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军网编者按:现发出仲大军和蔡厉先生两篇文章,蔡厉先生的文章题目是:《李嘉诚大张旗鼓撤资大陆并不明智》,见仲大军先生文章后。】

 

人民币是否走出升值期?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2015910

 

作者简介:仲大军,1952年出生于山东济南,1982年复旦大学毕业,先后在新华通讯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经济研究工作,2000年后成立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和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现为中心主任,研究员。下面是他在一次讨论会上的讲话整理。】

 

看了李肃、黄江南等三位学者的书,对其中的一些观点做些评论。

三学者提出要打造万点股市,但今天的情况是,沪市才涨到5000多点就摔下来了。至于说中国今后还要拿出40万亿进行刺激,我感到这无异于天方夜谭。那样搞,肯定会搞出恶性通胀来。很多年轻人没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的两次高通胀,那个滋味是很不好受的。

中国今后还有没有能力继续进行刺激?肯定有,但需要解决眼下积攒的问题。眼下主要的问题是什么?概括起来说,就是人民币正在走出升值期,中国已经吃掉了人民币升值期的红利。所谓红利,就是人民币升值预期给中国带来的充足的外部资金。在资金充足的条件下,中国经济可以变得十分红火。但如果透支了这种资金宽裕,会使人民币币值下降。

一旦人民币升值发生逆转,将引发庞大的套利资金转移以及经济震荡。我国最近几年就处在这种震荡期中。震荡期可能会带来各种波动,影响到实体经济的方方面面,中国要小心谨慎地应对可能出现的问题。

 

一、人民币的转折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启动4万亿刺激政策,由此带动出了大约20多万的配套资金,拉动经济走出下滑,保持了经济强劲增长,但导致今天生产过剩,社会负债率急剧上升。可以说,中国经济今天很多问题都是这六年间造成的。在一个全球经济衰退的历史时期,中国大干快上,单兵突进,必然过度地消耗体力。

当然,也不能只怪我们的国内政策,还有美国货币量化宽松这一重要因素。美国印钞机印出来的钞票呼呼涌入中国,导致中国基础货币连年大量上涨,广义货币增速一度连年超过20%。中国的货币量在七年间增加了数倍。

2008年末我国人民币存款余额超过40万亿元,201412月末,我国人民币存款余额达到117万亿元。货币量的增加,远远高于这一时期GDP的增速。

七年间,由于货币量的增加,引发通胀压力,物价上涨,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十年间国内的通胀迅速地改变了人民币被低估的状况,使人民币的购买力大大降低。

与此同时,在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大幅升值。20081231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346元,1欧元对人民币9.6590元。

2014年初时,人民币对美元最高升值到6.091,对欧元上升到7:1。六年间人民币升值了15%,对欧元升值了20%还要多。加上国内通胀的因素,人民币这六年间,对外升值大约在50%左右。

从购买力角度看,十年前人民币币值严重被低估,但经过十年的调整,人民币的币值基本上与外币达到了平衡。平衡之后,就难有上涨空间了,逃顶的国际热钱出现了。2014年,人民币开始走出长达十年的升值期。

请注意,一个货币的升值期和贬值期是有很大区别的。在升值期期间,外部资金大量涌入这个国家,外汇市场炒汇者也愿意持有这个货币,但一旦这个货币出现贬值倾向,国际热钱便要转移,这个国家的流动性便要受影响。

最近一年,人民币正在发生这种转变。由于国际热钱的大量涌出,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从20146月的最高点3.99万亿美元降到现在的大约3.5万亿美元。这还是在中国有着大量外贸顺差和外国直接投资补充的情况下。这一年间,我国外贸顺差收入大约3000多亿美元,FDI增加的外汇也大约有1000亿美元,这4000多亿美元加上外汇储备减少的5000亿美元,这一年多一点的时间总共大约9000亿美元换走了,或是热钱流出境外,或是富人移民换汇,或是跑到个人或企业账户存起来。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国在海外直接投资所用的外汇,大约1000亿美元。

人民币一旦出现贬值倾向,套利货币的转移流动是巨大的。估计到今年年底,我国的外汇储备还要下降。我估计,从2014年夏天到今年底,我国外汇储备将减少近万亿美元。

近万亿美元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国内大约减少了六万多亿元的货币量。热钱外流和富人资本外流必然导致国内流动性减少。这就是人民币走出升值期的后果。

假如人民币贬值预期不打消,假如人民币仍然存在着虚弱现象,资本外流的脚步就不会停止。这种状态必然影响国内的经济运行,一旦出现资产贬值,债务链断裂,中国的不良债务会大量上升。为应对这种状况,央行可能会继续印钞票,人民币会继续虚弱,国内的通货膨胀且不可避免。

中国能否走出这种恶性循环?

