

    1. 灾民心理重建问题。在一个巨大的打击之后,人整个就反应系统全部失灵了,叫“木僵状态”,就是反应迟钝,然后记忆困难。记忆空白,就是这是人整个感觉很迟钝,这个是需要一段时间要康复的。

    2. 灾后经济重建问题。5•12汶川大地震在经济领域所造成直接损失主要体现在资产(特别是不动产贬值)、人员、自然禀赋等要素上,重建的蓝图不能囿于城市规划的技术性问题,而要着眼于提升受灾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素质,坚持高起点、可持续、良性循环、和谐共生为原则,尽可能地一步到位,变输血为造血,避免走弯路,减少资源浪费。

六、政治与法律

 (一)政务公开

    1.政府公信力建设。“周老虎”是去年以来最受关注的公共事件之一。“周老虎”事件,是舆论监督的经典案例。面对汹涌的舆论监督,作为政府部门陕西省林业厅草率认定虎照为真并轻率发布是很严重的错误;在公众质疑声中意识到可能犯错却拒不承认则是更加严重的错误;而后又像无赖一样既不进行二次鉴定又不愿意认错则是大错而特错。令人欣慰的是,陕西省政府最终成立了调查组,既给出了真相,又作出了处理。“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虽然陕西省政府的查处来得晚了些,但也算是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政府的诚信及其形象。这既是一堂生动的政府诚信课,也是一堂生动的危机公关课。经过了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洗礼,陕西省以及各地政府的诚信意识以及危机处理水平应该会得到一次很大的提高。

    2. 审计结果的公示。审计监督是国家审计机关为维护国家财政经济秩序,促进廉政建设,保障国民经济健康发展,对国务院各部门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各部门财政收支、国有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事业组织财务收支的真实、合法和效益、依法独立进行的监督活动。审计结果对公众进行公示,是政府对公众负责的有效途径。

    3. 公众监督政府行为。在“周老虎”事件中,由于公众的参与,虎照的真假才得以水落石出,公众在事件方面的作用不容小觑。未来公众参与监督政府行政行为的方式值得提倡。

    4.行政传播的透明度。杨佳上海袭警案留给人们不尽的思考,在公众的不断追问下,上海公安局显得十分“沉默”,这种沉默造成公众的不满,甚至发生道德的偏移,称杨佳为“义士”,作为事件的主体,上海公安局有必要向社会公示案件办理的进展,通过有效的方式防止因信息不对称造成的社会舆论谴责。

(二)行政流程的简化

    1. 行政流程繁琐,企业反映,政府部门的审批、验收、报送数据、缴纳费用的程序虽然进行的一定的简化,但有的程序仍十分繁琐,比如工伤审批的周期从申请到审批完成要3个月的时间,建议部门之间进行联合,简化行政流程,提高工作效率。2. 企业报送数据的重复问题,不同政府部门之间,同一部门不同科室之间报送数据有重复的现象,同时报送数据的流程、时间、周期对于企业运营来说,存在不方便的地方。

(三)反腐倡廉;

    1. 限制公权力滥用。成都一个人喝了酒和警察发生了一点争执,被警察把两条腿给打断了。湖南某地一名工商管理人员收管理费,卖菜的小贩说早上还没卖到钱,就抬腿一脚,把卖菜的给踢死了。大学生孙志刚,就因为没有带证件被抓起来。在全国政协社科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法学家梁慧星教授对政府部门存在的上述滥用公权现象提出了激烈批评。这些严重损害人民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公职人员违法行为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国家制定民法典,通过一部完善的、进步的、科学的民法典向整个社会,特别是向政府、领导干部和公务员灌输私法观念、私权观念,约束国家公权力的行使,限制公权力的滥用,使政府真正实现依法行政。

    2. 腐败问题。反腐败问题一直是论坛关注的热点,也是全社会关注的问题。反腐败是个大工程,荡涤腐败,清明社会,需要更多人的意见和智慧。

(四)普及法律

    1. 中国公民的法律知识缺乏,一个人如果不懂得一些基本的法律,一方面容易犯一些错误,甚至连自己犯了错也不知道。另一方面当自己遇到问题的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国法律普及率低,尤其是与公众工作生活密切相关的法律的知晓率远低于发达国家,尤其是农民工、妇女等弱势群体,法律保护自己的意识的行动都存在欠缺。

(五)法律援助

     1. 法律援助的有效性,根据《法律援助条例》,法律援助工作主要在诉讼阶段。但法律援助的对象都是困难人群,漫长的诉讼程序所消耗的财力、物力使大部分困难人群难以承担。由于农民工与用工单位在知识、经济等条件上不对等,很多进入诉讼程序的诉讼案件因农民工举证不足而败诉。如何建立有效的法律援助体系,帮助弱势群体取证、监督,需要各界的支持。

    2. 青少年犯罪,一份来自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表明,近年内,青少年犯罪总数已经占到了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其中十五六岁少年犯罪案件又占到了青少年犯罪案件总数的70%以上。校园暴力事件不断发生,在校学生的犯罪率呈上升趋势,社会应该怎样来面对?

(六)中国法律清理与完善

    法律是一种不断完善的实践,虽然可能因其缺陷而失效,甚至根本失效,但它绝不是一种荒唐的玩笑。我国现行的不少法律条文存在瑕疵,缺乏操作性和科学性,严重影响了法律的公正和权威。“中国的法制进程很快,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立法质量不高的劣法、笨法。而如果要形成一个成熟的有中国特色的法律体系,就必须对这些不发挥作用或限制社会发展的劣法进行一次大规模清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周旺生有所期待。 2008年4月1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将这一众人期待的行动,列入了新一年的立法工作计划中。

    1. 知识产权相关法律的完善,“百安居名誉权纠纷案件”、迅雷诉讼案、中国盗版市场问题,一系列的事件说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存在很大的漏洞,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知识技术创新,新专利技术引进等工作,也在世界上造成不好的影响。在中国推进知识产权保护工作,首先需要建立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

    2. 新劳动法中“无固定期合同”引发的经济和就业问题,2008年1月1日生效的《劳动合同法》中的“无固定期限合同”等问题引发了社会的普遍关注。一方面公众认为新劳动法倾向于保障劳方利益,是值得提倡的;另一方面有人提出,新劳动法“维护懒人”企业经营成本加大,劳动法规定过严将引发“避法潮”,难以真正保障劳方利益。新劳动法出台,企业和劳动者各自出对应措施,辞退潮、拒签潮等问题随之引发社会讨论。

    3. 新劳动法下的劳资关系的协调。2008年6月6日,在安徽省铜陵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3次会议上,该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陈玉国向会议作了《劳动合同法》执法检查情况的报告。检查报告显示,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后,总体上情况良好,但超时加班和不依法支付加班工资现象仍较为突出。有的企业经营者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用计件工资变相掩盖超时加班的违法行为,劳动者靠延长劳动时间来获取劳动报酬。在部分民营企业中,存在将政府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变成最高工资标准,不区分正常的法定工作时间的劳动报酬和加班时的劳动报酬、压低人工成本、提高劳动定额等问题,直接导致职工收入偏低。

    4. 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三者之间的关系。我国法律的效力等级决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三者之间,不仅它们调整的社会关系的范围是有区别的,而且它们的效力也是不同的。它们的效力等级由高到低依次是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有些地方性法规存在违反宪法,违反行政法规的情况,规范地方性法规需要关注

    5. 物权法出台带来的变化。2007年出台的物权法首次确认了物权的类型,明确物权保护方法手段等一系列的问题,划清个人(社会)和政府各自行使权利(力)界线。物权法的立法给行政执法、依法保护集体和个人财务、房地产等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和工作契机。

    6. 劳动保障法律法规的完善问题(《劳动法》、《就业促进法》、《行政许可法》、《劳动争议仲裁调解法》)。全面贯彻落实《劳动法》、《就业促进法》、《行政许可法》、《劳动争议仲裁调解法》等国家有关劳动保障的法律法规,完善行政执法监督机制。进一步公开劳动保障业务工作流程、职责范围、服务标准等内容,接受广大群众及社会各界的监督。

    7. 互联网法律的建立与完善。随着我国网络的不断发展,由互联网引发许多问题和纠纷,比如域名抢注、网民言论、网上著作权、电子商务诚信、网络病毒、网络犯罪等问题凸现,如何在不影响网络发展的情况下维护网络安全,网络立法成为公众关注的民生问题。

    8. 量刑标准的判定。许霆取款案量刑过重,公众质疑判决的依法性和公正性,法律是规范社会的一个工具,法律并没有必要非采取置人于死地或用许一生的人身自由来赎罪才能达到规范的目的。因此,法官在量刑的时候应该考虑惩罚的效果,中带你在于给犯罪分子悔过的机会,尊重人权。

    9. 公益诉讼问题。“公益诉讼”,主要是指:在现实生活中,公民以个人名义进行“公益诉讼”的行为。2005年8月3日,因收取“进津费”,李刚博士状告天津市政工程局一案,开庭审理。由这个案件开始,“公益诉讼”这个话题吸引着人们的眼球,成为时下很热的一个公众话题。

 

 

发件人:"James Zhu" <jameszhu@bellsouth.net> 收件人: "James Zhu" <jameszhu@bellsouth.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8-08-07 05:48:58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荣辱烟云。。。

    学渊评:翦伯赞是一个有文采、有锋芒、很骄傲,会骂人,人缘不周到的人,他能得志于‘马列主义者’之誉,是因为五十年代大家还不识‘马列主义’的深浅,早知今天它是个‘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主义,那一切辩证唯物、阶级分析、组织关系、荣辱烟云,自然统统都是狗屁。一九五七年他与吴晗率先反击‘右派’,当然都是周恩来同志主持的‘组织安排’,文革中他们双双遗言‘万岁’而委屈自尽,又是马克思主义者在得意的年代为自己挖好了陷阱。

邻家小儿回忆翦伯赞

周启博

2008年8月

    今年是翦伯赞教授一百一十周年冥诞。一九五二年,家父周一良因院系调整从清华历史系调到北大历史系,全家住进北大教授宿舍燕东园二十四号北侧,南侧是生物系李汝琪教授一家。相隔三个小楼的二十八号是翦宅。从一九五二年到一九六八年的十六年中,周与翦在燕东园为邻,在历史系同事,翦任系主任,周是副职之一。那时北大附小在北大校园内,我上下学路遇翦夫妇散步,自然称伯伯,伯母。 (图:翦伯赞与夫人戴淑婉)

“翦伯伯”来头大

    在我这个邻家小儿心目中,翦伯伯比燕东园其他几十位伯伯“来头”大。原因有以下几条。

    (一)燕东园的二十余座小楼抗日期间曾是日本军官住宅,我家搬来时已经颇为老旧。门窗油漆剥落,地板开裂凹陷。每个小楼住两家教授。例如二十三号住过地球物理系李宪之,中文系游国恩,二十六号住过哲学系洪谦,西语系吴达元,二十九号住过经济系周炳琳,赵乃抟,等等。只有翦一直是一家独居一座楼并有专车,而且在原有建筑外另建了几间房作车库,司机和厨师住房,楼南面加盖了有敞亮玻璃窗的大房间,是历史系派给他的助手杨济安等五六个人的工作间。翦夫妇去世后,北大历史系曾用二十八号安排过多位历史系教授,时常三家共存,邵循正,商鸿逵,梁志鸣等教授都曾住过。家父有时差我去翦家送信取物,得以进入客厅。我曾很羡慕翦宅客厅新地板的平整光洁,猜想脱了鞋踩上去一定很舒服,因为我若赤足走自家地板就有木刺扎脚。

    (二)燕东园还有过其他有“来头”的住户,例如曾住三十七号中文系杨晦有五四赵家楼放火和抗日文学的经历;四十一号的文学研究所何其芳有领导延安鲁艺的功绩;三十一号的哲学系冯定则有莫斯科中山大学,新四军和抗大的资格,冯住家中甚至还有带枪警卫(就好安心做学问了,学渊评);但他们都没享有翦宅的待遇。

(三)那时燕东园教授外出,或步行或骑车,偶尔坐人力车。园内少有汽车行驶。各户家长大约因此忽视教育孩童躲避汽车,翦的汽车就因此出了事。燕东园被一条无水沟分成东西两部分,由一旱桥相连。翦宅在桥东,汽车出行必过旱桥。桥面高出路面约一米。骑车者到此需步行推车上下桥两侧陡坡。有关交通部门没有在桥头安装反光镜之类安全设备,汽车从一侧陡坡上桥时司机无法看到另一侧路面情况。

经济系樊弘教授的外孙在桥的一侧伏地玩耍,不幸被翦的汽车轧死。樊在一九四九年前高调反对国府,人称“民主教授”。据说国府机关放风要对樊不利,樊夜间乘三轮车回家疑有人跟踪,曾高喊“我不是共产党”(是敢向国民党发特务脾气,学渊评)。一九五○年樊入中共后转为低调,历次政治运动均不出头。这次外孙遇难樊也服从政府处理,不让组织为难,好像接受抚恤了事(却无胆向共产党讨说法了,学渊评),而那座桥头依旧无安全设施。警察作现场调查时,要樊从家里拿一个枕头模拟小孩。樊当时年已六旬,体胖,走路姿势节奏类似京剧台步。那天家母曾到现场,她很久以后仍记得樊双手抱枕慢步走向桥头时的表情。

(四)我印象中的翦经常穿质地讲究的毛式制服,不苟言笑,所以装束和派头都象新闻照片中的高官。周对翦十六年一贯称“翦老”。我长大以后才明白称谓中姓氏加“老”字时两字的次序有讲究,“老翦”是同事朋友间平等叫法,“翦老”则是下级或晚辈对翦的尊称。历史系张广达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学渊注)告诉我,一九五○年代翦的党员身份尚未公开,却在校系两级一言九鼎。他们这些青年助教看不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去向历史系党书记夏自强告状说“翦先生骄傲”。夏立即纠正他们对翦的称谓和态度,说“翦老可是党外布尔什维克,你们一定要尊重翦老”,“组织”正式肯定了翦的“来头”。

到了文革开始时,“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刊登的批翦文章火药味越来越浓,历史系一些同人也跟风调整对翦的称谓,从“翦老”到“老翦”,最后变成“翦贼”。

二○○二年我读到巫宁坤教授回忆一九五一年燕京“忠诚老实运动”,其中记录翦代表党组织对不“忠诚老实”的巫训话,写得颇为传神:

人称“燕京摄政王”的历史系翦伯赞教授约我到他府上谈话。他也住在燕东园(当时巫住燕东园四十一号),别的教授这时都是两家合住一座小楼,他却是独占一座,而且因为他藏书丰富,学校正在为他扩建。我走进他的书房,果然四壁书架上摆满了线装书,足见主人学识渊博。翦教授坐在一张红木大书桌后面,招呼我在书桌前一张椅子上坐下。他一开口就是居高临下的口吻:“找你来有点公事,党组织委托我找你谈一谈你的自传。你交待了本人历史的轮廓,看你年纪不大,生活经历可不简单。我们党的政策是不追不逼,但是你要补充还来得及,特别是重大的遗漏。这是对你利害攸关的,我希望你不要错过这个机会……”他点了一支烟,对我吞云吐雾。

