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此文为仲大军先生在“纳税服务与纳税人权益高层论坛”上的演讲记录,会后有所修改。如何评价我国的税收工作和税收政策,仲大军在这个讲话中提到了一个基本准则,那就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税收合理与否,要从这个国家社会的贫富差距和地区差距上找原因,看一个国家贫富差距大小和地区差距大小,就能看出这个国家的税收水平怎么样?如果这个国家是一个发展非常不均衡的国家,说明这个国家的税收工作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我们要从这个高度认识税收政策。改革开放发展了近30年了,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地区差距也在拉大,为什么非均衡发展如此厉害?税务部门年年都在征税,但是在征谁的税?不征谁的税?已经需要社会引起重视。]

纳税人税负不均导致国家非均衡发展

----在北京“纳税人权益高层论坛”上的演讲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2005422

一、外资内资税收待遇的不平等,不仅造成国内税收资源大量流失,

更对中国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形成越来越严重的威胁,

  中国的纳税人权益是与我国的经济政策息息相关,纳税人群体是受国家政策影响极大的一个群体,国家的税收政策导致不同的纳税人遭遇着不同的待遇。当前我国在纳税方面出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我认为就是国内纳税人的税负太重,而国外纳税人的税负太轻,导致我国的税源大量流失。

举几个简单数字,一个优惠政策,导致我国在外资企业方面每年大约少收入2000亿元的税收。加上我国每年对出口商品的退税,估计至少有3000亿的税源让利给了外资企业和外部消费者!这是一个巨大的数目!是中国的国民财富不应有地向外部流失。在中国的利益遭受巨大损失的情况下,中国商品反而在国外遭到反倾销的抵制,因此,对外资的优惠政策已成为一个损人又害己的政策。

改革开放将近30年了,我们的各项优惠政策,需要不断的及时地调整,一个外资和外向出口优惠政策,实际上使我们国内纳税人的自身权益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这个问题关系非常重大,我们的国民财富,我们整个经济增长的利益,到底流向何方?国内纳税人应当对这种不平等的税收待遇进行抵制。

中国经济在今天是一个和国际经济大量接轨的经济,进出口贸易占我国GDP比重的60%!在这么大的外向经济比重下,在与国际市场如此密切融合的时代,我们的税收政策出现了一头轻一头重的状况,对国内企业征收重,对国外企业征收轻。这种优惠政策继续下去,将对本国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这种不良影响的结果很快就要显露出来。目前,许多国内的企业受到国外企业越来越明显的影响。外资对中国经济利益的攫取已经对值得认真关注。

  所以,我感觉到中国税收政策当前面临着一个大的调整期,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利益调整期。当然要权衡利弊,我在看这些问题的时候,都是从大的宏观角度思考的。例如,中日两国之间的民间矛盾冲突很大,最近发生了很多群众性的游行示威,但请大家注意,这两天我国的新闻言论导向出现了新的转变,开始宣传中日两国一衣带水、维护友好关系的重要性。为什么这样?这里边有原因,中日间的经济关系太密切了,日本对华投资在最近两年间有巨大的增长。中日间的经济往来,2002年两国进出口贸易额是900亿美元,到了2004年增加到1680亿美元,两年间增加了800亿美元。这个经济贸易量的增长是巨大的。为什么大量的日资跑到中国来?是看中了我们的税收优惠政策,看中了我国如此廉价的资源,是来利用我们的土地、劳动力。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经济总量得到增加,但实际利益得到多少?是日本方面拿得多,还是我们自己获益得多?中国要进行认真的核算。从目前看这种局面好象是个双赢的局面,但从环境资源和劳动力的角度看,中国的资源被外部资本如此廉价地利用,这样的发展是难以持续下去的。

因为,在这两年间,人民币对日元大幅度贬值,贬值幅度在25%左右。日本乘着日元升值,不失时机地展开了一轮对华投资。在这两年间,日本对华投资的成本比两年前至少减少了20%,日本人以更小的代价获得在华更大的投资效益,而中国出口日本的产品却因人民币贬值廉价了25%,中国要出口更多的商品,才能换回两年前从日本进口的商品。这一升一贬,中国在对日本的贸易中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答案是明显的。

发达国家现在到处是山清水秀,很少动用自己的土地空间去从事工业生产,而是把那些污染性和破坏生态环境的工业生产尽量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珍惜自己的生存环境,而中国却全然不顾自己的生存环境,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将土地出让给外国投资,让外资赚走大部分的利润,留下巨大的生态环境治理问题让我们自己日后去收拾。

