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件人:张龙<gitar_zl@126.com>; 收件人:<zdjun@263.net>;d抄送人:()时间:20120913 14:21 (星期四) 附件:宏观经济与用电量研究

 

宏观经济大棋局 用电增长的源动力

----浅谈宏观经济与用电量关系

电力公司市场营销部 张龙

20129

引言:

2012年经济前景看似不乐观,引起了我们对电力供需形势的担忧。公众普遍认为,用电量是经济的先行指标,换句话说,经济应该就是用电量的决定因素,是不是这样呢?经济结构与用电量结构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三驾马车之中谁又是GDP增长的主力呢?

如果GDP决定了用电量,那么我们完全就可以通过研究经济趋势来预判用电量市场。诸多宏观经济指标不断刺激眼球,令人眼花缭乱而又无所适从,我们需要找到其中的关键指标和先行指标,研究它们与GDP之间存在怎样的先后关系,它们又是如何反映经济的不同侧面,如何提示暗藏的经济运行风险,如何预判宏观政策导向?

人人都说中国股市是政策市,宏观经济又未尝不是呢,2009年政府为提振经济,开出一系列“猛药”,才有了中国的“一枝独秀”,随着经济泡沫不断被吹大,中国式增长的弊端越发显现,影响了稳定“大局”,政府开始调房价、收银根、降通胀,经济和用电指标再次调头向下,宏观调控的威力如此之大,它是如何影响GDP的?如何看待房地产行业对经济的影响?它又是如何影响用电市场的?用电市场是不是政策市呢?

下面将对以上三大问题进行逐一浅读。

 

一、GDP与全社会用电量的关系. 1

1  GDP与用电量的关系. 1

2  经济结构分析. 1

3  三驾马车分析. 2

4  小结. 2

二、宏观经济指标分析. 2

1  PPI和CPI 2

2  货币供应量. 2

3  PMI 2

4  小结. 2

三、宏观调控效力分析. 2

1  支柱产业—房地产. 2

2  房地产政策历程. 2

3  房地产政策的影响分析. 2

4  小结. 2

四、总结. 2


一、GDP与全社会用电量的关系

1、 GDP与用电量的关系

国内生产总值(GDP)是指在一定时期内(最小周期为季度),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中所生产出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常被公认为衡量国家经济状况的最佳指标。它不但可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表现,更可以反映一国的国力与财富。

 

图1 近四年GDP与全社会用电量

 

经济发展,电力先行,全社会用电量被视为经济的先行指标,是不是这样呢?对比2008年以来各季度全国GDP(季度统计数据)和全社会用电量曲线(图1),我们可以发现以下规律:

1)  2008年至2011年期间,全社会用电量和GDP均呈波浪状上升;用电量的波峰在三季度,而GDP的波峰在四季度,可以初步得到结论:用电量是GDP的先行指标,可以提前一个季度预示经济走向。

2)  大多数情况下,用电量的波动方向与下季度GDP的波动方向一致,即用电量环比增涨或下降,预示着下季度GDP环比将有同方向的变化。仅出现过两次用电量波动趋势与GDP背离的情况,第一次出现在2009年,一季度用电量环比降低4%,而GDP在二季度却环比增长了13%;第二次出现在2010年,一季度用电量环比降低2.5%,而GDP在二季度却环比增长了12%。两次背离的原因较为复杂,第一次可能与国家出手救市有关,导致GDP强力回升,背离了经济规律本身的影响;第二次可能与云南等地特大旱灾有关,一方面因缺水春灌用电量影响减少,第一产业产值虽受影响,但对GDP影响不大,另一方面因缺水火电发电量占比提高了1个百分点,带动煤炭、物流等行业GDP的增长。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一般情况下,用电量的波动方向与下季度GDP波动方向一致。

 因此,用电量是GDP的先行指标,可以提前一个季度反映经济走向,而经济又是用电量增长的决定因素和源动力,研究经济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揭示用电市场发展规律,提高前瞻性。下面,将通过对经济的深入研究来提示用电市场的奥秘。

2、 经济结构分析

从经济结构上,GDP可分成三个产业,其中第二产业GDP约占经济总量的47%左右(表1),第三产业占43%左右,从对国民经济的贡献角度看,第二、三产业同等重要。

 

                                                                                               表1     近四年各产业GDP占比

GDP

(亿元)