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个同仁竟然如此无礼,而且公然威胁,一下就把我惹毛了。我憋著气简慢地回答:“我没什麽好补充的。”“别着急嘛,别感情用事。我们每人都有一部历史,不管你是否愿意正视它。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相信正视事实,放下包袱,向党交待一切问题。你一定可以回忆你成人后的重大经历,特别是最近发生的事。比如说,你从美国回来,这本身当然是件好事,但是到底为什麽回国,又是怎样回来的呢?还有真正的动机呢?”“我已经在自传里讲得一清二楚。”“你是谈了一些。但是,你是不是可以拿回去再看一看,有没有什麽重大的遗漏要补充。我对自己的历史著作就不断进行补充。”“我没什麽好补充的。” “悉听尊便。你可以补充,也可以不补充,我已经说过,党的政策是不逼不追,但是你还来得及,嗯,……”“坦白?我没什麽好坦白的。我回国来不是来搞什麽坦白交待’的。翦教授,我失陪了。”(注1)

    这段描写与翦当时的身份地位相吻合。

“党外教授”敢示好“美帝”

    一九五六年翦与周二人去荷兰莱顿开汉学家会,当时周只是民盟盟员。中共惯例出国活动必须有党领导,因此翦的党员身份不言自明。一九五六年初翦率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访日,被崇拜马列的日本左派学人奉若神明。一九五六年夏,翦率张芝联,夏鼐和周一良去法国巴黎开汉学家会。时值冷战高潮,张芝联教授记得当时奉命与帝国主义划清界限,遇美籍华裔学人则动员归国。于是,中国代表在全体大会上对美国学者视而不见,小组讨论时有美国去的分会场中国就不去。东德代表则不回避“敌人”,有西德代表发言反对把马恩列斯理论奉为指导历史学的教条,东德立即起立反驳,酿成争吵。会场上两个阵营之对立给西方学者印象深刻。会后美国汉学界认识周的人都知道周去巴黎开了会,周常把手插在裤袋里的姿势与在美国时一样,可是在美时的熟人周却一个也不认识了。二○○六年,五十年前去巴黎的西方汉学家的弟子们出席上海国际汉学家会议,对张芝联说自己的老师始终记得那次会上中国代表不搭理他。周当时刚当上预备党员几个月,自然遵命拒不与任何美国相识接触。

    可是带队的翦老却背着周私下会晤了与会的美国学者欧文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周在波士顿就读哈佛时,拉铁摩尔任职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专攻中亚各民族和中国的历史文化。拉铁摩尔与哈佛汉学家费正清过从甚密,因此认识包括周在内的哈佛中国学人。拉铁摩尔在一九三七年六月曾去延安走马看花几天,一九四○年代曾在重庆任蒋介石政治顾问,其间与周恩来交谈十余次。

    在一九五六年中美敌对形势下,翦敢自己做主会晤拉铁摩尔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决定大约来自中共高层。张芝联教授告我,巴黎会议期间,夏鼐,周一良在会场附近中学住宿,翦以级别高下榻旅馆。张芝联通法语英语,负责为翦翻译并照料起居,因此也住旅馆。翦邀拉铁摩尔到自己旅馆住处密谈,张任翻译。寒暄过后,翦邀拉铁摩尔访华,拉铁摩尔感谢邀请,但说美国右翼指控自己亲中共,“红帽子”还未全摘掉,现在自己访华无助于改善中美间国家关系,因而举荐他人以自代。友好谈话结束,翦,张送客到旅馆前厅。拉铁摩尔正要出门,适逢周走进旅馆,与拉铁摩尔打一照面。周作为党员谨遵指令扭头不看“美帝”,殊不知“党外教授”翦老刚才正与这个“美帝”相谈甚欢。周因级别不够,自始至终蒙在鼓里。

识毛真面目

    一九五七年反右时,北大全校教职工右派一百二十人,历史系教师中只划了向达,夏应元,张广达三个右派,低于各系平均人数。张广达认为当时历史系党官夏自强,田余庆,荣天琳对同人未下狠手,应予肯定。翦笔伐右派时,在历史系只咬了向达一人,另外两个靶子雷海宗,荣孟源取自校外,这样既不过多吃窝边草又表现了反右积极性。周绕棺悼念自杀的右派好友丁则良,翦对周说“你对丁则良是真有感情啊!”,周把这理解成翦“有人情味”,我认为翦这样说主要是以此告诫周“勿因感情犯错误”。

    章诒和先生撰文回忆,翦在一九五七年对章伯钧先生指出毛要当皇帝(注2)。果如此,翦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周迟至一九七六年才悟出这个道理,而胡适,傅斯年则早在一九四○年代就已觉察毛的帝王之志。

“内蒙访古”印象深

    一九六○年夏,我去呼和浩特参加了少年(十七岁以下)篮球分区赛。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和昭乌达盟等队以青年顶替少年,我们北京海淀区少年队的初中生每战皆北。各队质疑年龄时内蒙强调自己队员都是贫苦出身,各队就不敢再深究。虽然球场惨败,但内蒙草原风光让我大饱眼福。我还买了一把蒙古族短刀,想象自己是十三世纪时的成吉思汗骑兵,横刀跃马驰骋草原,全程很是开心。一九六一年我上高中时,翦发表了“内蒙访古”。我因为自己去呼和浩特的经历,对他生动的历史地理描述很有共鸣,也很钦佩他的优美文字。光明日报历史副刊和其他史学杂志上的学术文章我多看不懂,唯独这篇我以为可读性甚高。爱好文史的同班同学也对此文一致称赞,甚至对我有幸与作者为邻表示艳羡,所以我对此文印象十分深刻。

被逼自杀

    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后历史系的首次斗争会上,正系主任翦未在场,于是副系主任周递补为行政干部第一斗争对象。以后两年中北大校园中大庭广众下对校长,系主任和教授的批斗,游街,劳改和体罚,据我所见所闻波及到翦的不多。翦以副校长系主任地位得免这类人格侮辱和肉体伤害,与他避免介入北大聂元梓派和反聂派的争执有关。周误信毛声称的“共产党人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在大会发言介入两派争执惹来大祸,与周相比翦是明智的。但是当毛逼翦说出不利于刘少奇的历史材料时,这点明智就救不了他了。

    一九五一年岁末,翦在自宅压迫一位姓巫的教授交待历史,巫说“我没什麽好补充的”,然后拂袖而去。一九六八年岁末,翦在自宅被一位姓巫的军官压迫交待历史,翦说“我没什么可以交代的了”,然后偕夫人自杀。这两个场景在冥冥之中有何联系值得玩味。翦的消息传出,我并不震惊。燕东园三十号的西语系俞大因教授早于一九六六年八月自杀,四十一号的数力系董铁宝教授也于一九六八年十月自杀,燕东园居住过的知识人里下一个将是那位伯伯,伯母?(二十九号经济系周炳琳的夫人魏璧在翦之后两个月自杀。)两年来所见的死亡已经使我麻木。我父母仍关在劳改大院,家中留下残废的姥姥。我自己被派遣黑龙江军队农场,几天后出发。因为自顾不暇,我甚至没有去翦宅看看或有所表示。黑龙江军队将我分发内蒙呼伦贝尔盟农场,因此又见“天苍苍,野茫茫”。繁重劳动之后我躺在牧草丛中仰望浮云,又想起“内蒙访古”。七年前翦写下这一名篇时是内蒙封疆大吏乌兰夫的贵宾,现在翦已不堪逼迫告别人世。我自己现在则是被军队“再教育”的学生,前途渺茫,自然意兴阑珊。

博古未必通今

    周在回忆文章中说“一天,杨济安同志偷偷告诉我,翦老夫妇双双自杀了。我大为震惊,心想他解放前经历过多少艰难险阻,都未被吓倒,何以如今顶不住。”(注3)这个问题不难回答:解放后的“艰难险阻”远比解放前为烈。翦是一个有才华的史学家,他以古鉴今,作出毛泽东和共产党代表历史前进方向的判断。半生已过,才发现博古未必通今,自己虽然纵览历朝兴衰,竟没看出自己选择追随的领袖只不过是又一个皇帝。因为上错了船却又无力改变航向,就只能自杀吗?学者能“顶住”并动笔为历史留下记录的确有人在。翦如有反思文章问世,当比他的“内蒙访古”更为精彩。为自己计,为历史计,翦本该咬牙活下来。

    注1 巫宁坤“一滴泪”2002年7月版第一章游子还乡23页
    注2 章诒和“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忆父亲与翦伯赞的交往”
    注3 周一良“毕竟是书生”70页


   《新世纪》附录:

    翦伯赞(1898-1968)中国历史学家。湖南桃源人。维吾尔族。一九三七年入党。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被划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夜,与夫人戴淑婉同时在北京大学含冤弃世。翦伯赞自杀震惊中南海。翦伯赞对进行逼供的中央专案审查组第一办公室“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副组长巫中说:“我的手只有这么大,我能掩尽天下耳目吗?”“我告诉你们,我不知道的事,不能随便乱写,我要实事求是。坐监牢狱,我不怕。国民党时代我不怕坐监牢狱,今天我更不怕坐监牢狱。我死都不怕,还怕坐监牢狱吗!”化验结果,确定为:“速可眠中毒。”遗书三呼毛主席万岁!

一九七八年九月一日平反昭雪。
 

 

历史学家翦伯赞之死

《心坎别是一般疼痛——记父亲和翦伯赞的交往》(节选)

章诒和


    和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一样,像燕京大学这样的教会学校也是必须改造的。改造的方式就是拆掉。

    “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令父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九五二年在官方进行高等学校的院系调整过程里,郑天挺被调到南开大学,清华历史系资格最老的雷海宗⑼教授,也被弄到了南开。接替郑天挺出任北大历史系系主任的,不是别人,正是翦伯赞。作为翦伯赞的老友,父亲为他高兴,但同时又很替郑天挺惋惜,对母亲说:“郑天挺从二十年代起,便在北大任教。三十年代,就任北大秘书长。抗战胜利还是北大秘书长,兼任史学系主任。史学功底比老翦深,可南开的学术环境怎么能跟北大比?可惜呀!他搞的不是马列主义史学,位子自然要让给老翦了。”

    记得中学毕业的我决定报考大学文科的时候,父亲还说:“除了报北大历史系,你还可以报南开历史系嘛,那里有个郑天挺。”
我问:“他的学问有什么好?”

    父亲说:“他的学问是遵循严格的治史之道训练和积累起来的。特别是清史研究,如果你要想知道清朝的礼仪、习俗,皇室的氏族血统和八旗兵之类的问题,就去请教他。”

    父亲还拍着胸脯说:“要是考上南开历史系,我就修书一封,让你去做郑天挺的入室弟子。”

    “干嘛要入室?”

    “入室弟子和一般授课,质量是大不一样的。”

    郑天挺前脚刚走,翦伯赞即到北大赴任。上任之初,曾担心自己领导不好这样一个由三部分人(胡适旧部、蒋廷黻旧部、洪业旧部)合成的北大历史系教师队伍。但翦伯赞是统战高手,有调和鼎鼐的功夫。

    很快,系里的工作就上了轨道,大家相处也还不错。当然,经过院系调整,包括北大在内的高等院校之所以依据中共的意志恢复了秩序,还有另一层原因——那就是通过政治思想改造学习运动,批判亲美、崇美、恐美思想运动和三五反运动,高级知识分子已无人存有抗拒新领导的胆量和勇气了。再说,他们之中谁不想保住教授的饭碗呢?后来,父亲问向达。向达大叫冤枉,说:“谁敢给这四个人设鸿门宴!何况,我也不会去当舞剑之项庄哇。”父亲认为向达讲的是老实话。翦伯赞在行政领导工作方面还是顺利的,无论老、中、青,他都能善处。但教学业务方面则显现出和北大老教授的分歧。一九五二年秋季,系里讨论如何编写中国古代史教材讲稿。他主张按照自己的《中国史纲》的框架模式去编写,任何朝代都先讲经济基础,再述上层建筑;在上层建筑领域,先讲政治,再说军事、科技、文化。但不少教师心里是反对的,觉得凭空地先讲一些经济现象,反倒使历史的脉络变得模糊不清,应当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社会的各种因素揉和在一起,做综合性论述。为了让翦伯赞放弃自己的主张,聪明的邓广铭搬出了由斯大林亲自定稿的苏联官方颁布的一个关于怎样讲授历史的决议来。那上面明确写道:不要把历史讲成抽象的社会发展史,而是要严格依照历史的年代顺序,具体讲授那些丰富又具体的历史事实,历史现象,历史问题,历史人物等等。“苏联老大哥的权威毕竟高于翦伯赞的权威,这场争论就因此而结束了”⑽。

    把宽阔宛转的历史之河,拉扯成一条干巴粗糙的社会发展线,其教学效果可想而知。我的好友、五十年代就读于北大历史系的曹女士说:“那时,老师讲中国古代史,总是经济基础、阶级斗争、农民起义那一套。讲文化很少,甚至不讲。但也有例外,邓广铭先生讲唐史,就介绍了元稹的《会真记》,还兴致勃勃地吟诵了其中的诗句——‘自从别后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不为旁人羞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同学们听得都入了神。我当时就把这首诗记住了,一记竟是四十多年。”在把一部历史削成一根冷漠树干的时候,邓广铭的授课,无非是修复出纠缠的枝叶罢了。

    一九六二年,雷海宗去世。噩耗传出,令所有听过雷先生课的人,无比哀痛和惋惜。这个学贯中西、博大精深的右派教授,同时能开“西洋近古史”、“西洋文化史”、“中国商周史”、“中国秦汉史”、“史学方法”等四、五门课程。这个从不备课、从不讲究教学法、想讲什么就讲什么的右派教授,以磁石吸铁的力量吸引着无数青年教师和学生。连学问好、资格也老的同行刘崇鋐都极其推重他,称其为大学问家。并对自己的学生说:“要好好听雷先生的课,他讲的历史课,有哲学意味。我做不到这一点。”⒂划右后的雷海宗,后来只在《历史教学》上发表一些教学参考性文章。去世的那年,他五十五岁。几年后,“文革”爆发,导火索是被史学家吴晗的一出京戏《海瑞罢官》点燃。火苗窜出,翦伯赞不明底细为吴晗辩护,对前来采访的《文汇报》记者说:姚文元的批判文章“牵强附会”,态度极粗暴,

    完全是对吴晗的污蔑和陷害。“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睹瓶中之冰,而知天下之寒。”史学家的翦伯赞,偏偏不知。没过多久,聂元梓的大字报吹响了文化大革命的号角。北大历史系第一个被揪出来、被批斗的就是翦伯赞。罪名是“黑帮分子”加“反动权威”。向达、邵循正、周一良、邓广铭、杨人楩等人也都统统划为“牛鬼蛇神”,打入牛棚。向达是右派,算有“前科”,受罪挨罚最多。他早有思想准备,曾对家人交代:如有三长两短,不要意外和惊恐。果然,于数月后,死在劳动场所。发病时,北大革命师生无人为其呼救。那里,也无医院。死讯传出,父亲闻而恻然,哀叹不已:“是我害了向达。没有五七年的事,他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翦伯赞仍在北大。萋萋之纤草,落落之长松。他像草又似松,在寒风中苦苦挣扎。只要能挣过来,再不幸,也值得。社会的凉薄残酷,人生的孤凄无援,都掩埋于恬静、坚毅而又苍老的外表之下。一次,孙儿翦大畏从南方跑到北京去探望他。进门便喊:“爷爷。”他坐在椅子上,头也不转,只问了一句:“是大畏吧。”便不再说话,像一尊佛,参透了生死贵贱和荣辱。