 

二、透支人民币升值期的红利

 

坦率地说,我是不大同意七年前的四万亿刺激计划的。当时,全球物价大幅下跌,石油从110美元一桶一直降到40美元一桶,中国正好可以利用全球廉价资源悄不作响地进行经济建设。中国的房价当时也正处在一个高点上,外部的危机正好可以使国内的房价降温,让老百姓减轻点买房压力。并且,这时的人民币正处在其币值的顶峰阶段。中国利用人民币的升值、外资大量涌入这样的有利时机,可以大量利用外部廉价资源,造福国内贫困的老百姓。

但我们有点太沉不住气,迅速出台了大规模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中央财政资金先期进入,地方财政资金立即配套,商业银行贷款大幅跟进。这种资金配置模式如火如荼进行的结果,虽然拉动世界走出严重的衰退和危机,但使我国的债务率大幅攀升。

并且,人们被人民币升值期的货币充裕冲昏了头脑,随着基础货币大量放出,从政府官员倒企业家,都感到国家有钱了,可以放手借钱花。一些地方政府也变得好大喜功,拼命铺摊子,上项目。譬如,曹妃开发区,制定了几千亿元的开发规划,结果搞出一些鬼城。这种例子今天在全国不胜枚举。

最不应该的是在一些产能已经过剩的行业,仍然增加新的产能。譬如,钢铁行业,2008年我国的生产能力已经达到六亿吨,仍然要在雷州半岛上项目。结果六年过后,我国的钢铁产能达到了9亿吨,但至少有3亿吨处于闲置。煤炭行业也是这样,目前我国的煤炭产能过剩达15亿吨以上,都是这五六年间大干快上的结果。

反思这六年来我们走过的路,2008年后,美国努力去杠杆,补窟窿。中国却在加杠杆,债台高筑,通过货币的大水漫灌来发展经济。美国通过7年宽松的货币政策去杠杆化,将代价向外部转移,今年刚刚缓过劲来,中国则刚刚开始去杠杆,去泡沫。两个国家走了两条不同的路。

现在来看我国的债务情况。2014年末,中国经济整体(含金融机构)的债务总额为150万亿元,占GDP 的比重为235.7%,而2008 年这一数字仅为170%。中国实体部门的债务规模为138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从2008 年的157%上升到2014年的217%。其中,企业负债占GDP的比重达到了113%。债务率高速增长,说明了中国发展的巨大成本。

有评论说,中国经济自2008年起都是负债式增长。的确,依靠雄厚的外部资金以及拔高本国负债率,中国在最近六年间使经济保持了持续的高增长,在世界经济中显得一枝独秀。

这种状况就是透支人民币升值期的红利。这些年里,很少人认识到人民币升值期红利的宝贵,人们所做的更多的是,透支人民币升值期的红利。

全球市场都看到了人民币的这种变化,在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已经成为强弩之末。人们所等待的仅仅是一个机会。今年6月开始的股市暴跌成了一根导火索。

面对夺门而出的热钱,811日,中国宣布人民币中间价一次性跌到位,人民币大幅贬值5%。从此,拉开了人民币贬值期的序幕,中国的去杠杆化也由此正式启动。

但是,中国去杠杆化的过程可能比美国要痛苦得多。中国没有美国量化宽松的优势,美国可以在大印钞票的情况下去杠杆,国内还通胀。而中国要去杠杆,就有债务爆发的问题、国内通胀的问题以及人民币贬值的问题。因为中国很难将去杠杆化的代价转移到国外去,所以中国去杠杆化的过程可能比较艰难。

在这种情况下,考虑到李肃等人提出的更大规模刺激的计划,似乎是又一种出路,又似乎是一种更大的风险。

的确,相对于西方国家,中国的债务率还不是最高。目前全球国家普遍陷入高负债状态。如果用传统的方法让这些债务暴露,可能很多国家和企业都要宣布破产。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温和地借新债还旧债,慢慢消化债务。