经济结构

第一产业

占比

第二产业

占比

第三产业

占比

2011

471564

47712

10.1%

220592

46.8%

203260

43.1%

2010

401513

40534

10.1%

187383

46.7%

173596

43.2%

2009

340903

35226

10.3%

157639

46.2%

148038

43.4%

2008

314045

33702

10.7%

149003

47.4%

131340

41.8%

 

从用电结构上看,第二产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75%左右(表2),其中重工业占比高达61%左右;第三产业的GDP贡献虽与第二产业基本相当,但用电量仅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0.8%左右。因此,第二产业单位GDP能耗大,是用电主力,其中重工业又是第二产业用电主力,应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表2     近四年各产业用电量占比

全社会用电量(亿千瓦时)

按用电结构分

第一产业

占比

第二产业

占比

其中:重工业

占比

第三产业

占比

2011

46928

1015

2.2%

35185

75.0%

28803

61.4%

5082

10.8%

2010

41923

984

2.3%

31318

74.7%

25699

61.3%

4497

10.7%

2009

36587

948

2.6%

27125

74.1%

22132

60.5%

3946

10.8%

2008

34268

879

2.6%

25863

75.5%

20984

61.2%

3493

10.2%

 

分析第二、三产业GDP的季节性波动,可以发现以下特点:

1) 近几年来,随着国民经济平稳增长,第二产业GDP也处于增长通道中;第二产业GDP具有较强的季节性波动规律(图2中红线),波峰在每年的第四季度,第二、三、一季度依次减少。

2) 一般情况下,一季度GDP会高于上一年三季度,但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一季度GDP下滑明显,已低于2008年三季度(图2划圈部分),到了二季度,经济刺激政策开始见效,第二产业GDP才重返上升通道。用电量的波动已提前有所预告,2008年第四季度用电量低于第二季度,预示着经济的下滑即将出现。

3) 第二产业GDP与全社会用电量波动趋势大体一致,且滞后于用电量一个季度,但在每年的二、三季度会出现背离,即第三季度GDP低于第二季度,而第二季度用电量却高于一季度,这是春节原因造成的。

4) 第三产业GDP也具有较强的季节性波动规律,波峰同样在每年的第四季度,第三季度次之,一、二季度基本相当(图2中绿线);第三产业GDP与全社会用电量波动趋势完全一致,且滞后用电量一个季度。

5) 近几年随着国民经济平稳增长,第三产业GDP也处于增长通道中;一般情况下,第一季度GDP会高于上一年第三季度;第三产业GDP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不大,2009年一季度GDP虽未低于2008年三季度,但增长势头已明显受到遏制,二季度国家经济刺激政策开始见效后,第三产业GDP也重返上升通道。

6)  

图2 近四年GDP与第二、三产业用电量

3、 三驾马车分析

从经济增长动力角度,国内生产总值可分成消费企业投资、政府支出和净出口四个部分,人们常把投资、消费、出口(不是净出口)比喻为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

                                                                                           表3     近四年三驾马车GDP贡献

GDP

(亿元)

三驾马车贡献

投资(含城镇和农村)

占比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占比

出口

占比

2011

471564

348250

73.9%

181226

38.4%

122810

26.0%

2010

401513

278140

69.3%

154554

38.5%

107580

26.8%

2009

340903

224846

66.0%

125343

36.8%

82548

24.2%

2008

314045

172291

54.9%

108488

34.5%

100912

32.1%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指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以及其他行业直接售给城乡居民和社会集团的消费品零售额,它是研究居民生活水平、社会零售商品购买力、社会生产、货币流通和物价的发展变化趋势的重要资料,按消费形态划分为商品零售和餐饮收入两部分,其中商品零售是指售卖非生产、非经营用实物商品的金额。

从近四年经济数据来看(表3,因数据统计口径可能有重叠,投资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大于GDP总量),投资对经济贡献最大,且占比逐年提高,到2011年已提高到GDP74%;消费占比近两年也有提高,但增幅非常有限,在2011年占比仅为38.4%,且份额有所下降;出口占比起伏不定,在2009年甚至出现了出口额负增长,这与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动荡、人民币升值和贸易战等多种因素有关。