    一九六八年十月,在中共举行的八届十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在讲话中说,对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也要给出路,“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无产阶级的政策。”老人家还以翦伯赞、冯友兰为例,说,今后还得让他们当教授,不懂唯心主义哲学就去问冯友兰,不懂帝王将相历史,便去找翦伯赞。又言,今后在生活上可以适当照顾。北大军宣队在向冯、翦传达了“最高指示”后,还把翦氏夫妇迁移到燕南园的一幢小楼,独家居住。他俩住楼上,派了个为他们服务的工人(杜师傅)住楼下。这时,谁都以为翦伯赞被毛泽东解放了。翦伯赞也以为自己获得了解放。

    万万想不到:没过一周,致命之祸降临到他的头上。致命之物不是别的,正是翦伯赞长期从事的“统战”。可以说,他为统战献身,统战让其送命。事情曲折复杂,核心是关于刘少奇的定案问题。一九六八年尚未废黜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已内定为“叛徒、内奸、工贼”。具体罪行之一是曾与蒋介石以及宋子文、陈立夫勾结。三十年代在蒋、刘之间周旋的人,就是諶小岑、吕振羽和翦伯赞等人。于是,他就成为刘少奇专案组所搜取的有关此事的证据,或许还是唯一的证据。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四日刘少奇专案组的副组长,一个叫巫中的军人带着几名副手,气势汹汹地直奔燕南园。巫中向翦伯赞指明开始于一九三五年的国共南京谈判是刘少奇叛卖共产党的活动。翦所讲述的事实真相,巫中予以否认,并说:“这个罪行党中央已经查明,判定刘为叛徒、内奸、工贼。不久将在“九大”公布。你只要就这件事写一份材料。加以证明,再签上字,就没你的事了。”⒃翦伯赞再次否认那次谈判刘少奇有阴谋活动。最后,巫中说:只给你三天的机会。三天后我再来。

    十二月十八日下午,巫中带着一群人又来,审了近两个小时,翦伯赞拒绝作出违反事实的交代。巫中猛地从腰中拔出手枪,往桌上一拍,说:“今天你要不老实交代,老子就枪毙了你!”翦伯赞闭口不语。巫中冲到跟前,把手枪顶在翦伯赞的鼻孔底下,大吼:“快说,不说马上就枪毙你!”革命一辈子的翦伯赞,从未经受过如此恐怖的革命。他却依旧回答:“我没什么可以交代的了。”为了继续恐吓他,巫中拿出笔记本写了几个字,交给同来的人(所写内容是叫他们先回家吃饭,再开车来接自己)。让翦伯赞误以为是叫人来实行拘捕。即使如此,在巫中独留的时刻,他依然拒绝交代。尽管巫中空手而归,翦伯赞却已有轻生之念。他大惑不解的是:毛泽东说要给他出路,事实上的生路又在何方?原来都是假的,虚的,空的!绝望之心,生出决绝之念。

    第二天,人们发现翦伯赞夫妇服用过量“速可眠”,离开了人世。他(她)俩平卧于床。二人穿着新衣服,合盖一条新棉被。在翦伯赞所着中山装的左右口袋里,各装一张字条。一张写着:“我实在交代不去(出)来,走了这条绝路。我走这条绝路,杜师傅完全不知道。”

    另一张则写着:“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一个坚毅顽强的人,就这样骤然消失。翦伯赞的马克思主义史学成果可能多有不足,但他的灵魂洁白如雪。古人云:进不丧己,退不危身。进不失忠,退不失行。——这是一个很高的行为标准和道德规范。绝大多数人是做不到的。翦伯赞做到了,以生命为证。贤淑娇小的戴淑婉也跟着走了。几十年来,作为妇道人家,柔弱的她只存在于小家庭。但在人生结尾处,竟是那么地耀眼。“柔软莫过溪涧水,到了不平地上也高声。”她以死鸣不平。

    翦伯赞的自杀和字条,又像个死结打在我的心口,一直想解开,又一直解不开。对此,我请教了许多人。解释也是各种各样。翦伯赞的死,是对以暴力做后盾的中国一系列政治运动的无声抗议,更是对眼下这个以暴力为前导的“文革”的激烈反抗。而手书的“三呼万岁”又是什么呢?——是以此明其心志,为子女后代着想?是对文革发动者的靠拢,在以死对抗的同时,表示心的和解?抑或是一种“我死你活”、“我长眠、你万岁”的暗示性诅咒?我总觉得翦伯赞不同于老舍,也不同于邓拓。他的手书“万岁”一定有着更为隐蔽和复杂的内容。

    一天,我拿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去问陈徒手。研究当代文学的他翻查过大量的“文革”资料。他说:这是中国知识分子“文革”中自杀的标准格式。我想:需要多么酷烈的力量,才能将一个史学家的体魄挤压到标准格式里!

    翦伯赞的骨灰抛撇于何处?据说,北大当时的负责人是决定要保存骨灰的,可派出的执行人在火葬场填写的“骨灰处理”一栏中却写着“不要骨灰”。孰真?孰假?至今无人说明。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二日,官方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骨灰盒里放着三件物品:翦伯赞常年使用的老花镜,冯玉祥将军赠送的自来水笔,他与老伴戴淑婉的合影。

    翦伯赞的学生不少。其中一人是学得不错的,师生关系也密切。“文革”爆发的一刻,此人贴出大字报,标题是《反共老手翦伯赞》,旁边配有漫画。画的是翦伯赞抱着一部《金瓶梅》,嘴里流着口水(注——那时,北大一级教授可购买一部《金瓶梅》,翦为一级教授)。官方正式给翦伯赞平反后,此人撰写长文,题目是《我的恩师翦伯赞》。逼死两条人命的巫中,受“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他大概还活着。

    “甚西风吹梦无踪!人去难逢,须不是神挑鬼弄。在眉峰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这是《牡丹亭•闹殇》里的杜丽娘于夭亡前,悲情苦境,触目酸心的咏唱。《牡丹亭》是令我百读不厌的古典剧作,尤喜以苦境写苦情的“闹殇”一折。汤显祖笔下的这个美丽少女甘愿付出生命作代价去到阴间,以换取不受强制性社会束缚的行为自由。杜丽娘的形象至今作用于我对生活的感受和理解,这其中就包括对像储安平、傅雷、翦伯赞这样一些——以生命换取自由的父辈的理解和感受。

 

 

孙维世的故事

----女犯•夜半歌声

张郎郎

  一九六八年八、九月份,我从北京看守所的“K字楼”搬到了五角楼。在这个时候,在我们楼下的牢房里有个女犯不断的喊口号:“打倒野心家,保卫毛主席!”或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为这她没少挨打。听声音就知道:不一会儿还给她套上胶皮防毒面具,那东西不能戴得太久,一会儿就憋得喘不出气了。刚给她摘下来,她又喊:“真理是不可战胜的,野心家爬得再高,总有一天会被戳穿。”“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

  她又被折腾、毒打,每天都是这样。有时候,半夜里看守都折腾累了,跟她同屋住的犯人也没劲再打她了。这时,她就小声的唱歌。有时会唱很久,直到哪个打手缓过劲来,再接着收拾她。她唱许多俄罗斯名歌,也唱《我们是民主青年》、《酸枣刺》、《行军小唱》等中国歌曲。至今我还记得她那远去的歌声:

  “叮叮格儿,咙格儿咙;叮叮格儿,咙格儿咙。战士们的心哪,战士们的心在跳……”

  当时和我关一个牢房的是外交部的造反派头头刘焕栋(信使)、李兰平(机要员),小李是四川的高干子弟,在揪斗陈毅元帅的时候,小李在后台负责看守他。陈老总还和他聊了聊天,好像和他爸爸还认识……。

  有天晚上,那女犯又唱起歌来,我悄悄地问小李:你猜她是什么人?小李说:肯定是干部子弟,或者是个干部家属。一般的人不会说这样的话,唱这样的歌。我说:这咱们早就这样讨论过,我是让你猜她是谁?

  他想了想,说:现在抓了那么多人,咱们怎么猜啊?我说:会不会是孙维世?人们都听说她让江青给抓起来了。小李想了想说:“不会吧,如果是她,应该 关到更高级的地方。”他是指她至少得关到秦城。当时我想他说的也有道理。

  十年以后,我刚从监狱放出来,就去上海看受我连累也关进监狱十年的郑安磐,他父亲剧作家郑沙梅先生,三十年代在上海左翼作家联盟活动的时候,认识张春桥和江青。我们被抓的时候,郑老先生已经被专案组抓起来了。所以抓郑安磐的目的也是要让他坦白交待:是谁讲给他关于当年江青在上海的这些传闻、这些“反动谣言”?

  在安磐家见到了孙维世的侄女孙冰,我们自然的谈到孙维世之死,我就告诉她,我在五角楼的那段故事。她和小李子的想法一样:“不会吧?我想姑姑准是关在秦城监狱。”我想也可能是这样,连叶浅予、黄苗子、郁风这些三十年代知名的艺术家都关在秦城,何况是孙维世呢。当时孙冰就说,她准备写一本书,记念爸爸孙泱(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和姑姑孙维世,为他们伸冤,这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

  她也劝我写本书留下一个历史记录。那时,中国的政治气候还没有稳定下来,所以我说,我要等一等,再看看,等我想好了,会再来找她谈,好好交流一下。孙冰说:下次你来上海,也可能找不着我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你要搬到外地去呀!”

  “我在上海也是住在一个远亲家,我都怕在北京不安全,那些过去的打手和刽子手,他们现在慌了。你哪儿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咱们要追究这些历史罪行,万一他们狗急跳墙,谁能保证他们不会杀人灭口。我现在就在设法出国去探亲,你也得好好想一想。”她说。

  她这一席话,使我后脑勺阵阵凉风。我想起来,北京公安局到现在还不肯消毁我那一大堆档案材料。和我们算是同一个大案子的司徒慧敏之子司徒兆敦(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青年教师)的档案就给销毁了。可是,他们说我“里通法国”的问题,还没有弄清,所以我的档案不能烧,这就是说还“留下一个尾巴”。

  我自此决定还是远走高飞,在死刑号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变成“失去自由恐惧症”的患者了,而如今自然变成了个职业世界流浪汉。二十年后,我在天涯另一隅的普林斯顿大学,遇见唐达献(作家协会的领导人唐达成之胞弟),一起聊当年的囹圄之灾,他说:“当年我也关在半步桥,你们比我们先进去的,是当时一号大案,我们是另一种大案进来的,说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

  我们自然的谈到当时在看守所里关了哪些人,都见了谁。我告诉他,我在五角楼的时候,有一次放茅,由于犯人太多,看守忙不过来,把另外一个号子的犯人也放进卫生间来,见到我在外语学院附中的同学夏书林,他指着旁边一个愁眉苦脸的中年人,说这是冯基平(北京公安局局长)的“副官”,当初给咱们这些未决犯计划每天粮食的定量,就是他干的,冯基平划勾的,这回跟咱们一块挨饿,古话应验了,这就叫“作法自毙”。当时我问这干部:是不是定量太少了。他苦笑着说:那时哪会想到呢?觉得未决犯反正不干活,八两粮食差不多了。没想到这么难熬。

  我又问他:那个在走廊里老喊“革命的同志们啊!”的那个人,准是和你一样,也是北京公安局的老干部吧?他默默的点点头。

  我看他好像什么都知道,就又问他:“那个唱歌的女的是不是孙维世?”

  他说:“也可能是。她三月份才进来,我们早就被打倒了。根本没权力去过问。我自己也觉着像。”叹了口气,接着说:“她这么闹,在这地方就活不长了。”

  我和夏书林也都这么想。在监狱里,这么折腾的人,被看守说成是“属家雀的”─这种鸟气性大,进笼子就扑腾,就撞杆,不是找死吗?没听说谁养得活家雀。此后,我们在监狱里的十年见过许多这样的真疯假疯的人,最后都死得很惨。本来那唱歌的女士住在我们楼下,她轻声的夜半歌声,都字字入我耳。

◆《保尔•柯察金》女导演

  我小时候,老到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以下简称“青艺”)去玩,可是对孙维世的印象却很模糊,因为她和青艺延安来的那拨人,关系不是很密切。

  我和青艺的关系源远流长,一来爸爸在延安,有一度在青艺工作,他那时也喜 欢演戏,还演过苏联话剧《第四十一个》中的那个“蓝眼睛的白军军官”,所以青 艺的领导和明星都是他的老朋友;二来我的姐姐乔乔自幼就酷爱戏剧艺术,在延安 刚会走路就出台演戏,给第一个演白毛女的王昆配戏,她演“小白毛”。

  五零年,姐姐在育才小学,还没毕业就跑到中国青年艺术剧院,要求参加刚刚开办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儿童工作队”。当时,廖承志是团中央书记兼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院长,所以常来青艺和大家见面聊天。姐姐和青艺的领导吴雪、任虹、雷平等早就很熟,一直是叔叔、阿姨地叫。他们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徵求家长的意见。看爸爸拿姐姐也没办法,姐姐顺理成章地就成了这里的小演员。当时我家离青艺很近,一到周末,就把我带去玩,我也跟着叔叔、阿姨的叫。我见过孙维世很多次,在我印象中她很高大,也很爽朗。我那时才六、七岁,看所有的大人都很高大。

  印象最深的是,青艺举办《保尔柯•察金》的首场演出,你想想延安来的土八路在北京上演一出苏联老大哥的洋戏,由苏联留学回来的孙维世来导演,又由她的新婚丈夫大明星金山扮演保尔,还由金山的前妻张瑞芳(后来演电影《母亲》、《聂耳》、《李双双》而名声大噪)扮演女主角冬尼娅。这天没有卖票,请来许多高官名流和文艺界的各路人马。我爸爸、妈妈也都来了,我和姐姐缩在前排靠边的一个位置上。

  灯光慢慢暗下来,一下奏起了俄罗斯音乐,音乐声音慢慢弱下来,大幕缓缓升起,舞台上是一个青年人坐在那儿钓鱼的剪影,随着音乐、灯光渐亮,金山一点点地变成一头金发,穿着俄罗斯的套头绣花、灯笼袖的白衬衫,还没说一句台词,这异国情调就把大夥震晕了,全场热烈鼓掌。

  过去我们看海默写的话剧《粮食》那唯一的布景,就是放在地上的一个大木头箱子。汉奸四和尚就藏在箱子里,伪军队长李狗剩和八路军的队长坐在箱子上斗嘴,四和尚在柜子里百爪挠心,我们看得乐不可支……。

  就连当时解放区的重头大戏《白毛女》,我们觉得布景就相当复杂了,但和这正宗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有人小声议论:孙维世现在真够大度的,也不在乎舞台上的保尔和冬尼娅已经进入热恋状况啦。孙维世在台下从容地边看边写记录,非常认真和敬业。居然,台上出现了保尔和冬尼娅拥抱接吻的场景,虽然只有几秒钟,把观众全震糊涂了。

  全场鸦雀无声。多咱见过这个景?过去中国的话剧,尤其是八路军的戏里边怎么会有这样的景色,这也只有孙维世这个总导演才敢如此地出位。

  金山和张瑞芳又都是大红大紫的明星,给人们一个现场爱情表演。在当时绝对是震撼,据说后来有人建议他们意思意思就行了,别太刺大夥了。也就是他们这个话剧界的艺术金三角,才可以在刚刚解放的新中国舞台上,就如此飞扬地张开艺术翅膀而任意自由翱翔。

  我看完这个戏完全被迷住了,回家睡到被窝里,手里还拿着那张说明书,还在看那个演员名单,不断地唱那个孙维世填词的主题歌:

    在乌克兰辽阔的的原野上,
    在那静静的小河旁,
    长着两棵美丽的白杨,
    这是我们心爱的故乡。

  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这个曲子也是孙维世写的,长大以后才知道,这原来是一首乌克兰民歌《滔滔的德涅伯汹涌澎湃》,孙维世借用来当这个戏的主题曲。

  ◆上海剧团、蓝苹

  孙维世是烈士孙炳文的大女儿,孙炳文在欧州留学时就和朱德是铁哥们,朱德又把他介绍给周恩来,据孙冰说,他们三个青年当时就拜把子结了兄弟,好比是桃园三结义。

  回国以后,孙炳文在广州,周恩来南下和他秘密接头,孙炳文抱着五岁的孙维世,让孙维世看后边有没有可疑的跟踪,他们坐下来谈话,这机灵的小姑娘就给他们主动放哨,那时,她一直叫周恩来“周爸爸”,所以后来人们开玩笑说孙维世一九二六年就参加革命了。

  一九二七年国共分裂,孙炳文英勇就义。孙维世的母亲任锐女士带着四个孩子东躲西藏。孙维世十四岁的时候,妈妈把她托付给当时上海的左翼文艺团体东方剧社的领导人金山和章泯,后来又转入到“上海业余剧人协会”和联华电影公司。为掩人耳目给孙维世改名叫李琳。当时,这里聚集着中国最优秀的演员:金山、赵丹、陶金、魏鹤龄、顾而已、舒绣文、王莹、吴茵、蓝苹,还有小李琳。

  金山本人扮演过《夜半歌声》里的宋丹萍,轰动全国,是当时第一部中国恐怖片,广告上说:已经吓死了一个女郎,怕死的不要来看。越这么说观众更疯狂地要来看。

  主题歌《热血》一时唱遍大江南北:

    谁愿意做奴隶,
    谁愿意做马牛,
    人道的烽火,
    已燃遍整个欧州。
    我们为着博爱、平等、自由,
    愿付出我们的热血。
    甚至我们的头颅!