这一时期,全球经济最正常的表现是陷入低调,低迷,除非中国有奇招走出衰退。

人民币升值期的结束,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十分巨大,全球各国都在关注中国的动态。

    一个国家的货币坚挺不坚挺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很大,汇率稳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影响也很大。2014年以来汇率市场发生的波动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

 

三、股市暴露出的问题

 

这次股灾,也与一种理论观点有关。有些人总是抱怨中国的直接融资比重太小,间接融资成分太大。股市的融资额只占总融资额的5%,而西方国家直接融资的比例占60%。并且有人列举出直接融资的好处,不用还贷款,不用付利息,但这些人忘记了资本市场融资的风险和成本。

我在去年就看到了李肃等人的股市万点论,当时也同意他的想法,为什么呢?因为中国股市多年来在低位徘徊,已经是一个谷底。这种形态预示中国股市必有一涨。

日本股市更是一个多年来形成的大底,所以必然吸引国际炒家入驻,加上日元贬值因素,导致日经指数冲高至近两万点。

但中国股市的演进却大出意外,沪指冲到5000多点便重重地摔下来。中国股市的下跌,既有内部因素,也有外部因素。从内部来说,管理层监管不力,设计不合理,并且毫无防范。从外部来说,西方国家从本质上是不愿让中国股市兴旺的,即使不是从战略上的刻意打压,也不会心甘情愿。从市场角度看,那些国际炒家会有意无意地贯彻西方利益集团的宏观意图。

实际上,在金融市场上,中国有着强大的竞争对手。东方不亮西方亮,亮了东方西方暗。两大板块都在争夺资金,金融高地不能随便转移。这就是西方国家面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态度。就像今年中国设立亚投行遭到美国抵制一样。

所以,让中国股市冲高一万点,几乎是一厢情愿,无论是市场还是管理层完全没意识到其中的风险。2015年,沪深股市不上涨,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在人为的打造下,股市飘飘然起飞了,飞起来就遭到突如其来的暴跌,由此引发了汇市等一系列的全球性的大动荡。

这时我不由得想起老子先生的“治大国如烹小鲜”,稍微不谨慎,便有全局翻盘的危险。

管理层的措手不及也充分显露出来,既没思想准备,又无冷静的应对举措。3700点的位置上开始打狙击,选了一个做空者仍有很大获利空间的点位进入,既消耗了弹药,又使空方满载而归。

狙击战打到现在估计至少上万亿资金填进去了,如果能把股市稳定在3000点,恐怕需要两万亿资金。

请问,这两万亿的资金如果通过银行来向社会融资,该有多大效果!何必非要跑到股市上去往水里扔?

有人说过,中国的融资模式是银行模式,要尽量变成股市模式。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有多少风险,人们可曾想到。

一场万点股市梦,股市没起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通过无数地下渠道涌进来的国际热钱卷走了多少真金白银,少说也有几千亿元,中国人辛辛苦苦攒下的这一点家底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正是这种想当然,引发了2015年的股灾和汇市大动荡。并且,这场股灾也暴露出中国管理者的单纯。完成没有防范,完全没有国际博弈的意识。靠这种水平来管理经济,真是大家的不幸。改变融资模式容易吗?不靠银行靠股市可行吗?这次股灾给人们提了个醒。

当然,政府救市的结果也可能出现这种状况,政府救市的本质是国家持有企业股权,这就等于国家收购企业资产。如果在一个低价位上,政府救市资金获得大量筹码,这未必是一件坏事,一旦行情变好,政府持有的企业股权可以获得升值。所以,今天还很难为政府的救市资金担忧。

但是,在银行资金已经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拿出两万亿来救市,无异于雪上加霜。

七八月份的数据显示,由于中国经济的萎缩,光是工业企业的利润在下降,银行利润也出现大幅下降。工商银行净利润增速由去年同期的7%下降至0.7%,五大银行中三家净利润增幅跌破1%,农业银行的净利润增幅仅为0.5%。与此同时,各行的不良贷款率也在大幅增加。

这个时候政府还要从银行拿出钱来往股市里投,如果将来投亏了,就只有一条路:印钞票。

反正在这次二十国集团会议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说了,发达经济体要持续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这种大环境下,印钞是中国抵御外部放水的无奈之举。