事实证明,虽然政府希望消费逐渐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拉动力,但实际情况是:投资—长期消费或政府消费才是主力,且地位日益突出;真正源于人民生活的消费虽被多次拉动,但总量仍非常有限,且略显后劲不足,无法起到主力作用;出口—海外消费非常不稳定,经济附加值不高,还加大了国内通胀压力(下文将详细论述),增加了经济对外依存度,为经济长远发展埋下隐患。因此,我们研究经济时,应更多地关注投资。

从三驾马车月度波动特点来看,城镇固定资产投资额(不含农村部分,约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87%)季节性波动规律明显(图3红线),26月逐渐增加,612月呈W形,每年的6月和12月为全年投资的高峰。消费全年起伏不大(图3绿线),仅在每年的岁末年初达到相对高点。出口全年起伏也不太大(图3紫线),仅在12月春节期间较低。因此,我们关注投资数据时,应更多地关注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数据波动是否符合规律。

 

图3 近四年三驾马车产值

 

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结构按项目隶属关系分析(表4),以地方项目为主,且比例逐年提高,在90%以上;从建设性质角度分析,新建项目比重较大;分产业看,第三产业比重略大,且逐年提高,第二产业比重次之,且逐年降低,说明中央的确在大力扶持第三产业发展。因此,关注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时,应更多地关注地方政府对第二、三产业新建项目投资

                                                                                              表4      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结构

城镇固定资产投资

项目隶属关系

按产业分

按建设性质分

中央

地方

第一产业

第二产业

第三产业

新建

扩建

改建

2011

301933

6.7%

93.3%

2.2%

43.8%

53.9%

47.6%

14.0%

8.7%

2010

241415

9.0%

91.0%

1.6%

41.9%

56.5%

47.3%

14.1%

8.1%

2009

194139

10.1%

89.9%

1.7%

42.4%

55.9%

46.5%

15.7%

7.8%

2008

148167

11.2%

88.8%

1.5%

43.9%

54.6%

44.6%

16.5%

6.0%

4、 小结

用电量是GDP的先行指标,可以提前一个季度反映经济走向,而经济又是用电量增长的决定因素和源动力,换一个角度说,研究经济就是研究用电市场,研究经济规律也可以加强对用电市场的前瞻性判断能力。

第二、三产业GDP均有较强的季节性波动规律,共同影响着GDP和用电量的波动,其中第二产业单位GDP能耗大,是用电主力,重工业又是第二产业用电主力,应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从三驾马车来看,投资始终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其中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具有较强的季节性波动规律,影响着GDP和用电量的波动。从投资结构来看,地方政府在第二、三产业新建项目投资力度最大,是投资主力中的中坚力量。

二、宏观经济指标分析

 除了以上文涉及的GDP、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进出口等指标之外,我们常见的宏观经济指标还有CPIPPI、工业增加值、PMI、汇率、利率、存款准备金率、货币供应、宏观经济影响指数、消费者信心指数、企业家信心指数、财政收入、税收收入等,它们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我国国民经济总体情况,以及投资、消费、金融和财政等方面的状况。按照与GDP的先后关系,可以将它们分为先行指标、同步指标和滞后指标,通过对关键指标的研究,可以预知经济走向和总体趋势,并希望通过对它们与GDP的关系研究来预判用电量走势。

1、 PPICPI

 PPI为生产者物价指数(亦称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反映原料、半成品和最终产品等三个生产阶段的物价水平。CPI为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反映与居民生活有关的产品及劳务价格变动,通常作为观察通货膨胀或紧缩的重要风向标。PPICPI的计算都是建立在去年同期数=100的基础上,因此它们只能反映同比变化情况,而无法反应绝对价格情况。

PPI反映生产环节价格水平,CPI反映消费环节的价格水平。从通货膨涨的成因来看,有需求拉动型和成本推动型两种,因此在卖方市场条件下,即需求刚性较大、替代品较少的时,PPI的上涨将最终传递给CPI,如电力、水等能源价格,国家虽进行管控,但长期来看也难挡PPI上涨带来的价格上调,从而影响CPI;在买方市场条件下,即需求刚性不大、替代商品较多时,PPI很难传递到消费品价格上,更多地需要企业压缩利润来消化成本,我国出口商品多为此种类型,成本上涨的结果多为利润空间减少,企业倒闭。