  金山的太太王莹是著名女作家,又是当时文化修养最高,处事为人最得体的电影演员。还有刚刚窜红的赵丹和蓝苹。蓝苹因在剧团里和王莹争演女主角连连失败,就无理取闹;同时她一会和赵丹的把兄弟影评家唐讷恋爱、结婚,一会又甩掉唐讷,唐讷自杀未遂,闹得满城风雨。剧团里大家对蓝苹都有看法,任锐女士让李琳少和这个“作风不好”的演员接触。

  蓝苹寂寞的时候,找小李琳聊天,没想到小李琳也应付了两句,就借故离开。 这大明星可动了肝火:连这小孩子居然也敢冷落我。后来有人说:江青有“记仇特异功能”。三十多年后,她把原来这个剧团的人不是抓起来,就是设法迫害致死。

  她的记性实在好。
  
  一九三七年,十六岁的孙维世和哥哥孙泱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要求去延安参加抗日。一来,也没熟人介绍,二来,嫌他们年纪太小,被拒绝了。孙维世不肯走,就站在门口哭。正好周恩来从外边回来,周恩来问明情况就说:

  “你年纪也太小了,回去问问你爸爸同不同意?” “我爸爸被国民党枪毙了。”孙维世说。

  周恩来忙问:你爸爸是谁?“孙炳文。”周恩来一听愣了,说:“你是小维世呀!我是周恩来。是周爸爸啊!”

  孙维世一下扑到周恩来怀里痛哭失声……。他们兄妹二人就这样被批准到了延安。

  孙维世去抗大党校读书,她十六岁,活泼、大方、漂亮,又能歌善舞,在延安成了众矢之的,当时延安抗日青年男女比例是十几比一。同年,蓝苹也到了延安。她俩在延安成了最亮丽的两朵花。

  ◆延安“大小姐”

  一九三八年为纪念“一二八”抗战,延安的文艺工作者演出了话剧《血祭上海》,由于江青在剧中扮演一个姨太太,孙维世扮演了一个小姐,从此以后人们就叫江青的绰号:“二姨太太”,叫孙维世的绰号:“大小姐”。

  当时抗大校长林彪就非常喜欢孙维世,只是她年纪太小,她只是觉得这是长者的关怀。而且,她心中只有“周爸爸”一个人的身影。

  孙维世一休息就去周恩来的窑洞,邓颖超也很喜欢她。孙维世叫她“小超妈妈”。据孙冰说:周和孙自然地产生了感情,已经超出了父女之情……至于他们“父女”到底“好”到什么程度,就难以考证了。中国从来没有那种“独立检察官”。

  这类事情属于隐私范围,除非“小超妈妈”非得对簿公堂不可,实际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不可能的。

  当时在延安,“革命”就意味着破坏旧制度,和旧习俗彻底决裂。所以在男女交往方面空前地开放。美国记者史沫特莱曾经对延安流行的“杯水主义”大为感慨,中国妇女性观念解放的速度使她震惊。

  邓颖超主动提出孙维世天天往这儿跑,最好正式过继她为契女。在大家都同意后,邓颖超给任锐女士写了一封信,说明这个意思。任锐当然喜出望外,自己的女儿认了这门乾亲,实在太幸运了。

  一九三八年,孙维世入党。很自然地作为周的女儿和延安的上层有了密切的联系,朱德为让兄弟在天之灵安心,把孙泱调来做自己的秘书。连毛泽东都很喜欢孙维世,似乎也当成自己的女儿。 这是孙维世的黄金时代。

  ◆莫斯科、林彪

  一九三九年七月,周恩来去中央党校讲课的路上,从马背上摔下来造成粉碎性骨折,中央决定让他去苏联动手术。在准备走的那天早上,孙维世赶到他们窑洞,说她也要和他们一起去,要去苏联上学。周恩来说:这要主席批准才成。孙维世转头上马,去找毛泽东。周恩来的飞机准备起飞的时候,孙维世直接策马跑到飞机跟前,手里挥动着一张毛泽东的亲笔手谕。

  她先在东方大学学俄文、学政治,然后去莫斯科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导演系学习。在卫国战争时期,她和苏联人民一起渡过了艰难的岁月。

  一九三八年三月林彪从阎锡山晋军防区路过的时候,被哨兵误伤,伤得很重,同年冬天来莫斯科养伤。当时延安的中央医院只是几口窑洞,药品还要靠宋庆龄等人的帮助辗转运来,医疗条件又能好到哪儿去?

  林彪来到莫斯科,在中国留学生中引起了轰动,因为中共第一次重创日军的“平型关大捷”指挥员是林彪,他成了民族英雄。留学生知道孙维世认识林彪,就让她去请林彪给大家做报告。

  林彪一来就坐在孙维世旁边,他平常很内向,这时却口若悬河,给大家讲战斗故事,给人印象非常平易、热情。后来大家再请,如果孙维世不在,林彪就提不起精神,以后索性就不来了。那些大学生顿时明白了,以后要请林彪一定得派孙维世去。

  林彪的太太张梅是陕北米脂县人,都说“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林彪当时娶了个当地的美人,应该很满意了。可是到莫斯科,张梅和孙维世一比就土得掉渣。张梅虽然文化不高,也相当忍让,一看林彪不高兴就打电话请孙维世来玩,孙维世一来,林彪什么毛病都好了。

  据说有一天,孙维世来看林彪,张梅去看她自己的朋友了。林彪请孙维世吃了饭,然后两人就出去散步。在白桦树林里,林彪向她诉说自己的婚姻已经亮起红灯,两个人悬殊太大,没有共同语言,最后向孙表白心迹,说:对你来说是件大事,你不必急于回答。

  孙维世一直没有回答,也没有完全拒绝。一九四二年林彪归国的前夕,郑重地向孙维世求婚,希望一起回国,共同奋斗。

  孙维世说:是毛主席、周恩来送我来上学的,我还得在这里学四年,现在半途而废算怎么回事,现在我不想别的,就想继续学习。

  林彪说:好吧,我先回去了,不管多少年,我都会等你。

  一九四六年,孙维世学成归国。同时回来的有李立三的夫人李莎和林伯渠的女儿林莉,到了哈尔滨,孙维世自然住在南岗的李立三家。她听说林彪就住在不远的地方,第二天,就跑去看林彪。可以说林彪遵守了诺言,回到延安就跟张梅离婚了;也可以说他并没有遵守诺言,他一九四三年就娶了大学生叶群,并且有了两个孩子。

  孙维世这时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当初她也没有给过他确切的允诺,现在只是来看看老朋友而已。林彪执意要设宴给她接风。

  李莎、林莉都参加了这次难忘的家宴。当时林彪是中共最强大的东北野战军(后改为第四野战军)的司令员。这个宴会比当时党中央宴会的规格不知高了多少倍。三个从莫斯科回来的活泼、开朗女郎谈笑风生,叶群当时身体不太好,就黄着个小脸静静坐在一旁。对比如此鲜明,沉静的林彪又心情不好了。叶群讨好的挟了一块鹿肉放在林彪碗里,林彪吼了一声:“我又不是没手。”叶群说不出的委屈。

  可她也不是傻子,什么都明白了。三朵花走了以后林彪接着大发脾气,叶群说了句暗示林依然喜欢孙的话,林彪就大发雷霆,拍桌子、摔板凳。

  孙维世离开哈尔滨去河北看周爸爸、小超妈妈。叶群越想越气,就用李莎的名义给孙维世发了一封电报,说:我们家不欢迎你,你不能再回哈尔滨。孙维世莫名其妙。后来,她见到李莎时问起这件事,才弄清楚这是叶群的移花接木之计。

  孙维世一笑了之。

◆所有的伟人都喜欢她

  在西柏坡周恩来见到孙维世,非常高兴,连毛泽东也说:这孩子大了。当领袖们去开会了的时候,邓颖超就对孙维世说:你也不小了,该考虑嫁人了。孙维世说:我不着急,等全国胜利以后再说吧。

  江青见孙维世就问:过得怎么样?还对她说:回来你就知道了,这里坏人很多,对我们母女都坏极了。你是周恩来的女儿,我是毛主席的夫人,咱们要团结起来好好收拾他们。

  孙维世觉得她心理一直有问题,就有意回避她,连主席那儿也不大去了。江青很气,说:“孙维世人小架子大。”

  一九四九年,毛泽东和周恩来要去莫斯科和斯大林会面,这是毛泽东有生以来第一次出国,江青要求一起去,毛泽东不许。而孙维世被任命为翻译组组长,还兼管中央的机要工作。火车一开,江青留在月台上,孙维世向她挥手告别,江青心里是什么滋味,没人体会得出来。

  毛泽东不爱坐飞机,从北京到莫斯科要走一个星期。据孙维世的近亲说,在路上毛泽东老要孙维世到他的包厢里去介绍苏联情况。在北京,江青约过几次孙维世,孙维世都借口工作太忙,没理这个茬儿。于是旧恨又加了新仇,而她却浑然不觉。中国是古国,古话全在理。孙维世留学没学过这些:什么“人怕出名猪怕壮” 啦,什么“宁可得罪十个君子,不可得罪一个小人”啦,等等。

  孙维世当时的大红大紫,无形中就在不断结仇。中共第一代领导人(包括烈士在内)的子弟们,哪有一个比得上孙维世的才华、孙维世的风貌、孙维世的艺术成就:她翻译了外国名剧《一仆二主》、《女店主》,导演了《保尔克察金》、《文成公主》、《马兰花》等;又和其他艺术家共同创建了实验话剧院……

  其它众多阿哥、格格无人能出其右。孙维世以后最有才华的应是叶剑英的女儿凌子,但似乎只有一部不错的作品《原野》;再有就是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写的回忆录,还是不错的;至于邓榕的大作《我的父亲邓小平》,只能说是一本好女儿写的书;陶铸的女儿陶斯亮也写过感人的回忆文章;也有不少人写了《我的爸爸……》,但都谈不上“才华横溢”四个字。唯有轰动一时的叶剑英义女戴晴,曾经在中国诧叱风云,但属于新闻界的名记者,还不是正宗的艺术家。

  孙维世的横空出世,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可谓一代才女。许多党的领导人对她都称赞不已。连罗瑞卿大将都说:这是我党培养的第一位戏剧专家,红色专家!

  光芒四射的星星在上下一片喝彩中自然得意非凡,得意必忘形。虽然她经常出入中南海,主要还是去西花厅,碍于大醋坛子江青的阴阳怪气,她就不怎么去见毛泽东,当时这样微妙的情感关系明明布满了定时炸弹,孙维世继续天真地误解,以为所有的伟人都喜欢她,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那时她真可以说: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我们不说谁说 ?我们不做谁做?江青后来刺她一句:说到底你还是个草包。意思是说,这么多名相大将都围着你的石榴裙转,你怎么糊涂成这样,下嫁一个戏子?

◆“戏子”金山

  孙维世在苏联上学太久,学糊涂了,对中国几千年的官本位制,几乎完全不明白,因为在她的眼里,只有一个“戏子”金山──

  金山十几岁就混迹于上海十里洋场,虽然没条件读书,可是聪明过人。照样学样,在蓝衣剧社混上个跑堂演员,可是人高马大、漂亮,富于激情,头脑灵活,口齿便捷,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是典型成功的都市边缘人。他几乎同时参加上海最有势力的两大帮派:青红帮和共产党。上海青红帮老大杜月笙认他为义子,共产党也需要这样能“混”的人,一九三二年就发展他入党。后来人们给他的小老弟赵丹取个外号叫“混世魔王”,可比起金山“混”的本事,赵丹就差了行市了。

  金山入党后,党内情报首脑李克农要他一定维持好和杜月笙的关系,因为蒋介石对杜月笙一直都毕恭毕敬。田汉、阳翰生策划、夏衍编剧的《赛金花》,洪琛导演,金山演李鸿章,王莹演赛金花,蓝苹只能演小妓女。这戏一炮而红,从上海演到南京,场场爆满。金山成为当时的“话剧皇帝”。

  他很快又变成社会名流,和蒋介石也都见过几面。这一切得到周恩来的激赏。金山本来想跟周恩来去延安,周告诉他:“你应该留在这里,争取到更多地方去演出,扩大知名度、扩大影响。” 周很明白,这混世魔王要是去了延安,等于压在阴山背后,就失去了他特有的魔力。

  金山心领神会,和《鹿鼎记》里边的韦小宝一样,暗自窃喜:“两边都是俺的人”。很快他和李宗仁、白崇禧就关系密切了,在这桂系军阀重金邀请下,率团南下广西。在桂林盛大出演,宣传抗日。金山得风借水,继续南下,先后到了云南、香港、新加坡等地,这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南洋巡回演出”。

  虽然一路异国情调大开了眼界,可是也被外国当局多方刁难,使演出不如金山希望的那样辉煌,使他扬威天下。可是他成功地向南洋富豪陈嘉庚等各地华侨为抗日募集了巨额款项。回到重庆后,周恩来对这次巡回给予大大的表扬,认为把抗日的风火点到了南洋。

  王莹知道金山风流倜傥,又混迹江湖,早晚也不是她的归宿之地,毅然和金山分手,自去美国留学。她心比天高,不甘心就此沉沦在演艺圈里,一心想当读书人,于是和地下党员谢和庚先生,一起远走高飞。据说,金山为此也伤心了一段,但他决不可能长久的寂寞。

