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军网编者按:清华大学的院士教授彭培根先生文化底蕴深厚,下面是他做电视节目的内容以及一组照片,供大家思考和欣赏。从彭教授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和中国文化的精髓。请大家细细阅读。】

 

发件人:彭培根<>;时 间:20120825 09:12 (星期六)收件人:zdjun@263.呢他;抄送人:()附 件:12 (彭培根与俄罗斯建筑大师(上海博俄罗斯馆的设计人)电视巅峰对话.docx ...) 查看全部附件

俄罗斯建筑大师与我在上海卫视的巔峯对话

北京清华大学建筑教授 彭培根

2012826

作者简介:彭培根,清華大学教学三十年,精品课教师之一,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科学院院士,2009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评选“建国六十週年对城鄉建設有贡献人物”之一,优秀外国专家获奖人之一。)

俄罗斯建筑大师 Levon Ayrapetov 中文名字叫翁培韬,生于1960年。他与另一位俄罗斯女建筑师在2006年创建了PAPER建筑设计局。这个设计公司成立后,数年内在各种设计大赛中崭露头角。参加上海博会的俄罗斯馆设计竞赛的有23家设计单位。PAPER一举夺魁。

CCTV财经节目之一,一位才高艺大的编导爱新觉罗•趙阳格格负责制作这一档“中外行业大师之间的智慧碰撞”的节目。计划大约累积够半年的播放量时就会陆续播出。现在(20128月)已经存有二十一集了,再等三、四个月就可以“上视”了。

翁培韬与我见面之前,在上海已经与一两位建筑大师谈过话,但是他觉得他们与中国文化的修养没有太多的关系;因此,提出了更换对话人的协商请求,因为翁自己读了二十多年的儒家和道家的书,尤其是《老子》(註一)。所以趙阳向她的老战友-歌唱艺术家王丹(台湾同学会的一位会员傅盘铭博士的夫人)推荐一位可以与翁大师对话的人。于是我就这样上了【巅峯对话】。我对俄罗斯的文学和音乐很钦佩和欣赏,因此对这位熟读中国书籍的翁大师当然倍加感兴趣。

 

 

在上节目时,我将自己设计的清華校园上海裁缝手工做的现代唐装带到了电视台。这是用西方人用来做燕尾服的、不会起皱的重磅黒丝布当衣料;用缅甸进口的大粒菩提子做扣子(因为男装不能用布扣,以区别女装)。没想到翁培韬试穿后很喜欢,就穿着上了节目。我自己则穿一件黒色橘皮皱纹的皮西服上衣上阵(註二)。这样电视画面的效果就戏剧性。洋大师穿着现代唐装;而代表中国的对话人,则穿着黒皮西装上衣来对话。形成一个戏剧性的对比画面!(图片)

 

 

对话中翁大师主要内容之一是谈了些他对上海博会俄罗斯国家馆的设计理念。俄罗斯馆占地面积6000平方米,是规模最大的一类自建馆。展馆由12个塔楼和“悬浮于空中”的立方体组成,“象征着生命之花、太阳以及世界之根” 12个“花瓣”形成塔楼群,顶部的镂空图案则表现了俄罗斯各民族的多元文化的特色,其外部装饰组件可以自由排列,形成巨幅“活动画面”的墙面。

 

 

翁谈到他对中国文化的喜爱,还有从读中国书籍中,给他带来的俄中文化结合出来的创意灵感。他也谈到俄中两国的一些相似的国情和社会现象,以及它们如何对建筑设计產生的正面和负面的影响。他还对一些中国大型公共建筑,是由西方国家的 建筑师来设计的。但是这类的建筑在西方国家(包括俄罗斯)是不可能被允许建成的。他因而感到不解。因为这些建筑物的设计违反了可持续发展和国际建協(UIA)一系列的原则。我插一句:“那是因为这些西方所谓的建筑大师,缺乏职业道德,把中国当成新武器实验场;设计了一些在他们自己的国家绝不可能建成的建筑”。翁说他同意我的观点。

 

 

    我还告诉他因为中国政府有很好的开放的态度,在大型公共建筑的设计上对外国建筑师提供了公平的机会。但是有一些外国建筑师中的害群之马浑水摸鱼地分得了一大杯美羹。这些建筑师(略低于5%的在中国工作的外国建筑师)所做的卑劣可笑的设计使中国建筑界、知识分子以及人民代表们极为愤怒。于是,很多专家和民意代表,不断地上书给国务院的领导反映,在人民代表大会上提案。这些引起了中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于是签署文件出台规定来防止大型公共建筑出现一些恶劣的设计。在2006年国务院办公会,温总理批评说:“我国有些重大的公共建筑物有贪大、求洋和没有中国特色的问题 . . ”。因此,依据这个精神,国务院《建质1号文件》(五部委联合颁布),就是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对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的拨乱反正的文件。在过去十多年中,国务院的1号文件都是关于农业方面的政策。

    我在对话中的发言内容主要在于:(一)俄罗斯这个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我对他们的文学作品非常钦佩和喜,例如《卡拉馬佐夫兄弟》、《安娜卡列妮娜》、《战争与和平》,还有我最喜爱的小提琴家David Oistrakh等伟大的音乐家和艺术家,他们的音乐都富有诗意和哲理。主要是因为俄罗斯人半年都生活在冰天雪地里,所以才能有坚强的生命力和意志力,同时沉思再沉思,才能有持续的艺术创作力。持续地產生世界一流的文学、音乐和音乐家、哲学家。在二十世纪俄罗斯的思想家,在社会主义的研究和实践上有带头羊地位,那就更是不在话下。