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和中国实际上都采取了货币放水的办法来应对危机,美国量化宽松放出来的钞票,除了弥补了国内的债务,剩下来的都跑到发展中国家来了,大量的美元跑到中国来,使中国的货币量大增。

美国放风要加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一直在吊世界的胃口。在中国出现这场变局后,美国的加息可能又要成为泡影,除非美国真要与中国摊牌。资金从新兴国家回流不一定对美国有利。当今这个脆弱的世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新兴市场跨了,世界经济也要瘪了。

但是中国要认真考虑美元回流的后果,一旦美元回流,便会留给中国一堆没有实物依附的人民币,这些钞票的对应物没有了,外汇管理局就应当把这些基础货币封存起来。人民币的货币总量就要受影响,就会出现货币紧缩。所以,中国要准备过紧日子。

 

四、中国要有一个坚强的货币——人民币

 

最后我要说一下强势货币的重要性,高估人民币会导致热钱外流,但低估人民币会导致国民财富廉价外流。

鉴于这种思想,2003110日上午,我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在北京远洋大厦召开了一个要求经济转型的重要会议,会议名称为“中国发展战略新思路研讨会”。与会者有刘福垣、石小敏、王建、李培林、昉、温铁军、王小鲁、汤敏、左大培、杨帆、侯若石、江时学、高粱、顾海兵、袁钢明、王勇、胡江云、姚永玲、林大建等。易纲和谢平因央行开会,没能来。

我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就是要求朱镕基政府放弃历时近二十年的创汇政策,让人民币逐步升值,以减少国民财富廉价地外流。

但我的思想几乎没有获得几个与会者的认同。当时人们的思路还主要集中在出口创汇、大搞外向型经济上。甚至我的这种观点传到朱镕基那里,朱总理也说不急,等等再说。

2002年末,我国的外汇储备已达到2800亿美元,朱总理的意思可能是等达到4000亿美元时再调整汇率吧。

但是,接下来的情形是一发而不可收拾,由于人民币被低估,国际热钱纷纷奔着中国而来,没有给中国一丝调整的机会,我国的外汇储备迅猛增长。请看下列我国外汇储备的变化数字:

 

2002年,2,864亿美元, 汇率:18.28元;

2003年,4,032亿美元, 汇率:18.28元;

2004年,6,099亿美元, 汇率:18.2770元;

2005年,8,188亿美元, 汇率:18.0702元;

2006年,10,663亿美元,汇率:17.8087元;

2007年,15,282亿美元,汇率:17.3046元,

2008年,19,500亿美元,汇率:16.8346元,

    2014年,38,430亿美元,汇率:16.1190元。

 

2003年到2008年,仅仅六年间,我国外汇储备从不到2800亿美元增加到近2万亿美元,增加了六七倍,2007年一年就增加了5000亿美元,外资的涌入真可谓凶猛。而这六年间,人民币仅升值了17%。如此压着人民币,国际热钱怎能不汹涌而来。

2008年之后的五六年间,我国的外汇储备翻了一倍,增加到近4万亿美元。人民币在这期间大约又升值了17%。自2005年汇率改革后至20131231日,1美元兑换6.09人民币,人民币总共升值了35%

这些年里,可以说是外币利用人民币低汇率大肆购买中国货物的时期,中国的廉价商品排山倒海般向海外出口。美国印票子,中国生产商品,供应全世界。中国消耗资源,发达国家享受中国的出口红利。

当然,外汇的大量涌入,必然导致我国基础货币大量发行,居民储蓄存款大幅上升,必然导致国内不断地通货膨胀。十几年间,物价上涨了五六倍。正是国内物价的不断上涨,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国内资源廉价地外流。国内的通货膨胀是人民币的一种变相升值。通胀使人民币的币值逐渐接近它真实的购买力。

 

全国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年底余额(亿元)

 

年份

总储蓄

年份

总储蓄

2003

103617

2007

172534

2004

119555

2008

217885

2005

141051

2009

260767

2006

161587

2010

303302

 

 

回忆这些往事,目的是让人们明白,一个货币该升值时而升值将对这个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危害。假如朱镕基总理采取我的意见,自2003年开始,人民币适当升值,国际热钱不会涌进这么多,中国不会印发这么多票子,中国不会买那么多美国的外债,国内通胀不会这么厉害,官员和企业家们的头脑不会那么发热,产能不会那么过剩,开发区不会遍地开花,中国可以通过进口利用更多的外部资源,国民可以享受到更多的发展成果。