  郭沫若的新剧《屈原》已经杀青,郭才子指定非要金山主演不可,王莹已经远渡,陈波儿、蓝苹等北上延安,于是选中了张瑞芳,由她扮演屈原的丫环婵娟。

  第二幕是郭沫若的得意之作《雷电颂》,纵观郭沫若全集,资料不少,研究不少,真正如闪电般才华的光芒第一次闪现于他的长诗《女神》,第二次就在这个当年的绝唱──《雷电颂》中闪烁出夺目的华彩。

  郭沫若有如此豪迈之文采,却没有同样豪迈的表述能力,只有通过金山浑厚的嗓音、激情的肢体语言,慑人的精神力量,才把郭沫若的梦想境界发挥得淋漓尽致。《屈原》的演出,造成了更大的轰动,金山成了不可动摇的话剧皇帝。小报上又大肆渲染王莹出走的花边新闻,金山周围一下围满了各种女性崇拜者……据报导有一位有脸蛋没脑子电影明星因为追不上金山而自杀……。

  金山的感情模式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日久生情。第一个有记录的女朋友易小姐,似乎是邻居;第一任太太王莹是和他同一剧团的女一号。现在他又自然地和张瑞芳坠入情网……他们闪电结婚。

  日本投降了,举国欢庆。国民党派出众多“接收大员”从投降的日伪手中接收大量的动产、不动产,许多人因此发了大财。著名导演蔡楚生拍了部经典作品《一江春水向东流》,描述一个原来向往革命者,后来因为混迹官场,腐化堕落,更当上了接收大员,一时得意非凡,数不尽的金钱、美女,他摇身一变,变成当代陈世美,电影结尾处白杨扮演的女主角伤心透顶,先是含泪托孤,然后就投江自尽……

  很多人说,这就是金山啊。原来金山真地变成了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去长春接收日伪的电影制片厂,当了厂长,还拍了一部电影《松花江上》。回到南京后,解放军的炮火已经打到长江边上。国民党组织和平代表团到北平和共产党谈判,代表团的代表有:张治中、邵力子、黄绍雄、张士钊、李蒸和刘斐;顾问是屈武、李俊龙、金山、刘仲华。一个共产党员变成国民党谈判代表团的顾问,可见金山多么能混。

  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成立那天,院长廖承志向大家说:“我向大家介绍的这位副院长,就是共产党的大特务金山。”

    当时,青艺的主要演员有两拨;第一拨都是从延安到东北,然后再来北京的老革命,总导演孙维世又是众所周知的红色公主;另一播是从“国统区”来的,也是白区的左翼艺术家。今天,看金山来参加这个开幕典礼许多人都不以为然,认为也就是党的统战政策,让他来这儿混碗饭吃罢了。要不是他和张治中等国民党要员一起留下来,表示愿意和共产党同舟共济,那么他这个接收大员早该抓起来了。 廖承志这么一说,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金山是隐藏了十七年的共产党员,金 山顿时身价百倍,成了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实际领导人。这是金山名利双收,一生 中春风得意的最高点。后来张治中见到他笑说: “金山,你真是个好演员。”

◆北京青年宫婚礼

    如今排练《保尔•科察金》,孙维世是总导演,金山是演员。金山深知一个艺术家没有作品等于零,他一进剧组非常敬业,认真排戏,琢磨角色,服从导演。这部戏是孙维世的处女,作一个二十九岁的姑娘导演这些大牌名星,真是麻秸杆打狼----两头害怕。经过共同的努力,认真的磨合,磨出了一台又大又洋的好戏。

  现在人们都不太清楚,这磨合的过程中的细节,没有人会去弄清。总之,戏排 好了,轰动北京;金山又离婚了,也轰动北京。 人们不知道是首演式之前,金山和张瑞芳就分手了,还是后来的事?当时一切 都在变化中,都在更新中,都在欢乐中,就连离婚也不被认为是难过的事,也是吐 故纳新嘛。

   也就是差不多的时候,戏剧界的神童吴组光和演员吕恩也离了婚。吕恩到我们住的小院去散心,我们后院就住着当年上海滩的大漫画家张光宇,那时经常有北上的新知故雨在这里聚会。 五零年八月八号,孙维世买了红玫瑰、蛋糕、蜡烛,跑到中南海西花厅,趁周 恩来夫妇没有回来之前,自作主张布置了一番。周恩来和邓颖超一回来莫名其妙, 孙维世才说:“今天是你们的银婚纪念日!”周恩来夫妇大为感动,可同时也知道 她必有所求。原来,周恩来坚决反对孙维世想和金山结婚的事。他倒不是不喜欢金山这个人,可是他知道金山风流成性,孙维世跟他会吃苦。再说,她的条件在中国当时应该是第一号种子,嫁给金山就委屈了。 这时候,周终于明白刀山火海也拦不住孙维世。这是孙维世第一个非嫁不可的人。

  一九五零年十月十四号,北京青年宫张灯结彩,金山和孙维世身着礼服在门口迎客,北京的各界名流纷纷来贺。赵丹也特地从上海赶来,同时,张瑞芳却飞向上海,离开这伤心之地。

  当邓颖超出现的时候,孙维世很激动,也很失望。邓颖超解释说:总理今天有重要会议,实在不能脱身。其实谁都明白,周恩来是不会来的。

  总理真是洞若观火,还有些幽默感,带来的结婚礼物使所有的人大吃一惊:邓颖超拿出一个薄薄的小包,让新婚夫妻一块打开。周围亲近的朋友都在静静围观,原来竟是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金山一看,就尴尬的笑了。大家都明白这是观音菩萨给混世魔王上个紧箍……。

  正在这时候,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来了三辆汽车。江青带着毛岸英、毛岸青、李敏、李讷四个孩子来了。许多导演和演员都是她当年的朋友或同事,可江青目不斜视,只和邓颖超打个招呼,然后跑去祝贺新人。好像其它人她都不认得。那时,她还没什么权力,只是摆着第一夫人的架子,于是大家也假装不认识她。孩子们在中南海憋得够呛,哪儿见过这么热闹的晚会,很快就溶入欢乐的人群。只有江青继续独自坐在沙发上冷落别人,自然被众人冷落。

  孙维世发现没人和江青说话,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大喜的日子,俗话说:不打送礼的人。她就走过去陪江青说话。江青问:

  “你怎么不去看我?”

  “有什么事吗?”

  “还不是想问问你和主席去苏联的事。”

  孙维世脸也变色了,但勉强忍住,一辈子一次的大喜日子,决不能为此扫兴, 就顾左右而言它。没人知道江青刺她这一招,是得到了快意,还是更难受?江青临走才拿出礼物,是一副很讲究的钩花被套。

◆金山风流到朝鲜

  周恩来没有看错。一九五一年,金山和文化艺术慰问团到朝鲜战场去,他在那面名头也很响,金日成很高兴他的来访。金山一激动就表示他要好好采访,然后写一部描绘中朝抗美的电影。金日成大为赞赏,让自己美貌的女秘书给金山当导游兼翻译。说不清谁先动了情,总之他们俩都“犯了错误”。金日成勃然大怒说:我们在洒鲜血保家卫国,你们却在这里腐化堕落。一怒之下,枪毙了那个女秘书。

  碍于金山是中国人,把他交给彭德怀。彭德怀请示北京,要借金山之头向金日成谢罪,周恩来连忙命令把金山押回北京处理。

  一到北京金山便被当众宣布:开除党籍、撤职查办。金山关在北影隔离审查,先拉回青艺批判,平常被他光芒刺伤的人,觉得感情被他伤害的人,都义愤填膺……。

  从中央到群众都等着孙维世的一句话,金山的命运就系于这一线。孙维世慢慢站起来走到台前,只说了一句话:“金山犯了不可原谅的罪行,我相信:这是他最后一次了!”

  人们都愣了,金山的命太好了。如果换了江青或者什么别人,金山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一般人的天性,都会因愤怒而失去理智,如果因为金山伤透了孙维世的心,她要出这一口恶气,周恩来决不会袖手旁观。

  金山被押回北影,孙维世给丈夫准备换洗衣服送去。在关押的几个月中,孙维世面无笑容,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到周末就去探监。上级也明白孙维世的心意,可能是俄罗斯文学的影响,她的所作所为已经不符合新中国的国情了,最后,公安部长罗瑞卿发话:金山不用审查了,他就那么点生活问题,让他去劳动锻炼吧。

  金山终于回到了家里,向孙维世负荆请罪。他死里逃生,当年不可一世,如今“夹着尾巴做人”。

  等他们后来搬到北京饭店西边南夹道,当年皇城里的古建筑里,这个大院也住着雷平等青艺的领导。孙维世把最南边隔开来,变成一个单独的小院子,这可能是当时中国最奇怪的一个家庭──通天的“红色公主”和一个在石景山钢铁厂劳动改造的“附马”。这段时间,他们和外人很少来往。孙维世去中南海也是独来独往。

  总理有时候也问:金山怎么不来了?孙维世说:他没脸见人。

  孙维世用心良苦。当时中苏关系还不错,文艺界还是拿苏联专家当圣人看,来了一位名导演维斯里,要在中国排一场契可夫名剧《万尼亚舅舅》。找了许多男演员都不能使这位导演满意,他问孙维世中国就没有更合适的男演员吗?孙维世就顺水推舟推荐了金山,维斯里本来就听说过金山。在他的要求下金山结束了劳动改造,回到中国青年艺术学院,成功的扮演了《万尼亚舅舅》,受到中外一致好评。

  虽然从此金山又回到演艺界,可是远不像过去那样辉煌。在艺术上他还在不断探索,自编、自演、自导了话剧《红色风暴》,他主演了施洋大律师,又一次轰动了话剧界,并被搬上银幕。但他只是一个演员了。

    周恩来一反常态,“自杀或灭口,值得调查。”

◆不理睬“江青同志”

  在那个时代,孙维世的确与众不同,她在大红墙内的子女们中间最有才华,最有条件,有可能成为政治、艺术双重的大红人。由于金山事件,她依然选择“为爱情牺牲”,牺牲了她政治层面上的机会。如果她和金山划清界线,毅然决绝,她可能在政治上步步青云。但她对红墙内的多数党内要员基本看不上眼,觉得他们改不掉农民习气,都变成大大小小的土皇帝,这似乎跟她在莫斯科所受的熏陶格格不入。她宁愿和政治中心,保持适当的距离,继续在优越条件下发展其艺术才能。

  一九六四年夏天,我和爸爸的老朋友鲁少飞的儿子鲁兰成,一起去看青艺的新戏《杜鹃山》,时间到了也迟迟不开幕,人们说:要等中央首长。我们气得要命,这个当官的也不按时来,害得我们久等。大约等了一刻钟以后,灯光才暗了下来,这时看到一群人在黑暗中慢慢走向贵宾席。开演后,我看那贵宾席上有一个人穿了一身黑衣,那在当时真是奇装异服了。我小声对兰成说:中南海里怎么还有这种怪物。他连忙叫我别胡说。

  就在这个晚上,江青在剧场休息时,召见了孙维世。后来孙维世回忆说:她第一眼没认出来是江青,以为是一个修女或者神父,因为江青一身玄色,还披着大黑斗蓬。

  江青的意思很清楚,最近她参与了京剧改革,也想参与话剧改革。她也知道话剧界人才济济,很多都是她的老相识、老同事或者她的老师辈,要参与话剧改革谈何容易?她对孙维世说:《杜鹃山》这出戏有很多问题,希望和孙一起拿这个戏作为试点,进行话行话剧改革。孙维世不卑不亢的说:

  “我现在已经调到实验话剧院了,来修改青艺的剧幕不太合适,再说,现在我准备到大庆去体验生活,也准备在话剧上有所突破,所以没有时间和您合作了。”

  孙维世的婉言谢绝,等于说,你江青对话剧根本就是外行。这更深地得罪了江青。江青最受不了的是被别人瞧不起。

  同年十月,孙维世参加周总理作为总导演的大型歌舞演出《东方红》的坐谈会,她刚刚坐好,江青突然来了,偏偏坐在她的旁边。这时候,毛泽东已经开始对文艺界表示很不满意,开始对舞台上老是帝王将相、洋人古人提出了“谁占领了舞台”的问题。江青又一次、也可能说是最后一次向孙维世发出邀请,或者说是一个最后通谍,她说:

  “你导了那么多戏,有没有问题呀?这回该到我那儿去了吧。”

  如果孙维世对政局的险恶有所了解,如果有足够的聪明会抓住这个机会向江青示好,虽然长远来看也不见得有好的结果,但至少有可能免除将来的杀身之祸。 孙维世照样对江青不予理睬,孙维世眼中只有总理一个人。这次的回绝使江青不再奢望把孙维世收编在自己的小团体中,决心等待机会加倍报复了。

  ◆江青打了周恩来一个耳光

  一九六七年九月,江青、陈伯达在接见北京大专院校红卫兵的时候,两人异口同声: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孙泱是坏人,是特务。江青补充说:他是日本特务,苏修特务和国民党特务。人们认为江青突然对孙泱发难,一是为了从他那儿打出来朱德的材料(从延安起孙泱就是朱德的机要物秘书),二是围点打援,整孙泱,孙维世一定会跳出来。

  几天以后,孙泱惨死在中国人民大学的地下室里。

  孙维世按奈不住悲愤,写了几封信。一封是给江青:孙泱决不是特务,死因可疑,要中央文革派人去调查;又给周恩来写信。这时候,孙维世不像过去那样可以随便去看周恩来,自己的哥哥突然惨死,若是往常,她一定立刻跑到中南海西花厅去,孙泱也是周恩来的义子。这时孙维世只能写信,一定是周恩来事先为了种种原因,不让孙维世随便来西花厅,可见周恩来当时的处境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孙维世给总理的信里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可是总理当时也没有能及时作出有效的努力。

  江青步步紧逼,十二月突然派人抄了金山的家,并把金山逮捕。

  江青和叶群私下达成这样的共识:我的仇人你帮我抓,你的仇人我帮你抓。江青明确表示,孙维世是她的仇人。叶群立刻说: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孙维世实际上早就是她们共同恨之入骨的情敌了。

  中央专案组在逮捕要犯或逮捕比较特别的犯人,都要周恩来签字。据我所知,在这时期周恩来签字逮捕的还有他的亲弟弟周恩寿,王光美的哥哥王光琦,还有我们几个学生等等。我想这些签字中最使他痛苦的可能只有一个人。

  据说抄家前后,江青截获了孙维世给周恩来或者是给毛泽东的一封信。在这封信里,孙维世希望毛泽东立刻制止江青的政治活动,因为被她迫害的人太多了。江青拿了这封信去找周恩来,愤怒指责周恩来纵容自己的干女儿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据孙的近亲回忆:当时江青为此打了周恩来的耳光。周恩来居然忍吞声。这除了由于毛泽东、江青当时正处于强势地位,还是由于他们想孙维世和他的关系大作文章。周恩来一言不发,默默在孙维世的逮捕证上 违心地签下自己的姓名。

  孙维世这时已经预感到自己随时有危险,在和妹妹孙新世最后见面的时候,说:“现在有人要陷害周总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死了没关系,绝不能连累他,一定要保住他。……我不会自杀的,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一定是被别人杀的。”