税收政策对一个国家的发展关系巨大。中国的廉价劳动力、环境、土地资源加上优惠的税收政策可以在一个历史阶段掀起一波外国投资高潮,但有高潮也必然有低潮,中国最多还有10年廉价劳动力的时间。当这一波浪潮退去,留给中国的将是什么?是一堆巨大的工业垃圾,残砖断瓦,破旧厂房,污染了的土地,还是一批老迈衰竭的简单劳动力?将来中国国土治理的任务是巨大的,工业垃圾和废物的清除是艰难的。

中国要有远见,及早看到这种前景。中国为自己的劳动力留下足够的养老保险金了吗?中国给4000多万失地农民留下了可持续发展的资本了吗?中国给自己的留下了治理环境污染的足够资金了吗?这诸多问题,我国那些优惠税收政策制定者是否考虑清楚过?

中国的环境问题正在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我们现在赚这点外汇和GDP,合不合算?出口退税,能不能弥补劳动力的损失,弥补生态环境、资源等等方面的损失?这些帐都没有算。可是我们制定的优惠政策30年如一日,一成不变。所以,税收的问题要从大帐上算,一算就是几千亿的问题。这个大帐如果调整过来,这是对中国纳税人的巨大扶持。

二、国内税收待遇不平等的表现:劳动税负远远高于资本税负!

大约上万亿的资本收入基本未纳入税收范畴!

中国税收不不平等的表现是非常严重的。我这里给大家讲几个总体特征性的事实,第一个就是,我国是一个资本收入远远大于工资收入的国家,也就是说,我国是一个低工资的国家,工薪阶层的收入相对于资本收入不成比例。这种情况在世界各国的发展中,都是少见的。然而,在我国,对工薪阶层人员的税收基准却定得很高。

我举一个简单例子,中国的工资收入总量很小,每年大约有1.5万亿,以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来测算,中国的工资收入仅占GDP10%多一点,但请大家注意,即使占GDP这么小比例的工资收入,还要加征个人所得税,当然能征收的所得税也不会有多少。所以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在整个税收比重中是极其低的。

去年开会的时,我们就讨论过,10002000元的工资,到底要不要纳税?中国改革开放将近30年了,国家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普通工薪族的这种收入,是不是完全可以免除?就象农业税一样,现在不是已经免除了吗!今天我在这儿敢于发出预言,中国第一拨免除的是农业税,第二拨将是普通工薪阶层个人所得税的取消。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的工资收入者在总劳动人口中的比例非常低。在这点上,中国和西方国家大不一样,西方国家工资收入者占整个人口的90%多,中国的工资收入者只占总人口的30%左右,工资收入者仅仅是城市、城镇、工业部门的工作者。农民,小商贩,自由职业者不存在工资收入。所以中国的工资收入在国民收入中是个不大的部分,工资收入的比例在GDP中也比较低。

但是这一块却是相对容易征税的一个群体,尽管收入不高,但税负不低。所以我国的税收出现一种“征贫不征富”的特点。说到纳税人保护,我们首先要问:什么人要保护?什么人还要加征?同样是纳税人,哪些人应该少收,免收,哪些人应该多收?这是我们今后应该解决的问题。

既然资本收入大于工资收入,那么我们可以计算一下,每年至少有上万亿元的资本收入没有进入征税范围,现在只对劳动工资进行征税,而对资本的税收基本上还未展开。这是我国税收工作中最大的一个不平衡和不平等!

对资本征税的形式是什么?那就是对资本变成的个人财产进行征税,主要是对富人财产进行征税。然而今天我国的税收结构中恰恰还没有这样的税种和税收安排。请大家注意,去年北京举办的国际汽车展,998万元一辆的英国宾利轿车,被不知名人士一下子就买走了。中国这么一个贫穷发展中国家,却比西方人还要大手大脚地高消费,这是什么国家?一辆宾利轿车可以救助多少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中国少买一辆宾利轿车,可以免掉多少城镇工薪者的个人所得税?