但由于只盯住一个出口目标,死盯着一个出口创汇,中国必然遭受一场大波动。这个波动就是外部资金的大进大出。从2003年到2013年这11年间,是个外部资金大举进入的时期,外汇储备从3000亿美元暴涨到4万亿美元。

这还因为,当人民币被低估时,中国的货物就便宜,出口就大于进口,我国就会出现连年贸易顺差。中国人节衣缩食不舍得花,把钱都省给发达国家,给美国国债做贡献。我国外汇储备迅速增长,外贸顺差做出了巨大贡献。请看下表。

 

年份

外贸顺差

年份

外贸顺差

1991

80亿美元

2003

256亿美元

1992

43亿美元

2004

319亿美元

1993

-122亿美元

2005

1020亿美元

1994

54亿美元

2006

1774亿美元,

1995

167亿美元

2007

2622亿美元

1996

122亿美元

2008

2954亿美元,

1997

291亿美元

2009

1960亿美元

1998

434亿美元

2010

1831亿美元

1999

291亿美元

2011

1551亿美元

2000

241亿美元

2012

2311亿美元。

2001

226亿美元

2013

2597亿美元

2002

304亿美元

2014

3800亿美元

 

当看到2014年巨额的外贸顺差时,我们对外汇储备的担心也释然了。中国有着如此巨大的顺差能力,何求外汇短缺,人民币何有贬值之忧!

今年8月份的人民币贬值,目标是针对炒作国内股市的热钱,目的是让这些资金在离开中国时留下代价。

可以说中国几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主要是为了应对热钱炒作的。多年来涌入中国的热钱大约有一两万亿美元,如果它们要撤,人民币就迅速降几个台阶,让这些投机资金颗粒无收。

2014年到今后某年,是部分热钱撤出的时间,中国的外汇储备可以趁机减少一两万亿美元。

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对于中国来说已经足够了,因为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4万亿美元本来就是不正常的,也没有必要。中国的外汇储备越多,越有利于富人资本外流。对于这种性质的换汇,要加大换汇的成本。

人民币即使升值到今天,也没有贬值之虞。中国不会缺少外汇,因为中国是个贸易顺差大国,并且,人民币已经可以在国际上独立结算。

    接下来,中国思考的应该是打造一个坚强的本国货币,继续保持本币升值的红利。中国已走出依赖外汇的时代,人民币走上世界舞台的时代到来了。

人民币是否走出升值时代?我认为没有。眼下的波动只是暂时的,阶段性的,是正常的汇率波动。汇率是靠实力说话的。中国有着强大的制造业,有着完整的工业体系,有着廉价出口的优势。这样的国家永远不会有外汇短缺之虞的。

目前中国的情况就如同身上一个囊肿破了,里边的浓水流出之后,身体就会好起来。坏事可以变好事。这是人民币的一次正常起伏波动,等这一次波动和调整之后,等中国人汲取经验教训变得聪明起来之后,人民币还会迎来一片光明。

 

 

 

 

 

 

 

 

发件人:五柳先生<cljixiang@126.com> (zdjun@263.net 代发 , 帮助)收件人:大军<zdjun@263.net>   间:20150911 12:13 (星期五)   件:1 (李嘉诚大张旗鼓撤资大陆并不明智.docx ) 查看附件

 

李嘉诚大张旗鼓撤资大陆并不明智

 

近两年,李嘉诚大规模撤资大陆一直为舆论所关注,尤其是为房地产界所关注。李嘉诚的举动也被视作中国经济,尤其是房地产将会出现大规模调整的先兆。同时,李嘉诚的战略举措也被认为是“未雨绸缪”,是很有前瞻性,非常明智的。

事实上,李嘉诚的如此大张旗鼓地从中国大陆撤资,存在两个重大疏漏。一个是小看了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的实际影响力。另一个是太拘泥眼前的经济利益的得失,使得李氏家族失去了未来在大陆发展的政治根基。

小看中国经济在全球中的实际影响,对李嘉诚而言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大规模地从中国撤资,而且大张旗鼓,就是缺乏足够的“雅量”和远见了。