  江青借叶群之手,用空军现役军人逮捕孙维世,既没有把她送到金山等人关押的秦城监狱,也没有送到军队的军法处,她不能让周恩来能够保护孙维世。

  她出人意料地把孙送到已经被军管的北京公安局看守所。军管组有个副组长叫刘传新,野心勃勃,一心向上爬,对江青和叶群自然唯命是从。

◆“孙伪士”:关死对象

  孙维世家被彻底抄乾净,把照片和信件全部密封,直接送到江青的住处。这里边有孙维世和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首长合影的照片,有这些领导人给她的亲笔信,甚至有人说还包括林彪当年的情书。

  还有四十年代和五十年代初期江青给孙维世表示友好和亲昵的长信,还有康生给写给孙维世赞扬她的艺术造诣的长信。江青一边翻阅一边撕毁,最后全部付之一炬。

  只留下一张照片,后来她拿去威胁周恩来,这是周恩来接见孙维世、金山和大庆职工演出《初升的太阳》剧组的合影。这是树立“黑标杆”的铁证。

  孙维世被捕以后,对中国情治系统了如指掌的周恩来,居然多方查询都找不到孙维世。因为他没想到江青让刘传新把孙维世的名字改成“孙伪士”,并被定为“关死对象”,那意思是:这种犯人由于特殊原因不审不判,慢慢关死。对这种犯人可以采取任何手段来折磨,但“以不打死为限”,避免将来亲属的追究。

  一九六八年三月中旬,周总理在人大会堂和东北地区的代表开会。突然,他的卫士长成元功接到江青办公室的电话,说:江青还没有吃饭。成元功在中南海工作多年,知道江青的口味,亲自在小山东厅安排给她准备了晚饭,又和汪东兴一起站在人大会堂门口等江青。江青下了车后,成元左请她先去用饭。不料江青勃然大怒,说:为什么不让我去开会?一定是周恩来在开黑会。成元功分辨道:你愿意开会可以立刻去,我们是接到通知才给您准备晚饭的。

  江青愤怒的说:你就是周恩来身边的一条狗,孙维世就是睡在周恩来身边的一条狼!然后她径直冲进大会堂,当着与会的人员,质问周恩来,大闹了一个多钟头。由此可见江青当时的精神紧张到什么程度,周恩来可能就是这个时候终于查清了孙维世的下落。江青乾脆以攻为守,先发制人。

  周恩来只能面对现实:这是江青和叶群联手做的,又是和军队中的造反派合作的。他若挺身而出,会有更多的麻烦。他非常清楚,她们抓孙维世目的还是“意在沛公”,准星就描在他身上。

  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七日,刘传新在北京体育馆召开的八千人“控诉批判大会”上,把北京公安局的领导全部打成特务和坏人,局长冯基平定为“特务分子”,邢相生定为“特务嫌疑”,闵步瀛定为“京津铁路局督察室特务”,焦昆定为“CC特务”,张烈定为“叛徒嫌疑”。宣布对冯基平、邢相生等二十四名公安局领导干部逮捕法办。二十三日,刘传新又将八百一十四名公安干警定为“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集中到良乡关押审查。

  这时北京公安局已经是他们的一家天下,可以为所欲为,放心大胆地对孙维世迫害。也就是这个时候,我们变成她的上下楼邻居。

  我们也议论过她为什么不老老实实,也许还可以熬过去,何必要如此刚烈?有一天,她从外边回来,别的狱友叫我快趴到门上的小窗看看是不是孙维世,我看见一个队长走在前边,后边两个犯人推着她往前走。她低着头提着脚镣,头发都披在前边,根本看不见面孔。那两个特选的犯人,一看就是一脸横肉的杀人犯或刑事犯。一路上对她打打踢踢,那警察在一旁视而不见。

  看来她每天的日子都是在被折磨中,也许她不断的找机会呼叫或唱歌,希望有人能透出消息,否则默默无声也一样会被折磨而死。九月份,又放了一批“联动分子”和其他高干子弟。他们出去后,有人向周恩来汇报了北京看守所的黑暗和残酷虐待犯人的第一手材料。但也没有能将她救出生天。

  中央专案组在追问孙维世的“罪行”的时候,最感兴趣的是她和周恩来的关系,孙维世矢口否认。同样,在追问第一个《白毛女》王昆的时候,也一样追问她:“和周恩来说过什么‘xxxx的话’?”

  如果他们真能抓到货真价实的桃色新闻的话,那么一夜之间就可以把周恩来从圣人的祭坛上打翻在地。

  一九六八年十月十四号,孙维世惨死在五角楼。人死之后,手铐脚镣都没有除下。一九六八年十月十七号,周恩来才知道孙维世已经死了,一反他隐忍的常态,挥笔亲自写下:“(孙维世)自杀或灭口,值得调查。” 又写到:“应进行解剖化验,以证实死因。”

  可以说,孙维世之死给了他极大的刺激;也可以说,到这时候他完全不必顾虑了,因为孙维世不可能再有任何新的口供。在江青授意下,刘传新迅速将孙维世火化。当孙新世到公安局要求姐姐的骨灰时,得到的回答是:不留反革命的骨灰。周恩来的这次反攻也被他们轻轻给化解掉了。

◆报仇:枪毙十七个看守

  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帮以后,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王震和前公安局长冯基平等人,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当然,这主要是为象吴晗那样的高干,或为象孙维世那样的格格或阿哥们招魂。

  在追查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军管的北京公安局长的刘传新赶紧自杀了。他太知道那些冤魂是不会放过他的。

  但这次的内部清查,非常明确只是清查那些迫害过革命老干部的“三种人”,唐达献告诉我: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干部血迹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对他们内部审讯并秘密枪决,王震和冯基平亲自去监场。

  理由是很充足的:在井岗山时代中共中央已经规定不准以肉刑求供,下达了正式文件;此后又三令五申,在文化大革命中周总理也下达了以毛泽东的“要把犯人当人看”的语录作为导言,宣布不准在监狱中对犯人施以肉刑或变相体罚,如有这种情况犯人可以直接举报,甚至直接向中央反映。(海生按:今天中共的公安们,有没有把XX功犯人当人看?)

  这十七个人被枪毙了,并没有经过公开的法律程序。只是“知法犯法、家法制裁”,也没有在社会上进行任何宣传。因为同样的冤情实在太多了,如果都去追溯法律责任,那么将可能动摇中共的国家机器的根基。所以邓小平提出了“向前看”的原则,一笔带过。

  据说北京公安系统的这次清理后,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只是宣布:因公徇职。可是劳改系统的干警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对他们震动很大。此后他们在看管政治犯时都会仔细考虑一番。这倒是对减少公安局内的肉刑和体罚起了一定的作用。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在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工作的军队干部调回部队的通知》,军管会时期留下的七百九十三名军队干部全部撤离北京市公安局。这次清理是在北京公安系统的军代表都已经回到军队去了以后进行的。那些手上有“革命老干部或干部子弟”鲜血的军人也没有因此逃出生天。据说军队也按同样模式进行内部清理,把一批这种军人押解到云南秘密处决,也以“因公徇职”通知家属。

  孙新世后来向有关部门追问:为什么当时没通知她姐姐死亡,让她及时去收尸,最后连骨灰也没有见到?人家的回答更为有趣:我们不知道孙维世还有个妹妹。

  当金山出狱后,知道了孙维世的悲惨下场,痛不欲生。见到孙新世的时候竟误以为是亡妻的归来。也算是给他们两个为孙维世难过的苦命人,最后的一点补偿。晚年他们二人相依为命……。

  金山知道了孙维世死难日期是一九六八年十月十四日,不知他当喜当忧?因为这天正是他们结婚的十八周年纪念日。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孙维世的故事。至于在五角楼遇见的是不是孙维世,至今无法证明。


    张郎郎: 1943年11月生于延安中共中央医院,后来在北京就读。1963年毕业于北京外语学院附中法语专业;196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美术理论系;1968至1978因组织文艺沙龙等思想罪被捕入狱,一度判处死刑,六年后改判有期徒刑十五年;1977年12月31日假释出狱。1978年开始在中国中央美术学院任教, 并为校刊《中国美术》的编辑,此后历任《中国国际贸易》杂志编辑、《中国美术报》副董事长、华润公司中国广告公司驻京办公室主任和香港《九十年代》杂志专栏撰稿人。1990先后为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研究员、康乃尔大学东亚系住校作家、德国海德堡大学东亚系住校作家。现旅居美国,自由撰稿人。

 

 

吴思忽视了人的追求的多元性?

----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胡平

  北京学者吴思的两本书《潜规则》和《血酬定律》很受读者欢迎,在大陆历史作品排行榜上一直居高不下。吴思先生善于发明新概念。他提出的几个概念,例如“潜规则”,如今已经成为流行词。吴思的书富于启迪兼妙趣横生。这两本书都是提出一个大观念,试图用它来解释历史和社会--起码是用来解释中国历史和中国社会。不过你要是不同意作者的大观念也没关系。你依然会认为吴思的书是有价值的,因为它能刺激你的思考,另外也因为吴思的书经得起拆卸:即便吴思的思想作为一台整体的机器不能运作不能成立,但其中很多部件还是很闪光很灵便的。

  吴思的思想可简述如下:所谓潜规则,是指在主流意识形态或正式制度所明文规定的规则之外,人们私下认可的行为约束。所谓血酬,就是流血拼命所得的酬报。血酬的价值取决于所拼抢的东西,这就是血酬定律。吴思还从西方学者那里借用了元规则概念。所谓元规则,就是那些决定或选择规则的规则。什么是元规则呢?按照吴思,那就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而暴力最强者的选择,体现了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追求。在吴思看来,人都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为此不惜使用暴力,暴力最强者胜出,根据自己的最大利益制定规则,甚至以此来定义正义观念。其他人也同样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追求而与暴力最强者发生种种互动关系,从而间接地影响统治者对法规的选择以及对正义观念的定义。这就是人类行为的逻辑。这就是历史经验。

  吴思的这套理论听了让人很不舒服。吴思自己也说,当他发现了这一思想后,“感到了心脏的抽缩”。但不舒服归不舒服,真理就是真理,真理未必总是讨人喜欢。吴思执意追求真理,不管真理多么令人不愉快。这种精神是值得赞许的。据说吴思的这套理论赢得很多人的赞同。不过在我看来,那恐怕并非吴思的著作有多强的说服力,而是因为当今中国人本来就流行类似的这套看法,两者一拍即合而已。我疑心吴思的思想是和六四分不开的。它带有六四後中国的时代烙印。八九民运功亏一篑,理性终于败给了暴力。于是一般人很容易由此得出结论,理性是无力的,道德是无力的,暴力才是一切。

  从方法论的角度看,发现人类行为的基本规律的方法有两种,一是哲学的,一是历史的。哲学的方法是对人的本质,对人性,对人的存在进行分析;历史的方法是对全部历史进行通盘的考察和研究。可是吴思的方法两者都不是。吴思只是挑选出一部分历史和故事,然后从这些历史和故事中分析归纳出一套道理。这种零碎的取证和论证方式是不足以支持他所提出的那种大观念的。

  我们可以把吴思算成一元论者。我们知道,一元论者--例如黑格尔、马克思、弗洛伊德--总是企图把人类的全部行为归结为一种动机。要驳倒一个顽固的一元论者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总是有办法在其他的动机背后找出那种他们认为是更深刻、更真实的某种单一的动机,把其他的动机统统还原为他们自己提出的那种单一的动机。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就势必把自己提出的那种观念的内涵无限扩大,以至于面目全非。

  例如弗洛伊德,什么都归结到性。到头来连那些和性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东西也成了性。吴思也有这样的问题。吴思的理论甚至不能解释吴思自己的行为选择。作者自己也多少意识到这一点。吴思说到对自己的评价:“我写出一个好东西来,它比起一万块钱来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吴思说,那就意味着我对我自己认为是什么,我对自己身份的认同。对我来说,利是什么,害是什么?什么东西最体现我的本质、我的需要?这就等于说,凡是一个人追求的东西就是他的利益所在,而不管他所追求的东西和我们平时所说的利益是多么的不相干。利益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这样定义利益无疑就太牵强了,而且它还会引出另外的问题,即不可证伪的问题。人类的行为分明多种多样,有的甚至截然相反。明明是不同的、甚至完全相反的行为却硬被装进同一个概念去解释,一个概念可以解释所有的问题,以至于在逻辑上就不可证伪。这样的概念还有什么意义呢?

  从内容上分析,吴思理论的弱点就更明显。如果人人都是在追求利益最大化,那怎么还有好人和坏人的区分呢?有的只是会算计和不会算计的区分。功利主义者边沁讲过一句话:“罪犯就是数不清数的人。”这或许适用于小偷强盗,但决不适用于思想犯政治犯。用利益最大化是无法解释那些甘冒风险而为某种理想理念抗争的人们的行为的。

  吴思说:血酬就是流血拼命所得的酬报。但既然是“拼命”,那就很有可能把自己的命给拼掉,如果自己的命都拼掉了,酬报从何谈起?吴思说:“人们的核心计算是,为了一定数量的生存资源,可以冒多大的生存危险?可以把自身这个资源需求者伤害到什么程度?”但问题是,一个人投入生死的斗争,并不都是为了获取生存资源。有些人是身陷绝境,拼也是死,不拼也是死。但大多数人的处境不是这样极端。大多数人不是不拼命就活不成所以不得不拼命。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拼命是有把握活得成的,拼命才有生命危险,不拼命就没有生命危险。那么为什么还有人愿意选择拼命一战呢?为什么有人要“宁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呢?其实,贪生怕死就是奴性。奴隶就是宁愿受奴役也不选择拚死抗争,此所以奴隶之为奴隶。自由人是通过勇气与奴隶区分开来。近些年来,常常发生农民工因工资被拖欠愤而行凶杀人的事情。当事人都说得很明白,他们并不是没那份工资就没法活下去,他们是受不了那份窝囊气(这当然不意味着他们杀人是对的,尤其不意味着被杀的人都是该杀的)。最让民工们愤愤不平的还不是贫穷本身,而是因为贫穷而被人瞧不起,被人侮辱,被人不当成人。古今中外,驱使人们铤而走险的,常常不是利益,而是自尊心,是那股子气,那股子血性,是要求得到承认的意志。

  吴思说:“在发生争执的时候,如果在肉体上消灭对手很合算,那么,只要拔出刀来,问对手想死想活,任何争执都不难解决,任何意见都不难统一。”“在挑选规则的时候,拥有让对手得不偿失的伤害能力的一方,拥有否决权。”问题在于,情况往往是,你有刀,对手也有刀,想死想活的问题不但摆在对手面前,也同样摆在自己面前。历史上,那些起初拥有较少伤害能力的一方最终击败本来拥有较多伤害能力的一方的事例比比皆是。动物界是弱肉强食。在动物界,强弱之势是固定的,狼永远强于羊。人类社会却不然。在人类社会,强者与弱者常常是互相转化的。秦始皇一统天下,建立起史无前例的强权,但二世而亡。贾宜总结道:“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此论未免简单化,但至少说明暴力不是终极因素,还有别的东西影响以致决定暴力。

  吴思的理论明显受到经济学的影响。九十年代以来,经济学成为中国的显学。在九十年露出水面的其他许多思想或理论,包括政治自由主义,很少有不受到经济学的深刻影响的。例如利益最大化的假定,把理性等同于算计,把各种规则的产生归结为不同利益的多次博奕,都是从经济学中得来。问题是,在经济领域里有效的种种假定,搬到经济领域之外就不一定有效。老话说“在商言商”,这就说明人在商业上的行为和在其他领域上的行为是有区别的。有的经济学家甚至把经济学理论应用在家庭和婚姻上,虽不乏闪光的灵感,但毕竟是以偏概全。爱情、亲情,不论其中包含有多少利益的考虑,但毕竟不能完全化约为利益。