  前几年还兴起大建豪宅的风潮,上海郊区一栋豪宅1.2亿,占地几十亩,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没有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那样的自然禀赋,根本没法儿高消费,也就是说中国养不起富人,中国今天要明确地提出这个问题:中国根本承担不了高消费的精英,如果一任中国的精英发展,中国会一代一代地循环着农民起义或贫民起义。为什么革命要在东方国家产生呢?为什么欧美国家避免革命呢?这和自然环境是密切相关的。在我们国家,如果按照中国的国情办事,我们的税收政策和经济政策就要根据本国的国情认真制定。

现在的新富阶级,他们的消费往往不以个人所得的形式消费,全是以公款消费形式。去年社会曾经讨论过民营企业家的个人所得税问题,他们的消费开支根本不体现在个人消费里,全是以企业的形式花销。这些税怎么收?需要想办法。中国的税收战线上的工作者肩负着重大任务,假如我们从以流转税为主向财产税为主和消费税为主这个方向转移的话,我们的工作量是巨大的。因为以财产税为主,这种税收模型必须建立起一个巨大的社会网络,必须摸清社会上所有的人的财产情况和收入情况,工作量很大。中国能像美国人那样,所有的人都有帐号,电脑里都可以查清吗?中国能做到吗?现在恐怕还做不到。但是中国应该往这个方向转变,不进行这种调整的话,我想这个社会的发展将会存在非常大的矛盾。请大家注意,今年两会开始提出全新的改革目标:和谐社会。两会中所反映的很多问题,都是由于我们税收存在的问题所导致的社会问题。所以,我们需要上升到这个角度去看税收政策和税收体制的变革。

三、从和谐社会的高度考虑我国的税收结构和税收政策调整

中国的税收结构必须调整,目前这种模式基本上还是从计划经济延续下来的模式。我感觉现在如果从纳税人权益方面考虑问题的话,如果不调整我们当前国家的经济政策的问题,税收政策的问题,还有就是我们税收结构的问题,如果不进行这几项大的调整的话,我们仅仅从小的方面着手,可能不解决问题。

当前我国的纳税人的一个主要特征是:生产者税负比消费者重。比如我们国家现在税收的主要税种是流转税,我们的税收主要来自生产部门,流通部门,而不是来源于所得税和消费税。西方的企业,只要在生产流通领域里,就没有税。你这个钱成为你的个人财产的时候,你要消费时才进行征税,这种征税是比较合理的征税。就是说,他只征那些有财富的有消费能力的人的税。对于那些仅仅维持生存温饱的人来说,是没有必要征税的。可是我们国家现在的税收,农民也要交税。工薪阶层,也要一丝不少得交税。真正有钱的部门税拿不上来。

今天在座的都是搞税务工作的人,怎么考虑调整税收的问题,请大家注意下面这个原则性的问题:看一个国家贫富差距大小,看一个国家地区的差距大小,就能看出这个国家的税收水平怎么样?如果这个国家是一个发展非常不均衡的国家,说明这个国家的税收工作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我们要从这个高度认识税收政策。我国改革开放发展了将近30年了,为什么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地区差距也在拉大?为什么贫富差距发展得这么厉害?我们的税收工作者年年都在征税,但是在征谁的税?保护什么人的利益,损害什么人的利益?我们要从这个高度思考我们的税收工作。新一届中央领导提出了和谐社会的目标,这给我们的税务工作指出了一个新的方向。

当然,税收有多种功能作用,比如说扶持新经济部门、优化产业结构、增强国防保卫国家安全。但我请大家注意,税收最大的功能还是调整社会的贫富分化,调整社会发展的非均衡问题,地区发展的非均衡问题。我们要把税收的任务提高到这样的角度。并不是说每年政府财政税收越高越好,增长越快就越好。税收增长越快,也可能意味着纳税人的负担越重。今后要多在政府支出上做文章,你的支出到什么地方去了?是否对整个社会进行了那种均衡的发展?政府提供了多少公共产品?你是把这部分税收资源用到了非均衡的发展上去了,还是用到了均衡发展的方面去了?这是给我们提出非常重要的任务。

总之,怎样合理运用我们的税收资源,怎样合理支出纳税人所提供的这种税收资源?我感觉这些问题与纳税人权益意识的觉醒密切相关。像刚才几位专家所讲的,如果要能形成对政府的制约和约束的话,就需要纳税人的维权行为。所以中国纳税人的概念是一个新的概念,纳税人的组织,更是一个新的组织。没有这种力量的制衡,我们的政府就是一个没有约束和控制的政府,政府的支出就很可能是不合理的投向和投入。我们的纳税人要经常询问:政府的钱投到什么地方去了?