对于国民经济而言,PPICPI都很重要。PPI上涨在不能传导压力至CPI的情况下,会导致企业经营困难,加剧经济下行风险;如果传导给CPI,将引起通胀和社会需求的下降,最终还会影响经济。CPI直接影响民生,是政府制定经济政策的重要参考依据,对宏观政策的影响更大,201010月开始的9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和5次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就是在CPI同比增幅不断被刷新的背景下实施的。因此,通过观测PPICPI走势可预判宏观调控政策走向

 

图4 近四年PPICPI和全社会用电量

 

对比近四年经济数据走势(图4)可以发现:PPICPI波动趋势大体一致,都在2009年落到100%以下,但PPI波动幅度明显较大,CPI相对平缓,说明PPI只将部份压力传导给了CPI,而不是全部,其余部分由企业自行消纳。在20101月—20119月期间,PPI持续高于CPI,企业利润在空间在持续缩小,直至不堪重负,最终导致了小企业倒闭潮,从去年8月份用电量增速开始持续下滑。因此,综合分析PPICPI的历史走势,一定程度上可了解企业的经营压力,预知经济的潜在风险。

2、 货币供应量

货币供应量,是指一国在某一时期内为社会经济运转服务的货币存量,它由包括中央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供应的存款货币和现金货币两部分构成,主要分为三个层次:

M0:流通中的现金

M1(狭义货币供应量)=M0+活期存款

 M2(广义货币供应量)=M1+定期存款+储蓄存款+其他存款+证券公司客户保证金

扩张的M0,增长的财富

货币是经济活动的载体,经济繁荣推动货币需求,货币的增发在“缺钱”地区也会促进经济增长,货币政策是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因此,通过对货币供应量与社会财富的对比分析,应该可以窥探经济趋势和宏观调控方向。

近些年,受经济规模的增长和政府宏观调控政策影响,货币供应量在不断增加。2011年底M22008年初增长104%M0增长38%,全年GDP(按当时价格计算,国家公布的增长率是按不变价格计算的)增长50.2%,物价增长14.5%,全社会用电量增长36.9%。这几个数据关系非常耐人寻味,GDP增长减去物价增长后基本等于M0增幅和用电量增幅,即50.2%-14.5%=35.7%38%36.9%。此外,四年来,年底M0规模基本稳定在全年GDP11%水平。

                                                                                                      表5     近四年货币供应量

 

全年GDP(亿元)

年底M0(亿元)

M0/GDP(亿元)

年底M1(亿元)

年底M2(亿元)

2011

471564

50700

10.75%

289800

851600

2010

401513

44628

11.12%

266622

725852

2009

340903

38247

11.22%

221446

610225

2008

314045

34219

10.90%

166217

475167

 

也就是说:社会财富的增长不但会带来用电量的增长,也会带来M0的同步增长,M0总量基本维持在GDP11%左右,而M0增长速度高于扣除物价增长因素的GDP,因而货币的实际购买力在下降;M0增速与GDP基本持平,M0的波动方向与GDP大体一致。因此,通过观测M0也可观测经济走向,从而观测用电量走向。

泛滥的M2,火热的投资

M2不仅反映现实的购买力,还反映潜在的购买力。若M1增速较快,则消费和终端市场活跃;若M2增速较快,则投资活跃。M2过高而M1过低,表明投资过热、需求不旺;M1过高M2过低,表明需求强劲、投资不足,有涨价风险。

中国是一个生产型的经济体(投资和出口为主),所以找到企业的先行指标,也就找到了中国经济的先行指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蔓延到中国,经济形势从奥运前夕开始下滑,2009年一季度GDP跌入谷底(图12),社会用电量先于GDP变化从2008年四季度开始迅速下滑。200810月,政府开始密集出台经济刺激政策;9月—12月,4次调降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调降小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4个百分点,贷款利率调降2.16个百分点,11月新增信贷(图5)带动M2开始迅速增长(图6),GDP2009年二季度开始重回上升通道(图2)。先于GDP一个周期,用电量从一季度也开始缓慢回升。

 

图5  近四年新增信贷和全社会用电量

 

 

图6           近四年货币供应量和全社会用电量

 

因此,M2增长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先于GDP半年左右的时间开始发力(GDP为季度指标,难以将M2波动对GDP的影响时间精确到月),关注M2变化趋势,及引起M2变化的产业政策和货币政策,便可以提前半年预知GDP走向,也可提前一个季度预知用电量走向。但是,对于经济而言,M2的快速增长能否有效拉动GDP,还取决于企业“缺钱”还是缺“订单”。

巨额的外汇储备,GDP增长的助推器?