  其实,还在吴思理论问世前,国人就已经流行一种类似的观点。这种观点把人的行为解释为欲望与理性的组合。欲望让人追求自己所欠缺的事物,理性或算计则告诉人获得它们的最佳方法。简言之,人类行为的基本原理就是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按照这种观点,连自由民主的建立也无非是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人们相互之间多次博奕的产物。然而,这种观点既不能解释统治者的控制欲,更不能解释反抗者的冒险抗争。必须看到,人除了有欲望和理性之外,还有别的某种东西。

  吴思理论的最大盲点就在于它几乎完全无视人的精神性,无视人的道德自主性,无视人之要求被他人承认的特性。这恰恰反映出当前中国流行的犬儒主义。所以格外值得我们注意。 

 

 

发件人:"zxn_9999" <zxn_9999@126.com> 收件人: "zdjun" <zdjun@263.net> 抄送:发送时间:2008-08-06 20:25:26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我对世界近代史中英美社会历史发展的己见

新兴资产阶级在英美历史上的作用

——英美历史近现代发展思考

张小鼐

2008、6、30

     过去时意识形态分歧也没有完全能影响于人们对美国的认识,吴于廑主编的《世界近代史》就肯定:“《独立宣言》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文件”。它“阐明了美国作为新生国家立国理论基础的一系列资产阶级民主主义原则。第一,关于平等的理论。认为平等应包括两个内容:一是政治平等,每个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都有权利直接或间接参加国家管理。二是经济上的平等。主张建立‘耕者有其田’的小农社会。具有反封建的政治意义。

    第二,自然权利学说。即人一生下来就应该是自由平等的,这些权利不是创世主或权威的恩赐,而是大自然所赋予的,因此是不可剥夺或割让的。这种学说提高了人民的地位,承认了个人的尊严,从理论上摧毁了专制主义存在的基础。杰斐逊发展了洛克的自然权利学说,用‘追求幸福’去代替‘财产权利’作为人们的自然权利。这是现代政治理论上的一场革命,因为它打破了否定现世生活、而把希望寄托于来世或天堂的中世纪宗教观念。指出人不是为受苦而活着,追求幸福是人人都应享有的不可转让的权利;而促进人民的幸福是政府的重要目的。

    第三,人民主权学说。杰斐逊认为人民是主权者,政府的一切权力来自人民,政府是服从人民意志的,是为了人民幸福和保障人民权利而存在的。第四,人民革命权利的理论。杰斐逊以自然权利论和人民主权论为基础,说既然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目的是保障人民的自然权利,如果一旦政府不履行自己的职责,侵犯人民权利,并成为祸国殃民的压迫者、且不可救药时,人民就有权利举行革命或起义来推翻它”。《独立宣言》要比法国的《人权宣言》早13年,并且“第一次以国家的名义宣布:人民的权利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它的发表,大大地鼓舞了北美人民的革命斗志,成为北美人民争取独立的旗帜。在它的激励下,广大民众斗志昂扬地走上战场,为实现独立的伟大目标而英勇地战斗”。

    但过去时我们对此虽有认识,却理论上总是要以其“所阐明的原则只停留在字面上,在资本主义社会是无法彻底实现的”云云,妄加指责,瞎话乱道,甚至根本是不负责任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人走出去、引进来,大家都能睁开眼睛看世界,也有了说真话的权利,这对于一些学者而言,他们曾经对西方社会的“冷战思维”和无端攻击,亦不攻自破之。事实更让像谢韬等这样的中共学者也终于站了出来,为社会民主主义叫好。美国社会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理想社会,也是一个可以批评和十分开放的社会,过去时的对立面并不能使它停滞不前或果如其说,美国人也从未能在意有人是如何看它的,而我们自己应发现美国是进步的。

    美国建国之时能有《独立宣言》这样伟大的历史文件为指南针,所以,美国能仅建国不过中国历史上一个朝代的时期,而始终走在中国几千年历史却不胜之,这里面就因为有“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一切人生来就是平等的,他们被造物主赋予他们固有的、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有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才在人们中间成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力则得自被统治者的同意;如果遇有任何形式的政府损害这些目的,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并且成立新的政府,要奠基于这样的原则上,以这样的形式组成它的权力,以期它最能保障人民的安全和幸福”。这就是说在人类中间成立政府的目的,是为了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如果政府侵犯人民的基本权利,人民就有理由可以起来罢免它,甚至于推翻它。

    美国建国可谓人类社会进入人民民主主义的时代,如果以马克思理论来看,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基础,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则以美国建国为开端的话,西方社会实际上也必然要迈向社会主义去。美国历史就在回答着这个课题,它就是里程碑。人人都成为有产者,形成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时代,社会化才有可能。(比尔。盖茨对中国现代社会颇具影响力,他将自己的财产全部奉献于社会的慈善事业,就是一个现实的说明。)因此美国于世界史的作用和地位——就在它揭幕了新兴资产阶级革命胜利成功之路,把人类社会引领于现代资本主义之。这是完全区别于英国革命的,美国建国后所发挥的作用也是英国后来无法相比较的——如反殖民主义统治、反奴隶制,建国后的民主政治改革、制定出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成文的《联邦宪法》等等。

结尾:说几句和我们思想认识相关的题内题外话

    此文到头来,也就是想说明下个人对世界史的些许另类看法及其观点,仅供参考。因属于个人认识,非常有限,亦希望能得到专家学者的批评指教。所及至原有的很多结论,都是挑战,故本文如未能征得作者同意,请不要自行在其它网站传发。我的目的——是要说明我对新兴资产阶级与现代资本主义的一些理解,这在我国尚未得以成立;而且在我国学术上、历史研究缺失甚多,现在可谓仍未能走出来,是个重大的认识问题。

    我国学术界早就有人认为,世界资本主义历史在西欧开始于14世纪末,更准确的话是提前至文艺复兴时代。16世纪乃人类历史发生重大转折的时代,而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则是西欧资本主义两个半世纪发展的结果。所以本人完全赞成这样的观点:如果按照过去的传统惯例做法,从英国革命讲起,便割断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变革、思想变革同政治变革的联系,从而看不出封建制度是如何向资本主义过渡的,资本主义又是怎样发展成长起来的。所以现今世界历史教材的编写叙述,我国大陆都采用起点至少要从地理大发现后开始,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世界历史上看出完整的资本主义发展、与殖民帝国主义历史形成没落的全部过程。

    我想提出的是在原始资本主义形成中,同时孕育出现一个代表人类社会光辉未来的新兴资产阶级——他们正是于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与思想启蒙运动间、而从历史上不断涌现出来、并且一直在引领人类社会走向现代资本主义。现代资本主义则是从原始资本主义制度上不断发展的,由于一个新兴资产阶级的成长,取替了传统资产阶级。这也是马克思理论产生的土壤,马克思理论就是从当时出现的种种资产阶级思想与社会主义意识里边诞辰之,形成马克思理论——既自成体系、亦与人类文化和文明成果结合一体,是决不能单独分割,与其他学说完全切断的。所以,我认为马克思本人属于新兴资产阶级的一个代表,他提出的理论只能是属于新兴资产阶级范畴。但过去把它单独分割出来,自成体系的做法,却切断了它与其它理论学说的有机联系。这正是后来发生苏东社会转向、中国出现改革开放的根本原因,所谓马列主义实际上陷入到宗派斗争泥淖。(对于这个观点现在很多人不敢首肯,甚至根本就不接受,因为它将冲击过去已形成的基本社会概念。)

    马克思理论的错误是他对无产阶级的概念——这是历史发展过程之中出现的社会事实;即无产阶级不是一个稳定的社会阶级,乃是原始资本主义产生的结果(曾被形容为一对孪生兄弟);又必然在资本主义发展之中被消化。所以历史用事实作出了回答:无产阶级是一个过渡态的、必然消失的阶级。也因为无产阶级自身的原因,它本身不能担承社会变革的重任,而过去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则因由马列政党领导才形成的,实质上亦并非真正意义的无产阶级革命,这是所有历史事实已为结论、我们必须事实求是,去接受的历史。

    马克思对无产阶级的偏见使他几乎不能自拔,也使他在理论上产生对资本主义与资产阶级的偏见,造成了对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不甚完整的概念;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原始资本主义的认识;晚年马克思专著《资本论》,为整个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发展,走向现代化作出了伟大的不朽的贡献!并且坦言过他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在马克思之后,对马克思理论作出了杰出贡献;亲自到美国看到独立后美国社会的进步,并给予了积极的评介;他在为《资本论》作序中,后来也表示他们(即马恩)的一些观点有待再认识;对1849年观点有自省(指《共产党宣言》中关于阶级,阶级斗争学说的无产阶级革命等);也可说他接受社会民主主义思想,他本人后来是赞同民主社会主义观点,在引领马克思主义向民主社会主义方向去发展的。而后来欧洲国家社会民主主义取得成就,也可说以事实做出了最好的回答。(谢韬先生对此作过介绍,他的文章影响很大。)

    且不管马恩思想如何,马列政党在理论上今天都在与时俱进,即不再拘泥于极端的现代宗教式信仰了;中共亦早已对历史之非在不断努力地纠改变革之中,这是改革开放政策能深入民心、取得不断胜利的根本原因。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坚强的领导核心,没有什么力量现在可以改变或去取替之。它作为马列政党的作用力在中国始终具有无限生机,因为它从理论和实践上都在与时俱进,事实完全证明了这一点。并且无论历史还是现今,中共都无愧称社会精英变革国家的优秀团队与成功典范,聚集了全民族最好的人才。它从民族危亡的国难中出生,一开始就承当了中华民族复兴的责任,在近百年的风云变幻中经受了历史考验;和中国国民党一样,能始终站于时代的风风雨雨而又与时俱进,乃即我国社会现代化最有力的确实保障之。

    现在有人想在中国组织新的政党,这是因为政治上大陆形势在变化。却以政党的作用力在于社会需要,任何一个政党都必须经受社会与时代的检验,在人民群众中具有相应影响与号召力,得到民众的基本认同。共产党还不是有人所能取替的。国家与全体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历史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或直言统治集团利益,是历史与中国文化形成的。正是因其存在非理性的一面,在现代社会今天反而成为革命对象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后发的现代国家,封建主义是历史传统,它更加成了改革开放中政治改革的一道独具难题。国民党是中国现代历史进程一面最好的镜子,有很多东西可值得中共参照之。中共前程也在于它自身的革命,但我们必须有更理性的方法,通过改革开放来解决。它首先有其存在的条件,对社会整体发展稳定的需要,即国家与全体人民的利益构成绝对值,那个国家都存在着,只是我们还没有真正建立法治社会的权利政治问题。世界上还没有一贯正确的党,而且是没有不犯错误的党;社会所需要的却不是新党,而是能有具体成就的党。以美国而言,是被称自由的国度,却从独立战争后至今,也就始终以两大政党为代表,轮流竟选,民主执政。

    今天的中国,封建社会早已结束。精英离不开广大民众!它实际关系于现代政党生死存亡。历史表明,精英与民众是统一体,而不是对立的。革命只是历史上造成的、绝非正常性,所以革命手段并非社会所需要的,更不是广大人民群众的选择——无论中国历史,还是世界历史都证明了这一点,英美历史也可为我们所借鉴。(也正是这个情形,使我“毛遂自荐”——本非我之所能,却要去吃此苦头,编写出这篇东西,实在是力不从心了。)但对我们确属社会难题,因为中国大陆缺失上下互动机制,没有树立真正的人(民)权观念,权力政治成为传统。

    除上述之外,我认为,马克思理论还存在一大误区,就是他对私有制看法所得出的片面性结论,也为历史事实所否定。即没有重建个人所有制的社会主义——不是以资本主义为基础的所谓社会主义行不通!这是由苏东欧国家社会转向与中国改革开放所证明的。重建个人所有制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一大课题。私有制与家庭都是人类历史文明发展的结晶,成为人类社会组织的细胞工程,没有私有制为基础的家庭,将使社会失去正常发展基因,它是没有生命力的。甚至反向,社会出现倒退,吃大锅饭和特殊化的权力盛行。过去的苏联社会所发生的事实完全可以作出这种结论,那样的另类社会必然要退出历史午台,成为另类实践教训。对于中国社会,它的历史传统是封建主义,过去没有重建个人所有制的另类模式,结果相反,大多数人被“专政”。

    中共过去时是以枪杆子里边出政权,靠打天下而坐江山。这和苏联由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一样,在毛泽东时代一些民众形成了一种“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和“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的非常态心理;后来在建设事业中又以发扬革命精神为名义,搞大干快上,一切都可以去推倒重来等等,没有理性地科学思想指导。新中国已是过而立、不惑、知天命、达超然之期,很多东西需要反省,一党独大,历史早已不断地提出了挑战,这是建国后最大的教训。民权即每个人的权利,是改革开放政治改革必须具体落实的政策。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形成皇权至上,根本就没有过真正的民(人)权,而中共领导下仍是这样,就失信于天下!