之所以说,李嘉诚小看中国经济的实际影响可以理解,在于,这样的看法在全球都很流行,很普遍。认为中国只是一个资本主义的追随者,一个后发国家,一个“新兴经济体”,是靠人多工资低的“人口优势”挣钱的。尽管制造业规模全球第一,但都是“山寨货”,没啥技术含量,也对销售渠道没有控制力,无非赚个血汗钱。而且,印度啊,越南啊,这些更有人口优势的国家,会马上替代中国。

关于,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的实际地位,可参看我在去年10月的一篇文章《中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被严重低估》(百度之)。我的总体判断是,从1992年起,从中国一开始决定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起,就已经是全球经济格局的实际主导者。此后全球经济中所陆续发生的大事,都和中国有关。

1990年后日本之所以深陷“失去十年”,是因为中国制造在全球市场上替代了日本制造。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真正原因与日本相同,也是因为其制造业难以与中国竞争,导致国内经济空虚,本币高估。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美国之所以出现持续高增长、低通胀的“新经济”现象,原因依然在中国:中国借钱给美国消费,所以美国高增长;中国出口低价商品给美国,所以美国低通胀。

2008年美国之所以出现次债危机,原因还在中国。美国之所以出现大量无力偿还房贷的穷人,原因是中国吸引美国企业将大量制造业务转移到中国,导致美国产业空心化,潜在就业机会减少,最终导致普通百姓的收入难以增长,甚至连年降低。当时美国之所以信用如此宽松,甚至银行以零首付的方式贷款给穷人买房,原因在于中国把大量外汇储备都借给美国了,买美债了。说的再通俗一点就是,中国人一方面抢了美国百姓的饭碗,让他们变穷,另一方面又大量借钱给变穷的美国人,让他们买房。

中国经济基础在制造业,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又在哪里?在精密复杂的分工体系。分工自古就有,但中国制造业如此复杂精密的分工体系为历史空前。中国制造业的单位主体不是企业,而是由复杂精密分工体系所形成的产业集群,是一个区域。如果你盯着企业看,你是看不出中国制造业的门道的。

这使得中国制造形成三大优势。成本低、规模大、决策分散。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决策分散。这使得中国制造业能够紧扣市场需求、反映迅速,大大提高决策的准确性、及时性,同时大大提高风险抵御能力。

中国制造业复杂、精细的分工特征也体现在零售上,零售制造互为齿唇。中国零售最典型的模式就是“小商品城”:一个很大的场地,被分割成密密麻麻的微小摊位,每一个摊位就是独立决策主体。这个模式和欧美的“沃尔玛”模式截然相反。沃尔是集中决策,而小商品城是分散决策。马云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把“小商品城”的零售模式搬到网上,当然,房地产泡沫也帮了不少忙。

总体来说,中国制造业模式和零售业模式,可以用“人民经济”一词来概括。参与者是密密麻麻的普通的人民,所服务的对象也是密密麻麻的普通的人民,而且是全球的人民。也就是说,中国的经济是最接地气的,拥有最扎实的民众基础。这是中国经济最大而优势,是其他任何经济体都不具备的。而且,在未来这个优势将会愈发明显,中国对全球经济格局的影响也会更大。

那么,中国经济中这种特殊的分工模式又来源于哪里?答案是中国人的人格特质,精神特质。有史以来,中国人就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而中国之外的任何文明,包括欧美的所谓现代文明,中国一样程度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从未出现。这种人格和精神是在历史中形成,并通过文化进行传承,这个文化就是儒家文化。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模式是拥有雄厚而博大的历史基础和文化基础。

所以,李嘉诚看不到中国经济优势核心所在,对中国经济失去信心,有情可原,因为这的确太复杂、太深奥了,是不?

但是,作为一个与中国政府打了那么多年交道,而且受到如此礼遇的举足轻重的人。一看到中国经济有风吹草动,撒腿就跑,而且大张旗鼓地跑,从哪方面都说不过去,缺乏基本的厚重和稳重,也导致自己经营多年的政治信誉轰然倒塌。从长远看,这得不偿失。

(微信:新心性主义)

 

 

 

————----------------------------------—————————————————————————————————————————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有限公司

(原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电话:86-10-63071372,传真:66079391,信箱:zdjun@263.net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温家街2号,邮编:100031

网站网址:www.dajunzk.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ICP09095188号,

审核通过日期:2009-10-09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380