广义货币供应量取决于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长期以来,我国实行强制结售汇制度,即中国的企业出口挣回美元后,需将这些外汇全部卖给央行,央行把外汇储备起来,同时向卖方—出口企业支付相同数额的人民币,外商投资也是如此。因此,储备外汇的同时,需向国内市场投放同等数额的人民币,而这种货币为基础货币,因其具有使货币供应总量成倍放大的能力,因此又被称为高能货币,通过乘数效应可以对货币供应产生成倍的放大作用,最终导致M2的同倍数增长。我国长期贸易顺差和外商投资的结果是外汇储备和M2快速增加,GDP快速增长。外汇储备的增长意味着净出口商品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增加,除了直接创造出的GDP外,还通过带动基础倾向和M2增长进一步拉动GDP

我国外汇储备由20081月的15898亿美元增长到201112月的31811亿美元(图6所示已折算为人民币),四年间恰好翻了一番,也恰好与M2的增幅相等。外汇储备占M2的比例稳定在25%29%之间,只是随着近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不断升值占比略有减少。充满悬机的数据不禁让我们思考,外汇储备、M2GDP之间到底存在什么关系?

 分析M2增长、外汇储备与净出口+FDI(外商直接投资)之间的关系可以发现(图7):净出口+FDI与外汇储备基本保持同步增长,由于存在国际热钱的流动和对外投资,二者的存在一定的差异;200812月开始,M2增速开始大幅超过外汇储备(图7划圈部分),说明M2的增长主要动力来源于货币的超发和货币乘数的放大,货币政策对M2的影响力远远大于外汇储备带来的基础货币增发效应

200810月—20099月,FDI+净出口高于外汇储备增幅,央行在20089月—12月期间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4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5次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说明奥运之后对外投资和热钱撤出较多。20109月—201111月期间,外汇储备高于FDI+净出口增幅,央行在201010月—20117月期间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9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5次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同时人民币兑美元加速升值,对外投资减少,热钱流入增加,外汇储备增长已超过净出口+FDI

 

图7   M2增长构成分析

3、  PMI

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是国际通行的宏观经济监测体系,涵盖生产与流通、制造业与非制造业等领域,对国家经济活动的监测和预测具有重要作用。PMI调查来源于企业采购经理对于本月生产和财务情况的分析判断,是市场变化的第一手资料,反映了经济的变化趋势,是经济监测的先行指标。采购经理人指数是以百分比来表示,常以50%作为经济强弱的分界点:即当指数高于50%时,被解释为经济扩张的讯号;当指数低于50%,尤其是非常接近40%时,则有经济萧条的忧虑。

中国的PMI调查样本中,以大中型企业为主,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外资企业、国有企业的比重分别占35.6%27.6%20.5%12.6%。东部企业占63.6%,中部占 23.6%,西部占12.8%,共包括726家企业。

 

图8 我国PMI与全社会用电量走势

 

对比近四年我国制造业PMI、非制造业PMI与全社会用电量曲线(图8),可以发现以下规律:

1)       制造业PMI较为平缓,没有明显的周期性规律,20084月开始,PMI已显出疲势,到了910两月,快速下滑到历史最低点,之后开始迅速回升,变化轨迹与国内经济形势恶化、政府救市、M2快速增长的时间节点非常吻合,说明制造业PMI受宏观经济影响。制造业PMI基本运行在50以上的区间,它支撑了用电量长期以来的持续增长。

2)       非制造业PMI波动较大,周期性规律较为明显,每年45月是全年的最高值;57月之间会出现一个V形走势,然后继续水平运行;从10月到来年的3月,再形成一个W形走势,并在11月和2月形成全年两个最低点。虽然非制造业PMI2008年底也达到历史低点,但受宏观经济影响较制造业要小。

3)       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共同影响全社会用电量走势的发展。制造业规模大、能耗大,因此制造业PMI影响着用电量的长期走势;非制造业PMI波动较大,影响着用电量的月间短期波动。

4)       PMI与全社会用电量走势大体一致,且先行于社会用电量3个月左右的时间1区中PMI拐点出现在20084月,用电量拐点出现在20087月,提前3个月;2区中PMI拐点出现在20095月和200910月,用电量拐点出现在20097月和20101月,提前23个月;3区中PMI拐点出现在201045月,用电量拐点出现在78月,提前3个月。