刚才顾海兵教授讲了,他赞成要彻底取消出口退税,这1500亿对出口产品的免税,我们怎么能对国外的人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消费者这么慷慨!对我们自身的老百姓这么苛刻呢?这几千亿补贴外国消费者的税如果补贴到“三农”方面,中国农民还至于那么贫穷吗?还用收那点农业税吗?所以,我们要把税收政策上升到整个社会和谐发展的高度来考虑,要与和谐社会的最高目标联系起来。

四、从纳税人权益角度引发出的税收政策新思考

现在有很多领域的税负是非常不均衡的,前几天我接触到陕北油田方面的一些问题,为什么陕北油田民营企业和国营企业争夺得如此厉害,就是一旦开采了油田之后,那就是黄金万两,因为我们没有矿产税,没有资源税,谁捞到这个项目,钱就哗哗地来了。我想,在这些部门里,国家如果在这些方面堵住了漏洞的话,要比我刚才说的工资税收那点蝇头小利不知要大多少!我们的税收工作往往是捡了芝麻,漏了西瓜。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税收的两大任务:一个是产业扶持,一个是社会均衡发展,这两个大目标。税收政策和产业政策密切相关,但是有些部门,有非常多的产业,税收的扶持政策是不合理的,该收的没收,不优惠的还继续优惠,该优惠的而没有优惠。这是我们的税收产业政策问题,当然这涉及到千千万万在各个产业中的纳税人的利益。

中国的纳税人从广义角度讲,所有的公民都是纳税人,但是纳税人和纳税人之间有天壤之别。怎么保护那些真正的纳税人的利益?今天在企业生产领域,如果大家都去按规定去交税,非常多的生产企业没法儿生存和发展,我们生产和流通方面的税收太高,税负太重。怎么把这一块降下来。

  中国纳税人权益保护问题,是一个社会还没有清楚认识的大问题。美国当年是怎么独立的?就是纳税人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而独立的。也就是说,是由于英国的税收太重,导致了美国的独立。对于中国来说,纳税人的权益问题还是一个崭新的课题。中国今后能不能出现那种正当的合理的纳税人的维权活动,政府和纳税人之间能否建立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这都是崭新的研究课题。我想没有纳税人的监督和钳制,我们的税收资源是不会合理利用的。特别是社会财富是不会合理在整个社会之间合理、公平地分配和流动的。这是最根本的问题。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要有纳税人的维权行为,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这个会议的意义非常重要。

  我就说到这儿。真正的纳税人权益保护在于我们自身,在于我们大家,在于我们这样的会议,我们希望有更多这样的会议和研讨继续召开。

---------------------------------------------------------------------------------------

与会人员名单

一、各级专家领导

张国民 内蒙人大副主任、纳税人协会会长

夏 日 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

卢仁法 国家税务总局前副局长、中国慈善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名誉会长

汪文彦 国家税务总局征管司司长

张迪肯 中国税务报社长

刘隆亨 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博导

高培勇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副所长

丛 明 国务院研究室宏观司副司长

顾海兵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仲大军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高世星 原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司长、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秘书长

于 斌 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副司长

韩绍初 原财政部税收司司长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常务理事

郭宏德 中国财政部税改司顾问

李丽凤 国家税务总局征管司博士

王纪平 北京市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

孙振刚 北京市国际税收研究会会长兼办税人员分会会长

赵小玲 纳税人报社社长

王诚尧 原财政部科研所研究员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常务理事

张明娥 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高级经济师、处长

刘剑文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丁 一 社科院法学所博士

三、地方各级领导及机构

张树义 内蒙人纳税协会副会长

蔡洪利 中国税务报主任记者

陈 明 鑫鼎立维税务师事务所总经理

乔淑平 华信诚税务师事务所主任

李 荣 华信诚税务师事务所主任

张春芳 山西临汾市地税局征收分局局长

许 高 山西临汾市地税局总经济师

苏光木 济南市国际税收研究会秘书长

李师太 济南市国际税收研究会理事

邵 峰 无锡市惠山地税局局长

吴江华 江西省抚州地税局主任

周拴贸 山西临汾地税局稽查局副局长

黄 盾 澳中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客户经理

王 迎 澳中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客户经理

高桂霞 澳中国际人才交流协会总代表

董振兴 洛阳国税局主任

李夏新 洛阳国税局主任

吴民建 《纳税人之窗》网站总经理

袁恒瑞 青岛市李沧区纳税人协会秘书长

石 君 北京纳税人网总经理

魏松乔 浙江省湖州市国税局处长

郭瑞雪 大连地税局处长

范宗荣 陕西省宝鸡国税局调研员

张 鹏 山东济宁市地税局纳税服务中心主任

张越红 洛阳西工纳税人俱乐部主任

徐秀兰 哈尔滨市地税局副局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