     (二)针对翁设计的俄罗斯馆,我是非常钦佩的,它是我最欣赏的五个馆(包括中国馆)之一。十二个自立的雕塑意义的方形结构是统一中有协调和变化,有点像清代国画大师黄宾虹的 “乱中有序”的艺术效果。 在这一个大长方形基座上,冒出十二个像大烟囱似的雕塑体,看来是象征着俄罗斯民族,跨越于欧亚两洲之上的,和中国一样的多元民族和多元文化。从这十二个“烟囱”可以看出俄罗斯的、欧洲的、亚美尼亚的(翁是亚美尼亚人)、哈薩克的、俄罗斯正教的、穆斯林的、犹太的等中亚的和高加索的、还有和中国文化的MOTIF(神韵);但是最难能可贵的,是因为翁培韬读了二十多年老庄哲学的书,因此他在俄罗斯馆上每一种文化的神韵 都是点到为止。因此达到了“和而不同”并且没有相互争奇斗艳的感觉。我用老子第二章(註)的观念来赞扬翁的设计,他很高兴地说我是他的知音。他自己也引用了一些《老子》书中的话。好在两位(在同声传译室内)一男女的翻译都有很高的水平,对《老子》书中的中翻俄(我听不懂)或俄翻中(我从这个水平可以推论中翻俄一定也不错)都比较到位,肯定是事先做足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以下为三个附註。

    【註一】:

对《老子》第二章的翻译

    这是老子对宇宙、人生和美学的《人文相对论》。

    我在清華大学教了24年的理性建筑(Rational Architecture),2008年被评选为“精品课”之一。虽然是用英语开课,但是我自己写的讲义;开宗明义第一页前言就是老子第二章:

    [原文]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是以圣人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始,生而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居。夫唯居,是以去。

    彭培根对原文所作的现代中文的演绎:

    天下人都知道一种美之所以为美,于是就有產生了丑陋感。大家都知道善之所以为善,(例如满街都是“雷锋”,那就分不清哪些事是善事;哪些是本来就该做的事了)。于是就分不清善与恶了。所以有和无互相赋予生命,难和易相辅相成的,长和短是对比才能显现的,高和下形成了倾斜,音与声是相互谐和的,前和后互相接随(註三) 这个道理是永恒的。因此聖人用无为的人生观来对待世事,用行为而不是言语的方式来施行教化:宇宙万物自然地周转而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开始的。不断地有新的创作或生產但不拥有;有所作为但不去持有,功名有所成就而自居。正由于不居功名,对于得失就无所谓。

    【其实有些中文古文用英文来演绎,反而比现代中文用字少】

Everyone recognizes that which makes beauty - beautiful and thus the concept of ugliness arises. Everyone understands that which makes goodness- good and thus the concepts of badness arises. Hence, being and none being give birth to each other; difficult and easy complete each other; long and short are form each other; high and low lean on each other; sound and echo are harmonious with each other and before and after follow each other……………  <Lau Zi>, Chapter Two

 

【註二】:

从现代唐装看中国文化再生的苗头

我校前任校长顾秉林院士,在2010年清華大学国学研究院成立大会时,也穿着我设计的这种现代唐装,与国学研究院的文化主题相得益彰;体现了中国科学家和中国大学者的儒雅的風度(图片)。在一片西装通吃天下的社会现象中,看到中国文化再生的苗头。本人倍感鼓舞!谢谢顾校长!有好多网友发帖,诸如:“这服装真有特色!在哪里可以买到?”

 

彭培根教授设计的粗布古装

 

教授在CCTV 中央四台“文明之旅”做节目时的照片

2012CCTV4台【文明之旅】节目,我校历史系著名教授彭林先生主谈“礼仪与服装”。我当嘉宾,也展示了我的【现代唐装】系列;中外嘉宾都试穿了我的服装当模特走秀。(图片)

 

工作人员和嘉宾们在试衣

 

 

【註三】:

老子的“前后相随”与因斯坦的相对论异曲同工

翁培韬几次提到《老子》的哲理。我就顺着他的兴趣,谈到《老子》第二章中的两段内容。用现代的语汇来印证一下蛮有意思的。原文是:“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不美矣;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用现代的话说是:我班的女生穿了一件很漂亮的粉红色连衣裙;其他同学很羡慕,结果两周后,班上好几位女同学都穿了这个样式的连衣裙。于是先这种穿连衣裙的几个女生,要不把裙子送人,要不就把裙子剪了;不再穿来上课了;呵呵!翁大师也乐了。

另外一段原文:“……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前后相随……”,我就拿“前后相随”来演绎,这就和因斯坦的相对论是异曲同工的哲理;比方说:美国和俄罗斯的最快的战斗机绕地球三圈比赛,从上海起飛到太平洋,因为俄罗斯最新战斗机速度太快,远远在美机之前,到达伦敦上空时,俄机已经绕行了地球一圈以上,飛到了美机的后面,这时伦敦的市民拍了一张照片,看起来美机领先了俄机。这就是时间和空间的相对论。

   【结尾的花絮】

    节目的编导新觉羅•趙阳格格,突然从导播室出来说道:“停!对不起,你们不能再讲了,原节目是半小时一集,你们已经讲了63分钟了,我只能破例把这次对话编辑成上下集了。再也不可能编成上中下三集了。当翁和我从摄像机前走出来时,编导和摄像等工作小组七八人都给我们很长时间的鼓掌鼓励。他们说:“太精彩了!”。

    谢谢上海卫视!谢谢趙阳格格和全体编导和摄制人员!

 

彭培根教授设计的唐装的袖口

 

 

 

 

~~~~~~~~~~~~~~~~~~~~~~~~~~~~~~~~~~~~~~~~~~~~~~~~~~~~~~~~~~~~~~~~~~~~~~~~~~~~~~~~~~~~~~~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有限公司

(原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010-63071372,电子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政编码: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z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