5)       用提前3个月的规律来分析用电量波动,可以发现:每年2月用电量较低,除了因春节因素外,也与11月的非制造业PMI低点有很大关系;78月期间的高用电量,一方面缘于气候因素,另一方面来源于45月非制造业PMI的推动。

6)       分析2011PMI和用电量走势:3月制造业PMI开始持续下滑(4区域),到5月已几近跌破50%分水岭,预示下半年用电增速可能下滑。非制造在PMI4月开始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并在57月的V形规律走势后,8月继续下行,形成了当年的第二个W形,制造业与非制造业PMI趋势的反常现象预示下半年用电增速下降已为必然事件,2011年下半年的用电量走势恰恰验证了这个预言。

4、 小结

物价指数(PPICPI)、货币供应量(M0M1M2)和PMI(制造业PMI和非制造业PMI)分别从不同角度反映了GDP的变化趋势,是我们预判经济走向的重要指标。

PPICPI分别从生产和消费者角度反映了价格情况,二者虽与GDP没有直接关系,但对宏观调控政策导向有重要影响,并可预判经济风险。PPI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波动较大,只能将部分上涨压力传导给CPIPPI持续上涨必然会加大企业经营压力,影响GDPPPI急剧变化也会促使政府采取宏观调控措施,减小企业经营压力,避免经济的大起大落;CPI直接影响社会稳定,政府对它关注度要高于PPICPI长期高位运行必将推动政府出台紧缩的货币政策,从而影响经济。

货币供应量与GDP呈正相关关系,是GDP的重要领先指标,并与GDP相互促进:M0总量基本保持在GDP11%左右,并与扣除物价上涨因素的GDP基本保持同幅度增长,是GDP的重要货币表现;M2快速增长是促进投资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货币政策对M2的影响要远超过外汇储备,政府通过放大货币乘数(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存贷款利率)可以成倍放大广义货币供应量,促进投资。M2是货币政策的重要表现,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将在半年后见效,是GDP的重要先行指标,是预判经济走向的重要观测指标。

PMI可以准确预测GDP和用电量走势,是GDP的重要领先指标,也是日常预测经济和用电量走向的重要观测指标,它的波动先行于GDP半年时间,先行于用电量一个季度。制造业PMI运行转为平稳,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较大,影响用电量的长期波动;非制造业PIM季节性周期波动特征较为明显,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不太大,影响用电量的短期波动。

通过对货币供应量和PMI的监测,我们基本可以提前半年预判经济走势,因此也就可以提前一个季度预判用电量走势。分析物价指数(PPICPI)的运行,可以帮助我们发现潜在的经济运行风险,预判宏观调控政策导向,在M2变化之前,提前半年以上时间便可洞悉经济可能的走势,为应对用电市场的变化留出更充裕的时间。

各种宏观经济指标从不同侧面反映了宏观经济的总体状况,虽然各指标意义明确、定量而非定性,然而,它们只是宏观经济形势发展和宏观政策实施之后的最终结果,如果能够预判宏观调控政策导向,并从中预判宏观经济所受的影响,我们便可以在宏观经济指标有所“表现”之前赢得更多的时间。

三、宏观调控效力分析

宏观调控在经济运行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国宏观调控的主要任务是:保持经济总量平衡,抑制通货膨胀,促进就业,促进重大经济结构优化,实现经济稳定增长,保持国际收支平衡等。主要内容包括:制定经济政策和措施,制定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完善经济发展的制度、收入分配制度和税收征管制度,运用价格、税收、信贷等经济杠杆,调节国民收入分配,协调和控制社会再生产各个环节,编制各项经济计划等。单一方式的宏观调控作用有限,政府往往出台“组合拳”调控经济。

2008年底以来,政府屡出重拳、调控经济: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出台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大兴铁路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出口退税力度,出台汽车、家电、装备制造业、船舶工业、电子信息、轻工业、石化、有色金属产业和物流等产业振兴规划,结果是M2大幅上涨,GDP强力回升的,物价指数高位徘徊,房价快速上涨。下面以房地产业调控为例,分析宏观调控对经济运行和用电市场的重要影响。

1、         支柱产业—房地产

房地产是我国的主导和支柱产业。20082011年间,房地产开发投资额连年上升,直至翻番(表7),占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稳定在20%左右,其季节性波动规律与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基本相同(图9),占GDP的比重由9.7%逐渐上升至13.1%,其重要性日渐突显。