    英美西欧各国的历史告诉我们, 私有制是人权与变革的生命力, 从而推动资本主义社会化生产与发展。人权的真正核心就是所有权——私有财产、私有权、私有制,从而于私有化的基础上实现真正的社会化。今天欧美国家社会化程度比所有其它国家都要高,要好得多, 基本实现了以中产阶级为主的现代发达国家目标。这是我们所还未能如愿做得到的。原因就在“耕者有其田”后,并未真正重建个人所有制, 又以所谓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名义, 走向实质上只是少数人所有权与国家的完全垄断资本主义, 社会反向。这是人类历史发展中一个极其沉痛的教训, 尤其对于正从过去的那种社会主义走出来的中国人民,它是刻骨铭心的。

    人类社会是从与大自然的生存条件及基本生活要求开始,而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劳动创造财富和精神——即思维;精神又能使社会升华——它可以反过来在认识的基础上,掌握客观规律,把人类社会不断地推向前进——往更高的发展阶段上。例如西欧封建社会发展较快的根本原因在于它有一定的农业生产力(率)。在这个基础上“美洲的发现,绕过非洲的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的活动场所。东印度和中国市场、美洲的殖民化、对殖民地的贸易、交换手段和一般的商品的增加,使商业、航海业和工业空前高涨,因而使正在崩溃的封建社会内部的革命因素迅速发展”。马恩这段话即指15、16世纪西欧开始过渡于资本主义时期。也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中国社会封建统治因并没有完全的民族国家概念,仍处于民族矛盾争夺战争之中。少数统治者为既得利益实行残忍的封建专制,闭关锁国——尤其清政府以一个少数民族执政更加施以暴政。

    再回望近代西欧社会,以英国为例,英国社会的互动在于,14世纪就基本废除农奴制,法律上农民获得了人身自由;地主对农民成立的贵族法庭,这种形式也有利社会于民众所接受,从而拉近了上层精英与下层民众的关系;它以法律责任追究不做工的农民,这虽然残暴,却在14世纪就有力打击了游手好闲的社会风气。土地上名义属于国王,传统上英国土地是公有的,农民取得自由身份时,耕种的份地也成为他可世代租用的佃田。剥夺农民土地成为资本原始积累过程的基础,也以英国圈地运动最为典型。它持续了三个多世纪,独立的小农阶层被消灭,通过“血腥立法”等驱逐失去土地的人到工场或农场做工,,完全改变了英国农村的生产关系。这种社会转型的阵痛本身有很多问题,其过程对今天我国改革开放也极具参考值,所以过去的观点并非正确。因为英国社会至今的情形并非黑暗,却有些与我国史家观点完全相反,很多东西我们也没有全部真实地展现。例如“16至18世纪几乎任何地方的手工工场工人都占有生产工具”。实际上这是一种趋势,改变着社会状况。对资本主义的认识上我们有些观点站不住脚了。但对殖民帝国主义我们与世界人民的看法基本上是正确的。

    西欧当时出现的“黄金热”——货币资本成为一切之上的最高权力——推动着一些西欧人到海上去探险。它象符咒一样驱逐着这些探险者,甚至不惜以性命的代价,去满足日益增长的贪欲心理,狂热地追求金银。在西欧人眼里,东方“黄金遍地、香料盈野”。15世纪后半期对近东贸易危机,又是促成发现新航线的另一个主要因素,不少封建贵族变成第一批殖民征服者;所以地理大发现是由西欧社会经济政治矛盾促成的,也成为形成世界历史的重大事件。这一时期科学技术在西欧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相应条件;地理学界肯定地圆说,指南针使航海有较准确的方位;造船业发达的西班牙、荷兰等国已能制造出高大多桅的帆船。

    “由于地理上的发现而在商业上发生的、并迅速促进了商人资本发展的大革命,是促使封建生产方式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过渡的一个重要因素”。欧洲引发出价格革命。西、葡两国从殖民地巧取豪夺得到的大量金银,一下子造成了物价的暴涨。新兴资产阶级以及与市场联系紧密的经营地主、富裕农民获得巨大利益。它加速了封建制度的解体和资本主义的成长。也因新航线开辟出现西欧经济中心转移,英国革命势在必行。伦敦的商业地位也日益变得重要了。殖民掠夺和对殖民地的统治,成为地理大发现所带来的一大严重后果,马克思理论指出,殖民侵略者成为西欧各国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来源。西方殖民主义者伴随海外探险,踏上亚非美三大洲的土地,在世界上寻建了一块块殖民地。中国人民也遭受了历史上二次鸦片战争的百年耻辱。

    由于新航线开辟,人类有了完整的世界观;打破了过去地域的局限性,从此世界各国各地都有了联系;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与文化交流;西方资本主义成为近现代所有国家无法抗拒的潮流,西方文化一时成为主流。马克思理论对西方资本主义、即原始资本主义进行了最无情的彻底揭露和批判,从根本上维护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基本权利;维护了弱势群体(如无阶级)生存的最基本的权利。这是马克思对人类文明和社会发展的伟大的贡献!是马克思理论改写了世界近现代历史,也使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走向现代化发展上去。马克思理论震荡了整个欧洲,唤起过所有人的良知良觉,新兴资产阶级有了思想武器,西方社会进入了新的时代。也正是这些因素,马克思理论出现后即被欧洲民众立刻传播,形成了一个以马克思命名的马克思主义组织。

    由于种种原因,我仅限早期西欧国家、主要以英美而言之。列宁认为:“资产阶级革命面前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扫除、摈弃并破坏旧社会的一切桎梏。任何资产阶级革命完成了这个任务,也就是完成了它所应做的一切:它加强资本主义的发展”。不应该人为地将不属于资产阶级革命任务的要求强加给它,又根据这些要求来衡量它是否彻底(刘宗绪语)。资本主义制度取替封建主义制度,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实际上正是因为它的发生,人类社会明确了社会主义的方向,即社会化、全球化势在必然之。资本主义乃社会主义母体。

    我国历史学者刘宗绪先生曾经指出过说,在私有制发展史上这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它对生产力发展的适应能力和对生产力的容纳程度,比封建制度要大得不可比拟”。“资本主义要求冲破封建阻碍,取得比较自由的发展,这是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性质的规律的反映。体现这一规律性现象的是经济自由。资本主义的经济自由主要靠契约(或合同、协议)来体现的。在商品市场上的买卖双方、金融市场上的借贷双方、劳动力市场上的雇佣双方,在达成协议时都要靠合同或契约。因此契约必须具法律效力,才能保证经济自由。

    也正因为如此,用法律来管制一切,把法律提到最高的地位上去,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一条首要任务。所以一切资产阶级革命首先都要制宪和立法。应该说用以法律为标志的资产阶级权利代替以君主个人意志为标志的封建特权,乃是政治上层建筑领域的一场革命”。这在当时是切合实际的。

    英国革命取得了重大成就。“这样做就只能依靠下层群众的力量,当然也必须为此满足群众的某些要求。大资产阶级的局限性使它不肯迈出这一步,于是只能遭到倒台的命运,被更为激进的派别所代替。当革命超出其目的而走得更远之后,才可以使它从群众那里获得力量去打败对手,取得胜利。随着胜利的到来,那些走得过远、超出革命目标的步骤自然还要退回来,这种倒退完全是正常的”。“当改革能够为处于窘境的统治者找到出路并带来明显好处时,统治者是乐于改革的;因此凡改革基本上都是由原来的统治者进行的,带有合法性和长期性”。“在封建制度处于穷途末路之时,封建统治者当中出现一些有远见的改革者是不足为奇的”。

    我认为实质上其中它有很多还值得社会考绩的东西,如英国历史形成的过程、文化即古罗马文明与基督教信仰、还有西欧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西方的天赋人权观等,这些都是直接影响英国社会的积极因素,也是美欧社会反封建制度的特殊性环境和有力条件,在中国社会今天人们对西方文明的具体内容并不明了。换句话说西方法治社会与权利政治,乃是西方社会文明的具体表现,也是和资本主义同样对人类作出的贡献。如果说作为一个学者今天都看不出这一点来,我们过去所付出的代价等于另,民权是国共两党的初衷与承诺。正是为了能说明一些看法与认识,我以一个工人的眼光、当然更是一个公民的身份,在此文中提出了些己见。

    所谓世界近现代历史——也即资本主义发展史,首先更当为新兴资产阶级革命历史——它以“天赋人权”、“人民主权”、“自由平等”的革命理论,战胜封建主义的神权和等级特权;也就是人民民主主义思想为武器发动广大民众,推翻了封建专制统治,建立资产阶级国家的历史。而思想表现(斗争)是一切社会变革的前奏——不把民众的思想从封建宗教观念束缚中解放出来,与广大民众的要求密切结合,资产阶级就不能发展资本主义。现代资本主义的辉煌成就,主要在于资产阶级能以私有财产、私有制为基础,充分满足民众最基本的愿望,从而靠人权、平等、自由、民主使每个人都能投入到这场变革当中,新兴资产阶级赢得了世界。

    马克思理论就在这样的历史背景和环境里出现,它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正是当时发生于西欧社会变革思想的另类反应(即反潮流):马克思彻底地揭露原始资本积累的血腥和罪恶,撕破了在人权、民主、自由背后的黑幕,维护了民众的基本权利。而马克思时代正是英国产业革命和新兴资产阶级开始登上历史午台、出现工人(无产阶级)为自己的基本权利反对资本家的斗争,以及其主要方面是为争取社会进步的行动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工业革命中工人队伍基本形成,劳资矛盾随着资本主义发展加剧,西欧阶级关系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这种劳资冲突在西欧并未出现马克思理论的无产阶级革命,而在资本主义发展的正常过程中通过发展使矛盾缓解;工人的诉求不是革命,而是生活待遇的提高与条件的不断改善,使工人都能享有真正的同等权利和受益。另一方面欧洲国家的资本主义社会转型至19世纪已经有超过三百年的时间,资本主义基本改变了整个社会面貌,劳资矛盾只是相对发生的,资本主义使整个社会已普遍受益,它亦给了所有人发展的机会。但在东方和苏俄以及东欧的情形却恰恰相反,马克思理论给广大劳苦民众以精神力量和思想武器,革命运动在马列政党发动领导下,很快便成燎原之火,苏联十月革命与中国革命都不是偶然发生的,是由历史肯定的。问题却在立国之后的实践上,并未真正兑现革命的承诺,陷入到东西方社会对立,而落后于西方社会的发展。

    可以这样说,原始资本主义于封建社会上开始萌芽、成长,形成了一个传统资产阶级,取替着封建制度的统治;又经过殖民帝国主义的野蛮杀戮掠夺扩张,资本主义制度成为西欧各国社会的普遍模式。它在经济上以传统自由发展与相互间的竟争、并一度出现垄断性组织的资本过程;更由于科技和生产力的迅猛发展,趋利性本能及矛盾的不断产生;相互生存的激烈竟争需要,资本主义现代化不可阻挡,在垄断资本无法生存的情况下,资本社会化程度不断扩大和加深。今天进入了社会私有化基础上的资本社会主义阶段。

    其特点除社会增力的社会化程度、规模范围及层次都打破了传统形式,生产关系的社会化作用已经完全实现,舍此不可能发展;行政手段与政府职能、还有民众性直接参与的代表性更加明确并已成为制度化;各国之间的联系在竟争和协作两方面广泛增加的基础上、多方面地建立起来,趋向全球化发展;国际关系在社会化中得到加强与密切协同合作;资源环境保护被普遍重视,社会化因素在全球关系中建立;人文主义、民主主义、社会主义被普遍接受,社会主义因素无可替代地在人权、法治、自觉的基础上,成为各国人民的要求与共同选择。真正的社会主义难道不是在我们眼前已经展现,也早就成为西方[社会的光辉现实了吗!

 

 

发件人:"Flynn" <yilu@sse.com.cn> 收件人: "Flynn" <yilu@sse.com.cn> 抄送:发送时间:2008-08-08 09:21:03 +0800 优先级:普通标题:转发: 一个学术争论R:中国人引发了欧洲文艺复兴运动? 主题: 一个学术争论R:中国人引发了欧洲文艺复兴运动?

英航海历史学家:中国人引发了欧洲文艺复兴运动

2008年08月07日

    继《1421年:中国发现世界》之后,英国航海历史学家加文・孟席斯又推出了第二部著作《1434年》。他在书中提到:一支首先驶往开罗、后于1434年抵达托斯卡纳区的中国探险者的庞大舰队,带来了中国的科学、艺术和技术方面的进步引发了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运动。英国《每日电讯报》8月1日就此刊发了一篇书评,要点如下:

    孟席斯在他的第一部书中宣称,是中国人发现了美洲大陆。现在,他又在备受争议的续集中提出也是中国人才引发了文艺复兴运动。

轰动效应

    六年前,这位退役的潜艇指挥官因为提出了存有争议的理论:他认为中国探险者的庞大舰队驾驶多桅杆中国式帆船,早在哥伦布之前就抵达了美洲大陆,并领先欧洲探险者数百年时间绘制了世界地图。这一理论在历史学家中引起一片哗然。这个理论让他一夜致富。所有网站群起而攻之。学者称之为幻想家。

    伦敦大学历史学教授费利佩・费尔南德斯-阿梅斯托将孟席斯的《1421年:中国发现世界》一书斥责为"与陌生的仓鼠亲密接触"。但是,尽管学术界对孟席斯的新书发起了猛烈抨击,可是此书仍然一跃而成为畅销书。现在全球已售出100万册,并在135个国家翻译成24个版本。孟席斯说:"我遭到抨击,说我是骗子,还大赚了一把。但是,群众是敏锐的,如果我的理论不成立而且没有道理,我很快就会从公众那里知道。"

    每天都有2000人登陆他的网站w w w.1421.tv,为之提供新的证据和建议。他成立这个网站就是为了回答人们对书中内容提出的疑问。他说:"简直令人吃惊。也许听起来充满幻想,可是人们现在把我们当作收集这段欧洲和中国历史的证据的中心了。"71岁的孟席斯本来可以隐退江湖,至少他的历史观已经引起了广泛注意。

重估历史

    但是,他把自己赚来的钱用于更深入的研究,并且又完成了一部备受争议的续集《1434年》。他在书中宣称曾经在郑和的率领下进行全球航海旅行的中国人引发了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而达・芬奇的创作则直接受到了中国技术绘图的影响。

    就在全世界的目光都关注在作为2008年奥运会主办国的现代中国的身上之际,孟席斯提供了一种具有历史意义的参照对比。他的动机何在?他真的像某些批评者所说的那样,是个"十足的疯子",或者是一位真正的幻想家?他说:"我认为一个人应坚定自己的勇气并且不断前进。有些抨击非常尖刻。我被指控是在制造证据。我受到了如此激烈的抨击,所以才决定要在网站上登出新的证据进行自我辩护。"

    大多数抨击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和新西兰的学术机构。但是,孟席斯也有学术界的支持者,特别是在中国和美国。历史学家对他的抨击越是激烈,希望了解这场争论内容的人也就越多。孟席斯认为,公元1421年,郑和第六次率领107人组成的探险舰队抵达了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和澳大利亚,比麦哲伦环绕地球航行早一个世纪。

    他认为哥伦布、麦哲伦和詹姆斯・库克出航前都有了地图,而且是以中国最初绘制的地图为基础。新书《1434年》并不特别引起轰动,但是意义却更加深远。他在书中提出:一支首先驶往开罗、后于1434年抵达托斯卡纳区的文化代表团带来的中国科学、艺术和技术方面的进步塑造了文艺复兴运动。

    孟席斯说:"欧洲人在文艺复兴运动中凭空想出了各种艺术形式的观点不过是给历史增添了一些浪漫色彩。对以欧洲为中心的历史观进行重新评估,那必然是痛苦的。"但是,中国人抵达之后就回去了,他们没有把世界变成殖民地。历史未受干扰。

独特影响

    孟席斯成为学术势利现象的受害者并不奇怪。他15岁辍学,没有文凭,后跟随父亲参加了海军,成为一名潜艇指挥官。孟席斯在银婚纪念日前往北京的旅行中开始对中国航海史产生浓厚的兴趣。在那里,他第一次听说了郑和下西洋的故事。孟席斯现在是云南大学的荣誉教授。自2002年《1421年》一书出版后,他有过62次重要的出境旅行经历,大多是去中国、美国和远东。迄今,《1421年》一书始终是八家电视台播放的纪录片主题,并在一些教育机构开设的课程中榜上有名,不过不是当作历史课来讲授,而是作为自由研究。《1421年》和《1434年》都将成为今年秋季11至14岁学生的历史课的部分内容。华纳兄弟影片公司已购买了《1421年》的电影版权。

    孟席斯作为一名退役水兵的宁静生活被打乱了。他勤奋地工作,采取了健康的生活方式,并为研究投入了大量资金,几乎达200万英镑。最近,他又对俄勒冈州海岸进行了雷达研究,以确定一艘船只残骸是否是中国的帆船。由于残骸的木头样本已完全破损,因此难以辨认。孟席斯现在面临着经费难题。

孟席斯与妻子作过六次环球旅行。他们在伦敦北部的住宅已变成了展览中心。一些参观者认为孟席斯的力量在于他将众所周知的事实与值得探讨的问题结合起来。另外一些人则称他的书不过是一堆假设。然而,作为侦探惊险小说作者,他的历史品牌却具有其独特的力量。

    小说家兼历史学家亨利・亚当斯曾经说过,如果不受刺激,历史就会死亡。他说:"我唯一能为我这个职业所做的事情就是充当一只跳蚤。"孟席斯着实是一只非常难以对付的跳蚤,当然也很可能是一只重要的跳蚤。

——————————————————————————————————————————————————————--------------------------------------------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