                                                                                              表6      近四年房地产投资占比

GDP(亿元)

城镇固定资产投资

GDP比例

房地产开发投资

占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比例

GDP比例

2011

471564

301933

64.0%

61740

20.4%

13.1%

2010

401513

241415

60.1%

48267

20.0%

12.0%

2009

340903

194139

56.9%

36232

18.7%

10.6%

2008

314045

148167

47.2%

30580

20.6%

9.7%

 

9,我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城镇固定资产投资走势

 

房地产业能够拉动了大概60个产业的发展,受益行业分布在房地产开发周期的直接投资阶段、装修阶段、消费配置阶段。首先拉动建筑建材行业,先是水泥行业,随后是玻璃、铝型材、钢构等建材;然后,地产将拉动木板、家具、家用化工用品的相关行业;再然后,拉动家电行业,整体滞后期在半年至一年,其中空调首先被拉动,彩电、冰箱、洗衣机、厨卫等直接相关的家电行业其次;最后沿产业链向上,拉动家电配件的相关行业,如压缩机、电机制造、散热器、液晶家电产品等,并一直波及到相关原材料行业。

相关文献根据2000年投入产出表大体估算,每100元的房地产需求(或建筑业的产出)可以带动34元的机械设备制造业需求、33元的金属产品制造业需求、19元的建筑材料及其他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需求、19元的化学工业需求、17元的炼焦、煤气及石油加工业需求、17元的采掘业需求。综合对所有行业的影响,每100元的房地产需求,大约会影响其他行业215元的需求,如果再加上房地产自身的需求,会影响315元的总产出。因此,扣除土地购置费后,房地产开发投资通过关联产业和拉动消费对GDP的拉动,对经济增长的总贡献率已超过20%

也有文献认为,业界过分夸大了房地产行业的作用。但地方政府对房地产仍情有独衷,从稳定经济方面来看,房地产产业的大幅波动,可以带动其它相关产业也出现波动,最终必然会引起经济的波动,房地产业的支柱地位不可小视。

2、 房地产政策历程

图9 我国房屋销售价格指数走势

 

10为房地产价格指数(以去年同期价格=100为基准,大于100表示房价同比上涨),长期以来,价格指数运行在100以上,结合该图一起来回顾一下房地产业的重要调控政策:

2003年国务院发布“18号文”,将房地产业视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此后,房地产销售价格指数波动最大的两个阶段是:

1)     2008-2009年初进入“全面调控期”,2008上半年五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3个百分点,并对土地买卖、公积金等进行排查,房价指数开始下降;但到了2008下半年,金融危机开始影响我国实体经济,三季度开始,房地产和货币政策均掉头转向,货币从“紧缩”走向“宽松”,四次下调准备金率2-4个百分点(大型金融机构2%,中小金融机构4%),五次下调存款基准利率1.89个百分点,五次下调贷款利率2.16个百分点;放宽二套房贷限制、取消城市房地产税等一系列政策又陆续出台,商贷利率下调至0.7倍、首付款比例降至20%,房价指数开始掉头向上。2009年初,四万亿投资陆续投入,5月下调了房地产的项目资本金比例,房价从底部快速反弹。

2)    2009年底经济复苏基本确立后,我国的房地产政策开始转向“紧缩”,此后,“国五条”等政策陆续出台,提高二套房首付比例,20101月—20116月,12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4.56个百分点(中小型机构4.5个百分点),201010月—20117月,五次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1.25个百分点,并出台“新国十条”、新“国八条”,开始房产税改革试点,北京出台“最严厉”细则,2011年下半年多地房价出现拐点,目前房价处于下降通道,但政府调控房价的决心仍未动摇。

1、 房地产政策的影响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11年房价真正迎来拐点,商业地产投资迅速降温,但20113月,温家宝提出今后五年建设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当年要建设1000万套的要求,保障房建设注入了一针新的强心剂,继续带动房地产投资快速增长。

2008年至今,政府对房地产行业又拉又打,频出组合拳调控房价,虽然房价涨速也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变化,但房价主要运行在上涨区间,只是涨速有所变化而已,房地产开发投资热度始终不减(图11),即使在扣除原材料上涨因素后(用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折算),投资额仍在上涨,房地产投资上涨较快的时期也是GDP增速较高的时期和M2迅速膨涨的时期,即使在调控最严厉的2011年,受当年开工1000万套保障房影响,虽然房地产投资增速依然不减。商业地产项目的减少和保障房的增加使地方政府卖地收入减少,最终“没钱”来拉动其它行业,2011年经济增速才开始下滑。

 

图1 历年房地产开发投资额

2、 小结

房地产业的经济宽度和影响力是任何其他业都无法比拟的,对GDP具有强拉动作用,近四年房地产投资规模快速上涨,有力地拉动了GDP和用电需求快速增加(图11),它直接拉动的钢铁、水泥、有色、玻璃、化工等行业都是用电大户,房地产行业对用电需求的贡献非同小可。

房地产业地位如此重要,它能否健康发展关系到国民经济全局,也会直接影响电力需求。房地产业可能会因为借贷市场的失衡而引发金融危机,引起金融业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进而引发局部或全部的金融危机,最终影响实体产业。投机性地炒作使房价畸高,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承受能力,房价上涨之路不可持续,房地产泡沫的破裂必然危机国民经济运行和电力需求增长,目前房地产业面临无非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的问题,近几年形势堪忧。

我们不得不承认房地产行业的支柱产业地位,它牵一发而动全身,作为电力行业,我们应关注房地产行业的健康发展,对于调控政策的解读,关键在于研究它对商品房开发投资产生怎样的影响,此外还应关注保障房的建设投资,只要房地产投资不减速,GDP增速下降就不会太快,用电需求也不会有大的起伏。一旦房地产泡沫破裂,后果将不堪设想。

四、总结

用电量是GDP的先行指标,先于GDP一个季度波动,研究经济就是研究用电市场,把握经济脉搏才可以先知先觉。第二产业GDP虽与第三产业基本相当,但用电量占比最大;从经济增长动力来看,投资始终是GDP的主力。应关注第二产业GDP和投资动向。

宏观经济运行就像一部高度复杂、庞大的机器,各经济要素、各行业、各宏观经济指标之间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相互促进,不同宏观经济指标从不同侧面反映了经济走势和风险,观测经济先行指标可能预判用电量变化趋势。PPICPI虽与GDP没有直接关系,但通过历史走势它们揭示国民经济运行风险,并预判宏观调控导向。流通中的货币M0GDP基本保持同步增长,其占比也较为稳定,是GDP的货币表现;广义货币M2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助推力,大量超发基础货币和运用货币乘数杠杆可以刺激GDP的增长,并在企业“缺钱”的情况下大约半年后见效,因此可以提前一个季度预测用电量变化。用电量与PMI的波动具有高度正相关的关系,通过PMI可以提前一个季度准确预测用电量的波动趋势,其中制造业PMI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较大,影响用电量的基本面,即长期趋势;非制造业PMI受宏观经济影响较小,季节性波动特点非常明显,影响用电量的短期波动。

宏观调控政策对经济运行的影响巨大而深远,而单一的宏观调控政策往往无法达到预期效果,一阵组合拳打下来又难免矫枉过正,长期来看就是“松一阵、紧一阵”、“头痛医头”、“压下葫芦起来飘”,其根源在于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来源于投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产业政策对经济运行的影响非常深远。房地产行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它对经济的影响牵一发而动全身,尽管政府对房价进行调控,但保障房建设又为经济补充了能量,只要房地产投资增速不减,其对其它行业的拉动作用就不会受影响,经济就不会出现大的波动。我们应关注宏观调控政策。

中国自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已跃升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第二进口大国,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正在加快,中国已置身于国际大棋局之中,是国际分工中的重要一环,在国际金融危机之中不可能独善其身。仅仅关注国内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应将视野进一步延伸到国际领域,探究影响国民经济的几大问题对用电市场的长远影响:大宗商品价格奥秘和输入型通货膨胀对经济的影响,国际分工发展趋势和对我国产业结构的影响,欧美金融危机和美国围剿中国战略对经济的长远影响,货币战和人民币国际化趋势对外贸的影响。

作为发电行业,我们应将视野进一步拓宽,通过探究经济规律来预判用电需求变化趋势。只有这样,才能先知先觉,先人而动,优化配置资源,合理调整战略、战术,做电力市场的弄潮儿!

2012-04-18

 

 

—————----------------------------------—————————————————————————————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有限公司

(原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z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